別在錯的地方,堅持找到對的答案,那只是彼此為難

撰文 :采實文化 日期:2019年03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曾經有一個朋友,他一直放不下一段讓他十分挫折的親子關係,他用盡各種方法,都無法好好與父親相處,只要父子一碰面就是烏煙瘴氣。

有一次,父親生病,他必須貼身看顧,互動一樣非常緊繃,只不過這一次他讓自己退到觀察者的位子,看著父親是怎麼跟醫護人員溝通,果不其然,父親惹毛每一位想幫助他的護理師。

 

 

負面情緒是二手菸,離開吸煙室才能找回健康

 

那一刻朋友突然懂了,他說:「如果負面能量是二手菸,原來我一直被關在吸菸室裡,可偏偏我不抽煙。」

 

從那之後,他終於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從父親〈一個已經匱乏、枯槁的人〉身上,擠出任何一滴愛。懂了這一點之後,他心裡就不苦了。

 

也明白,想要重拾健康,他必須先離開吸煙室,唯有自己身體強壯了,才有可能給身旁的人更多的滋養與關懷,讓關係變得飽滿、奕奕。不再把離開和遺棄劃上等號。

 

 

然而,當他在抽離情緒,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父親後,他意識到父親雖然嚴謹、挑剔,卻也並非一無是處。在某些狀況下,父親一針見血的評論甚至能帶給身旁人許多啟發。

 

只是他想被滿足的部分,是父親給不出來的,所以他告訴自己何苦要留在錯的地方,堅持找到對的答案,為難彼此。

 

從此,當父親又在批評他的選擇時,他不再拼命地捍衛自己,想要解釋到讓父親理解,甚至認同,只是靜靜地聽完或是離開,讓對話自然而然結束。

 

就像有些東西,對你來說是廢物,可是對另一個人卻是寶物。再好的人都有人會討厭,再討厭的人也還是有人愛。割捨,是一種流動,讓人與物都有更好的依歸、錯位的還有機會重新修正。

 

 

(本文摘自《我決定,生活裡只留下對的人》,采實文化出版,楊嘉玲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30歲兒子工作不順,父母比他還著急!無私的愛,其實也有可能傷害到孩子...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2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管幾歲,在爸媽的眼中你永遠是個小孩」。乍聽之下,這句話充滿甜蜜寵溺的愛意,但再仔細一想似乎沒有那麼簡單,有時它更像是魔咒,牢牢封印在子女的身上。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有一對夫妻急著來求助,太太憂心忡忡說,她的小孩和同事發生衝突後,把自己關在房間,已經四天半沒有出房門,她怕孩子發生什麼事,拜託我到他們家去和這小孩「聊一聊」。

 

先生則補充說,「交通費用多少錢沒關係,我們可以貼補」。

 

這對夫妻口中的「小孩」將近30歲,研究所肄業後留在家族企業工作,任職以來並不愉快。

 

父母從中部搭高鐵北上,為孩子求解方,媽媽說時泫然欲泣的神情,讓人心中有好許多感慨,這並不是特別的案例,為成年子女「代位」求助的家長,有逐年增加的趨勢。

 

 

我所感慨的是,一個將近30歲的男人,遇到工作上的困擾,父母憂心至此,不難想像,這樣的「小孩」一路成長的過程需要壓抑多少自然的需求,如裹小腳般在層層的限制下,長成無力遠行的纏足。

 

對這樣的案例,最佳的解方是,「不要理他就好了」。但我也知道,這是這對父母做不到的。

 

無法放手的父母

子女沒有機會真正長大

 

動物在成熟到一階段之後就會被放生,離開父母獨立生存也是人類的本能,一個在健康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只要給其無條件的接納與愛,自然可以成長。

 

當父母一直以對待「小孩」的態度,來對待子女,這違反人自然的部分。當我們將對方視為「孩子」時,意味著將子女當成是尚未成熟的、沒有獨立生存的能力,需要仰賴他人才得以存活的。

 

無法放手的父母,沒有辦法養出獨立的孩子,緊抓著孩子不鬆手的雙親所形成的親子關係,會對孩子造成影響:

 

1.缺乏負責任的態度

 

父母事事都代勞,反正天塌下來有人頂,子女沒有機會學習對人、對事負責,形成以自我為重心,社會適應困難。

 

2.缺乏與人互動能力

 

人際之間,透過有來有往而建立關係,太過於自我中心讓人無法與其相處。

 

 

3.視啃老為理所當然

 

當子女依賴成性之後,對於父母的付出認為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成為未斷奶一族。

 

4.內在匱乏空洞

 

感到人生只是一連串的聽命行事,不是為自己而活,無法有踏實的感受,容易感到憂鬱、無意義感。

 

5.挫折忍受力低

 

割草機父母一路為自己排除障礙,少掉克服困難而後獲得成果的經驗,一旦遇到挫折則難以忍受,小挫折就可能一厥不振。

 

當子女受到這些影響之後,又會延伸到生活其他層面,例如夫妻之間相處問題、婆媳衝突問題、子女教養問題等等。

 

 

無私的愛也有暗黑的一面

 

父母的愛總是無私的嗎?不盡然是如此。

 

有些父母對子女的學業、事業、婚姻、親子教養的處處干預,子女不順從己意,即有強烈反應,表面上看似很在乎子女,但其實藏有黑暗面。

 

有些父母對子女的佔有欲、控制欲,強大到以身心反應來呈現,比如兒子只要有女朋友,媽媽馬上肌無力發作,一分手就神奇恢復。

 

多半的家庭不是這麼極端的例子,但是父母以「我是為了你好」而處處介入孩子的生活、影響孩子的選擇,這樣的故事則比比皆是。

 

傳統的文化讓我們難以承認,父母自認為是愛的行為,可能源自於自私動機。究竟是哪些因素,讓父母無法對成年子女放手?

 

 

1.需要被需要

 

父母表面上是為孩子考量,其實陷於付出奉獻的滿足感,藉由付出來肯定自己的價值。

 

2.自戀自大

 

父母以全能的角度看待自己,認為只有自己的意見才是對的,自己的能力遠遠大於孩子。

 

3.習慣

 

從孩子還小時即已經這樣對待,無法認知到彼此的生命已經到不同階段,應該要有不同的對待方式。

 

 

4.經驗複製

 

過去父母就是這樣對待自己,視一輩子聽命於老大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於是同樣的經驗複製到下一代。

 

5.將子女視為是個人意志的延伸

 

無法接受子女是獨立的個體,透過孝道等文化大帽子,藉此掌控指揮子女。

 

6.將子女視為自我價值的肯定

 

將自己和子女融為一體,把子女的成就當成自己的成就。

 

7.無法承認自己衰退

 

子女長成,也意味著親代過人生巔峰期,體能、社會地位開始走下坡,指揮著子女讓自已覺得仍充滿力量。

 

8.無個人生活

 

沒有個人的生活重心,故傾注所有關注在子女身上,藉此填補自己生活的空洞。

 

 

調適子女長大的心情

 

鳥兒翅膀長硬了,離巢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子女成年也是一樣的道理。然而,華人對孝順的要求與過度期待,孝順這頂大帽子一不小心就演變成關係操控,使得親子之間自然的情感羈絆變成彼此的枷鎖。

 

要避免「愛」成為「礙」,父母調適孩子已經長大的心情,是門重要的功課,我們可以練習這樣做:

 

1.調整稱謂

 

當子女已經是青少年時,就不要再稱呼子女為「我家小朋友」、「我家寶貝」,從語言開始提醒自己,孩子已經長大了。

 

2.放下執念

 

紀伯倫說「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紅樓夢》裡說「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子女成年,身為父母責任已了,想要再繼續付出,這反而對子女的成長是干擾。

 

 

3.經營個人天地

 

投入個人興趣、經營社交圈,以開放態度生活,將生活的重心放在自己身上。偶而可以與另一半或是自己約會。

 

4.尊重子女

 

以相互尊重的態度與子女相處,大至婚配對象,小到要不要回家吃晚餐,聽聽子女的意見,聽就好了。除非子女開口問,不然不用主動給意見。

 

5.把錢花在自己身上

 

給子女優渥的生活,有時反而造成孩子生命的貧瘠。自己摘的果實最甜美,不要用給子女財產剝奪他們奮鬥的機會,把錢花在自己的身上吧,你的快樂,就是子女的幸福。

 

 (本文案例個資經過改造,並經當事人同意,如另有雷同經歷,純屬巧合)

 

 

熱門文章

孩子回家總跟爸媽吵架?5個溝通習慣,親子感情變超好!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1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當家庭裡是可以溝通的環境,可以講出自己的心裡話時,這樣才有可能吸引兒孫常常回來。

張伯伯剛滿六十歲,工作也不像以往一樣那麼忙碌,也不用像年輕時需要交際應酬到半夜,在與妻子面對面相望的日子裡,最期待的就是兒孫們圍繞在自己身旁,讓他有含飴弄孫的感受。

 

然而,張伯伯從小孩小時候,看到他們就習慣「唸」小孩哪裡沒做好。在學的時候,就說你的數學沒念好,少的那一分去哪裡了?

 

畢業後進入職場,就算兒子找到目前最熱門的AI工作,也被爸爸很不屑地說,那只是一個玩電腦的工作。

 

現在當散居在外的兒女們回家時,往往不喜歡父親老古板的想法,就直接跟父親對嗆說他落伍了!

 

張伯伯就回說翅膀長硬了喔,我的話都當耳邊風了啦。本來很好的家庭氛圍,就在這些話語之下,空氣瞬間凝結。

 

女兒就曾說過,三天好像是一個冥冥之中被詛咒的日子,以前住校時到現在回娘家都一樣,只要在家超過三天,一定會跟父親吵架,這個詛咒好像永遠都不會停止。

 

 

由於傳統華人社會的教育模式經常是打罵教育,孩子感受到父母親不是愛和關心,而是憤怒與恨

 

特別父母親的觀念處於過度的極端化之下,「細漢偷栽胡瓜,大漢偷牽牛」--面對孩子的不適當的行為或不如自己的意思,便有種「如果現在不好好教他,長大以後還得了」的想法。

 

殊不知,如果只是用「恨鐵不成鋼的」心態,每一次都「好好教」,只會讓孩子越來越畏懼父母親。責備並非不需要,端看你以什麼心態去說這件事!

 

若每一次都用「不好好教那還得了」的方式,孩子會養成「不能做錯事」或是「不能以不是父母親的方法做事」。

 

這些想法都會阻礙了孩子的獨特性,抹煞了他們的個別差異。久而久之只會把孩子往外趕,因為孩子無法活出自己的樣子,反而在外面才會有自己想要的自由。
 

在這樣的溝通之下,長輩對晚輩的壓抑,晚輩對長輩的反彈,關係永遠不會好。

 


 

反觀有許多家庭,每每家庭人聚集在一起時,大家說說笑笑的,家人之間的關係不是劍拔弩張,而是溫暖的氣氛一直都在家裡面醞釀

 

因為父母親願意讓孩子去試試,可能是學業上的、工作上的,甚至是未來的另外一半的選擇上,都可以拿出來討論,也沒有一定的答案。

 

當家庭裡是可以溝通的環境,可以講出自己的心裡話時,這樣才有可能吸引兒孫常常回來。

 

許多長輩都期望年歲大了之後,兒孫能夠承歡膝下,要如何不讓子孫不想回家,反而是能吸引他們常常回來呢?


 

1. 首先要放軟身段,看兒孫們所看到的事,聽他們所說的話。

 

這是放下身段的方法,我們可以傾聽的角度去面對他們的想法。


 

2. 其次是,別認為自己樣樣都是對的。

 

我們無法在每件事情都可以達到完美,便不應該用這樣的方法看待其他人,不要以「你要如何、如何」的姿態去面對他們。可以試著用「我覺得......好像可以......可能會更好」或是「你有沒有想過其他做這件事的方法呢?」以這些話語,來徵詢孩子的想法。

 

3. 尊重他們的想法。


當他們並沒有以長輩的意思去做的時候,我們所該做的,不是重複不斷地去唸他們,反而可以跟他們說:「我雖然不認同你做的某件事,但我尊重你的選擇。」讓他們仍然能自由地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4. 行有餘力,鼓勵他們朝著夢想前進。


當孩子們決定的事,也無法讓他們改變成你所期待的樣子時,何不做一個灑脫的長輩,祝福他們,也鼓勵他們繼續朝著他們的方向邁進。

 

5. 收起你的刀子口。


當他們失敗的時候,千萬別說:「你看,之前就告訴你了,你就不聽,現在自食惡果了吧!」我們可以做的是:「我看到你在這件事上已經盡力了,我很願意陪在你身旁,跟你一起渡過這不容易的時光。」
 

當這些話在家裡面經常出現時,家,便是一個很容易吸引兒孫經常回來的地方了。


 

臨床心理師溫馨的提醒:

 

1. 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不是做壞事,固然父母有自己的擔心,但為了關係著想,還是讓他們自由的去作。
 

2. 當他們失敗了,仍然站他們這一邊,成為他們的支持和後盾,會更容易加深彼此的關係。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幾年來不肯搬走,是怕女兒找不到我...」一場送行體悟:親人懂得放下身段,才不會釀成遺憾

撰文 :麥田出版 日期:2018年08月3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寂靜的午後,突然間,電話鈴聲大作。
「喂,」我趕緊接起電話。
「您好,我是小瑛。」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陌生女子的聲音。
「是夏奶奶的女兒嗎?」幾乎是不加思索,我立刻這樣回覆她。

文/郭志祥、吳倪冬月、葉小歐

 

不過短短的一句話,小瑛的眼淚就在電話那頭撲簌簌地掉了下來。

 

這通電話整整遲到了五年。

 

華人對情感的表達比較含蓄,在我們那一輩的父母,不若現在的年輕人,總是會用責備表達愛意。尤其是在經濟起飛的五十、六十年代,苦過來的父母總是希望孩子多點競爭力,當時也不流行什麼愛的教育,更不像現在有這麼多親子教養書可以參考。

 

當時的主流觀念裡,嚴父嚴母才能夠教導出優秀的孩子。但這樣的愛,真的能傳遞到孩子心中嗎?從這幾年市場上越來越多教導大家與父母親子和解的書來看,就可以知道,其實兩代之間的隔閡,確實是存在著。

 

有福氣的人,是彼此找出了共存和解的路;但比較沒有福氣的,就會造成像是夏奶奶和她女兒之間的遺憾了。

 

夏奶奶是標準上海女人,很像電視劇《一把青》裡面眷村的飛官太太,身材纖細,頭髮總是梳成整整齊齊的髮髻、穿著旗袍、畫了眉毛,也上了點淡妝,若非是在那陳舊不堪、早該作廢的中央信託局宿舍看到她,必定會以為是個家境良好、養尊處優的老奶奶。

 

可現在眼前的她,卻只是個處境令人深感同情,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被病痛折磨的孤苦無依老太太。

 

雖然丈夫早逝,但夏奶奶其實還有個女兒小瑛,是她與先生在四十多歲時所領養的。雖然並非親生,但向來視如己出,毫不虧待。

 

不過,夏奶奶同時也是位「嚴母」,對她而言,家教舉止是最重要的事。刀子嘴豆腐心的她,明明很疼愛小瑛,嘴上卻總是非常嚴厲。再加上因為先生早逝,於是夏奶奶更是咬牙苦撐,用先生留下來微薄存款節省度日,更期許女兒好好地長大成人,有一個安穩的未來。

 

然而,夏奶奶不願跟女兒敞開心胸說自己的苦悶與憂煩,只是用嚴厲的教導希望她成材,這樣的心思,想當然耳,並沒有辦法讓小瑛理解。龐大的金錢壓力,以及因為先生過世要被趕出眷屬宿舍,但為了家人,自己得厚著臉皮死不離開的雙重折磨,漸漸地,讓她的精神也出了狀況。

 

所有對現實生活的不滿無處訴說,一身傲骨的她,始終將苦吞在肚裡,老是板著臉,一副難以接近的刺蝟模樣,讓人也難以對她展露溫情。

 

惡性循環之下,夏奶奶開始有了被害妄想症的症狀。一方面老覺得生活的苦痛是來自於政府迫害,那些要收回房子的人是所謂「情治單位」,而她的生活隨時隨地都被監視著;另一方面則不斷限制與要求女兒,覺得女兒做什麼都不對,但卻又不願意好好溝通、敞開胸懷。

 

再加上跟女兒年齡差距甚大,忽略了女兒邁向青春期之後的一些心思,往往要多花點時間經營理解,種種原因,兩個人的關係要不雪上加霜也難。

 

當小瑛一進了大學,面對眼前的花花世界,她開始對愛情懷抱嚮往、也開始懂得打扮之後,夏奶奶的應對方式不是理解與關心,反而是加倍嚴厲的謾罵,想要控制女兒、讓她守規矩,唯恐女兒變成那些「傷風敗俗」、「丟人現眼」的女人。

 

吵架沒好話,為人父母有時講出難聽的話,本意是想要孩子走向他們所認為的正道,希望能激勵孩子向上,這是他們唯一能想到讓孩子更好的方法,但卻不是真正的好方法。

 

但青春期小孩也無法領略上一代在情感表達上的力有未逮,只覺得不受理解,動輒就被責罵。而長期被生活焦慮感重壓著,時時刻刻都像是戴著盔甲的夏奶奶,自然也不會懂得女兒想被關心的心思,兩人的隔閡越來越不可挽回。

 

某天,當小瑛穿著短裙要出門時,被夏奶奶給叫住了,兩人爭執不下,夏奶奶只拋出一句「不檢點」,再伴隨著一個巴掌往小瑛臉頰狠狠摑去。

 

小瑛傷心憤怒極了,忍不住心想:「一定是因為我不是親生女兒,所以才被這樣對待!」花樣年華、面貌姣好的她,在學校是很受歡迎的,交了男朋友後,更是被殷勤地呵護著。好聽話誰不愛聽?特別是對於這樣一個長久以來都活在吝於讚美家庭下的孩子,於是在小瑛十九歲那年,她毅然決然地離家出走。

 

只是小瑛沒想到這一走,就是天人永隔,直到夏奶奶去世,兩人都未曾再見過任何一面。

 

小瑛走後,夏奶奶就獨自一人在等待回收的報廢宿舍裡生活,成了釘子戶。即使周遭的鄰居早已經紛紛遷離、住所環境也逐漸荒廢,她仍是不肯搬走。只是破敗的,不只是房舍,還有她的健康。

 

夏奶奶極為固執,在社工探望她的數年間,只要一提到女兒,總是滿口罵、滿口嫌。不是「不就打個巴掌,有什麼好走的?」「我有錯嗎?錯在哪?」「這種不孝女不要也罷!」不然就是講著政府是如何迫害她的生活,繼續編織著那些被錯待、被惡整的情節。

 

夏奶奶原本是有教養人家的女子,因此堅持要把自己的樣貌儀態維持得很好,但她那窘迫的住所家徒四壁,充滿蜘蛛網、壁癌、塵蟎,社工問她為什麼不離開,她老說著:「我為什麼麼要離開?這不是稱了這些王八蛋的意嗎?」

 

她嘴裡不說,但經驗老道的社工懂,夏奶奶其實是在這破舊的屋子裡等著女兒回來。

 

於是社工瞞著夏奶奶四處聯繫,透過戶政機關和警政協尋,在民國九十年的時候,看到一次國航搭機的紀錄,找到了小瑛的聯繫方式,社工趕忙撥了電話過去。

 

一次、兩次、三次都沒人接,社工心裡有底,就往常經驗來看,這女孩,日子應該也不好過。

 

終於在一段日子後,社工接到了小瑛來電。不出所料,她,過得並不好。大二就為愛休學的小瑛,感情並沒有如她想像得順遂,情債與錢債往往密不可分,從小缺乏愛的小孩,在太渴望被愛的情況下,更容易傻乎乎地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以為這樣便能得到愛。

 

那天,小瑛一直哭著跟社工說,她對不起媽媽、對不起爸爸,其實她好幾次都走到了家門口,看到媽媽漸漸蒼老的背影,她很想過去抱抱媽媽,但卻沒有勇氣。她說她很抱歉沒有辦法面對夏奶奶,只是不斷謝謝社工的幫忙,但要她回去,卻是說什麼也不肯,下一次再試著聯繫她時,已經杳無訊息。

 

這一別,小瑛又消失了好幾年。

 

由於小瑛多次不告而別,社工們到後來也心裡有數了,除非她主動出現,否則是誰也找不到她的。另外一方面,社工也心想,若真有什麼事,反正就留言,她總是會回電吧。雖然是被動且微小的心願,卻也只能單方面靠小瑛回應才有解。

 

就這樣,明明思念彼此卻無法見面的兩個人,距離越拉越遠。

 

九十四年間,夏奶奶因為年老體衰,被送進了醫院的加護病房。直到在病榻上彌留之前,才終於脫口而出:「好想女兒,好想說聲對不起。」

 

社工想再去聯繫小瑛,卻發現她手機已經停話,於是社工找上了協會,來找我們出主意。想了想,我們告訴她,既然這樣,就借助媒體的力量吧。

 

其實在民國八十九年時,就有位聯合報記者跟我們一起拜訪過夏奶奶,當時寫了一篇短文側寫,在社會上掀起了一陣漣漪。大眾經由這樣的報導,也更關注起獨居老人的安危與協助。有了這經驗,我想,應該可以讓夏奶奶的故事廣發出去,給許多讀者知道。

 

各大報媒體都很支持,鋪天蓋地地報導了夏奶奶渴望尋女的消息。當時我們都心懷樂觀,心裡想說,若小瑛也是惦念著媽媽的,一定會趕緊過來盡釋前嫌吧。可當報紙出刊的那天,接到的第一通電話,卻是小瑛的債權人對小瑛提告的消息。

 

原來小瑛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債,報紙刊登夏奶奶尋女的消息那天,正是她跟債權人要去法院打官司的日子。只是小瑛沒有出現在法院,也沒有致電給我們。

 

到了最後一刻,夏奶奶終於卸下盔甲,喃喃說著:「好想見女兒一面……」「我四十幾年來不肯搬走,是因為怕小瑛找不到我啊……」然而,她的心意,已來不及傳達給女兒。直到闔眼的那刻,都還是沒有見到小瑛的身影。

 

她就這樣帶著遺憾走了。

 

在那個網路尋人尚未如今日這般盛行的年代,沒有臉書可以打聽消息,只要一個拉不下臉,是有可能終生不相見的。

 

只是,死亡真的就代表永不相見嗎?

 

這些年來,我們越來越覺得,或許未必。生命是有期限的,但想念卻有可能持續永遠。

 

在夏奶奶過世的四年後,民國九十九年的某天,那日正巧我們在辦公室,接到了小瑛的來電。

 

我這個人平日記性很不好,常常找不到路、有開會什麼大小事都要用記事本記牢,但奇怪的是,每個案件的名字跟相關人,卻永遠不會忘。

 

而才開口第一句話,小瑛就啜泣了起來,不知道是自責、後悔,還是遺憾。但其實當下什麼都不用說,傾聽就好了,聽著她的哭聲,知道她回來就好了。

 

話末小瑛客氣地問我,夏奶奶的塔位放在北海福座,她是否需要支付什麼費用?我跟她說:「沒有關係,已經申請到免費塔位,重點是好好去看媽媽吧。」

 

說到這,小瑛又哭了。

 

電話的那頭她雖然在哭,但我的心底卻是高興的。

 

小瑛這些年來從來沒忘記媽媽,只是她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沒有顏面見她,也沒有餘力見她。

 

這些年來,我們協助過很多個案,我們理解小瑛在喪禮那天沒出現,一方面是怕債權人追債,另一方面則是心底難過當年媽媽的擔憂是對的。

 

可如今她的電話也證明,小瑛現在過得比之前好很多了,她有餘力見媽媽了。她有餘力在媽媽的牌位前,說出她的對不起,也說聲謝謝。

 

雖然晚了幾年,但我們想,夏奶奶的願望,也總算是實現了。

 

一場送行的體悟:

 

正所謂「親近生慢侮」。夏奶奶和小瑛,雖然不是親生母女,但也在在展現了家人之間常遇到的狀況。其實,當夏奶奶目睹小瑛感情不順、生活困頓時,難道真不會原諒她嗎?相信她其實是會心疼的。雖然嘴巴也許會叨念,但肯定很高興見到心愛的女兒。

 

而小瑛真的不想媽媽嗎?既然她把電話一直牢牢記著這麼多年,肯定也不是沒有思念。即便是再親近的家人,也要懂得好好溝通,沒有什麼愛是理所當然的。

 

但有時換個方向思考,面對板著臉說難聽話的家人,也要學會體諒,去看到那底下的愛。若親人不懂得放下身段,便換我們自身去貼近對方,兩代的鴻溝,無論是上還是下,都該彼此努力,才不會造成遺憾。

 

(本文節錄自《27場送行:無償安葬弱勢孤貧,從21年的告別裡學習最溫暖的人生功課》,麥田出版,郭志祥、吳倪冬月、葉小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辛苦賺錢養大孩子,為什麼老了沒有人要跟阿嬤一起住?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8月31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事後我心想,以後這種情況還是會再發生,畢竟奶奶老了記性不好,這是既成的事實,如果做兒女的不能認清這一點,而只是一味地責怪老人家的話,可以想見這樣的親子關係就如同火山一樣,隨時都可能爆發甚至於不可收拾。

文/麥子

 

有位奶奶案主,婚後含莘茹苦地靠擺麵攤子,將一女三男四個孩子拉拔長大,還想盡辦法貸款幫他們每人買棟房子,可是孩子們成家立業後,沒人願意跟她住,致使她成為孤單寂寞的老人。

 

因此她常感嘆以前是「養兒防老」,現在則是「養兒棄老」,而且她老是被有火爆脾氣的小兒子氣個半死。不過,小兒子有說過只要案主答應整修房子,他就搬來同住。

 

但最近一個多月因房屋整修,家裡被搞得亂七八糟,奶奶和小兒子幾乎天天吵架,主要是她以前捨不得丟的東西,很多卻被小兒子丟光了,奶奶跟我哭訴說連她平常煮三餐要用的鍋碗瓢盆都找不到了,叫她怎麼過活呢?

 

這天我一去,只見她小兒子又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五分鐘前才給妳的,還千交代萬交代要放好,結果妳又馬上搞丟,妳是存心跟我過不去是嗎?」

 

原來奶奶又把整串鑰匙弄丟了,而他急著要趕火車下高雄,難怪又急又氣。

 

我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加入尋找行列。先趕緊安慰一臉無辜表情的奶奶,請她仔細回想從拿到鑰匙之後做了哪些事?她說就從客廳直接走到廚房後院的洗衣機那兒......

 

這時,她兒子仍像無頭蒼蠅似的翻遍堆積在客廳的大包小包衣物,說真的我也不知該從何找起,當下內心不自覺地跟上帝禱告,祈求能讓我找到鑰匙解除母子間的危機。

 

我想既然奶奶是從客廳走去廚房,那就再從客廳找起,便將一包包的衣物再重新檢查看看,結果我的禱告竟然靈驗了,在我檢查第三包時就發現了一串鑰匙,趕緊拿給奶奶看是不是?

 

 

她看了好高興總算露出一點笑容,直說我真是她的救星,感謝主!這時她小兒子又再大聲對她碎碎唸,我趕緊打圓場請他快去趕火車,別再生氣了。

 

事後我心想,以後這種情況還是會再發生,畢竟奶奶老了記性不好,這是既成的事實,如果做兒女的不能認清這一點,而只是一味地責怪老人家的話,可以想見這樣的親子觀係就如同火山一樣,隨時都可能爆發甚至於不可收拾。

 

她兒子說房子整修好之後,可能年底就搬來同住,若果真如此的話,奶奶會不會因每天和兒子吵架而活得更不快樂呢?這是奶奶的矛盾難題。

 

其實,我們經常都在面對人生各式各樣的難題,像奶奶的親子難題,想必也是很多人所要面對的。

 

現今的社會中,能和父母同住來奉養父母的子女並不多,即使是同住,能合樂融融相處的畢竟少數,像婆媳問題、子孫教養問題等等,都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我想從事居服員的好處之一,就是在看多了老人的處境之後,可提早為自己的老年生活做好心理建設及規劃,等臨老時才能過個好晚年。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孩子成年後,怎麼溝通才不會老是起衝突?

撰文 :銀髮心棧 日期:2018年02月2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傳統的華人社會是相當重視家庭、家中的長輩就是家族的寶,晚輩們理當敬重長輩、孝順他們。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似乎沒有所謂和成年子女溝通這回事,晚輩就是要察言觀色,體貼年邁父母的需求;在權威式家庭下,更是父母說得算。

但隨著時代的轉變,晚輩對長輩的敬重,似乎不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一些家庭甚至是一種奢求。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當代年邁父母和成年子女的關係有所轉變,過去子女的事業很多是承襲了父母的事業,成家立業都和父母有緊密的關係。然而,現在這樣的關係不存在,子女敬重父母的動機很自然的就降低了許多。

 

葉金川就曾說過:「我們這一代,是孝順父母的最後一代,也是孝順子女的第一代。」

 

此話雖然心酸,但大家都不可否認。在這樣的前提下,兩代之間的溝通就顯得格外重要,否則彼此傷害,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深。該怎麼做呢?

 

暫時放下身段

 

設身處地

 

確認彼此的目標是否為相同的

 

針對事情不要針對個人

 

對於沒有共識的事情,只能先放手

 

上面的幾個點也適用在子女的身上,唯有彼此都做一些努力、退讓,才可能會有理想的親子關係,天倫之樂才會有可能發生!

 

(本文經銀髮心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