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活率不到1%仍奮力一搏!他戰勝鼻咽癌末期,完成「老天爺給的任務」

撰文 :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日期:2019年03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 A
  • A
  • A

在四十三歲生日前一個月,因為耳朵一直發炎積水,告知醫生病情已經很久沒有改善,醫生覺得不對勁,便進一步做更仔細的檢查,才在鼻腔深處看到一點點瘜肉,經過一系列檢查後,在生日當天看報告,已經遠端轉移到脊隨確診為鼻咽癌四期C,也就是末期中的末期。

文/台灣癌症基金會抗癌鬥士翁崇益

 

癌細胞轉移,百分之十的存活率

 

「醫生,這個期數會怎麼樣?」

 

「一般來說,兩年的存活率不到百分之十。」

 

當時正值青壯年,正是衝刺事業的最佳時期,當我得知罹癌的消息時,沮喪了幾天,跟同齡人相比,我的身體狀況一直保持得很好,為何只有我得癌症

 

然而,這樣的念頭也僅僅是稍縱即逝,從小獨立長大的過程讓我學會轉念,人都有負面的時候,不需要逃避,於是接受沮喪的情緒,也很快調整好心態。

 

心想著:「我還那麼年輕,很多比我年長的大哥大姊都抗癌成功了,我當然也沒問題。」

 

很多人只會看見百分之九十的死亡機率,但我看到的是還有百分之十的存活率!

 

用比較樂觀的角度去看待生活,緩和心情,安慰自己,不要一直沉浸在還能活多久的思考中,學會去接受它、面對它,一定會有不同的人生!。

 

暫停手上的工作,完全配合治療,經過六次的住院化療,以及三十七次放射線治療後,再做二十四次化療,經歷了快一年的治療,準備回到職場上班,努力回歸正常生活。

 

編輯精選:肺癌年輕化,30歲起要做這個檢查

 

 

卻又檢查出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肝臟,做了放射線治療後,癌細胞又轉移到淋巴還有肺。

 

為了能夠陪伴家人更長的時間,不管是多麼痛苦的療程,也都硬著頭皮面對,在辛苦治療後,得知癌細胞不僅沒有被消滅,還從鼻腔到脊椎,再轉移到肝、淋巴、腹腔,對於這個結果讓人有些失落。

 

但依舊配合醫生治療,沒想到半年後又轉移到肺部,連醫生都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我了。

 

「這下存活率可能連百分之一都不到了。」醫生雖然還沒有宣判我死刑,卻也告知我機會不高,

 

「我都已經那麼配合跟努力了,癌細胞為什麼還是不停轉移?」頓時覺得有些受挫,我選擇接受但不選擇認命,只給自己短短的時間難過。

 

接著告訴自己:「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痊癒機率,我也可以創造那百分之一的奇蹟!只要老天爺還沒判我死刑,只要這場生命的官司還沒有三審定讞,我都會用盡全力跟它上訴到底。」

 

編輯精選:被6個醫生宣判只能活半年,她實現6%的奇蹟

 

 

把癌症當感冒,守候家人無聲的愛

 

「能說說你怎麼看待癌症的嗎?」一位記者發問。

 

「就當作感冒啊!」

 

「但你是癌症末期耶?」發問者通常都會很訝異。

 

「那就當作是重感冒啊!」我笑著說。

 

也許是小時候的環境養成獨立的性格,認為人生只有生與死是大事,其他事情在這兩者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所以當我把癌症看成只是個小感冒時,這件事就變得沒有那麼嚴重了,只要吃藥、喝水、多休息就會好,若你硬要把它無限放大,就算真的只是小病也會變成重病。

 

 

我不希望讓家人感覺家裡有個病人,得要小心翼翼照顧我的情緒,造成他們的壓力。

 

所以治療期間,除了日常的叮嚀外,很少有關於我生病的話題,一如往常地生活,甚至回到職場繼續工作,彷彿我的身體裡沒有癌細胞的存在。

 

我與老婆之間沒有太多肉麻的言詞及口頭的關心話語,並不是她不在乎我,而是另一種的心靈守候。有時候感動不一定要說出口,無聲的愛是另一股巨大力量。

 

老天爺給的任務,老天爺給的禮物

 

 

三年前醫生判斷存活率不高,我依舊沒有放棄任何希望,每天運動,補充營養,讓自己過得很開心。

 

在臉書寫的一篇文章:「雖然生病了,但我一定會成功回來的!」意外得到很多人的關注與祝福,透過大家的分享,因緣際會獲得了一些演講、受採訪的機會,甚至也出了書。

 

一年、兩年過去了,距離罹癌已經滿四年了,不但超過醫生說的兩年存活率,回到醫院複檢的時候,醫生驚喜地恭喜:「鼻腔、肝、脊椎、肺部的腫瘤已經完全消失,現在只剩下淋巴,而淋巴的腫瘤沒有變大的跡象。」

 

這段時間,我把罹癌當成是老天爺給我的一個任務,同時也是一份禮物。

 

老天爺希望我從這個過程體會生命的智慧,然後幫助更多人,所以我到處演講、分享、鼓勵一些身體或心理生病,或是遇到工作壓力與挫折的年輕人。

 

 

演講的時候,台下原本迷茫的眼神,過程中眼中開始充滿光亮及希望,一路到結束後的擁抱。

 

我知道這場分享也許能讓某些生命因此變得更美好,這些能量同時幫我消滅更多壞細胞,所以我把每次的演講都當作是治療的一部份,那是一種真實無副作用的自然療法。

 

因為心態上的改變,我的世界也跟著轉變了,變得更加精采、更有活力,現在的我不但更珍惜身體、珍惜每一天、珍惜身邊的家人,同時也活出不一樣的自己,我想這是老天爺給的生日禮物。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台灣癌症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編輯精選:生病後更珍惜人生!「不要只是為了生活,而忘了如何生活」

 

編輯精選:用安寧療護送走父親、陪伴罹癌母親 吳若權:為生命做最好的安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被6個醫師宣判只能活半年!她勇敢戰勝胃癌,實現4%的奇蹟

撰文 :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日期:2019年02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 A
  • A
  • A

「癌細胞擴散得太嚴重,要把全部癌細胞切除乾淨,除非把整個腹腔器官都拿掉,依你這樣的情況,根本沒辦法開刀。」又一名醫師這樣對我說。

文/台灣癌症基金會抗癌鬥士洪翊玲

 

民國一○四年六月,我被六個醫生告知最多只剩下半年的時間,彷彿再也沒有其他活路了。

 

抑鬱生活,竟成癌細胞溫床

 

確診的前兩年,生活的壓力使我兩年期間抑鬱、夜不得眠,我經歷著我這輩子最痛苦的日子,卻沒意識到失衡的生理和心理狀態,已讓癌症悄悄在我體內滋長。

 

抑鬱、痛苦、無法入眠成為滋養癌細胞的最大養分,待我出現腸胃不適、異常疲憊時,竟已是胃癌末期。

 

那天,我先生在短短五個小時內,聽見三個不同科別的權威醫師宣布──罹患胃癌末期。

 

當時第一個閃現的念頭是:「完蛋了,我要害老公這麼年輕就喪偶了!還有,我的父母怎麼辦……。」擔心著旁人,卻未曾想到自己。

 

診間外,先生側身仰著頭,獨自站在台大空盪的走廊盡頭,我走了過去,拍了他的肩膀,看著他想強忍眼淚,卻已哭得扭曲的臉,腦中原先想好要安慰他的台詞,沈重地一句都開不了口。

 

我們看著對方,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下,痛哭了五分鐘,他才擦乾眼淚,牽著我向醫院的癌症資源中心尋求協助。

 

這輩子第一次深刻體驗到,原來這就是所謂──無語問蒼天。

 

胃癌中的籤王──瀰漫型胃癌

 

「怎麼樣?醫生怎麼說?」媽媽憂心無助的眼神緊鎖著爸爸想等到他的回答,換來的卻是一片沉默。

 

空氣在那一瞬間凝結了,沉重得無法呼吸。

 

我躲進房間用手摀著嘴,憋著痛哭的聲音,克制著哭得激動發抖的身體,心裡的愧疚感逐漸加深,對不起我的父母,沒有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才讓他們現在那麼痛苦。

 

「我盡量幫你延長時間。」就算經歷了六位醫生對我病況的消極態度,先生依舊沒有放棄,直到找到了萬芳醫院的謝主任,他是唯一表示願意積極治療我的醫師。

 

瀰漫型胃癌惡性程度相當高、存活率極低,在確診為四期後,無論治療與否,通常只剩下幾個月到一年左右的壽命,導致大部分醫師對此病況的態度都相當消極。

 

第一次化療後開始掉髮,我果斷將頭髮剃光,買了一頂適合自己的假髮,從未因眷戀而傷心哭泣。化療的高量藥劑造成嚴重副作用,連續嘔吐十幾天是例行公事,以腹腔灌注的疼痛更是連嗎啡都壓制不住。

 

做放療時,每天嚴重腹瀉約三十次,就這樣持續了快兩個月,每天只能黏在床上和馬桶上,不要說走路了,虛弱得連說話都沒有力氣,當時疑惑自己這樣算是「活著」嗎?

 

當意外來臨時,才會發現過去所追求的財富、外貌、成就通通不重要了。那一刻,本能地只想活下去,甚至願意用一切去換取健康的身體,人生的願望瞬間變得如此卑微。

 

置死地而後生,正視死亡

 

手術後經歷三個禮拜的恢復期,稍微有了點體力,我開始在臉書上發文,不管有沒有人看,只是一股腦兒把這段時間的心情,寫成一段文字記錄下來。

 

當時的我,打從心底認為自己的壽命最多半年,所以拼命地想在這世上留下我的痕跡,甚至在心裡想:「就算我要死,我也不要讓身體這些癌細胞好過!從現在開始,我就是要每天過很開心!」置死地而後生,「正視死亡」就是這種感覺吧!

 

「我不理解為什麼是我得癌症?」曾有好幾個網友看見我的文章,私訊問我。


「所以,你覺得應該要是誰呢?」


「我覺得老天不公平!」


「那你覺得應該要是誰才是公平的呢?」當我反問,他們總會語塞。

 

我認真想過這個問題,依舊慶幸罹癌的是我,如果今天換作是我的家人,絕對比我自己罹癌還要難受。

 

對我來說,罹癌就像人生的其它困境一樣,接受然後勇敢面對,如此而已。

 

治療結束後,我媽終於忍不住流著淚告訴我:「資深護理師曾經跟我說,剩下的日子只要好好陪伴妳就好,這些話我根本不敢跟妳說……。」

 

從確診時被六位醫生判死刑的心痛和震撼,到好不容易尋至願意治療我的醫生,心中出現一絲希望,但在治療過程中又被專業護理師告知:「剩下能做的就是好好陪伴妳女兒。」

 

天下父母心,面對一次次的打擊,媽媽承受的痛苦,遠遠超過我所承受的,但她還是堅毅地挺過來了。這些日子,能讓我傷感而流淚的從來不是我的病,而是我母親。

 

歷劫重生,實現百分之四的奇蹟

 

 

有時和先生聊到當時被醫院宣判刑期和治療時的慘況,都會不自覺陷入沉默,各自出神地望向遠方,陷入記憶的時空裡。

 

若干分鐘後,他會回神看著我說:「你做到了!」我只能微笑以對,那一刻,真是盡在不言中。

 

當初撰寫生病紀錄的文章,單純是因為感觸良多、想感謝身邊的家人朋友,沒想到越來越多人看見我的發文,並且告訴我他們感受到這股正面能量,也影響他們更懂得珍惜現有的一切,以及當下的每一天,這是當初所始料未及。

 

好久以前,曾在心裡暗自允諾,只要身體狀況允許,想讓更多人從五年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四的我身上,看見更多希望,現在我實現了,是這份面對苦難的態度,讓自己成為心靈巨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台灣癌症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出家師父罹肺癌想放棄 標靶治療維持生活品質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2月25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南投醫院提供
  • A
  • A
  • A

一名年近90歲的謝姓出家師父,去年因不斷咳嗽就醫,發現罹患肺腺癌晚期。師父表示他不怕死、不執著求生,原想返回寺廟等待死亡,但醫師解釋癌症晚期也有治療方式可以提升生活品質,師父才決定接受治療,目前仍持續為信徒講道。

根據國健署資料,105年癌症個案數增加最多的就是肺癌,且肺癌也是國人十大死因的首位,每年奪走九千多條人命。

 

肺癌早期治療效果佳,但由於症狀不易察覺,許多患者診斷出來時已是晚期。民眾對於晚期肺癌的認知就是「活不了多久」,容易萌生放棄念頭。不過,面對晚期肺癌仍可對症下藥,控制病情、減輕症狀,維持良好生活品質。

 

上述謝姓出家師父本想放棄治療,衛福部南投醫院胸腔內科醫師將治療方針、治療可能會產生的副作用、治療方式的差異向師父與其徒弟說明後,師父決定接受標靶治療。

 

現在半年過去,師父作息如往常,咳、喘等症狀大幅改善,持續為信眾傳道解惑。師父表示,他不害怕面對死亡,但希望是有尊嚴的往生至西方極樂世界。

 

事實上,控制腫瘤的治療方式相當多樣化,不同類型、期別的肺癌,治療方式也不同,在患者與醫師充分討論後,醫師會給予肺癌患者個別化的治療方式,呼籲患者別輕易放棄。

 

在妥善治療下大多能控制疾病,雖然離治癒還有一段路,但能夠提升生活品質,有機會維持正常生活。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名癌症病患的告白:罹癌後的人生,更要發現生活點滴的美好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在湛藍的大海傾身划過水面,精力充沛地往前游。我時而微笑,時而潛入水下,陽光灑在我臉上。我乘浪而行,有時往前衝刺,有時向下俯衝。然後,我醒了過來。

文/莉菈‧基里(Lila Keary)

 

我睜開眼看著房間,整個過程就像拍立得相機,影像緩慢地聚焦,愈來愈清晰地顯影在照片上。先是床頭櫃上放了九顆不同的藥丸和皮下注射器,為隔天早上所需預作準備。旁邊則是無菌紗布與必達定殺菌藥水,我用來清洗插入胸腔的導管。

 

這瓶必達定不只可以消毒殺菌,還可以充當紙鎮,壓住那一疊保險表單——我得在週末前填好寄出。床的另一邊掛著靜脈點滴,為我補充營養與水分。這病雖然殺不了我,卻也讓我無法乘浪前行。

 

我罹患癌症的時間已經占了我人生的三分之一。為了換取時間,直到下一次重大醫學突破出現,我從標準藥物到新療程,再到臨床試驗計畫,全都試過,一路上,我旁觀人們痊癒,也目睹人們死亡。

 

 

這些治療一點一滴瓦解了我的身體,不僅毀了我兩顆腎臟,我的心臟因此受損;我的腳底灼痛,手指麻木;左眼失去視力;消化系統停止運作;我開始有嚴重的憂鬱傾向,我再也不能生兒育女或進行任何長期計畫,連喝杯霜凍瑪格麗特調酒都做不到。

 

那個關於尋狗廣告的老笑話怎麼說來著?「失明,失禁,沒有牙齒,缺了右腳、尾巴與部分耳朵。聽到牠的名字『幸運』會回應。」

 

我老愛說,這下可讓你們逮到我關機的時候了,但其實我不停地發牢騷(有一次,另一位癌症病人告訴我,他曾在河內希爾頓飯店待了十九個月,連他都沒聽過有人像我一樣抱怨連連)。癌症似乎有個並未言明的副作用(至少對我來說),就是極端的暴躁易怒。

 

 

我的身體背叛了我,而我氣死了。然而,到目前為止,只有小女孩會沉溺於義憤填膺中。因此,這陣子,我轉移注意力,開始思考這具無疑相當虛弱、有點老舊且可笑至極的四十一歲身體能做些什麼事。

 

我能做的事,便是逗一個世上最棒的小孩開懷大笑,而我只需要一看見塑膠蜘蛛就假裝驚嚇與嫌惡就好。

 

我能投棒球,儘管街頭謠傳我投起球來活像個娘兒們——或者更糟,像查克‧納布拉克(Chuck Knoblauch,譯注:以傳球失誤聞名的洋基隊球員)。我能做西班牙烤雞,好吃到連來自西班牙馬貝拉的人(好吧,其實是來自布魯克林)都向我乞求食譜。

 

 

此外,我挑選成熟美味鳳梨的天賦,只能用異於常人來形容。我能細聽朋友說話,傾聽直覺的聲音,聆聽顧爾德彈奏〈郭德堡變奏曲〉——聽說,這是巴哈為一位嚴重失眠的俄羅斯伯爵寫的曲子。

 

當我狀態比較好的時候,我能洗衣服、洗碗盤,還有所有性事。我能保住全職工作,能與人對話,還能瘋狂血拼——除了除夕夜的時代廣場之外,鮮少看到這種瘋狂的盛況。

 

儘管不可能永遠掌控一切,但感受、想像與一點超然豁達永遠可行。每次清晨醒來,不想再入睡的時候,我都會抓起一杯茶,走上我住的紐約下東城公寓頂樓。上週四早上6:40下起了傾盆大雨,豆大的雨點落在馬口鐵花盆上,聽起來像極了煎培根的聲音。

 

 

空氣中傳來天竺葵與義大利千層麵的香味——一樓那間老字號義式餐廳已經開始備料,準備迎接中午用餐的人潮。我的運動褲溼透了,頭髮滴著水,一隻拖鞋飄走了,但整個社區漸漸亮起燈。

 

牡蠣色的防水風衣與黑色雨傘開始紛紛朝第二大道湧去。眼前是人們、水窪、鴿子、樹與計程車,而我盡情品味這雨中清香撲鼻的點點滴滴。

 

我擁有的不只是癌症,我還擁有起風飄雨的夏日清晨,以及對萬事萬物油然而生的敬畏之心——對於我依然時時刻刻都可以碰觸、品味、看見、聽見與吸入的一切,我深感敬畏。我徹底醒悟,重拾這些生活點滴的價值,絕對不亞於病情痊癒。

 

 

(本文摘自《歐普拉人生指南:生命中的快樂小事》,時報出版, 歐普拉雜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宛如不定時炸彈!13公分腫瘤險破裂 他肝癌末期成功抗癌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9月0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62歲的林先生去年發現肝癌末期,肝臟腫瘤長達12.9公分,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林先生是B肝帶原者,去年九月體重急速減輕7公斤,「朋友說我怎麼越來越瘦,還叫我去收驚。」林先生發現不對勁後前往診所就醫,才發現肝臟竟然長了一顆近13公分的腫瘤。

 

林先生轉至大醫院治療,醫師檢查後發現腫瘤有破裂的跡象,直言「你居然敢帶著一顆炸彈在身上!萬一用力碰到,腫瘤可能會破掉。」

 

當時的情況已經無法手術切除腫瘤,需使用藥物治療,但林先生擔心化療影響生活品質,初期只願意接受栓塞治療,不料卻發生肺炎副作用,因此改採用放療,初期治療效果不錯,但後來併發肺轉移,陷入治療瓶頸。

 

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醫師侯明模評估後,建議使用新型癌症免疫治療藥物搭配放療,目前治療近一年,肝臟與肺部腫瘤完全消失,胎兒蛋白指數也下降至約5 ng/ml,控制在正常值,順利回歸正常生活。

 

▲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醫師侯明模。

 

肝癌高居國內十大死因第二位,由於早期症狀不明顯,許多患者就醫時已經是癌症中、晚期,錯失早期治療的機會。

 

一般來說,早期肝癌會先透過手術治療,術後再配合化療或放療,防止復發。萬一肝癌復發或轉移,則會以化療和標靶藥物加以治療,選擇有限。

 

侯明模醫師表示,患者接受傳統標靶藥物後,平均存活期只有6至10個月。

 

不過,國際醫學期刊The Lancet最新發表的第二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接受新型免疫治療藥物的145名晚期肝癌患者中,近兩成患者的腫瘤完全消失或部分消失,近四成腫瘤穩定沒有惡化,中位存活期可長達近16個月。

 

侯明模醫師解釋,化療是以毒殺細胞的方式進行治療,無論正常細胞或癌細胞都會受到影響,免疫療法(採用針劑)則是加強T細胞的免疫反應,也就是利用人體的免疫能力對抗病魔。

 

▲林先生抗癌成功後,目前仍持續在門診追蹤。
 

目前看來,免疫療法對於晚期肝癌的治療有良好效果。不過,並不是每個病患對免疫療法藥物的反應都很好,而且仍有可能出現副作用。

 

約有三成患者會出現皮疹、皮膚搔癢的現象,一成以下的患者會出現肝炎或肺炎。另外,咳嗽、疲倦、腹瀉、呼吸困難、肌肉或關節疼痛等也是可能的副作用。

 

侯明模醫師提醒,這些副作用都在可以控制的範圍,整體來說,免疫療法仍有相當高的安全性,但患者仍要提高警覺,若出現疑似副作用的症狀應多加留意,勿置之不理,必要時可直接求助急診醫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癌末病人圓夢旅行!日本安寧醫師:活在希望當中的人,不會輕易死去!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8年07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想再去國外旅行一次。」
美樹小姐告訴我她的心願。而她的願望究竟實現了嗎?

 

文/小笠原文雄(日本安寧居家療護界傳奇人物)

 

  • 淺井美樹 四十歲、女性
  • 病名:子宮頸癌、骨轉移、骨盆轉移(剩下三個月的壽命)
  • 家中成員:與雙親同住

 

當美樹的母親光臨小笠原內科診所時,美樹已經被醫生宣告只剩三個月能活了。

 

「醫師,我女兒得了癌症現在正住院中,醫生說她只剩三個月了。她卻說:『不管怎樣,我一定要在死前再去一次國外旅遊。』她痛到連坐都沒辦法坐,根本不可能去旅遊吧?」

 

「不會的。要是繼續住院的話,確實沒辦法旅遊,但如果辦理出院的話,倒是有可能成行。」

 

我想應該有很多讀者也會認為剩下三個月的壽命,連坐也沒辦法坐,是不可能去國外旅遊的。不過,事實並非如此。

 

只是因為住院不能獲得外出許可,所以才沒辦法去旅行而已,並不是體力與剩餘壽命的問題。因此,我接著對美樹的母親說。

 

「出院以後身體狀況可能會有所好轉,建議妳出院試試看。妳可以辦理緊急出院,決定後隨時都能聯絡我們。」

 

「真的嗎?太感謝您了。我去跟我女兒討論一下。」

 

之後,美樹與母親討論的結果,決定為了實現最後的願望而辦理出院。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我便立刻聯繫醫院的出院準備服務單位,幫助美樹辦理緊急出院手續。

 

在美樹出院後,剛開始接受安寧居家療護時,她的ADL是非常低的。ADL(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是「基本日常生活活動能力」,指的是用餐、排泄、步行與沐浴等生活上的基本活動能力。

 

有個很像的詞叫QOL(Quality of Life),則是指「生活品質」的意思。

 

要幫助美樹實現國外旅行的願望,第一步要做的便是提升她的基本日常生活活動能力。為了消除不分日夜折磨她的疼痛,我們每天都幫她注射擁有強力抗發炎作用的腎上腺素·舒汝美卓佑注射劑。

 

此外,再單獨、或合併使用三種醫療用麻醉鎮痛藥,加上護理師前往家中為她按摩並進行心理關懷。如此一來,美樹身上的疼痛便漸漸消除了。

 

活在希望當中的人不會輕易死去

 

最後,美樹選擇前往韓國旅遊。當我前往美樹家診療的時候,我們聊了許多關於韓國的事情。

 

「我從來沒去過韓國。真想去韓國打打高爾夫球,還有去濟州島。美樹小姐,妳想去哪裡呢?」

 

「我和媽媽以前去過首爾,所以這次也想去首爾。好期待喔。好想快點去。但是我帶著麻醉止痛藥,能不能順利通過海關呢?」

 

「只要提出文件證明就好了。我們已經幫你們用英文說明妳擁有醫療用麻醉止痛藥,以及總共帶了多少的量。遇到狀況時,只要拿這份文件給他們看就沒問題了。」

 

「要是我突然覺得很痛、很難受怎麼辦?」

 

「我們已經幫妳寫好轉介單,可以放心到當地的醫院去。發生什麼事,都可以馬上打電話給我。」

 

「我有沒有可能死在韓國?」

 

「不管人在哪裡,會死的時候就會死。但是,活在希望當中的人,不會那麼輕易死掉的。放心好了,好好玩吧。」

 

於是,在美樹展開居家安寧療護後的一個月左右,終於實現了國外旅行的夢想。

 

美樹充分享受了她心心念念的國外旅遊,並平安回國。她帶給我最大的伴手禮,便是她說「玩得好開心」時滿臉的笑容。三個月後,她平靜的離開人世。

 

美樹的例子告訴我們,病患原本不得不放棄的願望,在居家安寧療護下,仍有可能實現。同時也告訴我們,讓患者活在希望當中會提升患者的生活品質,並會連帶提升基本日常生活活動能力。

 

 

(本文節錄自《可喜可賀的臨終》,方智出版,小笠原文雄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