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過40歲,告別重男輕女的成長傷害!女人們,重新把自己愛回來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文/洪培芸

 

我們時常聽說,孩子渴望父母的認同,但其實,父母也在用著他們的方式,期盼能被孩子認同與接受,即便孩子成年已久,甚至都已長出華髮,年歲也入中年之秋。

 

穿著兼具質感與貴氣,進退有度,舉止有禮合宜,年近六十,理應耳順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說著她們家,還有總算以她為「主角」的故事。

 

我只有國小畢業,就去幫人家洗碗,不再升學。當時很早就要出門,多賺一塊是一塊;家裡有兩個弟弟,大弟跟小弟,一個愛讀書,也能讀書,另一個總是貪玩,重考再重考。

 

我們辛苦攢錢給他進補習班,其實他都拿去狂歡。甚至後來做了不少壞事,闖了不少禍,上警局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父母還是慣著他,想方設法,盡可能去拜託及關說,看能不能銷案。

 

當然後面你早就聽我說過的,小弟最後犯了重大刑案,案件終究是壓不下來,當然就是進牢被關,不知道要幾年後才能出來。

 

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這個漫長的故事。

 

「爭奪家產?他們說分給我的部分已經很多,算是彌補,但這對我來說,根本遠遠不足。我只是把屬於我的、虧欠我的,一次拿回來。」

 

她繼續說著她的近況。原來是分家產風波上了法院,與父母及大弟對簿公堂。兩方僵持不下,她的失眠及頭疼自然也就越演越烈,無論如何都難以緩解。

 

不被愛的回憶,被虧待的經驗

 

重男輕女,矮人一截,被犧牲及必須退讓的感受,已深深刻入骨血,永遠啃噬著她自己。

 

但是成長經驗如同木已成舟,所以痛苦永遠定格,因此她心中那股隱隱作痛的失落,變成終其一生討愛的驅力。過去從來不曾過去,曾經也還不是曾經。

 

即使婚後住在不同縣市,但只要有空,她都會盡可能回家看看父母,至少一個月一次,這是她的孝心。

 

可是父母一提到家產分配,從來就沒有顧及她的心情,也再次揭開她心底的瘡疤,掀起她心底的驚濤駭浪。

 

她總想去證明,原來父母也有愛自己,就算過去不是,至少現在是;就算過去不夠愛,現在也該愛回來了。

 

但是要如何證明?她時常在心中吶喊。即使不是父母心中的第一,但你們能不能至少愛得公平?連帶的,她跟弟弟們的關係,也不時充滿著矛盾。

 

只要不涉及父母,姊弟碰面能彼此關心,也能互相幫助。但只要連結上父母,父母話語裡的態度,都一再透露出,事有輕重緩急,而她永遠都是父母心中的輕與緩,愛與重視從來都感受不出來。

 

哪怕弟弟們對她這位大姊還算可以,她也很難不去比較和計較。她的心中總是有塵埃。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別人生命裡的主角,不是配角而已;是主線劇情,不是支線而已。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所有資源,無論是可見的金錢、物質,或者無形的關心、自由及選擇權,都集中在男性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來成就異性手足,也就是身為男子的哥哥或弟弟。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從被愛到自愛,從自愛到自在

 

我們自己就是父母的再版。父母也可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課題,未解,甚至無解的成長經驗,或不被愛的遺憾。

 

進一步思考,也是退一步思考。祖父母多半已經往生,父母還能向誰討去呢?而我們想要繼續討愛,其實是緣木求魚,就如同,向沒有錢的人借貸,向沒有的人要東西,然而這只會讓自己反覆碰撞,反覆重創。

 

理解過去及現在做不到的他們。從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變成來自於自己的愛。你有能力愛自己,你了解生命裡面有明有暗,有黑有灰,也有白。

 

生命的圓滿不是來自於沒有缺憾,而是你知道缺憾存在,但是你已經長出跟它共存的能力,並且開始,能夠自在。

 

夠好的自己,對自己和別人柔軟

 

老子曾說「剛強易折」,向人討愛是剛硬,也是銳利,而拚命提升自己,力求盡善盡美,其實也是剛硬。

 

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要成為更好的自己。靜下心來檢視,所謂更好的自己,是不是也代表了「現在」不夠好的自己?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其實是懷疑自己,也是內在匱乏及自信不足的變形,只是它用了看起來相當激勵、光明、正向,並且是社會稱許的形式。

 

能夠對自己和別人柔軟,才能看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才不會卯起來衝刺,但是很快就內耗完;才不會一直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還有值得被愛。

 

此外,當我們看見足夠好的自己,才會有正向情緒,才能夠自我肯定,來安頓我們不定時發作,那股懷疑自己的焦慮及不確定感。

 

長出愛自己的能力,把自己愛回來,才不會如同水上浮萍,也才能自在及穩定。

 

被虧待的空缺,刻在心底的遺憾,正是留給我們去填補的空間,但這也會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一直有著不曾認識,但始終存在的生命韌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小不停在討愛,有一天才頓悟,原來是這個「信念」出問題!

撰文 :四塊玉文創 日期:2019年02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記得某次演講結束後, 對自己的表現並不是太滿意, 愧疚也好, 無力感也好,恐懼感也好, 許多複雜的情緒一股腦地湧上, 我的心頭揪著, 非常的不踏實, 不知道台下那麼多人如何看待我, 擔心是不是之後就會失去演講的機會, 懷疑自己是不是一個很差勁的演講者。

 文/陳美菁

 

這一句一句控訴自己的話, 就好像拿著刀片往一塊木頭一字一字的刻上去一般。我難過了好幾天,直到後來演講問卷出來, 主辦單位告訴我演說非常成功, 大家都很滿意, 沒有什麼負評。當下雖鬆了一口氣,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而開心起來。

 

後來無意中在一群芳療師的聚會裡提出這件事,其中一位芳療師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她隨口說:「妳真是不夠愛妳自己。」我相信她只是隨口說說,但是聽在我的耳裡卻是重重的一擊。

 

因為人類非常有趣,別人聽不到自己潛意識最在意的事,但是自己聽得最清楚,我當下有點悶悶不樂,但還是勉強的在吃喝聊天中度過那一次的聚會。回家後我開始想,我真的不愛自己嗎?拿出自己最喜歡的一本書《創造生命的奇蹟》,作者是露易絲.賀。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隨手將書翻開後立刻看到一段話:「每個人內在最深層的信念幾乎都是-我不夠好。但你所謂的不夠好,是對誰而言?又是根據誰的標準?倘若內心的這種想法非常強烈,你如何創造出充滿愛及喜悅富足與健康的人生?你的潛意識的主要信念總是會與它起衝突,讓你無法實踐這樣的理想人生,因為總是有某個地方會出問題。」

 

從未停止過「 討愛」

 

看到這段話,我渾身雞皮疙瘩,身為一個傳遞美好香氣的人,內在居然是如此的否定著自己,我深深體會到,身心靈的平衡不是只有口號,也不是只是把話講得漂亮,而是要打從心裡真的認同自己漂亮。

 

我拿出了玫瑰精油,它象徵的能量是愛,我細細地聞著玫瑰的香氣,一開始感受到的不是香味,是一種酸味,那不是壞掉,而是它本身就有淡淡的酸,但我的情緒讓酸味在我鼻腔中放大,這味道讓我想到我的父母,腦中出現了媽媽結婚時捧著捧花的那張結婚照。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我曾經是非常叛逆的女兒,總覺得父母不懂我要什麼,得靠自己才能得到我要的,誤解父母總是對我袖手旁觀。

 

但當雙親年紀越來越大,自己也開始承擔身為父母的責任時,才深深體會到,我的父母在每個當下都已經盡力了,我只是一個討愛的小孩,我的父母的童年也並未得到愛,所以只能用他們認為是愛的方式愛我。

 

從小我就一直不停的在討愛,內心認為把自己弄成第一名他們就會更愛我,更乖,他們就會更愛我,每天總是活在害怕被比較的生活裡,深怕比輸了人生就毀滅了。

 

正因為這樣的信念,使得我從小看起來很優秀,其實這是因為內心沒自信所衍生出來的結果,我的優秀,目的是為了被看到而已。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別讓心裡變成臭水溝

 

當我發現我沒有打從內心的接納自己,總是用很高的標準在看自己,同時也用很高的標準在看別人,所以有時也會有酸葡萄心理:「那個人講得又沒有我好,憑甚麼他得到最多的關愛?」後來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最深層的問題不夠愛自己,當你夠愛自己的時候,你不會在乎別人怎麼看你。

 

有一次我問我老公,你在我生命最低潮的時候認識我,可能隨時會死又有負債,為什麼願意娶我?他說:「就只是因為喜歡妳,沒有別的。」這讓我恍然大悟,我並沒有真正的喜歡自己,真正喜歡你、愛你的人,不會用條件來看待你,因為你就是你。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經過那次玫瑰香氣的洗禮後,我突然感受到愛的力量何其之大,能讓一個人站上舞台,也能讓一個人毀滅,一切都取決於你的選擇,也是愛在生命裡最真實的呈現。

 

現在我只要出現自己心目中的假想敵或是競爭者, 我就知道我又開始不愛自己了,如果又開始出現人際關係的怨懟與抱怨,我就知道我又開始在批判自己了,或許父母、公婆、同事⋯⋯都曾經給你不好的臉色,但那有可能是他們自己內在的恐懼,也可能是你的恐懼,所以你在乎。

 

當自己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時,這些對我們來說都只是一個情緒反應,通通都會過去,不需要放在心裡累積成臭水溝,情緒也好,愛也好,那些都是能量,都是流動且會改變的。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玫瑰香氣喚醒我好好的愛自己,因為自己是值得的。也唯有這樣,內心充滿正向的時候,宇宙才會回饋正向給你,一切都是自己的所創造,是我們創造自己生命的實像,那些曾經有的傷痛只是幫助我們看到自己內在真實的狀況,是包裝醜陋的禮物,但是是最有愛的禮物。

 

香氛小祕密-玫瑰

 

希臘詩人賽佛稱玫瑰為花中之后, 香氣溫暖細緻, 象徵著愛的溫暖與細緻, 如同花一般呵護著人類的心靈。

 

 

(本文節錄自《氣味情緒:解開情緒壓力的香氛密碼》,四塊玉文創出版, 陳美菁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假裝關心、問東問西、愛下指導棋...5招應付麻煩親戚!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2月0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沙特 (J.P. Sartre) 說,「他人即地獄」。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雖然不確定有沒有誤解這位法國哲學大師的意思,但每次看到一些完全不顧及聽者感受,一味強迫他人接受自己關心的場面,那被強迫接受者的神色,總讓我想起這句話。

 

過年症候群上身

 

為了過年,年輕的同事熱烈討論「返鄉攻略」,彼此分享如何回應長輩親戚關切提問的懶人包,諸如,「有人問你賺多少錢,你就關心他老人年金夠不夠花,兒子孝養金多少?」以其人之道還治彼身。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困擾,但是隨著年齡增加是否就能免疫了呢?

 

問題恐怕沒有那麼簡單,而且隨著科技的進步,過去要咬耳朵窸窸窣窣,現在只要手指滑兩下,親戚們線上線下,製造出來的關心壓力很龐大。而年節期間的高密度相處,殺傷力更是核彈級,一旦中傷,心情要過好久才能平復。

 

 

B女士每逢年節就開始出現胃痛便祕失眠等「過年症候群」。她的先生家族關係緊密,親戚朋友拜年、串門子熱鬧滾滾,只是親戚太熟了「你家就是我家」的行徑,讓B不舒服,礙於顏面又不好現場發飆。

 

這幾年,公公失智退化的行為有如不定時炸彈,因為先生常要出差,照顧公公的責任落在職業婦女B身上,但B家庭工作兩頭燒,疲於奔命,建議將公公送到安養院,B的「不孝」遂成為家族焦點新聞。

 

親戚不住海邊卻管很大

 

親友團連番「人道」勸說,叔公對先生說:「是自己人才會對你說,你爸只有你這個兒子,養你這麼大,就耳根子那麼軟,讓家裡面女人大主大意。」擺明了指桑罵槐說給B聽。

 

姑媽則是拉著B的手,邊摩娑邊說:「我是為妳好才勸妳,累就把工作辭掉,妳的工作能賺多少錢?不要把自己累壞了。」

 

遠嫁國外的小姑,動輒要B開視訊娛親,順道監督觀察「爸爸最近怎麼瘦了,是不是營養不良?」、「好像胖了要注意血糖」問題是,這兩句話的相隔時間還不到一周。

 

B問:「我做的還不夠多嗎?這些人憑什麼來說三道四。」

 

 

親戚又不住海邊,為何管這麼大?從心理動機角度來理解,可分為「真有意」、「假好心」兩大類別:

 

真有意,成壓力

 

真有意的說者,是有心想要關心對方,但個人主觀意見過強,愈是真心認為這樣是對對方最好,愈是想要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到對方身上,忽略掉他人有自己難處,沒有意識到這種強行要求只會徒增困擾。

 

另一種情形是,說者個人內心恐懼的反應,B的叔公與姑媽就是這樣的狀況,他們潛意識擔心,自己也可能面臨被送到安養院的一天,於是轉為強烈反對讓這件事情發生,不自覺為自己的未來發聲。

 

還有一種情形是,說者想要讓自己有在「做點事」的感受,藉此消弭個人內在的愧疚感。這類的行為常出現在像B的小姑這類的「天邊孝子」身上。

 

因為自覺自己有責任,卻又沒有辦法盡責,透過將責任移轉給他人,降低自己的不安。B的小姑心理上認為,已經透過指揮B盡了孝道,至於B的感受那是另外一回事,B畢竟不是她想孝順的對象。

 

 

假好心,無美意

 

假好心的情況發生在,說者並無意關心你的困難,只是想要展現自己的權威或博學,言之鑿鑿地告訴他人該如何做比較好,透過這樣的過程,展現優越感,認為自己高人一等。

 

偏偏這類型的人,通常生活狹隘,只有單一觀點,對於人際之間的界線又很模糊,他們也許肆無忌憚地問你:「年終領多少?」聽到數字後再補一句「這麼少怎麼過生活?」然後建議你為什麼不換到某某行業錢比較多。

 

假好心者,看似用關心的態度表達,其實只在乎自己的感受,透過支配他人,獲得滿足感,當你不認同他的意見時,會與他過度膨脹的自尊心牴觸,如果對方不領受,反而會將對方當成罪人。

 

 

唇劍舌槍下的生存策略

 

不管對方是有心還是無意,別人對自己生活的指指點點,令人不感冒也難。如果要把那些不中聽的關心語言形象化,就如槍劍般四射,四處閃避會耗能,中槍則傷人。

 

《孫子兵法》說,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要在唇劍舌槍下生存,真動氣就虧大了,但是要怎麼求生存呢?我們可以這麼做:

 

1.微笑是最有用的武器

 

嫌反駁費力氣,害怕起衝突,那就使用微笑大法。

 

笑是隔離負向情緒的好方法,當親戚開始以愛之名,行發動攻勢時,試試看臉上掛著微笑,皮笑肉不笑也沒關係。研究已經證實,光是肌肉的牽動也可以改變人的情緒,至於要不要在心裡面罵髒話,請自行決定。

 

2.沉默是最強的殺手

 

人際互動的過程中,人們習慣一來一往,當你在一個話題上沉默下來,慣性規則就被打破,刻意的沉默會誘使對方焦慮。當你聽到對方語調愈來愈快,音頻愈來愈高時,對方已經掉入你的沉默之網。

 

這時,功力高強者可在腦中,將對方說的內容當成亂碼「*#$%」,讓子彈飛一會兒,觀察一下對方焦慮指數如何節節升高,當你覺得差不多了,向對方輕聲說句「謝謝」。

 

這時,你反而是解救對方焦慮的救星。

 

 

3.取得心理優勢位置

 

如果你無法認同對方的言論,但對方是長輩你不想得罪,化解這困境的方法,就是將對方劃為另一檔次。

 

如果你是愛馬仕,你根本不會去理會夜市出什麼款式的包包。將自己的層級拉高,打從心底裡同情對方,當你同理,一個人貧乏到只能提出那些沒有營養的建議時,自然不會想要與之共舞。

 

4.優雅的拒絕

 

你永遠是自己生活的主人,真的不想聽這些親戚們的話,記得像女王般的拉直背脊,謝謝對方關心,告訴對方你有太多的訊息要消化,請對方不用多操心。

 

5.砲火直接轟回去

 

有些人實在白目到讓人無法理解,真要忍無可忍,那麼就直接轟回去,最糟糕就是日後不往來,說真的,不珍惜你留情面的親戚也沒啥好往來。

 

 

無法幫忙請閉嘴

 

給住在海邊的親友們,當你要提供意見時,先想想,日子是對方的,對方一定是自己生活的專家,大家都不笨,你能想到的方法,對方一定早就想過了,必然有什麼現實上的困難沒有辦法實行。

 

別說你都是為了對方好,要知道通往地獄的路,通常是由善意鋪成,如果你無法實質的幫忙,最大的幫忙就是閉上嘴巴。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許芳宜/「身體要快樂」沒有偉大的論述,只是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11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時報出版
  • A
  • A
  • A

健康與夢想,整個過程除了認識自己之外,更讓我珍惜身體的存在。

文/許芳宜

 

朋友說:許芳宜,妳還在跳?


當然還在跳,因為身體要快樂!

 

(圖/時報出版提供)

 

「身體要快樂」是時間帶給我的體悟,是舞蹈專業回歸樸實身體的禮物。


「身體要快樂」開始於二○一二年,那是我第一次走進城鄉,手拉手的接近人群,用身體分享快樂的美好開始。

 

多數朋友的第一個問題是:「什麼是身體要快樂?」其實就是讓身體快樂!身體是誰的?是你的、是我的,「身體要快樂」就是你、我要的快樂。

 

什麼事情可以讓你快樂?身體如何才會快樂?簡單的問題可以很哲學,從字意的表面聊到深刻的內心世界,也可以很直白。


我和所有人一樣,想認識自己的外在和內在,想認同自己的存在與價值。

 

認識自己的過程不容易,從青春到熟女到更年的身體經驗,身體是我最辛勤的戰友,也是最嚴厲的老師,我對身體有著不一樣的理解,身體的能力不只是工作、吃飯、睡覺、滑手機。身體有溫度、有表情,身體不會說謊,有記憶也會說故事。


當我對大家說:「開心的時候我跳舞,難過的時候我跳舞,每個身體都可以要快樂,享受身體的人不應該只有我。」

 

開心的時候跳舞,難過的時候跳舞,想說的並不只是跳舞,是讓身體「動起來」──舞蹈是讓我身體動起來的媒介與方式但是,可以讓每一個人動起來的媒介不一樣,可以讓每個身體快樂的方式不同,有人透過游泳、爬山、慢跑、打球、唱歌、做瑜伽、打掃拖地、整理家務等事,讓身體動起來,不知不覺進入「動」的禪修世界,那是身體專注的時刻,也是把身體還給自己的時刻。

 

「身體要快樂」讓我思考自己想要什麼、身體需要什麼、快樂的感覺是什麼,這其中包括:健康與夢想,整個過程除了認識自己之外,更讓我珍惜身體的存在。

 

大家看著我用跳舞讓身體動起來找到快樂,可能直覺回答:「因為許芳宜會跳舞!」答案:「是也不是!」

 

身體快樂的感覺是什麼?真的很難解釋,身體是我最寶貝的專業,經驗是我最真誠的禮物,所以我選擇用行動分享。

 

剛開始走入人群時,自己也很緊張,擔心會不會又是另一個遙遠的「夢想」,經過實際走訪了許多城鎮,親自指導了許多課程,大家眼神交會、汗流浹背、無法控制的笑容,證明了「身體要快樂」真的很簡單。

 

每一個動起來的身體,在很短時間內極度的專注,忘記平時與身體的陌生感,專心、放心的把自己交給自己,身體們少了戒心多了信心。

 

流著汗臉紅心跳的感覺,身體釋放壓力的感覺,相信身體的感覺,只能感受無法言喻。那是身體快樂的感覺!

 

一個早晨,沒清醒、沒表情的走進便利商店,想買杯咖啡提神,結帳時員工臉上大大的笑容,一聲活力十足的「早!」嚇我一跳,現在買咖啡送希望!瞬間,我醒了,感覺自己看見太陽。

 

被太陽溫暖過的我,隔天抱著期待再去買咖啡,結果員工沒有笑容也沒有早安,但是那天我選擇買咖啡送微笑,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我希望他也能看見太陽。這是身體的感染力,是身體的能量。

 

「身體要快樂」沒有偉大的論述,只是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祝您——「身體要快樂」!

 

 

(本文節錄自《我心我行》,時報出版,許芳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父母相繼失智、慢性病,她嘆:父母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6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爸爸媽媽從來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我心裡的爸爸媽媽就只有爺爺奶奶,為什麼哥哥姊姊明明和爸爸媽媽比較好,卻是我要照顧他們?」家庭治療師稱玲君這種現象為「假性孤兒」。

文/諮商心理師 艾彼

 

玲君童年的記憶都和祖父母有關,因為,自她有記憶以來,童年的生活都和祖父母一起度過,直到國中才回到父母居住的城市求學。


「開設計公司的爸爸媽媽忙不過來,就想把我送回去鄉下和爺爺奶奶住一陣子。聽他們說本來只打算讓我待到幼稚園,沒想到那時候公司財務又有些狀況,變成他們也不放心接我回家,就這樣把我一直留在那裡。」

 

玲君和哥哥、姊姊分別差了19歲、16歲,她沒有與手足的童年回憶。相反的,她的童年回憶是跟祖父母綁在一起。


她和爺爺奶奶的關係與情感,自然比其他兄姐更為深厚,甚至比對親生父母親還親密。「我覺得爺爺奶奶還比較像我爸爸媽媽,和他們在一起的記憶都很美好......」

 

但幾年前,玲君的爺爺奶奶都相繼過世了,玲君說兩次自己都在爺爺奶奶病床前守護到最後一刻。


「我希望他們可以平安地離去,沒有牽掛,他們知道我很好就好了!」說到這裡,玲君的眼淚撲撲簌簌地掉下來。


「我還記得小六畢業的那個暑假,爸爸媽媽來接我回去,我實在好不想走,想到爺爺奶奶我就覺得好心酸。他們真的很疼我,不會要求我什麼,我每天回去,都是很有愛的環境。」

 

玲君對爺爺奶奶的思念之情,比對父母親的牽掛更多,即使爺爺奶奶已經過世這麼多年,玲君想起來仍然覺得哀傷。

 

 

直到最近,因為母親摔傷了,意外地發現媽媽有早發性失智的症狀,而父親因為有慢性病,加上年邁行動不變,在自己也需要協助的情形下,更難提供太太身體上或心理上的支持,所以「照顧」這件事,就放到玲君身上了。

 

玲君說:「我年紀最小,哥哥姊姊已經成家,兩個人工作有成就又繁忙。而我,工作也才不久,加上有照顧爺爺奶奶的經驗,他們就覺得我,理所當然是可以照顧爸爸媽媽的人.....」

 

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讓玲君變成需要擔負照顧責任的人,但對玲君來講,內心的衝突是極大的。

 

玲君抿了一下嘴唇,深吸一口氣接著說:「對我來說,直到現在,我都還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家,不是這個家的一份子......我和爸爸媽媽都不親,國中高中壓力就很大了,每天回來就是功課補習,其實和他們沒話聊。哥哥姊姊也大我很多,他們也沒興趣跟我聊天,也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爸爸媽媽從來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我心裡的爸爸媽媽就只有爺爺奶奶,為什麼哥哥姊姊明明和爸爸媽媽比較好,卻是我要照顧他們?」

 

家庭治療師稱玲君這種現象為「假性孤兒」。

 

「假性孤兒」意指父母都在,並非真的沒有屢行照顧職責,只是孩子的感覺卻是父母以經濟取代了照顧,覺得父母只願意提供經濟上的支持,卻沒有情感上的連結。

 

對玲君來講,與父母在一起的記憶,是很有目標性的,玲君需要達到某些標準才能夠感覺被父母肯定,其他時候自己只有被貶低的份。對玲君而言,父母都是缺席的,並不參與她的日常生活,無論日常的玲君是喜是悲。

 

 

你是否也曾經有這樣的想法呢-為什麼我要照顧父母?


假性孤兒的指標如下,越多勾代表你越有假性孤兒的傾向:

 

□ 好想從父母口中得到肯定或讚美
□ 父母總是不了解你,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溝通
□ 父母跟我不親,他們總是站得遠遠的
□ 父母只關心我錢夠不夠用,從沒關心過我內心的感覺
□ 就算獲得再高的成就,父母都只會潑我冷水
□ 在關鍵時刻,心底會冒出一個聲音否定自己
□ 需要支持的時候,我不會找父母談心
□ 需要假扮成另一個人,父母才會喜歡我

 

有時候,照顧者會這麼憤慨的底下,其實隱藏著非常失落的心情。


這種失落,來自於過往沒有被父母好好的對待。你覺得父母只是生了你,卻沒有花時間養育你,你的成長是孤單的,沒有父母可以讓你依靠、有事可以討論的感覺。


甚至有時候父母的角色是去批判你,打壓你,造成你更多的情緒負擔。

 

可是竟然有一天,事情發展及轉而下,過往沒有照顧過你的人,你卻要花時間、心力甚至金錢來照顧他。

 

「沒辦法,父母老化了,而且老的速度很快。」你一邊要收拾對父母老化的複雜心情,一邊說服自己:


「哎呀,事情都過去了,父母也有他們的不得已......」、「能與父母相處的時間不多了,能把握一點是一點,我應該......」

 

 

一邊卻也難以放下失落的過往:


「可是他們以前都這樣對我......」、「他們沒有好好的對待我,我為什麼要......」

種種矛盾的自我對話,讓你覺得很掙扎,同時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才是對的、好的。

 

來,呼氣,吐一口氣,讓自己安靜下來。

 

心裡有這些想法,不需要感覺難堪。

 

但我希望你能跨出來為自己做一點事,至少你能夠找一個專業的人跟你聊聊這些事情,而不用把這些沒有消化整理的情緒丟到父母親身上,丟到你們相處的過程中。

 

也不用因為內心清理不透的道德感,被迫一定要如何。

 

先學會照顧自己,找到怎樣才是覺得讓自己最滋養的方式。也許是每週固定一個時段去學習樂器,也許是每週一定要到大學旁的小公園走走,也許只是每天都給自己一段安靜的時間泡泡澡看看書。

 

找到讓自己覺得最滋養的方法,照顧那個沒有被父母好好善待的自己,好嗎?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懂愛自己的人,會在關係裡耗竭彼此

撰文 :平安文化 日期:2018年04月3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巨大心靈破洞,在生活歷程中,時時都會反應出對自己的懷疑和否定。怎麼看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好,甚至不斷出現疑惑:「我值得存在嗎?我值得被愛嗎?」

所謂的愛自己,所指的就是你在心中,對自己的觀感為何?是負面感受多?還是正面的感受多?並且,喜愛自己的感覺是否穩定?這也是一個人自尊穩定與否的關鍵。

 

一個人,若對自己的感覺,常處於負面的否定反應,對於自己的價值及存在的位置,也長期懷疑及不確定,那麼,他就有非常多的心理需求,必須仰賴環境中的他人的回應和提供。

 

每一個人都會有內在的心理需求,諸如:安全感的需求、自尊的需求、愛與歸屬的需求、自我實現的需求。這些心理需求,是我們個體生命成長高過程,能否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及成為一個健康成熟個體的關鍵。

 

當我們還是小孩時,這些心理需求的發展,確實必須透過外求來獲得滿足;期待大人的回應、期待大人肯定、期待大人給予許多愛和歸屬的保證。如果,我們獲得回應及保證,我們內在的心理需求就開始累積經驗值,反饋至我們對自己的觀感,形成好的自我概念。

 

然而,有非常多人,自小就處於心理需求被漠視的狀況;生活不安穩,照顧者的情緒不穩定,更不用說心理需求這回事兒,根本在生活中,是徹底的排除了心理關照。

 

這樣的人,為了生存,為了過日子,必須成為一個假性自我,把真實的內在隱藏壓抑,做一個配合環境,努力求和,害怕被拒絕及疏離的人,處處以環境中重要他人的想法為想法、感受為感受,盡力的聽話、努力的付出⋯透過把角色扮演好,來獲取他人的關注及肯定。

 

可是,在他的真實內在裡,卻始終是一個孤寂、不安、焦慮,及對愛和肯定感到飢渴的人。怎麼也彌補不了⋯

 

為什麼怎麼肯定和關注都不夠呢?

 

因為幼年時期愛的缺乏和情感需求的落空,或是過早經歷到「背叛」,都會使得個體在建立自尊和信任感、親密感及安全感的黃金時期(學齡前),並沒有獲得安穩內在的自我基底,也就無重要經驗值來讓個體體會及感受「自己是有價值的存在」、「我是一個被喜歡和被愛的人」。更多形成的自我概念,反而是負面的否定自己,像是:「我是不被接受及重視的」、「我不重要」、「我沒有價值」、「我不該存在」…等等。

 

沒有感受過被喜愛、被接納,及被重視的孩子,那些愛與關懷的情感缺失,漸漸侵蝕內在的自尊及自我存在的價值感,雖然表面極力要求自己去討好,及符合他人要的標準及認可,但持續性的情感缺失和回應的落空,讓他的內心漸漸的損傷成一個大破洞;一個再也不相信自己為「好」,不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的」巨大破洞。

 

成年後關係的蝴蝶效應

 

這種巨大心靈破洞,在生活歷程中,時時都會反應出對自己的懷疑和否定。怎麼看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好,甚至不斷出現疑惑:「我值得存在嗎?我值得被愛嗎?」

 

弔詭的是,為了不停的鞏固自己值得存在、自己是夠好的、自己是夠優秀的,就必須不停的上演心理遊戲,讓環境及他人來證明自己確實是有價值的。

 

下列的心理遊戲都帶有某些壓抑在內心的情緒癥結,源頭來自童年所形成的不穩定自尊,及自我懷疑,在成長歷程中,漸漸引發強烈的情緒颶風,使自己內心活在狂風暴雨的折磨及痛苦中,也讓環境中的他人必須痛苦的配合一同演出。

 

⊙不停的競爭及比較

 

因為內在無法肯定自己的價值,也無法認同自己為好,透過的方式就是不斷的比較和競爭,只要爭贏了,打輸了別人,才能相信自己「好像」是不錯的、有能力的。然而,這一刻的優越感,很快就會消逝(因此才稱為心理遊戲),於是就必須再尋找下一個競爭對象,努力的贏過心中的對手,才能提升自己內在的低落自尊及虛弱的價值感。玩這類心理遊戲的人,周圍的人際關係都難以真心交往,只是成為一個個假想敵的想像。

 

⊙永無止境的需要「保證」

 

內在自我價值感不穩定,對自己也極度不喜愛的人,一旦進入較為親近的關係(無論何種形式的關係,伴侶、親子、同儕、朋友…),就會對關係形成一種不安全感。所謂的關係,就是情感上會牽扯到另一個人,自己某些情感需求會傾向依賴另一個人的支持及安慰。

 

當越是產生依賴,就越恐懼對方的離開或消失,再加上本來對自己就有厭惡和不喜歡的人,更易投射出對自己的觀感,於關係中的對象上,認定對方也是如此厭惡自己及不喜歡自己。於是,這些無法抑止的恐懼和慌亂,就需要不停的確認對方「不會離開我」、「還是很重視我的」,或是「一直都會愛我」。然而,這些「保證」就像是空心的,怎麼也不會被一個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的人接收到,只是淪落到不停追問,不停要保證的輪迴裡。

 

⊙害怕不被愛的恐懼

 

就如前述,一個壓根子從內心就不喜愛自己的人,即使渴求愛、尋求愛的對象,他的內心也不會相信自己值得被愛。於是,不被愛的恐懼,才是盤旋內心最糾纏自己的聲音。當內在不斷放頌的是害怕自己不被愛的焦慮時,他便會難以自拔的陷落在不停找證據,證明對方不愛自己的行為或表情,而變得神經質,不停的起疑心。這種深怕不被愛的感受,根源來自從小就體認自己是不被愛的小孩,孤寂和落寞感是那麼凝重,於是當產生了新關係,就會不自覺的啟動過往的情感創傷,陷入在被遺棄的陰霾中,難以平復。

 

⊙虛空的內在,虛偽的自我

 

一個從小就覺得自己的存在沒有價值、不受重視的人,為了要求得環境的接受或生存的安穩,他必須試著去偽裝自我,讓自己的外在表現符合環境的要求,滿足他人的期待。即使內在有屬於自己的感覺和觀點,也必須要壓抑及去除。當他的真實自我,被他自己一點一滴的抹去、一點一滴的否定掉,那麼他會慢慢的成為一個空心的自我,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覺和想法,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或不要什麼。

 

於是,在成長過程的人際關係裡,他只能跟從、順服、配合,卻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實在的個體,當然對於自己人生的各種情況,也不知如何是好,而要頻頻的更仰賴外在的指引和支配。然而,他以為這樣的順從和配合,終究會有機會,讓外在環境的人肯定及重視自己的價值,卻沒有理解到,不停配合和失去自我自主能力的人,只會不斷的受他人濫用和指揮,是不會獲得他人的尊重和看見的。

 

以上這些負向循環的人際關係歷程,正是來自內心的不穩定自尊,同時無法從心底肯定自己存在的價值,這些早年情感創傷,是後來引發成年人際關係痛苦的蝴蝶效應。這劇烈的情感創傷風暴,不僅侵襲著當事人的內在空間,同時擾亂了人際間可以建立安穩關係的機會。使得自己和外在關係兩敗俱傷,也讓彼此的生命能量,在懷疑和不停摧殘中耗竭。

 

你的內在,才是修復自尊的關鍵

 

一個人沒有從內在修復對自己的觀感和概念,也無法從追求外在的肯定和喜愛中,轉化成自立式的自我肯定及自我接納,那麼,就易迷失在透過要求及索取外在他人的保證及重視,來安撫自己恐懼、焦慮、不安的內在。

 

然而,沒有一個人可以確保讓你的內心有永不消逝的安全感,唯有你成為自己最忠實的夥伴,成為自己有能力的保護者,你才可能在遇到人生各種情境時,依然不離不棄的陪伴自己面對,也堅定的相信自己能夠度過。

 

如果你嫌惡,也放棄了與自己的關係連結,那麼和任何的人建立的關係,都不會是在互相肯定及相互支持的互惠關係上,你會傾斜的將自己的生命缺口和破洞所形成的殘破自我拋向對方,而造成了早晚會失衡和耗竭的關係。

 

唯有你懂得愛自己、無條件的支持自己的生命存在,你才可能有能力活在愛的關係裡。讓你所在的關係,因內心有了愛的滋潤及流動,一同具有能量走向成長。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蘇絢慧

出版:平安文化出版

書名:完美情人不存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