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的相愛秘訣:甜蜜感才是幸福感的黏著劑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9年02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也許我的愛情物語中夾帶幼稚的愛情「誤」語,但我還是堅持:伴侶之間應該重視與釀造心靈的甜蜜感。甜蜜感才是幸福感的黏著劑。

文/高愛倫

 

自二○○九年九月十二日公開第一張合照相片以來,我和木頭人185 先生就開始過著水火同源的日子。

 

在語言上,他只讓我開心過一次。那是在朋友慫恿下決定邀請三十五年以上交情且時有來往的六十個朋友,於二○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辦一場類似喜宴的同樂會,當時外甥女瑋瑋問185:「叔叔,開不開心?」他眉開眼笑:「開心得想飛」。

 

像他這樣的人用到這樣五個字的形容,讓我驚奇,當然,也讓我驚喜。

 

 

除了這一句好聽話之外,九年來,我總是因為期待卻失望而常常被他的默默無語激怒,他既不幽默也不風趣,不但不會說笑話逗我樂,連我說笑話他的反應也是「沒反應」。

 

我很氣的說過:「我和你是同營隊、同寢室的阿兵哥嗎?我們是一對沒有活力的八十五老人嗎?」

 

初識兩個月,他說過三句讓我安心的話;「愛就是心甘情願做所有的事」、「我一定不會讓妳難過」、「對妳沒有忍受,對妳都是接受」;這三句話像是他的承諾,看起來也似乎百分百落實,可是對我依然充滿烈火青春夢幻的心總是覺得欠缺。

 

 

初時,我曾握著他的大手誠實的直說:「你稍微窮了點,但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知道我的追求,除了相愛與高品質感情關係,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讓我勉強自己再和另一個人一起過日子。」

 

我的相愛標準就是,彼此完全理解對方,而且樂於取悅對方

 

我的優質標準就是,彼此不但信任倚賴,而且笑容笑聲是最引以為常的表情。

 

瓊瑤小說讓我對愛情本相有了固定模式的想像;爸媽的美好婚姻,讓我以為所有夫妻都應該甜到出蜜。這兩個印象,讓我對情感的追求沒有讓步空隙。

 

185和我之間極少對話的沉悶,讓我在熱情沙漠中翻騰且受困;雖然多數時候,我會想這個人怎麼這麼好,是犯傻嗎?但也有時候,持續的緘默帶來排山倒海的孤單感,我有點招架不住自己的火氣與怨氣。

 

 

對於自己的兩極喜怒,心情放晴時,就當笑話的說出來自嘲,心情陰雨時,就隨時準備破釜沉舟。

 

而他,永遠永遠永遠永遠〈重要的事要說三遍,說到四遍就表示抓狂了〉,以無辜又專注的的眼神聽我獨白幾小時也不給一句話,我總是筋疲力盡後才自動結束這場跟隱形人的對抗賽。

 

年復一年,到底是185耐力好,還是我本事大?雖然我五十六歲他五十九歲時相識,但他是繼我爸爸以來,這輩子和我相處時間最長最久的人,可惜我們默契差到常常可以星火燎原,加上他從不懂滅火,迫我怒到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但是不管風格相同的劇碼屬於巨製亦或是小品,都是我一人翻滾上臺又一人翻滾下臺,185是唯一的觀眾,不喝采也不倒采,不離席也不退票,我沒有遇過一個人能不變應萬變至這般澈底的。

 

 

近日,185終於讓我淚水打轉很久……情節是這樣的:他每年都熱衷自己炒豆沙包粽子多次,因為搬到一個類似眷村的新社區,人口非常集中,我就問他要不要在社區群組上有價分享一下,可以趁便多認識一些鄰居,他高興的點了頭。

 

過去那些年,我仍在社會上奔波,每次出門回家看到他包好煮熟的粽子,都以為是簡單的事,這回初次接單,我當然毫無流程概念的門戶大開,結果本來只做五十個粽子的消遣演變到一天接單甜鹹粽七百多個。

 

見他每天累得換三次汗溼的衣服,我有點不忍心;但請注意,他真的忙得很快樂,至少這時不跟我說話,我也不會找碴。

 

這天,我起床時看他已在分豆沙〈分秤五十公克一坨〉,我覺得這事挺簡單,就主動說:我來幫你把豆沙揉成條狀。

 

 

豆沙條滿盒後要換盛裝盒,我就很順手的挪一拿一,然後……我腦殘斷片,不知道究竟疏忽在哪裡,總之,整個豆沙盒已飛出桌面翻扣在地上……我下意識的大叫:「完蛋了。」他趕緊說:「不要動、不要動,我來……」

 

我看他蹲在地上,用刮刀很細心很耐心的拯救上層豆沙,然後從冰箱取出另一鍋豆沙補足重量,開始重新量秤……

 

說真的,如果是他打翻豆沙,我想,我會殺了他……但是,對我,他沒有一句責備,也沒有絲毫不悅,於是漸漸地、漸漸地,我開始淚水打轉……

 

當天中午我卯起勁兒的拍馬屁為他泡茶做飯,而且忍不住一再道歉:「真的很對不起。」他仍若無其事的說:「沒關係哪!我有多準備呀!又沒有耽誤事。」

 

 

185的木訥真的把我憋死了,我不是沒跟他說過:「我們為什麼不各自過日子?」但是對照我闖禍時他的淡定,我待他的刻薄真的讓自己淚水打轉了。

 

我跟武漢的朋友寫訊說這事,他可興奮能逮到機會K我。

 

回訊如下:「妳對朋友的寬容跟對自己伴侶的嚴格,反差太大了,這說明妳就是喜歡為難自己,妳把185當成自己人之後,就開始為難他了。早就說過,天下沒有完美的人,就算有,拉到身邊來過兩年,也有挑不完的毛病!」

 

我剛討罵完,湊巧又翻出一封給朋友的舊信,如下:

 

 

「多數的人,只是愛上愛情,你我就是典型實例,而且愛的越深,越不堪應付回歸生活的落差。愛情之所以美麗,是因為完全無須印證就可以滿足我們的想像,愛人卻要面對既實際又關鍵的選擇,於是前行或轉身之間,就掩藏不住心之所向的捉襟見肘;我已回頭是岸,你呢,何時醒來?」

 

其實我並沒有回頭是岸,因為我依然精心檢驗愛情海裡的成分。

 

愛情當然可以變成親情,可是愛情並不需要被親情掩蓋或殺死吧!如果要求愛情的甜度是一種非分,那跟家人朋友做室友不就夠了,何必要有愛情或愛人?

 

也許我的愛情物語中夾帶幼稚的愛情「誤」語,但我還是堅持,伴侶之間應該重視與釀造心靈的甜蜜感。甜蜜感才是幸福感的黏著劑。

 

看著一百八十五公分的高大男人,我常會恍惚,如果我葛屁了,他的世界會不會更寂靜無聲?

 

 

(本文摘自《此刻最美好:快樂是安然的享受,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三采文化出版,高愛倫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小不停在討愛,有一天才頓悟,原來是這個「信念」出問題!

撰文 :四塊玉文創 日期:2019年02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記得某次演講結束後, 對自己的表現並不是太滿意, 愧疚也好, 無力感也好,恐懼感也好, 許多複雜的情緒一股腦地湧上, 我的心頭揪著, 非常的不踏實, 不知道台下那麼多人如何看待我, 擔心是不是之後就會失去演講的機會, 懷疑自己是不是一個很差勁的演講者。

 文/陳美菁

 

這一句一句控訴自己的話, 就好像拿著刀片往一塊木頭一字一字的刻上去一般。我難過了好幾天,直到後來演講問卷出來, 主辦單位告訴我演說非常成功, 大家都很滿意, 沒有什麼負評。當下雖鬆了一口氣,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而開心起來。

 

後來無意中在一群芳療師的聚會裡提出這件事,其中一位芳療師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她隨口說:「妳真是不夠愛妳自己。」我相信她只是隨口說說,但是聽在我的耳裡卻是重重的一擊。

 

因為人類非常有趣,別人聽不到自己潛意識最在意的事,但是自己聽得最清楚,我當下有點悶悶不樂,但還是勉強的在吃喝聊天中度過那一次的聚會。回家後我開始想,我真的不愛自己嗎?拿出自己最喜歡的一本書《創造生命的奇蹟》,作者是露易絲.賀。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隨手將書翻開後立刻看到一段話:「每個人內在最深層的信念幾乎都是-我不夠好。但你所謂的不夠好,是對誰而言?又是根據誰的標準?倘若內心的這種想法非常強烈,你如何創造出充滿愛及喜悅富足與健康的人生?你的潛意識的主要信念總是會與它起衝突,讓你無法實踐這樣的理想人生,因為總是有某個地方會出問題。」

 

從未停止過「 討愛」

 

看到這段話,我渾身雞皮疙瘩,身為一個傳遞美好香氣的人,內在居然是如此的否定著自己,我深深體會到,身心靈的平衡不是只有口號,也不是只是把話講得漂亮,而是要打從心裡真的認同自己漂亮。

 

我拿出了玫瑰精油,它象徵的能量是愛,我細細地聞著玫瑰的香氣,一開始感受到的不是香味,是一種酸味,那不是壞掉,而是它本身就有淡淡的酸,但我的情緒讓酸味在我鼻腔中放大,這味道讓我想到我的父母,腦中出現了媽媽結婚時捧著捧花的那張結婚照。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我曾經是非常叛逆的女兒,總覺得父母不懂我要什麼,得靠自己才能得到我要的,誤解父母總是對我袖手旁觀。

 

但當雙親年紀越來越大,自己也開始承擔身為父母的責任時,才深深體會到,我的父母在每個當下都已經盡力了,我只是一個討愛的小孩,我的父母的童年也並未得到愛,所以只能用他們認為是愛的方式愛我。

 

從小我就一直不停的在討愛,內心認為把自己弄成第一名他們就會更愛我,更乖,他們就會更愛我,每天總是活在害怕被比較的生活裡,深怕比輸了人生就毀滅了。

 

正因為這樣的信念,使得我從小看起來很優秀,其實這是因為內心沒自信所衍生出來的結果,我的優秀,目的是為了被看到而已。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別讓心裡變成臭水溝

 

當我發現我沒有打從內心的接納自己,總是用很高的標準在看自己,同時也用很高的標準在看別人,所以有時也會有酸葡萄心理:「那個人講得又沒有我好,憑甚麼他得到最多的關愛?」後來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最深層的問題不夠愛自己,當你夠愛自己的時候,你不會在乎別人怎麼看你。

 

有一次我問我老公,你在我生命最低潮的時候認識我,可能隨時會死又有負債,為什麼願意娶我?他說:「就只是因為喜歡妳,沒有別的。」這讓我恍然大悟,我並沒有真正的喜歡自己,真正喜歡你、愛你的人,不會用條件來看待你,因為你就是你。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經過那次玫瑰香氣的洗禮後,我突然感受到愛的力量何其之大,能讓一個人站上舞台,也能讓一個人毀滅,一切都取決於你的選擇,也是愛在生命裡最真實的呈現。

 

現在我只要出現自己心目中的假想敵或是競爭者, 我就知道我又開始不愛自己了,如果又開始出現人際關係的怨懟與抱怨,我就知道我又開始在批判自己了,或許父母、公婆、同事⋯⋯都曾經給你不好的臉色,但那有可能是他們自己內在的恐懼,也可能是你的恐懼,所以你在乎。

 

當自己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時,這些對我們來說都只是一個情緒反應,通通都會過去,不需要放在心裡累積成臭水溝,情緒也好,愛也好,那些都是能量,都是流動且會改變的。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玫瑰香氣喚醒我好好的愛自己,因為自己是值得的。也唯有這樣,內心充滿正向的時候,宇宙才會回饋正向給你,一切都是自己的所創造,是我們創造自己生命的實像,那些曾經有的傷痛只是幫助我們看到自己內在真實的狀況,是包裝醜陋的禮物,但是是最有愛的禮物。

 

香氛小祕密-玫瑰

 

希臘詩人賽佛稱玫瑰為花中之后, 香氣溫暖細緻, 象徵著愛的溫暖與細緻, 如同花一般呵護著人類的心靈。

 

 

(本文節錄自《氣味情緒:解開情緒壓力的香氛密碼》,四塊玉文創出版, 陳美菁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孫越叔叔教我的事:生命意義,就是拍過200多部電影後,從事沒有薪水的公益活動

撰文 :原水文化 日期:2019年01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GOOD TV
  • A
  • A
  • A

編按:「永遠的孫叔叔」、資深藝人孫越雖已離開人世間,但他的愛卻永存我們心中。孫越一生演過200多部電影,榮獲兩座金馬獎,1982年在《搭錯車》中演活啞巴叔叔,賺人熱淚的演技讓他獲得第20屆金馬影帝,可以說有名有勢又有錢。但是他竟然願意在當紅之際,放下一切功名利祿,成為終身義工,他最賺人熱淚的一句話,「只見公益,不見孫越」,多少可以了解他的生命意義就是要去「造福別人」,而不要只為自己的利益生存。

 

前一陣子,長庚大學醫學院的五名大三生,特地來找我,問了幾個問題:「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面臨死亡時,人心理上的反應如何?」原來是他們學校有個課程叫「生死學」,教授要他們寫報告。大概是知道我曾經輔導過上百名的死刑犯,多少會了解他們面臨死刑執行時的心理掙扎。

 

不錯,人犯在面對生死關頭的時候,確實有很多掙扎。有的在被判處死刑後,每天都活在恐懼中,心理影響生理,有的年紀輕輕、還不到三十歲,居然就開始長老人斑了。有的連案子尚未定讞,就緊張到經常暈倒。

 

大部分的人則是很後悔過去的所做所為,臨終前,還會道出人生最後也最深刻的嘆息與歉意。但也有少部分心硬到一個地步,就算見了棺材,也不會流淚的。

 

輔導這些極刑犯的過程,我也常思考生命的意義,像「人活著到底為了什麼?」「要怎麼樣才能活得更精彩?」這類的問題。我接觸的某些死刑犯,明明前一天還健在,隔天就被槍決,讓我深覺生命的無常與短暫。

 

但在研究他們過去的為人處事時,我才了解他們並非想走上這條不歸路,只是過去沒有人生目標,被酒色、財氣等七情六欲捆綁得很厲害,以致於惹出大禍,做了傷天害理、罪不可逭的惡事。

 

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從我所認識的孫越叔叔過去所說的那一句名言「只見公益,不見孫越」,多少可以了解他的生命意義就是要去「造福別人」,而不要只為自己的利益生存。

 

孫叔叔過去得過兩次金馬獎,拍過兩百多部電影,可以說有名有勢又有錢,但是他竟然願意在當紅之際,放下一切功名利祿,從事無給職的公益活動,成為終身志工,到處幫助人,也到監獄關心受刑人,就是他深知自己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人生有限,短短七、八十年,如過一夜,如睡一覺,如一聲嘆息,很快就會過去,要怎樣緊緊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善加利用,把自己所擁有的祝福(blessed),化成別人的祝福(blessing),就是一門大學問。

 

我的感受是,要看我們眼目所注重的是什麼,是短暫的還是永恆的,是利己的還是利他的。

 

胡子琳是更生團契所栽培出來的駐監傳道。年輕時,他意氣風發,很會做事,也很會賺錢。只是後來與友人到中國投資做生意,一時不察,銀行裡的存款都被合夥人領個精光。他用盡各種方法,想把錢要回來,但再怎麼努力,都白費氣力。

 

百般無奈的回到臺灣,想東山再起,卻欲振乏力,在心灰意冷的情況下,選擇自我了結生命。

 

偏偏天不從人願,他以為萬無一失的方法──開瓦斯、喝酒、吃安眠藥,自認會一覺不起,但「睡著」不久,他竟然醒過來,正當他疑惑房門窗戶都已經刻意用膠帶封閉,一氧化碳應該跑不出去的,怎麼可能還能醒來。

 

一邊思考,一邊照以前壞習慣、順手掏出一支菸,才想用打火機點燃,突然「碰!」一聲,瞬間氣爆,他的臉和手被炸得血肉模糊。

 

後來歷經多次整容手術,過程很痛苦,還好臉上沒有留下太多疤痕。只是伴隨而來的憂鬱症,讓他難以入眠,非得靠藥物,才能安睡片刻。所幸在這困難之際,他想起信仰告訴他生命的意義是要「愛人如己」,人不要為自己活,不要只圖私人的利益。

 

死,也不要為自己死,或說自己想死,就去死。重拾信仰的他,清楚看見過去的無知。他懺悔,向神祈求赦免他過去所有的罪過。

 

說也奇怪,之後他的憂鬱症不藥而癒,也讓他有機會在更生團契受神學造就多年。畢業後,奉差遣到政府辦的戒毒村,去陪伴並協助吸毒的受刑人脫離毒品捆綁。他的生命也從過去的「利己」,轉成了全然的「利他」。

 

我從年幼時,就立定志向要「服務人群」。高中畢業後,我進入警察大學受栽培,當了幾年警察,又赴美進修。學成之後,我到加州政府上班,服務從各國來的數千名政治難民。前前後後在美國待了十七年,從學習到付出。

 

因為習慣服務別人,當一九八八年,臺灣更生團契需要我,便毅然決然攜家帶眷回臺,從服務監獄受刑人,逐漸擴大到輔導邊緣青少年。近幾年也辦理成人中途之家,收容並服務出獄的更生人。又因為看到案件被害人總是躲在陰暗的角落裡哭泣,也致力於被害人身心靈修復的工作。

 

工作一做,就做個不停,這些人都需要被關懷,生活才能穩定下來,才有機會再重新出發。

 

時至今日,整整三十個年頭,我因著服務他人,內心非常喜樂,愈服務愈快樂,愈服務愈有力。自己也覺得生活多采多姿,每天都過著非常的有意義的日子。

 

生命的意義,始於尊重,從珍惜生命開始,我們學會欣賞生命,栽培生命,到最後最高的境界,就是奉獻生命。樂於付出的愛,就化成了眾人的祝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喜樂良鑰》,原水文化出版,黃明鎮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婚姻拉警報?諮商師三招讓關係永保新鮮!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2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出書《下流老人》引發社會大眾對老後生活的危機意識,作者籐田指出。下流兩字,在日本的意思是指「中下階層」,和德性、品格無關。

文/ 諮商心理師 艾彼

 

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出書《下流老人》引發社會大眾對老後生活的危機意識,作者籐田指出。下流兩字,在日本的意思是指「中下階層」,和德性、品格無關。

 

藤田的書也詳細列出下流老人的幾項特徵,包括經濟問題,如:存款不足;健康問題,老年生病、照顧生病家人等;關係問題,熟年離婚和兒女啃老等。

 

我認為,最能夠預防成為下流老人,實際上要重視的是「熟年離婚」。

 

根據定義,熟年離婚指的是結婚20年以上的夫妻選擇離婚。為什麼年輕時沒有選擇離婚,老後反而選擇了離婚這條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肯定是夫妻相處間,有一些問題已經忍無可忍了,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這樣反推起來,熟年離婚的預防必須提前20年以上作預備,也就是從你/妳選擇進入婚姻(甚至是婚前)那一刻起就要開始預備,有道理吧?

 

想要老年的時候才能有足夠的社會支持力、關係品質,不用因為熟年離婚付出高昂的經濟代價,應該如何預備呢?艾彼為你預備了三點方法讓你/妳的婚姻永保新鮮。

 

方法一:時常盤點「關係存摺」,對關係更有覺知

 

我喜歡以「愛的存摺」來作為婚姻關係的比喻,雖然這裡指的是心理上無形的存款,但將之具象化會讓人更有感受。對於來會談的夫妻,我會要求他們做一個具象化的練習。

 

兩人有美好的事情累積,就在撲滿裡存下十塊錢;兩人有爭執,就從撲滿裡面拿出十塊錢。約定雙方不管是不是在吵架中,每個星期或每個月盤點一次撲滿,會對兩人的關係經營更有覺知。

 

具象化,也能使雙方不在關係中過度揮霍。

 

方法二:儘早處理爭執,不讓戰火延燒

 

關係一開始都是濃情蜜意的,有爭執時鬧脾氣、冷戰在所難免,剛開始時都很能夠包容對方,亦或者是願意先低頭求得和諧關係。結婚時間一久,隨著孩子出生、父母親老化等,夫妻間也越來越少時間能好好溝通。

 

我看過許多夫妻,明明對對方的氣還沒消,就開始必須一起處理家裡的事,結果夫妻關係的不和諧,反而使孩子、長者照護成為延燒的戰場。

 

有爭執時,務必儘早處理。兩人要有共識,爭執可以冷靜放個兩三天,但是最終一定要談。還是談不下去,則可以考慮找專家進行家庭會談。

 

方法三:堅守「夫—妻界線」,保有兩人空間

 

婚姻中必須堅守「夫—妻界線」,必須保有伴侶兩人之間溝通的習慣。

 

雖然你們的關係裡,會不斷有人來干擾或打斷你們,但最終婚姻關係是伴侶兩人必須面對的事,與你的公婆、丈岳、小孩、外遇對象沒有關係!有些事情只要你們對外口徑能達到一致就可以解決。

 

他們只是夫妻間戰場的延伸,很多夫妻習慣拿這些事當藉口,不去面對關係間的問題,時間一久,當然更無法談。

 

不可諱言,上述的方法,比較適合還能夠靠自己修復關係的夫妻。也就是兩人間,還可以談、談得出共識、願意彼此相讓的伴侶。但若兩人之間的關係,只是為了維持現狀而凍著,恐怕就無法單靠這些自助的方法修復婚姻了。

 

適時找專業協助,給專業有介入的機會,比忍無可忍到了熟年決定離婚的代價小太多!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中年後,為什麼老公都不碰我?別忘記妻子也是有性慾的!其實妳可以這樣做...

 

編輯精選:老公吃喝嫖賭樣樣來...臨終前竟因「一句話」讓苦吃一輩子養育子女的她,原諒一切過往比丈夫多活40年

 

編輯精選:武漢肺炎》口罩哪裡可以買到?一般民眾可以販售嗎?完整口罩Q&A一次搞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上了年紀後,把你的「利箭」收起來! 「心直口快」只會傷害愛你的人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0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溝通的障礙,未必是因為世代的不同,但是有一個原因,絕對是會造成溝通障礙的,那就是:「心直口快,有話直說」。這八個字,一直到現在還是處於一種模糊地帶,有人把它當成優點,認為它等同於誠懇率真,但有人則認為它簡直就是「說話不經過大腦」。

文/心靈輔導老師 王漪

 

已經忘記從哪個年代開始,「代溝」這兩個字逐漸出現在人們的詞彙當中,後來,幾乎變得跟穿衣吃飯一樣的普遍了。彷彿不同世代之間必需有代溝才算正常。

 

當我年輕的時候,會很欣賞這兩個字,因為它給了我一個十足的理由,把所有人際關係中的不順遂,推到比我年長的人身上;認為就是因為他們觀念陳腐,跟不上時代,我們之間才會難以溝通。

 

然而,當時因為年輕,掌握資源的人畢竟都比我年長,所以就算我能用「代溝」二字簡化、解釋一切溝通上的障礙,但為了生活,我也不太敢真的跟長輩較勁,當然,也從不覺得自己需要做什麼反省。

 

有好多好多年......直到今天吧,「叛逆」二字,仍被年輕世代視為一種風格,「反省」倒顯得太矯情了!

 

代溝,不只是「世代差異」,而是天天發生

 

公元2000年,我經由一個很巧合的機會,進入教育界工作,我服務的對象是9歲到17歲的兒童青少年,在這個環境中,我被自己的學生推擠著進入年輕人的世界,對「代溝」這件事有了意想不到的理解。

 

首先就是關於代。「世代」這件事,通常我們會以20歲算一個世代;以此類推,20歲以下的人,彼此之間就該沒有代溝了嗎?錯!在學校裡,我三不五時會聽到這樣的對話:「拜託,那些學妹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連垃圾分類都搞不清,用過的面紙算廚餘啊?」在國小的遊樂場裡,則會有低年級的學生委屈地嚷嚷:「那些六年級的喔,這麼老了還搶我們的鞦韆!」

 

這些讓我想到,我念國小的時候,隔壁就是一所女中,當時身材扁平的我看到高中女生玲瓏的曲線,心裡想的是:「天哪,要是我有一天像那些老女人一樣,胸部晃來晃去的,那我都不要活了......」對孩子們來說,可能相距三、五年就是一個世代,區分世代的未必是外在的年齡數字,而是跟某種需求有關。

 

12歲的跟9歲的,如果會搶玩具,他們就有代溝;如果12歲的帶著9歲的去爬山,玩得開心,就沒有代溝。代溝,是一種會隨著需求而變動的東西。

 

 

即使在生理年齡相同的孩子當中,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才華,也會形成另一種心理層面的代溝。記得曾有一位臺商的孩子,在北京讀到國二才回來,總是帶著點傲氣,跟我說臺灣的小孩很幼稚,有一次在課堂上問起大家喜歡的音樂,學生都七嘴八舌的說著周杰倫、五月天之類的,那女孩等大家說完了,用帶著點京腔的清朗聲音說:「我喜歡馬太受難曲!」全班都靜下來,同學們臉上寫著「蝦米?!」

 

還有兩個參加我社團的學生是練鋼琴和小提琴的,他們跟我說:「我們在學校覺得很孤單,因為我們談的事情,對其他同學來說都是天書。」

 

從跟年輕孩子來往的經驗,我逐漸可以確信一件事:所謂的「代溝」,跟生理的年齡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有「溝」,那是來自許多生活歷練和內在經驗的總和。

 

比方說,一個學二胡或是書法的孩子,可能跟年長的、不同世代的人處得很好;一個喜歡小動物的成人,可能跟小孩子很有話聊。但反觀來看,即使同樣的兩個人,在不同的事物上,也會有難以溝通之處。

 

 

代溝,在於你不願意去了解

 

當我逐漸年長之後,我感覺到身為長者,或是長者身邊的照顧者,更需要對「代溝」這件事有個比較精準的認知,因為社會上一般人已經把許多標籤貼在老人身上,比方說:保守、固執、愛說教……如果我們也只把生理年齡當做世代的唯一分界,我們很容易對號入座地,跳進世人對年長者的刻板印象裡,讓年輕人把一切溝通上的障礙,都歸咎於「因為年齡帶來的世代不同,而產生難以跨越的鴻溝」。

 

如果想要不被「代溝」二字困住,無論是長者本身或是長者身邊的人,能開發自己的多元能力,保持終身學習的習慣,是很有幫助的。

 

分享一點我個人的經驗,論生理年齡,我真的算初老了,我的眼睛老花,動作變慢,但我學習用電腦繪圖,做微電影,很多年輕人沒有比我強;我養動物,小孩子很喜歡問我動物的事。

 

我在不同的事物上可能跟某些人看法不同、溝通不易。但,都不是因為年齡的差距,而且我很坦然的接受:無論是跟哪個年齡層,總是會有人喜歡你,或是不喜歡你......那就隨緣吧。若是有人跟任何人都能情投意合,那倒真是有點奇怪了。

 

 

心直口快,忽視對方的存在

 

溝通的障礙,未必是因為世代的不同,但是有一個原因,絕對是會造成溝通障礙的,那就是:「心直口快,有話直說」。這八個字,一直到現在還是處於一種模糊地帶,有人把它當成優點,認為它等同於誠懇率真,但有人則認為它簡直就是「說話不經過大腦」。
 
 
我曾經在這兩種不同看法中擺盪很多年,年輕時,我是「說話經過大腦,但刻意選擇了有話直說,將言語犀利視為一種能力,將敢言當作有個性」的人,直到發生過一些事情,我發現被我的直言傷害最深的,都是那些愛我、提拔我、照顧我的人。

 

他們因為善良有修養,沒有讓我踢到鐵板,也不願當眾給我難堪,但是,當他們知道我有可能口無遮攔之後,對我終究是產生了一些戒心,不再100%信任我在言語方面的自制力了……

 

另外,我也發現一些人,利用我的敢言,去打擊他們想對付的人,我用我的犀利替他們當了打手,他們稱心如意,我卻當了砲灰。

 

經歷過那麼多事情,我現在可以很肯定的說:「心直口快,有話直說」是一個雙面利刃,如果您沒有把握能夠巧妙的運用這把箭,那我奉勸您,還是把它收進劍鞘裡比較穩當。

 

因為每一次的出手,都有可能傷及無辜,而我們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也未必彌補得回來。

 

 

拉近距離其實很簡單

 

如果您是長者,不要倚老賣老,以為自己吃的鹽比別人吃得飯多,就能講話不顧他人感受。因為現在的晚輩,已經不會因為您年長就無條件服服貼貼,說話太離譜,就有可能會自取其辱。

 

如果您是老人身邊的照顧者,也要知道長者的心是脆弱敏感的;即使他們智力衰退了,還是能從我們的音調音量和表情,察覺別人對他們是友善還是嫌惡。

 

長者來日無多,能讓他們在人生最後一段過得溫馨平靜,不也是功德一樁嗎?

 

無論是跟哪個世代的人相處,本於善意,謹言慎行,都會帶來我們比較期望的善果,何樂而不為呢?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艾嘉有顆少女心 相信夫妻仍有浪漫之愛

撰文 :陳亭均 日期:2017年11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她,擅長拍女人,捕捉對愛情的女兒心事; 她,也用電影,向觀眾分享自己心底的悄悄話。

張艾嘉之前為LV設計了一款精品行李箱,但除非必要,她幾乎從不帶出門。畢竟在過去那些年代,擁有LV箱的貴族老爺夫人們屁股後頭總會尾隨著一票僕從,所以他們要搬運這種又沉又大的箱子,總是有人可以代勞的。

 

然而現代人哪提得動它,張艾嘉即使去導戲,也不會隨身帶上這款名為「導演箱」的大盒子。於是這個濃墨重彩的奢華皮箱,就這麼被張艾嘉擺在家裡當櫃子,出門在外,她總是一身輕盈。

 

講起話來,她同樣也是裊裊娜娜地優雅輕盈得很,沒帶半點重量。活到六十四歲,張艾嘉也經歷過幾度轟轟烈烈的波折了,但就像她很少提箱子,她也很少提舊事,那些溯及過往的內心話,都被張艾嘉放在心頭收得妥妥的,不常被帶到公眾面前。

 

人生體會為底蘊,拍出女兒私話

 

然而就像她說的,「作品拍的是我人生的體會。」每次張艾嘉出手拍片,電影總是她的女兒私話。

 

將近兩個月,張艾嘉都趕著宣傳自導自演的新片《相愛相親》,這部電影談的是一個在中國發生的故事,她在兩岸都宣傳得緊,不過卻沒顯露什麼疲態。

 

張艾嘉悄悄地坐下輕笑,閒話家常地說:「我現在有點轉不過來,不知道講話要不要捲舌。」在中國,張艾嘉習慣把字尾「兒化」,回到台灣,她又會把捲起的舌頭熨貼起來。

 

不過雖然這故事是中國的故事,作品還是帶著濃濃的「張艾嘉風格」,談的仍是女人以及女人的愛情,是普世皆然的東西。張艾嘉在《相愛相親》中深刻地描繪了三代女人在感情上的溫柔心事,電影今年入圍了七項金馬大獎,張艾嘉自個兒更被提名最佳女主角、最佳導演、最佳編劇,呼聲極高。

 

張艾嘉在《相愛相親》中飾演了一個屆齡退休的國文老師,在母親去世後,打算替葬在老家的亡父遷墳,移到城裡與母親合葬。然而這事卻難上加難,她媽媽並非亡父的正室,老戲骨吳彥姝飾演的大房老婆,撐著老身抵死守墳,就是不讓張艾嘉動到父親的遺骨,郎月婷演的女兒薇薇在電視台工作,家事一鬧就鬧到電視實境節目上頭。

 

所有生命情懷、世代矛盾,都在張艾嘉手上弛緊收放,就像張愛玲筆下那襲長著蝨子的華美袍子,不怎麼圓滿,卻美好地被攤在觀眾眼前。

 

跨入世代矛盾,展現殘缺而美好

 

戲由三個世代的女性交織而成的,吳彥姝演的姥姥約莫八、九十歲,是上個世代信仰著「貞節牌坊」的舊時代女性。提到這姥姥,張艾嘉忍不住笑說:「我一見到吳老師的照片,就決定是她了!」

 

她知道吳彥姝也是個有故事的女人,「她過去就是個知名的舞台劇演員,七十出頭到北京投靠女兒。」吳彥姝在文革時期,曾經被下放,老公後來也走了,一開始,她見到劇本,覺得角色內心太苦,還幾度拒絕張艾嘉。

 

「但我心裡有想法,我不認為這姥姥會苦,她心甘情願,坦然過了一生。吳老師,我希望妳能多了解我一點。」折騰了差不多一個月,本來張艾嘉都想放棄了,吳彥姝卻終於決定演了。

 

一次出席活動時,吳彥姝說出來的話,讓張艾嘉印象深刻,「她說:『導演看上我,是因為我這個老女人的皺紋!』」皺紋是因為文革下放被曬出來、熬出來的,「吳老師說:『沒想到這些皺紋卻為我帶來榮耀!』」

 

縮寫「老觀念」,鏡頭溫暖不帶批判

 

張艾嘉還沒活到那個年紀,但她其實從小就見過過去女性壓抑的模樣。她想起自己的祖母,「我們家是山西人,爺爺對祖母很嚴厲,她從來不能穿花衣服,每天早上都要擀麵食給爺爺吃,不能剪頭髮。」

 

然而,張艾嘉即使拍了那些「老觀念」,她的鏡頭也不帶任何一絲批判,「本來我在戲裡要幫吳彥姝老師安排一段曖昧的情感。」張艾嘉邊笑邊說,「但她直說:『絕對不可以!』即使是吳老師,還是有一顆少女心!」

 

戲裡二十多歲的「薇薇」當然也有她的少女情懷,就像張艾嘉自己年輕時候那樣,很容易就會愛上「藝術家」類型的男孩子。

 

「『叛逆』那是因為『荷爾蒙』!」張艾嘉笑笑說:「年輕時遇到愛情,我哪裡懂,不會想長久,都只是過程。」她輕輕帶過自己少女時期的「叛逆」,笑說她母親不給她穿迷你裙,「我媽越是那樣,我越不服氣,把所有裙子全都剪短!」

 

張艾嘉是不會特別重提她年輕時候的愛情歷史的,不過她過去確實也有過幾段風風火火的愛情故事,一九七九年,她二十六歲,還沒認清幸福是何物,就先嫁給了美聯社香港分社社長劉幼林,然而這是段短暫的婚姻,很快就畫下句點。

 

她還曾與音樂才子羅大佑交往,更曾與蔣家三代蔣孝武有一段情,甚至傳言蔣孝武曾為張艾嘉爭取角色、上片問題,帶了把槍直衝中影,把槍往中影總經理梅長齡桌上「啪!」丟了下去⋯⋯。

 

有顆少女心,相信浪漫傳說並非歌詞

 

她不提往事,不過張艾嘉經歷過的愛情歷程,足夠她去搞懂一個女人在愛情裡的模樣了。

 

《相愛相親》廣告上有段標語「一輩子、一句話、一剎那」,本來以為這是在講「三代女人不同的愛情觀」,張艾嘉卻搖搖頭笑說:「那是女人的一生,要經歷過愛情的衝動,愛來的時候都是很美的,但決定跟一個人一輩子,就必須做出某種承諾,怎麼延續到更長久。」

 

張艾嘉在《輕描淡寫》書中曾提到,她外公告訴過她:「不要離婚。承諾是一種責任。」這一點她當年沒有遵守,年輕心野,愛情於她,就是種羅曼蒂克的遊戲。

 

「人們常把誓言、承諾擺在歌詞,慢慢地,才會越來越有體會。」張艾嘉說:「其實我相信,跟誰在一起,那是『生下來就注定的。』」她說吳彥姝有顆少女心,其實張艾嘉到現在,都還相信愛情浪漫的傳說,「天注定的時候,才真的感覺得到。」

 

張艾嘉說著,終於談回了自己身上,「有些東西要靠直覺,那時『突然』的感覺。」她當年與香港商人王靖雄交往,不顧一切未婚生子,原本沒打算結婚,「有一天,我們兩人走在尖沙嘴。」天色已經晚了,商家燈火逐漸亮了起來。

 

「他突然問我:『要不要結婚?』我說:『好啊,結婚。』」街上有許多小金鋪,他們毫無準備就往其中一間走,「我們走進去,買一千多塊錢港幣的戒指。」從此以後,他們走了二十六年。海報上寫的「一剎那」、「一句話」、「一輩子」,瞬間被連了起來。

 

先「相親」還先「相愛」?張艾嘉笑說:「愛一定會先來,那是天生就有的,來得莫名其妙!完了以後會親,才需要愛的教育,要修。」

 

《相愛相親》的英文片名就叫《Love Education》,柴米油鹽醬醋茶,老公一亂,張艾嘉就會囉唆個幾句;彼此生活在一塊兒,小小摩擦也有,「不過,就是要學會彼此尊重。」

 

 

談起夫妻相處,就像撒嬌小女孩

 

五年前,她和老公一塊兒到西班牙旅遊,「突然之間,好多時候覺得好不習慣。」兩人什麼雞毛蒜皮的事都吵,「當時我還想說,乾脆離婚!」但是兩人回來後,婚沒離,倒是懂得了珍惜。張艾嘉露出她慣有的那種很有靈性的笑容,俏皮地說:「今年年初我們又去,我們沒有吵架!」

 

她接著說:「我們有的時候會聊上整夜,我們沒度蜜月,所有時間都給了家人,單獨相處很少很少,但我們會在家裡開瓶酒,吃東西。酒喝一瓶不夠要開兩瓶。」她神情看起來就像是個熱戀中的小女人,也像是個小女孩,「隔天我就會罵他!說他灌醉我!」張艾嘉像是打開了心裡頭的行李箱,拿出一個小小的寶物,迫不及待地分享了起來。

 

「我拍的這部電影跟以前不一樣,可能是因為我的年紀、我的經歷也不太一樣了。」張艾嘉說,「我能夠再去感受,女人跟環境,跟男人之間的交流,再用跳出來的心情去看這些人。」

 

或許,在她的作品中,二十歲、六十歲、八十歲的女人,都有著同樣的本質,「她們都相信愛情,沒有人願意放棄用她們的少女心固執堅守一個很浪漫的東西!」

 

張艾嘉把箱子放在家裡頭、放在心裡頭,在行李箱裡的抽屜中擺了許多祕密,小格子裡放上一尊聖母。但她的作品把那些箱子開了道縫,張艾嘉在女人們耳邊,又講起了悄悄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