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乎,所以要設界線!3個面對「老後」的解方,讓子女父母都能快樂活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2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如何幫助較容易感到孤寂落寞,或是感到不安的年長父母調適情緒,面對老後生活呢?對於較固執、難溝通或依賴子女的銀髮父母,如何緩減自己的壓力?以下提供個人的三點建議。

文/諮商心理師 張璇

 

對許多成年人來說,獨處有助於創造力和自我恢復,讓人得以調整心緒和靜下來思考,但對於子女經常不在身邊的銀髮族,或是獨身、已失去配偶的年長者而言,大量的獨處時光,往往更突顯生活的寂寥與冷清。

 

根據衛福部的資料顯示,台灣有超過4萬6000多名的獨居老人,其中有將近1/5患有老年憂鬱症。即使不是獨居,家中尚有看護或其他親屬陪伴,與兒女也保持聯繫,許多年長者仍經常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

 

父母生病不適或需要陪同就醫時,通常子女都願意幫忙,但對於不時被要求回爸媽家拿食物、代購物品,或是修理家中器具、搬移傢俱……等,常不知如何回應,分不清父母是真的需要協助,還是因為不知如何驅遣寂寞或想引起注意而不斷找些事情給孩子做。

 

雖然獨居不一定會感到淒清或怏怏不樂,但因家人陪伴減少,而可能會自怨自艾或愈來愈自我封閉,其心理健康可能需要更多的關注。太過保持距離,可能彼此都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如何幫助較容易感到孤寂落寞,或是感到不安的年長父母調適情緒?面對較固執、難溝通或依賴子女的銀髮父母,如何緩減自己的壓力?以下提供個人的三點建議:

 

1. 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被在乎的

 

不少個案和友人告訴我,家中年邁父母的固執程度,實在令他們難以招架、身心俱疲。

 

「我跟父親說過起床下床時不要太急,最好先側身再慢慢坐起來,他不聽,結果閃到腰了。提醒他冬天出門要戴帽子,他說那樣不好看,堅持不戴。忍不住碎唸他太任性,唸完又很自責。」

 

也許沒辦法事事順應、滿足父母需要更多陪伴和照應的期待,但如果你愛他/她,不妨說出口讓他/她知道。

 

可能他/她的話題,總是圍繞身體的種種不適、擔心,或充滿對生活、親友、共同居住的家屬,甚至是對外籍看護的抱怨,但偶爾花些時間聆聽他們說話、不那麼容易不耐煩,以語言或非語言表達「他/她的存在對你來說很重要」,都能傳遞愛與溫暖,減輕孤寂感。

 

 

2. 適度設立界線,避免因關係緊密而被壓力擊垮

 

愈來愈多的銀髮族健康研究發現,經常與人互動活躍的年長者,活得較久、較開心,也較健康。

 

有些熟齡長者積極上課、追求靈性成長、參加社團和戶外活動,但也有不少照護者或家屬告訴我,他們想邀請家中長輩外出活動、多與人接觸,他們卻很抗拒,連市辦的日照中心或社區樂齡中心也不願意前往。

 

長輩較缺乏與外界連結的意願,究其因素,除了和本身人格特質有關──較害羞或不習慣麻煩他人,也常受到親子之間的鬆密程度(依附關係)影響。

 

雖然不少銀髮族願意學習3C產品的使用,藉由網路生活排遣些許寂寞,但內心仍渴望能多與自己的兒女或孫輩互動(尤其長期與配偶關係不佳者或單親、喪偶者)。

 

不只一次聽到個案說:「有時真的忙得不可開交,很難在週間的晚上回父母家,週休二日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但若拒絕了她/他,又會因為她/他的不悅反應心裡很糾結,覺得自己好像很不孝。即使沒說甚麼,我也會很有罪惡感。

 

也有不少中壯年子女經常得在上班時間接聽熟齡父母或看護的來電,長輩的過度關心、期待多一點相聚或不時溢於言表的哀怨與悲情,常令子女備感壓力和難以承接過多的負面情緒。

 

所以,即使是與至親家人,「適度設立界線」仍有其必要;若未拿捏好分際又不擅於運用資源,一旦長輩的身心健康狀況更加惡化,便可能因疲於照護而倒下。

 

適度拿捏分際,並不是情緒切割、冷漠無情,而是引導長輩培養新生活的適應能力,降低對子女精神上或生活上的依賴。

 

以個人例子來說,沒有其他兄弟姊妹的我,一直與獨居的母親保持良好連結;平時以line彼此關心,盡量每兩週一起吃頓飯或外出走走,讓她感受到並相信,當她遇到問題時我一定會在,並持續鼓勵原本習慣宅在家的母親有更多社會參與、對長照資源也有一定程度的瞭解,以便未來不時之需。

 

至親長輩內在的安全感和獨立性增加了,便不致那麼容易感到孤單和對未來憂懼。

 

3. 提升長輩生活意義感

 

許多熟齡長者雖然時感孤寂,也未失能或行動不便,卻不太願意參與社會活動,只喜歡待在家,除了對子女或家人較依賴,「在自己的家裡比較自在。」也是常常聽到的說法。

 

不敢踏出那一步,常是因為低自尊,覺得自己甚麼都不如人,或受到「人老了,沒甚麼用」的想法囿限,而對於外界的人事物失去興趣,較無活力,內在充滿強烈的失落感與空虛感,容易否定自己的價值。

 

子女們須體恤、同理他們不停在面對各種分離及不斷消逝的一切,也愈來愈失去對生活的掌控感,心靈舞臺充滿無奈、無助的獨白。除了不時受到死亡與未知恐懼的襲擾,也覺得自己似乎不再被需要。

 

存在治療大師Frankl在其經典作品《活出意義來》中提到,人類生命的動力在於「尋出意義」;瞭解自己為何而活,便能承受任何煎熬。哲學家尼采也說:「參透『為何』,才能迎接『任何』。」

 

樂齡生活專家們認為,「培育動植物」和「擔任志工」對於使熟齡長者增加人生意義感大有助益,可使熟齡長者瞭解自己存在的無可取代、仍有能力照顧其他事務,較容易為自己的存在負起責任和珍重自己。

 

 

也許周遭的一切都可能被剝奪,但心靈的自由和平靜卻誰也奪不走。

 

綜合以上,藉由生活中「愛的經驗」與「美感經驗」提昇生活意義感、增進內在的安全感,有助於使父母以更樂觀積極的態度面對較冷清的熟齡生活

 

而子女也毋需將父母的快樂責任揹在自己身上,能做的,就是讓他們「感到被在乎」,和「與他們同在」。

 

即使有時心理壓力很大,還是可以試著不逃避或閃躲,量力而為,與時而不安、的長輩保持連結。

 

縱然每位長輩的獨立性不太一樣,若對他們內在的「存在空虛」及「時而無助時而驚恐」有更多的理解和看見,或許更能鼓勵熟齡摯愛不因身體的退化或需要他人協助而自我否定、沮喪,為生活創造新的意義和價值。

 

成年子女提早作些自我建設和適度設定心理界線也是必要的;樂觀面對新階段的挑戰,不被孝親思想箝制、學習兼顧彼此的需要,或許能更有耐心和穩靜地陪伴他們安然變老、一同走過身體機能變化和心境轉換的歷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個人的老後,也能樂觀、優雅又充實!享受孤獨的9件事,讓第二人生浪漫有情趣

撰文 :邱天助 日期:2020年08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1918年出生的日本女性吉澤久子,在六十五歲時,當丈夫過世後想到往後將孤零零的一個人生活,真的會寂寞又難過。但既然日子會繼續過下去,就必須想辦法讓生活過得充實一點,還是要一直回憶過去而唉聲嘆氣之間做個選擇,才能去面對未來。

最後她決定不要去計算失去的東西,而是多咀嚼現有的幸福。

 

因此,她飼養一些必須有她照顧才能生存的生物,動植物的存在不只讓她有所寄託,也能對生命有更多的體會;她栽種後院一坪大的有機蔬菜園,自給自足或送給朋友;每天寄自製的明信片給友人,分享生活點滴和表達感謝。

 

她家裡處處都有放大鏡,桌上更擺著望遠鏡,抱持著好奇,隨時觀察後院的花朵,與任何新奇的一切。

 

她這樣充實的度過每一個今天,是在為明天著想。儘管年事已高,吉澤久子仍然一手包辦家務事,並持續演講的工作。

 

另外,她還主持讀書會,且數十年不間斷。每月一次的讀書會「群會」,邀請不同領域專家來講述,有歷史、外國文化等主題,到老仍充滿求知欲,吸收新的知識和觀念。她也參加數個義工團體,還與日本各地的特產達人交流美食。

 

所以,雖然《人生,到最後都是一個人》(編按:吉澤久子的著作之一),她卻能找到一個人的生活方式。(編按:吉澤久子已於2019年3月以101歲高齡安詳辭世)

 

由於不婚、離婚的人越來越多,形成日本所謂「全員單身時代」的來臨。2007年,日本作家上野千鶴子寫了一本書叫《一個人的老後》,熱賣百萬本,顯現很多日本人,對自己老後一個人生活的可能性,已經又相當大的覺悟。

 

一個人就是日本所謂的「一人樣」,指的是成熟男女享有更多的自由獨處的時間,可花用更多的錢,購買名品、享受美食;不必跟人報備,隨時可提著簡單行李出門,到處旅行。可以舒服的躺在草地曬太陽、看看書,自己一個人去看電影、喝咖啡時,也不用頻頻看錶,心裡惦記著回家的時間。

 

上野千鶴子,這位東京大學人文社會學教授認為,一個人的老後並不可怕、也不悲涼,同樣能過得樂觀優雅、充實而有餘裕。如果,知道一個人的老後也能快活過日,對婚姻反而不會再去汲汲營營,失婚或喪偶,也不一定要尋求第二春。

 

然而,享受孤獨並非毫無條件。除了要有維持基本生活的經濟能力外,還需要知道如何享受孤獨的一些生活原則和行動:

 

一、重視飲食和運動,保持一定程度的行動能力

 

健康是享受孤獨的基本條件,而飲食與運動則是健康的主要關鍵。對老年生活而言,健康不是完全無病無痛,指的是具備自行活動的基本能力。

 

依據美國老人的健康標準,包括 1.能走一公里路 2.能爬一層樓 3.能舉五公斤的重量 4.能彎腰、下蹲、下跪 5.保持標準體重 6.很少接受醫療照顧。

 

因此,即使患有一些慢性疾病或某些功能退化,如果預防和處置得當,具有相當程度的能夠打點自己生活,也能維持自行行動,仍然具備孤獨生活的能力。

 

平日規律性的健走、游泳、騎車、園藝、太極拳,都是老年適合的運動,或是參加專門為老年設計的健身活動;飲食方面,增加高纖維的水果、蔬菜和全穀類的攝取;烹調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增加食慾;隨時補充水分,不要等到口渴時才喝水等等,都有益於健康。

 

二、尋找生命的意義,發現自我存在的價值感

 

生命意義是一個解答人類存在的目的與意義的哲學問題。精神分析學家榮格說:「生命要是沒有意義,人沒有道理活到七、八十歲。」每當遇到生命困境的時候,「什麼是生命?」、「生命的真諦是什麼?」、「為什麼活著?」「、活著的意義是甚麼?」等等的疑惑,就常常會在腦海裡浮現。

 

法國存在主義哲學家阿爾貝·卡繆(Albert Camus,1913-1960)說:「作為一個存在的人,人類用生命的價值和意義來說服自己,人的存在不是荒誕的。」

 

人生總有低潮的時刻,那時每天就像走在看不見的鋼索上晃抖。恐懼在內心嘶吼,卻總是被喧囂的世界掩蓋;覺得孤單無助,卻沒有人可以了解。但卻隱隱知道,也必須堅信,在無限蔓延的黑暗處,總會有那一道光,即便現在看不到。

 

很多時候,只要我們找到一個微弱的理由,生命就能撐得下去。或許,「活著」就是生命中最簡單、純粹的意義,不為什麼,「活著」就是目的,甚至,是一種道德。

 

尋找生命意義對老年生活的重要性,遠勝過其他年齡群。「生命的黃昏,必須具備自己的意義,不可能只是作為早晨慘淡的附屬品。」對老年人而言,由於生活境遇的改變,生命也越來越接近盡頭,活著的意義與目的往往會受到嚴峻的挑戰。

 

如果生命只剩食物和呼吸時,「我為什麼活著?」、「我如何活著?」,會是許多老人對生命的思考和質疑,尤其在疾病、孤單的時候。

 

研究發現,能夠找到自己生命意義的老人,比較能夠克服孤單的焦慮,生活滿意度也比較高。找到生命的方向,就找到幸福。發現生活的意義,就等於抓住生命的繩索,如果沒有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感,生命就只是行屍走肉。

 

但是生命的意義,沒有人可以給予,只有自己不斷的摸索和體驗。有人活著是為實現自己的理想,有人活著是為奉獻、有人活著是因為子孫,也有人活著只是因為不捨。對於一些艱苦生活的人,或許,活著就是一種挑戰。

 

三、親近大自然,感受生生不息的力量

 

研究發現,人獨處的地點最多的是家,其次是大自然。大自然令人最能感受生生不息的力量,讓我們學會謙卑、尊重,感受自己的渺小,卻不會孤單。研究也顯示,每週進行三次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散步,可以增加大腦記憶中心「海馬體」的大小,而「海馬體」是老年癡呆症最先摧毀的大腦區域。

 

梭羅在瓦爾登湖離群索居,享受自然與思索的樂趣。在無人的湖畔行走,看日光與月光在水波中明滅,聆聽曠野的天籟,引發人與天地之間的思考與對話。最重要的是天地無私,大自然對所有的人開放,一個人到林間散散步、去湖邊發發呆,看山、看海,都能夠享受孤獨的樂趣。

 

 

四、透過書寫與閱讀,達到自我統合並遨遊世界

 

如果可以自己提筆寫字,最方便的學習孤獨方法,就是寫日記或回憶錄。每天試著將生活中,有趣的、無趣的,快樂的、煩惱的,都記錄下來,或是泡壺茶,每天找個固定時間,將自己早年的經歷,通過回憶書寫下來。

 

如果無法提筆也可以透過影音的方式,買一部照相機或攝影機,用攝影、口述的方式,將自己的生活感悟和經歷回想記錄下來。這個過程中,不但可以沉澱自己、整理自己,也可以使獨處的時光變得豐富多彩,還會留下來自己人生珍貴的作品。

 

閱讀最能享受孤獨,閱讀也需要進入孤獨的境界。書是老年人最忠誠的朋友,除非你背叛它,否則它永遠不會離棄你。從時間和生命經驗而言,老人也是最有質感的閱讀者,因此,書和老人是最佳的伴侶,是永久的守候者。

 

當我們捧著讀一本書,徜徉在字裡行間,與文本對話,與書中人物對話,與作者對話,這時我們需要一個人的清幽,因此閱讀要求某種程度的孤獨感。這時,閱讀就能讓我們用一顆純淨的心,誠實的面對自己,在文字的世界自由遨翔,不會感覺形單影隻。所以,老年閱讀,因為我們孤獨。

 

五、一個人的旅行,找回自己、豐富自己

 

旅行就像是一種異地的反思,一個人的旅行,讓我們在最自然的情境下,去正視自己、把握自己。一個人的旅行,就是自我與世界的邂逅,就像是生活中自導自演的作品發表,不需要在意別人的眼光,讓自己真實的呈現。我們決定自己如何理解自己、認同自己,可以在面對人生轉捩點時,做為重新塑造自己價值觀,與生活方式的最好實驗。

 

只要體力可以,老年最適合當背包客。老年自己的旅行,一個人為自己決定主題、設計路線,時間自己界定,行程自己界定,意義自己界定。找個時間,一個人、一個背包,拋開旅行社的既定行程,不要害怕錯過這個名勝,不用擔心火車誤點。讓自己自由、獨立、開放的觀看這個世界,也讓自己的生命更加美好。

 

六、參與藝術活動,培養想像和創造的生命能力

 

孤獨是創造力最高的時候,很多的想像和發明都是在獨處的環境下完成的,因為這時候可以不受外界干擾,全心全意的思考、尋找靈感,全心全意的投入。

 

老年時光,不太會有人來打擾我們,可以利用獨處時間,參與藝術活動,尋找生命中的創造元素,例如看畫、畫畫,欣賞音樂、學習樂器,在無限的藝術想像和創造的世界中,豐富自己的生命。研究顯示,參與藝術,不但可以充實自己,甚至可以預防心臟或心血管疾病,延長生命。

 

近年來,歐美國家極力倡導「創造性老化」(Creative ageing)的概念和行動,透過藝術活動創造老年的美好世界。活動包括視覺藝術、音樂、歌唱、戲劇、舞蹈、雜耍、喜劇、創造敘事書寫、說故事、電影、數位媒體、環境設計等等,將老人帶入一個充滿想像和創造的世界,讓老人走出孤單,享受孤獨世界的寧靜、投注與幸福。

 

七、繼續學習,不斷體驗成長的喜悅

 

學習永遠不嫌老,身體的衰老並不意味著學習能力的喪失,活到老學到老是一種生命的智慧。繼續學習不但可獲得新知識、技能,保持思考的敏銳,也是結交同好的機會。尤其,當學習不是被迫而是興趣的選擇時,學習起來特別快樂,也特別有勁。

 

日本有許多熟年的藝人、學者或退休上班族,流行「短期留學」,讓她們的老年過得多采多姿。例如,愛川欽也的妻子內海宮土里,它本身是女優、作家,六十三歲時,因愛上韓劇,想進一步瞭解韓國文化,所以到韓國慶熙大學的語言學校,留學三個月,還請家教老師來家裡上課。

 

還有,柄本明的妻子角替和枝,是名舞台劇、電視劇演員。在滿六十歲時,她給自己一份禮物,去紐約住一個月,每天四處去看戲,努力與人溝通。她認為這是生命的洗滌,不但消除了日常的生活鬱悶,更有重新活過的感覺。

 

晚年是自我實現的時機,擁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去學習新的事物,完成年輕時候的夢想。研究顯示,老年繼續學習不但有益於健康,也有助於生活滿意度和幸福感的提升。

 

八、培養專業的嗜好,讓心神可以投注其中

 

根據日本趨勢專家大前研一的研究,老年時光至少需要二十種不同的嗜好,日子才會好過。這二十種嗜好,十種室內、十種戶外,室內有五種獨享、五種與朋友一起共樂,室外也分五種自己做、五種與眾樂樂。

 

如此,既有個人自由,又不離群索居。他認為每天打高爾夫球會膩,整天釣魚也會煩,所以要培養多種嗜好。

 

這是個好建議,不過培養嗜好的重點不在多而在精,如果只是消磨時間,五十種嗜好也不夠用,因為這種殺時間式的嗜好,不會讓我們專心投注,也不會有成就感,甚至不會獲得真正的樂趣。因此,與其重量不如重質,培養一兩種專業或半專業的嗜好,投注其中,就能夠讓我們享受孤獨的樂趣,讓生命有成就感。

 

九、種田種菜,享受田園之樂

 

孤獨不是每天過著「搖椅式」的日子,更不是奄奄一息的生活,而是生生不息的生活勞動。種田、種菜的「田園生活」,不但能讓我們體驗陶淵明「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和心境,透過我們的努力付出,而獲得期望中的回報或分享,總能產生生活的動力。

 

種棵樹,看它開花,看它結果;種盆花,看它花開、花謝。看四季的更迭,觀諸生命的自然現象。即使,利用窗台、屋頂,栽植一些植物、蔬果,都可以增加生活浪漫情趣。

 

因此,「回歸田園」是許多老年生活的浪漫想像,半畝田、一庭園,種花、種菜,一鋤、一汗,用勞動和收成去享受田園之樂。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老是一種幸福:長年紀,也長智慧的八項思考(改版)》,大喜文化出版,邱天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依賴他人,快樂享受耕讀生活!老後依照自己「喜好」安排生活,任誰都能實現

撰文 :保坂隆 日期:2020年07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細川護熙先生年輕時擔任新聞記者,之後轉為政治家,最後就任內閣總理大臣,直到六十歲,以「迎接還曆之年」為由而從政界引退,現在在伊豆湯河原一帶自耕自食,遇到下雨天時就看看書,盡享耕讀樂趣。偶爾也會致力於陶器和漆器等工藝品的製作,或者是寫寫書、畫畫圖……

細川先生這樣的生活方式,可說是徹底實踐了所謂的「晴耕雨讀」,當我知道這件事時,不禁感嘆,人生也能如此多采多姿。

 

當細川先生移居到湯河原時,他也只是把外祖母遺留下來的舊房子,部分改建成製作陶藝的工坊,以及一間小小的茶室。而這工坊也幾乎是由同好們義務幫忙建造起來的。

 

說到茶室,大家或許會覺得有點奢侈,然而,細川先生的茶室「與其說是用來招待他人,還不如說是為了讓自己有個殺時間的地方」。

 

雖然我只看過照片,但整體感覺是非常樸素的,或許就是因為樸素,反倒可以在裡面待得更舒服。

 

細川先生是戰國武將細川幽齋以降的第十八代細川家掌門人。

 

如果在古代,他就是熊本藩主,也就是會被稱為「大人」的人。但他絲毫不受家世的束縛,仍然遵照自己的意思,自由自在地生活。

 

無論是誰,在老後都應該可以順心隨意地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從工作前線退下來之後,能夠不給周遭的人添麻煩,而依自己的喜好選擇生活方式,都是件好事。

 

住不住鄉下其實沒有關係,盡量不麻煩他人,依照自己的喜好安排生活,任誰都能實現。

 

我有一位喜歡戲劇的朋友,希望隨時都可以前往市中心的劇場看戲,他退休後,就把撫養兒女長大的房子賣掉,自己搬到一間比較小,但位處東京都內交通便利地區的公寓裡。

 

還有一名以前的同事,因為喜歡山野,於是離開家人,一個人住在八岳的山麓,每當天氣好的日子,他就能享受登山之樂

 

重要的是,能夠清楚地確定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

 

或許大家會覺得,自己的心情怎麼可能會不清楚,其實不然。

 

退休之後,因為嚮往田野生活而搬到鄉下去,結果幾年後又重回都會生活的人還不少。

 

大多數是因為,表面上雖然憧憬著鄉間生活,卻沒有發現,其實在自己的心裡,仍然不希望與原來的都會生活完全斷絕。

 

 

不只是老後,人生的各個階段中,在選擇了某一件事物的同時。

 

就意味著,必須乾淨俐落地捨棄另一方面的事物。

 

首先,要清楚明白地選擇。所謂的選擇就是取和捨。決定之後,就好好地朝那個方向努力,不要再三心二意。

 

唯有對捨棄的事物不抱有遺憾,才能真心面對自己選取的事物,並且深入其中。

 

或許是與生俱來的才能開花結果了吧? 細川先生所製作的茶碗與漆盆等器具,早已超越了業餘的程度,甚至個人展覽也相當受到歡迎,獲得專家們普遍的好評。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愉快的老後》,好的文化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放下「過去」是50後的人生功課!解析5種老年風格:這種人的老後,更有希望和快樂

撰文 :涉谷昌三 日期:2020年07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在賴查德等人的研究當中,將五十五歲到八十四歲分為五種性格。

第一種是圓熟型

 

對過去的自己不會後悔,能接受現實,並認為未來有光明、有希望。

 

第二種是安樂椅型

 

被動、消極,接受現實。認為自己既然退休了,就該理所當然安享天年。

 

第三種是裝甲型

 

對衰老有強烈不安,為了保護自己,想維持與年輕時同樣的活動型態。

 

第四種是憤慨型

 

無法接受自己的過去與老化,非難周圍的人,經常採取攻擊行動。

 

第五種是自責型

 

認為自己的人生非常失敗,責怪自己、後悔不已。

 

第一、第二種人接受現實、不會做超過自己能力範圍的事,對周圍的人來說是很好相處的一種人。

 

第四、第五種人不能接受現狀,屬於難以適應的類型。這種人本身不好過,對周遭的人來講更是個麻煩。

 

第三種人會想辦法掙扎試圖維持年輕時的活動水準,也就是俗話中講的「不服老」,講好聽點是「年齡不詳」的人。當這種人還願意努力時就還好,又或者是處於「結晶性智能」可以發揮的狀況下也還不錯;但是當他們失去努力的動力之後就會很快地朝第四、第五種人靠攏。

 

不過話說回來,人就算老了也不會一下子就在性格上產生變化。當然,隨著年齡增長,對於性格也會有影響;但這不知道是否為高齡者特有的特徵,總之在過去所累積的人生經驗,會反映在老年期的性格上。

 

 

如果原本只是個沒有魅力的中年人,那也不太可能會一下子就變成個很有魅力的老人家。

 

為了成為受人喜愛的老人家,人生的一點一滴都是很重要的。

 

重要的是該隨著年齡與環境的變化,鍛鍊自己的心靈與肉體,來為幾年後的自己做好準備。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50+開始過愉快生活的心理學:78個老前生活態度,讓身心圓滿的人生智慧》,麥浩斯出版,涉谷昌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個人生活也不孤獨!老後友情更珍貴,要有朋友,自己要先成為別人的好友

撰文 :洪蘭 日期:2020年06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老本、老伴、老友是晚年的必要,前二者往者已矣,已成事實,只有老友是來者猶可追。其實,一個人生活也不一定要孤獨,成對的碗,一個給了我,另一個可以送給好友啊!要有朋友,自己要先成為別人的朋友。

朋友傳給我一個日本銀髮族川柳比賽的訊息(川柳相當於我們的打油詩),老人們以三行日文,寫下自己的老年生活。

 

例如:

 

成對的碗,一個給了我,一個給了貓;醫藥太進步了,活得比預計的長,超出保險年限;現在能夠溫暖迎接我的,只有坐便器了;懷舊歌曲不會唱,太新了;

 

剛剛太好吃了,但吃什麼已經忘記了;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卻忘記是要幹什麼,又坐了回去;所謂年邁,就是不斷增加藥片和逐漸衰退的記憶;

 

以前走路必須抬頭挺胸,現在走路必須注意腳下;現在人生已經不迷惘了,卻一直迷路;不敢再做身體檢查,每檢查一次,就多出一種病;

 

有糖尿病,卻沒有甜蜜的生活;曾經打罵過的孩子,現在溫柔牽著我的手;照鏡子時,感覺看到了媽媽;睡個懶覺起來,發現家人在確認我的脈搏;

 

以前反覆確認還有沒有感情,現在反覆確認還有沒有呼吸;過去的心悸是為了愛情,現在的心悸是犯了病;飯吃八分飽,還有二分用來吃藥。

 

這些詩句讓人哈哈大笑之餘,也不免反省一下,我們該如何來面對自己的老年

 

老本、老伴、老友是晚年的必要,前二者往者已矣,已成事實,只有老友是來者猶可追。其實,一個人生活也不一定要孤獨,成對的碗,一個給了我,另一個可以送給好友啊!要有朋友,自己要先成為別人的朋友。

 

人要不斷的問自己:「如果我明天走了,有誰會真正想念我?」只要有一個人懷念你,你就沒有白活。但是友情需要培養,沒有付出就不會有收穫。

 

我剛去美國留學時,吃不起學校的餐廳,一個三明治一.五美元,一個漢堡一.九九美元,同學說很便宜,但對新台幣四十二元換一元美金的我來說,還是很貴,我通常是吃花生醬三明治,花生便宜又有蛋白質,營養夠。

 

後來我發現不行,因為有些消息沒有跟同學在一起就不知道,例如老師的出題偏好、怎樣可以搶到儀器來用等等,所以只好一週二天跟同學一起去吃飯。

 

一學期下來,交到幾個好朋友後,我就約他們來我實驗室吃飯,我做蛋壽司請他們(做不起魚壽司),久了大家就自己帶三明治來我實驗室吃,我就聽到了小道消息,也省下了飯錢。

 

因此要交朋友,先要付出。早上早一點起床煮飯,拌點醋和糖做成壽司並不辛苦,獲得的友誼卻是長長久久。

 

多年後,我去美國開神經學年會,碰到一個同學(現在是名教授了),他說,他第一次吃到壽司是在我研究室,後來去紐約教書,雖然常去日本店吃壽司,卻覺得沒有在我實驗室吃的好吃,我告訴他,因為少了一味,叫做友情,他聽了哈哈大笑。

 

年輕的人純真,沒有勢利眼,所以友情持久。但是只要真心待人,老了也是一樣。若是老本允許,一月一次跟朋友上館子聯絡感情,若是荷包不允許,也可以請朋友來家包餃子。以前做留學生時,大家輪流去各家包餃子,飯後一杯清茶,天南地北,聊到不知東方之既白,貧窮之交,友情更長久。

 

人只要健康,不必怕活得超越保險年限。走路倒是必須看腳下,因為老人摔不得,一坐上輪椅,健康就走下坡了。至於照鏡子看到自己變老,要記得馬克吐溫說的:「皺紋只是告訴你,這裡曾經有過笑容。」心態一轉變,人生就轉變了。

 

吃飯本來就是吃八分飽,另外二分不如留下來吃甜點,一點甜的滋味讓自己心情好,心情好最重要,粗茶淡飯吃起來也似山珍海味!

 

三行詩很有趣,哈哈一笑,青春不老。只要盡力幫助別人,讓別人懷念你,你的人生就值得了。

 

(本文摘自《什麼才是人生最值得的事》,天下文化出版,洪蘭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一個人很好,一群人更棒!老後的最佳支援,就是身邊有人幫助你,彼此關心、互相照顧

撰文 :山崎亮 日期:2020年03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希望每一位居民都能夠好好想想,自己年紀大了之後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怎麼度過臨終時刻。而我們想做的,就是在地區中為大家提供各種選擇。

山崎:原本一個地區裡住著各種人是很正常的。福祉三法和福祉六法通過之後,才有了資金,蓋了福利機構讓有需要的人住進去,是這樣的歷史背景。

 

所以「因為家人沒辦法照顧才送到療養院」這件事,某種程度上是時代的必然發展,現在要再把老年人送回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所以與其說「送回家」,不如說是「送回社區」。如此一來,就會需要像支援中心這樣的角色。我覺得這樣的演變是很好的。

 

一個地區原本就會有年輕人、老人、健康的人和身心障礙的人。您是怎麼看待這種多樣化的意義?

 

吉井:我覺得很平常,是人活著時再尋常不過的風景。

 

山崎:具體來說,大型特養之家的模式是如何不尋常?因為自己沒有經歷過,只能靠想像來推測特養之家的四人房有哪裡不對勁。

 

吉井:應該是生活感的部分。大型特養之家的住戶回到地方後,都會感嘆終於回到熟悉的日常風景。因為有一些因素導致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回到自己家裡,但至少可以回到習慣的地區,離家人近一點,距離上和物理上都能獲得安全感,進而影響到當事人的生存意願。

 

高田:不過,我之前聽過一個反面例子。聽說有位住在支援中心的人,因為離家很近所以常常回家。聽起來滿好的,不過後來家屬因此沒辦法工作,結果反而把長輩送到更遠的機構。雖然這是體諒家屬的做法,但長輩也是因為離家很近才會那麼開心的啊……

 

吉井:介護保險制度已經從原本的「安置」改為「契約」的形式。本來的用意就是不要讓家屬獨自負擔照顧的責任,而是讓整個社會一起承擔,也就是「照護的社會化」(介護の社会化),因為是整個社會分擔才變成保險的形式。但是聽了高田先生剛才提到的例子,我覺得這個制度目前仍然處在為家屬服務的階段,被照顧的人還是無法表達自己的意見。

 

山崎:剛才的例子的確反映了這個事實。

 

吉井:我認為支援中心的構想或是特養之家的分散化,都是小山先生為了實踐介護保險的宗旨。

 

高田:小山先生說過:「這世界上是沒有待機老人的(譯註:希望能住進特養之家,卻因無空位無法入住的老年人)。」通常在等待(床位)的都是家屬,而不是當事人。

 

所以介護保險原本的設計應該是要由當事人自行申請,然而本人申請的人數卻是零。

 

吉井:也就是說並不是當事人自己的意願。

 

高田:我聽到他這麼一說才恍然大悟。

 

吉井:這件事不能輕易歸納出「特養之家不好」或是「以後不需要特養之家」的結論。

 

即便是特養之家也要自行負擔住房費用,所以應該要選擇住宿環境佳、離家近的地方。選項變多對使用者來說是一件好事,不是說家裡沒辦法照顧,就立刻送到遙遠、集中管理型的大型特養之家,現在已經不是那樣的時代了。

 

小山先生常說:「特養之家也好,福利機構也罷,只要能多一點選擇,讓人可以找到符合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就好。」

 

高田:沒錯,不需要分得那麼清楚。我們需要保留一些灰色地帶,不需要用黑白分明的界線來區分。人的內心其實有很多東西是沒有辦法分得那麼開的。

 

吉井:希望每一位居民都能夠好好想想,自己年紀大了之後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怎麼度過臨終時刻。而我們想做的,就是在地區中為大家提供各種選擇。

 

山崎:超長壽時代的社區營造,看來是由很多種不同要素所組成的呢。

 

老年人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方式,家人想要如何跟老人家一起生活,社區居民的想法又是如何。

 

有了初步的想法後,再接著思考當地需要哪些社會福利。

 

因為「有一天我也會老」,所以最重要的是,「到時候自己想要住在什麼樣的地方」的想像力。今天非常謝謝兩位。

 

(本文摘自《打造所有人的理想歸宿:在地整體照顧的社區設計》,行人出版,山崎亮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