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後的時光如何過?學習正向的付出吧!

撰文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期:2018年11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尤其是我們曾經經歷二戰後糧食缺乏的這一輩,特別會認為現在雖然辛苦,可是以後就輕鬆了。我們抱持著這樣的觀念努力工作。為了自己所屬的組織,我們一再努力,鞠躬盡瘁,相信自己所付出的將能使國家一步步走向復興。

文/山﨑武也

 

那是一個食、衣、住都匱乏的年代,說起來所有人都身處最「貧困」的時刻。因此,如果生活多少向上提升了一些,大家便有了一起成為「中產階級」的共同情感。

 

那個年代在經濟上沒有太大的貧富差距,在某種程度上國民團結合作,以整體提升為目標。大家心裡都希望,之後當國家昌盛之時,自己在退休之後便能過著悠閒自得的生活。關於這一點,雖然國家並沒有許下承諾,然而在國民之間卻有著共同的默契。

 

然而現在,這樣的夢想雖然沒有嚴重破滅到悽慘的程度,在相當程度上也是愈來愈難以實現。

 

 

好不容易才領到的年金,在實質上出現了減少的趨向,過去「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地工作,卻得不到公平的回報。

 

簡樸度日所存下來的存款,不但沒有得到預期的利息,未來甚至還可能被課徵利率,變成負成長。

 

而在政治和經濟的動向上,身處其中的有力人士或是有力組織優先取得自身利益的歪風已成奔流之勢,全然沒有道理及正義的可言。

 

然而日暮西山的老人已經沒有停止或是改變這股歪風的力道了。

 

一旦不可能改變現狀成了明確的事實,抱怨也沒有意義了。除了透過「改變自己的想法」來突破現狀之外,別無他途。

 

如果改變思維,正因為缺乏物資所以我們不致被物質所左右或誘惑,這也可以說我們以精神面的充實為目標做出了努力。另外,小小的增加就能讓我們大大歡喜,一點點的幸福瞬間也能讓我們陶醉於歡欣雀躍的幸福感裡。

 

這樣想起來,過去正因為食、衣、住以及其他方面有許多匱乏,所以大家才能夠目標「向上提升」,友好相待,一直保持著進步的熱情。正因為是一個物質匱乏的年代,所以大家才得以以「精神充實」為目標來努力。

 

因此,我們曾經生活在一個比現在更加「心靈豐富」的時代,我們的觀念會認為沒有抱怨的道理。

 

如果你認識到自己的年代是一個「曾經美好的時代」,或許在某個機會下你就會產生讓位給年輕人的心情。

 

你會以「我們已經充分享受過了,接下來換你們了」的心態來面對他們。這樣的有容乃大和氣度,將能夠讓年輕一輩對你敞開心胸。

 

 

只是,做事的時候,絕對不能表現出「施恩於人」的言行舉止。如果說出「我為你付出這麼多」或是「我都已經好好教過你了」,即使是在事情過了之後,都會讓你難得的好意變成強迫他人接受的心意,只會帶來反效果而已。你的好意,應該在每一次的機會裡分送給許多人。一旦你在心裡期望對等的報酬,你的付出只會變成多管閒事。

 

為人奉獻的時候,應該要依從自己「利己的」心願,也就是認為這樣會讓對方開心,所以我甘願這麼做。

 

如此一來,自己單向流通的情感只要傳達給對方就已經夠了。即使對方沒有感受到,我們自己也已經心滿意足,應該也就沒有遺憾了。

 

不過,此時如果有一點點的正向回饋,我們就會感覺到心花怒放,這是一定的。

 

老後的時光會有多長,雖然依照各人老化的程度而異,然而一定是比過去要短的。為了保全我們的晚節,讓它更加美好,我們應該從我們身邊的人開始,為所有的人付出。

 

如此一來,我們在眾人之前就能抬頭挺胸,也就沒有時間抱怨或是發牢騷了。我們將因此能夠過著恬靜的每一天。

 

 

(本文節錄自《一流老人》,天下雜誌出版,山﨑武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奔波一輩子,上了年紀不想動?一流老人都這樣保持好體力

撰文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期:2018年1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年輕的時候你會從事各種喜歡的運動,在職場和私生活的場域中來去自如。然而在上了年紀之後,一方面也是因為活動範圍變得狹隘,活動筋骨的機會就愈來愈少。

文/山﨑武也

 

將「麻煩」轉換為「運動」

 

因此就產生了運動不足的問題。這是維持健康的必要課題,所有人都得認同運動的必要。

 

散步有益身體健康,這道理不辯自明,有些人每天一定要走上多少步、或是多少時間。慶幸的是,老了之後時間充裕,只要意志堅強就可能實踐。有些人雖然認同,但是因為實在無趣,不由得就覺得麻煩,提不起勁來而無法持久。因此,有些人會加入運動俱樂部,游泳或是運用各種健身器材來鍛鍊。可是到最後不少人也覺得膩了而不再繼續。

 

不管是什麼樣的運動,因為沒有感覺到無論如何非做不可的必要,沒有義務,所以無法持續。此時你會察覺,找一件自己非做不可的事情來和「運動」連結,或許是個比較好的辦法。

 

我依照這樣的想法實際做過幾項運動。我從以前就沒有買車,出門的時候,常常我會利用地鐵或是電車等公共交通工具。這麼做的好處是我必須要步行相當長的距離,從家裡走到車站,再從車站走到目的地。

 

另外,在車站裡我也盡量不搭乘電梯或是手扶梯。即使在車廂中,我也盡量站著。車輛行駛的時候,我努力保持身體的平衡以抵擋車廂的搖晃。

 

只是在過了八十歲之後,因為下樓梯的風險極高,可能會跌倒重傷,因此我開始搭乘手扶梯。可是很多車站有上行的電扶梯卻沒有下行的,這個時候沒有辦法,為了安全,只能抓著扶手一步一步慢慢踏穩了往下走。

 

因為需要非常小心翼翼地注意周圍環境,因此對於維持身體機能也有相當多的助益。

 

另外,在家裡,雖然說是一些極小的動作,我也積極力行使它能夠成為運動。

 

首先是洗碗等家事。我家大廚從挑菜、設計菜單到下鍋都非常努力執行,為了微薄地報答這樣的努力,洗碗等善後工作就是我的任務了。

 

另外,也是一件小事,每天晾衣服也是我的工作。我把放在下方的衣物一件一件拿起來曬,襪子也是一隻一隻拿起來夾著,這是為了增加身體的伸展運動量。當然,倒垃圾時我也不假他人之手。

 

另外,當妻子購物時我也盡可能「隨侍在側」,這樣可以一窺食材和服飾市場的現況,是極為有益的「社會參觀」活動,而對於增進夫妻之間的溝通,也是極為有效的方法。

 

此外,我不會在工作室的桌上放茶,每次渴了,我就走到廚房去喝,這樣也不需要擔心如果杯子在書桌上翻倒了,文件會被液體浸濕而引起一陣騷動。

 

還在職場上的時候,因為信奉效率優先主義,我會整合作業,把相關聯的一切擺在一起處理。然而在老年時期,每一天都以私人生活為中心,此時應該轉換想法,自然而然地將事情一件一件單獨處理。這和投身作業過程,並且享受這件事情本身的態度是一樣的道理。

 

每一件工作的運動量雖然極小,但是「積沙成塔」。如果你覺得小事情要一件一件做非常麻煩,就會喪失難得的運動「契機」。把「麻煩」轉換成「運動」是老人該有的智慧。

 

 

(本文節錄自《一流老人》,天下雜誌出版,山﨑武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專題/80歲還能打棒球?不老棒球隊打造爺奶專屬「甲子」園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9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邱璟綾攝影、貝殼放大提供
  • A
  • A
  • A

想像有一天,當你我都變老的時候,最常去的地方是哪裡?除了拄著拐杖散步,人生還有沒有其他可能?一群年紀加起來兩萬歲的阿公阿嬤,退休後決定走入球場,他們寧願在草皮與壘包上跌倒再爬起,也不願躺在病床看窗外太陽西下。

「我想打棒球……」81歲的羅斌珪,8年前在志工陪伴下緩緩說出自己的夢想,就算忘了如何生活、不知道自己是誰,但心底深處依然沒忘記自年輕時就編織的棒球夢。

 

為了幫年邁的羅爺爺圓夢,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工作人員與志工便開始籌辦一場迷你棒球賽,那天微風徐徐,羅爺爺在暖陽下笑燦了臉,他抬起手臂用盡全力丟出一球,讓不老棒球計畫在台灣各個角落開花。

 

▲不老棒球計畫起緣於失智阿公的夢想,現在變成近300位爺奶的希望。(攝影/邱璟綾)

 

以前看別人打球

現在自己就是安打女王

 

對年齡65歲以上的長者來說,50年前台中金龍棒球隊在威廉波特少棒賽的絕佳表現,讓他們至今回想起依然為台灣的棒球深感驕傲,但除了少數人年輕時接觸過棒球,更多的是熱愛棒球,卻沒有機會接觸的長輩,藍興虎創始幹部67歲的張慶雲就說,「年輕時都是從電視看人家打棒球,沒想到有一天可以輪到自己揮棒」,因為每次出場必得安打,也讓張慶雲被隊友封為「安打女王」!

 

▲67歲的張慶雲(右)個子雖然嬌小,但每次出場必得安打,讓她被隊友封為「安打女王」。(攝影/邱璟綾)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資深社工謝唐麗表示,從事老人照顧多年,發現許多社區活動都能看見女性的身影,卻鮮少看見男性參加,直到各縣市陸續有了不老棒球隊後,退休後的男性也開始走出家門、拓展社交圈。

 

▲不老棒球隊成功讓退休男性也願意走出家門、參與社區活動,圖為宜蘭羅東老懂隊。(圖/貝殼放大提供)

 

不夠老不能打!

專屬規則阿嬤也可以參加

 

要打造爺奶專屬的甲子園,不夠老可不能參加!謝唐麗笑說,男性必須年滿65歲、女性年滿50歲,特別的是不老棒球還有女性條款,每一隊至少要有2名女性出賽,讓同樣是棒球迷的阿嬤也有機會站上球場。

 

▲不只男性可以打球,女性也可以參加,不老棒球的女性限定名額讓阿嬤也有機會感受揮棒的熱血。(攝影/邱璟綾)

 

為了讓長者在安全無虞的環境下打球,弘道也邀請專家特別針對爺奶設計賽程規則,例如為了不讓爺奶遭觸身球砸傷,不老棒球使用的是特製軟式安全球,壘包的距離則由30公尺縮小到18公尺,投手的個人連續投球數則以30球為上限,透過更彈性的規則,幫助長者安心且健康的運動。

 

此外,各隊的隊名也很有特色,謝唐麗說,過去都讓各隊選擇喜愛的動物命名,因此初期都是「藍興虎」、「四民牛」、「冬山鳳」等中規中矩的隊名,但是到了後期爺奶們開始發揮創意。

 

▲弘道基金會資深社工謝唐麗輔導多個社區成立不老棒球隊,提起每個隊伍都如數家珍。(攝影/邱璟綾)

 

例如宜蘭縣壯圍鄉的後埤社區因為盛產土豆,當地阿公阿嬤決定捨棄龍、鳳等動物名稱,組成「後埤土豆」隊;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部落組成「大社穿山甲」,而屏東縣林邊鄉因為四季如夏,他們乾脆取名「林邊陽光」,光是從不老棒球聯盟的隊名就充滿在地特色。

 

全台15隊、兩萬歲的夢想

你也可以參一咖

 

不老棒球計畫發展6年,目前全台已經有超過15隊、287位棒球員,大家的平均年齡68歲,最年長的選手更是88歲!其中雖然不乏年輕時在球場上叱吒風雲的選手,但更多的是默默喜歡棒球、熬夜看轉播,卻未曾想過有機會接觸棒球的素人長輩。

 

▲不老棒球聯盟主審許書木(中)是不老棒球隊的靈魂人物,也負責主持賽事。(攝影/邱璟綾)

 

謝唐麗感嘆的說,我們會去支持少棒、青棒,卻很少有人關注這些寧願在球場上跌倒,也要一圓棒球夢的老人家。她深入社區服務多年,觀察到愈來愈多長輩面臨老後憂鬱的問題,不是因為沒錢,而是對生活失去希望。

 

弘道相信,擁抱夢想能使長輩的生活帶來正向改變,近幾年他們將重心轉往不老棒球聯盟,期待透過球賽鼓勵長輩走出家門,甚至培養運動習慣,讓更多老人家可以在健康與笑聲中安心養老。

 

▲不只球員可以透過練球找到朋友,家人也可以觀賽給予支持。(攝影/邱璟綾)

 

但不老棒球聯盟的建立,遠比一般人想像更加困難,因為場地租借費用昂貴,有隊伍甚至集眾人之力,蒐集樹葉做壘包、廢棄漁網圍球場,從拔草開始搭建自己的場地。

 

爺奶們努力練習,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上場打擊,但運作經費有限,不少人為了練球必須橫跨三個縣市,而經費不足,讓每個隊伍一年僅有兩場聯盟比賽可以參與。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希望透過募資,爭取更多賽事經費,讓長輩有更多出賽揮棒的機會。(攝影/邱璟綾)

 

面對高達兩萬歲的夢想,其實你我都能參一咖,弘道發起《不老棒球|老人球隊應援計畫》,希望透過群眾募資的力量,認購等同門票的球員卡,以實際行動走入球場,為努力揮棒跑壘的他們加油打氣,也一起支持阿公阿嬤擁抱夢想。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夏韻芬教你安穩退休3階段 避免成為下流老人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8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低薪時代難以靠薪水致富,且養兒不見得可以防老,存下千萬退休金成為許多人遙不可及的夢想,知名廣播節目主持人夏韻芬日前受邀主講「樂齡新富學投資理財講座」,分享人生三階段的理財之道,透過正確投資觀念,老後不必為錢擔憂。

 

三階段投資理財

提早存下退休金

 

正當退休議題因為年金改革造成社會衝擊之際,知名廣播節目主持人夏韻芬日前受邀主講「樂齡新富學投資理財講座」,分享人生三階段的理財之道,透過正確投資觀念,老後不必為錢擔憂。

 

夏韻芬認為,年輕人必須積極迎戰,才能夠解決退休問題,每個月定期定額投資,也能預約美好退休生活。夏韻芬舉例,每個月固定投資5000元,放在投資報酬率6%的工具,30年過去也能滾出500萬元獲利,因此正確的退休理財觀念,應該是從現在就開始!

 

根據人生各階段,必須有不同的理財目標,夏韻芬認為,愈年輕就應該有冒險與犯錯的勇氣,20-30歲的青年期,具有高度風險承受能力,且積極期望本金增值,因此投資方向可以鎖定高報酬的工具;步入30-45歲的壯年期時,必須兼顧收益與成長的平衡,此時投資應以獲利為主。

 

到了45-55歲的中年期,風險承受度下降至中低,以追求增值、收益穩定性為目標;到了55歲以上就不該犯錯,因為畢生心血都在裡面,建議以安全保本為考量,所有的理財目標鎖定保值,才能安穩度過餘生。

 

 

精準投資40歲領雙薪

夏韻芬四口訣:賺、存、省、滾

 

學習投資理財是為了增加薪水以外的收入,夏韻芬也具體提出四大心法「賺、存、省、滾」,幫助理財新鮮人找到累積財富的方向。

 

「賺」就是專注於本業拚加薪,透過記帳盡早累積第一桶金;「存」就是改變存錢的習慣,每月薪水扣掉儲蓄與投資,剩下的錢才是可動用的支出。

 

「省」是永遠過著比現況低一階的生活,習慣讓每個月存錢比率達到三成,就能在日常生活默默存下不少錢;「滾」則是定期定額投資,讓複利效果發威。

 

「本小利小,利不大。本大利小,利不小」,夏韻芬解釋,在這個看似繞口令的口訣,其實是要提醒理財新鮮人「不要只追求利潤最大化,而是不斷累積、擴大自己的本金」,當本金夠多,即使投報率不高,也能有不少獲利。

 

▲夏韻芬整理常見的投資工具,供退休族群參考。(資料提供/夏韻芬 製表/邱璟綾)

 

退休理財很重要

五招顧好退休金

 

「有錢才會有退休品質,才能圓夢、才可以解放自己!」許多人都想著錢要留給子女,但夏韻芬呼籲,長命百歲未來只會是常態,「錢留給自己,這才是關鍵」甚至最好可以「破產上天堂」!

 

退休金該存多少才夠?這個數字恐依照每人所想的生活品質而有不同,夏韻芬建議,退休後的四大支出分別是醫療、生活費、休閒旅遊、照護安養等,準退休族可以先想像自己理想的退休生活,例如生活型態、家庭組成、居住處所與生活狀況,再來換算成退休金的需要數字。

 

退休後的理財反而要盡量把固定資產變成流動現金,許多銀行推出以房養老,市值千萬元的房產可以向銀行貸款七成,以使用30年計算,每個月可以拿回2萬元現金,身後房子歸銀行所有,也可以考慮把非投資型的終身壽險轉為年金險或長照險。

 

此外,面臨退休也要盤點自己的「已備」與「應備」,所謂已備就是投資、儲蓄或保險等財產,應備就是指退休後可能的開支,已備太多就是對子女太好,應備太多又容易讓退休充滿不安,兩者保持平衡是舒適退休的關鍵。

 

建議退休族投資應以保值為主,不急著投資不適合或不了解的商品,也要認清沒有每年獲利18%的商品,透過穩健的投資,幫自己帶來多層次的退休金來源,並盤點已備與應備、降低欲望,才是安穩退休的基本原則。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李偉文/財產不該只給家人!如何善加利用幫自己圓夢,才是完成生命的意義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要以為要留下多少遺產給孩子是有錢人的事,戰後嬰兒潮世代的退休人口,只要年輕時不吃喝嫖賭,努力工作,多多少少都會存下一些資產,若不先想好該如何分配給家人,孩子們為了遺產反目成仇者屢見不鮮,尤其是生前未變現或分割的不動產,最容易發生爭端。

我自己的做法是,向孩子清楚表明,他們讀大學和研究所兩年所需的學費與生活費都由我們全額供應,他們只要好好讀書、充實各種技能,不必去打工,但之後就得自立更生。

 

當然,家裡的房子若想住,結婚前都可以繼續住,結婚後就必須搬出去。未來房子變成遺產後,也會公平地分配給他們,並預留現金讓他們不需要急著賣屋變現以支付遺產稅。

 

不過,如何善加利用財產幫自己圓夢,也是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

 

有研究發現,一個人會覺得自己這一生過得很有意義、很值得,通常來自於他能夠把大部分時間花在看重的事情上

 

人有百百種,每個人看重的事情都不一樣,有人在乎朋友,有人重視家庭,有人喜歡大自然,有人醉心於文化藝術,有人追求性靈與宗教上的修煉。不管是什麼,只要你能把大部分的資產,也就是時間與金錢,花在這些你在乎的事情上,比較容易覺得自己這一生是完滿而值得的。

 

 

比如說,朋友的父親年近八十,身體仍然很硬朗,平常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或嗜好,就是盼望常常和兒孫們聚聚聊聊。其實他很幸運,外孫、內孫成群,統統住在大臺北盆地裡,坐捷運都到得了,可是因為大家都很忙,還是只有逢年過節才碰得到面。

 

當我知道他的苦悶後,向他建議,為何不通告所有孫子們,只要來陪爺爺或外公上餐廳打牙祭,每個人就發一千元獎學金。

 

我相信有這個獎勵,那些正在讀中學或大學的孫子們一定會爭先恐後回老家,老人家也可以藉此傳遞自己的人生經驗,或幫他們解決生活與學業上的問題,幫助他們實現夢想。

 

我同時輕描淡寫地提醒,反正這些錢最後也是會被孩子們分掉,為什麼不現在親手交給孫子輩的家人,還能在鼓勵他們的同時順便督促這些孩子,因為他們的父母親現在恐怕正忙於為事業奮鬥,沒太多時間管教孩子,老人家有的就是時間與經驗,幫忙照顧孫子輩也順理成章。

 

他聽了我的建議,眼睛亮了起來,不過很快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他們來找我,卻都只看著自己的手機,沒空和我聊天怎麼辦?」

 

我聽了哈哈大笑,說:「這簡單,你只要宣布陪爺爺或外公吃飯時,不帶手機的給兩千元,途中有接聽電話的只給五百元,我相信他們就會專心和您聊天了!」

 

如何把擁有的資產放在自己最在乎的地方,只要我們看得開、願意思考,應該人人都做得到。

 

比如說,我很鼓勵那些兒女都在外國成家立業,而自己不願意去國外養老的長輩,賣掉一間房子,拿現金成立一個基金會,聘請幾位年輕人來幫自己實現夢想,若是關心教育,就成立教育相關基金會;關心環保,就成立環保相關基金會。

 

我相信將畢生賺來的錢這樣子投入自己在乎的領域,會讓自己的人生更有意義,活得更精彩豐富。

 

其實,遺產不只給家人,也該回饋給社會。

 

我很喜歡的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曾描述:「死亡就是我加上這個世界再減去我!」

 

如此奇怪的算式大概是想提醒我們,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無法帶走任何東西,那麼重要的就是,我們到底留下了什麼?是留下垃圾汙染還是光明與溫暖?世界有沒有因為我們曾經來過而變得更美好?我們可曾為了下一代留下足以安居樂業的生活環境?

 

 

當然,我們留下來的遺產不見得非得那麼崇高偉大。把我們大半輩子收集並珍藏的物品留給喜歡它們的親朋好友,也是一件很棒的事。可以趁著還有體力整理自己的物品時,依「斷捨離」的原則整理一番,及時送給別人。生前送出的東西是禮物,死後拿到的叫遺物,我相信除了家人,每個人都比較喜歡朋友送的禮物,而不是遺物。

 

遺產除了有形的資產和物品,無形的身教或典範其實是我覺得最棒的,就像我雖然沒有從父母那裡得到任何有形的資產,但是他們的淡泊名利,對於知識的熱情與永不止息的善意和信心,都是我們最珍貴的遺產。父母的行止更是子女一輩子追隨的典範。

 

無形的遺產還包括了和家人相處的美好回憶,因此即便退休金拮据,還是應該想辦法挪出和家人一起旅行的費用。

 

當然,我覺得留給孩子最好的遺產就是把他們教養好,成為一個肯吃苦耐勞、認真負責的好人,不然就像常聽將屆退休的朋友說:「老了要自己好好過日子,不依靠兒女!」時,我都想吐槽:「你不想依靠兒女,但是他們萬一被你養成媽寶,長大後繼續啃老,你該怎麼辦?」光嘴巴說不靠兒女是不夠的,也要讓他們爭氣。

 

其實在這個高度競爭且經濟成長放緩甚至停滯的壞時代裡,我們可能真的沒辦法留下什麼錢,臺灣俗語有道是:「生吃都不夠了,哪能晒乾當存糧。」

 

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必灰心,物質匱乏並不等於我們對家人、對社會的愛也匱乏;相反的,即便我們運氣好,賺了許多錢,也不代表我們的愛是富足的。是的,只要我們願意,人人都可以留下最珍貴的遺產。

 

 

(本文節錄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李偉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活到老學到老,其實還不夠─我的電影圓夢計畫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4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活到老,學到老」,但我認為只是「學習」還不夠,一定要督促自己能有一個「成果」。不加上成果的驗收,你一定不容易有持續的熱情,甚至還會找很多藉口半途而廢。

就像我上一篇所提的建議,第三人生必須有一個「能進步」的興趣,除此之外,還應該有一個「能有成果」的學習。有些人的興趣已經持續幾十年了,到了第三人生有更多時間,當然就要更加精益求精。有些人的興趣是在第三人生才開始學習的,那就要把學習的成績交出來。

 

從小熱愛電影成癡

長期寫影評做筆記

 

我從小非常喜歡看電影,這個興趣持續到現在,迄今狂熱依舊。到今年3月底為止,已經看了超過4800部電影。我自稱「影癡」,而不只是「影迷」,我認為前者是沒時間也要想辦法看電影,後者則是有時間就會看電影。看電影是一個「很難進步」的興趣,除非你最後去拍電影,否則只能說你的鑑賞力或許會提高,但很難把這個進步的程度具體化。

 

當年考大學聯考時,有想過要念電影系,但父母強烈反對,只得作罷。進入大學之後,仍未忘情電影夢,所以在大一暑假期間拍了一部長約10分鐘的8釐米實驗電影《門神》,但完成後自覺手法粗糙拙劣,毫無天分,從此徹底放棄電影「創作」的夢想,只單純做個電影「欣賞」的愛好者。該片因可看到40年前的台北地景,所以有幸成為國家電影中心的館藏,目前可在Youtube上看到。

 

大學時代,受邀在《世界電影》雜誌寫專欄,開啟了寫影評的人生,文章散見當時的各大平面媒體,有時用本名施昇輝,有時用筆名方日光發表,至1988年工作忙碌之後才完全中斷。

 

在公開發表影評之前,我從1976年國三下學期起,就開始在筆記本上寫下對每一部電影的觀後感,並給予評分,至今42年從未間斷,所以才能精確算出目前觀影的數量,這也成為我人生最重要的紀錄。

 

2014年,我將一生看電影時發生的相關故事,寫成一本給電影的情書《一張全票,靠走道》,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我的回憶錄。

 

第三人生不忘電影夢

考在職碩士專班圓夢

 

今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大家說我這麼愛看電影,以前想念電影系又未能如願,何不在進入第三人生之際,去考電影系,圓一個年輕時的未竟之夢?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深受鼓舞,決定要把這件事付諸實施。

 

本來想說電影系的學科成績應該要求不高,豈料目前最夯的台藝大電影系,居然大學指考成績要500分左右才能考上,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此外,有些朋友得知我有這個雄心壯志,雖然都非常支持我,但卻說我不該去考大學部,萬一我真的考上了,可能會讓一個有天份的年輕人落榜,甚至連研究所都不該佔人名額,因為我看來不會真的想拍電影。

 

最後,我接受大家的建議,決定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而且入學考試相對容易,只要備妥書面送審資料以及面試即可。

 

下一個問題是,如果我只是想拿一張電影系的碩士文憑,其實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念電影系究竟能產生什麼價值?雖然第三人生的學習,對自己有意義、有價值就夠了,但我去念書,一定會動用到國家和社會的資源,因此我必須能有貢獻,才對得起我用到的這些資源。

 

畢業之後,我自認絕不可能去拍電影,一來我承認自己沒有天分,二來要投入很多資金,一定會成為沉重的經濟壓力。最後,我決定從我以往從事金融業的背景及經驗切入,並透過我未來對電影實務的學習,希望對現有籌措電影創作資金所面臨的問題提出探討,再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

 

在準備送審資料時,我參考了一些相關的論文,但多半都是企管商學研究所的學生所寫,立場偏向財務面,也就是都是從「資金方」的投資效益去考量,而很少從「創作方」的立場來思考。念電影系,可以讓我多了解創作者的需求,然後為有創作天分但苦缺資金的年輕人,以及有資金但對拍片陌生的投資機構,提供整合雙方的機會,進而對台灣電影界貢獻棉薄之力。

 

活到老學到老還不夠

學到精才能交出成果

 

各位讀者,你當年念書真的就是你最感興趣的科系嗎?如果不是的話,何不像我一樣重回校園,完成自己的興趣呢?如果是的話,那又何妨多念另一個科系呢?畢業取得文憑,就是最具體的「成果」,不是嗎?

 

如果你的學習並不是在學校,所以沒有畢業證書,但或許有結業證明,也一定要努力取得,成為對自己的一種肯定。如果沒有結業證明,就一定要有成果的展示。

 

不要以為「活到老,學到老」就夠了,還要「學到精」。

 

(本文寫於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面試之前)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