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腹瀉 沒想到晚期卵巢腫瘤纏身

撰文 :健康傳媒 - e 起 i 健康 日期:2018年09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63歲盧媽媽回想起17年前罹癌時的身體不適,當時腹脹、腹瀉以為只是腸胃不適,或是更年期症狀,但後來一次嚴重腹瀉,就醫接受進一步檢查,沒想到卻發現了2顆如葡萄柚般大小的晚期卵巢腫瘤。

文/陳盈臻

 

國泰綜合醫院婦癌中心主任何志明說,正常卵巢大小與葡萄差不多,如果罹癌且延誤治療,腫瘤就會越來越大,直徑可能超過卵巢體積的3至4倍,從葡萄變得像葡萄柚一樣大。

 

對於晚期卵巢癌患者來說,化療、電療像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惡夢,因為腫瘤都已擴散至整個腹腔,很難透過外科手術徹底清除腫瘤,以致於復發率極高。

 

何志明指出,研究顯示晚期卵巢癌患者在手術及化療後,超過7成癌友一定復發轉移,只是時間長短。一旦復發後,即使接受化療,也容易產生抗藥性,復發間隔時間就會越來越短,癌友陷入高頻率、反覆化療的抗癌夢魘。

 

以盧媽媽為例,在切除腫瘤後,也定期回診,以為可以相安無事,沒想到10年後因偏頭痛到院檢查,抽血檢驗發現指數異常,確診卵巢癌復發,開始一連串化療、放療過程。

 

化療除了副作用嚴重,腹瀉不止,還必須一整天穿上紙尿褲,毫無生活品質可言,原以為化療後可以恢復正常生活,但近7年來復發4次,光是化療次數就多達45次,幾度有放棄治療的念頭。

 

過去10年來,晚期卵巢癌治療會陷入瓶頸,癌友反覆復發,以致5年存活率不過半數。所幸今年一項卵巢癌專題報導證實,透過可以抑制DNA修復的口服標靶藥物,能讓癌細胞死亡。

 

收治盧媽媽的台灣婦癌權威、林口長庚副院長賴瓊慧說,「不怕遇到難纏的卵巢癌腫瘤,只怕遇到想放棄治療的病友」,如今抗癌方法越來越多,病友千萬不可輕言放棄。

 

罹癌17年,在持續治療之下,現在盧媽媽定期回診,外表健康,兒子稱她是「鋼鐵媽媽」,她也鼓勵其他病友,一定要積極治療,不放棄希望。

 

賴瓊慧建議晚期卵巢癌病人,即使術後復發也不要憂心,應該在醫師評估下接受化療,如果效果顯著,就應把握治療時機,後續透過維持療法,藉此降低復發風險,提高生活品質。

 

(本文獲「健康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專訪/為癌友、孤老、腦麻兒深情獻唱!王瑞瑜:唱歌讓我知道怎麼幫助別人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9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
  • A
  • A
  • A

「明知道往日不再,又何必重提往事?只有裝做不懂愛情,不懂你的心…」今年剛滿60歲的「情歌王子」王瑞瑜是四、五年級生的共同記憶,當年他唱紅了《重提往事》、《春風》、《我依然戀你如昔》等歌曲,完美詮釋純樸年代的青澀愛戀。

帥氣挺拔的外表,開口卻是溫暖渾厚的嗓音,獨特魅力讓王瑞瑜在七零、八零年代的民歌風潮中占有一席之地,以一首又一首膾炙人口的情歌,替無數男女唱出內心深處對愛情的盼望、眷戀與悵然。

 

走過風華年代,如今王瑞瑜已有41年的演唱資歷,時間不僅將他的歌聲醞釀出成熟韻味,更難得的是,深情中還承載了對弱勢族群的關懷。

 

▲「情歌王子」王瑞瑜近年投身公益,以歌聲為社會帶來溫暖。(攝影/劉咸昌)

 

王瑞瑜近年投身公益演唱,聽眾從癌末病人、孤獨長者、視障人士到燒燙傷患者都有,更擔任腦麻代言公益大使,透過慈善音樂會,甚至自費發行專輯為腦性麻痺的孩子募款。

 

「我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很願意去幫助台灣的弱勢團體,不管是老人也好、小孩也好。」王瑞瑜回憶,某次在安寧病房演唱,目睹一位瘦弱的癌末女孩,生命已經倒數三天,聽到音樂仍手舞足蹈,「看到她很開心,我反而很難過。」

 

▲王瑞瑜發揮自己的專長,常用美妙歌聲關懷癌末病友、孤獨長輩、腦麻兒童等弱勢族群。(攝影/劉咸昌)

 

「碰到老人,我感觸也很深。」王瑞瑜在養老院演唱時發現,「好多小孩把房子賣掉、錢帶到國外,就把爸媽放在老人院,再也不回來了!」

 

看著眼前遭孩子拋棄的爺爺、奶奶,想到他們天天與寂寞相伴的愁滋味,總是讓王瑞瑜心疼不已。膝下無子的他曾經感到遺憾,現在反而相當慶幸,「這樣我就有時間去陪伴老人。」

 

▲王瑞瑜背著吉他四處表演,如今已走過41年演唱生涯。(攝影/劉咸昌)

 

王瑞瑜年紀輕輕就考上歌星證,背著吉他四處演唱,無論是民歌還是流行歌曲都難不倒他。一路走來,唱歌不僅僅是興趣和職業,王瑞瑜更肯定地說「唱歌讓我沒有變壞,唱歌讓我知道怎麼用歌聲去幫助別人。」

 

這幾年,王瑞瑜經常投身腦性麻痺者的公益活動,讓他從完全不了解腦麻病友,到現在和腦麻小朋友打成一片,以美妙歌聲拉近彼此的距離。

 

剛開始接觸腦麻兒時,王瑞瑜發現每個孩子坐的輪椅都不一樣,才知道為了因應每個人的身體狀況,輪椅必須量身訂做。一台訂製的電動輪椅動輒八萬甚至十六萬都有,對經濟弱勢的家庭是一大負擔。

 

「有些輪椅我看輪胎都磨平了,也沒有換,我就感觸很深,想幫助他們。」

 

▲王瑞瑜教導腦麻兒唱歌,與孩子們相處融洽,小朋友還在他生日時送上禮物表達心意。(攝影/劉咸昌)

 

王瑞瑜不單為腦麻兒募款,更發揮所長,每個星期撥出三小時免費教他們唱歌,從《秋蟬》、《偶然》、《甜蜜蜜》到《感恩的心》,小朋友都琅琅上口,王瑞瑜再帶著他們去養老院表演,甚至讓孩子擔任演唱會的特別嘉賓,與歌手一起登台獻唱。

 

唱歌帶來的不僅是歡樂,「他們爸媽說小孩講話進步了,我聽了滿開心的!」王瑞瑜分享,「做公益久了,你會有個心得,就是發現越來越值得,因為你看到這些小朋友變得越來越陽光、願意走出去,我覺得很棒!」

 

為公益活動奔走之外,現在的王瑞瑜擁有自己的音樂教室,一週有六天都在教唱歌,與最愛的音樂相伴,生活充實而圓滿。

 

▲王瑞瑜認為,生活中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與家人相伴。(攝影/劉咸昌)

 

不過,人生來到熟齡階段,難免有一些離別的惆悵。「我唯一的遺憾就是,我爸從來沒有看過我在外面表演。他說『等到我認為可以的時候我才會去聽』,就再也沒聽過了。」

 

父親離世之後,再沒有人替王瑞瑜收集新聞剪報,但也因此讓他更珍惜與90歲母親的相處時光,「我覺得最幸福的就是,還能夠陪在媽媽旁邊, 跟她打打牌、聊聊天、看看電視、出去吃個飯。」

 

熟齡的幸福,簡單而平凡,卻是由最真摯的情感層層交織而來。

 

▲王瑞瑜熱心公益,總是以溫柔的歌聲溫暖人心。(攝影/劉咸昌)

 

問起想對讀者說的話,王瑞瑜用他那深具磁性的嗓音,感性地回答:「不管你有錢、沒錢,我覺得真的要孝順!我也鼓勵大家多幫助台灣的弱勢團體。」

 

無論是親近的家人還是素昧平生的弱勢族群,「情歌王子」全都細心呵護,深情的不只是他的歌聲,還有他為社會注入的那股溫柔力量。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出血異常以為更年期亂經…惡化如「水庫洩洪」已子宮內膜癌晚期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9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55歲許太太半年前開始出現不正常出血,以為正值更年期月經紊亂,不以為意,但出血狀況日益頻繁,在接受子宮內膜切片檢查後確認為惡性。但她竟「鐵齒」聽從友人建議狂買保健食品服用,數月後出血量驟然增加,就醫後確診子宮內膜癌第三期,癌細胞也已經轉移到了淋巴腺。

亞洲大學附屬醫院婦癌科主任葛裕民表示,患者許太太因頻繁出現不正常出血,加上年紀正值更年期前後,自認「應該是亂經而已」,沒有將異常出血狀況當一回事,直到「好朋友」來了超過一星期,才警覺病情不單純,前往診所接受切片檢查,結果證實為惡性子宮內膜癌。

 

但許太太不願面對事實,聽從身旁友人建議,自行購買保健食品服用治病,起初症狀的確獲得改善,但過了幾個月,不但出血量變大到猶如水庫洩洪,不得不再度就醫,檢查顯示病情已經惡化到第三期,癌細胞更擴散至淋巴腺。

 

醫療團隊評估後,決定先切除患者的子宮、卵巢及輸卵管,並建議患者應持續進行輔助化學治療及放射線治療。許太太也因此大嘆:「早知道別自己當醫生!」

 

葛裕民指出,不正常陰道出血是指月經與月經之間不正常出血,或是月經期拉得特別長,若能提早發現,子宮內膜癌第一期的治癒率高達9成。

 

國內子宮內膜癌每年約新增2000多例,好發年齡為停經前後,由於子宮內膜癌的高峰期與更年期年齡相重疊,有許多患者並未在第一時間提高警覺,直到天天出血不停且出血量過大,才意識到身體異狀。

 

葛裕民也特別提醒,女性平時應控制體重,減少攝取高油高糖食物,並且養成規律運動習慣,才能預防子宮內膜癌發生。此外,懷孕亦是重要預防關鍵,曾有懷孕經驗的女性,罹患子宮內膜癌的機率也相較為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雌激素別亂吃!輕熟女月經異常 竟是子宮內膜癌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2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38歲的王小姐未婚,從小就會經痛,這幾年聽從朋友建議,食用雌激素保健食品,希望改善經痛困擾。沒想到,最近幾個月的經期都長達8、9天,原以為是工作壓力大、內分泌失調,就醫才知是子宮內膜癌作祟!

這幾年,王小姐每天吃1至2顆雌激素保健食品,但經痛未見改善,她以為需要長期調養才有效,因此連續吃了3、4年,直到最近4、5個月的經期過長,每個月有1/3的時間在「滴滴答答」中度過,就醫才發現罹癌。

 

國泰醫院婦產科婦癌中心主任何志明指出,子宮內膜癌的主要原因是雌激素過度刺激子宮內膜,從未生育、長期單獨服用雌激素、多囊性卵巢症候群、較晚停經、肥胖的女性,罹患子宮內膜癌的風險較高,需多加注意。

 

值得注意的是,生活中有不少富含雌激素的食物與保健食品,包含:山藥、豆類、蜂王乳、月見草油、大豆異黃酮等,不應大量攝取。舉例來說,一天喝一杯豆漿屬於正常範圍,但若把豆漿當成白開水大量飲用就是過度了。

 

 

若是更年期女性,因缺乏女性荷爾蒙而出現盜汗、熱潮紅等症狀,想要額外補充女性荷爾蒙保健食品,應先諮詢醫師。

 

除了食物與保健食品之外,避孕藥也含有雌激素成分,而且屬於醫師處方藥物,有服用需求的民眾,應諮詢婦產科醫師,由醫師評估後開立適合的藥物,不應在外隨意購買,對健康才有保障。

 

何志明主任提醒,子宮內膜癌好發於50歲左右、停經前後的女性,但近年有年輕化趨勢,女性若有不正常出血(如:非生理期出血、出血超過1周)需特別留意。

 

另外,陰道不正常的血絲狀分泌物、子宮積膿、貧血等也都可能是子宮內膜癌的表現,若出現症狀應盡快就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癌症護理師:死亡讓我們看見的不是恐懼,而是看清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撰文 :博思智庫 日期:2018年08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死亡讓我們看見的永遠不是恐懼,而是讓自己看清,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事物。

文/林怡芳(癌症護理師)

 

有人選擇死亡,來抗議生命中無法抹去的汙點,有人在生命的盡頭,仍堅強的為重要他人呼吸著,就算是苦不堪言,也沒有一句怨言。

 

臨床上的「好」病人,最好的老師

 

第一次接觸到達哥,就覺得他好正向、積極,充滿生命能量,即使他下肢近乎癱瘓,每天從躺到坐已經是最大的活動範圍,也絲毫不見他的垂頭喪氣。

 

腫瘤造成脊髓壓迫是一瞬間的事,病人會跟你說:「昨天都還可以自己走去廁所,怎麼會一覺醒來世界都不一樣了?腳再也不聽使喚,有時候連大小便都一起失控。」

 

達哥靠著僅存上肢的肌力,努力學習復健運動,只要復健師交代給他的功課,他跟著看護大姊總是會照表操課的完成。

 

這樣臨床上的「好」病人,如果剛好遇到護理系學妹來實習時,我都會強力推薦給護生(護理系來實習的學生),希望她們能在腫瘤科感受到護理對於病人及家屬的重要意義。

 

工作以前,就算是讀了四年的護理系,內心對於護理的價值,還是充滿許多黑人問號,但隨著工作年資漸增,每天雖然只是做著一些例行事務,但對於每個病人及家屬來說,能被好好的照顧著、關注著疾病的變化,耐心的傾聽不適,甚至是用心解決自身的問題,都是一種護病間難得的情感依靠。

 

在疾病帶來苦痛的折磨之際,能因為這些善意而稍稍覺得欣慰,感覺有人在替你一起分擔憂慮。

 

實習學妹親上現場,看見護理價值

 

這次我被分配到的護生是佳玲,她是台大護理系大三的學生,由於自己也是台大畢業,有時候看著學妹就會想起當初青澀的自己,在大學時期總是懷抱滿腔熱血,希望有一天能讓護理被更多人看見。

 

她非常認真地替達哥安排每天復健運動的時間,陪他一起練習抓握或是抬腿,有時甚至沒有實習的日子,也會在下課後繞過來看看達哥,他們在彼此的身上互相學習著不同的經驗,共同成長。

 

甚至病人轉到復健病房時,佳玲也都盡可能地追蹤他的後續,已經不是病人跟護生的關係,更像是一種革命情感。

 

我常跟學妹們說,雖然個案報告是我們的目的,但真的能對照顧產生熱情,在過程中學習到如何運用護理專業知識幫助病人,才是最難得可貴的經驗學習。

 

記得佳玲結束實習時,寫了封卡片給我:「謝謝妳帶我看到護理的價值,這些都會是日後繼續在這條路上前進的重要養分。」對於這些回饋,總是感到非常欣慰。

 

那天佳玲學妹偶然出現在護理站,問我為什麼優良護理師頒獎那天,我卻沒有出席領獎?

 

其實對於領獎,總是覺得心虛,在這個工作崗位上,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努力,就可以完成這些,而是需要一整個團隊對於照護有著相當的默契,彼此可以在同事下班後,繼續接手未完成的工作,持續追蹤及提供不落拍的照護。

 

然而,每年各單位卻只能選一到兩位的優良護理師,在我眼裡,這是一個團隊的工作,而非一人出頭的獨角戲,所以頂著光環去領獎,總是讓我感覺全身不自在。

 

但我沒有解釋太多,就以官方說法「剛好要上班無法出席」帶過去,看了一下目前住院的名單,發現達哥這次住在○一之二,我開心的問佳玲:「要不要去打個招呼?」我也好久沒看到達哥,想必他仍然充滿朝氣。

 

死亡讓我們看見的,不是恐懼

 

和佳玲一起走進了達哥的病房,拉開圍簾的瞬間,著實嚇了我一跳,達哥這次看起來似乎出不了院,旁邊的生理監視器把他的身體狀況赤裸裸的呈現,過低的血氧濃度,以及過快的呼吸速度,讓他說句話似乎都要費盡全力。

 

但充滿朝氣的達哥看到我們,仍然開心露出像是「他鄉遇故知」的微笑,彼此寒暄了幾句,他也直言坦承知道自己這次病況不好,可能就要撐不下去了。

 

「那你害怕嗎?」我問他。

 

「不怕,但是……」此時的他眼角泛出男兒淚,手上緊握著太太的手,我看得出眼淚裡盡是牽掛。

 

「好,沒有關係,你已經加油很久了,這次就不幫你加油了!不要擔心,我們會陪著你一起面對後面的事情。」我拍拍他說。

 

當我們走出病房時,達哥的太太追了出來。

 

「妳覺得他還有多久?」她似乎很希望能給她一個確切的時間,其實我們都知道有多久都還是不夠久。

 

「我覺得他很累了,只是放不下。」我拍拍太太的肩膀。

 

「我知道他很累,看他這樣,我也好難過……」太太擋不住眼角的淚水,開始潰堤,「可是,可是,我們才結婚不到一年,他真的是很好的人,為什麼這麼晚才遇見他。」斷斷續續把心裡的不甘心拼湊出來。

 

「至少妳還是遇到他了啊,他一定也很慶幸,在他生命走到四十二歲的時候遇見了妳,妳一定也很好,他才會確定就是妳了。」

 

「謝謝妳們來看他!」我們互相擁抱,互相道謝。

 

我在心底默默地說著,謝謝你們讓我知道,死亡讓我們看見的,永遠不是恐懼。

 

 

(本文節錄自《存在的離開:癌症病房裡的一千零一夜》,博思智庫出版,林怡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罹患兩次乳癌、全身轉移...她靠日本免疫療法戰勝癌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0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現年44歲的陳小姐十年前在日本工作時,無意間摸到乳房腫塊,檢查發現右乳罹患早期乳癌,對當時才34歲的她打擊很大!不禁自問「我又沒做壞事,為什麼遭這種報應?」

2008年年底得知罹癌後,陳小姐因為害怕化療、手術等傳統治療方式,決定放下日本的工作,2009年回到廈門家鄉尋求中醫治療。

 

那幾年她服用中藥並搭配食療、改善生活習慣,同時在中醫診所做志工,生活輕鬆沒有壓力,體力和氣色恢復良好,「我外表看不出來是癌症患者。」不過,陳小姐體內的腫瘤一直沒有消失。

 

「那時候對癌症不了解,想說可以與癌共存,帶著腫瘤也無所謂。」陳小姐回憶,當時因為身體狀況不錯,決定回日本工作,沒想到生活壓力增加之後,2015年1月發現癌症轉移到全身骨頭、肺部和淋巴,嚴重到不但無法走路,身材也暴瘦一圈!

 

當時日本醫師告知已經是乳癌末期,還催促她趕快回國,「不然妳可能會死在日本!」不過,在朋友介紹之下,同年2月陳小姐轉往東京的聖之丘病院,醫師鼓勵她不要太早放棄,並讓陳小姐接受8個療程的化療後,進行右乳切除和淋巴廓清手術。

 

接下來,由於陳小姐的病情非常嚴重,醫師給予階段性治療,2015年年底先利用HITV療法和內分泌治療做基礎治療、延長壽命。

 

▲研發HITV療法的蓮見醫師。

 

三個月後,陳小姐確診左乳也有乳癌,「我等於得了兩次乳癌!」同時肝臟、淋巴結都有新的轉移。

 

2016年3月,陳小姐進行左乳切除手術,同年年底病情持續惡化,便開始進行樹突細胞和IMRT適形放射治療的並用治療,病情終於逐漸好轉,現在體內只有2個地方有殘留,微小的骨轉移也正在減少。

 

陳小姐在日本免疫療法的輔助下,得到不錯的抗癌效果,相當鼓舞人心,而免疫療法作為癌症輔助性療法的發展也日趨成熟,是標靶藥物之外,近年廣受癌友關心的熱門療法。

 

在民間多方爭取下,衛福部現已準備通過《特定醫療技術檢查檢驗醫療儀器施行或使用管理辦法修正草案》(以下稱特管辦法),有限度開放醫療機構申請為癌症四期患者使用自體免疫細胞治療。

 

日本免疫療法權威蓮見賢一郎醫師日前受臺北醫學大學醫療暨生物科技法律研究所與國內GICC集團下的博惠生技邀請來台,分享癌症免疫療法中的專利「HITV(Human Initiated Therapeutic Vaccine)療法」。

 

▲蓮見醫師日前獲邀來台,分享日本癌症免疫療法的發展。

 

HITV療法是以自身癌細胞上的抗原,訓練免疫細胞中的樹突細胞(Dendritic Cells,DC)成為特種部隊,再將辨識癌細胞的技巧傳遞給有擊殺作用的T細胞(cytotoxic T cell ,CTL)。

 

這些殺手免疫細胞就可以快速、準確的辨認體內癌細胞,鎖定之後撲殺。另外,HITV療法中也有結合放療與化療的部分。

 

免疫療法是透過調控病人自體免疫力所產生的治療,因此排斥作用較少、副作用也較低。

 

▲癌友陳小姐(右一)在研討會中分享抗癌經驗。

 

挺過漫長的抗癌歷程,陳小姐說自己個性樂觀,她說得知罹癌那天是人生最低谷的一天,但「接下來每一天都會比那天更好!我是這樣想的。」

 

抗癌休養期間,「我覺得活著變得非常簡單,因為我什麼都不用想,我就只要抗癌就好了。」積極治療之外,陳小姐的樂觀正向或許也是她能夠勇敢抗癌、不輕易放棄的一大秘訣!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