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為癌友、孤老、腦麻兒深情獻唱!王瑞瑜:唱歌讓我知道怎麼幫助別人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9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
  • A
  • A
  • A

「明知道往日不再,又何必重提往事?只有裝做不懂愛情,不懂你的心…」今年剛滿60歲的「情歌王子」王瑞瑜是四、五年級生的共同記憶,當年他唱紅了《重提往事》、《春風》、《我依然戀你如昔》等歌曲,完美詮釋純樸年代的青澀愛戀。

帥氣挺拔的外表,開口卻是溫暖渾厚的嗓音,獨特魅力讓王瑞瑜在七零、八零年代的民歌風潮中占有一席之地,以一首又一首膾炙人口的情歌,替無數男女唱出內心深處對愛情的盼望、眷戀與悵然。

 

走過風華年代,如今王瑞瑜已有41年的演唱資歷,時間不僅將他的歌聲醞釀出成熟韻味,更難得的是,深情中還承載了對弱勢族群的關懷。

 

▲「情歌王子」王瑞瑜近年投身公益,以歌聲為社會帶來溫暖。(攝影/劉咸昌)

 

王瑞瑜近年投身公益演唱,聽眾從癌末病人、孤獨長者、視障人士到燒燙傷患者都有,更擔任腦麻代言公益大使,透過慈善音樂會,甚至自費發行專輯為腦性麻痺的孩子募款。

 

「我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很願意去幫助台灣的弱勢團體,不管是老人也好、小孩也好。」王瑞瑜回憶,某次在安寧病房演唱,目睹一位瘦弱的癌末女孩,生命已經倒數三天,聽到音樂仍手舞足蹈,「看到她很開心,我反而很難過。」

 

▲王瑞瑜發揮自己的專長,常用美妙歌聲關懷癌末病友、孤獨長輩、腦麻兒童等弱勢族群。(攝影/劉咸昌)

 

「碰到老人,我感觸也很深。」王瑞瑜在養老院演唱時發現,「好多小孩把房子賣掉、錢帶到國外,就把爸媽放在老人院,再也不回來了!」

 

看著眼前遭孩子拋棄的爺爺、奶奶,想到他們天天與寂寞相伴的愁滋味,總是讓王瑞瑜心疼不已。膝下無子的他曾經感到遺憾,現在反而相當慶幸,「這樣我就有時間去陪伴老人。」

 

▲王瑞瑜背著吉他四處表演,如今已走過41年演唱生涯。(攝影/劉咸昌)

 

王瑞瑜年紀輕輕就考上歌星證,背著吉他四處演唱,無論是民歌還是流行歌曲都難不倒他。一路走來,唱歌不僅僅是興趣和職業,王瑞瑜更肯定地說「唱歌讓我沒有變壞,唱歌讓我知道怎麼用歌聲去幫助別人。」

 

這幾年,王瑞瑜經常投身腦性麻痺者的公益活動,讓他從完全不了解腦麻病友,到現在和腦麻小朋友打成一片,以美妙歌聲拉近彼此的距離。

 

剛開始接觸腦麻兒時,王瑞瑜發現每個孩子坐的輪椅都不一樣,才知道為了因應每個人的身體狀況,輪椅必須量身訂做。一台訂製的電動輪椅動輒八萬甚至十六萬都有,對經濟弱勢的家庭是一大負擔。

 

「有些輪椅我看輪胎都磨平了,也沒有換,我就感觸很深,想幫助他們。」

 

▲王瑞瑜教導腦麻兒唱歌,與孩子們相處融洽,小朋友還在他生日時送上禮物表達心意。(攝影/劉咸昌)

 

王瑞瑜不單為腦麻兒募款,更發揮所長,每個星期撥出三小時免費教他們唱歌,從《秋蟬》、《偶然》、《甜蜜蜜》到《感恩的心》,小朋友都琅琅上口,王瑞瑜再帶著他們去養老院表演,甚至讓孩子擔任演唱會的特別嘉賓,與歌手一起登台獻唱。

 

唱歌帶來的不僅是歡樂,「他們爸媽說小孩講話進步了,我聽了滿開心的!」王瑞瑜分享,「做公益久了,你會有個心得,就是發現越來越值得,因為你看到這些小朋友變得越來越陽光、願意走出去,我覺得很棒!」

 

為公益活動奔走之外,現在的王瑞瑜擁有自己的音樂教室,一週有六天都在教唱歌,與最愛的音樂相伴,生活充實而圓滿。

 

▲王瑞瑜認為,生活中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與家人相伴。(攝影/劉咸昌)

 

不過,人生來到熟齡階段,難免有一些離別的惆悵。「我唯一的遺憾就是,我爸從來沒有看過我在外面表演。他說『等到我認為可以的時候我才會去聽』,就再也沒聽過了。」

 

父親離世之後,再沒有人替王瑞瑜收集新聞剪報,但也因此讓他更珍惜與90歲母親的相處時光,「我覺得最幸福的就是,還能夠陪在媽媽旁邊, 跟她打打牌、聊聊天、看看電視、出去吃個飯。」

 

熟齡的幸福,簡單而平凡,卻是由最真摯的情感層層交織而來。

 

▲王瑞瑜熱心公益,總是以溫柔的歌聲溫暖人心。(攝影/劉咸昌)

 

問起想對讀者說的話,王瑞瑜用他那深具磁性的嗓音,感性地回答:「不管你有錢、沒錢,我覺得真的要孝順!我也鼓勵大家多幫助台灣的弱勢團體。」

 

無論是親近的家人還是素昧平生的弱勢族群,「情歌王子」全都細心呵護,深情的不只是他的歌聲,還有他為社會注入的那股溫柔力量。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依賴子女,66歲遊43國玩出全新第二人生!他體悟:學會放下,才能擁有更多快樂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7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米蘭大教堂、威尼斯貢多拉、托斯卡尼高塔...來到文化燦爛的義大利,任誰都忍不住狂按快門,偏偏有個旅人不跟大夥趕熱鬧,自個兒凝視眼前的美景,熟練地拿著簽字筆勾勒線條,回頭再用水彩繽紛上色,旅途中的悸動就這樣從畫裡暈染到心裡,留下最深刻的記憶。

▲王正明作品:威尼斯貢多拉(gondola)。(圖/王正明提供)

 

15天的義大利之旅帶回15張畫作、無數個感動,旅程結束了,豐收才剛剛開始!

 

現年66歲的桂冠實業董事長王正明,去年才卸下總經理的職位,將屹立近半世紀的家族企業正式交棒給第二代,放心也放手讓年輕人去打拼。

 

「升格」董事長的他很懂得放下,只在必要時提供建議,現在最大的夢想是環遊世界,畫遍各國美景!王正明每年和太太安排「三短兩長」的旅行,短程在亞洲,長程就飛去歐美、紐澳,足跡已遍布43個國家,而且有畫作為證!

 

▲王正明作品:西西里諾托古城區。(圖/王正明提供)

 

▲王正明作品:日本湖邊村落煙雨濛濛。(圖/王正明提供)

 

王正明愛畫畫,可不是事業交棒後才培養的興趣。他從小就是個超愛塗鴉的頑皮男孩,牆壁、作業簿、國文課本都是他的畫冊,手一拿起筆就停不下來,調皮到老是被叫上升旗台訓話,老師當著同學的面喝斥:「你們不可以照他這樣!」

 

聊起往事哈哈大笑,王正明接著說,以前參加在職訓練課程,萬一講師授課沒內容,「我聽不下去,我就在紙上畫他的臉,然後放個鬍子,想說你在我心中就是這個樣子,哈哈!」

 

沒有大老闆的難以親近,王正明依然像兒時那樣調皮、愛畫畫,這些都成了他熟齡階段的最佳養分。「人不要因為年齡改變你的個性,你要有自我的價值讓年輕人尊重,我就是透過畫畫覺得自己很有價值。」

 

以前的王正明並不愛旅遊,直到2008年前往芝加哥探望女兒,無意中發現出國畫畫的樂趣:原來每篇畫作加上日期和簽名,就變成一篇遊記,比拍照還珍貴!「以後有孫子的時候,我就可以跟他講,你媽媽在芝加哥唸書的時候,我經過這裡還有這裡,哈哈!」

 

▲王正明作品:聖馬可廣場300年咖啡店。(圖/王正明提供)

 

出國之外,台灣的烏來、陽明山、東北角也是他的戶外畫室,只要出遊,包包裡一定帶著畫冊、簽字筆、水筆、48色水彩,「啊!還有這個。」王正明故弄玄虛地拿出太陽眼鏡,又是頑皮一笑。

 

▲王正明畫畫時相當專注。(攝影/林芷揚)

 

他從台灣畫到世界,又從國外畫回家鄉,15分鐘就能勾勒景物線條,不特別追求技巧,畫的是自己心裡的感動、難過、悠閒、禪意,每一筆都是真實人生。集結去年夏天到今年春天的作品,王正明在沾美藝術庭苑開了個人畫展,也歡迎有緣人把畫作帶回家珍藏。

 

▲王正明作品:思念。(圖/王正明提供)

 

「我畫圖是一個分享的概念,如果能分享就很開心!你願意把你的快樂傳染給別人,這個其實是有價值的─分享就有價值。」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王正明透過繪畫擴大生活社群,認識年輕的新朋友,也和老朋友敘舊,這些都是熟齡人生不可或缺的幸福成分。

 

「有興趣就有寄託嘛!就不會一天到晚哀怨。其實你要走出去,多交一些朋友,不要以為家是你的保護傘,就一定要在這裡。」

 

▲王正明的個人畫展「遊戲人間」本月在沾美藝術庭苑展出。圖中為王正明替記者畫的速寫作品。(攝影/林芷揚)

 

▲王正明正在替作品上色。(攝影/林芷揚)

 

逐漸卸下工作重擔後,現在的王正明早上瀏覽新聞、吸收新知,下午看看畫展、喝喝咖啡,晚上在家觀賞體育台節目,或是前往淡水漁人碼頭散步,日子簡單而美好。

 

面對子女長大、企業交班,王正明沒有一般人常見的悵然若失。關於工作,他一派輕鬆的說:「我覺得是心態的問題,不要認為任何事情非你不可,這樣就不會惹人討厭。」「不是說你可以倚老賣老,因為你的時代已經過了。」

 

至於孩子,王正明強調,必須讓他們在自己的小家庭中學習當家作主,「每一個人,尤其有孩子的,他要變成一家之主,才會有guts(膽識)!」許多父母就像大樹,忙著為小樹遮風擋雨,「但小樹也需要曬太陽、要放閃,你遮住他,他怎麼放閃呢?」

 

▲王正明鼓勵民眾在退休前培養興趣,並懂得對孩子放手。(攝影/林芷揚)

 

針對無法放手的父母,王正明直言:「那就是想依賴,你如果不想依賴就不會有。」「你放下以後,你有更多的時間、更多的空間去尋找你的快樂,所以退休之前要培養你的興趣,那這個興趣讓你很快樂,就會讓你願意放下。」

 

與家族打拼數十年,將桂冠打造成台灣人最熟悉的味道,現在的王正明終於能緩緩步伐,細細品嘗第二人生的美妙滋味。接下來,他還要遠征非洲、加拿大,親眼見識動物大遷徙與漫天楓紅,並再次用畫筆見證他的豐收熟齡!

 

▲王正明替記者現場描繪的作品完成!(攝影/林芷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不覺得自己老!80歲教授吳靜吉 快樂工作保年輕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7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沒特別運動更不吃補藥,70歲才退休,80歲還在教書!他精神抖擻、幽默風趣、腦筋轉得比誰都快。他是許多企業界、藝文界大咖的老師,卻不擺架子還超愛自我解嘲!長者風範背後是永遠的童心未泯,他不怕老,對生死更達觀─他是你一定要認識的人生導師吳靜吉。

在高齡社會,幾歲算「老」呢?

 

「我第一次發現我年紀不小的時候,是40歲左右吧!」國立政治大學創新與創造力研究中心講座主持人暨名譽教授吳靜吉,回憶當年在師專演講時燈壞了,講稿的字又很小,昏暗中才驚覺「天啊!我已經老花眼了!」

 

40歲一點兒都不老,但從那一刻起,吳靜吉敞開雙臂迎接人生下半場,坦然接受年齡的改變,從來不為此困擾。「我常常用嘴巴講我老了,但是我心裡並沒有這麼覺得。」理性接受,反而毫無負擔;年紀一天天增長,永遠輕鬆自在。

 

60多歲的某一天,吳靜吉忘記帶鑰匙,竟然想都沒想,就從二樓的鄰居家裡徒手爬進三樓住處。「我當時都沒有想到危險,因為我忘了年齡。」一旁的鄰居嚇得說:「我心臟病差點發作,很怕你會掉下來死在我們這裡!」說起驚險往事,吳靜吉樂得哈哈大笑。

 

70歲時,一般人擔心會不會失智,吳靜吉想的是如何增強記憶力。方法很簡單,就是在腦中不斷重複、善用線索幫助記憶。長年的動腦習慣使他保持高度敏銳,80歲演講也不需要看小抄。

 

他從來不沉溺於「我老了怎麼辦」,永遠以正向改變迎接生命挑戰,「不是我怎麼辦,而是我知道怎麼去辦。」簡單兩句話散發出穩重的霸氣與智慧。

 

而他也將80年來的人生歷練收錄於《因緣際會擺渡人:吳靜吉的生命故事》一書中,無私分享。

 

▲吳靜吉說話風趣,人生哲理則充滿智慧。(攝影/吳東岳)

 

70歲生日當天,吳靜吉卸下做了32年的學術交流基金會執行長一職,隔天馬上於政大報到,擔任不支薪名譽教授並主持創造力講座,維持12點睡覺、7點起床的正常作息,繼續與他熱愛的「創造力」談戀愛,樂此不疲,「一生當中一定要有自己的興趣!」

 

「當你想的都是比較正向的事情,想你要做的事情、你要快樂的事情、你要追尋的事情,你就沒問題!」被陽光喚醒的每一天都有目標,想的只是勇往直前,誰還記得年紀呢?

 

吳靜吉還有一個抗老祕訣。聯想力與行動力十足的他,從創造力專業出發,延伸到創新領域,再分別研究社會創新、教育創新、文化創新等,隨時吸收新知、思考反芻,腦袋永遠轉啊轉的,靈光乍現時,「自己還會偷笑,哈哈!」

 

就連搭飛機無聊,吳靜吉也能從再平凡不過的事物中找樂子。抬頭望見「請繫安全帶」的英文字「please」(請),他立刻把字母拆解重組,發想出新的單字「sea」(海洋)。「就是永遠都有事情可以做,但是很愉快,腦筋一直在動!」

 

像個孩子般讓好奇心與創造力無限奔馳,這就是吳靜吉年輕活力的秘密!

 

▲吳靜吉保有赤子之心,對世界永遠有滿滿的創意與熱情。(圖/吳靜吉提供)

 

當然,他也有自己的養生原則。吳靜吉從來不特別運動,但時常走動。有時他婉謝朋友開車相送,喜歡自個兒走路回家,或是在台北車站研究轉乘路線,隨著樓層上上下下,無意間多走了好幾步路。

 

身為雲門舞集幕後推手與眾多企業家的師長,吳靜吉早有一定社會地位,卻仍崇尚簡單生活。不刻意吃山珍海味,最常吃的是自助餐,就連一碗35元的宜蘭魚丸米粉都能吃得很滿足!「工人、計程車司機、學生可以吃的地方,我都可以吃。」

 

避免高油、高熱量,清淡與簡單在吳靜吉口中都是津津有味,「我覺得一定有人說,這個吳靜吉吃相很難看,因為我吃很快又很多!哈哈!」講著講著,又頑皮地自我解嘲一番。

 

不怕老,當然也不擔憂生死。「生與死不是你可以決定的,你幹嘛去想它呢?」超出自己能控制的範圍,「我就不讓它變成負擔。」吳靜吉接著說:「像我爸爸70幾歲過世,我都活了80歲了,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生與死之間的人生該怎麼走,吳靜吉只關心這個,自然無所畏懼,甚至能開玩笑。某次在學校演講遇到停電,學生點起蠟燭圍著吳靜吉,光影搖曳中,吳靜吉脫口而出:「我這樣不是很像遺像嗎?」學生一陣爆笑,那天演講特別成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死兩相安!黃勝堅:安寧療護減少痛苦,更化解人生恩怨情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急診室裡,突然送來一位骨瘦如柴、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老先生,醫師一看立刻對病人兒子說:「你父親現在呼吸衰竭,如果不插管很快就會走了!要不要救?」救人是醫師的天職,簡單一句問話卻讓家屬的心狠狠揪成一團。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說,急診室常常送來這樣的病人,醫護人員有告知義務,也必須尊重家屬,但「你這樣問我,我怎麼回答?」

 

「病人已經臥床痛苦了四、五年,現在有機會去做神仙了,插管後又被卡在這裡,之後不行再氣切,再送去呼吸照護病房…。」黃勝堅不捨地說。

 

社會急速老化

安寧是未來趨勢

 

為了讓末期病人走得更舒適、更有尊嚴,台北市立聯合醫院近年推行居家安寧,把傳統安寧病房搬到病人最熟悉的家裡,服務受到病家肯定,日前榮獲第一屆政府服務獎。

 

台灣已是高齡社會,不出十年就會變成超高齡社會,臥床在家的長者只會越來越多,「你出不來,那我把愛送進去。」黃勝堅擁有豐富的安寧療護經驗,2012年擔任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期間首創居家安寧,走進偏鄉照顧想在家善終的末期病人。

 

「我們照顧得很好,病人走的時候是微笑的,待在自己家裡,子孫隨侍在側。我那時候才發現,咦!連在家裡都可以顧到這樣,真的是舒適而且有尊嚴。」

 

重症末期病人

還有安寧選擇

 

身為神經外科醫師的黃勝堅,曾經長期守在加護病房面對腦部重症患者,看過太多生命垂死前承受的痛苦,以及家屬見到病人受盡折磨後抹滅不去的陰影。於是,黃勝堅決定將善終觀念帶進加護病房與一般病房。

 

「後來我會告訴家屬,這個我救不起來,但是我會好好照顧他。」面對生命末期,黃勝堅強調,「醫生要會CPR,也要會放手,懂得尊重病人,要有能力提供舒適、尊嚴的照顧。」

 

生死交關之際,不是只有「拚到底」或「放棄」這兩個選項,全力搶救和安寧療護就像向左、向右的兩條路,方向不同但都盡全力去做;安寧絕對不是放棄,只是選擇不同。

 

回到急診室的情境,那位呼吸衰竭的老先生,還有什麼選擇?

 

黃勝堅建議,不妨這麼告訴家屬:「伯伯缺氧很辛苦,我們現在給他氧氣,但是早晚需要面對。爸爸臥床很久了對嗎?我們也可以給他插管,但是很辛苦,現在法令允許可以讓他舒適、尊嚴的,這樣好不好?」

 

▲時任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的黃勝堅前往病人家中探視。(攝影/林煒凱)

 

安寧全面照護

實踐醫療永續

 

安寧療護是尊重人性與病人自主權的善終方式,並能實踐醫療永續。「如果你沒有安寧的概念,會用掉很多無效醫療,那就會拖垮整個醫療照顧體系。」

 

黃勝堅舉例,當他走進台北市病人家中才驚覺,「哇!他已經在三家醫院拿藥了,平均一天吃十五顆,我們碰過最多的一天吃二十六顆!藥都重複啊!」

 

居家安寧團隊不只提供醫療,更幫助病人重整生活、媒合社福資源。重複用藥的,請藥師來整合藥物;營養不良的,請營養師來指導飲食;屋內髒亂的、獨居沒有人送便當的,都有相應的長照資源可以介入。

 

修補生命裂痕

身心靈都安寧

 

生活整頓好了,心靈也要淨化。黃勝堅強調,安寧療護是身、心、靈三方面同時達到安寧,心中真正放下的病人,交感神經系統就會進入「關機」狀態,減輕生理疼痛感,因此臨終前必須了無遺憾。

 

曾經有位阿公對醫護人員說:「要走了,總是要跟一些人說對不起…就我前妻啦!總覺得欠她一句對不起…。」安寧團隊花了一個多月,真的替阿公找到四十年前離異的前妻,帶著孩子、孫子前來探視,生命最後一刻終於彼此和解。

 

團隊還曾陪一位阿嬤回南寮老家,再看一眼她最眷戀的漁港海岸;也曾陪癌末病人從台北搭救護車回台東老家,再望一望那片都蘭深山中的祖傳果園,兩三周後便安心辭世。

 

黃勝堅說,安寧其實是「生死兩相安」,臨走時道歉、道謝、道愛、道別,修補生命裂痕、化解恩怨情仇,病人帶著微笑安心地走,活著的人也沒有遺憾,這樣的死亡照護更能激發社會正能量。

 

「我常講『面對死亡、學習愛』,如果你願意勇敢面對死亡,就會發現愛的力量非常、非常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誰說台灣是鬼島?用設計改造舊市場 他找回人情之美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身材高壯卻有一雙溫柔大眼、磁性嗓音與沉穩氣質的台灣設計師郭俠邑,常被暱稱為「大俠」。這不只是朋友之間打趣的綽號,更反映出郭俠邑的優秀事業表現與那顆炙熱、溫暖的心。

前進對岸發展才一年,郭俠邑就獲得2018胡潤百富最受青睞華人設計師獎,更別提他早就獲選美國《Interior Design》雜誌2015-2016封面人物,更是台灣第一位榮獲美國International Design Awards室內住宅空間金獎的設計師。

 

▲郭俠邑獲頒2018胡潤百富最受青睞華人設計師獎。(圖/郭俠邑提供)

 

郭俠邑也拿過拿過德國iF設計大獎、英國Andrew Martin第19屆國際室內設計大獎、法國IDS‧La Créativité Pierre國際大獎風雲人物獎等。獲獎經歷豐富,全部表列出來可能讓人瞠目結舌。

 

▲郭俠邑設計師於台北市林森公園。圖中是他與藝人黃子佼共同設計的公園書席,歡迎民眾捐出好書放入玻璃書櫃,並交換別人帶來的好書。(攝影/陳弘岱)

 

不過,這樣一位各界青睞的國際級設計師接受專訪時,卻完全沒有一絲傲氣,有的反而是一股貢獻社會的渴望與大男孩的夢想。

 

▲郭俠邑設計師接受專訪時相當真誠、謙虛。(攝影/林芷揚)

 

忙於事業之餘,郭俠邑也是「美好關係」團隊共同發起人,透過設計巧思展現台灣的人情與環境之美,期待串聯起人與人之間的良善互動。

 

2017年,他參與台北市士東市場的攤位改造,將大家印象中有點俗氣或不甚整潔的傳統市場,注入一股簡約時尚又保留濃濃人情味的新生命,企圖翻轉傳統市場逐漸式微的現象,吸引年輕人到訪。

 

▲郭俠邑設計師改造後的士東市場信德製麵店。(圖/美好關係提供)

 

▲改造前的信德製麵店。(圖/美好關係提供)

 

今年,郭俠邑參與「公園書席」活動,邀請民眾在城市的小公園交換好書、品味好書,台北市林森公園、德行公園都已設置造型各異的書席,等待民眾體驗「以書易書」的美好。

 

從市場到公園,「其實都是希望透過自己的一些小力量,看能不能在這個充滿負能量的社會裡,帶一點點比較正面積極的力量。」郭俠邑觀察,台灣目前的環境氛圍,「大家都是在希望『被授予』的情況下而去生活吧!那我覺得這樣是一個不健康的方式。」

 

主動出擊,才能改變社會,扭轉人與環境之間的關係,帶來正面能量,而不是光出一張嘴酸台灣是鬼島,或是在沒有付出努力的前提下追求小確幸。

 

▲郭俠邑設計師日前在林森公園安裝書席,眼神專注。(攝影/林芷揚)

 

▲郭俠邑設計師期待透過「以書易書」的方式傳遞書香、促近鄰里關係。(攝影/陳弘岱)

 

從設計師的角度出發,郭俠邑看見這幾年有許多老建築與傳統市場面臨拆遷命運,不禁反思:身處金字塔頂端的設計師,是否真的懂得社會與民眾的需要?而大眾對於自己生長的環境,又有多少認識?

 

郭俠邑認為,飲食是認識一座城市生活方式的關鍵,傳統市場就是最棒的去處;但若想瞭解當地人的文化氣質與生活品味,公園便是首選。這次書席活動,意在鼓勵民眾重拾紙張的溫潤、重啟街坊鄰居的互動,並啟發兒童對閱讀的想像。

 

郭俠邑強調,公園不只是下棋、做早操的地方,還能是個讓孩子探索的場域。「我們認為一個好的環境教育,不單單只是給予知識上的伴讀或是保護,而是適當的給予一些可以創作、可以冒險的一個地方。」這就是今年展開公園書席計畫的初心。

 

▲郭俠邑設計師於林森公園。(攝影/陳弘岱)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大家都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份人情之美不只反映在市場中,更體現在街道、巷弄、鄰里之間,公園就是其中一個場域。展現台灣人情味之外,郭俠邑也期待透過公園的小小改造,喚醒民眾對周遭環境的重視,而不是凡事「我方便就好!」

 

鐵皮屋、髒亂市場都是台灣常見的景象,「台灣明明就是一個美食之都喔!可是市場卻是這麼不OK,我覺得很可惜。不是台灣人沒有這個意識,而是我們太習慣於周遭的『不美』這件事情。」

 

所謂「不美」,不僅僅是外在的不美觀,也是不關心他人需要、不在乎他人看法的一種自我中心。發生在市場,是「我方便做生意就好」;反映在公園,就是「我管我鄰近的公園就好,其他公園我管他醜不醜。我能夠用,有個綠地可以走走就好了!」郭俠邑這麼說。

 

▲郭俠邑設計師在士東市場的工作照。(圖/美好關係提供)

 

▲設計師的工作其實相當辛苦。(圖/美好關係提供)

 

然而,傳統市場成功改造的例子顯示,只要有一部分的人願意改變,就有機會帶動周遭的人與環境一起轉變。當士東市場變得明亮乾淨,還帶有文青風格,不只年輕客源增加,甚至變身國外旅客指名造訪的觀光景點!

 

「所以你看,市場他改變了,在乎到別人對他的看法,在乎到他對別人買東西的感受。因為這樣細微的改變,所以他變成最好的市場!」郭俠邑說。

 

▲改造後的士東市場信德製麵店。(圖/美好關係提供)

 

即使來回兩岸工作非常辛苦,郭俠邑仍心繫台灣這塊土地的人、事、物,持續在城市角落散播種子,希望用一點點的改變引起社會關注,進而帶動民眾自發性地改變,重新審視人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郭俠邑說,幸福很單純,只要能夠彼此分享、幫助別人、傳遞正面訊息,甚至起到引導作用,就是最大的幸福,而這也是他正在為台灣做的事。

 

▲郭俠邑設計師在優秀的工作表現之外,更有一顆溫暖的心。(攝影/林芷揚)

 

由於工作繁忙,陪伴孩子的時間較少,但郭俠邑總會把握機會,享受與孩子互相陪伴的時光。有時父子各做各的事情,但孩子不時發問、郭俠邑回應,倒也其樂融融。有時,這位設計師爸爸乾脆直接和孩子分享他的設計理念,孩子也聽得津津有味。

 

郭俠邑常想,人生能夠留下什麼,而他為人與環境所做的努力,不僅印證自我價值,亦見證更多台灣之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現在不做自己,難道要到80歲?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五年級的張曼娟,是知名作家、教師、父母照顧者,也是一位進入人生下半場的熟齡人士。五十多歲的她,不再四處旅遊冒險、出國不再買紀念品,生活從加法變成減法,手作料理、領養的貓咪、重複穿搭的舊衣就能讓她幸福無比。正處熟齡的張曼娟,也開始預習老後人生。

 

▲邁入中年的張曼娟,越來越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於是生活從加法變減法,輕鬆自在。(攝影/吳東岳)

 

年輕時候的張曼娟,每次出國旅行,都拖著大大的行李箱,塞滿各種用得到、用不到的東西。五十歲後,行李箱變得越來越小、重量越來越輕,而且盡量「零購物」。邁入中年,張曼娟漸漸丟掉不必要的人生包袱、重新詮釋幸福,並在近期出版的新書《我輩中人》當中,娓娓道來她對中年階段的探索,以及幸福的定義。

 

瑣碎日常 也可以是幸福來源

 

「我覺得到了中年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我越來越能清楚分辨『想要的』跟你真正『需要的』。」走過人生大半、懂得生命無常,更珍惜平凡日常,「幸福」已經不是物質豐盈、功成名就。

 

只要能夠好好活著,親手烹調港式煲湯、油豆腐燒雞、雞肉肉骨茶,或是與心愛的家人、寵物之間有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情感,甚至只是在烈日下快走之後,將一杯涼開水一飲而盡,都是張曼娟的小確幸。「中年以後,對幸福的定義會是越來越簡單的。」

 

▲做菜是張曼娟的小確幸,尤其看著親友品嚐自己做的美食後,露出滿足的表情,總讓她覺得料理是加倍的幸福。(圖/張曼娟提供)

 

「當早晨我睜開眼睛,醒過來的時候,我可能看到有陽光灑進來,透過窗簾照射到我的被子上的那一刻,我就感覺到很幸福,因為我擁有新的一天。」這就是熟齡的張曼娟。

 

▲中年的張曼娟,日子過得簡單而踏實,即便只是早晨的陽光照進房間,都能讓她感到幸福無比。(攝影/吳東岳)

 

現在的她,一天大概是這樣過的:早上5點50分起床,6點替父母上網掛號,7點吃早餐,然後拉著菜籃車上市場。返家後,先整理食材,接著帶爸媽就醫。看診結束,她親自張羅午餐。

 

午後,是張曼娟的工作時間,一直持續到4、5點。如果一時興起,就和夥伴開車上陽明山泡湯、吃晚餐,「因為我是一個很希望能夠抓住瞬間快樂的人。」

 

夜晚,則是陪父母話家常、逗弄兩隻貓咪,或是安靜閱讀的美好時光。

 

▲張曼娟領養了兩隻貓咪,家裡氣氛頓時活潑許多,年邁的父母也多了兩個愛撒嬌的開心果。(圖/張曼娟提供)

 

中年過後 不再被牽著鼻子走

 

日子平淡卻幸福,關鍵就在「做自己」。張曼娟肯定地說:「如果你做自己了,你就不用追求太多的東西。你已經擁有你自己了,你就會很快樂。」

 

▲在漫長的中年階段,唯有明白自己的生命價值,心靈才能幸福而豐盈。(攝影/吳東岳)

 

怎樣算是做自己?所謂「四十而不惑」,張曼娟認為,不是真的對人生沒有疑惑,而是「對於自己所想要的、所追求的東西不會再問了。」「你不會再被別人的公眾價值牽著鼻子走。」

 

至於「五十而知天命」,意思是中年人應該知道「你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意義是什麼」。

 

▲說故事給小朋友聽,是張曼娟深信的自我價值與天命。(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以自己為例,「我是一個有說故事能力的人、我是一個喜歡小孩子的人,所以我應該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講故事給小孩子聽。」

 

當對自己越來越了解,張曼娟笑說:「這時候還不做自己,什麼時候才要做自己?難道要到八十歲嗎?」深諳自我生命價值,中年便不再困惑。

 

▲「做自己」是中年族群的人生課題,在這段珍貴的時光中,應學會愛自己、為自己而活。(攝影/吳東岳)

 

拿回生命主導權:為自己而活 

 

事實上,張曼娟認為,35歲到70歲都算是中年時期,這不只是條漫漫長路,更是重新創造人生、發生蛻變的好時機。告別不喜歡的生活、放下不愉快的事物,認真規劃人生的下半場,拿回生命的主導權,不為別的,只為自己而活。

 

中年,也是預習老後的絕佳時刻。張曼娟觀察,她的父母輩往往是在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突然就這麼老了,這是很令人徬徨的。幸運的是,「我們有機會照顧年老的父母,所以就好像預習了我們老後的樣子。」

 

▲張曼娟認為,照顧年老的父母,就是預習自己年老以後的樣子。(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建議,中年人可以善用這段時間觀察老人的生活,接著就會發現,年輕時我們常為了得不到的東西而搶奪、而憤怒,「可是等你老的時候,你真正需要的就是一台輪椅跟一片安眠藥而已。」

 

既然如此,「我怎麼能不在中年的時候,就開始放自己自由?」張曼娟笑說,與她同輩的人們,是很奇妙的一代,對長輩和晚輩都有非常強烈的責任感,總是替別人著想,卻忘了為自己做些什麼。

 

▲與張曼娟同輩的這一代,責任感非常強烈,常忘記也要為自己著想。(攝影/吳東岳)

 

當老人獨立之後─設計自己的老年 

 

學習經營熟齡生活,也是在練習美好老年。張曼娟回憶,幾年前在加拿大旅行,見識到當地的老年人常結伴出遊,每個人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起上山下海、拜訪米其林餐廳、品味葡萄酒,令人大開眼界。

 

▲張曼娟曾在一次旅行中,見識到非常獨立而美好的老年生活樣貌,令人心生嚮往。(圖/張曼娟提供)

 

張曼娟認為,西方人的觀念是,孩子滿18歲後就要自立,父母不會替孩子設想要買房子,也不會期望孩子幫他們推輪椅。如此一來,老人反而獨立了起來,開始會思考如何安排生活、如何學會快樂的本領。

 

有能力規劃自己的老後人生,也才能夠擁有幸福的能力;而這一切,都得從覺知那刻開始。

 

▲把握當下,經營中年人生,每個人都有能力打造自己的幸福熟齡。(攝影/吳東岳)

 

▲創造幸福人生,永遠不嫌晚。(攝影/吳東岳)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