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賓.威廉斯的大腦出了什麼事?認識「路易體失智症」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2014年夏天,美國知名演員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被發現心跳停止,沒有他殺的證據。由於情況特殊,必須請來法醫。

 

羅賓曾經主演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佳片,如春風化語(1989)、睡人(1990)、心靈捕手(1997)、博物館驚魂夜3(2014)等,讓人不禁心生懷念。

 

據說,羅賓在最後幾個月行為怪異,把好幾個手錶藏在襪子裡,並經常擔心這幾個錶會被偷走。

 

路易體失智症奪走了羅賓的光彩

 

法醫報告出爐,羅賓的大腦中有許多路易體(Lewy bodies),雖然也看到阿茲海默症與額顳葉失智症的病理變化,主持這項任務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病理教授所下的主診斷為「路易體失智」(Lewy body dementia)。

 

廣義的路易體疾病包括巴金森症、路易體失智症及多發系統萎縮症等,前兩者有著共通的臨床症狀,除了動作遲緩、面無表情、肢體僵硬、步態不穩之外,也常有幻覺、妄想、起伏不定的認知狀態,記憶力及執行功能等高次大腦機能也逐漸敗壞。

 

盡是小孩的幻覺

 

特別的是,路易體失智症病人在睡眠(快速動眼期)中常出現手足舞動的情形,好像將夢境演出來一樣;到了白天,反而出現嗜睡,也會無緣無故地跌倒。

 

病人對牢不可破的妄想,深信不疑,更常出現視幻覺,除了親朋好友,也可能看見動物,尤其最常看到小孩子,有人認為這是縮小的成人,一如格利佛(Gulliver)造訪了小人國(Lilliputians)看到的景象一樣,因而給了 Lilliputian 幻覺的稱法。

 

然而病人對於幻覺一點也不害怕,筆者曾聽到有病人買來十幾碗湯麵要招待一群小孩,還有病人說她很享受幻覺的內容。

 

不被理解的行為加深憂鬱

 

部分的病人也常有憂鬱,然而憂鬱與許多退化性腦疾病的關係不易清楚切割,憂鬱可能是退化性腦疾病的前兆(即疾病的一部分),可能是同時存在的共病,也可能是病人因為得了退化性腦疾病而引發憂鬱。

 

路易體失智症常常沒有被醫師及時、正確診斷出來,周圍的人也不解病人種種怪異的行為原來是大腦病變的後果,可以想像病人是何等的痛苦。

 

大腦認知功能退化又加上精神行為異常與憂鬱症狀的困擾,外界推斷是羅賓走上絕路的原因之一。

 

此處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流行一種奇怪的腦炎,倖存者整日昏睡,就像睡人一樣,這種腦炎因而被稱為嗜睡性腦炎(encephalitis lethargica)。

 

電影《睡人》就是描寫一段1969年發生在慢性病房中的真實故事,片中羅賓.威廉斯主演讓一群久睡的病人神奇地醒來的行為神經科醫師奧立佛薩克斯(Oliver Sacks),薩克斯醫師用的神藥正是如今治療巴金森症的首選左旋朵巴(L-dopa)。

 

法醫報告中還提到,羅賓威廉斯的體內殘留左旋朵巴,沒有酒精、也沒有禁藥。

 

路易體失智症

 

路易體失智(Lewy body dementia)是僅次於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第二常見的原發性失智症,一種稱為路易體的蛋白質堆積於腦細胞內,尤其是位於與記憶、思考與控制運動有關腦區的腦細胞。

 

路易體失智症的表現

 

路易體失智症的病人除了智能下降之外,經常有視幻覺的症狀,警覺度(alertness)與注意力也常常受到影響。有些人也會有巴金森氏症(Parkinson's disease)常見的症狀,例如肌肉僵硬、動作遲緩與顫抖。

 

 

 視幻覺:視幻覺可以是最早出現的症狀,也會反覆出現。病人通常會看到形狀、動物或人,也有可能是聽、嗅、或體觸幻覺。

 

 運動障礙:所有巴金森氏症的徵候都可能出現,例如肌肉僵硬、動作遲緩、顫抖及碎步前進。

 

 自主神經系統失調:血壓、脈搏、流汗以及消化功能都可能受到影響,這會造成頭暈、跌倒、便秘等。

 

 失智:會出現類似阿茲海默症的認知障礙,如混亂、注意力不集中、視空間問題與記憶力變差。

 

 睡眠困難:動眼期行為障礙(rapid eye movement [REM] sleep behavior disorder)將作夢內容表演出來(睡眠中大喊大叫、手打腳踢等)。

 

 注意力起伏:陣發性的想睡覺、長時間的眼神呆滯(空洞地看著遠方)、白天嗜睡或者語無倫次。

 

 憂鬱:情緒低落。

 

 淡漠:喪失動機與鬥志。

 

 

病因:路易體失智症最重要的病理變化是不正常的蛋白質堆積成路易體,這種蛋白質也和巴金森氏症有關。此外,有著路易體的病人也經常有著在阿茲海默症病人腦中可見到的老化斑塊(senile plaques)與神經纖維糾纏(tangles)。

 

危險因子:有幾個因子可能增加得路易體失智症的風險,包括60歲以上、男性、有路易體失智症或巴金森氏症家族史者。也有研究指出,憂鬱症也和路易體失智症有關。

 

併發症:路易體失智症會持續惡化,病人可能併發嚴重失智、侵略行為,憂鬱、跌倒受傷、巴金森症後惡化。被診斷得了路易體失智症的病人平均在發病後8年結束一生。

 

 

 

(本文節錄自《松鼠之家:失智症大地》,遠流出版,白明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70歲阿公確診失智症 竟是梅毒感染造成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名70歲老先生,55歲工作退休後與太太一起生活,作息規律,可以打理家務也可投資股票,直到69歲時記憶力下降,煮飯會忘記加鹽,還懷疑有人偷他的手錶,某天穿著內衣褲去銀行提款且情緒激動,由警方協助送醫。

送醫檢查後確診老先生患有失智症,不過不是常見的阿茲海默症,而是梅毒病毒引起的。

 

症狀不像阿茲海默

抽血發現梅毒病毒

 

收治病例的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老人精神科醫師黃卓尹表示,老先生住院兩三個月期間,不但記憶力差,言語令人難以理解,也不願意洗澡和服藥,有時情緒高亢、話多,伴隨妄想症狀,直說自己擁有千億財產、要購買房子等等。

 

院方替老先生進行腦部斷層、抽血檢查,發現血中有大量梅毒病毒,且這些病毒處於活躍感染的狀態;綜合各類檢查結果,判斷梅毒感染就是引發失智症的主要原因。

 

受神經性梅毒影響

部分患者出現失智

 

黃卓尹醫師指出,有60~70%的失智症屬於阿茲海默症,病因是神經細胞凋零、退化所造成,但上述這名老先生是罹患神經性梅毒而造成失智。事實上,梅毒病毒已在老先生的體內潛伏一段時間,只是以前沒有出現症狀,加上從未抽血檢查,因此不知道自己感染梅毒。

 

當梅毒病毒在體內流竄,就會逐漸侵犯中樞或週邊神經系統,且影響範圍很廣,包含可能造成語言和表達能力缺損、聽不懂別人說話、學習能力下降、無法操作洗衣機和煮飯等日常生活事務,知覺、吞嚥、動作也變得遲鈍,部分患者會有類似失智的表現。

 

一旦確診是神經性梅毒,需以抗生素(盤尼西林)治療,基本上可以治癒梅毒,但受到病毒長期、廣泛侵犯的神經與器官則不見得可以完全恢復。目前老先生經過藥物治療,症狀相對穩定後已經出院,仍需觀察。

 

失智症原因多元

就醫做完整檢查

 

黃卓尹醫師表示,80歲以上的長者中,每五位就有一位患有失智症,但造成失智症的原因很多,也有可能是憂鬱症、水腦症、腦部腫瘤、感染等因素造成,如有疑似失智症狀,應儘早至神經內科或精神科就診,讓醫師做完整評估和檢查,找出可以處理的病因。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病發前已經在腦內進行20年!失智症的十大警訊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如果有一個70歲的人被診斷得了某個病,醫生告訴她說,這個病已經在她腦內進行20年了,病人一定會嚇一跳!

 

文/白明奇(成大醫學院神經學及老人學教授)

 

沒有錯,這就是阿茲海默症。

 

為甚麼知道是20年呢?一方面是根據已知的臨床數據外插法來推論,最有利的證據來自一個很有名的研究,稱為顯性遺傳的阿茲海默網絡研究(the Dominantly Inherited Alzheimer Network, DIAN)。

 

20年前的腦部變化

 

也許你知道,阿茲海默症者中有很少的比例是顯性遺傳,已知的問題基因最有名的有三個:PS-1、PS-2、APP,知名電影「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片中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語言學教授艾莉絲(Alice)就是這種顯性遺傳的病人,艾莉絲把基因傳給了當律師的女兒。

 

假如妳是那名律師女兒,年紀只有30出頭,想到再過十幾年來到母親發病的50歲,心裡大概很不舒服。

 

DIAN研究計畫的主持人於是邀請這類的尚未發病、但確定帶有基因的子女參加長期研究,每年固定時間執行各種檢驗。

 

累積了足夠的數據之後,研究者發現,假定他們的上一代發病年齡也是他們未來的發病年齡,基於這種假定來反推可以劃出一個演變圖,所有演變的線條變化都集中到一個起始點,這一點大約就是20年。

 

從這一點開始,主管記憶的海馬迴開始萎縮(其實先膨脹、之後才萎縮),神經細胞使用葡萄糖的代謝率開始下降,記憶測驗開始變壞,腦中的乙型類澱粉蛋白(β-amyloid)開始堆積,腦脊髓液中的滔蛋白(τ-protein)開始上升,臨床嚴重度開始變壞。

 

一般等到阿茲海默症病人來到門診,所有病變都已經到位,治療很難挽回了。

 

雖然可以改善某些症狀,或能延緩疾病進展的速度,但是卻無法根治。

 

也就是這個原因,到目前為止所有針對阿茲海默症的臨床試驗都沒有辦法突破,最主要的原因是介入的時機實在太晚了。

 

科學家不斷地在找尋能夠在更早偵測出與阿茲海默症有關的異常標(biomarker),找對真正的「未來」病人、找對時機,臨床試驗藥物才有成功的希望。

 

早期失智

 

所有神經系統退化性疾病,都有一個共通的特徵,那就是不知不覺地開始,緩緩慢慢地進展(insidious onset, slowly progressive)。

 

失智症更是如此。十幾年前,失智病人來到門診多半已經是很嚴重了,如今,經常有報章雜誌、市民演講宣導失智症,情況好很多。

 

雖然如此,失智症十大警訊仍然有其價值。

 

所謂十大警訊,很多與認知功能有關,通常專門針對阿茲海默症。近來,也有人提出行為像面的警訊,稱為輕度行為量表。

 

分別羅列如下。

 

 

我想念我自己

 

這是由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所主演的劇情片。Alice是哥倫比亞大學語言學教授,事業有成,家庭美滿,3個孩子各自在自己的領域中成長。

 

某天她在熟悉的校園中突然找不到回家的路,身為語言學教授的她更發現自己認不得字,說話能力也出現障礙,原本美好的世界瞬間崩壞……。

 

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約佔一般阿茲海默症患者的5%,發病年齡為30~60歲,而且這是一種家族性遺傳疾病。

 

根據研究,顯性遺傳的早發性阿茲海默症有高達50%機率遺傳給下一代,劇中Alice的3名孩子也因此接受了基因檢測,證實30歲的大女兒遺傳了此症,此生或許都要帶著惴惴不安的心情生活。

 

這也讓Alice在擔憂未來之餘,又懷抱著對女兒的愧疚,但這些複雜心情在病情逐漸惡化後,也將一點一滴地消失。

 

本劇以罹病者的視角看待患者及家人生活的轉變,從茱莉安.摩爾精湛的演出中看到身為一位全球知名教授罹患阿茲海默症後的掙扎,努力透過高科技產物來延緩病症的惡化,

 

最後也透過Alice在阿茲海默症協會的演講說出患者的心聲:「我要求自己活在當下,因為我現在也只能『活在當下』了。」

 

(此部分文字由編輯室提供)

 

 

(本文節錄自《松鼠之家:失智症大地》,遠流出版,白明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症末期要不要急救?安寧療護給病友善終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失智症晚期和癌症末期一樣,都是威脅生命的重大疾病,但台灣社會普遍對此認知不足,因此對失智症晚期仍積極救治,使得許多病友在生命末期仍承受諸多痛苦。

高雄醫學大學醫師陳炳仁分析健保資料庫發現,台灣失智患者生命最後一年,有高達七成接受過管灌餵食、六成曾接受氣管內管插管及呼吸器治療,三成曾執行心肺復甦術急救,近兩成仍在洗腎,比率遠高於歐美先進國家,在亞洲國家中也偏高。

 

失智患者末期受苦

建議改採安寧照護

 

而且,失智病人接受氣管內管插管、呼吸器治療及心肺復甦術急救的風險是癌症病人的四倍以上,這些治療幾乎集中在過世前一個月,失智患者並沒有因此順利存活,反而是在生命終點受盡折磨。

 

英國布里斯托大學醫學院教授朱利安(Julian Hughes)表示,失智症晚期與癌末患者有許多相同之處,例如使用許多維生醫療與急救處置,但對患者已沒有幫助,失智症安寧照護應採取以人為本的照護模式。

 

事實上,台灣健保從2009年開始,已將失智者納入安寧療護服務對象,但至2013年底為止,接受安寧療護的失智者僅佔總人數的1.64%,其中很多人還是因為同時罹患癌症,才會接受安寧療護。

 

而且,沒有罹患癌症的失智症病人,即使接受安寧療護後,仍有高比率接受維持生命治療。

 

▲民眾可上網下載電子版《失智症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指引》,文末附有網址連結。(圖/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多認識晚期失智症

修改安寧收案條件

 

事實上,失智症和癌症一樣都是會威脅生命、導致死亡的重大疾病,但民眾與醫療人員普遍對此沒有充分認知,因此傾向積極救治,而不是選擇及時採取安寧緩和療護來照顧失智患者。

 

陳炳仁醫師建議,台灣應提升社會對失智症晚期的了解,進而做出適當的醫療照護選擇,呼籲應推廣失智症的安寧緩和療護。不過,目前健保失智安寧療護的收案條件並不適合失智患者,專家指出健保署應修改健保的失智安寧收案條件。

 

失智者家屬尋共識

病友預立醫療決定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周貞利提醒,失智症患者的家屬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討論對疾病的因應措施,並達成共識。(圖/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周貞利陪伴失智症的父親及婆婆超過十年,她表示若家中有失智症患者,全家人都要努力認識這個疾病的樣貌,並了解在病程中家屬能做的因應措施,每隔一段時間都應討論並達成共識,當疾病到了晚期病程,才不致於不知所措,也較容易接受安寧療護,讓失智家人獲得善終與平靜。

 

 

明年將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強調,失智患者應盡早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與預立醫療決定,建議失智者可以及早與家人、醫療團隊共同討論,從而尊重其自主意願使其安詳善終。

 

失智症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指引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媽媽,我沒有不要你!」將失智母親送安養院,真的是我最好的選擇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如果有那麼一天,媽媽變得不像媽媽,她認不得家人,開始「行為怪異」;而你沒有辦法全天候照顧,你剩下多少選項?「把父母送到安養院」真的是不孝嗎?

採訪/小虎文、李羚榕

 

林先生將媽媽送到安養院,一住就是 10 年,期間他承擔非常多關於孝順的非難、親人的不諒解。

 

可是林先生心裡很清楚-「媽媽我沒有不要你。」他要做的是解決家庭的困境,而不是被困境給綁架。

 

當「老闆娘」的角色褪去後 換「失智」躍上舞台

 

林先生的母親-英子女士,是台灣堅毅「查某人」的代表,從丈夫當兵三年開始,她一個女人辛苦地支撐著林家十幾個人口。

 

天還沒亮,她便騎腳踏車出外批貨買賣,無論外頭是烈陽曝晒還是狂風暴雨,她不讓自己有休息的一天。她其實就像「經濟起飛」的時代縮影,一步一腳印,刻苦耐勞地拉拔孩子長大。

 

林先生回憶,家裡常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爸爸媽媽把賺的每一分錢都省下來,天還沒亮就開始做工,直到三更半夜,日復一日的打拼,家裡才能開枝散葉。

 

精明又幹練的英子女士,婚不久後便開設雜貨商號並經營得有聲有色,一手包羅大小雜事,家事繁忙到她幾乎是嚴肅地「不苟言笑」、戰戰兢兢地過日子。

 

「現在的媽媽和以前真是判若兩人。」林先生細細地向我們回想媽媽最輝煌的歲月。

 

「過去沒有什麼娛樂集會場所,我們家開的『雜貨店』永遠聚集一堆人,來這裡看電視、聊天,永遠都熱熱鬧鬧的,我的媽媽,就是說話有聲量的老闆娘,也是場控氣氛的重要角色。」

 

雖然養家不易、工作操勞,但同樣地,也使英子女士的生活,發光發熱

 

但隨著都更計劃的進行,林家正好是都更預定地,在不得不的情況下,雜貨店的鐵捲門關上,褪下老闆娘的角色,舞台上看似熄燈,而憂鬱與失智,卻悄悄上場了。



把生命奉獻給家人 吃碗餛飩麵都覺得奢侈

 

 

退休後的英子女士,整天都窩在家裡,子女好說歹說、強拉撒嬌,都很難將她拉出家門,一方面是她不習慣主動外出,過去她可是一拉開雜貨店鐵門,左右街坊便會主動親近;但其實真正的原因,竟是為了「省錢」。
 

 「媽媽是『苦過來』的人,每一分錢都要算得恰到好處,花錢讓她會有罪惡感。有次好不容易她拉出來玩,點了碗餛飩麵給她,她把我們罵到湯都涼了還在罵,原因就是餛飩麵比陽春麵貴,貴十元她實在捨不得(就算是子女的錢)。她一生都獻給家庭,獻給工作,就是忘了獻給自己。」

 

英子女士從 63 歲便開始有「失智」的徵兆,但直到屢屢將空鍋燒焦,家人才意識到「媽媽變得不一樣了」。

 

頭兩年,由疼愛妻子的林爸爸擔任 24 小時看護,但怎麼照顧怎麼不對,爸爸覺得媽媽一直很愛「歐北共」(台語:亂講),衝突不斷上演。

 

「怎麼一下就忘記了呢?就叫你忍一下怎麼就是沒辦法?」林爸爸常常氣得面紅耳赤。孰不知,一般人無法理解的行為,正是無法與失智症患者相處的痛。

 

「後來請外籍看護工,但她請假的時間、頻率都越來越長,媽媽走失了、跌倒了她也沒發現,久了,我們心裡越來越沒安全感,覺得聘請外籍看護工,也未必是長久可行。」

 

「孩子,你已經不要我了嗎?」孝順的為難

 

當媽媽失智狀況越來越嚴重,方法用盡的林家無不感到心力交瘁,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辦?林先生的問題,也是許多失智家庭所面臨的困境。

 

當初要把媽媽送到照護機構,其他家人不會反對嗎?

 

「有,當然有,我和爸爸說,叫他們都來找我。」家族裡其他的親戚長輩,也會認為:還是要把媽媽接回來家裡,幾個兄弟姐妹再輪流顧,不就好了嗎?

 

「可是,光是媽媽突然意外生病,大家要排出時間來照顧媽媽都很困難了,更何況之後要永遠維持『輪班』制的生活。我當初也看了很多『我養你那麼大,你不要我了?』這類的文章,心裡不會有愧疚感嗎?當然會,但我們要想清楚,什麼是真正的孝順。」

 

「我心中認同的孝順是,我們要發自內心要愛護自己的父母,去判斷怎麼做對全家人最好,對爸爸好、對媽媽好,而且也要我們都做得到,這才是真正的孝順,照著大家的評價去做,就真的是最好的安排好嗎?我不認為。」

 

「做自己做不來的事,累垮了誰?痛苦了誰?只是為了『別人覺得這是孝順』,才去做嗎?」

 

林先生只要一有空,便會來和媽媽作伴,推著輪椅帶著行動不便的媽媽,有時去安養院附近的公園走走,有時邊走邊「五四三」(閒聊),一路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有時帶著媽媽去淺嚐她最愛的冰淇淋-「只要看著媽媽吃冰淇淋的笑容,就什麼都值得了」。(但這是秘密,不要讓機構的護理師知道)甚至還會完成媽媽的「即時願望」,讓媽媽帶著「明天要去遠足囉」的心情,微笑地入睡。 

 

「爸爸年紀也很大了,體力和心情上都不該有那麼大的負擔,我讓爸爸知道,媽媽現在受到很好的照顧;否則萬一爸爸也垮了,那我也垮了。」林先生說,真正的孝順不是逞強,而是有品質的陪伴;盡心、盡力,也不要自不量力。

 

夫妻愛情長久之道-信守承諾

 

 

「媽媽只有在時空錯亂的時候,因為想到家裡的『瓦斯沒關』、『菜還沒洗』,才會吵得要『回家』。但大部份時候,她把安養院當成自己的公司了,她還是那個『人人尊敬的老闆娘』。媽媽雖然失智,但在情緒上很穩定,這是我最大安慰的事。」
 

「但她常常誤會爸爸怎麼沒有睡在旁邊,是不是跑到外面找女人啊?」林先生笑說,媽媽竟以為爸爸有「小三」了,而且還覺得自己是傳統女人,要默默忍下來。

 

雖然英子女士經常「編劇」各種戲碼,但林爸爸對與英子女士可是一往情深。

 

結婚超過六十年的他們,在英子女士住到安養院的十年來, 他每天從外雙溪騎腳踏車到松山的安養院, 風雨無阻,一定要和妻子見一面,和她說說話、聊聊天,一年 365 天幾乎不間斷。

 

除非是林爸爸自己也有極重要的事耽擱了,否則對妻子的關心,說什麼也要堅持下去。

 

連醫護人員也驚呼林爸爸準時的程度-「最浪漫的事,就是與你一起慢慢變老。」在今年,他們夫妻還被選為「金婚代表」。

 

很少有人是天生喜歡做看護 感謝她們的包容

 

林先生選擇當時新成立、設備最新穎的安養院「我第一眼看到就喜歡了。」媽媽現在是安養院的「資深住民」,也遇過許多不諒解和其他「住民」的言語挑撥。

 

「我都和媽媽說:『我們不要理他們』。」甚至也有住民不希望他們常常來探望。「我想,我們家那麼幸福,看在其他無人探望的老人家眼裡,實在覺得很心酸。」

 

他最後想和安養院內的護理人員、外籍看護工說聲謝謝:「很少有人是天生立志要做看護的,一個人要照顧那麼多人,真的很辛苦。」

 

 

身為資深住民的家屬,林先生也提出自己的一些建議。

 

「希望台灣有更多設備良好的老人安養院,住得好又安全,我們才能放心很多。還有也希望院內可以舉辦更多活動,讓每個住民都可以參與,氣氛熱鬧、開心,減少呆坐的時間。」

 

對林先生一家人來說,將媽媽送到安養院居住,不僅讓爸爸透過觀察其他住民,更加了解、並接受媽媽的失智症:媽媽沒有錯,要怪就怪疾病吧!也讓家人有更多喘息的空間,爸爸找回自己的生活價值,我也繼續當我的綠天使(郵差)。

 

最重要的是,媽媽在機構的照顧和家人不間斷的陪伴下,笑容變得越來越多。失智後,英子女士看似告別精明的自己,卻重塑了另一個愉悅的人生。

 

「我媽媽有什麼異想天開的劇情或是願望,我就陪她演。我的爸爸、弟弟、妹妹和全部的家人,都會自動自發地來陪伴媽媽,對我們而言,這就是最重要的事。」

 

不要活在他人的壓力下,每個家庭的幸福劇本,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真實演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症就會出現「被偷妄想」症狀?醫師:這是貼上「有病」標籤

撰文 :許禮安醫師 日期:2018年04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被偷妄想」被認為是失智症的精神障礙症狀之一,許多失智長者就是因為開始出現這種妄想症狀,而被送入安養中心。然而身為家醫科、安寧療護的醫師許禮安,卻認為這完全是錯誤貼上「有病」的標籤,為什麼呢?

我演講失智症已經大約十年,知道大眾對失智症有許多誤解,可是連某些專家可能在思考上都有點問題,例如「被偷妄想」。我覺得這是把失智症病人貼上不公平的標籤。

 

先看以下這段引文(《五感防失智》160頁。浦上克哉/著,康健雜誌2016年8月第一版):一旦找不到就驚呼「東西被偷了!」時,會帶給周圍相處的人很大的困擾。「被偷妄想」是失智症的精神障礙症狀之一,許多失智長者就是因為開始出現這種妄想症狀,而被送入安養中心。被偷妄想的症狀中,最常被當成犯人的往往是最親近的主要照顧者。

 

我認為:這完全是錯誤的貼上「有病」的標籤。

 

美國曾經有個真實例證:心理學專家派幾位研究生假裝有幻聽去看精神科門診,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當時稱為「精神分裂」)」收住精神病院。研究生住院後當然要寫紀錄,但是,護理師同時也在寫護理紀錄。於是,這幾位假病人的病歷被記載著:有異常的「觀察行為」和「書寫行為」!

 

基本定理是這樣:當你認為他是賊,就會是一臉看起來賊頭賊腦的樣子;當你認為他有病,連正常的動作都會變成病態行為!

 

失智症病人其實就是:把錢包財物到處藏,然後因自己失智而想不起來藏在何處,當然就會找不到。

 

正常人找不到東西(特別是錢財)的第一個反應,當然就是驚呼「東西被偷了!」他是因為失智而認知出問題,但是「被偷」的認知,對病人而言是絕對真實,而且合乎邏輯的,絕對不是「妄想」。

 

總不能有天你因為找不到私房錢而驚呼「被偷」,就被貼上「妄想」和「失智症」的標籤吧!

 

我以前在某慈善醫院上班時,有位行政同仁放在大行政辦公室桌子抽屜的錢不見了,他很緊張卻又非常失望,想不到慈善醫院竟然有壞人會偷錢。我告訴他:「財物不妥善收好,那是你誘人犯罪。」幸好他沒有也不敢聲張,加上辦公室沒裝監視器,否則說不定他會被說有「被偷妄想」吧!

 

接著請看以下這段引文,講的是「路易氏體失智症」(《五感防失智》21頁。浦上克哉/著,康健雜誌2016年8月第一版):此類比較特殊,常出現幻覺,例如「房間裡面有不認識的小孩子」、「外面有漆黑的動物,所以不敢出門」等,雖然是現實中不存在的物體,病患卻彷彿真實看到。

 

他們常將自己感知到的事物認知為現實,不聽旁人解釋而堅持己見,造成照護上的困難。

 

這段文章直接讓我聯想到「寶可夢」現象!明明就是「現實中不存在的物體」,結果「寶可夢」迷們可能會說:「馬路上有好多寶物可抓,大家一起到馬路上去」、「公園裡有特殊的超級寶物在半夜出現,所以我半夜一定要出門」等。

 

假如我去告訴這些「寶可夢」迷們:「雖然是現實中不存在的物體,病患卻彷彿真實看到。」你覺得他們會聽我解釋嗎?因此,他們就是「常將自己感知到的事物認知為現實,不聽旁人解釋而堅持己見,造成照護上的困難。」
我很想請問:到底是誰有病啊?

 

古書《禮記》說:「里有殯,不巷歌。」原意是:「鄉里有人出殯,所以不在巷子裡面唱歌,以示哀戚之意。」

 

我當年開玩笑用諧音的:「你有病,不巷歌。」意思變成是:「因為你有病,所以我不敢在巷子裡唱歌,怕被你當成我也有病。」

 

如果你了解失智症的成因,知道「他不是故意要忘記的」,那麼他所有出現的症狀很可能都是合情合理,甚至是理所當然而且順理成章的行為模式,根本就不是什麼「妄想」。

 

可是當你貼上「妄想」的標籤,他就同時變成「精神病」的病人了。

 

(本文為高雄市張啓華文化藝術基金會 執行長 許禮安 醫師授權,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