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決定命運!人生剩下20%,你的個性決定老後生活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2月23日 分類:品味人生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性格的確有可能決定命運,如果希望自己的「老運」好,那麼最好是在還不太老的時候,修正自己性格中的偏頗之處,修正掉一些惡習。例如:易怒、暴躁、言語尖刻、自私、傲慢等等,如果不修正,將來就可能成為不良老人,老運怎麼會好呢?

作者/王漪

 

莎士比亞的名言「性格決定命運」,大家可能都不陌生,但未必每個人都完全同意這句話。

 

因為畢竟,構成命運的因素相當複雜,除了本身的基因、成長背景,還有很多外在的因素在牽扯著,不是三言兩語就能下定論的。

 

當我自己反覆思索這句話的時候,反倒覺得「性格」是值得玩味的,性格到底是怎樣形成的?它又是怎樣影響著我們去做抉擇?無數個抉擇累積串連起來,似乎也就形成了某種看來像「命運」的東西。

 

人在年輕的時候,不太能清晰的看出命運,因為很多事情還沒發生,看不出全貌,但是當人年長之後,80%以上的人生已經走過,剩下的20%,除了老病死之外,也不可能有太戲劇化的改變了。

 

這時候大致可以說:「啊~原來某某人的命運是這樣的......或是那樣的。」

 

儘管局外人可以隔靴搔癢地描述別人的命運如何,但命運還是很主觀的東西,同樣一個狀況,有人可以活得很幸福,也有人覺得活得很悲慘。

 

記得某一次,我去參訪一個濱海的養老院,看到一位老太太坐著輪椅,面對一扇面海的窗戶,凝視遠方,跟我同去的一個夥伴說:「好棒喔,老人家每天吃飯時都能看到海!」

 

另一個說:「唉呀,他們老眼昏花,哪看得到什麼海,就算看到海,又有什麼用,他們還不是被囚禁在一個動彈不得的身體裡......」人生是苦是樂,常在一念之間。

 

從我四十多歲之後,身邊六十多歲的父母就開始邁向老年,他們在六七十歲時做的的許多決定,對事情的許多看法,都影響到他們現在八九十歲的生活品質,

 

我的確在這些過程中看到了「性格決定命運」-不在於子女的人數,不是子女孝不孝順,不是有多少存款,是性格讓很多事情有了不同的發展。

 

命運沒有虧待,可惜我們總是百般刁難-電影《順雲》

 

談到這裡,我想跟大家分享一部電影,影片的名字叫做《順雲》,是由王明台導演,2017年11月在臺灣上映,這部電影從景觀到故事內容,都是非常鬱悶的。

 

主角是一對中年獨身的女兒和老年患病的母親,她們彼此互賴互依,卻是無窮盡的對立爭吵,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彷彿在看我們這個世代的故事。父母的那一輩人,經歷過戰爭,無論本省外省,其實都是大難後的倖存者。

 

生不逢時的感嘆累積成愛抱怨的習性,他們艱辛的把孩子拉拔大,幾乎每個家庭都希望能送一兩個子女出國讀書,光耀門楣,剩下那些沒有出國的孩子,可能當時會被認為比較不如人;而當父母年老時,恰是這些出不了國的子女留下來照顧年邁的父母。

 

影片中的順雲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兒,母親總是誇讚和思念在國外的子女,對身邊真正照顧她的順雲卻是百般的叫罵挑剔。

 

看這部電影,真不能算是一種娛樂,我當時邊看邊想:其實客觀來說,順雲跟她母親的處境並不是特別悲慘的;她們有房子住,順雲還是個大學的退休職員,應當也有一些退休金,經濟上並不貧困。

 

但這對母女強硬尖銳的性格,卻使她們經常生活得像在地獄一樣,我也在反思,在我們自己或周遭人的生活中,是否也有類似的狀況,明明可以過得還不錯,但卻因為性格的衝突水火不容,命運並沒有虧待他們,但負面的性格使得某些人把一手還可以的牌,打成爛牌。

 

父母最後想要留給子女什麼?正面價值還是負面思考

 

性格究竟打哪兒來的?基因當然是個很重要的因素。有些特質,即使不生活在一起,有血緣關係的親人之間,有時還是很像。

 

例如:我的外甥女在美國長大,我們每隔好幾年才會短暫的見面,但我妹妹常說他的女兒,有很多習性和思考方式很像我這個阿姨。基因決定出來的性格,可能我們很難改變,但是可以修正,我所觀察到的是:家庭,特別是父母的性格和價值觀,對子女性格的影響更大。

 

如果那些影響是負面的,將會持續到子女老年,而且情況只會越來越糟。因為人老了,自我控制的能力越來越差,性格中的陰暗面會越來越難以遮掩;而很不幸的,那些性格上的陰暗面正是讓某些老人遭人嫌惡,得不到好照顧的原因,因為身邊的人本能地想逃離他們。

 

上面這段話,簡單的總結就是:性格的確有可能決定命運,如果希望自己的「老運」好,那麼最好是在還不太老的時候,修正自己性格中的偏頗之處,修正掉一些惡習。例如:易怒、暴躁、言語尖刻、自私、傲慢等等,如果不修正,將來就可能成為不良老人,老運怎麼會好呢?

 

做父母的人,如果自己能夠有點修為,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形塑他們好的性格,那等於是送給他們一張最大的保單,在人生的旅途中有更多的機會,活得順暢如意。

 

如果人在年輕時沒有機會調整自己性格上的缺陷,到老還來得及改正嗎?我看到的是,如果真願意修正,還是有機會的。

 

我的父親年輕時個性滿火爆的,到了七八十歲,稍稍祥和了一些,後來因為中風後遺症,需要專業的照顧,去到一個還不錯的護理之家。我們本來都擔心他到了那裡,可能會很抗拒,發脾氣,不跟醫護人員配合。

 

沒想到從一開始,他都滿平靜的,跟一些外籍的看護工也都相處得很好有一次,我跟家人一起去看他。

 

他雖然講話有點吃力,還是跟我們說:「我現在身體不好,我自己知道,我要自愛,不要跟人家亂鬧......」我們都感到驚訝,我那強悍不服輸的老爸,竟然也知道。要調整自己的脾氣,不要讓工作人員討厭他,這樣他也可以得到更好一些的待遇。

 

莎士比亞的名言,是有他的幾分道理,性格決定命運,但命運不是一個已經寫好的劇本,等著人照劇本演出;性格,是可以經過學習而調整的。

 

命運,像是一個我們和上天一起合寫的劇本,如何發展,如何結局,你我都有很大的揮灑空間。

 

雨不停歇的港口山邊,一棟即將拆除的老屋。年屆六十卻一生未嫁的韓順雲,剛從大學行政人員退休。兄姊結婚移民美國多年,只留她孤單照料著越漸老朽的母親。

 

她們的關係看似彼此依賴,更像是相互折磨。從內部自家的整潔維持,外部設施的整理修補,順雲不屈服地維護老屋的完整健全,一如她對待自己的生命

 

儘管明知最終她仍會失去一切,但在那天尚未到來之前,她依然奮力捍衛,唯獨感情是她始終渴望,卻又遍尋不著的空白遺憾……。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82歲玩田徑奪金牌,摔斷手腳也繼續!噴射機阿嬤:人生,就是一句話「打斷手骨顛倒勇」!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8月06日 圖檔來源:潘秀雲 提供
  • A
  • A
  • A

82歲的潘秀雲有個風光的稱號─噴射機阿嬤,因為她跑超快,100公尺只花15秒14!更讓人驚訝的是,跑出好成績的這雙腿,曾被醫生建議更換人工膝蓋,但她鐵齒沒換,反而拄著拐杖往陽明山去,每天爬呀爬,雙腿肌肉竟慢慢練起來,最後還去攀登喜馬拉雅山、玩田徑,出國比賽拿金牌!

為了運動,她四肢都摔斷過、膝蓋沒換竟跑出亞運金牌…能如此頑強,來自她起伏的人生遭遇,潘秀雲輕鬆地說:「人生就是一句話『打斷手骨顛倒勇』!」

 

身為窮苦人家的長女,父親又早逝,她心疼母親,也心疼弟妹,甘願讓責任綁住,早早嫁人,在夫家的庇蔭下,弟妹才有學費,放心讀書。

 

婚後,她除了顧著家裡的雜貨店、忙著搬運貨物外,還得顧3個幼子,後來孩子都大了,久病的丈夫卻因肝硬化過世,從那天起,她開始了19年的獨居生活。

 

40年沒進操場

竟出國拿金牌

 

獨居最怕不出門,久了人就變得孤僻,幸好她有份正職工作,且堅持往戶外走,去運動,「我覺得女生打網球好美!一開始我不會打,就自己對著牆壁慢慢練。」後來網球練成了,還被朋友找去參加田徑比賽。

 

雖然潘秀雲學生時代就是田徑隊,但她當時已經60歲,「我有40年沒進操場了,要怎麼比賽?不然先去學校操場跑跑看吧!」開始練跑後,有時下班後太累,只想癱在床上,完全不想動,但總會對自己精神吶喊:「不行再躺,快起來跑!」

 

就這麼練著,5年後竟跑出全國常青國際錦標賽100公尺與200公尺短跑、跳遠的紀錄保持人,還到印度參加亞洲常青田徑錦標賽,以2.89公尺的成績打破跳遠的大會紀錄,總共拿過50面以上的金牌!

 

▲噴射機阿嬤獎牌超多!她笑說,有些都不知道被她塞去哪裡了。

 

79歲攀登高山

連外國人都佩服

 

金牌累積夠多了,她開始用登山突破自己,在79歲時直接飛去攀登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還創下當地「年紀最大」的攀爬紀錄,但參加這趟登山團可不便宜,共要價18萬,「花得有價值!而且導遊跟沿途的登山客說我79歲了,那些外國人表情都很佩服。」

 

準備攻頂那天,她和團員從晚上11點開始爬,看著眼前45度的陡峭坡度,耐著低溫,連鼻涕都凍成冰,一行人隔天清晨6點終於成功登頂,踩在最高處的那一刻,導遊開心地抱著她說:「妳真的做到了,太厲害了!」

 

登山很辛苦,為什麼還喜歡呢?潘秀雲酒窩瞬間笑開:「不算辛苦,因為登頂很開心!我覺得登山是讓這座山來測試你的體力,只要最後征服了它,站上山頂,風一吹,看著頭上的雲,就會覺得很自由!」

 

還有一次攀登喜馬拉雅山,在山下準備時除了興奮,她還很好奇地想著,為什麼身旁的挑夫要帶著一籠籠的雞跟著他們。

 

▲攻頂非洲第一高峰時,噴射機阿嬤不忘拿著國旗去拍照。

 

後來才發現,那是大家的糧食,「10天在山上,天天吃咖哩雞,身上只帶著一壺冷水、一壺熱水,喝剩的拿來盥洗,很克難!但我爬到5400公尺也沒有特別不適應,而且那時候傻傻的,不知道有高山症的藥,我只有帶安眠藥,幸好後來適應得好,乾脆連安眠藥都沒吃。」

 

心情要好

人才會健康

 

沒有吃安眠藥的那晚,她看見已逝的丈夫就躺在她隔壁,對著她微笑,這是在丈夫離開後,第二次夢見他。丈夫過世19年來,只夢見2次,會不會覺得失望?她搖搖頭說:「人走得圓滿就好,不要常夢到。」

 

不想常夢到,並非不愛,而是認為最好的想念就是遺忘悲傷,「夫妻再怎麼恩愛,另一半走了,也不該在悲傷裡沉溺太久。」當時丈夫過世後,她只花了一年整理情緒,勇敢走出戶外。

 

潘秀雲認為,長期情緒低落會影響健康,相反的,「笑面會帶來春風」,維持好心情是健康的必要條件。她提醒,這副身體是要用一輩子的,千萬不要跟健康過不去。

 

所以她的運動行程都很扎實,也很固定,每天晚上10點入睡,早上4點多起床後,出門慢跑7公里,跑完後若看見網球場有人,便加入打1.5小時的網球,如果還有空,就回家揹上背包,往新店和美山步道走去,走完將近9公里的路程。

 

最酷的阿嬤

年過八旬仍逐夢

 

現在,潘秀雲的人生過得灑脫、快樂,她雖然朋友很多,但也喜歡一個人獨處,有3個兒女,卻不要求孩子與她同住,「有時候小女兒帶孫女回來,大概玩半小時我就會說『好了,該回去囉!』我女兒都笑說『別人家的阿嬤巴不得孫子天天來玩,妳還趕我們回去!』」

 

噴射機阿嬤有了家人、朋友的溫暖陪伴、相守,追逐夢想更是不遺餘力,說起下個夢想,她的眼神堅定,酒窩再度綻放,「我在等85歲,我要破亞運的短跑、跳遠紀錄!」

 

即使人生有起有落,但眼前這位很酷的阿嬤,正在一步步攀登人生巔峰,等到終於站上山頂那刻,會再度印證她相信的真理:人生,就該打斷手骨顛倒勇!

 

▲噴射機阿嬤正在努力著,往85歲的夢想邁進!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失智丈夫、房子遭法拍險輕生!挺過照顧重擔,72歲勇闖加拿大騎哈雷圓夢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7月11日 圖檔來源:黃慧如提供
  • A
  • A
  • A

不少照顧者因不懂得求助,被長照重擔壓垮。其實只要連結政府、民間長照資源,不只讓被照顧者獲得妥善、專業的照顧,照顧者也能重新擁有追求夢想的權利!

今年72歲的黃慧如,曾經照顧近百歲且罹患失智症的先生五年,當年她不但因此沒了工作,房子也遭法拍,瀕臨崩潰邊緣!她原本想帶著丈夫輕生,卻因為一張傳單,讓她成功幫先生找到長照資源,接受居家服務與機構照顧,而她自己也參加支持性團體紓壓,終於獲得喘息。

 

某天,社工問她人生有什麼夢想,「想騎哈雷重機」的念頭閃過黃慧如的腦海,於是她靠著這個意念,支撐她走完辛苦的照顧之路,就在去年美夢成真,遠赴加拿大騎哈雷重機,一圓夢想!她的故事還因此登上國外媒體版面,留下難忘回憶。

 

 

 

值得注意的是,像黃慧如這樣辛苦的照顧者相當多。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總)107年統計分析,在2,350名個案中,近5成沒有照顧替手、近3成為老老照顧、近2成照顧者自己本身就是病人,還有些要同時照顧2人以上,甚至有些照顧者已經出現自殺念頭。

 

政府長照資源:

 

平均長達9.9年的長照歷程就像一場「看不到盡頭的馬拉松」,提醒照顧者善用政府和民間資源,就能減輕負擔。有長照需求的民眾可撥打1966長照專線,政府會指派照顧管理專員到府評估情況,並提供「長照四包錢」補助項目。

 

第一包:「照顧及專業服務」依失能程度二至八級補助約每月1萬元至3萬6千元(自負額最高16%),等於花1千6至6千元間,即可使用居家服務、日間照顧,或居家復健、居家營養等項目。

 

第二包:「交通接送服務」失能第四級以上者,依交通遠近補助每月1,680元至2,400元(自負額最高30%)。

 

第三包:「輔具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每三年最高4萬元(自負額最高30%)。

 

第四包:「喘息服務」每年最高補助48,510元(自負額最高16%),可使用於居家喘息、機構喘息、日間照顧中心喘息、小規模多機能(夜間臨托)、巷弄長照站臨托等五項喘息服務。

 

民間長照資源:

 

除了政府資源,民間團體也有許多相關服務,例如家總設有「長照四包錢」試算網站、家庭照顧者支持據點地圖查詢,以及各種喘息活動、支持團體、照顧技巧等課程,若有問題可撥打0800-507-272詢問,將有專人服務。

 

40歲的蔡先生離職照顧洗腎、失智雙親長達13年,在家總社工的引導之下,才開始懂得使用長照資源、改變照顧困境,也因此有餘力朝向結婚生子、開咖啡館的夢想前進。

 

為了鼓勵照顧者分享經驗,家總舉辦第三屆「聰明照顧者徵求活動」,凡在9月15日前完成投稿,最高可獲得一萬元禮券獎勵。活動網址:http://www.familycares.com.tw。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另一半,就是最好的旅伴!」夫妻攜手旅行14年,這樣玩出快樂第二人生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6月21日 圖檔來源:老黑提供
  • A
  • A
  • A

南極看企鵝、巴黎看鐵塔、義大利吃披薩…老黑45歲就退休,至今去了超過50個以上的國家,無論眼前的風景如何變化,唯一不變的就是身旁一定有老婆Olivia的陪伴!中年後,兩人還能恩愛牽著手到處旅遊,維持快樂婚姻、精彩退休生活的祕訣是什麼呢?

老黑與老婆Olivia各有朋友圈,也有不同興趣,以運動來說,一個喜歡瑜珈、一個喜歡跑步,但遇到兩人都有興趣的活動,總會聚在一起,像是騎腳踏車、旅遊。

 

這樣的婚姻模式,不就是朋友的相處模式嗎?「有人結婚後會說『我不像以前這麼愛得這麼濃烈了』,當然,你不可能愛這麼久的。」老黑認為,相處久了,友情比愛情重要,能夠舒適地好好相處,一起做熱愛的事,比整天我愛你、你愛我,但無話可說來的重要。

 

「尤其是退休後,更要把對方當一個朋友對待,不要當成你的附屬品。要比全世界的人更尊重你的另一半。」以旅遊為例,Olivia是發起旅行計畫的始作俑者,之後老黑再一起加入討論,所有決定,都是兩人的決定。至今兩人一起去了50個以上的國家。  

 

另一半眼中的風景

就是你眼中的寶藏

 

有次兩人去印度,老黑覺得當地環境髒亂,但Olivia拉拉他的衣角說:「你看印度人的臉上總是掛著笑,沒有一絲怨懟。」旅途上,兩人總能聊出新感受。

 

當然,旅途中免不了吵架。艷陽天下,兩人在國外人生地不熟,又迷了路,老黑堅持這條路才剛走過,要走另一條;Olivia反駁:「你記錯啦!」兩人開始拌嘴。老黑說:「通常是我錯,哈哈!」即使會爭吵,老黑還是堅定地說:「另一半,就是最好的旅伴!」

 

結婚至今快25年了,問起老黑覺得Olivia哪裡最美,他笑瞇了的眼裡仍有愛意:「當然是全部都美!」笑完,他認真得說:「我覺得她個性最美,包容整個我。她有很多讓我崇拜的地方,同理心、藝術家個性讓我很愛慕,像剛說的印度,她很容易注意我沒看到的美好事物。」

 

「我們越來越知道我們是彼此的『伴』,陪伴彼此變老、變病,吵太久對大家都沒好處,婚姻中的時間很珍貴。」在最後一天來臨之前,還剩多少時間呢?很少人能這麼想,甚至將婚姻視為枷鎖,彼此越看越討厭。

 

世界各地旅遊的基金

來自健全的財務規劃

 

兩人去環遊世界,一趟就花了160萬,幸好老黑有投資理財的習慣,他分享三大理財秘訣:1.具備一定的積蓄、妥善投資理財;2.願意過著簡單樸素的生活;3.選擇去物價、房價較低的地方生活。兩人從北京搬回高雄,也力求簡單樸素,能走路就走路、不然就騎腳踏車,減少外食,卻發覺自己吃得更好、也更健康!

 

他說,投資最重要的還是觀念,把握高收益必定有高風險的心訣,中年投資布局求穩健、被動收入能打平、或超過日常消費就好。於是理專愛推薦年利息10%-15%的金融產品,他碰都不碰,只選擇年利率4%-5%的金融商品,例如:高收益債券基金、保險等。

 

 

因曾在外商公司待過,老黑熟悉海外投資,於是曾在澳洲開戶,「但你要是對當地不熟悉,就不建議特地去開戶,不要把錢放在你不熟悉的地方。」一切保守、知足、穩健就好。

 

精彩退休的基礎

來自健康的身體

 

老黑選擇用郵輪環遊世界,雖然比起搭飛機省事、方便,但還是很需要體力,除了做金錢上的投資,他也非常注重自己的健康資本。但熱愛跑步、騎腳踏車的他,也難免老化侵蝕,一年半前他罹患青光眼,伴隨著視線越來越狹窄,嚴重可能喪失視力,是種不可逆的疾病。他害怕,卻沒花多久時間就決定動手術,除積極治療外,也更注重身體健康。

 

「40、50歲之後,身體只有一條路走,就是往下坡路走。」但他依舊樂觀、知足地說:「雖然人都有進步空間,但『現在』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缺再多,我還是會說我現在是100分。」明年10月初,環繞非洲的郵輪船票老黑已經訂好了!他在臉書上開心分享:我很幸運,趕上在願望清單打上一個大勾的機會…從這件事我清楚學到「有夢最美,即知即行」的真理,它不止適用於旅行,也適用於人生。

 

老黑在收入最高的45歲勇敢從職場退休,追尋自己的人生方向;在57歲罹患青光眼,積極開刀治療;59歲依舊對生活充滿熱情,對世界充滿好奇。不管未知的未來會如何,已知的是,老黑正朝著無憾的美好人生,一步步邁進,而身旁,一定有Olivia的溫暖陪伴。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送走父親後,家裡有個位子永遠空了...吳若權:後來我才明白,他其實一直都在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5月29日 圖檔來源:吳東岳
  • A
  • A
  • A

吳若權在40歲送完父親最後一程後,一路陪伴中風、罹癌的母親直到現在。他在這當中發現了一項真理:「其實,我們不管怎麼努力,終將面臨生命消逝的遺憾,而這些遺憾,其實都是因為愛。」

遺憾終將來臨,但吳若權選擇用另外一種方式,更深刻地愛著父親。於是每周帶著媽媽拜訪父親生前好友,在過程中發現,經過與他們的共同聊天的這個「儀式」,不只沖淡了哀傷和家人間死氣沉沉的靜默,父親也在記憶中慢慢活了過來。

 

例如,吳若權從不知道,母親的廚藝都來自父親。本來以為是母親很擅長做菜,父親離世後,跟舅舅聊天,才知道真正的大廚是父親。回憶起父親,吳若權笑開了,他接著說:「以前都聽我媽說,你爸就是怎樣怎樣,後來靠我們一點一滴去拼湊,不只對爸爸的記憶完整,連對他的愛也完整了。」

 

「我才深刻知道,原來肉身的離開並不是真正的離開,雖然人不在了,但感情卻能更親密。」

 

改變想法,從理解開始

 

對比父親突然離世,吳若權母親生命力旺盛,歷經兩度中風、癌末都堅強地活下來。面對這20多年的照護時光,身為主要照顧者的吳若權,極其艱辛。

 

當時,他從早上5點半忙到晚上11點,張羅中風母親三餐、算準中藥、西藥之間的間隔、回診、復健、打掃家裡…還得忙自己的工作,把自己當兩個人用。而當他好聲好氣捧著藥到母親面前,身體疼痛的母親常鬧脾氣嚷嚷:「什麼?又要吃藥!我剛才不是才吃過嗎?」

 

而吳若權已出嫁的姊姊回家探望,難免因為關心對他叨唸幾句。有次,姊姊看著他怕母親半夜起床跌倒,拿著棉被在母親房門外打地舖,姊姊勸他回房睡,吳若權不肯,明明是手足之間的好意與關心,來來往往次數多了還是難免摩擦。

 

如同所有留在家裡,長期擔任照護者角色的人,透支體力、精神磨損,都會產生許多必須面對處理的負面情緒。

 

吳若權意識到自己的憤怒,不斷地想:「我想要做一個被害者、還是掌控者?」例如,面對母親的孩子氣、固執,他想,凡事都是一體兩面,母親就是這麼堅韌的個性,才有辦法度過人生最艱難的時光。中風這20幾年來,母親努力復健、吃藥,就算罹癌也有辦法跟病魔纏鬥,且每次都驚險地活了下來。他選擇理解,往好的那面想。

 

「我們不欠父母,不該愧疚,或是以『報恩』的心態來照顧他們,應該要甘願,以愛做出發點。」

 

 

比對錯更重要的事

 

面對手足,吳若權覺得「不能改變別人,所以只能改變自己」這說法多少有點消極,於是他轉了個彎,選擇相信「不能改變別人沒錯,但你能選擇盡力、無愧於心,就能使他人受影響,產生改變。」

 

改變了想法,再來就是落實到日常選擇上了。吳若權身為心理諮詢師,當然知道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但我們能不能不再看我們的『差異性』,把眼光放在我們的『共同目標』上?」

 

例如,吳若權因全心全意照顧,時常恍惚覺得,那惡性腫瘤原本是長在自己身上,只是母親代為受苦。而母親總會說:「沒關係啦,我都呷到80幾歲了,沒關係的。」

 

「不行啊!我要盡力救她,所以我們有共同目標,就是『她要平安,漸少病苦』。」於是日常生活中的摩擦,母子間的想法不同,因著眼於遠大的、一致的目標而顯得微不足道,長照所產生的苦難,最終印證了親情的美好。

 

手足缺席照護現場怎麼辦?

 

「活到中年,你要有『人生本來就是不公平』的認知。」他眼神篤定的說。

 

成長歷程不同,與家人的親疏遠近也不同,親情間有許多曲折、幽暗的角落,是無法言說的。他發現身旁的中年朋友,常面臨手足缺席照護現場的窘境,對此,吳若權提出看法「那些缺席的人其實不是不愛父母,只是他們沒辦法處理心中巨大的悲傷,所以會選擇逃避。只要逃避,心中的百般糾結就不用掏出來面對。」

 

吳若權在手足間的角色,恰好是留下來的主要照顧者,他心甘情願照顧母親,以愛為出發點。因為他知道,無論逃不逃避,生命就是會有來去,就算做得再好,都必須面對父母終將離世的遺憾。

 

「父親的突然離開,讓我學到死亡只是肉身的消逝,愛還在;而母親讓我學到,如何從日常生活中毫無保留的愛她。只要盡力、無私的去愛父母,就能讓自己的遺憾小一點。」

 

「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彼此相愛才是事實。」吳若權的中年體悟如此透徹,他明白,當無常成為日常,只要盡力去愛,就能在生命必然的遺憾裡,得到永恆的溫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懷念父親,不只悲傷一種方式! 侯昌明:爸,從今天開始,我會好好過日子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4月19日 圖檔來源:蕭芃凱
  • A
  • A
  • A

當父母走了,照護重擔卸下了,我們該如何整理情緒,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世上最無可奈何的事,莫過於自己一天天茁壯,父母卻一天天老去。

 

侯昌明已照顧失智父親22年,在2月13日當晚,87歲的侯爸爸因血壓驟降,離開人世。侯昌明坦言,為了這天他做了許多心理建設,就怕自己崩潰。但當這天終於到來,他就像是完全沒有準備,像個孩子一樣,崩潰大哭。

 

「雖然家人都有了不急救的共識,但最後向護理師說出『放棄急救』的那個人,是我。」一向有著開朗笑容的他,談起父親被送往急診當晚,自己所做的那個最沉痛的決定,難免眼眶濕潤。

 

放手吧!

就像父母放手讓孩子飛一樣

 

「我爸87歲,癱瘓兩年半了,強制CPR(心肺復甦術)會肋骨碎裂,甚至可能七孔流血,這樣做到底該還不該?我要滿足自己的私心,還是真正站在爸爸的立場?」沉默了半晌他接著說:「我想,我們做子女的也需要放手,讓他走。」

 

回首照顧父親的22年,看著父親眉毛由黑轉白;從行動自如到癱瘓;意識清醒到不省人事,侯爸爸一路走來十分辛苦,遑論身為主要照顧者的侯昌明。

 

編輯精選:照護者的告白!楊貴媚:只希望中風的媽媽有天能站起來…

 

 

在失智症還不算嚴重時,侯爸爸總抓著他問:「今天禮拜幾?你媽媽呢?」「媽媽早就過世啦!爸,你忘記了嗎?」「什麼?死了?」侯爸爸又失去了一次老婆,侯昌明知道,他的回答傷透了爸爸的心。

 

為了不要讓父親哀傷過日,他決定,父親腦海中的回憶不管剩下多少,快樂的他要守護,悲傷的他便用力驅趕。

 

守護失智症的特效藥:耐心與「想像力」

 

「媽媽去美國玩啦!你出錢讓她去的,她好想你,還說回來要親你一下欸!」如此一說,侯爸爸展露孩子般笑顏。面對可怕的回憶,侯昌明也有本事安撫父親。「昌明,我跟你講!不要去中正紀念堂,那裡有憲兵在抓人,昨天我就被抓去。」父親害怕地耳提面命,抓著他的手說道。

 

「誰?你跟我講憲兵的名字,我跟總統很好,我叫總統去修理他!爸你不要怕!跟我講他的名字。」「不要啦,危險啦,不要為難他啦,算了啦!」他一邊演著父親當時畏縮的樣子,一邊笑著說自己哪可能認識總統。

 

 

「我有一次還跟我爸說,爸,你真的好帥,我來幫你介紹幾個漂亮的女朋友,我爸笑得超開心的!」無論在現實生活中,或是侯爸爸的幻想世界裡,侯昌明總扮演著守護者,護著父親度過那些可怕的關卡。

 

編輯精選:照護者好辛苦,該怎麼辦?謝祖武鼓勵:打這電話,我們支持你!

 

從今往後,思念該跟誰訴說?

 

在父親過世之後,他坦言,以前回家一進房就能看到爸爸,那種感覺令他十分安心,因為爸爸永遠在那裡等他回來,雖然無法回應,但他無論是換房子、換車子、去哪裡玩,都會跟父親報備。

 

「欸爸,你看,我買了一棟新房子喔!我做到了這輩子你沒有做到的事情,你兒子真的不是蓋的,你看你教得多好!」即使父親以沉默回應,他依舊自顧自地誇獎父親,他深信,父親一定聽的到。

 

父親過世後,房子內再也見不到父親身影,只留下那張防褥瘡電動床。有一天他獨自進去收拾,坐在房間裡,從小到大的回憶一湧而上,更想到從今以後,想跟父親說的話再也無處安放,他再度崩潰。

 

但,侯昌明並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悲傷,他立刻著手準備父親的告別式,告別式上的影片也是他親自策畫的。只因在告別式之前,他即對父親說:「爸,這輩子,謝謝你。從今天開始,我該幹嘛就幹嘛,該說笑就說笑,我會好好過日子。」

 

於是,民間習俗中,喪父需要蓄鬍,以表自己失親的哀痛,侯昌明與家人討論過後,決定每天刮鬍子,把自己打點得整齊俐落。「我爸一定希望他的兒子跟以前一樣積極陽光,不用刻意把自己弄得邋遢就叫想念,就是孝順。」

 

 

想對你說的話

你還聽的到嗎?

 

現在,侯昌明唯一還無法克服的事情,就是獨自進去爸爸的房間,唯獨面對這棟老房子,他沒辦法故作堅強,沒辦法以他一貫的招牌笑容來面對。

 

告別式結束的某天晚上,侯昌明在家中飯廳呆坐,讀國一的兒子經過便問:「還好嗎?要不要聊天?」兩人便像大人般聊起來,侯昌明跟兒子訴說以前與父親的點滴,兒子認真地聽著。

 

家人的傾聽與支持,讓情緒有了出口,侯昌明轉化憂傷的腳步更加積極。他帶著家人走出戶外,也開始投入工作,光是這個月,基隆廟口夜市他就去了3次,也帶著全家人到北投遊玩,但卻也因此被人質疑:你爸爸告別式才剛結束,就這麼開心出去玩?

 

對此,侯昌明無奈地表示:「我用力地吃,用力地工作,珍惜每個還在我身邊的人。真的要讓爸爸沒有罣礙,不是要讓自己過得更好嗎?誰規定懷念親人就只能用悲傷呈現?」

 

懷念父親,並非只有悲傷一種方式。採訪結束後,隨意問起侯昌明,那些想對父親說的話,該怎麼辦?

 

他淺淺一笑,說:「就抬起頭,對著天空說吧!」

 

相信,在天堂的侯爸爸,定能聽到兒子深深地思念。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