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張忠謀真情告白 談徬徨、生死與愛

撰文 :今周刊編輯團隊 日期:2018年01月31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 A
  • A
  • A

2018年開春,87歲的科技教父主持正式交棒前最後一場法說會,
依舊挺直腰桿,談笑風生;
下台前,輕輕一句I will miss you,灑脫道別。

 

他說,就是走完一個人生階段,沒有太多感傷,

但相隨多年的台積人,早已紅了眼眶。

事業經營,他向來不愛風險,

橋牌世界高手的他,對於台積電的未來,也總是步步精算,縝密布局,

不但接班如此,未來5年的競爭力布局亦是。

退休前的他,帶領台積電登上經營的高峰,

市值超越勁敵英特爾,一度飆漲至6.9兆元,占台股2成。

如此風光,但他依然是那個持股不到1%,

誠信自持,沒有絲毫藉機謀私利,永遠的專業經理人。

業界形容,他是能料敵機先,攻其不備的科技巨擘。

不但創造台積電黃金30年,

也打下台灣半導體世界龍頭的地位。

 

當下台前,各方掌聲如浪撲來,讚嘆接踵而至,

張忠謀行將留下漂亮的退休身影之際,

他接受《今周刊》獨家訪問。

這一次,他不談經營、不談策略、不談產業趨勢,

他坐在辦公桌前,談壯年的徬徨,

談愛、生死與事業年華。

 

數十年的流光在我們發問下閃過眼前,

一頭白髮如銀的他興之所至,吟吟笑立,

拉開白板提筆寫下一首邱吉爾的詩。

這首詩,為他戎馬數十載的那些日子,留下注腳,

也為即將退休後,

打算提筆寫就的自傳下冊,拉出序幕。

談自傳下冊,從一首邱吉爾的詩開始!

我在TI 25年的經歷——

黃金般的晨潮

黃銅似的午潮

鉛般的黃昏

但是,無論它是什麼金屬

我都盡力擦磨

使每一個金屬發出它特有的光芒

 

以下是張忠謀的精彩告白:

 

徬徨的50歲,造就台積電黃金年月

 

這是邱吉爾的一首詩,他這樣描述他的同代人Royal Curzon(編按:英國公爵)。Curzon在20世紀初期,曾做過印度總督,那是他黃銅似的午潮,他後來回英國還是有官做,那是鉛一般的黃昏了。而我的50歲徬徨就在這裡(指著詩句第三行),雖是鉛一般的黃昏,但我還是盡力擦磨,使它發出它特有的光芒。

 

我離開TI時,才52歲,到美國通用(編按:擔任總裁)待了一年半,我就知道,不要待下去了。假如沒有50歲那個徬徨,會一直(在TI)待到退休,永遠都做TI的CEO,但是做CEO沒有希望……。

 

至於我創辦台積電這30年來都是黃金,晨潮是黃金、午潮是黃金、黃昏也是黃金!

 

談交棒與裸退

裸退對接班人比較好,背後有人指指點點是很討厭的事。

 

這段時間,我仍是台積電的董事長,仍然每天都在想未來,每天都要規畫很多事情,而很多規畫都是相當機密的。外界以慢慢放手來形容,我想,這個是對的。

 

若說這段時間比較特別的事,就是我會告訴他(接班人),我是怎麼做的,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的考量點是什麼,他接不接受在於他,但是我會告訴他,我是怎麼做的。而這樣的溝通,不是一對一,是好幾個人。

 

宣布退休前,我曾跟幾個國外接班人談過,我告訴他們,我交棒時,會是裸退,他們的反應都是,哇!我如果有像你這樣的boss就好了。

 

裸退,這對台灣企業來說,是很稀有、少見的。但我沒有要樹立什麼典範的野心,我會這樣做,因為我覺得,這樣做,對公司好,對接班人好,對我也好。假如,名譽上,你把權力和頭銜都給他們(接班人)了,那事實上,背後還有個人指指點點,那是很討厭的事。

 

談退休與生死

階段完成了就bye bye,不必哭哭啼啼。

 

我在台積電最後一次法說會,結束前,我告訴大家:I will miss you!其實,Sophie(太太張淑芬)事後也問我,是不是有點sad?有點感傷?其實,在這種事情上,我覺得我是比較西方的,西方是每件事情都有它的階段性,完成了就OK,沒有什麼戀戀不捨,也不能說完全沒有眷戀,至少比東方少很多。

 

像面對死亡,東方就是哭哭啼啼,不得了了!但是在西方,(死亡)就是這麼一回事,雖不會去鼓勵你要很快樂,但也絕對不是很悲傷的事,這就是階段性嘛!人生走完,階段完成了,就bye bye,不必哭哭啼啼!

 

對死亡都如此了,死亡是時候一到,一切都完了;那退休後還有很多時間,很多事情呀。那麼,我對法說會say goodbye,有什麼值得悲傷呢,也許是值得高興。

 

談愛與公益

人類科技一直進步,但愛,卻退步了!

 

我以前根本不知道台積電有志工社,我跟Sophie每天要通3次電話,她被選為志工社長後,我不想知道都難,呵呵!台積電之前也常捐錢,一次,她問我,知不知道捐款都用到哪裡去了。

 

事實上,921地震,很多企業都捐錢,但最後發現捐款沒用多少。另一方面,企業常覺得,好像捐了錢就沒事了,就沒責任了。當Sophie說,志工可以做點事情,這對我們來說,是跨出一大步。

 

至於我個人的慈善事業,就靠她了,呵呵。如果要說我個人做公益慈善,前些時候,我幫MIT(麻省理工學院)的經濟系翻修一棟大樓,你們知道MIT經濟系的地位嗎?諾貝爾從有經濟學獎40多年來,MIT就出了27個經濟獎得主,包括現在的3名教授,而那棟樓,現在以我跟Sophie的名字命名。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淑芬不只捐錢 更做政府做不到的慈善工程

撰文 :林鳳琪 攝影:唐紹航 日期:2018年02月01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 A
  • A
  • A

一月中旬,南下疾駛的高鐵上,正在用餐的女士看見一位老太太顫巍巍地走來,急忙擱下筷子起身攙扶老太太到座位,就怕老人家不慎跌倒。

眼尖的民眾認出該女士是台積電董事長夫人張淑芬。畢竟,輕裝從簡的她樸實的像個尋常人家,一點兒也不像是市值已破六兆元的上市公司董娘。

 

一到嘉義,張淑芬馬不停蹄地直奔水上。這天,是快樂學習協會水上課輔據點「重生」的日子。三個月前,這裡還是簡陋鐵皮搭成的建築,連張像樣的課桌椅也沒有;而年久失修的天花板,不但漏水,還有傾倒的危險。如今,堅固的水泥取代了斑駁的鐵皮屋,簇新的課桌椅上,端坐著一個個專心念書的學童。

 

早一步到這裡的是台積電的志工群,他們像是替自己家辦喜事一樣,忙裡忙外。張淑芬摟著基地主人闕戴淑媺,忍不住紅了眼眶。

 

義賣助改建  三個月蓋好課輔基地

 

故事,得從十多年前說起。這裡,原是闕戴淑媺幸福美滿的家,直到那個寒冷冬夜,歹徒闖入她家,並殺害她的先生。

 

闕戴淑媺一度怨恨上天,為何給了她幸福又收回去,但後來發現,正因為水上窮,孩子們課後沒人照顧,才會誤入歧途,於是她發願要把路上的孩子全撿回來。然而拮据的財力讓她撐得很辛苦,直到快樂學習協會伸出援手,這裡成了祕密基地之一,陪伴孩子的力量也壯大了一點。

 

同時,台積電志工也開始參與課輔班,並發起慈善義賣幫助基地。去年底,台積電十二吋廠技術委員會的志工主動發動改建募款,希望讓孩子們有個安全的基地,獲得張淑芬大力支持,「透過台積電內部的『台積i公益』平台,短短三天就達標,募資近六百萬元;三個月,我們就把它蓋好了。」

 

身為快樂學習協會理事長,導演吳念真這天也來到水上,他驚訝台積電連做慈善都如此高效率,「我們當然希望拋磚引玉,讓更多企業參與。」

 

挽袖進災區  組志工團隊清理校園 

 

近幾年,不管是八八風災(莫拉克颱風)、高雄氣爆、八仙塵爆……每當災難發生,台積電志工的身影總是第一時間就現身。尤其,高雄氣爆發生一個月後,災區居民在自家門口,掛起了一幅幅紅布條,從「台積電我愛你!」「台積電謝謝你們!」「謝謝台積電董事長夫人與志工」,以愛化解悲傷的畫面令人動容。而讓台積電宅男工程師從冰冷廠房走進災區的推手,便是張淑芬。

 

 

其實,早在二○○四年台積電便有志工社,「最早是半導體博物館的導覽志工,以文教為主,後來慢慢延伸到慈善。」○八年,受金融海嘯波及,志工社面臨斷炊,時任台積電廠務處資深處長莊子壽接手,熱心公益的張淑芬也在○九年跳下來擔任社長。

 

在張忠謀口中,「Sophie(張淑芬英文名字)本來就會參與一些婦女公益活動。」張淑芬則笑說,對於做志工、推慈善:「董事長(張忠謀)交代兩件事:第一,不准強迫員工;第二,不准碰錢。」莊子壽還記得,「第一年她戒慎恐懼,擔心被批評干預公司運作,也不希望被誤會,員工參與志工活動會影響工作。」

 

「公司治理到一個程度,你可以給員工財務上、工作上的成就,卻未必能讓他的生命覺得光彩。如何讓你的員工過得快樂,是讓他找到生命的價值,而Sophie補足了這一塊。」莊子壽說得鄭重。

 

○九年八八風災,當時台積電不少員工也是受災戶,莊子壽形容,張淑芬第一時間南下,代表張忠謀探視員工,安定人心。身處第一線,張淑芬親眼目睹員工的家被沖毀,滿是泥濘的街道寸步難行,「一個月都清不完。」

 

眼看還剩兩周就要開學,但學校的課桌椅、電腦、教室、醫務室全被淹沒,要想恢復原狀,準時開學談何容易!你淹我也淹,正當校長們傷透腦筋要去哪裡借場地,張淑芬拍板定案,台積電不只是捐錢,而是挽起袖子走進災區,給予最即時的幫助。

 

 

於是,台積電緊急撥了五千萬元,並組織志工團隊清理校園,修教室、修電腦、募書等,「有些工程不是我們專業,就發包給廠商。因為是自己的家園,員工們很積極,甚至有些廠商也不拿錢。」

 

短短兩周內,台積電竟修復了共九十八所學校,並準時開學。莊子壽笑說:「台積電本來就是客戶導向的公司,且執行力強,客戶說明天在哪交貨,就得使命必達。」但莊子壽記得,「當時我們說兩周可以開學,沒有一個校長相信。」

 

赴嘉義偏鄉  幫深山部落蓋筍廠

 

驚人效率讓政府主動上門,尋求協助災後產業重建。當時有四個重災區需要認養,張淑芬心想,那就挑最遠也最需要幫助的地方。莊子壽印象深刻,「嘉義里佳部落,我連聽都沒過,光從阿里山下到山上就要半小時,轉進產業道路,還要再開一個多鐘頭車程。」

 

張淑芬堅持親赴現場,「路況很糟,天氣很不好,途中還見到其他車翻覆山下。結果她(張淑芬)沿途吐,到後來,是下車走進去的。」「我想,那天她回去應該被董事長(張忠謀)罵死了。」莊子壽形容沿途驚險。

 

「部落村長以為我們只是去捐個十萬元就走人了。」然而張淑芬、莊子壽一行人卻堅持和村民開會。他們得知當地最主要的收入來自於茶葉與筍子,卻因為沒通路,長期受制盤商,於是決定幫里佳部落蓋筍廠與製茶場。

 

只是災後四個月沒收入,年關將近,建廠緩不濟急,為讓災民能安心過年,張淑芬特地安排一場災區農產品義賣,還找來張忠謀與一級主管幫忙。張淑芬說,「我們要幫他們獨立,但不能養成他們的依賴心。」

 

高雄氣爆後,所有媒體都在問各大企業要捐多少錢,螢幕上,各家企業捐款數目不斷更新,彷彿競賽似的。台積電本來也打算捐錢,但行動派的張淑芬問張忠謀,「你知道捐款最後都用到哪去了嗎?甚至,有沒有用掉,你知道嗎?」她認為,台積電捐錢,一定要花在最需要援助的地方,但是,哪裡最需要援助?她決定親赴災區現場了解。

 

「第一天,她(張淑芬)就想下高雄,我們勸退她,因為沒人確定當時已經安全。」莊子壽說。第三天,張淑芬南下,看到馬路被炸開,炸飛的鐵板、水泥砸毀民宅,現場滿目瘡痍。

 

從八八風災的經驗,張淑芬與莊子壽知道,災民最需要的,是經濟活動能夠馬上復原,於是定調,台積電先從修民宅、補人行道、搭便橋做起,起碼讓災民回家的路不要變得遙不可及。

 

張淑芬做公益的行動力,不僅展現在災難事件,也展現在長期所關注獨居老人與偏鄉孩童的照顧上,她找來醫院研究遠端照護,串起獨居老人的照護網;也跟著志工到偏鄉關心弱勢孩童。

 

 

在照顧獨居老人的第一線上,張淑芬更看到現代社會的冷漠。「人死了,家人都出現了,可是活著時,卻看不到家人。」她形容,一次看到一對爺孫,一上車,孫子自顧自地坐了下來,不管年邁的阿公,不禁深感孝道傳統的價值正在慢慢地流失。

 

為了振興孝道,她積極奔走,主動找上推廣六育成績斐然的台南,現任國發會主委,時任台南市長賴清德市府祕書長的陳美伶回憶,「Sophie有理念、有想法」,「可以感受她強烈的熱情。」

 

為孝道奔走  促使國教署幫忙推廣

 

張淑芬、陳美伶都是行動派,激起的火花在不到短短一年的時間,促使台南八所種子學校試辦孝道活動,進而編好補充教材,今年更直接打進中央,預計二月初,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簡稱國教署)就會宣布在全國小學推行孝道。

 

在張淑芬的帶頭作用下,台積電志工人數從三百人快速增加到近萬人。對此,資深員工透露,「有些案子透過文教基金會,名不正言不順,無法開立收據報稅。隨著志工規模越來越大,慈善基金會有成立的必要。」去年年中,張忠謀點頭支持成立台積電慈善基金會,由張淑芬擔任董事長,讓慈善工程的推動更有制度、更能永續。

 

從志工社社長再到基金會董事長,初衷不變的張淑芬說,做志工,快樂最重要!如今,隨著台積電志工的腳步越行越遠,她也忙得更有滋有味。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30年打造科技巨塔 張忠謀的奇幻之旅

撰文 :陳亭均、謝頎詩 攝影/聶世傑 日期:2017年10月09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 A
  • A
  • A

年過半百,是準備退休的年紀,但張忠謀又拚了三十年,
讓台積電這座大廈巍然而立,而他在八十六歲這年,決定放下他的王國。

拍照拍完了沒有,我要等到你們拍完後,我才開始講話。」早些時候,在場媒體就收到了台積電的聲明,全場卻還是屏息以待。八十六歲的董事長張忠謀,一直等到鎂光燈都閃完之後,才慢條斯理地說,「重點就是,我本人,在這屆董事任滿,也就是明年的六月上旬股東大會後,我就退休了。」

 

黑框眼鏡穩當當地掛在他鼻梁上,張忠謀的語調幾乎不帶半絲情緒。早在今年初,他就決定退休,對張忠謀來說,這大概沒什麼好激動的,反正後續接班他也安排妥當了。人年紀到了,終究得退下來,台積電接班人也早被討論多年,這消息不該讓人太感意外。

 

86歲丟出震撼彈

曾言「王永慶做到死」,竟選擇交棒

 

然而畢竟他是「張忠謀」,他是曾說出「不太可能有比我強的人來接替我」、「王永慶一直做到死都是董事長」的張忠謀。豪言猶在耳,「我就退休了。」怎麼說都是顆震撼彈,都是一記擲到地上會轟隆作響的驚雷,張忠謀頭髮已白得雪亮,還是沒人甘願相信他已老到要退休。

 

他仍舊一臉淡定,「頭一件我很想做的事情,是要把自傳下冊寫完。」這件事他說了許久,當年張忠謀也在自傳上冊的自序裡寫道:「短期內實在沒有勇氣開始寫下冊。也許幾年以後吧。」這會兒總算到可以動筆的時候了。

 

早在一九九八年,張忠謀就完成了他的自傳上冊,書裡他自述了從出生到三十三歲的經歷。光看自傳就能得知,他的上半生已經夠傳奇了。十八歲前,因為國共戰爭,他逃過三次難,搭著火車、卡車、黃包車、三輪車,沒車就走路,住過六個城市,換了十間學校。

 

接著他流轉赴美,碩士畢業後,在福特汽車與希凡尼亞半導體之間選職業,因為「一美元」的薪資差,進入了半導體行業,更進入了半導體龍頭德州儀器,做到副總裁,一待就二十五個年頭。

 

在美國,張忠謀已展現他驚人的決斷與執行能力,當他年紀方過半百,事業已卓然有成。他離開德州儀器後,住在紐約地段最貴的第五大道川普大廈,是通用儀器總裁兼營運長,領著高薪,過著人人稱羨的日子。

台積電提供

1994年,台積電在台灣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董事長張忠謀也幹勁十足,準備讓這間公司奠下更厚實的基礎。

 

「我原本一直打算工作到六十五歲,我那時才五十四歲,我想還可以再做十幾年。」張忠謀回憶這段日子時說,而且在經濟能力上,「依當時的標準,我覺得已經夠了,就是一生只靠利息過日子也可以了。」

 

然而,他做出了「來台灣」的選擇,讓他的下半生比上半生還要傳奇得多,他的自傳下冊,絕對是「關於台灣」的故事。

 

55歲掙脫徬徨

離開川普大廈來台,開啟台積電時代

 

每次提到「回台灣」,張忠謀總會糾正,「我是『來』台灣,不是『回』台灣!」早在一九八二年,當時的政務委員李國鼎就曾邀請張忠謀來台工作,李國鼎提出三個職位,一個是行政院長的科技顧問,一個是工研院院長,第三個選擇,張忠謀通常會說:「我忘了!」

 

然而在美國的薪水優渥,底薪、短期紅利、長期紅利讓張忠謀荷包滿盈,他最後拒絕了邀約。直到一九八五年工研院董事長徐賢修三顧「紐約川普大廈」,才順利讓張忠謀願意「來到」台灣,接下工研院院長一職。

 

這畢竟是個重大的決定,張忠謀二○一一年接受國際電機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 Spectrum》月刊專訪提到,「那時快要離婚的前妻認為,光是認真考慮接受台灣工研院的工作,就夠失心瘋了。」

 

不過即使他前妻這麼說,五十多歲的張忠謀對職涯事業還是野心勃勃。而且他與前妻感情不睦,獨生愛女張孝林在德州高速公路上又遇到嚴重車禍,看似風順的生活,其實並沒有那麼篤定。

 

在一般人眼中,五十歲這個年紀已經是個該開始思考「退休」的年紀了,張忠謀卻不認命、也不想認命。「五十歲的徬徨」會是他自傳下集重要的一個篇章,但張忠謀克服了初老「徬徨」,選擇到台灣再拚人生下半場。

 

一九八五年八月十日,張忠謀在新竹工研院正式上任院長。一九八六年,張忠謀更帶著一群以出身工研院為主的工程師,一同籌辦接下來輝煌三十餘年的「台積電」。

 

78歲登事業高峰

拿回蔡力行棒子,市值、股價創新高

 

他把晶圓製程從半導體廠分切出來,創造了所謂「晶圓代工模式」,這在當時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那時世界上,根本還沒有獨立的半導體設計公司。他開創的新模式,直接促成了半導體製造業和半導體設計業的新產業分支。

 

台積電在一九八七年只是小公司,一開始並沒有引起半導體產業注意。一九八八年,英特爾創辦人葛洛夫(Andy Grove)訪台,臨時決定參訪台積電,張忠謀展開攻勢,說服了葛洛夫,讓他下單台積電。英特爾認證時,一口氣提出兩百多個刁鑽的問題,但台積電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克難攻關,最終把單子搞定。有了英特爾背書,一九九○年代初期,無晶圓廠的IC設計業者又像雨後春筍般出現,台積電開始高歌猛進。

 

從五十五歲開始,張忠謀就和「台積電」這間公司成了「孿生子」,兩者無法分開談。他花了三十年,台積電這尊科技巨塔時至今日,市值已高達五.七兆元,占台股比重一七%,每年百億美元的資本支出,約占台灣民間投資總額一五%。直到二○一六年,台積電在全球晶圓代工的市占率都還高達五六%,居次的美國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只占了九.六%,聯電占八.一%,換句話說,台積電穩穩地占著晶圓代工龍頭寶座,對手根本望塵莫及。

 

曹興誠帶領的聯電,曾是張忠謀的最大敵手,兩人糾纏互咬了二十多年。曹興誠認為,是他提出「晶圓代工」這個概念,卻給張忠謀偷去了。然而無論張忠謀是否「偷了」曹興誠的想法,他確實用這個概念,改寫了半導體的命運。

 

隨著台積電逐漸鯨吞市場版圖,張忠謀的下半生也越發精采,自傳下冊果然有得好寫。

 

張忠謀怎麼也不老,大家也相信他像王永慶,怎麼也不會退休。但二○○五年,他一度將執行長的位子交給了蔡力行(台積電前總執行長、現任聯發科共同執行長),○八年金融海嘯,蔡力行強勢主導績效考核制度,強制裁了五%的員工。二○○九年,離職員工到張忠謀的豪宅前夜宿抗議,張忠謀又選擇回鍋擔任執行長,沒過多久,台積電市值及股價竟再創高峰。

 
 

70歲找到避風港

結縭張淑芬,緊湊人生中築起了家

 

張忠謀中年創業成功、老年把接班人拔掉再掌權,對許多人來說,已深富啟發意義,更奇幻的是,在七十歲那年,張忠謀還做了件「老來俏」的事——他娶了五十七歲的張淑芬,成就了一段鶼鰈情深的黃昏之戀。

 

兩人婚後,張淑芬就像張忠謀的避風港,他曾對她說:「回到家,妳在,這就是個家;妳不在,就只是個房子。」兩人攜手,在張忠謀緊湊的人生之外,共築了一個祥和的巢。

 

張忠謀八十六歲了,即使他今年一月在夏威夷跌了一跤,後來還是精神奕奕地出現在大家面前。依舊沒有人覺得他老。

 

閃光燈讓他原本就保養得很好的皮膚更亮了,「我想把我的餘生保留給自己以及家庭。」張忠謀一樣不帶情緒地說。但是就像他說過的:「我現在很健康,但⋯⋯人總是會要死掉的,即使長壽也不會很長很長。」終於活到「餘生」了,他把自己獻給自傳、張淑芬和家人,可能偶而還獻給他鍾愛的橋牌。

 

記者會結束後,張忠謀起身,應攝影記者邀請,他拉了將接任董事長的劉德音和將擔任總裁的魏哲家拍照。

 

在這場嚴肅的記者會上,他終於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微笑。

 

老對手曹興誠看張忠謀:

他把晶圓代工發揚光大很了不起!

 

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是張忠謀的老對手了,兩人不合的傳言,也早就不是新聞。張忠謀決定退休,曹興誠接受《今周刊》訪問,他一時之間竟然還沒聽過這消息,直問:「什麼時候退?」接著他竟然為老對手獻上祝福:「他把『晶圓代工』發揚光大,這是很了不起的事。」儘管曹興誠總說,晶圓代工的構想是他率先提出的,但他還是讚許張忠謀:「用講的,很容易;但用做的,很困難!」

 

曹興誠說,張忠謀成就「晶圓代工」,是因為之前工研院、聯電就已「掃除地雷、掃除障礙」,最後張忠謀「延續」了過去的積累,完成了晶圓代工大業。「我們表面上互相爭鬥,但其實看到台積電大放異彩,我是非常開心的。」

 

曹興誠最近在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秋季拍賣會上,賣出了要價11.42億元的北宋汝窰天青釉洗,他也向張忠謀喊話,「祝福張先生!如果他退休後想玩收藏,我可以陪他玩!」

 

(陳亭均)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