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腳踏車載孫子,「這棟85大樓阿公買的」!75歲海霸王老闆從雞販到千億身家的破框故事

騎著腳踏車載孫子,「這棟85大樓阿公買的」!75歲海霸王老闆從雞販到千億身家的破框故事

2022.04.13編按:位於西門町商圈的「新生報業大樓」,最新實價揭露,海霸王集團在2022年1月,一口氣無貸款買下1至4樓及地下1樓的53筆產權,總金額高達3億5470萬元,面積約651.39坪。

其實多年來,海霸王已陸續整合該大樓的多戶產權。從2018年至今,海霸王也另外整合了至少5筆2至10坪不等的小單位交易,收購單價在35到38萬元之間,5筆總價1072萬元,不過整合之路頗漫長,目前仍有部分的商場攤位,由自然人持有中。

「新生報業大樓」,過去曾為力霸百貨,海霸王集團在2010年以17億元取得大部分的產權,5樓以上由集團旗下的商務飯店品牌「德立莊酒店」使用,不過地下樓層及1到4樓的商場,有部分產權零碎的小坪數商場攤位,仍由許多自然人持有,而海霸王近年積極整合。

2021年9月,《今周刊》曾以海霸王總裁莊榮德的投資膽識為題,製作封面故事,以下為封故主文全文。

從高雄菜市場裡雞販的小孩,到橫掃兩岸冷凍物流、不動產、旅館、餐飲的一方之霸,他狂掃別人不要的土地,敢標被高雄人稱之為鬼屋的85大樓,莊榮德就像集團名稱「海霸王」一樣,展現霸氣,剽悍地開創出今天的海霸王集團。

 

但這位千億富豪,至今仍常騎著Ubike在台北街頭,細看哪裡有店面、大樓值得買進;莊榮德的故事,是台灣人從底層拚搏向上的一則傳奇,傳奇的背後,有著值得你我學習的膽識,與人生破框的勇氣。

 

午後一陣大雨刷洗過後,還是掩不住空氣裡的溼熱,高雄前鎮漁港旁的工人,一輛輛工程車進出沒有停過,忙碌地進行工程。

 

「這裡好久沒有這麼熱鬧了!」路旁的臨時檳榔攤小姐說;前鎮漁港位在高雄港的港區內,每天靠港的漁船在這裡下貨,隨著季節有不同的海產魚貨,高雄港是全台灣漁獲量最多、也是船舶噸位最大的漁港。

 

正在港區內加緊趕工的,是海霸王投資、未來將是全台最大的「複合型冷凍物流園區」,整個園區占地2700多坪,目前正在興建1棟10層樓高的大樓,工程進度已經躍上地面4層樓,預計2023年就要完工正式營運。

 

海霸王不只要在這裡開海產餐廳、成立冷凍食品加工廠、冷鏈倉儲,還會有許多共享、新創辦公室的空間,提供給對拍賣魚貨有興趣的年輕人。未來海霸王希望創造最新魚貨拍賣方式,每天漁港的漁船靠港卸貨,樓上新創公司就可以直接在樓下進貨,然後透過在樓上直播、直接銷售。

 

回台投資,高雄打造全新冷凍物流園區

 

和現在的直播賣魚最大不同是,因為這個園區就建立在前鎮漁港港區,因此消費者甚至可以看到漁船靠岸、魚蟹直接從漁船到拍賣現場的直播畫面,「一條龍」的銷售完全百分百呈現。

 

「可能清晨才剛從高雄港捕撈上岸的1條魚或海產,消費者透過直播下單,當天晚餐的餐桌上,全家人就可能嘗到這條百分百新鮮直送的海味,這就是海霸王回台投資,最想做的事。」海霸王集團旗下的城市商旅總經理李慧珊說,海霸王總裁莊榮德是參考了日本築地、韓國鷺梁津漁港的細部規畫後,才拍板做出這個決定。

 

「高雄市政府非常積極看重前鎮漁港開發的計畫。」高雄市副市長林欽榮說,2年內所有地下道工程等待辦事項一定會完成,目前進度超前。

 

海霸王,多數人記憶中可能還停留在「海霸王海鮮餐廳」的印象,高高矗立的紅色招牌,寫著大大的「海霸王」3個字,過去20多年,許多人甚至以為海霸王已經從台灣市場淡出,久未聽聞它的動態。

 

但其實這段時間,它早就跳脫餐飲業,早在1994年,許多製造業都還未西進之前,他就率先一腳踏上廣東汕頭,打造冷凍食品王國,2006年再下一城,轉進四川成都,分別建立了超大型,占地7000多坪、30多萬坪的冷凍物流園區市場。

 

根據中國媒體的描述,如今的海霸王,早已是「西南地區最大的1個集冷凍產品冷藏物流、速凍食品加工、冷凍食品市場交易於一體的現代化大型冷藏物流基地……。」坐穩中國西南地區冷凍物流集散市場的第1把交椅。

 

尤其隨著中國經濟發展起來,冷凍食品、民生飲食需求也高度成長,成都這座集散市場也不夠用,加上去年以來的疫情延燒下,原本高成本、高資本投入的冷鏈物流技術,突然一夕暴紅,成了炙手可熱的熱門事業,海霸王看準機會,在離成都兩個多小時的眉山,加碼10億人民幣投資10萬坪的冷凍食品廠,並在郫都區畫出1塊1.6萬平方米(約5000坪)的冷凍倉儲,劃分成等待區、特殊監管區、卸貨消殺區等,各區之間完全阻絕,打算建立1個符合國際標準的超大型冷藏物流基地。

 

因此,今年2月,專門負責進口冷凍食品保存的「四川省郫都區進口冷鏈食品集中監管倉」,宣布落腳成都的海霸王園區,正式運營。

 

海霸王過去20多年蹲點的冷鏈物流經營經驗,加上最新的硬體升級,儼然成了中國在疫情下,冷鏈物流的範本企業。也因為管理良善,口碑響亮,疫情後,北京、天津市都向海霸王招手,希望複製這套開發管理模式,改善在地的水農產貨物的集散管理,正好吻合海霸王創辦人莊榮德長久以來的想望,勾勒北、西、南的全國藍圖。

 

海霸王

 

海霸王

 

海霸王

 

 

脫胎換骨,餐飲王搖身中國冷凍物流大王

 

但其實就在大舉擴張中國投資的同時,海霸王也悄悄回台灣了!自從疫情從中國延燒到全世界各地,根據知情人士透露,老謀深算的莊榮德,算準這波疫情短時間內不會平息,他調度資金,從海外陸續匯回台灣100億元!

 

8月6日,經濟部「中小企業加速投資行動方案」聯審會議宣布,海霸王回台投資23億元,就是要投資位於前鎮漁港的「海霸王智慧化綠能食品物流倉儲中心複合園區」,很顯然,海霸王就是要複製在汕頭、成都的成功經驗,在台灣高雄打造一個更進步與現代化的冷凍物流園區。

 

而不久之前,今年7月海霸王才循同樣管道,透過投資台灣辦公室,匯回台灣6億元,這筆錢則是要用在改造2年前、以54.4億元標下的高雄八五大樓34到85樓層改建計畫,根據李慧珊表示,未來海霸王將在這裡打造5星級國際酒店。

 

八五大樓自1997年完工後,一直是高雄的地標,曾有長達7年時間是台灣最高樓,一直到台北101大樓完工後才被超越;前年莊榮德以高於底標僅1萬元的好價格,標下34樓以上的高樓層後,就一直在思考如何擦亮這塊黯淡的金字招牌。

 

根據最新消息透露,由於33樓以下是由錢櫃KTV董事長練台生所擁有,莊、練2人有可能在南台灣攜手合作,共同打造這棟「高雄之光」。

 

此外,他在桃園觀音、大園土地資產雄厚,擁地都超過萬坪以上,其中1塊達5000坪的土地打造成冷藏倉儲用地,租給港商利豐使用;另外,觀音的土地也已經積極開發,有意作為日後擴張加碼台灣物流倉儲用地,顯示他在台灣打造冷藏倉儲事業的企圖心。

 

全球疫情下,許多企業都選擇休養生息,但莊榮德竟然敢在此時兩岸同步加碼投資,這位台灣20多年前的餐飲大王,如今搖身一變為兩岸「冷鏈物流大王」與「不動產天王」,莊榮德的口袋到底有多深?

 

8月底的傍晚,氣溫還是居高不下,台北市西門町路上人潮慢慢聚集,遠方有個精實身影騎著Ubike,邊騎車邊看著街邊的店面、大樓,不要懷疑,他就是今年已經75歲的海霸王集團總裁莊榮德。

 

這位個子不高、坐下來一開口就連番展現草根性「發語詞」的總裁,個性豪爽,但粗中帶細,他的好友說,因為太太這幾年全心投入慈濟,不僅海霸王位在台北市西寧北路的總部樓下,一改過去的海鮮,轉而經營素食餐廳,連帶影響莊榮德言行都「收斂」許多。

 

莊榮德在台南出生、高雄長大,更精準地說,他在菜市場長大,因為從小爸媽都在市場賣雞,他喜歡、甚至著迷那種市場裡進貨、銷貨之間賺取利潤的模式,他在一旁觀察,覺得爸爸剁雞肉一塊塊賣實在太慢了,沒多久他就把家裡的菜市場生意從零售拓展為批發,甚至跳過盤商,直接跑到上游養雞場採購,後來連當時高雄最大的華王大飯店,都向他進貨,因為許多客戶都是餐飲業,打開他對餐飲業的好奇,沒多久,就在高雄開了全台第一家「海霸王」餐廳。

 

海霸王

 

海霸王

 

俯拾都是,騎Ubike沿街尋找賺錢機會

 

生意愈做愈大,才20出頭的他,已經是高雄最大的雞肉批發商,他為了進到更好品質、更便宜的食材,甚至搭夜車跑到台北環南市場進貨,當時的環南市場是全台最大的家禽市場,打開了他的眼界,他決定帶著在高雄賺到的第1桶金,在環南市場弄了1個攤位,繼續重拾過去市場的賣雞生意,和太太兩個人埋頭做生意,生意愈來愈好、攤位愈做愈大,從此在台北討生活。

 

莊榮德有個習慣,他常喜歡邊走路邊看路邊的告示、招牌,至今沿街騎Ubike尋找店面的習慣就是由此而來。後來他買下許多土地、舊大樓,都是他在路邊散步或騎腳踏車時發現的。

 

當時他還在環南市場賣雞時,有天走路經過附近的西寧北路、長安西路口,看見1棟9層樓高的三角窗大樓,非常醒目,上面貼了招租公告,他心想如果可以在台北這麼高的大樓開餐廳,一定會聚集人潮,沒多久,「海霸王」3個大字招牌就在這個路口高高掛起,這也是海霸王在台北的第1家店。

 

海霸王全盛時期在全台開了14家店,是台灣婚宴、謝師宴等大型宴會的主要餐廳之一,以平價、CP值高的台菜海產著名。

 

莊榮德邊開餐飲,買地的動作也沒有停,1980年,才30多歲的他已經有足夠財力,花1.5億元買下高雄市湖內區1塊7萬5000坪的地,這塊地最早曾是蔣經國家族相關所經營的養豬場;當時莊榮德買下後,曾自豪地向友人說,有銀行捧著3億元要借給他,可見他買得有多便宜,也表示他幾乎可以不花一毛自有資金,就能買下這塊地。

 

不消幾年,他就以27.5億元轉賣給後來擔任高雄市議員的蘇惠珍,轉手就賺了26億元,這塊地其實就是後來曾鬧得滿城風雨的「新瑞都案」,但那已經是後事,莊榮德早已脫手。大賺這筆,對莊榮德意義重大,從此他心裡很清楚:做餐飲賺不了大錢,要賺大錢一定是靠不動產,從此走上不動產大亨的路。

 

莊榮德一路在不動產上勝績無數,其中還有一個非常得意、他常對人說起的案子,就是買下早期的「天使飯店」,也就是現在的錢櫃松江店。

 

1968年,莊榮德才20出頭,就敢豪氣地以9千萬元陸續買下當時營運日漸走下坡的天使飯店,過了幾年,錢櫃創辦人劉英找上門,兩人協議租金的方式很特別,劉英問他當時如日中天的海霸王餐廳一年可賺多少?莊榮德回答「5千萬元」,劉英就說那打7折,1年3千5百萬元作為租金,一口氣簽下21年的長約;莊榮德掐指一算,等於不到3年就回本了。

 

海霸王近幾年成都冷凍園區的硬體設置不斷進步,莊自立、莊宗霖兄弟都親自登台出席。(圖/取自海霸王官網)

 

四川郫都區

四川郫都區領導視察,莊自強與妻子王秀文親自接待領導。

 

城市商旅

城市商旅開幕,莊榮德夫妻(左2、左3)聯袂出席,開啟他的旅館大亨之路。(圖/UDN.COM)

 

 

眼光精準,跨不動產賺進海量財富

 

後來這棟9千萬元買進的大樓,足足向錢櫃收了15億元的租金,目前租約還在繼續中,投資報酬率超過15倍有餘,讓莊榮德得意得不得了。即使生意頭腦精明的劉英,碰上莊榮德也得折服。

 

莊榮德一路都在買人家不要的舊大樓,用便宜的價格買進,卻有本事改裝成精品,天使飯店是一例,近一點則有現在位在台北市圓環旁、南京西路169號的「城市商旅」,其實也是早期的「金陵飯店」,是當時台北高級婚宴的首選之地。

 

他花了好幾年時間一層層樓整合、買進,然後開起平價旅店,這棟飯店房間數僅有81間,第1年開業就創下破億元的營收,報酬率讓莊榮德很是滿意,意外發現平價旅店是不錯的生意,從此他在當時已趨沒落的台北市西區標下一棟棟大樓,改裝成各品牌旅館,以價位高低依序有「德立莊」、「城市商旅」、「PaPa Whale」,現有房間數2千多間,幾乎已經是台灣數一數二的飯店大王。

 

如今黑天鵝疫情衝擊,餐廳、旅館成了第1排的搖滾重災區,友人曾問及莊榮德旗下這麼多餐旅店,該如何因應?「疫情就算燒10年,我也不擔心。」鮮少負債、所有飯店不動產都是自有資產的莊榮德,豪氣十足地回答。

 

這位縱橫兩岸,物業橫跨冷凍物流、旅館、不動產、餐飲各行業的傳奇人物,曾經私下向友人說,「不含未來的開發價值,名下至少有1千億元的資產。」根據《今周刊》調查得知,除了台北,他在高雄、桃園觀音、基隆擁地無數,幾乎都以數萬坪以上起跳,如果加上未來的開發價值計算,身價很可能還要翻倍計算。

 

但這位千億富豪在商場上並非完全沒有敗績,最慘烈的1次失敗,就是在1988年成立「海霸王證券」,1年多後台股登上12682的高點,但海霸王證券卻與當時市場主力炒作股票,最後慘賠20多億元收場,也讓莊榮德就此退出金融市場。

 

儘管如此,莊榮德靠著靈活的腦袋,敏銳的生意眼光,無論在不動產市場、物流市場與餐飲業幾乎攻無不克、霸氣十足。不過在他心裡始終有一塊痂,是他生命裡的重要印記,是他如今擁有海霸王帝國的重要觸媒之一,卻也幾度成了事業發展上的阻礙,那就是與總統蔡英文的父親蔡潔生之間、亦師亦兄長的好情誼。

 

海霸王現在是百分百的獨資企業,莊榮德雖然生意做得嚇嚇叫,但其實好朋友沒有幾個,屈指可數,蔡潔生絕對是其中一位重要的合作夥伴,他與蔡潔生的好交情是不容抹滅的事實,但如果因為和上一代的交情就要被貼上「台獨企業」的標籤、與蔡英文掛上關係,也實在是過度演繹。

 

莊榮德

 

 

與蔡潔生合作無間 ,上廁所都能賺斗金

 

莊榮德自己說,蔡潔生教他看地、挑地、買地,是他不動產上的師父,但是買進土地之後,要怎麼裁切、銀行利率、貸款成數該怎麼算、甚至最後要怎麼賣,撥斤算兩的部分,都是莊榮德在拿捏計算,兩人一買一賣搭配得宜,合作無間。

 

有一次2人跑到基隆玩,吃飽飯去上廁所,莊榮德抬頭看到路邊貼了一張賣地的招牌,他看一看條件不錯,就把電話抄下來,後來這塊土地也賺了不少錢,莊榮德因此常說,「上個廁所都有錢賺。」

 

兩人合作一直到2000年蔡英文要正式入閣、接任陸委會主委前夕,蔡潔生深知台灣的政治環境險惡,為了女兒從政後不落人話柄,加上當時也有分產的打算,於是和莊榮德把兩人所有合夥的公司、土地做清楚切割;莊榮德買下蔡潔生的所有持份,蔡家則是將變現後的資金投入日本不動產業。

 

莊榮德也趁機將多到連自己都快算不清楚的資產做了一番整頓,轉進中國,一步步完成海霸王如今在中國的物流王國霸業,至今投資報酬率是以數十倍或百倍計算,恐怕連他都算不清楚。

 

但同樣20年後,日本房地產一蹶不振,當年投入日本資產的蔡家,財務上可能減損不少,但蔡潔生當年的犧牲,成就小女兒蔡英文成為台灣第1位女總統,光耀門楣,人生的得失之間,豈是金錢可以衡量。

 

因為與蔡潔生的交情,讓海霸王在中國的發展始終被貼上台獨企業,前幾年有一度海霸王成都廠區頻頻被抓到食安出了問題,更被台灣的《旺報》以海霸王遭到中國打壓大肆報導,讓資產財富其實都不落人後的莊榮德,心裡著實不舒服,甚至一度萌生是否也應該學著把海霸王切割上市,頂著上市公司負責人的頭銜,才方便遊走兩岸的念頭。

 

但平心靜氣下來,莊榮德還是堅持獨資經營,最主要當然是海霸王口袋夠深,根本沒有資金需求,名下的資產就算有向銀行抵押借款,也是基於利率過低,借錢才划算的計算,實在沒有上市籌資的必要。

 

他常說,「好企業不上市,差的企業上不了市。」因此,海霸王成立至今將近50個年頭,還是堅持有錢自己賺,無須上市。

 

最近2年,倦鳥歸巢,莊榮德開始回台投資,2年前,買下高雄八五大樓後不久,他告訴記者,曾經在高雄的夕陽餘暉下,和孫子兩人騎著腳踏車,他指著遠處的八五大樓和孫子說:「這棟大樓啊,是阿公買的。」語氣裡有驕傲也有傳承。這位以霸氣橫掃兩岸市場60載的台灣傳奇人物,在孫子面前,竟也只是1位慈祥的爺爺而已。

 

莊榮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