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歲還到內蒙飆草!老頑童黃志超:人生何必找不痛快的事煩?我唯一煩惱「事情做不完」

80歲還到內蒙飆草!老頑童黃志超:人生何必找不痛快的事煩?我唯一煩惱「事情做不完」

▲「連護士都不相信我80歲了!」黃志超打疫苗後,忍不住向小他30歲的太太吳秋麗炫耀。

「打疫苗時,護士看到我,驚訝地問:『你真的80歲了嗎?』」藝術家黃志超說起今年打新冠疫苗的小插曲時,忍不住向小他30歲的太太吳秋麗炫耀。1941年出生的他,面色紅潤、幾乎沒有白髮,從外表確實看不出已是八旬長者。

過往,他和太太每年都會和友人赴中國旅遊2次,「疫情前我們才從內蒙古回來,他還在大草原飆騎摩托車。」吳秋麗說,先生就像個老頑童,兩人相處歡笑不斷。

 

▲黃志超年輕時就愛喝可樂,藝術圈稱他是「樂可馬」。(圖/彭蕙珍攝影)

 

黃志超出生在富裕家庭,他的叔公是興中會創始人黃興,父親擁有造船公司,1950年舉家搬遷來台,「來到台灣後,我跟著乾爸在嘉義住了1年,他是警備總部少將,有個勤務兵每天跟著我、背我上下課。」這位勤務兵是美術系學生,熱愛畫畫,帶著他四處寫生。

 

自小家中富裕,20歲就出道

 

1年後回到台北,因為好動,靜不下心來讀書,用畫畫逃避課業。他深具繪畫天份,初中畢業,就想要當藝術家,「我和爸爸革命,請他讓我學畫。」

 

他跟著黃君壁、溥心畬、鄭曼卿等名師學習書法、水墨,赴彰化向李仲生拜師,「一個月去4天,他在咖啡廳教學,只給觀念,不給技巧;他教我怎樣看藝術品,創作出不一樣的東西。」

 

他是天才學生,很快領悟,「他告訴我,畫紙就是你的天地,你在旅行,看到山就畫山,水就畫水,自由自在。」

 

學了5~6年,有一天李仲生告訴他,「你的技術很好,已經是畫家,我沒辦法再指點你。」20歲,他就以畫家身份出道,開始辦展覽。

 

赴美進修,一離開就45年

 

黃志超不斷找尋自己的藝術之路。起初,他做蠟染。1970年撰寫《蠟染藝術》一書。1971年美國國務院邀請他赴紐約進修,沒想到,這一離開就是45年。

 

黃志超到Parsons School of Design學習版畫,結識一群在紐約的藝術家,丁雄泉、陳昭宏、趙無極、趙春翔等人。作家林清玄稱他、丁雄泉、陳昭宏,為「紐約三劍客」。當時,紐約流行塗鴉文化,他和丁雄泉年輕愛玩,兩人曾到地鐵塗鴉,他笑道:「塗鴉是人類藝術的本能反射。」

 

 

 

在國外,他發覺必須找回東方文化,才能走出自己的路。向來反傳統的他,以鮮艷色彩、流動線條,畫山水、美女、馬,深受喜愛,「我在美國,作品賣得很不錯,後來以藝術家申請居留,紐約市還頒給我獎狀。」

 

他和丁雄泉是哥倆好,兩人作品中的元素很像,他強調:「丁雄泉的美女是張揚舞爪,我的美女是性感,很東方、文雅。」

 

他畫的馬也極具特色,只用一筆就畫出一匹馬,技巧相當高超。因年輕時就愛喝可樂,藝術圈稱他是「樂可馬」。

 

此外,他非常喜愛古董,休閒活動就是逛古董店。數十年來,蒐羅了千件古玉、雕塑,以及數百件春宮圖,從中獲取創作靈感。

 

《淡水夕照》

 

《裸女》

 

對生活的煩惱:事情永遠做不完

 

「當藝術家的人都有個理想,在藝術上要突破,這是無中生有,不是很簡單的事;沒有的東西,要怎麼去找?我對生活的煩惱就是,事情永遠做不完,但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很穩。」投身在最愛的事業裡,他自得其樂,且精力充沛。

 

所以,作品裡能看到生命力,豐富的色彩,則讓人歡喜,「我的個性是活潑的,有不開心的事、一下子就過了。」他笑道:「我沒有灰色面,強迫我也沒有用。」

 

之前,有位朋友喜歡他的一幅畫,畫裡有山水、有馬、有美女,很是繽紛熱鬧,「朋友問我這張畫叫什麼,我說那是『天上人間。』」

 

他強調:「畫畫就是要太平、開心,何必去找不痛快的事情?」

 

與老婆感情好,結婚20年沒吵過架

 

2001年,結識小他30歲的吳秋麗。來自杭州的她,那一年因失戀到美國遊學,「朋友告訴我,有一位藝術家的老婆得癌症過世、很可憐,要去探望他。」

 

「見到他的那天很冷,他穿著藍色風衣、拎著一個黑色袋子,看上去好孤獨的感覺。」吳秋麗發覺他的個性很好,又有才情,「他對藝術有種鍥而不捨的執著,這是我們平常人沒有的,而且他有一種文質彬彬的氣質。」

 

「他的求婚方式也很特別,他說你和我結婚,我們就過過看吧!」兩人相處融洽,結婚20年從沒吵過架,「我生氣時,他會跳舞給我看,還會做鬼臉。」她形容先生:「缺心眼、純真。」

 

 

在蒙古旅行,夫妻倆扮王爺、王妃。

 

落葉歸根回台,將紐約老屋送朋友

 

7年前,黃志超想要落葉歸根,決定離開居住40多年的紐約。他大方將居住多年的老房子送給朋友,盤點古董、家具、書籍,只花3個月就搬遷回台。夫妻倆原本住在台北市,最近移居淡水,眼前是出海口,景色一片寬廣開闊。

 

「每天早上起床,我就告訴自己,今天要畫得更好。」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畫前思考。吳秋麗形容他:「滿腦子都是創作;他連晚上做夢都在畫畫,有一次甚至把我踢下床。」

 

「我對畫畫不只是愛,它能證明我的能力,因為只有我能把這件事情做好。」他對自己的要求很高,「我永無止境的在突破自己。」

 

80歲的黃志超,創作能量依然豐沛,腦中仍有許多想法等待完成,他說:「我期許將最好的作品留在人間。」

 

 

2021幸福熟齡臺日交流論壇10/07打造破框樂活人生!

將邀請日本醫學權威博士島田裕之,與您一起破解失智症和肌少症。

精彩論壇,免費報名抽好禮!https://bit.ly/3tmlRVx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