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鴻的無菜單人生》接納外遇罹癌父回頭、53歲自己險瞎!決心陪伴爹娘,不留遺憾

撰文 :彭蕙珍 日期:2020年10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
  • A
  • A
  • A

因《阿鴻上菜》美食節目紅遍亞洲的陳鴻,去年受邀回母校明新科大擔任副教授,現在除了教書,他的工作之一是陪伴父母的老後生活。他笑說自己一直是個「職業媽寶」,已經54歲了,仍然像個孩子,「現在我卻要帶著兩個老小孩。」但他知道,陪伴是最好的對待,只要時間允許,他就會帶著父母趴趴走,讓生命不留遺憾。

陳鴻的母親今年77歲了,只要允許,工作時他就會帶她出門,「出來一次少一次,只要她還能走、還能動,我就會帶著她。」他強調:「與其說我愛你,不如陪伴。」

 

父親外遇,他替母抱不平挺到底

 

他來自一個富裕家庭,母親是嬌滴滴的鹽號千金小姐,父親是大男人的碾米廠十三少公子哥。母親在22歲時遇到英俊挺拔的乒乓球國手父親,不顧家庭反對,隔年結婚。然而,就在陳鴻高中時,父親外遇了。

 

原生家庭不幸福,讓他很早就離家工作,直到30歲那年,陳鴻決定將母親接來台北同住,再度當起「職業媽寶」。他說,母親對他的照顧無微不至,他從來沒有削過水果,被褥總是乾淨清爽,而他,也總是站在母親這邊,替她的人生抱不平,「她覺得自己將生命中所有的力量都放在家庭,為何得到的回報是這樣?」

 

▲陳鴻說,母親對他的照顧無微不至。

 

2年前放下恩怨,終接老父回家

 

後來,陳鴻的父親到大陸當起台商,他始終無法諒解父親長年不在家,兩人幾乎沒有聯絡和往來。直到2年前,父親回到台灣,並發現得到癌症,他和母親選擇放下一切恩怨,重新接納他,「我看到父親也老了、步履蹣跚,不能再這樣對待他。」

 

「我很清楚他們個性是不合的,又太早結婚,但,就算做不成夫妻,也能當朋友。」陳鴻將父親接來同住後,一家三口經歷多年的分離,終於又同住一個屋簷下。他們擁有各自的房間、各自的冰箱。

 

只是,要和兩老相處並不容易,他說:「我的最大挫折是,我也是一個孩子,現在卻要帶2個老小孩;有時你講東他會往西,我在想怎麼會這樣?」

 

他發覺和年近8旬的父母無法用理性溝通「有時和我爸爸講道理,會講到發火,也會被媽媽的固執氣死,我現在想想這不就是功課,我要學會順服。」

 

眼睛險瞎,決定改變生命態度

 

去年,陳鴻遇到人生中的另一個考驗,他的視網膜剝離兩次,「我瞎了!」剛開始是飛蚊症,加上小診所誤診,醫生只給他降眼壓的藥,飛蚊症就變成視網膜剝離。

 

幸好,他遇到一位好醫生,全力救治他的眼睛,「醫生說不可能治好,但至少能補得回來,總比瞎了好吧!」經歷幾個月的醫治,右眼狀況比較好,但左眼視力只有0.1。

 

「視網膜剝離很辛苦,開刀後要趴著3個月,這是我人生中的煉獄。」他懊惱道:「我一點都不愛自己,只知道要把工作做好,一再延誤治療。」

 

陪伴父母,從媽寶變靠爸族

 

「我還有一個很糟糕的問題,太硬了,以為只是小毛病。」他說自己向來都不服老,這次不得不承認「我真的老了」,而且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我還有這麼多財富,卻沒有好好享受。」

 

大病一場後,他決定改變自己,「我會選擇性的做我想做的事」,他解釋:「從前我是為了把事情做好,做作品,現在會去評量我為何要做這件事。」

 

同時,他也很享受有父母相伴的日子,他體悟:「是他們陪伴我的,不是我陪伴他們;我在含飴弄孫,含的是父母,我從職業媽寶,變成靠爸族。」

 

▲陳鴻很享受有父母相伴的日子。(圖/陳鴻提供)

 

任教獲父親肯定,是人生驕傲

 

最近,他將多年來的美食心得,揉和家人故事寫了一本溫馨感人的書《鴻時代—27道人生菜單》,是對自己和家人的和解。

 

去年,陳鴻回到母校當副教授,「父親覺得我回學校當副教授,比做亞洲美食天王,讓他更有面子。」他這才說起,從前父親看到他就是個「無用的咖小」,「得到父親的肯定,才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驕傲。」

 

他明白,父母有一天終究會離開他。雖然早已習慣母親生活上的照顧,以及有父母陪伴的日子,但他也開始學習一個人的生活,他喜歡園藝,「我家有一個很大的露台,有空閒時就種四季不同的花,我要將每一扇窗戶都變成隨著季節更遞不一樣風情的畫作。」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當無常變日常、3度和至親死別,韓良憶領悟要為「一個人老後」作準備

撰文 :彭蕙珍 日期:2020年10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
  • A
  • A
  • A

作家韓良憶的父母和姐姐,在這10多年來相繼離世,讓她感覺到生命無常。荷蘭籍先生又年長她10歲,兩人沒有小孩,她坦言:「我勢必要面對一個人的老後。」

於是,她結交年輕的朋友、尋覓未來居住的養老院、寫好遺囑,她強調:「我不要拖累別人。」

歷經親人的死別,她發現自己變得更成熟了,「我比較活在當下。」而在父母走後,她也轉變寫作方向,以「日常」為主題,「我寫飲食、季節,因我們擁的是日常,它多麼珍貴,怎麼可以不好好面對每一天?」

 

她出生在一個幸福家庭。父親做砂石生意、母親是老師,「他經常帶我們去餐廳吃飯,他很會吃,一邊指著菜說它如何好吃、如何做。」再加上有個很會做菜的外婆,她和姐姐韓良露在耳濡目染下,對吃也頗有研究。

 

婚前就簽協議書、遺囑

 

韓良憶的英文很好,為持續練習英文,1998年透過網路,認識在大學任教的荷蘭籍老公,「我們很談得來,一次相約見面後發現彼此很適合,討論是否可以從筆友變成遠距離交往的情侶。」

 

當時,她從事翻譯和寫作工作,時間自由,「交往時一年飛到荷蘭3次,一次待1個月。」飛行生活疲累,她想安定下來,兩人討論結婚

 

「面對婚姻,我很實際,我們是熟男熟女,先寫協議書、財產的分配和遺囑。她說明:「雖然我不想要離婚,但人生很難講,有些事先講清楚比較好。」

 

「結婚是找個談得來,價值觀不要差太大,能相處的伴侶。」就這樣,韓良憶在荷蘭住了10多年。2013年先生退休後,他們搬回台灣定居,回到人親土親的家鄉,她繼續寫作、主持廣播節目等工作。

 

喪母之痛多年難以走出

 

兒時的韓良憶是個胖妹,在校曾被霸凌。因此,她認為,人生很難求得十全十美,但自己的成長過程也算平順,直到40歲那年母親被檢查出罹患癌症、忽然過世,讓她對生命有許多感悟。

 

「這是我第一次碰到很強烈的生離死別,尤其是她走得很突然。」當時她旅居荷蘭,聽到母親罹癌的消息後,立刻返台照顧,「醫生說她還有半年生命。」沒想到,在一次例行檢查中,母親就這樣走了,「那時我完全不能接受。」

 

「那是我生命中最憂傷的時候。」她落寞道,「那是2003年,發生的SARS已經夠讓人傷心,又遇到這件事。」她花很長時間才走出喪母之痛,「最近我想,可能是她的靈魂不想要受苦,才這麼快走。

 

 

連父親也來不及說再見

 

然而,女兒心中最大的遺憾是,沒能和母親好好告別,「我沒有在她臨終時,在她耳邊說什麼;她的走讓我學會告別,我要彌補!」

 

2011年夏天,高齡87歲的父親心臟病發作,她再度返台、陪在父親身邊。「當時醫生說,父親可以再支撐半年到1年。」沒想到,隔年元月在例行檢查當天出了狀況,他也走了。

 

她依然沒能好好告別,「這是我一直覺得很可惜的事。」後來,一位親戚告訴她,父親「連尿都尿不出來、要導尿,走路很困難。」親戚轉述父親的話:「如果活成這樣,那不如不要活了。」

 

聽到這番話,她知道這是父親的選擇,「我釋懷了。」

 

姐姐早逝讓她了解無常

 

姐姐韓良露的過世卻讓她難以接受,「她真的太早走了,才56歲!」當時她已經回台定居,姐姐生病時每天陪伴,「我知道她已經準備好,接受自己的狀況,只是對先生不好意思,無法陪伴他走未來的人生。」

 

3度和親人的死別,韓良憶學會接受人生無常,「母親過世時,我知道人生無常,但沒有接受;爸爸走了,是因為他不想活了,我好像可以接受,但不太確定;姐姐的走,我了解無常,因此,更接受日常。」

 

於是,她的書寫更貼近生活,像最近出版的新書《好吃不過家常菜》,依照台灣農諺做料理,像1月是大白菜的季節,就做大白菜料理,「夏天有很多瓜,我就寫瓜,也寫麻辣豆腐,吃辣開胃、還可以去濕、流汗。」

 

她強調:「這些都是老祖先留下來的節氣養生,我只是依照時令去吃而已,這是一種自然之道。」她引用美國料理大師費雪的話說:「既然活著就要吃,還要吃得優雅,吃得津津有味。」

 

身為作家,韓良憶認為自己在社會上不是功成名就的人,「為什麼人要分成魯蛇和贏家,人生不應該分輸贏。」年逾50,她很滿意現在的自己和生活,「我們要先愛自己,自己快樂,身邊的人才會快樂!」

 

(協力場地/TAKE FIVE五方食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外商女強人拼到爆肝,50後開始學會愛自己 梁沛祺:好好吃一頓飯,就很幸福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10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剪著俊俏短髮的梁沛祺一身俐落打扮,說起話來熱情有勁。曾在多間外商公司打拼20年的她,從業務員做到人人稱羨的高階主管;其後跨界至完全陌生的餐飲業,還曾前往法國考察如何做出道地法式料理。不服輸且奮戰到底的個性,讓她贏得事業成就,健康卻嚴重亮紅燈,連醫師都說,「妳爆肝了!」

梁沛祺是土生土長高雄人,在養父母的全心疼愛下長大。她回憶,當年家境雖不是特別富裕,養父為了給她最好的生活品質,家裡吃的、用的常是舶來品,她因此對世界抱有嚮往。養父母很開明,教育她女孩子也要經濟獨立,遇到困難不能哭哭啼啼,她從小個性就像個男孩。

 

擔任美國運通業務,升主管考驗管理能力

 

17歲時,養父肝癌過世,她知道自己肩上扛著養家的責任。為了追求高收入,她不做領死薪水的內勤工作,而是進入美國運通擔任信用卡業務員,挑戰業績目標,很快升任為信用卡南區襄理、旅行支票南區副理。

 

做了主管,不再是自己的業績達標就好,更重要的是領導團隊一起達到KPI。如何帶人,是一門高深學問。「你自己會做,不代表會教。同事跟你說這邊有問題、那邊也不行的時候,你要思考怎麼幫助他們。不是目標出去,業績就會自動生出來。」

 

在美國運通服務期間,梁沛祺支持先生創業,帶著兒子Daniel移民加拿大。「先生一直都很支持我,所以我也想支持他。」丈夫留在當地經營台加貿易、照顧唸小學的兒子,梁沛祺則當起空中飛人,每3個月就從台灣飛到加拿大全家團聚。

 

然而,創業不容易,異國生活費又高,3年後他們決定搬回高雄,梁沛祺轉戰花旗銀行,也生下女兒Joy。

 

轉戰花旗開發新商品,克服困難戰力大增

 

初期,她負責旅行支票業務,後因先生工作調派,全家搬到新竹,梁沛祺也接到職涯上的全新挑戰─接手開發金融商品,且只有1年時間定成敗。「我在南區工作只要4成功力,做這個需要120分的功力!」從未做過商品開發的她,一切從零開始,既要符合美國、台灣的央行規範,又要順應國內消費習慣。

 

她努力學習新知識、跨部門溝通協調,梁沛祺不服輸,「別人可以為什麼我不行?」清晨6點出門、8點到台北總部開會、經常加班到晚上9點,每天光是通勤就花掉4個小時,「非常辛苦!」

 

她奮力尋求突破,最後在時間、環境、業績3大壓力夾擊之下提前完成任務,「我花了11個月正式推出新產品。」那份艱辛至今仍記憶猶新,但她說,也是這次的經驗,讓她戰力大幅提升,經營管理的能力更上一層樓。

 

別把自己累垮!職業婦女要懂得分工合作

 

工作繁忙,梁沛祺仍相當重視家庭。她強調,職業婦女一定要把工作「分出去」,否則肯定累垮。例如,她在新竹、台北兩地通勤時期,早上是先生送子女上學,傍晚則請住在同社區、擔任家庭主婦的小姑接回,並準備晚餐給孩子們吃,「我就跟她搭伙。」

 

她不愛應酬,強調不如把時間留給家人。從事業務工作,不交際應酬行嗎?「當然可以!客戶需要的是你幫他解決問題,並讓他有好的感受。」她喜歡今日事今日畢,工作盡量在公司完成,不帶回家影響家庭,「假日我們都在一起。」

 

跨界挑戰餐飲業,拼營業額拼出健康危機

 

離開花旗後,梁沛祺接連在荷蘭銀行、大都會人壽保險任職,直到公公突然心肌梗塞,她和先生商量,「該回高雄了。」返鄉後,在獵人頭公司牽線下,她的職涯180度大轉彎,跳出舒適圈、跨足餐飲業,擔任帕莎蒂娜國際餐飲集團行銷部總監。

 

「吃,是無遠弗屆的。」她本身會做菜,但來到這裡,必須從頭學習義式、法式料理的食材及作法,甚至是背後的飲食文化。她親自試菜、學習內場及外場工作,也曾與團隊遠赴法國,實地考察道地料理,「土法煉鋼是不行的。」

 

為推廣自家商品,她曾一連吃了3個月披薩、2個月月餅,「中秋月餅從研發到試吃我都參與,你要真的了解才有辦法賣,要有品牌概念。」梁沛祺在集團前後待了8年,也做過營運部總監,擁有豐富展店經驗。

 

回憶那些年,餐廳打烊後她得巡店、處理問題,常忙到半夜2點才睡,手機更是24小時待命,壓力很大。長年拼命工作,體重直線上升,「胖了20幾公斤。」

 

某天,她因食道逆流就醫,意外發現肝指數過高、脂肪肝上身,醫師直言,「妳爆肝了!」

 

推廣地中海油醋,開創健康事業找回健康

 

不僅如此,血糖不穩、血脂過高、血壓偏低,還有膽結石通通找上門。那一瞬間,梁沛祺頓悟,為了工作搞壞身體不值得,當場下定決心,「我要quit(辭職)!」

 

離開餐飲業後,何去何從?她虔誠向上帝禱告,發現內心最大渴望是「健康」。

 

於是,她展開了健康事業的經營,鎖定地中海地區的醋、橄欖油等西方料理不可或缺的調味品,先是與一家台灣代理商合作,在高雄開設實體店面;後因經營理念不同,梁沛祺決定自創品牌,開啟她50歲後創業的驚奇之旅,並邀兒子同行。

 

她想做的是高端產品,於是和Daniel直接飛往產地義大利,花了2個多月,由南到北拜訪一家又一家的醋莊及油莊。

 

最後,母子倆選定幾家經營理念相符、品質達標的莊園,將100%初榨冷壓橄欖油、有機巴薩米可醋等引進台灣,並善用自家產品推廣地中海料理,以及兼顧健康與味蕾的生活美學。

 

 

▲橄欖油是地中海料理的靈魂之一,可用來煮湯、做麵包。

 

善待自己、好好生活,第二人生幸福無限

 

放下爆肝工作之後,梁沛祺一點一滴找回健康。「我現在吃低GI飲食,70%都是蔬菜和蛋白質,瘦了20幾公斤、腰圍少了14公分!」她還搭配每周1次重訓,從吃、喝、動找回身心平衡。

 

如今的梁沛祺明白,把生活過好,比什麼都重要。「也懂得愛自己了,現在每天可以花1個小時慢慢吃午餐,就覺得好幸福喔!」第二人生,開始善待身心靈,懂得品味生活的每一個當下,就是樂活的真諦。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空巢期來臨、送走年邁父親 顏博文:別把自己鎖起來,以祝福的心,面對人生無常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10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我的父親今年二月往生了,如果沒有修行,我一定很難過,一定會哭得很厲害,可是我相當平靜。我覺得『往生』就是『往』下一個『生』。」說話的顏博文沉穩內斂,言語中透露著科學人的理性。

64歲的他3年前卸下聯華電子執行長一職,不是退休,而是接任慈濟慈善基金會執行長,震撼各界。事實上,顏博文學佛已久,早在25年前尚未接觸慈濟時就已茹素;令人驚訝的是,他自幼信仰的其實是基督教。

年過耳順的現在,他仍在修行路上,但對人世間不斷流轉的無常與執著,已有超越常人的深刻體悟。

顏博文的老家在高雄,幼時跟隨在台電工作的父親,舉家搬遷至宜蘭,住進了宜電新村。半世紀前的台灣,物資缺乏,顏家同樣不富裕;排行老大的顏博文還記得,年紀各差3歲的三兄弟,穿的是同一套中學制服。

 

幼年信奉基督教,成年後改持開放態度

 

他回憶,當時放學後常遇到傳教的修女,為孩子們提供點心、講聖經故事,「從小就對基督教印象很好。」有一次,他罹患皮膚疾病,難受得不得了,父親帶他去羅東聖母醫院看診,講得一口流利台語的醫師也是位神父,「很親切,而且真的把我的病治好了。」(註)

 

學生時代,他虔誠信仰基督教,晚上參加詩歌班、週日上教會做禮拜。高中畢業後,顏博文就讀清大化工系,對物理、天文、太空很有興趣。大一暑假,他找了相關書籍來看,「是不是真的有上帝創造了宇宙,我不是那麼確定。」

 

根據聖經說法,上帝是創造世界的造物主,這對一個「科學人」來說,有點難以理解。他對宗教信仰的看法變得開放,接近無神的思維。

 

學習打坐有心得,接觸佛教經典改信佛

 

「我對基督教還是非常尊敬,很多教義我認為跟佛教的精神是一樣的。基督教講博愛,佛教講大愛,都是宣揚善的理念。真要說有差別,就是基督教有個造物主,佛教是強調因緣果報。」

 

顏博文解釋,「佛教認為經過修行,人人可以成佛,基督教是透過上帝才可以得永生。」「佛,就是渡己渡人以後達到完全開悟的境界,這對學科學的人來講是可以接受的,因為你自己可以決定。」

 

進入聯電後,顏博文從工程師做起,繁重的工作壓得人喘不過氣。於是,他20多歲就開始打坐,曾跟隨一位師父學習。「他教你concentrate(專心)到某個焦點上,比較不會去想有的沒的。」

 

每天打坐30分鐘,讓壓力有了出口,多年下來,顏博文對打坐愈來愈有心得,「你會感覺到有『氣』從脊椎一節一節上來。」氣通了,疲勞、肩頸痠痛隨之舒緩,讓他獲益良多。

 

打坐與宗教有些連結,他開始接觸佛教相關書籍與經典,像是《心經》、《金剛經》等,慢慢發現「宗教有它的道理,裡面講的話是可以驗證的。」他逐漸轉為佛教信仰,40歲不到就與太太一起吃素。

 

接任基金會執行長,導入企業管理思維

 

2005年,顏博文被聯電外派至新加坡,妻子同行。想當義工的太太加入當地慈濟,顏博文從她口中聽聞不少助人故事,深受感動。返台後,他2010年成為授證的慈濟人,並於2016年擔任慈濟慈善基金會董事、2017年接任執行長,以企業管理的角度重整組織。

 

從企業跨入宗教性慈善團體,「重視獲利」的價值觀急轉彎成「追求個人成長」,「法理情」的嚴謹首次撞上「情理法」的柔軟,大企業行之有年的權責分工、績效考核在這裡也得重新建立與溝通。3年來,顏博文的每一天都是挑戰。

 

時代快速變遷,法律制度、資訊傳播、社會文化等大環境變化劇烈,成立逾半世紀的慈善團體如何在社會變遷下調整經營管理模式、與社會大眾有效對話,甚至做好危機處理,都是大學問。

 

「尤其法令上面,政府有一定的要求,不管是資訊透明、財務報表,甚至對董事會的規定等等,都是這幾年才有的,你就要來宣導,內部要做稽核,還有外稽等等。」顏博文說,他現在每天4點起床、7點開會,整日行程滿檔,沒有假日。

 

 

中年通透人生無常,坦然面對父親逝世

 

工作繁忙,回高雄老家探視雙親的時間也不多。高齡90多歲父親今年初離開,顏博文不諱言心裡有些遺憾,但沒有撕心裂肺的傷悲,因他早已通透人生無常

 

猶如四季輪轉、花開花落,日復一日,世間所有事物都是變動的,沒有恆久的存在;生命如此,幸福與快樂也是一樣。

 

「有一天我們都要走,你擁有的東西都是短暫的。」顏博文認為,世俗的快樂來自於感官,本不會長久,「即使我在一家公司當到執行長,但我把這個快樂程度調低。」「你如果愈執著於當下,等到過去之後你愈捨不得,帶來的痛苦是相對的。」

 

正如佛法所言,諸行無常、諸法無我,「真正的快樂幸福來自於,你體會到這個道理的時候,所得到的法喜,這會讓你成長。」

 

明白生命的本質即是無常,透過日常生活不斷實踐,當親人逝去、啟程往下一個階段時,「你能夠用平淡的、開放的心胸面對,痛苦跟難過的程度不會那麼大、時間不會那麼長。」生死輪迴,無死無生,顏博文很坦然。

 

迎接空巢不焦慮,用祝福的心取代擔憂

 

人生,時時刻刻都是修行。送走父母是一道必須跨過的檻,放手子女何嘗不是另一項功課。「小孩子長大離開了、父母親往生了,真的是一個空巢。」

 

顏博文的獨生女兒高中遠赴英國求學,直到研究所畢業才回到台灣,長達10年不在家。談起寶貝女兒,顏博文笑得開懷,又特別靦腆。2012年珊迪颶風(Hurricane Sandy)重創紐約,想起女兒當時正在紐約大學唸書,隻身一人,他仍心疼不已。「也曾經生病,你也沒辦法照顧她。」

 

不過,他想告訴同樣身在空巢期的父母:

 

「一直擔心小孩,你不如祝福他。你替他們擔心,其實是傳遞你憂慮的波給他們。我相信、科學上也有驗證,你如果一直想這個人很糟,那真的會不好。」

 

「所以,你不如用祝福的角度,相信他們可以克服困難,正向替他們思考。你自己要把心打開,不要把自己鎖起來。」

 

研讀佛學多年,他特別喜歡《金剛經》說的「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不執著在「我」。他坦率地說,自己也常常做不到,但盡量朝這個方向努力。

 

採訪當天,午後窗外的鳥語婉轉,傍晚旋即成了雨聲淅瀝。大自然無時無刻變幻莫測,眾生皆然。無常,其實就是日常。若能為心留下一方寧靜,映照天光雲影、觀照娑婆世界,修行路上,即是幸福。

 

註:天主教為基督宗教教派之一,又稱「舊教」,與稱作「新教」的基督教素有淵源。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重返校園,做自己喜歡的事、圓年輕時候的夢!施昇輝:不必鼓起勇氣,做,就對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9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啊!對對對,我要講一件事。有一次我們班有個聚會,同學騎重機載我過去,哇!騎重機多威風啊!在高架橋上跟很多車輛一起,真的是乘風破浪、御風前行啊!我交年輕朋友,才有機會坐在重機後面啊!」

回顧第一次乘坐重機的驚奇,施昇輝兩眼發光,興奮地比劃,60歲的他散發青春活力,絲毫不輸給碩專班上年輕他30歲的同學。年近六旬才讀研究所,收穫最大的不是專業知識,反而是一顆年輕的心;「虛無」的退休生活,也終於踏實了!

以理財專家著稱、「樂活大叔」自詡的施昇輝,經常透過媒體和演講分享自己第三人生的經營之道,但他坦言,打造充實的退休生活並不容易。「很多人出國旅行,但我每次回來都有點空虛。『生活』本身是很虛的,需要你耐心、仔細經營。」

 

施昇輝育有2女1子,都已就業,不再需要老爸操煩。原本負責子女教養的他,現在的生活除了投資、寫作,還有個持續了大半輩子的嗜好─看電影。

 

去年12月,他特別選了與已婚的大女兒英文名字相同的《茱蒂》(Judy)作為第5千部觀賞的電影,別具紀念價值。為了這個意義非凡的時刻,他好不容易把平時各自忙碌的全家人聚在一塊兒,一家六口難得一起進電影院看電影,留下珍貴回憶!

 

▲施昇輝至今已看了5047部電影,11本紀錄觀影心得的筆記本一字排開,就像是他的人生縮影。(圖/施昇輝提供)

 

▲這是施昇輝國三時,寫下的第一頁電影觀後心得。除記錄觀影時間、地點、劇情之外,還附帶「五顆星」評分標準。(圖/施昇輝提供)

 

為家庭打拼淡忘電影夢,時隔35年重返校園

 

學生時代的他就是個影癡,每看完一部電影都要寫心得筆記,考大學時本想唸電影系,父母強烈反對。最後,他讀了商學系,但對電影熱情不減,「常常翹課,都跑去看電影。」畢業後,施昇輝就像多數四、五年級生一樣,全力為家庭打拼,尤其在子女陸續出生後,更是身兼數職賺奶粉錢,早就淡忘電影夢。

 

直到58歲,也就是2018年初的某一天,他靈光一閃,「反正也沒事。」乾脆去唸個電影系吧?「太太說我怎麼可能考得上,我還特別在臉書公告周知,逼自己不能反悔,她說我太高調了!」施昇輝直率地說,「大不了考不上嘛!沒有任何損失。考不上是正常的,但是你不做,永遠機會是零啊!」

 

決定之後,馬上行動。他鎖定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的碩士在職專班,申請用的備審資料,當編輯的大女兒還主動幫忙美編。通過資料審查及面試後,施昇輝順利考取,睽違35載,再次踏進校園!

 

與年輕同學激盪火花,熟齡人生注入新生命

 

回憶重返校園上課的第一天,施昇輝的心情忐忑不安。班上只有8名同學,年紀落在三、四十歲之間,大多是業界人士,「有廣告片導演、做配樂的、電影行銷的、剪接的。」雖然有年齡和實務經驗上的差距,施昇輝和年輕同學們卻沒有代溝。

 

他修習的課程包含:劇本寫作與分析、電影美學專題、電影風格研究等,上課方式以討論為主。「常常講老片,現在年輕人都沒聽過,我就很有感覺啊!教授很開心,同學也發現我好像『活Google』啊!」他幽默補充,「我在課堂上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讓老師不要尷尬。」

 

「老」有「老」的優勢,施昇輝不安的心終於放下,但新世代的前衛開放,也著實讓他嚇了一跳!

 

在性別與影像研究課上,老師帶領大家討論「劈腿」、「第三者」等議題,令他大開眼界,「年輕人對感情的開放程度遠遠超過我的想像,哈哈!」「他們認為愛是很重要的,婚姻制度是違反人性的,對第三者比較是站在接受的立場。但我們這一代,愛不是重點啊!我們的重點是責任啊!」

 

課堂討論激發思辨,與年輕人互動更拓展眼界。保守觀念受到衝擊,卻能讓自己換個角度看世界,無形中也為熟齡人生注入新生命,不怕與社會搭不上線。

 

 

親眼見識同學熱忱,深受鼓舞堅持完成學業

 

不過,施昇輝坦言,這個年紀上學,還是挺累的。他以一年級為例,每周4堂課,從家裡到學校需1小時,上課從晚上6點半到9點半,「來回5個鐘頭,體力耗費很大,回到家什麼事都不想做,只想滑手機。」

 

「我一直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唸下去,但是我喜歡跟年輕同學一起上課,很開心啊!課堂討論激發很多新的想法。」

 

施昇輝也在學校交到朋友,和年約50的法國人尚若白最談得來,還在對方的畢業作品中擔任臨時演員,留下難忘回憶。研究所2年讀下來,同學們的吸引力早已超越課程本身。「我在他們身上得到最大的啟發,是他們(對電影工作)的熱情,一直鼓勵著我把它唸完。」

 

例如,他與擔任電影製片的同學聊天,不但瞭解業界如何運作,還學到VR電影如何拍攝。台灣電影市場小,發展不易,同學們仍堅持在電影產業打拼,令施昇輝相當感動。

 

事實上,2年前他報考碩專班時,本打算畢業後利用自己的理財專長,替有志拍片卻苦無經費的導演與投資人牽線,現在他坦言,機會不大。「導演想的是理想,出錢的人想的是賺錢,這兩個很難match(結合),所以我已經冷卻了。」

 

他也想過在拍片前推動群眾募資,但如何吸引民眾支持,仍是難題。改變電影市場不容易,拿到學位後,有其他想做的事嗎?「沒有!哈哈哈!我就直說。」他開朗大笑,「就是圓個人的夢吧!」

 

 

挑戰畢業論文持續圓夢,退休生活充實有趣

 

其實,修課壓力不大,倒是畢業論文讓他傷透腦筋。他說,系所規定必須先在期刊發表小論文,才有資格進行碩士論文,而他的小論文以「廈語片」為主題,因可蒐集的文獻不多,已被退稿4次;接下來可能會調整題目,繼續努力。

 

儘管尚未拿到學位,施昇輝開心地說,碩專班讓他的退休生活「變充實了!這2年有一件很實際的事情,你必須去把它完成。」

 

▲上課趣事多!施昇輝和藝人周丹薇是同校同學,某次聚餐後兩人開心合照,他興奮地說:「她是我們那個年代的第一名模啊!」(圖/施昇輝提供)

 

重返校園不需鼓起勇氣!付諸實行,就對了

 

針對也有興趣重返校園的退休族,施昇輝的建議很簡單,「just do it!(就去做吧)就去報考啊,不用怕丟臉,大不了就沒錄取嘛!」若順利考取,「就努力地去上學,努力地交年輕朋友吧!」

 

他分享,身邊有些同齡朋友也考上了文學系、美術系、國樂系的碩專班,純粹為了興趣而學習。重拾夢想、擺脫一成不變的退休生活,其實不難。「我覺得不需要鼓起勇氣,就do it吧!」

 

▲施昇輝日前穿上碩士畢業袍參加撥穗典禮,在校園留影紀念。(圖/施昇輝提供)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四處旅行拍鳥趣,第二人生正精彩!鳥類攝影家蔡蜜雪:生命短暫,找到興趣後,珍惜每一天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7月29日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現在都是小孩說,媽媽怎麼又不見了!」已從職場退休的蔡蜜雪,三年前愛上鳥類攝影,追鳥的足跡從寶島延伸至全世界,光是為了捕捉金門夏季候鳥「栗喉蜂虎」的繽紛倩影,一年就跑金門五、六趟。這次沒拍到的畫面,下次再來!

無論是台灣40度的溼熱高溫,還是北海道零下20幾度的酷寒,都澆不熄蜜雪對鳥類攝影的熱情。其實,她也曾在剛退休時無所適從,卻因為找到興趣,第二人生就此發光!

▲金門栗喉蜂虎。(攝影/蔡蜜雪)

 

皮膚白皙的蔡蜜雪,一開口聊起她的鳥類朋友,眼神總是閃閃發亮。回顧剛離開職場的那段日子,「一開始也不知道要做什麼。」當時朋友常相約泡湯,聊天話題總圍繞在購物等瑣事,時間一久,她也覺得沒意思,似乎該找些事情來做。

 

曾在日本留學的她,年輕時就喜歡旅遊,經常用相機紀錄沿途美景。既然如此,就從最熟悉的「拍照」開始吧!台北植物園、大安森林公園成了她在市區最常造訪的攝影據點。

 

這一拍,就拍上了癮!鳥兒的世界,原來如此令人大開眼界。

 

鳥類世界溫暖逗趣,追女友、夫妻吵架樣樣來

 

在馬祖海邊,她親眼看見年輕的黑嘴端鳳頭燕鷗,嘴裡叼著浪濤中補來的魚,主動獻給心儀的鳥小姐,渴望獲得美人兒的青睞,沒想到大小姐不領情,轉頭一飛就走,「根本不理他!」

 

蔡蜜雪笑著說,她也曾看過其他求偶的鳥類,「牠們會四、五隻成群結隊,幫兄弟追女朋友,一起在旁邊唱歌跳舞,討女生歡心。」相當逗趣!

 

▲馬祖的黑嘴端鳳頭燕鷗,公鳥正在向母鳥「馬妞」(右)獻殷勤。(攝影/蔡蜜雪)

 

▲馬祖的黑嘴端鳳頭燕鷗,又名「神話鳥」。(攝影/蔡蜜雪)

 

還有一回,她在中緬邊境的犀鳥谷,拍攝正在育雛的犀鳥夫妻,更是有趣!

 

犀鳥是一夫一妻制,繁殖期間在樹洞築巢,等母鳥入住後,公鳥就會將樹洞封起來,只留下一個小洞,方便替老婆大人送餐、清理糞便,讓太太安心孵蛋及育雛。

 

「有一次,公鳥好不容易找到食物回來,母鳥不喜歡還不吃。我就想說,哇!這隻母鳥真難伺候。」結果,辛苦的鳥爸爸氣得跳腳,竟然用自己的頭猛撞樹幹發洩情緒。氣完了,也只能摸摸鼻子繼續覓食,扛起照顧全家人的重責大任。

 

▲中國盈江的花冠犀鳥正在送食物給樹洞中的母鳥。(攝影/蔡蜜雪)

 

▲中國盈江的雙冠犀鳥。(攝影/蔡蜜雪)

 

赴中國黃山拍候鳥,見識鳥兒真摯情感與靈性

 

鳥兒的靈動,無時無刻勾動著她的心弦。

 

2019年,她計畫前往中國黃山拍攝來自東南亞的候鳥「白壽帶」,卻遇上長榮航空罷工事件,飛機突然飛不了。眼看就要錯過雛鳥破殼而出的黃金時間,難道就這樣放棄大好機會嗎?

 

蔡蜜雪靈機一動,更改航班直飛金門,落地後再乘船到廈門,接著轉搭計程車直奔高鐵站,一路上風塵僕僕,終於及時抵達黃山。

 

不料,壞消息傳來,鳥巢竟然在鳥爸媽與其他鳥類爭鬥的過程中,遭到波及而翻覆,鳥蛋全沒了─這已經是同一對鳥爸媽第二次發生相同的意外事件。

 

不過,鳥兒沒有太多時間傷心,隔天清晨五、六點,蔡蜜雪就發現牠們正在重新築巢。任務沒完成,鳥爸媽不敢懈怠,「但我看到鳥媽媽的眼神很哀傷。」失去孩子的椎心之痛,不是人類獨有,鳥兒亦然。

 

「鳥是很有靈性的動物。」她肯定地說。

 

▲中國黃山的白壽帶正在哺育幼鳥。(攝影/蔡蜜雪)

 

跑遍世界尋找美麗鳥蹤,邊旅行邊攝影好幸福

 

愛上鳥類攝影後,本來不太喜歡運動、出門常搭計程車的蔡蜜雪,開始上山下海、用雙腳踏遍各地,哪裡有鳥就往哪裡去!

 

受訪前幾天,她才剛頂著40度高溫,在烈日直射的海邊拍攝。怕曬黑的她,全身包緊緊,即使汗流浹背仍樂此不疲,笑著說,「其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辛苦。」

 

全球鳥種繁多,遍布世界各地,她的追鳥足跡也已遍及中國、日本、馬來西亞、婆羅洲、斯里蘭卡等,原定今年前往南美洲,無奈COVID-19疫情爆發而作罷。

 

▲日本北海道的丹頂鶴全家福。(攝影/蔡蜜雪)

 

攝影,讓她的旅行總和別人不一樣。

 

每次去日本,她不在市區逛街購物,專跑偏遠鄉村尋找鳥蹤,享受在人煙稀少的鄉間自駕,沿途欣賞美麗風光、呼吸清新空氣,那種徜徉在大自然的心曠神怡,與鳥兒為伴的單純快樂,最是令她陶醉!

 

為了捕捉珍貴鏡頭,出國拍攝總是早出晚歸。「有一次在北海道,因為要搭破冰船出海拍攝虎頭海鵰及白尾海鵰,清晨四點起床、四點半到碼頭、五點就開船。」橙黃的太陽從海的另一端冉冉上升,在日出的映照下,虎頭海鵰的英姿更顯帥氣挺拔,令人難忘!

 

▲日本北海道虎頭海鵰(左)與白尾海鵰(右)。(攝影/蔡蜜雪)

 

▲清晨從北海道搭船出發,在鄂霍次克海上拍下的虎頭海鵰英姿。(攝影/蔡蜜雪)

 

生活充實、體力更好!鳥類攝影豐富第二人生

 

鳥類攝影,已成了她第二人生的重心,每周拍鳥二至四天,每次拍攝半天至一天不等。行前要收集鳥訊、準備器材,回家要整理大量照片,「去年拍的都還沒整理完。」日子愈來愈充實、愉快。

 

每次外出拍鳥,身上背的單眼相機、專業鏡頭和隨身包包,加起來有十幾公斤,蔡蜜雪卻不覺得重。愛上攝影三年多,她發現身體狀況愈來愈好,不但沒有失眠困擾,還睡得比以前更香,深刻體悟到健康的重要。

 

攝影收穫多!塑造正向人生觀、親子關係更融洽

 

親子關係更融洽,則是意外的收穫。

 

蔡蜜雪分享,以前兒子認為她管太多、時間太多,自從一頭栽進攝影世界後,生活重心回到自己身上,「每天都很忙,沒時間想東想西、鑽牛角尖。現在不是小孩不見了,是媽媽不見了!」她開心地笑著。

 

鳥類攝影拓展了視野,她因此更重視生態保育,亦對世界充滿探索熱情、對生命更加珍惜。「鳥的生命力很強,牠們面對困難、強敵都是很勇敢的,也讓我的人生觀比較正向。」

 

興趣,是退休生活的重要基礎,也是讓重心回到「自己」的最佳方式。蔡蜜雪鼓勵退休族多嘗試,找出嗜好、投入熱情,就能活出全新的自己,讓第二人生如同夏日艷陽般,燦爛、耀眼!

 

 

蔡蜜雪攝影作品欣賞

 

▲金門栗喉蜂虎情侶檔。

 

▲台北青年公園的五色鳥。

 

▲看過白色的台灣藍鵲嗎?宜蘭頭城出現罕見的「白化藍鵲」,蔡蜜雪為了一睹其風采,多次前往當地才拍下此珍貴鏡頭。

 

▲美麗的白壽帶。

 

▲鶼鰈情深的白枕鶴。

 

▲馬來西亞的白腹海鵰。

 

▲台灣八仙山灰喉山椒。

 

▲台灣大雪山白頭鶇。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