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常弄丟東西,64歲確診阿茲海默症 別輕忽年輕型失智症,這些症狀你有嗎?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3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64歲的張先生發現自己的手機、錢包常常弄丟,幾度懷疑是被人偷竊,但是後來發現自己很容易忘記近期事物,甚至忘記吃過什麼東西,煮開水時走到客廳拿東西,走出去之後就忘記要拿什麼,也忘記剛剛還在煮開水,甚至變得不會算數。就醫檢查後發現,原來他罹患了阿茲海默症。

根據國際失智症協會統計,推估2018年全球新增1千萬名失智症患者,平均每3秒就有一人罹患失智症。

 

在臺灣,65歲以上人口中罹患失智症的近27萬人,等於65歲以上的長者每12人就有一位失智症患者,80歲以上的長者則是每5人就有一位失智症患者。

 

花蓮慈濟醫院高齡精神科主任蔡欣記表示,除了失智症人口上升之外,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那就是失智症年輕化。

 

年老才會失智?別輕忽年輕型失智症

 

像張先生這樣,65歲以前就診斷為阿茲海默症的年輕型患者,全臺灣約有一萬五千人。因為相對年輕,病人及其家屬容易忽略症狀,導致退化速度加快,對家庭影響很大。

 

事實上,失智症的症狀不單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還會影響到其他認知功能,包括:語言能力、空間感、計算力、判斷力、抽象思考能力、注意力等,同時可能出現干擾行為、個性改變、妄想或幻覺等症狀,嚴重程度足以影響其人際關係與工作能力。

 

其中,最常見的失智症類型就是阿茲海默症。

 

蔡欣記醫師解釋,阿茲海默症是一種腦神經退化疾病,因為注意力不容易維持,導致短期記憶不佳,新的記不住、舊的一直講,常見的症狀包含:重複性的問話、忘東忘西(例如瓦斯忘了關)、情緒易怒暴躁、規劃能力下降、記憶力不好、容易迷路,有可能上個廁所就回不來。

 

身體變化提高警覺,積極就醫治療

 

值得注意的是,臨床上有許多阿茲海默症的患者,覺得自己年紀大了就不願意積極治療,反而因此造成自己生活上與家人照顧上的困擾。

 

尤其,年輕型失智症患者因身體狀況通常都還不錯,容易發生無自覺性地跑出門等行動,後續往往也造成更大的問題。

 

蔡欣記醫師呼籲,不要輕忽生活中突然改變的生活習慣,尤其是不明原因的改變,此時有可能就是身體出了問題,建議尋求專業醫師的協助,了解狀況進而解決問題。

 

藥物治療有侷限,多管齊下延緩退化

 

關於失智症的現行治療方式,以藥物合併職能治療為主,目的是減緩退化速度。不過,患者服藥兩三年後,效益有可能開始減少,建議搭配適度的運動、人際互動幫助延緩退化。

 

近年醫界也在研究其他有助治療失智症的方式,例如:經顱磁刺激治療、深腦刺激術(Deep Brain Stimulation,簡稱DBS)等。

 

蔡欣記醫師表示,花蓮慈濟醫院神經醫學科學中心團隊目前正在研究利用深腦刺激術治療阿茲海默症,已進入第二期的臨床試驗,期盼未來對於阿茲海默症的治療有更多幫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地中海飲食抗發炎!抗衰老名醫:這樣吃降低癌症、糖尿病、失智症風險

撰文 :洛桑加參醫師 日期:2020年03月03日 圖檔來源:洛桑加參醫師
  • A
  • A
  • A

研究全世界飲食習慣與疾病好發的關聯性,「地中海飲食Mediterranean diet」獲得相當高的評價。特別是在降低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癌症的發病率與死亡率,幫助人體抗發炎和減少得到失智症的風險上,選擇地中海飲食的人,明顯獲得較多的生存紅利。

吃降低癌症和糖尿病發病率,助抗發炎、減少罹失智症有超高評價

 

專家認為「地中海飲食中,蔬菜、橄欖油、新鮮魚類和水果的搭配可能阻止年齡增長帶來的基因衰老。」想要老得比別人慢,記得三多三少:蔬果多、全穀根莖類多、好油多,少紅肉、少加工食品和少精製糖。

 

這裡的蔬果指得是新鮮蔬果!而其中蔬菜又更優於水果。倫敦大學研究者發現,新鮮蔬果吃得越多,總死亡率越低。與完全不愛蔬果的人相比,吃最多蔬果的人死亡率減少了42%。但如果是吃冷凍或罐頭水果,死亡率不減反增。

 

再來看看大家最關心的感染性疾病和呼吸道疾病死亡率。在一項長達9年追蹤數十萬飲食男女的研究中,專家發現攝取膳食纖維量最高的人,死亡率減少超過50%的機率。

 

當然,膳食纖維不只能從蔬果中攝取到,全穀物也是個好來源。(順帶一提,英國人還做了項有趣的研究,僅是把平常吃的精製澱粉換成全穀物,每天就能多消耗相當於健走半小時的熱量)

 

最後,來總結一下抗發炎、抗氧化、減緩細胞衰老,怎麼吃最好:

 

多吃:多樣化的新鮮蔬果、全穀根莖類、好油和好茶
常吃:魚、堅果、大蒜、洋蔥、香草和辛香料
少吃:紅肉、加工肉
避吃:精製澱粉、含多種化合添加物的糖菓糕點

 

當然啦,這是大原則,大部分時間你可以照這樣吃。而歡慶節日、和親友聚餐時,開心最重要,不必太過拘泥,偶爾喝點紅酒、暢快吃肉、品嘗甜點……又未嘗不可。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洛桑加參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好怕失智?遠離阿茲海默症,小心8大血管性危險因子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阿茲海默症為世界上最常見的失智症種類。雖然以目前的醫療科技而言,尚無法有效治癒阿茲海默症,但值得慶幸的是,其致病的重要原因之一─腦血管疾病,是可以治療和預防的。

台中榮總失智暨帕金森症醫療中心醫師李威儒表示,目前已知腦血管疾病與「血管性危險因子」相關,包括:

 

1.冠狀動脈心臟病

2.心房顫動

3.高血壓

4.糖尿病

5.高膽固醇

6.吸煙

7.肥胖

8.缺乏運動

 

根據目前的研究,妥善控制血管性危險因子,可以相當程度地降低罹患阿茲海默氏症的風險和延緩其進展。

 

根據許多研究發現,在歐美已開發國家,阿茲海默氏症的發生率逐年下降,其原因專家認為,和血管性危險因子的控制有很大的關係。

 

在台灣本土阿茲海默氏症的研究中,臺中榮總和臺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收集330位患者,追蹤3年,發現若病患有超過3種血管性危險因子(即前述8種當中的任3種),其心智功能退化的速度會較快。

 

此外,這樣的病患如果又帶有「載脂蛋白ε4的等位基因」,退化的速度會更快。

 

針對病患個人的血管性危險因子加以預防和治療,是控制阿茲海默氏症及延緩退化的重要方式;此台灣本土研究已發表於今年的美國老年病學會雜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運動可以預防失智!有氧運動、肌力訓練效果好,日本專家再推「認知運動」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2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平均壽命延長,失智症罹患人數也跟著增加。國際失智症協會(ADI)的推估,2018年全球失智症人口約有5千萬人,平均3秒就有1人罹患。台灣失智症協會調查則發現,2018年台灣65歲以上失智症發生率為7.86%,12人即有1人有失智症。該怎麼做,才能遠離失智症威脅?

失智症並不是正常老化現象,患者不僅出現記憶力、語言能力、執行功能、注意力、定向感等認知功能退化,也會影響患者生活功能及人際關係。

 

衛福部南投醫院職能治療師李雅萍建議,面對失智症的首要之務是平日做好預防工作,若出現疑似症狀,應早期診斷、早期發現,盡早擬定治療方向,以延緩惡化。

 

運動可防失智,有氧、肌力訓練效果好

 

值得注意的是,運動已經被證實,可有效預防及延緩失智症惡化的方式,以有氧運動(如快走、跳舞、游泳、騎腳踏車等)、肌力訓練(如重訓等)效果較佳。

 

李雅萍解釋,運動之所以有預防失智的效果,可能與刺激腦部分泌的神經營養因子(BDNF)有關,可預防腦部海馬迴萎縮,維持認知功能。

 

日本國立長壽醫療研究中心開發了一種失智預防運動法,稱為「認知運動」。認知運動是融合認知訓練與有氧運動的雙重任務訓練,並沒有限定運動種類或認知作業類型,但必須符合以下的條件:

 

1.  選擇中強度的身體負荷運動,也就是運動完呼吸會輕微加速,身體感到有一點吃力,脈搏達最大心跳的50-70%。

 

2. 認知活動的選擇,應挑選稍微有挑戰性、可以增進腦部負荷的活動,如果對某個認知活動已駕輕就熟,就會失去活化大腦的效用。

 

根據上述條件,日本設計出一種認知運動如下:

 

【簡易版】

 

先以右腳、再左腳的順序,向前走三步然後抬起左腳,然後以左腳、再右腳的順序,向後走三步回到原地後抬起右腳,重複向前向後走並抬腳的動作,每天練習一次,每次持續10-15分鐘即可。

 

【進階版】

 

重複簡易版的向前向後走動作,並在抬腳的同時,進行以下進階的認知訓練。

 

1. 數數,如從1到100,或從100數到1。

 

2. 數3的倍數,如: 3、6、9、12…。

 

3. 從1開始數數,數到3的倍數,如: 3、6、9、12… ,再加上雙手拍手動作。

 

以上認知運動除了要適時調整活動,增加對大腦刺激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持之以恆,就能幫助維持認知功能,預防失智症。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丈夫失智情緒不穩,她仍陪伴至最後一刻...一句「不後悔」就是照顧者最貴重的話語

撰文 :右馬埜節子 日期:2020年02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失智症是一種進行式疾病。很遺憾地,目前尚未有絕對見效的治療方法,所以失智的年長者們不會做的、不懂的事便會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增加。當然這個過程很痛苦,照護者在認知到這個事實的條件下,必須藉由減法運算,針對各個階段改變與其應對的減法話術。

接下來我將介紹一個略長但易懂的案例,這是在我曾經負責照護的個案之中時間最久的浩一先生。

從發病到最初期

 

浩一先生以前是一位吉他老師。過去曾在音樂學校接受過正規的訓練,甚至也有出國深造,研習吉他的經驗。直到60歲為止,教過的學生為數眾多。

 

自從他辭去吉他教室的教師一職後,整個家庭的生計便由上班族的妻子所支撐。在妻子上班時,他會在家中彈吉他、下廚做拿手菜,後來妻子也退休,倆人便會一起去買晚餐的食材,回家後由浩一先生負責料理。他們當時可是過著非常少見的歐美夫婦生活型態。

 

然而,到了浩一先生75歲時,因為手受傷而吉他再也無法彈出以前的水準。這對他來說似乎是莫大的打擊,從此變得老是關在家裡不願意出門。或許是因為足不出戶的狀態,使得失智症的病情加劇也說不定。

 

據說他本人也曾認為「自己哪裡怪怪的」。當他到78歲時,由於不希望被其他人認為自己很奇怪,因此更不願意在白天外出。每次都刻意選在清晨或夜晚出門散步,但是返家似乎需花不少時間,推測應該是迷了路。到了80歲時,便遭治療失智症的專門醫師診斷為「阿茲海默症」。

 

罹患失智症前的浩一先生是一位沉穩有禮的紳士,然而在診斷結果出爐前,已性格大變,一有看不順眼的事就會勃然大怒。變成一個對妻子總是惡言相向,甚至還會動手打人的「暴君」。不過若是在外頭,行為舉止仍然保持沉穩,也就是說,他只對家人不好。

 

我和浩一先生第一次見面時,在他身旁的妻子看起來相當小心翼翼,她應該是覺得要是惹他生氣會很麻煩,因此刻意避免去刺激他。

 

而他本人在一旁倒是裝作一副笑臉迎人的模樣,他頭上那頂為了隱藏髮量稀少的假髮,令人印象深刻。據他的妻子所說,平時他在家裡會把小毛巾綁在頭上掩蓋,只有外出或家裡有訪客時才會戴上假髮。他除了失智症以外並未患有其它疾病,儘管身材短小,但看起來腰腿健壯、身體硬朗。

 

初期 拜託他來當吉他老師

 

浩一先生是個對於自己身為吉他手的生涯經歷相當自豪的人。如此高自尊的人,通常不太願意到日間照護機構,然而,考慮到妻子的負擔,家人還是決定讓他前往。

 

至於該怎麼邀請他,導入的第一步是重點。由於浩一先生還處於失智症的初期,因此如果失敗,讓他認定「我才不要去」的話,等到他忘記這整件事,勢必要耗費更多時間。

 

浩一先生的人生關鍵字是「吉他」。因此我們針對這一點,使用了減法運算,我們請他前來擔任音樂療法的老師,對他說:

 

「我們(日間照護機構)這裡有很多因交通事故導致頭部受傷、罹患腦梗塞,歷經手術正在復健的患者。聽說音樂療法頗有效果,想要拜託您前來協助。」

 

為了讓浩一先生能夠完全相信,為他準備的名牌、鞋櫃等也和一般年長者不同,全部讓他使用工作人員的東西。

 

當然,就連座位也特別準備了「教師席」,所有的工作人員也都以「老師」稱呼他。因此浩一先生對於自己的身分是老師這點深信不疑(當然我們得配合他努力地演戲)。

 

浩一先生即使來到日間照護機構,中午以前都是一個人練習吉他。雖然其他年長者也在同一層樓,可是因為他是「老師」,所以大家不能進去他那個房間。中午過後便開始進行音樂療法,即使是這個時段,他也不彈年長者喜歡的演歌等歌曲,主要彈的是古典曲風。

 

如果對他說:「老師,大家想聽民謠、演歌,或是美空雲雀的歌,能不能麻煩您彈奏?」有時候他願意彈奏,不過途中就會擅自變奏,搞得連我們也不知道是在彈什麼。

 

若是有人提出:「老師,請演奏大家都知道的歌。」他甚至會露出生氣的表情。像這樣,我們每週讓他以「音樂療法老師」的名義來日間照護機構兩、三次。

 

中期 假裝發「薪水」

 

開始往返於日間照護機構後,過了大約快一年,浩一先生表示:「沒有拿到薪水」。

 

我萬萬沒想到會牽扯到金錢的問題。雖然我和其他工作人員們為了說服浩一先生來,已經使用了各種必要的減法運算,每次也都會提到是請他以「志工」的身分前來,並且還會加上一句「如果什麼都沒給也不太好意思,請讓我們接送和為您準備午餐吧。」讓他順理成章地使用日間照護機構的其它服務。

 

然而,由於浩一先生罹患的是失智症,因此會忘記自己只是志工。有一次,從日間照護機構回家後,他甚至說:「那裡都不給我薪水!」並把氣出在妻子身上。於是,我們便決定要付薪水給浩一先生,當然這也是「減法運算」的一部分。

 

首先,我們為浩一先生製作了他專用的印有姓名、領取證明蓋章欄的「薪水袋」。

 

不過,如果裡面裝的是一疊報紙的話,浩一先生可能會生氣。因此我們便向他的妻子說明原委,每個月由她支付一萬五千日幣,放進信封中,再交給浩一先生。

 

如此一來便形成了像這樣的流程

 

1.工作人員先從妻子那裡拿取費用。

 

2.把那筆款項裝入薪水袋裡交給浩一先生。

 

3.浩一先生把薪水袋帶回家,交給妻子。

 

4.妻子拿出薪水,確認後蓋章,並把薪水袋還給浩一先生。

 

5.浩一先生把薪水袋帶回日間照護機構。

 

6.工作人員預先向妻子拿一筆費用。

 

(再度重複整個流程)

 

後來,由於浩一先生脫口說出:「薪水好少」,我們又再向其妻子說明,把金額提高到兩萬日幣。這個狀態維持了將近一年半,漸漸地他本人很少再提起薪水多還少或有沒有了。

 

偶爾他還是會冒出一句:「完了,連續三個月都忘了蓋上領取的章,怎麼辦?」但是到了最後,再也沒有提起薪水的話題。失智症會隨著病情的發展,而產生這樣的變化。

 

從中期邁向後期 即使假髮歪了也不會注意到

 

浩一先生剛開始到日間照護機構時,完全不願意在這裡洗澡。因為要洗澡的話,就不得不把假髮拿掉,對他而言,這可是個天大的問題。然而,曾幾何時,浩一先生就算假髮歪了也渾然不知。

 

某一天,浩一先生參加機構的餘興節目時,由於玩得太起勁,身體的動作使得假髮偏到另一邊去。看到這一幕的工作人員擔心浩一先生會不會因此失去控制(這裡指的是失智症患者會失去沉穩、情緒不穩定),然而他本人倒是老神在在。由此可見他的失智症病況已逐漸惡化。

 

後來終於連在自己家也不太願意洗澡,因此我便放手一搏,建議浩一先生在日間照護機構洗澡。想不到「做比想得還簡單」,對他說了聲:「幫您把帽子拿下來」,然後替他取下假髮,他便很順從地洗了澡。

 

有時候,他還是會戴假髮,不過當他洗完澡後,即使沒有戴上假髮,他也不會在意。從這裡可以推測出,他大概處於失智症的中期後半左右。

 

這個階段的浩一先生,似乎已經忘記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不安感覺。在家裡的話,變得不分白天晚上,都會一個人出門散步。

 

由於他無法靠自己的能力回家,使得他的妻子必須盯著他不可。一旦察覺到他似乎想外出的樣子,就得躲在後頭尾隨他出門,因為要是被他發現自己被跟蹤的話,他會生氣地說:「不要把我當小孩!」

 

無法獨自上廁所的狀況也越來越明顯,有時候是些微失禁、或者尿在褲子上,有一次,他進去廁所很久都沒有出來,工作人員前去察看時,發現他竟然尿在自己的杯子裡。也就是開始無法正確地使用物品的症狀(醫學上稱為「失認」)。

 

即便如此,他的食欲還算是不錯,不需要旁人協助就可以自己吃飯,不過拿別人的東西來吃的情形卻屢次發生。這樣的舉動在失智症患者身上相當常見,對當事人來說,位在自己眼前或旁邊等所有在視野裡的東西,通通都是「自己的」。

 

後期到臨終 日間照護的極限

 

先前提過浩一先生自從罹患失智症後變得易怒,隨著病情的演變,他的情緒起伏越來越激烈,行為舉止也越來越偏離正軌。在家裡時,人明明在二樓,竟然會說「我要回家了」,然後就打開窗戶想要出去,似乎是妄想的頻率增加。

 

有一次在日間照護機構時,一位罹患「早老型失智症」的女性,在聽了浩一先生的吉他演奏後,罵他「彈得真爛!」雖然當時還好有工作人員介入緩頰,不過浩一先生似乎對這件事耿耿於懷。事後專車送他回家時,據說他一下車就衝到派出所,向警方報案:「有奇怪的女人毆打我」、「被她踹」等等。

 

從這個階段起,他衰弱的情形已經相當明顯。他甚至會做出從家裡二樓的窗戶小便、在樓梯上排便等行為,而他的妻子不得不忙著幫他善後。

 

就連在日間照護機構也會因為一點小事就情緒激動,還會因此搖動桌子、揮舞椅子等。一旦他開始大亂,無論什麼話都聽不進去,就連工作人員要阻止他都很困難。

 

當浩一先生無法平息怒氣時,我們只好請他的妻子過來,想說是不是看到自己的妻子,就會恢復自我。不過他有時能認得出是自己的妻子,有時卻又認不出來。

 

由於日間照護機構裡還有其他的年長者,一方面擔心浩一先生大鬧時受傷,另一方面也必須避免讓他傷害到其他年長者,煩惱了很久,我只得告訴他的妻子,浩一先生的狀況已經不是日間照護機構所能應付的,而且就算待在家裡也不會好轉,建議讓他逐漸減少使用日間照護的服務,轉而住進特殊機構會比較好。

 

他的妻子似乎打算由自己照顧到最後,即使一直幫丈夫的言行舉止善後已讓她疲憊不堪,但仍舊心繫著「只要度過這個困難,就還能再去日間照護機構」的想法,因此努力地在自家照護他的生活起居。

 

然而在與主治醫師討論後,她終於心不甘情不願地選擇「放手」。之後,浩一先生歷經了住療養病房,最終被送進專門醫院。

 

一開始,這位妻子花了很多精力和時間去和他會面,打算彌補不是由自己照護的缺憾,頻繁地往返於醫院。

 

儘管浩一先生變得稍微消瘦,不過看起來恢復到以前沉穩的樣子,據說妻子對正在睡覺的他說話時,他聽到聲音醒來就會很開心地回應:「來了啊!」但漸漸地,他卻表現出一副「知道是認識的人但不知道是誰」的態度,也越來越無法言語。

 

無論是哪一種失智症,最後都會臥病不起。先前的狂風暴雨過去後,浩一先生也在醫院裡安穩地度過最後一刻。

 

妻子自從陪伴他這麼長時間以來,留下了一些習慣,其中一個是「真拿他沒辦法」的口頭禪,指的是對於「說什麼道理都不會懂的人」無論說什麼也沒用。聽說她花了相當久的時間,才調整成這樣的心境。

 

另一個習慣是「大聲笑」。對於容易做出各種粗暴舉動的浩一先生(這也是失智症的症狀之一),只要聽到妻子的笑聲,情緒就能夠平穩下來。

 

但若光只是臉上有笑容,可能會因為兩人所在的場所不同,而無法傳達給浩一先生,因此她會刻意發出聲音大笑。

 

送走浩一先生後,妻子最終說出:「我已經照顧夠了,所以一點也不後悔。」對於照護者來說,這一句「不後悔」是相當貴重的話語,就連陪伴在一旁的我來說,也是比什麼都還要值得高興的評價。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面對失智者的零距離溝通術:第一本專為照護失智症所寫的減法話術!(安心長照必備‧全新封面版)》,蘋果屋出版,右馬埜節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罵髒話、講話尖酸刻薄...那真的是我母親嗎?汪建民照顧失智母,靠做菜懷念媽媽的味道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2月1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51歲藝人汪建民與妹妹合力照顧中風、失智的83歲高齡母親,日前他出席彰化縣戀戀半線失智協會舉辦的座談會,分享自身陪伴失智母親的心情及尋求協助資源的過程。

汪建民呼籲並鼓勵家屬,千萬不要認為照顧是「家裡的事」而不願意說出來,一定要敞開心扉、善待自己,照顧路上才不會孤單。

 

汪建民分享,「媽媽失智後,完全變了一個人,講話非常尖酸刻薄,還會罵髒話,流露出的眼神讓人看了害怕,當下完全愣住,只覺得那是我媽媽嗎?」

 

母親失智後無法下廚,為了找尋媽媽的味道,汪建民在臉書開了美食直播節目,一邊下廚一邊與觀眾互動,從做菜的過程中,回憶媽媽以前的手藝。

 

憑藉著記憶一次又一次嘗試,他笑說:「雖然跟媽媽的味道差遠了,但下廚時,想起過去在廚房看著媽媽做菜、跑腿買食材的兒時記憶,心裡總是暖暖的。」

 

汪建民在座談會中,以平實而誠懇的語氣敘述著陪伴失智母親的點滴,更說出了照顧者的心聲。

 

他鼓勵失智病友的家屬們,照顧路程就像一場看不到盡頭的馬拉松,不知道終點在哪,所以一定要敞開心胸尋求協助,不要悶著頭默默地做。

 

在這樣漫長辛苦的照顧路程中,他最心疼也最感謝的人就是妹妹,因為演藝人員經常東奔西跑,有妹妹作為後盾,汪建民才能夠放心地繼續演藝工作,如果沒有妹妹,絕對撐不下去。

 

彰化縣戀戀半線失智協會理事長詹麗珠表示,大家往往會將焦點放在失智者身上,而忽略照顧者也需要被支持。若是不知道如何找尋資源、對外求救,照顧者經常成為「隱形病人」。

 

戀戀半線失智協會成立邁入第6年,舉辦各式醫學講座、照顧技巧課程、紓壓工作坊、戶外之旅等活動,並提供各項資源連結,期望社會大眾也能更加關注失智議題、支持照顧者,共同營造失智友善社會。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