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老族】被啃長輩的逆襲!不想「退休後」生活悽慘,律師一招跟「啃老族」斷捨離!

撰文 :賴佩霞律師 日期:2019年10月2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37歲未婚男子阿昌(化名)是家中獨生子,因長期不工作、整天沉迷網路遊戲,連生活費都要靠父母接濟,無法獨立、自力更生。其老父親看不下去、依民法1128條規定提告要把阿昌踢出家門。台南地院法官審認阿昌父親主張有理,判阿昌須從父親的住家分離,此案還可上訴。

台灣經濟產業面臨困境,景氣差、工作難找。即便找得到工作的年輕人也面臨長期低薪無解的情形。而找不到工作的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加上社會家庭價值觀改變、年輕男女晚婚或不婚的趨勢加劇,種種外在環境的衝擊讓年輕人乾脆回家當啃老族

 

不過,當然沒有父母希望自己子女變成啃老族啃食家中財產,但萬一真的出現這樣窩居在家中、無法獨立自主生活的成年子女,爸媽有沒有什麼法律上的因應方式呢?

 

關於「家」的定義

 

「什麼?法律上竟然對於『家』有做出定義?」

 

(筆者按:我明白大家的驚訝,即便是念法律系的我們,也很少看到這些冷僻的條文 XD)

 

沒錯,民法第1122條明白規定,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而同居之親屬團體,就是「家」。

 

而家中的成員,可分為 1.家長,以及除了家長之外的 2.家屬(民法第1123條規定參照)。

 

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所謂的「家屬」,不一定要有親戚關係,只要上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而同居一家者,都算是家屬。因此,假設未婚妻訂婚後就和未來公婆同住,即便未婚妻尚未和兒子結婚,也算是夫家中的「家屬」(23上3096判例參照)。

 

家長的產生

 

「那家長的人選要如何產生呢?」

 

原則上,家長的人選由親屬來推舉。但無推舉的話,以中國人重視輩分的傳統,就直接由最尊的長輩擔任;輩分相同者,就由年長者擔任。若被推舉人選不願擔任,還可指定親屬一人代理(民法第1124條參照)。

 

而擔任家長的主要任務就是管理家務,而且還可以委託家屬處理(民法第1125條參照),所以擁有分配家務的權限。

 

讓啃老族分家的依據

 

對於「家長」、「家屬」的定義瞭解後,我們一起來看一下分家依據的規定:

 

家長對於已成年或雖未成年而已結婚的家屬,得令其由家分離。但以有正當理由者為限(民法第1128條參照)。

 

新聞中的阿昌,已經超過20歲,當然是成年人,而且看來並沒有不能工作的特殊原因存在(從新聞中看來,唯一不工作的原因似乎是打電動打到沒有時間),因此,依照民法第1128條規定,家長確實是可以依此請求法院裁判阿昌離家自立更生的。

 

律師心底話

 

有時家中啃老族的出現,或許就是長輩默許、縱容的結果。因此,長輩未必真的希望這個啃老族離家吃自己。

 

所以要特別提醒大家,能依民法第1128條向法院訴請分家的人,就只有「家長」,如果是同居親屬看不下去長輩的錢財一點一滴流失用在供養米蟲上,就見義勇為的跳出訴請法院分家,還是會被法院駁回聲請的喔~~~

 

 

編輯精選:爭遺產悲劇,如何讓遺產成為親人最後的禮物?

編輯精選:69歲作家最真摯人生告白:日子就該過得輕鬆,快樂是輸送一點善意,與接受他人的小惠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賴佩霞律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家屬希望隱瞞病情、搶救到底...醫師:如果要讓病人苦不堪言,醫護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性

撰文 :許禮安 日期:2019年09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如果安寧療護可以賺大錢,我根本就不用推動,更別說推動得這麼艱苦。我常半開玩笑說:「假如安寧病房可以賺錢,甚至是賺大錢,我猜長庚醫院應該會把所有病房都改成安寧病房吧!」這是我認為推動安寧療護最困難之處:因為不賺錢!

我在母校高雄醫學大學開通識選修課程「生死學與生命關懷」,有位認真好奇的牙醫系學生提了一大堆問題,她的第四個問題:「老師認為推動安寧療護最困難之處為何?就社會制度言、就民眾與專業人員價值觀言,與安寧療護的宗旨有何衝突?」

 

我認為台灣的醫療體系已經落入一個陷阱和死胡同:「有利可圖者趨之若鶩,無利可圖者逃之夭夭」。安寧療護雖是末期病人需要,卻違反體制「唯利是圖」的基本人性。

 

末期病人希望不要死得痛苦,家屬卻希望親人常相左右,於是一起違反病人的基本人性。

 

重點在於安寧療護強調:「尊重病人的自主權與個別差異」,但這卻是我們從小在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中,就極度缺乏的觀念與行為。

 

末期病人只是孤單一人,但家屬還會聯合或串通醫護人員成為絕大多數,我說:這是家屬「以善意為壓迫」的霸淩行為。

 

如果安寧療護可以賺大錢,我根本就不用推動,更別說推動得這麼艱苦。我常半開玩笑說:「假如安寧病房可以賺錢,甚至是賺大錢,我猜長庚醫院應該會把所有病房都改成安寧病房吧!」這是我認為推動安寧療護最困難之處:因為不賺錢!

 

就社會制度而言,安寧療護確實是末期病人需要,可惜因為推廣得不夠普遍和徹底,末期病人不知道有這種服務,家屬要求主治醫師要對病人隱瞞病情和搶救到底,而多數醫院甚至慈善醫院都要求主治醫師要有業績,末期病人被蒙在鼓裡成為生財工具。

 

就民眾的價值觀來說,當要求醫護人員放手,不要讓摯愛的親人死得太痛苦,卻會被其他家屬認為:「你就是不想照顧或貪圖遺產」,觀念正確的少數家屬於是成為箭靶。必須扭轉社會觀念變成:「要求搶救到底,就是擺明跟親人有仇,非得折磨他到死為止不可!」

 

就專業人員的價值觀而言,「治病救命」是醫護訓練的主軸,忽略「解除痛苦」才是最根本、最基礎。我演講時都說:「醫護人員的存在,必須讓病人活得舒適,假如醫護人員只會把病人搞到痛苦不堪,那麼我們就不具有存在的意義和價值!」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對安寧療護的顛覆思考與經驗談》,海鴿文化,許禮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父一過世,竟發現財產全被贈與後母!避免家人財產被移轉,要聲請監護宣告

撰文 :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 日期:2019年08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編按:陳董名下有不少財產,包含不動產及公司股份等財產。不料他失智後,兒子宣稱,財產被紅粉知己透過財產贈與轉到自己名下,財產早已所剩無幾。紅粉知己反駁,「這些財產都是我先生為了照顧我的後半輩子,才贈與給我的!」

失智父一過世,發現財產被贈與後母

 

陳董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名下自然擁有不少財產,包含不動產及公司股份。

 

在太太過世後,他身邊有位長年同居的紅粉知己在陪伴照顧陳董。

 

而孩子們對於陳董,一向是聽話的,對於父親的事情,從來也不敢多問,畢竟作為父親的陳董,對孩子們來說,一直是個充滿威嚴的存在。

 

在約民國99年間,脾氣本就急躁的陳董,更暴躁了!身邊的人似乎一不小心,就會踩到陳董的底線!而陳董也開始會反覆的問一樣的問題,甚至在處理自己原本熟悉的公司事務上,也不那麼地流暢。

 

紅粉知己帶陳董去看醫師,經醫師診斷後,取得失智症的診斷證明。

 

但孩子們不知道父親經醫師診斷為失智症,畢竟陳董仍然持續的到公司處理事務。

 

4年後,陳董過世了,為了辦繼承及處理遺產稅申報,孩子們向國稅局申請陳董財產資料之後才發現:「陳董名下的不動產和公司股份,在這幾年間,陸續的被以贈與為名義,過戶到父親的紅粉知己名下!甚至這位紅粉知己,竟然在孩子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在100年間,成為了孩子們的繼母!」

 

孩子們這時候才驚覺:「父親的名下,其實已經沒什麼遺產了!」

 

因此孩子們就對後母,提起刑事和民事的訴訟,希望能把父親的財產給拿回來!

 

在打官司的過程中,孩子主張的是:「父親在贈與名下財產給繼母的時候,已經是失智確診,因此他的認知判斷能力已經不足,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把自己的財產無償的過戶給妻子!」

 

孩子們對法官和檢察官說:「我們的父親,不可能把財產都留給妻子,而不留給我們!畢竟公司是父親辛苦打下來的江山啊!怎麼可能不留給他自己的骨肉呢!」

 

打官司的過程,都需要「舉證!」

 

孩子們是原告,他們必須要提出支持自己說法的證據或證人給法官作判斷!

 

如果無法提出證據或證人,或是提出的證據無法說服法官認同他們的主張,那麼依據法律的「舉證責任分配原則」,法官只好判原告敗訴!

 

因此,孩子向醫院調取,當初父親看失智症的診斷資料病歷記錄。

 

甚至也找為父親看診的醫師來作證,目的就是要證明:「父親在做財產贈與時,因為失智生病了,他其實並不清楚自己是在把財產送給妻子~」

 

案件審理過程中,繼母對法官說:「這些財產都是我先生為了照顧我的後半輩子,才贈與給我的!」、「當初我帶我先生去看醫師,其實是我們想申請外籍勞工照顧先生,所以先生才在醫師面前裝有失智的症狀,來取得醫師診斷證明!但事實上,我先生根本就沒有失智!」

 

而醫師怎麼說呢?

 

醫生作證時說:「我只能說,根據陳董在我診間的情況,我在幫他看診的那些時間點,他的判斷能力是有降低的。但是陳董離開我的診間之後,就是簽贈與財產契約的那幾個時間點,畢竟我沒有在他身邊,因此他的狀態,我沒有辦法知道!」

 

當然,雙方各自還有提出其他支持自己說法的證據,但最後,法院判決孩子們敗訴!

 

因此,已過戶給繼母的財產,是拿不回來了!!!

 

筆者想透過這個案例和大家分享:

 

1.不管孩子們和父母親的關係如何,平日裡定時適度的關懷問候還是需要的!才不會連父母親是否生病了?都不清楚!

 

2.當發現父母親有記憶力衰退到影響日常生活、情緒和個性出現改變、常常重複問一樣的問題、對於時間、空間產生錯亂......等失智警訊時,請帶他們去看有在處理失智症的神經內科或精神科醫師!讓醫師作診斷!父母親的這些行為,可能不是正常老化現象!

 

3.為避免失智家人的財產被任何有心人士移轉走,或是病人自己因為判斷能力下降而衍生財產上的法律糾紛(例如,無限制的刷卡衍生卡債,甚至有刑事責任問題),請家屬幫患者聲請監護宣告!

 

上面提到的案例,如果孩子們有幫父親聲請監護宣告,並且安排由合適的家人擔任監護人為父親管理財產,被監護宣告的人,要作法律行為(買賣...等),都要監護人簽名蓋章法律上才有效!也就不會發生:「在父親過世後,孩子們才驚覺父親財產都在他們不知情下被移轉的情況!」也不會辛辛苦苦打官司,仍然拿不回來財產!

 

4.許多失智症患者的家屬們,在患者過世後,因為遺產問題(或照顧時的金錢、時間比例...等分擔造成的心結)衍生刑事及民事的官司!

 

但許多法律制度(監護宣告、信託等)的事前規劃,不管是患者在世時,甚至我們在自己身體健康認知能力正常時也可以預先規劃(意定監護、信託),真的可以避免或至少減少未來家屬間的訴訟糾紛!

 

一個和樂的家,需要父母本人及家屬(當父母生病時)有智慧的共同努力!

 

適時尋求專業協助!幫助家人也幫助自己!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把財產全給兒,卻遭棄養沒有任何生活費!2例子告訴我們:自己的財產,要簽附負擔贈與契約

撰文 :許雅綿 日期:2019年08月01日 分類:遺產規劃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編按:生前財產分配、贈與或是死後的遺產繼承,如何不造成子孫的反目成仇,是很多父母關心的議題。專攻財產分配、贈與、遺產糾紛的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吳挺絹表示,財產分配、贈與有幾種狀況。首先,是生前進行財產分配贈與,這部分會建議父母親要先「留一手」,心有餘力的時候再做財產贈與及分配。

「女兒40幾歲工作不穩定,在家當啃老族,老爺爺身體越來越差,擔心走了之後,太太得不到保障,可以把房子只留給太太嗎?」

 

「有對夫妻很早就離婚,唯一的兒子跟著媽媽,老是把父親當成提款機,想探視兒子,試著培養感情,但常常撕破臉並發生衝突,若死後一毛錢都不想給兒子,該怎麼做?」

 

生前財產贈與或是死後的遺產繼承,要如何處理且不造成子孫的反目成仇,是很多父母關心的議題。

 

專攻財產分配、遺產糾紛的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吳挺絹表示,財產分配主要有幾種狀況。首先,是生前進行財產贈與分配,這部分會建議父母親要先「留一手」,心有餘力的時候再贈與。

 

因過去就曾發生,新竹有位獨生子向身價千萬元的父親承諾,將所有房地產贈與給他後,每個月給父親2萬元當作生活費,結果贈與之後,卻遭到兒子棄養。由於每月給生活費的口頭承諾,並無白紙黑字寫下來,導致父親無法任意撤銷贈與,造成遺憾。

 

再來,若是按照自己的意願分配死後遺產的話,則可以透過立遺囑的方式,方式有很多種,最建議的是代筆遺囑和公證遺囑,爭議性相對較小。

 

不過實際操作上,還是要視每個人的家庭狀況,來評估最適合的財產分配方式,以下就透過兩個案例來觀察,若是不想要讓子女繼承遺產,父母可以怎麼做?

 

女兒不工作在家當啃老族

生前贈與房子給太太求心安!

 

有一對80幾歲的老夫妻,育有一對子女,老夫妻感情很好,爺爺常常騎腳踏車去幫老奶奶買菜,不過幾個月前,爺爺感冒引起肺炎住院,即便順利出院了,但爺爺心裡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所以出院後,開始規劃財產的安排。

 

然而,家中的一對子女,女兒長年工作不穩定,不但住在家裡,還時常伸手向老夫妻要錢,曾多次因要不到錢,跟老夫婦發生肢體衝突,在一次的衝突中,女兒脫口而出說:「爸爸過世後,財產都是我的!」這件事讓奶奶一直覺得很不安。

 

所以在進行財產規劃時,爺爺想把自己唯一的不動產留給太太,讓奶奶有個保障。當時協助此案子進行財產分配的律師吳挺絹說,雖然房地產繼承會較贈與省稅〈不用繳贈與稅和土地增值稅〉,但評估老爺爺的狀況,配偶之間轉移財產同樣免贈與稅,土地增值稅也可以申請暫緩繳納。

 

因為若爺爺沒有生前贈與過戶給奶奶的話,爺爺離開之後,含房屋在內的所有遺產,將由奶奶、一對子女三人均分,所以事先贈與給配偶,讓其得到一定保障,也是一種財產分配的方式。

 

但吳挺絹也特別提醒,很多父母為了省遺產稅,房地產會用「假買賣、真贈與」的方式,先將房子過戶給子女,再口頭承諾每月給父母多少錢的生活費,或是房子租金給父母收等,但很常發生贈與之後,子女沒有履行生活費的承諾,「這樣的案例真的不少。」

 

所以她建議,任何的財產贈與,都要白紙黑字地寫清楚,即寫下房地產的地址、受贈人和贈與人姓名以及彼此的承諾內容等,有白紙黑字寫張契約的話,法律上稱為「附負擔的贈與契約」,未來若子女沒有履行承諾的話,父母就可以要求子女履行,或是撤銷贈與把財產拿回來。
 

死後一毛錢都不想給兒子,該怎麼做?

 

除了像上述老夫婦的案例,透過生前贈與的方式、給特定家人一定的保障外,日常生活中也常碰到一種狀況,就是父母死後不想將遺產,留給特定的子孫。

 

就有對離婚的夫婦,離婚後唯一的兒子由母親扶養,根據父親的說法,孩子長期將他當成提款機,當他想要探望或培養感情時,常常拒他於千里之外,更曾發生過肢體衝突,所以父親在規劃繼承時,跟律師說:「一毛錢都不想留給兒子。」

 

吳挺絹說,想要在遺產繼承安排中排除特定人的話,可以生前透過「立遺囑」的方式,並在遺囑內清楚明白表示兒子有哪些行為,例如重大虐待或侮辱等行為,造成其身心受創,所以未來不准他繼承遺產,讓他喪失繼承權(依民法第 1145條規定)。

 

此外也會建議,遺囑內提到的兒子行為,最好也先留下事實證據,例如驗傷單、錄音、錄影或是證人等。

 

要留意的是,目前立遺囑的方式,有包括公證遺囑、代筆遺囑、自書遺囑、密封遺囑和口授遺囑等方式,其中最建議,同時也是實務上最常使用的是公證遺囑和代筆遺囑。

 

代筆遺囑是由律師擔任代筆人筆記、擔任見證人,除了律師之外,遺囑人要再指定2位見證人,建議最好再指定1位遺囑執行人;公證遺囑則是由法院或是民間公證人筆記,並由公證人筆記、宣讀、講解,經遺囑人認可後,公證人、見證人和遺囑人簽名等。

 

至於父母親常拿一張紙手寫遺囑,也就是所謂的自書遺囑,對此,吳挺絹表示,自書遺囑要註明日期,包括年、月、日,並親自簽名;如果有增減或是塗改,也要註明增減和塗改的地方和字數,並另行簽名。

 

而且寫完之後,最好也請一名律師幫你看過,並安排遺囑執行人,例如繼承人或信任的親屬、同事或朋友等,以確保手寫的遺囑是符合法律效力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在死前擔任志工,財產全捐贈…卻沒有任何家人出席他的葬禮!醫嘆:親情薄如一張紙

撰文 :黃軒 日期:2019年07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對於每個人,不僅是對想好好善終的人而言,家都是最熟悉、最有情感歸屬的地方。每個人都想回家,但是那要看有沒有家人如此支持善終,有能力在家照顧病患,一直到過世,做到美好善終。「每個人都有家,但不見得每個家庭,都有這樣的能力與共識,有些家人根本無法在家好好善終...。」

伯伯是一位大地主,他有三個老婆,所以我每天得安排三組人馬,為伯伯的家人們解釋病情。

 

在伯伯的病床邊,始終很熱鬧,有好多家人關心,完全是大家族的氣氛。

 

但好景不常,當伯伯腎衰竭,尿液變少,需要家人簽署做血液透析(俗稱洗腎),以搶救生命時,來的家人逐漸變少了。

 

當我們的醫療團隊請他們來簽同意書時,儘管伯伯有三個老婆,卻都在迴避著。

 

護士對我說:「我算過了,他們的家人共有10名,但沒有人敢同意簽放棄急救同意書(DNR),讓他好好善終。」

 

我反問:「為什麼妳們都不叫伯伯自己簽放棄急救同意書(DNR)好好善終?」

 

護士回應:「黃醫師,伯伯早期受日本教育,所以他對客人很有禮貌,但對家人很嚴厲。」

 

我不懂,連忙問:「這有何關係?」 

 

「你出現時,他對你很有禮貌,因為你是醫師;你不在的時候,他還會對我們說女人家要端莊……」

 

伯伯的生命都快不行了,還能說教?

 

我對護士說:「好,我來找他說說看。」

 

在我跟伯伯說完為什麼要做血液透析,以及併發症和預後情況後。

 

伯伯沈默了好久好久。

 

那其實只有大約一分鐘,但卻是凝固的一分鐘,猶如好幾個鐘頭。

 

我們周邊除了儀器偶爾咚咚叫外,完全寂靜無聲,但我們整個醫療團隊都正等待他的回應。

 

伯伯眼眶泛紅,看著我說:「他們沒有一個人願承擔?」

 

我點頭:「他們也許覺得壓力太大……」

 

他說:「當他們從小到大,從白天到半夜,只要有人生大病,我都親侍在旁,還隨時配合簽各種醫療同意書,唉!」

 

伯伯在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DNR)時,老淚剛好掉落在簽名處,他的名字暈開、模糊。

 

伯伯抬頭。他說:「我活了那麼久,才知道自己的生命也是如此暈開、模糊。」

 

我輕拍伯伯的肩膀,對他說:「伯伯,不會的。過幾天,等你恢復尿量,我就會停止洗腎,而如果能夠,我也不會讓你一輩子洗腎,因為我們沒有人想失去你,你是這樣熱心助人的人呀!」

 

他擦了淚水,苦笑著輕拍我肩膀:「年輕人,OK,just do it……」

 

護士脫口而出:「伯伯,說英文呢。」

 

一陣笑聲,稀釋了不少剛剛悲傷的氣氛。

 

我還記得當伯伯成功離開加護病房時,他問了我關於生死的三大問題。

 

他說:「我有份計劃書,但是仍然有三大疑問,我不知如何解。」

 

伯伯拿出他寫好的計劃書。

 

我一看,原來他連計劃書主題都擬好了,是「走向死亡的準備書」,好好善終。

 

伯伯指出三大問題給我看。第一:如何平靜、安詳地離開人世?

 

我告訴伯伯:「伯伯,沒有錯,當面臨無數的死別,大家都想要善終平靜地結束生命。但是也不能說想要平靜地離開人世間,就真的可以平靜、安詳地離開。」

 

「為什麼?大家不是都在宣導不要痛苦死亡,那麼為何不能安詳離開人世,好好善終?」

 

「伯伯,一個人要善終,平靜地離開人世間,至少要三組人馬有共識才行。第一:自己心靈上的準備。對於死亡,如果自己沒有準備好隨時會死,那麼,他身邊的人,就更無法準備好善終了,所以我們會常常看到當臨終者焦慮,也會使身邊的人焦慮、有壓力。

 

「這時你身邊的人,恐怕會想盡辦法讓你存活下去,即使大家都知道,二十四小時躺在床上看天花板是痛苦的、不舒適的。臨床上,我們也常常看到病患一旦在醫院躺久了,來看的家人也會愈來愈少,家人也會愈來愈無感,但矛盾的是,也不能請醫師給予病患安樂死,那麼就只好過一天算一天。上週,我還看到只送成人紙尿布到門口,也不進來看病患的家人。

 

「可想而知,這些家人的心情有多複雜。這時候,若病患的意識是清醒的,他必定活得相當痛苦,而病患的家人也會心裡很不好受,這樣根本無法做到好好善終。

 

「第二組人馬:家人或親朋好友。病患能不能得到好的善終,病人的家人或親朋好友似乎占據滿重要的角色,因為當你失去意識時,他們可以有權要求醫護人員繼續急救、電擊、壓胸和插管。
「臨床上,我們常常看到臨終患者和旁邊家人想法上的落差。雖然病患本身已有死亡、做好善終的心理準備,但卻難以要求每個家人或親朋好友也有相同的想法,所以在日常生活裡,家人之間的溝通就很重要了。

 

「可惜在我們的文化裡,我們並不習慣與家人談論死亡或談論如何準備善終、面對死亡。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會迴避有關死亡的話題,一直到死亡殘酷地降臨在自己或家人身上,才從受盡摧殘、苦痛的家人身上,稍微學習到什麼是善終,而望著家人身上滿滿插入的管子,也才知道為時已晚了,偏偏懊悔又只能放在心底,且難以說出口,所以家人心情的複雜與糾葛,並不亞於病患本身呀!

 

「第三組人馬:醫療人員。醫療人員要了解,人的身體有可逆轉的病情,要治癒、恢復,但也有不可逆轉的病情,那麼就要減緩病患身上不舒服的症狀,並且維持病患的尊嚴、舒適感,讓病患有生活品質,能善終。

 

「所以一個人要善終,就是要練習面對死亡,並做好死亡的心理準備,也要記得安頓好家人,並與醫療人員妥善溝通。當這三組人馬彼此有共識,且準備好了,才能協助病患,平靜、安詳的好好善終,離開人世間。可見善終,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多人共同參與的結果。」

 

伯伯繼續問:「那麼,我第二個問題是如何選擇善終地點。」

 

我微皺眉,告訴伯伯:「啊,伯伯,這有點難回答。原則上,一個人若生病到了最後階段,可能無法自理自己的生活起居,包括大小便、飲食和洗澡等。善終的地點選擇在哪裡,是決定在當你臨終時,誰在你身旁,那麼,這就牽涉到病患的支持系統、和家人的親密程度,以及大家對善終的態度。

 

「大部分的家人會把臨終病患送到醫院,是因為由醫療人員以技術和儀器處理,對於多數家人來說,認為可以免去直接面對臨終的恐懼,會比較有心理安全感,但是醫療人員的標準作業流程,往往把我們摯愛的家人隔離在陌生空間,甚至剝奪了臨終者和家人、親友的互動、交流時間。

 

「例如,在加護病房每次的會客時間,只有三十分鐘,你可以想像,如果是自己的生命要結束時,卻是建立在如此限制時間和隔離的狀態裡,那麼,對臨終者及家人來說,心理會友多麼難受與遺憾?我想,也是一般人都不會願意接受的。

 

「如果,你愛你自己或家人,怎麼會願意在一生的最後一段路,接受如此的待遇?我想,你一定會說『不要』,但這不是很矛盾嗎?你不想要,卻讓臨終的家人去承受,這於心何忍呢?因為那是壓制人類最原始和最自然的情感宣洩,人的真情都被隔離掉了,這是多不幸的行為。不是嗎?」

 

伯伯回應我:「可是,基於傳統,我們都會希望在家中斷氣呀!」

 

「伯伯,你?對了。家,對於每個人,不僅是想善終的人而言,那都是最熟悉、最有情感歸屬的地方。每個人都想回家,但是那要看有沒有家人如此支持善終,而且有能力在家照顧病患,一直到過世。

 

「每個人都有家,但不見得每個家庭,都有這樣的能力與共識。有時候,家人想要在家好好善終,卻往往突然跑來一群親朋好友,每一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說:『啊!你們怎麼不送醫院?』甚至還懷疑:『你們怎麼這麼不孝?還不趕快去處理?』

 

「可以想像,若家人之間的支持系統薄弱,那麼,很快的,病患被送到急診,醫院也馬上依標準作業流程,開始展開一切積極的治療,這不是和原先病患想在家善終的想法背道而馳嗎?不過,若家人之間的支持系統完整且彼此有共識,那麼當然還可以透過專業人員的協助,在家裡獲得有關善終的照顧與諮詢。」

 

伯伯問:「那麼,若沒有足夠的人力或獨居的人,豈不是就找不到善終的地點了?」

 

我說:「伯伯,倒不用如此悲觀,我們針對那些家庭中沒有足夠人力或單身獨居的人,仍可以在家人或朋友、社工人員的協助下,找到一個合適的療養機構,這樣也可以有機會安度生命最後的一段時光。

 

「目前的安寧療護人員,也可以安排到療養機構訪視病患,然而療養機構的服務品質與收費差異大,仍需留意費用、服務品質,以及親朋好友探視的方便性。當然,最重要的是,可以事先討論有關善終的安排等。」

 

伯伯問:「那我們是不是最後都住到安寧病房,就一切方便了?」

 

我告訴伯伯:「不是住到安寧病房,才可以接受安寧療護。一般病房、加護病房、家庭或機構,也可以接受安寧緩和照顧,更何況並沒有那麼多的安寧病房呀!

 

「想要善終的病患,如果基於個人及家人的需求,想要選擇適合過世的地方,就必須先清楚了解醫院、家裡或療養院,這些地方的優、缺點,不過,想要有好的善終,是態度的問題,比較不是地點選擇的問題。」

 

「好,我明白了,黃醫師,但是要如何從容準備好自己的喪禮呢?」

 

我苦笑著看伯伯說:「很少人談善終,會談到這裡來。難得伯伯會考慮到這些。死亡和許多事一樣,最好事先規劃,這樣,才會更從容,也才更能讓親朋好友留下完整、美麗的回憶。
「所以,一個人如果生前準備好個人簡介、選好個人照片、確定過世時要穿的衣物、交代好處理方式,這些其實都能幫助親人在面臨喪親之際,有個可依?的方向,不至於屆時在太傷心的情況下手足無措,這可是往生者,對親朋好友的另一種善終對待喔!」

 

多年後,當我再提起這一夫多妻的大家族的真實故事時,眾人關心的竟不是伯伯最後活下來了嗎?而是伯伯的大家族後來怎麼樣了。

 

伯伯那時候真的在大家搶救下,成功出院了。

 

他有次回門診,對我說:「經過這次的鬼門關,我再也不覺得齊人之福是種福氣。」

 

我問:「那麼,什麼是福氣?」

 

他說:「慾望少一點,財富少一點。」

 

我問:「伯伯,在社會上,貪瞋癡欲多的是,而且財富很多人都覺得太少呀!」

 

忽然間,伯伯輕輕在我耳邊說:「我已把我所有名下的財產都捐贈給慈善團體了。目前我完全是志工。我要走入群眾,服務和教育,直到我不能夠動為止。」

 

我開心地看著伯伯。

 

只見伯伯瞬間眼神閃爍了一下,我以為他後悔了。

 

伯伯說:「我所有的家人都不知道,其實我已改了遺囑。他們一分錢都分不到。」

 

我馬上接著說:「那以後……」

 

他知道我要問身後的事。

 

伯伯對我說:「不用擔心,沒有人葬我、火化我,我已找好生前契約公司,辦妥一切。」

 

十年後,我應邀出席一場葬禮,主角就是伯伯。

 

這十年裡,伯伯確實投入很多志工慈善活動,也結交了好多朋友,所以出席葬禮的人好多,所有的儀式在好友相助下也順利進行。

 

只是在葬禮上,我忽然感覺心好冷,因為我竟然沒有看到伯伯有任何一個家人出席。

 

唉,難道親情薄如一張紙嗎?可真是讓人不勝唏噓。

 

但是,伯伯,是我第一位把自己的善終準備得如此完整的病患,這包括了把自己的骨灰火化、灑入大海。

 

伯伯讓自己有了美好的善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因為愛,讓他好好走:一位重症醫學主任醫師的善終叮嚀》,寶瓶文化出版,黃軒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另一半走了,我拿得到財產嗎?還可以怎麼節省遺產稅?

撰文 :好險網/王永才 日期:2019年02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王伯伯突然罹患癌症然後就過世了,留下因為腦中風行動不便的王媽媽,龐大的醫療與照顧安養費用,但大多數的財產都在王伯伯的名下,除一般扣除額之外,王媽媽還可提出什麼申請呢?
生存之配偶於申報遺產稅時,可依民法第1030條之1規定,主張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

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


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不論是夫或妻任何一方死亡,只要是剩餘財產較多的一方先過世,生存的一方主張行使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可節省遺產稅,計算方法如下:

 

被繼承人的剩餘財產

 

被繼承人死亡時的原有財產價值(指於婚姻關係存續中取得而現存的原有財產,不包括因繼承或受贈取得的財產)-負債=被繼承人的剩餘財產。

 

可請求分配剩餘財產差額的上限

 

生存配偶於被繼承人死亡時的原有財產價值-負債=生存配偶的剩餘財產(被繼承人的剩餘財產-生存配偶的剩餘財產)X1/2=可請求分配剩餘財產差額的上限。

 

 

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道雙方有剩餘財產差額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法定財產關係消滅時(也就是一方死亡或離婚、判決離婚)起,逾五年不行使也會消滅。

 

生存的配偶可以自行向國稅局提出扣除該差額的請求,不須再檢附全體繼承人的同意書。

 

例如:王伯伯過世,其在婚後取得的財產有5,000萬元,房貸負債2,000萬元,剩餘財產為3,000萬,王媽媽就可以取得1,500萬元的剩餘財產請求權,該1,500萬元列為被繼承人遺產之扣除額。(財政部94.6.29台財稅字第09404540280號函)

 

遺產稅自去年調高最高稅率至20%,降低遺產總額就能減少遺產稅,王伯伯過世時,即視為「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可依民法規定,申請計算夫妻婚後剩餘財產半數做為扣除額分配給配偶,後續再做遺產規畫。

 

 

法定財產是目前最為常見之夫妻財產制,只要夫妻雙方未特別約定財產制,即當然適用此等夫妻財產制(民法第一千零五條)。

 

法定財產制的特點在於將夫或妻之財產分為婚前財產與婚後財產,由夫妻各自保有所有權(民法第一千零五條參照)。

 

且法定財產制為最方便之夫妻財產制,並不需要具備書面契約或登記(民法第一千零七條、第一千零八條)。

 

法定財產制的特點在於將夫或妻之財產分為婚前與婚後財產,由夫妻各自保有所有權(民法第一千零十七條第一項)。

 

因此,在法律上即不會產生夫之債權人卻可查封妻之財產或妻之債權人卻可查封夫之財產的不公平現象。

 

 

其次,夫妻可以各自獨立管理、使用、收益及處分自己之財產(民法第一千零十八條);讓夫妻對於自己之財產保有相當之獨立自主性,打破先前夫妻「聯合財產」之規定。

 

此外,夫妻尚得協議一定數額之金額,供夫或妻自由處分(民法第一千零十八條之一);於夫妻離婚或一方死亡時,並有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民法第一千零三十條之一)。

 

請求分配一半的權利必須在請求權人知道有剩餘財產起兩年內,或從法定財產關係消滅時起的五年內,一定要行使,也就是說,超過五年,就不能再請求分配剩餘財產了。

 

延伸閱讀

人走錢帶走!?政策下的退休金保衛戰

財產多少 才需要繳遺產稅

 

(本文獲「好險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