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自己,請從接受自己開始!一位女性的告白:千萬不要是別人沒有為難你,反倒是你刻薄起了自己

撰文 :李少彤 日期:2019年10月23日
  • A
  • A
  • A

編按:愛自己,何不現在就開始?「愛,不是尋找一個完美的人,而是學會用完美的眼光,欣賞那個並不完美的人。」都努力了那麼久了,為生活、家人、工作已經許多年,夠了吧!

在「女人何苦為難女人」變成了流行語之後,人人都知道要拿「○○何苦為難○○」來爭權益了,怎麼不問問:「自己何苦為難自己?」說真的,被別人為難已經是很悲催的一件事情了,可千萬不要是別人沒有為難你,反倒是你自己刻薄起了自己...

「愛自己」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先接受自己並不完美的事實

 

在宮崎駿的卡通《霍爾的移動城堡》裡主角說過這麼一句:「愛,不是尋找一個完美的人,而是學會用完美的眼光,欣賞那個並不完美的人。」

 

愛別人如此,愛自己亦如是。因為這個世界上並不存在著完美的人,所以,如果說愛是學會用完美的眼光去欣賞那個並不完美的人,那麼千萬別忘了,那個「不完美的人」也包括了自己。

 

我承認,在這個追求完美的社會裡,要說服自己去接受本身的不完美,就好像必須要認定自己是瑕疵品一樣,是一件很難的事。所謂的完美,指的是在每一個面向都精緻無瑕。

 

坦白說,這個境界可能自盤古開天至今,都無人可達。試問誰沒犯上點錯?大小而已;而誰沒有點坑疤?醜不醜罷了。所謂的「完美」,實際上只是個抽象名詞,無法具體也沒有參照值。

 

好吧!懂得自我要求很好,畢竟,誰不希望自己什麼都會、什麼都行、什麼都好、什麼都美?不僅要技冠群雄,還得要豔冠群芳。沒有人喜歡輸的感覺。如果可以,大家都想要「人美真好」,根本沒人想要「人醜吃草」;如果可以,大家都想要當「魯夫」,也絕對不會有人想要當「魯蛇」。

 

但是,對不起!想要在任何一方面都是完美的,那叫做神,不叫做人。坦白說,可能連神也做不到!如果你曾經讀過希臘羅馬神話,就會懂我在說什麼了。其實,神也跟人一樣,沒一個是完美的,神都如此了,身為人的我們又何必為難自己呢?

 

愛自己請從接受自己開始。即使,自己並不完美,那又如何?

 

通常「不完美」這個概念會被拿來跟「不夠好」的意象畫上等號,所以,我們常常會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夠完美,又害怕自己不夠「才、德、貌」兼備到讓別人能喜歡上自己。

 

就好像聖修伯里在《小王子》裡所描述的,每個人都住在自己獨一無二的星球上,卻「沒有人滿意自己住的地方」一樣。在我們所身處的這世界中,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特質,卻沒有人喜歡自己的「與眾不同」,只是因為害怕自己不夠好。

 

但是親愛的,究竟「夠好」跟「完美」的標準在哪裡?而這樣的標準又是誰訂的?到底有沒有「信度」跟「效度」可言?

 

有趣的是,在「女人何苦為難女人」變成了流行語之後,人人都知道要拿「○○何苦為難○○」來爭權益了,怎麼不問問:「自己何苦為難自己?」說真的,被別人為難已經是很悲催的一件事情了,可千萬不要是別人沒有為難你,反倒是你自己刻薄起了自己。

 

人生已經有太多的難為之處,若再自己為難自己,就真的太辛苦了呀!誰規定一定得要每個人都喜歡你,你才具有價值?自己的價值是自己給的。

 

答應我,愛自己請從接受自己開始。即使,自己並不完美,那又如何?接納與欣賞自己是一種堅固內心的過程。當我們可以打從心底認同與喜歡自己,就不再需要靠外在的肯定來建構自己的價值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面對失速的世界,你需要慢下來!》,開企出版,李少彤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委屈從來沒能解決問題...不是心懷善念就能當好人,得割肉來交換!

撰文 :賴奕菁 日期:2019年06月24日
  • A
  • A
  • A

不是心懷善念就能當好人。想被公認是個「好人」,得割肉來交換。

說得更直白一點,當好人就等同願意「被剝削」。當你被拱成好人的時候,會沒有人趁機拿到好處嗎?就像如果有人總是請客吃飯,旁邊自然就會湊著一夥等著吃白食的人群。如果有誰家裡出了個凡事皆攬的孝女,通常兄弟就愈來愈自私,甚至不顧父母。

 

若能讓人早點醒悟,明白當好人就得犧牲到底,後來要是反悔,稍有抱怨,還會被指責的話,或許人們就不會輕易說自己就是心太軟,無法拒絕了吧。

 

委屈無法求全

 

相對於男性,女性更苦惱於別人總要她們:「忍一下就好啦!」「妳就忍一忍,順著他,就沒事了。」面對這種要求,我的反應通常只有一句:「最好是啦!」顛撲不破的慣例是,委屈從來沒有能解決問題過。

 

權力只要長期失衡,強勢者(得利者)會覺得這哪是「特權」,而是「理所當然」。他們根本不會感恩對方的忍讓與犧牲,更別期望哪一天他們會良心發現。沒辦法,這就是人性。

 

如果想當好人而總是隱忍,不反抗,甚至連抗議都沒有,那麼只會把對方的胃口愈養愈大。得寸進尺,軟土深掘,終致有一天釀成罪惡。

 

而如果一個人在家無法無天習慣了,出去外面,自然也會為所欲為,毫不愧疚。濫好人其實是養成壞人的幫凶。所以,如果對方太過分,就別忍了,應該想個辦法,讓他踢到鐵板才是。

 

既然如此,為何我們總是聽到勸人要隱忍?照樣,還是「人性」使然。欺負弱者、檢討弱者,比較簡單啊。為了別人去出頭,不只要花力氣,可能還跟著被打罵或是被針對,這是何苦來哉。

 

叫別人忍忍,倒是能立刻耳根清靜。也就是說,說這些話的人,並不想解決問題,只想解決被問題困擾的人。既然是這樣,這類的話語就別聽了。

 

重新定義「好女人」

 

我誠懇的建議是別再委屈自己了,遇到事情,就好好地就事論事吧!不需要因為性別、身分……等因素,就退讓、隱忍,讓他人貶損自己的價值,否定自己生存的意義。

 

或許有人認為我是女醫師,屬於人生勝利組,哪有資格如此呼籲。其實,我同時是兩個孩子的媽,婚齡二十年,唸到博士,做過主管,生活會輕鬆、簡單嗎?

 

在我這樣看似凶悍、能幹的外表下,我也曾經著過傳統教誨的道,婚後秉持著莫名的自我期許,想當賢妻良母、好媳婦,最後弄到心力交瘁。

 

當時即使我想求援,但丈夫比我還忙,而長輩也都在外地,愛莫能助。兩個孩子還小,只會需索,無法體諒。在最糟糕的時候,站在通勤的月台邊等火車的我,常想著要跳軌,因為我已經被壓榨到無法有轉圜的心力了。

 

很慶幸,最後我並沒有衝動行事,而是鬧了一場家庭革命,畢竟「命都可以不要了,我還怕什麼?」

 

對於心理上已經死過一次的我,領悟到──別被自己困住了,尤其是別人加諸的觀念。當時我總是強撐著,把自己逼到極限,別人也總說熬過去就好了,哪知道,我差點熬不過去而直接掛點,同時也付出龐大的代價。

 

至今,我還是創傷未癒,只要一出現與當年有點相似的狀況,就會讓我情緒瀕臨崩潰,開始高度戒備。所以,如果能一切從頭,我絕不再讓自己過勞。不要都想自己一肩扛起,寧可花錢找幫手,不然就別做了。

 

如果是對方不肯妥協的事情,那麼就把事情放著,而不是對方執意怎麼做,我們就別無選擇,必須配合。或許,連婚姻都可以不要考慮。   

 

自從我放棄成為傳統認可的好女人,我發現到愈不乖順聽話就愈舒爽,人生從黑白恢復為彩色,活著開始有了樂趣。

 

不過,即使這樣,我似乎也沒造成別人的困擾,也就是說,我並沒有自以為的重要啊!而以前的那些堅持,大可稱為「自以為是」。這是多麼可笑卻又沉痛的領悟,我真的不希望有人如同我一樣,再多繞這麼一圈冤枉路。

 

然而,有不少的病患還是想扮演傳統的好女人。她們總是對別人好,總是犧牲、奉獻,不求回報。

 

但是,她們其實還是私心期盼對方良心發現,除了讓自己博得美名外,也有美好的結局……只是,她們常常被我吐槽為「偽善的獨角戲」。因為,如果最後不如她們的預期,她們絕對會怨天尤人。

 

而且,這其實有著很恐怖的後遺症──像我當年在長期的心力交瘁後,赫然發現自己的心竟然變硬了,我很難去悲憫他人的苦難。苦難讓人沒有餘裕優雅,這一句話,絕對不假。

 

更甚者,還易心生惡毒,嫉妒別人的好運,挖苦或是語出嘲諷。人,還是要忠於自我,以免假裝好女人久了,內心變成了毒蘋果。

 

我的結論就是,別設下那麼多自我要求的條件了,能過好自己的生活就是「好女人」。請女性們放棄拯救他人的妄想,也放棄當悲劇英雄。通常要求女性那麼多的人,多半也只是出於自私而已。我們只要不拖累別人,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就很好了。

 

很多女性對我說,但她們就是放不下親人,可是親人往往就是傷她們最重的那些人。我總是會提醒她們,親人只是有血緣,不代表投緣與否。如果與對方相處確實是折磨,那麼我們需要保持適當距離,拒絕對方金錢或情感的勒索。

 

好女人受的傷最重:精神科醫師教妳立下界線,智慧突圍。

 

(本文摘自《好女人受的傷最重:精神科醫師教妳立下界線,智慧突圍》,寶瓶文化出版,賴奕菁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是自律,還是自虐?人到中年,除了成功,孑然一生...饒過別人,也放過自己吧

撰文 :洪雪珍 日期:2019年06月14日
  • A
  • A
  • A

「你有注意到嗎?我從來沒有在工作之外,找你一起出去吃喝玩樂?」

「你太自律、太完美,誰跟你在一起,都會不自在,怎麼會找你出去玩?」

「這個事實,很令人傷心…」

 

水晶是一家知名企業的高階主管,今年有一個全新的人生體悟,不大不小,強度剛好把她「震醒」。

 

這種人一點都不好玩

 

元月時,她的藝術家朋友喜獲麟兒,水晶去道賀,並且沾光似地補上一句:

 

「跟我一樣,都是魔羯座吔~」

 

「那,可不好。」

 

咦?什麼意思?原來藝術家擔心,孩子長大之後,跟水晶一樣,不懂得放鬆、不懂得玩樂、不懂得享受,把人生過得無聊至極!

 

水晶愣住,沒有想到在藝術家眼裡,自己是這樣的人!一直以來,她和藝術家合作無間,作品有口皆碑,難道過程中,藝術家對她有所不滿,卻未曾讓她知道?藝術家回答:

 

「在工作上,你是最好的合作夥伴,高度自律、追求完美,100%可以信賴。」

 

沒人找她玩樂

 

既然如此,嬰兒長大之後,像水晶這樣的性格與習慣,事業一定成功,不是所有父母盼望的成龍成鳳嗎?藝術家說,不,不,不,工作只是人生的一部分,還有其他需要平衡,比如家庭、朋友、玩樂、美食、旅遊、運動…講到這兒,藝術家反問水晶:

 

「你有注意到嗎?我從來沒有在工作之外,找你一起出去吃喝玩樂?」

 

是啊!藝術家很會呼朋引伴,大家一起出門找樂子,露營、泡湯、騎單車…但是從未找過她。為什麼獨獨水晶被遺漏在名單之外?藝術家的解釋更離譜了!

 

「你太自律、太完美,誰跟你在一起,都會不自在,怎麼會找你出去玩?」

 

這段對話,一開始讓水晶莫名其妙到極點。因為從讀書到工作,高度自律的她,是大家爭著要組成團隊或共事的第一人選,百分之百可以被信賴,不會在最後一刻出各種令人抓狂的意外,而且一定盡其所能把事情做到無可挑剔。

 

不過夜深人靜時,水晶回想來時路,捫心自問,藝術家的話不無事實。她跟大家的關係都不錯,但也稱不上親密,像油與水,無法融合,在工作以外的私生活很少有交集。水晶事業有成,交遊廣闊,一直以為相交滿天下,現在才知道:

 

「原來,我始終孑然一生。」

 

3種特質

 

水晶明年邁入50歲大關,站在人生中點,往回看前半生,她是成功的,高度自律是關鍵因素;往前看後半輩子,工作的占比降低,和家人的關係日益重要,假使再維持先前的自律水準,恐怕就過度了。現在她知道,過度自律是關係維繫的敵人,別人不想走近她身邊,她也走不進別人的心裡。

 

為什麼高度自律的人沒法贏得人際關係?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們是不容易快樂的一群人。以色列心理學家利亞德法在<心理科學最新指南>發表研究論文,指出這一類人有以下三種心理狀態:

 

1.壓抑喜悅

 

高度自律的人習慣性壓抑強烈的情緒,比如取得好成績時,別人歡欣鼓舞,他們卻是冷淡取代喜悅。

 

2.內心不滿

 

高度自律的人為了達到好成績,付出龐大犧牲、克服各種困難,可是由於他們做事太靠譜,以致艱辛的過程會被大家忽略,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導致他們心生不滿。

 

3.滿懷後悔

 

當別人在玩樂時,這些人都在努力,錯過很多有趣的事物,遺憾不少,難以滿意自己的人生。

 

追求自律,還是追求痛苦?

 

既然「不快樂」,人為什麼要追求自律?

 

因為他們很少活在當下,都在追求未來,滿腦子想的盡是現在受點苦,將來就不吃苦;現在沒想的福,將來會加倍享回來。

 

自律一開始是興奮的,後來到痛苦期,像是冬天清晨離開被窩,令人痛苦不堪。可是一旦在痛苦期徘徊太久,不自覺地會把痛苦當作自律,變成「自苦」,進而「自虐」。結果,自律變成人生目的,而自苦成了人生的主旋律。假使沒有一點點苦味,還會感到不自在,責怪自己不夠盡力而為。

 

有的人在自律過程中,發起狠,六親不認,無意中把別人排除在生活圈之外。就算自律成功,除了感動自己外,和世界卻是漸行漸遠,越來越孤單。

 

再來,他們不饒過自己,也不放過別人,會用相同標準要求別人,別人跟他們相處,不由得就會自我懷疑、否定自己,等於拿鞭子抽打自己。如果不是職場上非得共事不可,誰要活在羞恥感、罪惡感中?當然是敬而遠之。

 

不信的話,不妨環顧一下周遭,高度自律、事業有成的人,個性都有些緊繃,在與人互動上,難免關係緊張,有些隔閡與或淡漠;相反的,能夠與人維持親密關係,多半是自律性不高、事業發展普通的人,因為他們輕鬆與快樂。

 

偶爾放縱一下

 

可是人到中年,重心逐漸自工作移轉至關係,該是時候卸下盔甲,偶爾稍稍放縱一下,增加一些人味、平添一些溫度,帶來一些人氣,讓別人在零壓力之下,願意主動接近,建立關係。所以自律不妨打個八折,以下有三個建議:

 

放大刻度

 

也就是降低標準,像是自我要求過午不食,可是半夜經常餓到睡不著,不妨降低標準,改成晚上還是吃一些,多吃蛋白質與蔬菜,少吃碳水化合物。

 

換個角度

 

也就是改個觀念,像是以前絕對不賴床,現在有點年紀,不宜立刻起床,就賴一下吧!按摩手腳或前後滾一下,有如孩子一樣,把床當作一個好玩的地方。

 

提高容錯率

 

接受自己偶爾沒達標,像是過去不論晴雨,每天晨間跑步五公里,現在下雨天不跑了,改成在家裡做伸展操,讓別人知道你也有發懶的不良紀錄,和他們是同一國。

 

過度自律的人,給人印象是聖人,高高在上,有無形壓力,不容易親近。因此人到中年,工作比重降低,關係比重升高,不妨自律少一點,輕鬆多一點,關係就親密一點,很奇妙吧?

 

 

※本文獲洪雪珍授權轉載

熱門文章

勇敢說出自己的感受,並且自己負責!4個方法,找到內在與外在的快樂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06月06日
  • A
  • A
  • A

在國外,當你隨意進入他人領地,他們是有受到保障能拿槍射殺外來者的(參:堡壘原則)。藉此,我們可以知道,他們對所有權和界限的意識觀念非常強烈,對於界限內所有物的保護欲也非常明顯。反觀華人文化就不同了。當你想裝修房子,會遇到非常多聲音干涉,像是父母、家人,甚至連街坊鄰居都會參一腳。他們往往是出於一片好意,給予很多意見,並且要你「照著做,準沒錯!」,打著「我都是為你好」的旗幟,卻成了一個個限制個人成長的「善霸」。所謂「善霸」,就是相對於惡霸的說法。

惡霸人人討厭撻伐,但善霸則是讓你氣得牙癢癢,卻又感到羞愧─自己怎能拒絕他人好意,也覺得自己不受教而自責,還會要求自己順應別人,別枉費他人一番好意。

 

缺乏界限就是這樣發生了。你沒有能力守著房子的那道門,就意味著別人可以隨便侵門踏戶到你的屬地,然後要求你做任何事情,而且你還不能拒絕

 

那究竟我們可以怎麼為自己保守界限,不讓人生充斥著他人意見或言語,左右我們對人生的判斷呢?

 

首先,你要問問自己,當別人要進入房子時,有沒有察覺到別人進來了?有沒有因為別人沒有詢問你,感覺不舒服?

 

有時,別人都進來了,然後你就停在這裡,心中喃喃自語:「這個人在做什麼?他為什麼要這樣?」可是,你不一定有辦法對他說:「你不要再進來了!」

 

若你停在那裡,就要開始思考:「咦?為什麼?為什麼我不敢說?我不能拒絕、不能反應嗎?」

 

擁有感受,也表達出感受

 

你會發現,從上面的自我詢問中,沒有界限會有兩種狀態,第一種是你根本沒感覺。有時候你根本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所以他們就進來,直接剝削你。

 

擁有心理界限也意味著,你有沒有瞭解自己內心的感受。在華人文化中,感受是很容易被忽略的。

 

因為大人也不太認識自己的情緒,導致我們也是如此。而讓我們缺乏感受的,往往與兒時的經驗有關。可能是當兒時我們有感受,卻遭到拒絕了。

 

小時候,我們可能因為大人對我們說「你去做那個、你去做那個、你去做那個」,就覺得「好委屈喔!為什麼都是我做?」便感到委屈而哭了起來。

 

大人的反應卻是「哭什麼哭!做點事有什麼好哭的?還哭、還哭?」於是,你就學到「我有感覺,是不對的。」

 

所以,兒時經驗令我們必須學會,缺乏感受或沒有感受的狀態。可是,當沒有感受時,或者你無法認可自身感受,基本上就是門戶大開的狀態了。

 

我們之所以要設立界限,就是要把感覺找回來,而且要指認出自己的感覺。但奇怪的是,我們常常會對自己感到罪惡感,比方說當別人對你頤指氣使,你心裡會有什麼感覺呢?

 

是的,往往是「憤怒」。可是,你可以不爽嗎?你要問自己:「我可不可以不爽?」當你才這麼想,就可能會想到過往有人批評你:「那麼愛生氣,以後交不到朋友怎麼辦?以後嫁不出去/娶不到媳婦,準備孤家寡人了嗎?」

 

有沒有聽過這種話?如果沒有,那很好!表示你有被允許不高興。然而,有些人是沒有受到允許的。

 

到這裡,我相信你已經知道,有沒有「感受」是我們的早期經驗允許我們的。當可以自由感受身上的感覺,就能明白誰侵犯了我們的界限。

 

而第二種狀態是,你明明知道界限被侵犯了,卻依舊讓自己被侵犯──你不敢說,不敢表達感受。勢必曾有很多經驗讓你變得有顧忌,經常話到嘴邊,又嚥回去,只能抓著好朋友不斷抱怨。

 

這跟集體主義的文化很有關連,我們非常容易擔心他人眼光,也習慣「以和為貴」的相處模式。

 

對人際和諧的高度要求,也讓我們在展現自我意識時有高度焦慮,害怕他人的評論,尤其想像他人給予你負面評價,就會讓我們對自己的感受避而不談。不僅缺乏感受,也不敢暢談自己的感受。

 

別人可以堂而皇之地要求你、侵犯你的界限,對你予取予求,因為你害怕拒絕他人所帶來的負面評語,就像家人不敲門就能進到你房間那樣,從沒尊重你的隱私,而你也習以為常,覺得家人間就應該是這樣,進而發展出你在人際上,也會對其他人索取你想要的東西,且不一定理解別人的感受。

 

簡單來說,心理界限讓你知道你是誰,你不是誰,什麼是你的,什麼不是你的,你喜歡什麼又不喜歡什麼。

 

只要你擁有自己的感受,以及有辦法說出自己的感受,並且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就可以擁有清楚的界限。

 

畫分責任,避免遭到掏空

 

界限是很重要的,幫助我們畫分責任,避免遭到掏空,也會畫分出你與他人的位置,就如同國與國之間需要有疆界那樣,以免在資源上掠奪,也清楚歸屬你的責任所在。

 

但當你不清楚自己是誰,就無法清楚你喜歡或不喜歡什麼,沒有界限也無法保護自己,在關係中無法為自己的不適伸張正義,只能忍氣吞聲,怨嘆人生。

 

當我們還不清楚自己是誰,假使一味付出,為別人著想,就會變得討好,或損耗自己許多能量。更多的時候,你沒有得到應有相對的回應,感覺自己被掏空。

 

而在人際互動中長時間的掏空與匱乏,導致我們想斷絕關係,最後落得怨恨他人也厭惡自己的地步,責備不懂經營情感的自己,又憤怒他人對自己予取予求。

 

你覺得困惑,當大家說,快樂的人不計較付出,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的時候,你為什麼感覺不到愛,也越來越不快樂呢?

 

親愛的,你可能還沒有找到自己,只是用了很多人說的話,當成自己唯一的依歸。唯有我們清楚自己是什麼樣子,才能清楚希望被對待的方式,才能敏感於什麼話語、什麼行為會讓你感到不舒服,也才能懂得,面對不舒服,我們可以怎麼回應。

 

開啟自我探詢前,銘記在心的界限問句開始閱讀本書的你,代表已經開啟自我探詢之路,在此之前,我想邀請你開始向內思考以下幾個人我界限的重要問句:

 

1.你是誰,你的個性與特質是什麼?

 

2.想像你在人與人當中的界限,是實線還是虛線?如果你的內在是一幢房子,那它會有什麼樣的圍籬?

 

3.讓你感到不舒服的人、事、物是什麼?又,為什麼?

 

4.你通常怎麼回應讓你不舒服的事?逃避?攻擊?或合理化?

 

親愛的,將這些問題記在心中,不斷問自己也不斷去紀錄,你會越來越認識自己,也越來越清楚界限,更能在關係裡保持平衡與彈性,讓我們一起學會保護自己的感受、尊重自己的感受,進而有能力去愛和被愛。

 

當我們不會被關係掏空,也不在關係中受委屈,更懂得尊重關係裡的其他人,獲得平衡與更多自由。

 

願你在不斷的理解中,找到內在與外在的快樂。

 

關係界限:解決人際、愛情、父母的情感糾結症。

 

(本文摘自《關係界限:解決人際、愛情、父母的情感糾結症》,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必須要完美」到「知道自己夠好」!蔡依林:謝謝不看好我的人,讓我一直很努力

撰文 :林雅惠 日期:2019年04月17日 圖檔來源:蔡依林臉書
  • A
  • A
  • A

亞洲流行天后蔡依林,得獎無數,在華語歌壇擁有無可取代的地位。然而,她有好長一段時間不知道如何肯定自己,只知道滿足社會大眾對她的期待,當出現負面評論,她就會開始否定自己。

直到有一次拍攝MV她望著鏡中的自己,才知道內在有個小孩渴望被了解,這自我覺察的過程,讓她逐漸從他人的眼光當中走了出來。

 

近期,她接受網紅理科太太的訪問,她說道:「我好像一直活在別人的認同裡……但沒有人是可以真正的完美跟達成別人的期望,只有你自己可以選擇你要不要做。」蔡依林說。

 

「從『必須要完美』的蔡依林,到發現『從頭到尾覺得自己不完美的就是蔡依林』,蔡依林就已經接納了完整的自己,並愛上完整的自己。」中華點亮生命教育協會祕書長彭川耘說。

 

出道20年,曾經不喜歡自己

 

看著蔡依林一路成長的人、合作夥伴、歌迷等等,所有的人都說蔡依林現在自信且自在。出道20年,38歲的蔡依林,像是破蛹而出的蝴蝶,終於確認了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樣貌,在人生的舞台上展現最美好的姿態。

 

不過,在高壓且競爭激烈的演藝圈裡,能夠找到自己的定位並且位居天后的位置且屹立不搖,勢必得付出些代價,在成功天后的光環裡,蔡依林也曾迷失過,「覺得自己永遠不夠好」的想法,讓她在出道的那幾年時間裡,感到不安與脆弱。

 

「以前追求的,像是去參加考試,希望老師教給我的東西,完全不要出錯。如果出了一點小狀況,一下台就會哭。」蔡依林在接受媒體訪談時提到。

 

以「地才」自居,靠勤練出師

 

選秀出身的蔡依林,1998年參加MTV電視台舉辦的歌唱比賽,當年還在讀景美女中三年級的她,以英文歌曲擊敗3,000多名參賽者奪冠;隔年考上輔大英語系,19歲就出了首張專輯《Joline 1019》。

 

圓圓的眼睛、還帶有點嬰兒肥的臉龐,再加上甜美的唱腔,讓她成為「少男殺手」,以一年平均出一張專輯的速度,躍升暢銷排行榜上的歌手。2003年,推出《看我72變》專輯,蔡依林從玉女歌手徹底轉型為有個性的聲線與表演,天后的地位從此屹立不搖。

 

2007年,她以《舞孃》拿下第18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她在台上致詞時說:「謝謝曾經很不看好我的人,謝謝你們給我很大的打擊,讓我一直很努力。」

 

蔡依林曾經以「地才」自居,因為她不是從小學舞,柔軟度或是強度都無法讓她在短時間內呈現出舞台要的感覺,但是她不服輸,跳彩帶舞、上鞍馬、跳鋼管舞甚至在原地自轉,一天花10幾個小時在鍛鍊體力、練習舞蹈動作,為的就是做出最完美的呈現。

 

「我不能忍受還沒有學好就放棄。」「我必須做到130分才能讓別人扣分。」蔡依林說。當時因為打從心裡不肯定自己,永遠覺得自己努力得不夠;甚至會覺得別人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眼光都帶有惡意、認為別人都在批評她……。

 

認同自己,找到最美姿態

 

蔡依林的音樂不但在詞、曲、編曲上做到精緻完美,在視覺呈現上也力求表現,與她合作的工作人員就形容這個時期的她:「自信從容、知道自己夠好」。

 

這樣的不安與脆弱,讓她越來越不喜歡自己,在2009年的時候萌生退出歌壇的念頭。後來,她決定休息3個月,去加拿大進修。休息過後,她和製作人葛福鴻成立音樂製作公司,成為自己的老闆之後,在音樂表演上更有揮灑空間。

 

2010年蔡依林推出《Myself》專輯,似乎在向外界宣告,她找回了在舞台上的自信與魅力。2013年,蔡依林又再度以舞曲〈大藝術家〉拿下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2015年,又以《呸》拿下最佳國語專輯。

 

近年來,蔡依林的音樂不但在詞、曲、編曲上做到精緻完美,在視覺呈現上也力求表現,與她合作的工作人員就形容這個時期的她:「自信從容、知道自己夠好」。

 

從蔡依林的故事中,我們看到不安、懷疑自我等負面情緒一次又一次啃食天后的自信,甚至差點讓她離開演藝圈。但最終,蔡依林沒有被自己擊倒,她從不安與脆弱中汲取能量、成為幫助自己重新再站起來的力量。

 

「這個就是『韌性』,它讓我們的不安與脆弱不再繼續傷害我們,反而成為一股向上的力量,帶領著我們去面對、做出改變。」心理衛生志工李淑玫說。

 

迎向痛處,產生向上能量

 

布朗(BrenéBrown)在TED演講中提到:「我輸給了脆弱,卻贏回了我的生活。」

 

脆弱為什麼會有力量?不安又怎能帶來成長?研究人性的脆弱、自卑與勇氣將近20年,並出版《脆弱的力量》的美國休士頓大學社工研究院研究教授布芮尼.布朗(BrenéBrown)在TED演講中提到:「我輸給了脆弱,卻贏回了我的生活。」

 

布朗認為,當人們犯了錯,就會感到羞恥,因為會害怕因此失去與人們關係連結的資格。當人們越害怕失去,就越會產生「我還不夠好」的想法,因此產生惡性循環。而擔心「我不夠好」的情緒,其實就代表著脆弱。

 

布朗發現:脆弱是人的本質,也是所有創造力和情感的核心,而讓脆弱的部分被看見,真誠迎向自己害怕的痛處,能提升個人在人際、情感、職場和教養的能量。

 

換句話說,把「不安與脆弱」視為情緒的一部分,接受「那就是我本來的樣子」,在真實與坦然的擁抱不安與脆弱之後,不需要再去鑽牛角尖或是無限放大內在不安的情緒,否則會產生「焦慮」,一旦無法抽離這樣的負面情緒,就會被不安與脆弱的力量吞噬。

 

布朗認為,從「坦然接受脆弱」到「付諸行動做改變」兩者之間的關聯就在於:勇於學習感受脆弱中所衍生的情感。能夠勇敢接受情緒的流動、能夠擁抱每個狀態的自己、能夠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就能夠比較快跳脫出不安與脆弱的情緒

 

關鍵5行動,擺脫不安與脆弱

 

能夠輕鬆面對不安與脆弱情緒的人,並非天生就有這樣的特質,布朗認為,這些人是因為懂得「選擇」,藉由每天不斷的練習,讓自己選擇不被脆弱與不安禁錮,這些關鍵行動包括:

 

行動1:愛自己

 

心理諮商師李正源認為,懂得愛自己的人,就能相信自我價值的存在,這樣的人擁有深刻的愛與歸屬感,即使遇到不安與脆弱,也能夠很快走出來。

 

行動2:丟掉「完美主義」

 

研究顯示,完美主義有礙成就,並且容易導致憂鬱、焦慮,害怕失敗、犯錯與達不到別人的要求,陷入「自我批判」的惡性循環當中。因此,不要告訴自己一定要達到「完美」的狀態,因為越是要求完美,就越容易陷入不安。

 

行動3:與自己對話

 

當不安與脆弱的情緒又出現的時候,學著跟自己對話,如:「就算會失敗,還有什麼是我可以去做的?」「如果表現得不完美,又會帶來怎麼樣的後果?」「如果我因為害怕失敗而不去做,我是不是會後悔?」藉由內在的對話,更加堅定自己「一定要改變」的信念。

 

行動4:不管別人怎麼想

 

容易陷入不安情緒的人,最常在乎的就是他人的眼光,如果能夠學習將「別人怎麼想」轉化為「我已經夠好了」,這就是接納的開始,欣賞自己的「能」與「不能」、缺點與優點,就不容易陷在不安的情緒當中、讓自己變得更脆弱。

 

行動5:脫離當下

 

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教授、同時也是《擁抱B選項》的共同作者亞當‧格蘭特,提出了一個有效的方法:「心靈時間旅行(mentral time travel)」,去想像過去的自己和未來的自己。

 

「回想前幾年遇到困境時候的你,如何面對?當時的你以為過不去了,但你還是走過來了。再想像20年後的自己,那時候的自己會跟現在的自己說什麼?或許很難有答案,但是會讓你有個不一樣的視角和理解。」格蘭特說。

 

 

本文摘自今周刊<高情商自修課>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在錯的地方,堅持找到對的答案,那只是彼此為難

撰文 :采實文化 日期:2019年03月1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曾經有一個朋友,他一直放不下一段讓他十分挫折的親子關係,他用盡各種方法,都無法好好與父親相處,只要父子一碰面就是烏煙瘴氣。

有一次,父親生病,他必須貼身看顧,互動一樣非常緊繃,只不過這一次他讓自己退到觀察者的位子,看著父親是怎麼跟醫護人員溝通,果不其然,父親惹毛每一位想幫助他的護理師。

 

 

負面情緒是二手菸,離開吸煙室才能找回健康

 

那一刻朋友突然懂了,他說:「如果負面能量是二手菸,原來我一直被關在吸菸室裡,可偏偏我不抽煙。」

 

從那之後,他終於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從父親〈一個已經匱乏、枯槁的人〉身上,擠出任何一滴愛。懂了這一點之後,他心裡就不苦了。

 

也明白,想要重拾健康,他必須先離開吸煙室,唯有自己身體強壯了,才有可能給身旁的人更多的滋養與關懷,讓關係變得飽滿、奕奕。不再把離開和遺棄劃上等號。

 

 

然而,當他在抽離情緒,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父親後,他意識到父親雖然嚴謹、挑剔,卻也並非一無是處。在某些狀況下,父親一針見血的評論甚至能帶給身旁人許多啟發。

 

只是他想被滿足的部分,是父親給不出來的,所以他告訴自己何苦要留在錯的地方,堅持找到對的答案,為難彼此。

 

從此,當父親又在批評他的選擇時,他不再拼命地捍衛自己,想要解釋到讓父親理解,甚至認同,只是靜靜地聽完或是離開,讓對話自然而然結束。

 

就像有些東西,對你來說是廢物,可是對另一個人卻是寶物。再好的人都有人會討厭,再討厭的人也還是有人愛。割捨,是一種流動,讓人與物都有更好的依歸、錯位的還有機會重新修正。

 

 

(本文摘自《我決定,生活裡只留下對的人》,采實文化出版,楊嘉玲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