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才發現,最對不起的是自己!送走癌末婆婆,德國媳婦吳品瑜體悟:善終就從現在開始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品瑜提供
  • A
  • A
  • A

時光回到2014年,德國媳婦吳品瑜隨著在世界各地派駐的丈夫,舉家剛移居到吉隆坡。那是個百花齊放的春日,夫妻倆卻在視訊的電腦螢幕前,收到獨居的德國婆婆罹患膀胱癌的消息─醫生判斷只剩下三個月的生命,已經沒有積極治療的必要。

丈夫安靜地闔上筆記型電腦,難過得不能自已;下一秒,自詡為「台灣好媳婦」的吳品瑜,立刻翻起螢幕、火速訂了機票,隔周就帶著兩個青春期的孩子和1歲半小女兒直奔德國老家,一肩扛起照顧婆婆的重任!

 

其實,吳品瑜和她那性格強勢的婆婆,關係並不好,甚至就在婆婆生病前一年、吳品瑜懷著七月身孕時,兩人還大吵一架,「那時候我氣到跟我先生說,我回德國再也不要住在你家!」

 

總和婆婆不對盤

照顧工作異常艱辛

 

受訪時,今年51歲的吳品瑜笑著說,「當時是直覺反應,甚至還有一點自我道德神聖感,覺得真是個台灣好媳婦呀!我把她照顧好了,我老公還會覺得我很棒。結果,事情並沒有按照我的『別有所圖』發展,一切都失控了,肉體敗壞得太快了...。」

 

病榻上的婆婆,拖著孱弱的身軀,唇間發出的德語虛無破碎。一輩子好強、安全感極度匱乏的她,仍然慣性拒絕所有人的幫助,緩慢伸手也要阻止照護人員替她梳髮、堅持不讓家人協助如廁,直到最終向尿布投降。

 

但她照樣發號施令,每天換穿的衣物,包含內衣內褲,「她全部都有指定要『哪一件』,床單、被套都是。我德文又沒有那麼好,每次找那些東西,我都緊張到快哭出來。」

 

「有一次她的腳失溫,都要坐救護車去醫院了,她還叫我回家,去把她的床單拉平、床鋪整理好!」霎時,沒有任何親戚願意幫忙、獨自一人面對死神相逼的吳品瑜,幾近崩潰。

 

「後來我才明白,我公公為她蓋的那棟房子,那個『家』,對她來說意義非常重大。」失溫那次,婆婆驚險過關,但返家後,病情急轉直下。一行人返回德國,僅短短兩周,婆婆就在睡夢中默然離世,留下空蕩蕩的老宅和悵然若失的母女四人。

 

無助卻從不求助

病榻上仍自我折磨

 

想起婆婆生前最愛乾淨,吳品瑜強打起精神,起身清潔她在家裡的專用廁所。一開門,赫然發現馬桶周圍、洗手台竟全沾滿了早就乾掉的糞便...原來,婆婆曾在這窄小的空間如此奮力掙扎,用盡全力捍衛她僅存的一絲絲尊嚴。想到婆婆的無助,吳品瑜放聲大哭。

 

「都是乾掉的大便,我刷得多用力,她的掙扎就有多深。同時我也反問自己,等我失能或臨終時,我想留給子女的是一堆糞便汙漬,還是我在病榻旁願意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可以好好愛我?」

 

婆婆需要幫忙,卻始終沒有開口。「我打掃完以後充滿罪疚,為什麼我這麼不理解她?婆婆當初那些看似不合理的要求,其實沒有不對,但這些很重要的事情,能不能在生前就讓別人知道?」

 

其實,婆婆強烈的自我防衛,源自於她困苦的童年及夫家的欺凌;長期的低自尊與缺乏安全感,讓她無法輕易表達愛與接受愛,這些未曾被療癒的情緒,最終在病榻上形成了自我折磨,與家人的不知所措。

 

回應自我需求

臨終就是日常生活

 

成長於家暴家庭的吳品瑜,也有著相近的生命軌跡。過去,她習慣以犧牲、奉獻換取旁人肯定,直到十多年前,檢查出體內有顆腫瘤,醫生宣判可能是惡性時,她才痛哭失聲,驚覺生命不該如此。

 

「我這輩子努力做個好孩子、好太太,卻從來沒有好好為自己活一天,從來沒有好好陪伴過自己。臨終的時候你就會覺得,你最對不起的是自己。」

 

自身經驗加上病榻旁的經歷,促使她花了五年時間,細細回顧和婆婆相處的生命歷程,最後集結為《許我一個夠好的陪伴─臺灣女兒、德國媳婦的生命照顧現場》一書,並在一次次的自省中,把自己的身分逐漸從「照顧者」翻轉為「被照顧者」,思考方式從「在世者」換位為「臨終者」,體悟生命將盡時,病榻上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吳品瑜認為,平時大家喜歡掛在嘴邊的「愛自己」、「不留遺憾」,不能只是口號,而應該落實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天,學會表達自己的需求、願意面對真實的自己,不再一味犧牲、忍耐。

 

臨終時,才能擁有生命的滿足。

 

▲吳品瑜純真可愛的小女兒,為癌末奶奶帶來無限慰藉。

 

療癒內在小孩

善終從當下開始

 

「以前每次點餐,我都跟女兒說『妳們喜歡吃什麼就吃什麼,我隨便都可以』,但現在我不會了,我會表達我喜歡吃什麼、我喜歡的顏色是什麼。」

 

「我也會主動跟大女兒說,媽媽以後不想在德國走完最後一哩路,也不要在醫院,我要回到台南家裡,因為台南的家陪我走過生命每個階段,這對我很重要。」

 

學會表達需求,也坦然面對曾經受創的自己。

 

例如,親子衝突時,吳品瑜試著拋下台灣母親慣有的「受害者」思維,她不再說「為了照顧你們,我20年沒去工作!」或「以後你自己當媽媽就知道了!」,而是思考「為什麼女兒的行為會讓我受傷?是否跟我過去經驗有關?接著我就去陪伴我的『內在小孩』,療癒最初受傷的自我。」

 

能夠真實面對自己、陪伴自己、療癒自己,臨終時才能以最舒坦的姿態,敞開心房,接受家人的體貼,不剝奪子女愛的權利,讓彼此愛的力量,循環共生。

 

陪伴無可取代

台灣長照有優勢

 

走過照顧現場,問起德國與台灣長照的異同,吳品瑜說,「德國有很好的長照系統,但他們缺乏的卻是台灣的強項─親人陪伴。送餐的便當,婆婆都沒有吃,但我煮了她最愛的牛肉湯,我們圍著她一起吃飯,她胃口好得很!」

 

「德國的親屬連結沒有台灣強,這沒有對錯,但台灣人很願意親自照顧,所以政府推動長照,應該加強把資源投注在照顧者、居家醫療人員身上,讓每個人都能在家善終,讓照顧者也有好的陪伴,這樣才是生命自主。」

 

善終,必須沒有遺憾,而沒有遺憾,必須從每天聆聽自己的聲音、滿足自己內心的渴求做起。這些,都是吳品瑜從癌末婆婆身上最真切的體悟,也是這位總是跟她不對盤的老奶奶,送給台灣媳婦最深的祝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看遍生死後的真情告白!急診室醫師白永嘉:疾病,其實是化了妝的祝福!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10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白永嘉醫師提供
  • A
  • A
  • A

罹患重病,是頓刀子割肉的無盡折磨,還是向死而生的重生機會?

頻繁接觸死亡、每天被「無常感」圍繞的急診室醫師白永嘉,心中除了有篤定的答案,還有無盡的憐憫…他發現,許多人在死神接近時,才發現人生完全走錯了路,原本在意的金錢、地位根本不值得一提。

新竹馬偕醫院急診室醫師白永嘉,是許多人口中的「暖醫」,有著一雙大手的他,笑著把手掌攤開說:「你看,我沒有生命線。」但這雙沒有生命線的手,卻挽救了無數條生命。

 

與生、與死為伍的白永嘉在急診室裡,早已看透了疾病蘊含的意義,尤其是現代人聞之色變的癌症。

 

罹病後看清生命

學習和好不留遺憾

 

「疾病,其實就是化了妝的祝福。」白永嘉篤定地說,罹患癌症,就是一個改過自新、重新開始的機會,當死神靠近,「以後再說」的萬用藉口失效,反而能把人生看得更清楚透徹。

 

「疾病一來,瞬間就會知道什麼人、什麼事是真正重要的,不只是病患,連家屬都是。只要開始改變,一切都來得及。」

 

他分享,曾經照顧過一位長期酗酒的50歲病患,他在住院期間整天愁眉苦臉,除了擔心自己肝硬化末期,合併腹水、黃疸,更讓他挫敗的是,事業有成的他,卻買不到冰冷病床前的溫暖陪伴。

 

對比隔壁床的病人有親友簇擁、承歡膝下,一群人熱鬧滾滾,更顯得他床前冷清寂靜。

 

好不容易,這位病患盼到家人出現,對方卻在病房待不到幾分鐘,就丟下一句:「好了,我先走,有事call我。」

 

原來,他雖然事業上有所成就,卻與家人之間有些不愉快,得不到家人諒解。躺在病床上,他深深覺得過去的忙碌與付出,到頭來全是一場空。

 

白永嘉看了,也只能盡力安慰他,「不要灰心,現在改變還來得及。」

 

「我希望他最後能真心悔改,與家人重修舊好,讓人生沒有遺憾。」

 

疾病雖然帶來身體上的苦痛,卻也讓我們的人生得以重整,讓原本的遺憾,有了圓滿的機會。

 

因此,白永嘉始終深信,疾病就是化了妝的祝福!

 

面對疾病打擊

喜樂的心就是良藥

 

面對疾病,除了與身邊的人重新修復關係、積極接受治療,坦然面對且正向的心態也很重要。

 

白永嘉分享,多年前,他姊夫的姐夫罹患血癌末期,主治醫師看了也搖頭。

 

家人問他,「有沒有想吃什麼?」寧靜的病房內,只聽見病人說:「我想吃鹽水雞加一杯酒。」

 

頃刻間,珍藏的茅台酒斟滿杯子,香氣也充滿整間病房,主治醫師進來看到,不但沒開罵,還對他說:「你想吃什麼、想喝什麼都可以。」

 

沒想到,過了幾年,罹患血癌的他還活在這世上,而且每天都開開心心的。

 

雖然癌症還在,但是身體各方面卻愈來愈健康,連主治醫師都很訝異地說:「快樂的病人真的可以活得比較久!」

 

白永嘉認為,生了病,即使是癌末,也千萬不要整天沉浸在悲傷與憂鬱中,反而更要打起精神,和心愛的人好好吃一頓飯、聊聊天,多看看周遭美景,因為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只要活著,更好的路就在後頭」,要這麼相信著!

 

人生了無遺憾

才是真正的善終

 

不過,人生旅途總有接近尾聲的那一天,該如何走得好、走得圓滿,白永嘉也有自己的看法。

 

許多人認為不要過度急救,就是善終,白永嘉雖能理解此想法,但在他的理想中,善終,並非以病患死前所受的痛苦程度界定,而是以病人本身的意志決定

 

他認為,若病人自己還有與疾病拚搏的希望,還想活下來、還有想做的事情,就算插管急救,都該尊重他們、陪伴他們。

 

關鍵在於,病人與家人應事先溝通,理解彼此的想法,並尊重病人的選擇,雙方才能沒有遺憾。

 

「讓生命沒有任何遺憾,就是善終。」這就是一個天天與死神奮力拔河的急診室醫師,心中對「善終」的最佳詮釋。

 

急診室醫師

快樂健康7秘訣

 

1. 遠離有害癮頭:酒精、菸癮等。

 

2. 練習快樂、正向,每天進步一點點也OK!

 

3. 記錄每日時間流向,審視自己是否過著想要的生活。

 

4. 飲食是健康活力的來源,少油清淡之外,有意識選擇吃下肚的每一樣食物。

 

5. 運動是遠離疾病的好幫手,規律運動很重要。

 

6. 一年一次健康檢查不可少(尤其是胸部低劑量電腦斷層、胃鏡、大腸鏡檢查別忘記)。

 

7. 騎車、開車千萬小心!否則再怎麼養生,很有可能在車禍瞬間,功虧一簣。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說到底,人到最後終究是一個人!中年後學會2件事,一個人輕鬆自在更快樂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10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受到很多討論,女主角陳嘉玲年近40歲,赫然發現自己沒車沒房沒老公,然後還丟了工作,正式加入魯蛇行列。這故事勾動起諸多的女性心有戚戚焉,朋友J每回追劇必哀號,「所以呢?一個人有什麼不好?!」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說到底,人到最後終究是一個人。

 

「終究只能一個人的孤獨」,這是人們有意無意逃避現象,當身邊有人或陪伴或簇擁,會讓人暫時忘記這樣的現實。

 

從哲學的角度說,為了逃避直視孤獨,人們會找很多很多的遮蔽物來讓自己不要看見,例如專注於事業、不斷的在感情載浮載沉、將焦點放在子女等他人身上等等。

 

在尋常的生活裡,有時候人們以為可以躲避孤獨,例如結婚生子,這樣相互羈絆,但是這只能逃得過一時,況且結婚可能會離婚,沒有離婚也可能在兩人個的世界裡,一人寂寞。

 

過得了這些關卡,當年紀愈來愈大,小孩開始離家,面臨空巢期,甚至未來也因為另一半過世而變成獨居老人

 

順著這個脈絡,沒有結婚的人只是更常一個人。

 

四人份的孤單

 

「所以,一個人有什麼不好?」

 

朋友J這樣的疑問,是在對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反辯。其他朋友安慰她,人家俗女的原作者說單身女性只要夠老,就不會有人問起結婚的事情。

 

J說,「錯!我都快要更年期了,還是有人關心我的子宮,問沒有小孩會不會後悔?」,不然就是激勵大師般瞎打氣,「東區辣嬤60幾歲還能交20幾歲的小男友,妳不要妄自菲薄。」

 

事實上,J工作順利,活躍於社團,周末登山,長假則跑國外,過得有滋有味。那些包裝在關心下的價值觀讓J不開心,好似自己選擇單身的生活礙到人。

 

另一個朋友K則感概說,忙了一輩子都在拉拔孩子,照顧家庭。

 

現在兩個孩子在外讀書,假日也不回家,反倒先生不上班就杵在家,指揮東指揮西,霸著沙發看政論,看了真礙眼。K說,自己是四人份的孤單一人享用,真羨慕獨身的J過得自在。

 

一個人過得很好

 

不管是J的主動選擇,或是K的被動成為一個人,對於生活,要問的是,「該如何一個人過得很好?」

 

從我的觀察裡歸納,要一個人過得很好,只要做到兩件事情就足夠。一是能夠感受滿足,二是能做到不過度依賴。

 

感受滿足

 

滿足的感受來自於個人內在,和物質擁有的多寡無關。回頭看幼童,一個小遊戲就是呵呵的開心著,成年之後這樣的能力在社會化過程漸漸消失。要重拾滿足感受,需要重新溫習。

 

享受滿足要先讓心騰出空間,首先停止用抱怨的語言,抱怨會將人引向負向的情緒。試試看,光是停止抱怨,就能省下很多心力。

 

接著,有意識的感受自己的成長,把自己當成一個新生,像問小朋友一樣問自己「今天妳做甚麼事情讓自己開心」、「今天妳學到甚麼有趣的東西」、「今天妳遇到甚麼有意思的人」,這些問句會把人導向正向的領域。

 

試著每天做一小點讓自己可以提出具體的回答。當妳在成就自己的過程,也會自然的擴充生活領域,

 

不過度依賴

 

在關係裡面需要他人,適度的依賴是健康的,但過度依賴則不是好事。一個人要過得好,不要過度依賴很重要。

 

過度依賴是把對方當成自己,極端的如「沒有你我也活不下去」,過度依賴相當於是把自己的意志交給別人,沒有自己的主張、想法,更不要說自主的行動。

 

有如開車時方向盤交給別人時,需要走哪一些路,怎麼拐,怎麼彎,路況如何,常常是沒有印象的。

 

依賴的可怕在於它會形成惡性循環,愈是依賴他人,愈會失去對自己的信心,愈是不相信自已,就會愈依賴他人。

 

從生理的觀點來看,腦神經需要刺激,當妳愈不用時,能力就會愈退化,愈退化就會愈不想動。

 

訓練自己這樣做

 

熟齡的依賴仍是有改善方法,要培養自己的獨立,可以從這些小地方著手:

 

戒掉說「都可以」的習慣:

 

「要吃什麼?」、「要去哪裡玩?」,如果妳常用「都可以」、「沒意見」回應,也許妳以為是體貼對方,或是隨和,其實這是依賴者的慣用語。

 

不表示意見就不用負責任,無意識裡,妳在把責任推給對方,要改變依賴的習性,要戒掉讓別人決定的習慣。

 

戒掉「堅持己見」的固執:

 

認為自己的觀點才是正確的,硬要對方認同。

 

這樣的行為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有主見,但骨子裡是對積習的過度依賴,而且通常對方並不是真正認同,而是遷就與配合,這樣無法達到真正的交流,日久,只會讓自己更孤立。

 

戒掉「堅忍」的態度:

 

到了熟齡,不要再一昧堅忍的態度過日子,這樣不僅讓自己受苦,也會給別人帶來麻煩。熟齡者還要學要能夠適度學習倚靠,尤其是專業機構,不依賴自己的好強。

 

當人能夠感受到滿足,學會不依賴,就不會苦苦外求,不會因為慾望、遺憾等等缺口而一直想要補償。

 

當自己是滿足的時候,有人在一起時,是與人連結的喜悅,孤獨時,就是能與自己在一起的美好時光。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了「孝順」老爸生前愛吃肉卻給他拜素的、不拜菸拜酒!難道拜刻名字的木頭會比真心想念他有用嗎?

撰文 :大師兄 日期:2019年10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孝順」是東亞儒家文化裡相當重要的觀念,孝順父母長輩、祭拜祖先,一直都被視為社會上的重要美德。然而,二兒子卻對這般孝順感到喘不過氣,他說這根本是被框架著的孝順,不是心甘情願的祭拜祖先。老爸生前說他們最像,也最疼他。但他在父親病臥最需要照顧的時候,因為太過難過而沒有去看他,因為平常愛吃肉的父親,卻只能插著鼻胃管痛苦著。

父親死後,他為父親抱不平,不協同出席他的告別式以示抗議...「老爸生前愛吃肉卻給他拜素的、不拜菸拜酒!難道拜刻名字的木頭會比真心想念他有用嗎?」

現在的人不懂什麼叫做孝順?

 

每當小胖我和大胖值夜班的時候,總會在半夜一起享受美食,今天呢,我們要吃的是泡麵。

 

泡麵對我們來說很有挑戰,就像是人們常常說的無常,不知道何時會有人往生,也不知道何時會有人送進來,所以這個泡麵是最難掌控的。偏偏我們常常一整晚沒事,泡麵一泡,便當一熱,事情就來了,而且事情一來,起碼要花至少三十分鐘解決。所以在這裡上夜班要吃到完美的泡麵,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隔天是個小日子,剛好今晚也沒什麼人做七跟誦經,我和大胖算個吉時,打算時間一到,就像白天的師父一樣喊一聲:「吉時到,大力蓋泡麵。」

 

誰知道,這時候來了一個看起來很凶惡的先生,好險我的麵還沒泡。

 

這個先生我記得,前幾天他父親送過來的時候,剛好是我接手。為什麼會對他有印象呢?因為他們家的業者常常來這邊說他壞話。

 

「我跟你說,現在的年輕人呀不懂什麼叫做孝道,像是我那天接的案子,那個二兒子引魂不來、做七不來、功德不來,自己的爸爸往生都這樣,要叫他買什麼,一下這個可以省,那個可以不要。好險這個家不是他作主,不然喪事這樣做下去喔,一定掉漆,一定笑死人。要省著辦喪事可以,但是古法不能廢呀,不然大不敬。」

 

我沒厲害到什麼習俗都知道,所謂「一庄一俗」,每個地方、每家業者或是每個宗親會都有辦喪事的不同方法,沒有什麼是一定對的,不過大致上都說得出一個道理。我對什麼禮俗之類的一直抱著問號,認為只要有緬懷的心,其實喪事可以辦得很簡單。

 

這個不肖子那麼晚來幹麼?我和大胖滿臉問號。

 

只見那張凶狠的臉配著搭不太起來的語氣,問:「今晚我可以在這陪我老爸嗎?」

 

我看著他,跟他說:「開禮廳要收費,你在門口不用,需要的話我幫你開。」

 

二兒子摸摸口袋只剩幾百塊,笑笑說:「不用。」

 

於是我們就不理他,任由他自己在那邊守靈。我們也是見怪不怪了,反正他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人。

 

於是我跟大胖商量,先不要泡泡麵,晚點等他睡著再說,不然被看到不好看。大胖也覺得身為一個專業的警衛,還是不要在有家屬的地方吃泡麵好了,於是我們在巡邏之餘,順便看一下這小子什麼時候會睡著。

 

第一趟的時候,我們看到這小子拿了那幾百塊去買菸、酒和檳榔,擺在禮廳外,面向著他父親坐在那邊。我心裡想:哎哎哎,大哥,才剛開始,你好歹跪一下吧!

 

他看著我們似乎不以為意,點點頭向 我們打招呼。

 

之後第二趟、第三趟,都看著他喝喝小酒、吃著瓜子,在那邊好像跟人聊天一樣。我看得有點毛毛的,就問疑似有「特殊體質」的大胖,「欸,你看得到他跟誰聊天嗎?」

 

大胖把眼睛瞇了一下,問:「你是說那個吃瓜子、喝酒的?還是旁邊那個穿紅衣服……」

 

算了算了,還是不要問他好了。

 

等到第四趟的時候,他老大哥還很有精神地在那邊,我看了一下時間,凌晨三點半了,再不吃泡麵,早上又要忙著開禮廳了。

 

我對大胖說:「不如等等我們來泡泡麵好了。」大胖點頭如搗蒜,管他什麼專業保全,你老子我快餓死了。

 

第四趟結束後,我們就開始泡泡麵。但是,吃泡麵不能不配飲料。

 

「欸,大胖,你那邊還有麥香嗎?」

 

大胖白了我一眼,說:「沒耶,最近都沒補貨。」

 

我心想:對吼,之前如果遇到很可怕或很硬的案件,我都會請大胖喝麥香,過運給他。但最近吉星高照,早上起來都聽到喜鵲在叫,沒有什麼案件,自然給大胖的飲料就少。仔細想想,好像很久沒拜土地公了,還挺對不起大胖的。

 

於是我說:「不然這樣好了,你看著泡麵,我去販賣機買飲料。記得喔,不要讓麵泡爛。」

 

大胖點點頭說:「放心,我絕對不讓麵爛的。」

 

於是我去販賣機買麥香,剛好販賣機在禮廳的前面,就在我投零錢的時候,聽見有人在哭的聲音,我往那聲音的方向一看,發現那個先生趴在那邊哭。

 

看著滿地的酒瓶、菸屁股和一個痛苦的人,原本想說買完飲料就走,但還是忍不住去跟他說了幾句,「先生,你快早上的時候要稍微清理一下喔,我們清潔的沒那麼早來,你爸的告別式很早呢。」

 

那先生一愣,想不到我會叫他掃地而不是安慰他。我心裡想:你哭你的,早上地板髒的話被你家人罵變成我哭,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哭完快睡吧。

 

只見那個先生一直道歉,但是道歉的同時卻向我走了過來,一隻手勾著我的肩膀,然後跟我說故事,「你知道嗎?」

 

我心想完了,一個很長的故事開頭都是:「你知道嗎?」而我只知道我的泡麵快泡爛了。

 

那個先生根本不管我不想理他的眼神,說著他父親。

 

你知道嗎?祭拜祖先就叫做孝順?

 

「我爸呀,常常說我跟他最像,不管是長相、行為都一模一樣,常常告訴別人,我家老二一看就知道不是偷生的。他生前也是最疼我,我們兩個就這樣常常一起吃檳榔、看新聞、罵政府,一直以來都這樣。

 

「現在他走了,他走的時候,我很難過,我真的很難過,我甚至不敢來看他最後一面。就連他因癌症日漸消瘦的時候,我也不太敢看他。他應該很難過吧,為什麼他對我那麼好,而我卻不敢看他最後一面,陪他度過那段最難過的日子。

 

「其實我怕,我真的很怕,曾經是我的英雄、教過我許多事情的人,小時候把我放在肩膀上的巨人,突然間變成一個骨瘦如柴的老頭,看著他的眼睛,總是在說『救救我,救救我』,但是醫生說沒救了,我又能怎麼救?直到他走後,到現在,我還只敢看他的照片。我很懦弱吧?

 

「然後辦喪事時,我很生氣。為什麼老爸最愛吃肉,你們卻給他拜素的?他生病的時候只能插鼻胃管喝牛奶,現在死後,你跟我說要吃素跟著佛祖走?為什麼他平常最愛喝酒、抽菸,你們死後不給我拜菸、拜酒?為什麼一個無拘無束的人、熱愛自由的人,他死後要用一堆規矩來約束他、約束我們?難道拜那個刻名字的木頭會比我們真心想念他有用嗎?我不懂。」

 

我聽了笑一笑,對他說:

 

「我爸也是呀,我爸生前很愛賭,我每天都買幾張刮刮樂放在他的飯下面給他刮,而那些刮刮樂也跟他生前的運氣一樣都槓龜。現在他放在一個佛教的塔裡,其實我也覺得他很可憐,生前不信佛,死後被抓到那邊天天聽佛經。好險我不會被託夢,不然他一定親自來掐死我,找我一起聽。我去拜他的時候,都偷偷在素飯下面放雞腿,還有粽子,我們都用葷的假裝素的去拜。還有……」

 

這一夜是平安夜,這位先生或許是我唯一的客人,我們這樣談天說地,一個是醉得膽子大了,一個是醒著假裝醉了,怪禮俗,怪制度,怪一切大家都認為你應該怎麼做才是一個孝順的兒子,但是在我們心中還是覺得,不管如何,只要自己能問心無愧就夠了。

 

這一夜聊得很快樂,但是還不到早上,這先生就說:「我要先走了,等等他們就來了。我看到他們就討厭,不要跟他們說我有來。」

 

雖然很不想這麼講,但是我還是跟他說了,「記得要掃一下。」

 

回到了辦公室門口,我看著手中的兩瓶麥香,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看到我的好兄弟大胖在辦公室裡,桌上有兩個空泡麵碗,大胖跟我說:「我沒讓你的麵爛掉,我趁它還沒爛的時候吃完了。」

 

好兄弟!我果然沒看錯你。這幾天不給你「補點貨」,就換我叫大胖。

 

早上我開禮廳時,那一家的家屬和老闆也來了。

 

「你們那個老二要念一下呀,告別式不來,是在搞什麼!有兒子這樣當的嗎?」

 

葬儀社老闆不斷在碎念,家屬只能苦笑著說,能勸早就勸了。

 

我開完禮廳,準備下班了,走的時候經過禮廳,好像聽到那群瞻仰遺容的家屬說著:

 

「咦?爸怎麼在笑呀!」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比句點更悲傷》,寶瓶文化出版,大師兄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6歲過勞才恍然大悟:慢性病不是得到的,是自找的!陳風河:花錢治病,不如花時間運動

撰文 :潘姿吟 日期:2019年10月0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陳風河提供
  • A
  • A
  • A

「嚴格來說,我從來沒有真正離開職場!」今年55歲的陳風河,曾經是鴻海精密副總經理、合勤科技副總經理、凌源通訊創辦人及總經理,卻在壯年體盛的46歲時倒下,經過檢查後,病因不明,醫生也只能把原因歸咎於長期的疲勞與壓力過大。

身為多年科技人的他,關注不少竹科人的過勞狀況,他認為,花錢花時間治病,不如花錢花時間運動,於是在邁入50歲前離開大廠,從此當起健康生活的傳教士,努力推廣運動醫學,找到生命的第二春

 

每天工作16小時

拚經濟是唯一目標

 

陳風河是高材生,學生時期拚課業,從成大材料科學及工程學系畢業、交大機械工程碩士,一路念到交大電子工程博士;29歲進職場後,全力衝刺事業,從此開啟每天工作15~16小時的生活。

 

「那個時候年輕,與每個人一樣,對工作哪有什麼想法?」他說,進入職場只有一個念頭:「拚經濟!」尤其婚後,更是肩負著養家活口的重任,「把家撐起來是唯一的想法!」他就這麼打拼了半輩子,因為一場意外,人生急轉彎。

 

出事的那一天,是他再平常不過的一個日復一日。「回到家大概晚上10~11點左右,我一如往常做運動、跑步。」陳風河解釋:「我從小喜歡運動,一直都打桌球、踢足球,甚至大學的時候還是學校的足球隊!」

 

過勞運動陷昏迷

痛下決心找回健康

 

保有運動習慣的他,即便出社會後,無論再忙、再累,每週都會運動1~2次,只是每次都在下班後,「通常已經深夜!」他說,自以為為了健康必須運動,卻渾然不知,身體在過度疲累的情況下,劇烈運動不是加分而是減分。

 

一切來得很突然,「那一刻,我只知道,我無法呼吸!」墜落感襲來,陳風河陷入昏迷,另一半急忙送他到醫院急診,做遍了該做的檢查,確定沒有任何感染,也看不出任何端倪、查不到任何病因,最後,被醫生判定「過勞」。

 

「我到底發生什麼事?」這一切,先進的西方醫學,沒辦法給他答案,可是,自那一刻起,他很清楚知道,這是老天給的課題,「必須重新思考,是不是應該調整生活型態?身體與心智都應該重新reset(重新調整)!」

 

 

鑽研健康知識

徹底調整生活型態

 

重大轉折,促使人生排序自動重組。他花了3~4年時間調整作息,進行氣功、散步等緩和的有氧運動調養生息,也大量閱讀預防醫學、運動生理等大健康領域知識,恍然大悟,「原來身體早就有警訊!」

 

陳風河笑說:「那段期間,肩膀一直都是緊繃的,怎麼按摩都沒用,而且,頭皮還長出不知名的紅疹,不痛又不癢,檢查不出原因。」

 

「放鬆、紓壓,大家都很會講,但該怎麼做?」從此,陳風河更鎖定關注與健康相關的社會議題。他娓娓道來,日本人稱慢性病叫「生活習慣病」,它是由不良的生活型態導致,尤其因久坐、少動、過度勞動、熬夜、暴飲暴食所造成的身體缺氧,而身體缺氧可以說是萬病的源頭。

 

他常說:「慢性病不是得到的,是自己做出來的;既然如此,慢性病當然是可以預防的。」等到身體真正出現問題,才找醫生治療,其實已經失去預防的先機。

 

厲行健康生活

創業推廣預防醫學

 

深刻的切身之痛,開啟陳風河的第二人生。

 

他厲行健康生活、飲食與循序漸進的運動,目前每週運動至少四天,包含騎飛輪、跑步等有氧訓練與高強度間歇交錯的安排,近年也開始看重肌肉的重要性,安排了重量訓練與戰繩鍛練。

 

不只身體力行,他更在50歲那年創業,推廣預防醫學與健康餘命的理念,「讓不運動的人動起來、讓動起來的人持續動、讓持續動的人動得有效而且安全。」

 

發揮科技人的專業,結合運動、雲端技術與網路社群平台,方便大家各自都有運動的「伴」,一起揪團做運動,讓原本沒有運動習慣的人開始,且持續地運動。

 

目標是讓75%亞健康族群,不往慢性疾病發展並轉換成健康狀態,真正落實「預防勝於治療」。

 

 

致力健康逆轉

開啟美好第二人生

 

上醫治未病。陳風河推行的逆轉工程,是一條沒有前人走過,沒有探路燈、沒有嚮導、沒有軌跡可依循,充滿著不確定性與挑戰的路;這不也是一種壓力源?

 

但他卻說:「Do my best(盡我所能)!不管壓力多重,重點是意義和價值,與心裡認為值不值得。」談笑風生的他,散發了一股,找到了天職,洞悉人生的瀟灑。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辭職照顧爸媽3年,她成功擁有薪水與休假!兄弟姊妹攜手照顧,原來需要「他們」來介入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09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妹妹問我要怎麼幫我過生日,我下意識地不停回她,『我好累、我好累』......情緒壓力累積很久了,我只是希望被關心。可是妹妹聽到後,因為太擔心我了,家人間便開始討論,要不要先短期地媽媽送安養機構,但這不是我的本意......」

琡雯照顧媽媽三年多,處在壓力鍋邊緣的她,卻意外成功促成了「家庭照顧協議」,兄弟姊妹承諾並簽下文件,往後共同照顧,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我希望回到的是一個家,而不是空洞的地方」

 

「剛開始是我們的爸爸照顧失智的媽媽,我有次陪他們去門診時,醫師說:『哪有老人照顧老人?』點醒了我們的警覺。直到有次我媽跌倒,我爸想去扶我媽,結果一起跌倒在地,我便決定要辭職照顧我媽!也照顧年歲已大的爸爸。」

 

身為家中大姐的琡雯說,工作再找就好,可是父母永遠只有一個,誰都無法取代,她想要盡力做好一切,即使失親也不留遺憾。只是沒有親自遇過前,你不會知道別人經歷的痛苦。

 

照顧者幾乎都在走相同的旅程:從滿懷信心到......喪失自我,琡雯一家也不例外。

 

「我不希望我媽送到安養機構,那只會讓她更加速退化,我不要她那樣。」

 

「我不要我爸一個在家,而我爸只希望在家。」


「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回到的是一個家,裡面有我愛的家人,而不是一個空洞的地方。」


琡雯照顧的堅持,來自她關愛父母的心,而弟妹希望大姐能適時地減壓放鬆,不要因照顧過度累垮自己,也是關愛大姐的心,沒有人有錯,卻為此難有結論。

 

手足各自有壓力!各退一步才不吃虧

 

琡雯說,她在家曾「撿回爸爸兩次命」,一次發現爸爸的臉部抽蓄、言語表達不清,立即懷疑爸爸中風、緊急送醫,果然連醫師都稱讚琡雯機警;另一次是爸爸咳嗽不停,送醫後發現差點肺栓塞。雖然家中兄弟姊妹希望父母的照顧方式能更有彈性,短期的照顧方式可以有所調整,讓大姐可以重回職場,大家再來思考怎麼做。但琡雯仍不希望將年邁失智的媽媽送安養機構,或將爸爸送去日照中心。

 

可是,弟妹們看著大姐一天比一天更憔悴,擔心若連她都倒下了,照顧生活只是雪上加霜。

 

照顧方式的歧異難解,無法避免吵架、衝突,三天兩頭上演,每個人都希望此事能圓滿落幕,可是若站在自己的角度,會看不到自己的盲點,也體貼不了其他人的立場。

 

因此,妹妹決定要讓「專業的來」,找「第三者」調解,讓不同的專業介入、協助。

 

家庭照顧協議能否成功,關鍵在「第三人」

 

在新北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的協助下,「親近的人有時容易展現自我的情緒,所以邀請新北家協的岳督導來做主持人,我們兄弟姐妹間的溝通更有效率,也避免不小心擦搶走火的情況發生。」琡雯拿起一份份文件和採訪團隊說明。

 

而在協議之前,大家已經做足功課,不僅盤點外部、內部資源,並將它表格化。而讓其他長照家庭感到最棘手的「錢」,他們更是在協議之前,便以清晰明暸地列表出來。

 

「無論選擇哪一種照顧方式,都要符合全家最高的福利,所以我們做了優劣分析表,讓『中間人』來協助我們達成共識,他們也會再整合可利用的政府資源給我們。」

 

「有了專業人士的協助,我們每個人的心才能比較安定。我覺得,有時候我們都是用情緒在溝通,是被未知的『恐懼』綁架了!」

 

在這次的協議裡,爸爸也說出了自己內在的心聲─「若家人能夠在家共同協助照顧是最好的了」,最後家庭照顧協議在新北家協的協助下圓滿結束。長照中經常令人苦惱的經濟與壓力問題,在兄弟姐妹彼此的包容與互助下,琡雯不僅一直有「照顧薪水」,連「休假日」也訂定出來,翻轉許多人對「照顧」悲情的印象。

 

照顧父母,是全家人共同的責任!而協議過後,在文件上簽名,更代表了未來對照顧的承諾。

 

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一群人的力量很大

 

「其實我以前的想法比較簡單,認為自己有工作、有給家用,就已經有對家庭負責了,回到家不會幫忙做家事,有時還會對媽媽發脾氣。可是開始照顧媽媽後,內心卻滿懷著對媽媽的愛,源源不絕地湧出來。」四十多年來的微小日常,點點滴滴地蘊藏在心中。

 

如今,家庭照顧協議後已經過了三個月了,琡雯趁著「喘息」與「休假」期間,積極參與照顧者支持活動,她的氣色變得更好,也熱心地分享照顧資訊。

 

她說:「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一群人的力量很大。從小,媽媽總是帶著我們一起禱告,我的弟妹們,其實比我更愛媽媽。她雖然生病了,卻再次凝聚了我們手足間的愛。唯有走過荒蕪之地,才更見真情可貴。」

 

弟妹們最後同意讓大姐繼續照顧媽媽,還有一個重要的前提:「琡雯大姐,你一定要身體健康。你能把自己照顧好,我們才同意你,替我們主要照顧媽媽與爸爸。」

 

家庭協議如何召開?以下用琡雯的家庭為例,提供參考:

 

家庭成員:

母親:

父親:

主要照顧者:大姐(離職照顧)

次要照顧者:二弟、三妹、小妹



第三人見證:

新北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 岳督導

長期照護個案管理師 戴小姐



建議:

1. 家庭協議要有主要負責人。

 

2. 外部長照資源盤點(政府補助、長照2.0等)。

 

3. 父母與照顧者的補助盤點(老年生活金、身心障礙生活補助、中低收入老人補助等)。

 

4. 照顧方式的優缺點分析整理(以機構照護、居家照護、外籍看護作優劣分析)。

 

5. 內部家庭資源盤點(可分擔的家庭支出、人力資源、如何輪班)。

 

6. 每一個項目都保持著彈性空間,都要能協調。

 

7. 放下完美主義,協議能達成70分,已經算成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