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所謂「完美的人生」,50歲後該自由了!面對不良關係,我們勇敢放手

撰文 :史蒂芬妮‧史塔爾 日期:2019年10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過於配合的人也有自我價值感的問題,他們深信,自己留不住如此完美的伴侶,這又會導致他們逃避與那個完美對象建立固定的關係,或是總在親密的時刻過後再度與對方保持距離。

另一個對伴侶或伴侶候選人吹毛求疵的原因就是:「我不能分手!」,這種深刻的、無意識的信念,誠如我已在〈配合他人與主張自我〉那一章裡所描述過的那樣。

 

特別是,那些不太能夠積極形塑自己而很會去迎合他人的人,他們會深信,自己不能夠讓任何人失望。

 

然而,「如果我不能夠讓人失望,那麼,要是我選錯了伴侶,或是伴侶關係由於其他的原因不再有益於我,我也不能夠分手」,當事涉投入一段固定的伴侶關係時,這種心態理所當然地會讓當事人遲疑。

 

伴侶非得要是完美的才行,這樣才能讓人接受「永遠結合」的風險。光是伴侶的某些微不足道的缺點,就足以讓這些人對於固定的伴侶關係退避三舍。他們比較容易陷入沒有約束力的男歡女愛,一旦他們認為自己找到了完美的伴侶,這時又會產生一個新的問題:缺乏滿足感。

 

過於配合的人也有自我價值感的問題,他們深信,自己留不住如此完美的伴侶,這又會導致他們逃避與那個完美對象建立固定的關係,或是總在親密的時刻過後再度與對方保持距離。

 

在這種若即若離的模式下,當事人也可能無止盡地陷於極其不幸的關係中,他們會忠於自己內心的信念 ── 「我不能分手!」; 這種心態往往也和對於獨自生活的高度恐懼相伴而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從親密關係中得到自由》史蒂芬妮‧史塔爾著,遠流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公一天到晚外遇,罵老婆只能在家顧小孩!女人婚後謹記1件事,別再當家裡的「工具人」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9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婚姻不順利、夫妻關係不如預期,年輕時的你或許為了孩子而忍耐,即使覺得自己被當成工具人,依然繼續維持這段令人不滿的關係;現在,中年了,好想放手,卻又擔心別人的眼光?中年後請記得這件事:離開另一半並不代表你是失敗者,只是因為彼此不再適合,已經漸行漸遠,而你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快樂,所做出這個離開的決定。

文/ 周慕姿

 

關於「離開一段關係」,女性會感覺到自己是「被拋棄」的,似乎自己是比較無力、不好的,使得有許多女性更難離開一段關係。即使那段關係讓自己非常失望,卻會擔心自己不好,難以找到更好的關係,因此「沒魚,蝦也好」地留在原地忍耐。但實際上,「被拋棄」這個概念,也是一個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裹腳布。

 

綑綁你的是什麼?

 

綺茵面對丈夫長期、多次外遇,且對待她相當不尊重、輕蔑,其實已經忍受很久。

 

綺茵說:「我覺得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愛了。在家中,我永遠是要待在家裡照顧家、照顧小孩的黃臉婆角色,而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到處去,我其實已經厭倦這個角色。我自己有經濟能力,也不覺得自己沒他不行。但是我很在意社會對離婚女性的看法,連我自己都覺得,『離婚』代表這個女性可能是失敗的,而且,好像我是『被拋棄的』。這些別人的眼光,讓我無法忍受。』

 

從綺茵的例子,可以看到「自我的需求」如何被那些一直傳承下來的裹腳布綑綁著,以至於無法做自己最想要的選擇。

 

綺茵很清楚,自己已經不想留在這個婚姻裡,不想被當成「工具人」。希望自己可以不再被輕蔑地對待,可以被尊重、被愛護,但卻因為他人的眼光,而無法做出自己最想要的決定。

 

這時候,或許我們就應該把裹腳布指出來,了解它的面貌,清楚它影響我們的方式。

 

婚姻不等同於女性價值

 

就綺茵的狀況來說,「裹腳布」有兩個部分:女性若婚姻失敗,就是一個「失敗者」,以及,當離開一段關係時,女性容易覺得,或是被別人覺得,自己是「被拋棄」的。

 

但,這是為什麼?男性為何不像女性,容易有這樣的感受,或被別人這麼評價呢?

 

社會上對女性的期待,是「必須經營一段成功的關係」,男性是「必須要有成就」,因此「離婚」,在社會眼光中,對男性而言,只代表他生命中的一個面向;而對女性,則可能等於她生命中幾乎全部的面向。

 

婚姻的好壞,可能就影響別人對女性的定義。

 

但實際上,社會風氣不停在改變。不過,有時候,最困難改變的,並不是社會,或是身邊的人對女性的看法,而是我們內化了這個「裹腳布」,把它用來綑綁我們自己的內心。

 

如果女性自己也認為,「離婚」等於「失敗的自己」,就會更放大他人對自己離婚的看法。

 

但實際上,以現在的社會而言,每個女性的長成,絕對都不是以結婚為前提去學習、培養的。

 

女性一樣有求學階段,培養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就職後,有自己的工作生涯,累積了經濟能力,拓展了朋友圈……婚姻與孩子,其實只占了長長生命中的一部分。

 

如果婚姻等同於女性價值,這不是很弔詭嗎?

 

離婚不等於被拋棄

 

另外,關於「離開一段關係」,女性會感覺到自己是「被拋棄」的,似乎自己是比較無力、不好的,使得有許多女性更難離開一段關係。

 

即使那段關係讓自己非常失望,卻會擔心自己不好,難以找到更好的關係,因此「沒魚,蝦也好」地留在原地忍耐。

 

但實際上,「被拋棄」這個概念,也是一個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裹腳布。

 

例如,若飼養寵物的主人,丟下飼養的寵物不管,我們會說寵物「被拋棄」。父母丟下小孩不管,而小孩還小,還需要父母的照顧,我們也可能會覺得小孩「被拋棄」。

 

可是,如果小孩已經長大,例如已經是三十多歲、有經濟能力的男性或女性,而父親已經六十多歲,父親對孩子說「我要跟你斷絕父子關係」,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會覺得孩子被父母拋棄嗎?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不會這麼覺得,為什麼呢?

 

因為比起父母,長大成人的孩子,可能擁有更多的資源,也能夠照顧自己。特別是,若今天兩人在平等的位置,關係斷裂時,只會讓人覺得「兩人分開」了,而不會覺得「誰拋棄了誰」。

 

只是,不論是情歌、媒體的戲劇呈現,或是社會價值觀的灌輸下,當男性與女性分開時,時常會認為女性是「被拋棄的」。

 

這代表著女性一直是較為「弱勢」的一方,不能照顧自己,甚至「只能被選擇」。兩邊的優劣就在這樣的裹腳布下,讓女性不自覺地認為自己需要有一段關係,需要依賴男性,才能是一個「被社會肯定的人」。

 

但現在女性多半有自己的經濟能力,甚至可能比男性更好,也有面對生活、解決問題,以及照顧自我與他人的能力。

 

當實質上,並非沒有對方就會活不下去,又何來「被拋棄」之說?兩人分開,也只不過是彼此愛的消逝,或是目標不同,無法相處的結果而已。

 

所以,當女性需要離開一段關係,記得,那與你的價值無關,也不是因為你不夠好而被拋棄,只是因為:或許你們彼此已經漸行漸遠,不再適合,而這是你為了自己的幸福、快樂,所做出的決定。

 

列出綑綁你的裹腳布:那些「應該」與「一定要」

 

那麼,要怎麼知道,現在綑綁著我自己裹腳布是什麼呢?

 

首先,我會建議你,先重新評估你現在的生活,思考有多少決定與選擇,是因為「你自己真的想要」,還是「為了別人的想法、感受」等做的決定。

 

面對是因為「別人」而做的決定時,練習列出自己「害怕」的理由,然後問問自己:「為什麼我這麼害怕這個?這對我的影響真的有那麼大嗎?」

 

以綺茵的狀況為例:

 

目前的生活,我是不滿意的,狀況是:

 

先生長期外遇,對我不理不睬,且對我態度輕蔑。我在家就像工具人,但又被綁在家裡。

 

我真正想要的改變是:

 

我想要讓自己快樂,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要忍耐別人對我不尊重的態度。

 

我目前做的決定是:

 

留在婚姻裡面忍耐。

 

我現在做的這個決定,是為了別人,還是為了自己?如果是為了別人,我的害怕是什麼?

 

是為了別人,因為我害怕的是:我怕別人覺得我婚姻失敗、是個失敗者。我覺得自己很像是比較差的、是被拋棄的。

 

這個「擔心」對我實質上的影響是什麼?請詳細列出。

 

回娘家的時候,可能必須面對鄰居的指指點點、親戚的詢問,或父母的不諒解。別人可能會覺得我有問題或很可憐。

 

如果我做了我真正想要的決定,實際上會有的影響(結果)是:

 

可能需要面對一些不熟的人的詢問或懷疑,但其實父母知道我的狀況,對於我要離婚的事情,也是支持的。朋友其實也都站在我這邊。不熟的人跟我的交集很少,其實也不一定很需要在意。

 

我是否可以因應或承受?

 

如果我自己能夠相信:離開一段婚姻,無損於我自己的價值,或許我會更能因應這些別人的看法。

 

若你已夾在一個進退兩難的情況,上述的問題,或許可以幫助你釐清:

 

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綑綁你的裹腳布(從社會因承的價值觀)是什麼?

 

但若你並沒有一個明顯清楚的「問題」或「困境」,只是長期覺得自己在他人的期待、需求下疲累不堪,或是不停重複同樣的困境,例如同樣的人際關係模式等,我建議你可以用以下的練習,找出「綑綁你的價值觀、信念」:

 

★ 我應該……

★ 我一定要……

★ 我不能……

 

以這些句子開頭,找一個可以沉靜下來、一個人的空間。做幾個深呼吸之後,讓自己開始書寫。

 

請盡量自由書寫,挖掘出你的「內在信條」。這些「應該、一定要」,多半都是後天的訓練,是一種無形的裹腳布,影響著你的每個決定與作為。

 

努力挖掘,你會越來越了解你自己究竟被哪些東西「困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寶瓶文化,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質問老公為何外遇,最後自己也抓狂!50歲後,一定要跟快樂的人在一起

撰文 :大嶋信頼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事實上,思考對方的感受,例如「為什麼這個人會這樣?」、「這個人為什麼要那樣?」,就是在「依附」對方。「依附」指的是藉由思考對方的感受,強化與對方大腦網路的連結,導致自己的感受也變成對方的感受,或是出現相同的言行舉止。

大腦的「依附」現象

 

和易怒的對象接觸時自己也會湧現憤怒、和緊張的人在一起自己也會緊張;平常明明粗枝大葉,一旦身旁有神經質的人在場,連自己也跟著神經質起來……。

 

我們會像這樣因為接觸的對象,導致自己的人格跟著不停改變。

 

這是因為大腦裡的鏡像神經元發揮作用,像變色龍一樣模仿對方的大腦狀態

 

如同先前所述,大腦有個特性是:如果將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就會開始模仿對方大腦的狀態。「容易涉入其中的人」經常不是專注於自己的感受,而是專注於對方的感受。這樣會導致陷入模仿對方大腦的「依附狀態」,並讓對方的糟糕性格也轉移到自己身上。

 

某對夫婦因為先生花心成性來找我諮商。太太是位知性又優秀的女性,她冷靜地詢問:「我先生的花心毛病是否和他過去的創傷有關?」

 

先生的穿著打扮就像個混混,一臉不滿地焦躁嚷著:「我幹嘛要來這種鬼地方!」

 

先生似乎平常就時常對太太施加言語暴力,甚至遷怒於孩子。太太找我商量,「希望治療這個厚臉皮的先生花心成性的毛病」。

 

想要改正先生花心的毛病!

 

諮商中,太太問先生:「為什麼你在我照顧小孩忙得分身乏術時,還可以蠻不在乎地跟其他女人去喝酒?」

 

先生臉色大變:「我也很辛苦啊,要和誰去是我的自由吧!」太太責備道:「我因為生產而痛苦的時候,你完全沒有幫忙,那時也是在跟別的女人搞外遇吧!你怎麼做得出這種事?」

 

結果先生再次變臉:「我才沒有搞外遇!」

 

接著,每當先生一變臉,原先非常冷靜的太太就會失去冷靜,用字遣詞變得很像先生,陷入混混模式。

 

最後太太抓狂大罵:「你這種人,我父母和朋友都很討厭你!你這麼蠢真是氣死我了!」

 

先生則是回了一句不知所云的「吵死了!妳還不是只為了我的錢!」

 

太太說的話,從原先責備先生的「為什麼你這樣?」,漸漸轉變成「我的朋友也很討厭你」這種破壞家庭的言語暴力。

 

事實上,思考對方的感受,例如「為什麼這個人會這樣?」、「這個人為什麼要那樣?」,就是在「依附」對方。

 

「依附」指的是藉由思考對方的感受,強化與對方大腦網路的連結,導致自己的感受也變成對方的感受,或是出現相同的言行舉止。

 

當太太去思考先生的感受,希望「能改變先生想法」的那一刻起,就對先生產生了「依附」,不自覺地化身成和先生一樣破壞家庭的「破壞神」。

 

之前認真為先生著想、挺身支持先生的太太,人格竟有如此大的轉變,這值得深入思考。

 

一旦責備對方,自己的人格就會被取而代之

 

一旦關注某人,開始思考他是怎麼想的,就會「依附」對方,讓自己的感受在不知不覺中變成對方的感受;當感受度增強,就會失去控制,這就是這種現象的起因。

 

大腦一旦透過大腦網路模仿對方的大腦,就會身處對方的感覺之中。所以太太才會像是被沒用的先生套上緊箍咒般,變身為「破壞神」。

 

一旦關注對方,自己的人格就會被對方取而代之。雖然這只是一套假說,但在下一次的諮商中,讓我確信了「真的有大腦網路的存在」。

 

沒想到!原本俐落的太太也開始儀容不整,一身小混混的打扮,不但頭髮沒梳整齊,態度也是一副桀傲不馴的樣子。

 

一旦開始思考對方的想法,就會「依附」對方

 

先生則是將原先的一頭亂髮梳成旁分,打扮清爽如大學生,端正地坐在隔壁。

 

先生一開口說:「老師,我太太這個樣子請幫我想想辦法!」太太就在旁邊嘴裡嚼著口香糖,一邊嘟囔道:「吵死了!」

 

「為什麼這個人會這樣?」一旦開始思考對方的感受,就會「依附」對方,不快感也會增強。接著在不知不覺間失去自我,成為「受對方支配的存在」。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你的感受不是你的感受》,遠流出版,大嶋信頼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覺得受委屈、被欺負...都不是你的問題!其實是大腦的「這個」開關壞掉了...

撰文 :大嶋信頼 日期:2019年09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如果「大腦的緊張開關」壞掉,而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就會經常畏懼對方、處處在意對方,成為「受支配的人」。這樣的人容易處於高度緊張狀態而無法和大家打成一片,經常惶惶不安、小心翼翼對待他人,以「避免自己受到攻擊」或是「避免被討厭」。

被施予否定式的「暗示」

 

總是覺得只有自己「老是被迫做不想做的事」、「自己是被害者」的人,有可能是「大腦的緊張開關」壞掉了。
 

 在夫妻關係、戀愛關係中總是會配合對方的要求行動

職場中老是被迫接受討厭的工作,還吃力不討好

在手足關係中,覺得只有哥哥或長女受到寵愛

在學校總是屬於不起眼的團體,或是遭受霸凌

 

會產生這種感覺,事實上是因為在不知不覺間接收了父母或主管、伴侶、朋友否定式的「暗示」,讓自己處於「受支配」的狀態。

 

小學時,我很害怕老師說:「大家各自分組。」

 

老師這個指令一出,整間教室就會一陣騷動,彼此要好的同學會瞬間自己分成六人一組。

 

不知不覺間,只剩我一個人沒有加入任何一組,比較喜歡的同學早已找齊六人,其他朋友也都各自分好組,「沒有可以讓我加入的地方!」這讓我陷入恐慌。

 

如果在這時哭了,同學們就會覺得「這個人感覺超討厭」,而更加沒有容身之處。

 

到後來,就算老師幫忙詢問:「有沒有人要讓大嶋同學加入?」也不會有人舉手。

 

老師甚至還會繼續追問「有誰呀?都沒有人嗎?」讓我覺得「老師難道是故意要讓我看起來很可憐,才這麼說嗎?」

 

如果老師說了「那就加入某某同學那組吧」,那組的同學們就會非常不情願地發出「蛤~!」地一聲。

 

學校對我而言,是個非常殘酷的地方。

 

我以前並不懂為什麼只有自己被欺負,而總是很難過,也一直以為是自己個性差才會被欺負。但其實,會被排擠是另有原因。

 

小學時被同學排擠也是因為……

 

在此介紹某個和人際關係相關的有趣實驗。

 

將剛出生的實驗鼠帶離父母身邊,讓幼鼠在受忽視(棄養)狀態下成長,之後即使再將該幼鼠放入同儕團體中,幼鼠也無法融入團體。

 

據分析,這是因為在受忽視狀態下,「大腦中的緊張開關」壞掉了,而讓幼鼠一直處於緊張狀態之故。

 

這個現象也可以套用在人類身上。

 

如果「大腦的緊張開關」壞掉,而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就會經常畏懼對方、處處在意對方,成為「受支配的人」。

 

這樣的人容易處於高度緊張狀態而無法和大家打成一片,經常惶惶不安、小心翼翼對待他人,以「避免自己受到攻擊」或是「避免被討厭」。

 

這麼一來,就會自動產生「上下關係」,出現「支配者」和「被支配者」。當「被支配者」因為處於高度緊張狀態,而變得無法篩選訊息,就會過度認真看待每一句話,成為「被騙」的受害者=「被支配的一方」。

 

尤有甚者,因為高度緊張畏懼,因此極為不擅長面對充滿壓迫感的對象,無法向對方表達自己的主張,所以受到支配而被牽著鼻子走。

 

事實上,「緊張程度高低與否」取決於出生不久後。

 

在研究前述受到忽視的幼鼠大腦後,發現牠們「大腦裡調控緊張荷爾蒙的開關」壞掉了。

 

如果是普通的實驗鼠,在產生緊張情緒並達到某個程度之後,「大腦的緊張開關」就會關閉,不會再繼續分泌「緊張荷爾蒙」,且「緊張荷爾蒙」的效果會愈來愈弱,進而讓身心放鬆。

 

然而受忽視的實驗鼠因為緊張開關壞掉了,不管在什麼狀況下都關不掉,因此會持續害怕「自己會被殺」。

 

我現在終於明白小學分組時,為什麼會只剩自己無法加入任何一組的原因了。

 

明明只要逃開就好了,卻做不到

 

回頭看看自身經歷,聽說我一出生,父親的公司就接連虧損,家中無米可炊,母親四處奔走於遠親間借米。

 

根據阿姨的描述,母親曾將我放在電視機前自己外出;阿姨下班回家時,只看到我在呈現收播畫面(以前節目播完後畫面會變成一片雜訊和沙沙聲)的電視機前嚎啕大哭。

 

在我希望母親抱著哄我時,卻得不到擁抱。

 

我的「大腦緊張開關」可能因此壞掉了,從幼兒期開始就成為一個「容易受支配的人」。

 

大腦緊張開關壞掉的話,恐懼感就不會消失,無法順利親近他人。

 

緊張開關壞掉處於恐懼之中,就會總是顧慮他人的感受、小心翼翼對待,而受到對方的支配。

 

這種緊張開關壞掉的人,平常就處於高度緊張之中。

 

問題在於:受到「不愉快」的壓力刺激時,原本應該是緊張荷爾蒙上升,出現「快逃」或是「戰鬥」的選擇,結果反而是緊張荷爾蒙下降,腦袋一片空白,整個人僵住動彈不得。

 

一般人見到充滿壓迫感的人時,會產生警戒提升緊張度,可以藉由「逃跑」或「戰鬥」保護自己。

 

但緊張開關壞掉的人在危險者靠近時,反而會整個人僵住動彈不得,導致受對方任意使喚的可能性大增。

 

容易受到支配並不是「你就是這種心態!」或是「你就是意志不堅定!」的問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你的感受不是你的感受》,遠流出版,大嶋信頼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到頭來,人生都是一個人!學會獨處,是我50歲後最重要的功課

撰文 :大人的孩子氣 日期:2019年08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過了五十歲,就要更加鍛鍊自己面對孤獨的能力、要學會獨處,是我常常放在嘴上的話。畢竟到這個年紀之後,很多人的孩子長大了,開始步入空巢期,整天對孩子噓寒問暖或是行為指導,難免讓孩子生厭。倘若未婚,多少也會明白有一天可能孤獨老去。

文/石芳瑜

 

每個人都是獨自來到這個世界,也獨自死去,老實說,也不必對「一個人孤獨死去」這件事感到太過焦慮。但是想到萬一死前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多少還是會有點難受吧?

 

和外界保持聯絡
不必擔心孤獨死

 

看過《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人,大概都覺得松子這樣自暴自棄地把自己吃到太胖,然後一個人在堆滿垃圾的家裡孤獨死去的畫面,實在太悲涼了。畢竟死了多天,發出味道才讓鄰居發現,就算自己已經沒法在意了,但還是很不好。如果可以的話,如何處理遺體、遺物,相關的費用以及由誰處理,這些事最好還是先想好、計畫好。

 

這些年來獨居老人增加了,台灣和日本都時常出現「孤獨死」的案例。人都死了好多天,屍體才被發現,甚至傳出被養的寵物吃掉恐怖事件。雖然社福單位有時會關懷這些獨居老人,但我想比較好的方式,還是跟人保持一些聯絡。

 

就算父母都已經過世了,又沒有丈夫與兒女照顧,即使個性再孤僻或是害怕麻煩別人,你仍可以跟人保持一些低度的聯絡,比如寄寄賀年卡或email給一些老朋友;網路社群時代,用用Line或Facebook發發動態,至少讓別人知道你「尚在人間」。萬一很久沒動靜,別人也比較可能發現你到底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除了保持跟人的聯絡,如果真的怕死,遇到意外的時候也要記得跟外界求助,雖然我還不到那個年紀,但我想手機、常備的藥物要放在身邊,重要親友的聯絡方式也要帶在身上,另外保持浴室地板乾爽、屋內不要太過凌亂或容易跌倒,這些大概都是平常就要留意的事情。

 

總是大吵大鬧來引人注意或關心的老人固然很討人厭,但是躲起來悶不吭聲也很危險啊。我想會看到我這篇文章的朋友大概不會是屬於躲起來不吭聲的人,但是如果你身旁有這樣的「老朋友」不妨偶爾鼓勵他出來走走、偶爾跟人碰面,如此也比較不會自暴自棄把自己活成了「令人討厭的松子」的類型。

 

別讓痛苦積在心中

「抱怨一下」才健康

 

有些老人會越來越自閉而躲起來,我想多半是因為生病。生病時除了肉體上的痛苦,更難受的恐怕是精神上的折磨,俗話說:久病厭世。人一旦厭世,自然就容易不想跟外界聯絡了。

 

很多人生病時不敢跟人抱怨,不抱怨固然是一種美德,但是痛苦都積在心中並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許多男人都是這種「硬漢型」,即使到老了也是如此,甚至會覺得老了、病了而向人抱怨更顯得不堪。

 

但其實跟女性友人抱怨是蠻不錯的選擇。男女大腦的構造略有不同,女性通常比男人更適合傾聽。而女人也會發現跟男人抱怨時,他們總以為是要幫忙設想解決方案。當女人不時抱怨時,男人甚至會丟下一句:「夠了!」或是「不要再說了,你抱怨有什麼用?」然而女人就只是想要有人傾聽和關心啊。

 

同理,男人其實不必怕跟女人抱怨會很沒面子,事實上你會發現有些人很擅長傾聽,有時會給予安慰,有時還會適時鼓勵,這些對心情都很有幫助。當然,這不一定跟性別有關,相反的例子也不少,總之,找一個擅長傾聽的人,偶而抱怨一下,會比較健康。

 

不過,健康的人或許不喜歡聽生病的人抱怨,這一點家有病人多半可以體會,所以跟病友互相抱怨是更好的方法,至少「彼此彼此」。常去醫院的人總會遇到一些常見的面孔,幾次下來之後,或許就可以成為互相吐露心情的病友。

 

當然醫院裡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跟別人交談,只要不是太過貿然地問別人的病名、病因,久而久之總會遇到一些可以閒話家常,甚至同病相憐的病友。因為大家多半都朝著恢復健康的目標努力,所以也比較可以容忍對方的抱怨,甚至可以交換心得,學習如何跟疾病相處。

 

雖然我說過自己還不到那個年紀,但必然會先面臨父母衰老,所以不管你是五十、六十,還是七八十歲了,病與死的問題,不妨先預作思考,因為我們遲早都要面對。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跟著他,快樂嗎?要讓伴侶幸福,先讓自己快樂...5個指標,給中年婚姻超快樂!

撰文 :吳娟瑜 日期:2019年07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真正考驗配偶之間的親密關係,是無論如何始終在身邊支持與陪伴的能力。

陽子辛苦工作養家,她克盡妻子的職責,下了班還要準備餐飯,丈夫要她盛飯,動作稍慢幾秒立刻碗筷齊飛。陽子深受耳鳴之苦,丈夫只會每天拿著相機四處尋找靈感,陽子有話都說不出口。

 

有一天,丈夫安排夫妻重返當年蜜月之地,也許想補償平日的不當相待,或者想重溫舊夢;睡前,從來捉摸不清老婆感受的丈夫,坐在日式榻榻米上問隔了五步遠的陽子,「妳跟著我,快樂嗎?」

 

丈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低頭整理衣物的陽子怔住了,她沒有抬頭看丈夫一眼,只淡淡拋出「不知道」,這三個字彷彿一息尚存蚊子般的嗡嗡聲,輕輕地迴盪在夫妻靜默又尷尬的呼吸間。

 

丈夫不放棄,又追問一次,「陽子,跟著我,妳快樂嗎?」,這回,丈夫遠遠地注視著陽子,專注等候回音。「不要這樣問啦,人家眼淚會跑出來,」陽子輕聲回答,手一樣「停格」,頭一樣「靜止」。

 

我的心和陽子的丈夫一樣,突然「揪」成一團;就這麼一句話,電影《東京日和》(とうきょうびより)淬出夫妻生活的深刻。

 

多數夫妻慣常各忙各的,很少有親密的對話時光;平日常聽到的個案困擾也以夫妻無法溝通為多,吵架,似乎也成為許多夫妻的日常。

 

偕老的五項指標

 

有一回,在演說會場見到一對相伴而來的中年夫妻,好奇他們在夫妻關係中是快樂?還是不快樂?我請男士當場問老婆,「跟著我,妳快樂嗎?」男士的妻子笑嘻嘻,迅速地點著頭說,「是呀!他對我很好。」會場其他幾對夫妻也都滿意彼此的關係,我忖測會相伴聽講座,基本上關係應該不錯。

 

陽子的答案為什麼讓我深有感觸,她沒有正面回答「是」還是「不是」,看似閃躲了丈夫的問句,其實是閃躲了自己內心真正的感受;陽子的回應與我心有戚戚焉。

 

我問自己,如果有一天老公Show有此提問,會怎麼回答?我很可能兜個圈子以「酸甜苦辣點滴心頭」閃躲「是」或「不是」。

 

換位思考若是我問Show,「跟著我,你快樂嗎?」他又會如何回答呢?

 

老實說,我沒把握他會愉悅地說,「當然快樂,和妳在一起,我每天都很快樂!」我深知自己的親密關係還有調整成長的空間。

 

「對伴侶的一生而言,最終算得上真正天長地久的,是一切絢爛歸於平淡之後的考驗──追求之後,愛戀之後,痴迷之後。真正考驗配偶之間的親密關係,是無論如何始終在身邊支持與陪伴的能力。」史丹.塔特金博士(Stan Tatkin)在其著作《大腦依戀障礙》中給了「偕老」明確的方向。

 

「始終」、「在身邊」、「支持」、「陪伴」、「能力」等五項正是圓融婚姻的關鍵語彙。每項以20分為滿分,我先自問吧!

 

「始終」──難免有心生不滿的時刻急於離去,最終還是回頭;得10分。

 

「在身邊」──如影隨行豈不是壓力重重?以象徵意義來說,是在身邊呀!得15分。

 

「支持」──年輕時吵吵鬧鬧互爭第一,不懂支持的重要,走過這許多年才領悟其中底蘊,當然支持;得15 分。

 

「陪伴」──兩人還身手靈活,心靈陪伴大於形式,得10分。

 

「能力」──說恩愛夫妻是自欺欺人,繼續修身養性,多所學習未來會更好!得15分。

 

加總後是65分,勉強及格,繼續努力嘍!要讓老伴快樂,首先要有能力讓自己快樂,不是嗎?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藍天會在牆外等著你:吳娟瑜說 愛與不愛,你最後都是一個人》,天下雜誌出版,吳娟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