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了,我沒用了」長輩的內疚感讓子女更心痛,要如何放下孝順的枷鎖?

撰文 :艾彼 日期:2019年09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年紀大了病痛就多,實在不知道這輩子我還有什麼事情沒完成,老天為什麼不把我帶走?我留在這裡,只是子孫的負擔」

靜軒重述母親的話時,在她重述時,我能感受到她身為女兒的複雜心情。這常常也是身為照顧者的成年子女最常提及的狀態,就是從這些照顧日常當中衍生而來的挫折感。

 

父母自暴自棄、喪失求生意志的樣貌,看在成年子女照顧者的眼裡,是一個巨大的諷刺。這些沮喪的表情,求早點離世的表情,都是不斷在對成年子女照顧者說:「你不用這麼努力!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說出這種話語的長者,傳遞著一個充滿雙重束縛的矛盾訊息。

 

表面像是害怕造成子女的負擔,聽在孝順的子女耳中,彷彿媽媽在嫌棄自己的照顧不夠好、自己是沒有價值的母親才會如此厭世。

 

尤其對極度付出、想把握最後相處光陰的成年子女照顧者而言,真的是終極的嘲笑,彷彿自己的付出都是沒有意義、沒有價值的。

 

子女心中想的卻是,如果我的付出可以讓父母收到,那麼為什麼父母不想多活一刻,多留在我身邊一些呢?難道我對父母來講,就是這樣一個沒有價值、沒有生命拉力的角色嗎?爸媽,你這樣想要求死,到底有沒有想過我這個做子女的心情啊?你知道如果我真的放棄你,不但我會被冠上不孝的罪名,我心裡也實在踏不過這一關啊!

 

身為照顧者的子女,孝順二字是枷鎖還是動力

 

靜軒母親身體和同年齡的長輩相較,算是不錯,不過年紀畢竟是大了,總會出現一些老化症狀,像是心臟無力、低血壓的現象愈來愈明顯,心悸、喘不過氣的狀況也都愈來愈多。

 

「這個月才過一半,媽媽已經進出醫院兩次了。每次進醫院,就是那一套程序再重複。還好兩次我都在家,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媽媽會不會就這樣出事了。」

 

靜軒是一名公務員,為了就近照顧母親,她請調到家裡附近的區公所上班,因此放棄中央升遷的機會。「這件事還被我媽唸了很久,她每次提起就要唉聲嘆氣,說都是她害我沒辦法有更好的發展……她開始覺得活著本身就是罪惡。」

 

不少成年照顧者子女坦承在接收到父母這些訊息時,第一個想法是生氣,生氣爸媽怎麼可以沒有求生意志。但往往繼續往下談,會談到更複雜的感受。成年照顧者子女有時也對孝順枷鎖感到厭倦,對反覆進出醫院、長照的付出感到不耐,偶爾也會閃過「如果父母死了也許我可以解脫」的想法。

 

但這些想法多半會被孝順的他們立刻抹去,因為攻擊年邁體弱父母的罪惡感太深刻了,無法細想。

 

父母的話語,剛好挑中了子女的敏感神經,有一部分的生氣,其實是來自於他們對這麼想的自己不能夠諒解。

 

從照顧者心裡開始,重新定義「老」的概念

 

老,是一個已經被污名太久的概念。古代的社會無論是務農或是放牧,都需要極大的體力,因此老了就不能做粗重的體力活。直到今日,我們的社會結構改變,但卻發現我們對老的想法,仍舊維持在過去。

 

無論是照顧者或是長者自己,都覺得老就意味著退化、退步、沒有生產力、多餘的、沒有用……年輕人也極度的怕老。現況便是,社會上對長者的污名化若一天不能除去,長者就一天無法用其他眼光看自己。

 

靜軒皺著眉,盯著會談室的盆栽突然說道:「啊!我想起來……外婆好像也是會這樣碎念的人,覺得自己給兒孫添麻煩啊什麼的。」

 

靜軒說起外婆過世前幾年,進出醫院頻繁,當時媽媽剛接任單位主管,外婆卻經常需要出入醫院,好強的母親不願意妥協醫院和公司兩邊。好在靜軒當時剛升大學,有時間可以到醫院照料外婆。

 

「外婆當時也很自責,就是常說『時候到該走就該走了,不要拖時間給兒孫造成麻煩。』我還記得,當時媽媽還會因為這樣不開心,覺得外婆不該講喪氣話,跟外婆嘔氣……」靜軒突然明白了母親為什麼會一直這樣碎念。

 

一方面是看過外婆的處境,從外婆那裡學到了對老化的負面觀感與態度。再者,母親為了努力在職場與家庭照顧間平衡,必須犧牲自己的時間、體力,少了進修與滋養自己的機會。也許,母親看著靜軒,心底的感覺都是可惜。覺得因為自己生病,阻礙了女兒的發展。

 

照顧者與被照顧者,都需要說出心裡話

 

許多家庭都傳承了這樣對老的想法,以及對待長者與看待孝順的態度。靜軒承襲了母親兩頭燒的方法來表達孝道,承襲了外婆的厭世想法害怕拖累兒女。

 

面對這樣的狀況,必須先幫助雙方都能看見自己做出的選擇與背後的意義,與需要付上的代價。假如靜軒沒有看見自己被這樣的信念推著走,很容易最後會後悔自己作出的決定,為自己感到可惜。假如母親沒有看見靜軒是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就會一直內疚在心,認為是自己的錯,是自己老化才會拖累女兒。

 

彼此都能說出來,都能夠看見,靜軒可以減少一點後悔與生氣的感覺,母親也能夠更理所當然地接受被女兒照顧。而不需要一方懷著怨懟,一方懷著愧疚,兩方彼此誤解,讓照顧變成戰場。本來意圖是想靠近,卻不小心愈來愈遠,積累愈來愈多負面情緒。

 

「母親的感覺我可以理解,但調離中央這個決定,是我自己做出來的,媽媽其實不用那麼內疚。」

 

靜軒的話,只對了前面一半,她為她的決定負責,不責怪任何人。但母親的內疚,則是她拿不走的,必須要母親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面對老化的正向信念才有可能轉化。

 

如果你要照顧的長輩像靜軒母親一樣,覺得自己拖累了家人而內疚自責的話,請長者先接受自己有這些情緒。其實有內疚自責的情緒,是很能理解的,因為沒有人希望自己在脫離嬰孩狀態後,還不能獨立自主、需要被照顧。

 

公平地看待生命,讓照顧者與被照顧者有高品質的相處

 

面對這樣的狀況,照顧者可以提醒長者去想一想,為什麼親人願意花時間陪伴你、照顧你?是不是因為你們過去有很美好的連結?有很深刻的情感?和你相處,是不是總能在你身上學到圓融、智慧的處世態度?

 

請長者以這樣的角度看待自己的生命,就愈不會認為病痛、老化拖住了家人,產生自卑、自責與內疚。陪伴是雙向的,如果兒孫能感受到更多善意、智慧和圓融,自然願意花時間陪伴。

 

照顧者也可以和長者說明,但如果每次接收到的都是自卑、自責與內疚的回應,久了以後,照顧者也會覺得心累。不能肯定自我價值的生命,也會讓照顧者對長時間照顧的行動感到疑惑。會讓人開始懷疑我這樣付出,是不是對方喜歡的?這樣付出到底有沒有價值?

 

比起內疚,更該引導長者表達的是感謝。感謝對方願意花時間陪伴你,感謝自己是一個這麼好的人,所以對方願意花時間在你身上。比起罵自己沒用,讓長者與照顧者能擁有高品質的相處時間,才更值得。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只是孝順,我想好好陪您變老》,四塊玉文創,艾彼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殺人悲劇》他殺精神病妹、還將她的頭砍下...醫嘆:每個照顧者的憤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8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編按:行政院長蘇貞昌最近指出,到2026年台灣就要進入超高齡社會,政府要提供高齡者照顧,及分擔照顧者沉重壓力。實際上,照顧者的壓力也時常被低估,在幾年前,就曾發生發生五十多歲照顧者哥哥,殺死五十多歲慢性精神病患妹妹,還將她的頭砍下的慘劇。長照議題這些年逐漸被社會關注,但重心都放在失智失能老人家,鮮少觸及精神病患。

針對此類事件,盼政府與社會大眾能給予較長遠的眼光,將重心更多角化深入各類疾病等被照顧者當中,並給予照顧者適當的協助,讓此類事件不再發生。

心力交瘁,憂鬱沮喪,若持續超過兩個禮拜,也不能等閒視之。至於因為照顧工作而失眠、胃口不佳、容易緊張擔心,若已明顯影響生活品質,也不要再獨自承擔。

 

幾年前高雄發生五十多歲照顧者哥哥,殺死五十多歲慢性精神病患妹妹,還將她的頭砍下的事件,這是我記憶所及,以及在二十二年精神科醫師生涯裡,未曾見過的最慘照顧殺人悲劇。

 

殺死以後,為何還將頭砍下?因為暴怒未消,自己煞不了車。

 

為什麼這麼生氣?每一位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愛有多深多重,當照顧不了之時,由愛而生的恨意,便有那麼深那麼重。

 

既然深愛著被照顧者,為何有恨有怒?因為照顧身心障礙的家人,等於把對方放到自己面前,凡事都先想到對方,所有生活事項都圍繞著對方打轉,久了難免疲累、挫折、生氣,生了氣以後又自責,而如果這些負面情緒不能適時消解,便會越積越滿,終至把自己炸開。

 

所有家庭照顧者都很辛苦,但精神病患的家屬,其壓力與辛酸更是不足為外人道矣。

 

首先,長照議題這些年逐漸被社會關注,但重心都放在失智失能老人家,鮮少觸及精神病患。

 

其次,因為精神病仍有汙名之累,許多家屬不願讓鄰居親友知道家裡有精神病患,寧願自己承擔。再來,精神病患大都缺乏病識感,家屬光要讓其就醫,就經常傷透腦筋。最後,若精神病症狀控制不良,還須擔心暴力攻擊的危險。

 

精神醫療人員都知道,精神病患的照顧圖像,最常見的就是老爸老媽帶著功能退化的精神病子女前來看病住院,而當父母漸漸年邁,那些精神病子女不只沒有長大獨立,反而因為自我照顧與社會功能持續退化,更需要他人照顧

 

在精神病院工作,最不忍看到的,就是白髮蒼蒼、走路搖晃的瘦弱老媽媽,牽著理光頭好整理、咧嘴傻笑的中年精神病子女,前來看病住院。

 

許多精神病患沒人愛,最終只剩偉大的母親可以承受那樣的照顧責任。

 

爸爸呢?已經先走。配偶呢?年輕就發病,根本沒結婚。兄弟姊妹呢?人人各有自己的家庭。

 

有的兄弟姊妹不忍手足過著拖屎連的日子,願意承擔照顧責任,但一來還有自己的家庭,再加上畢竟只是手足,要他們像爸媽一樣全心全力付出,並不容易。

 

因此,新聞中的哥哥,願意照顧精神病患妹妹三十年,就因爸媽過世前「託孤」,要他「好好照顧妹妹」,實在難能可貴。然而,光靠對家人的愛,很多時候無法支撐照顧重任,如果不能尋求各類資源來幫助自己,就容易心力交瘁,釀成憾事。

 

精神病患家屬怎麼發覺自己已經瀕臨照顧極限,不求助不行?

 

動不動就對被照顧者發脾氣,甚至暴怒或出手打被照顧者,就是最常見的警訊之一。

 

此外,心力交瘁,憂鬱沮喪,若持續超過兩個禮拜,也不能等閒視之。至於因為照顧工作而失眠、胃口不佳、容易緊張擔心,若已明顯影響生活品質,也不要再獨自承擔。

 

精神病患家屬可以尋求的照顧資源還不少,如果自己不能完全了解,可以向醫院社工師與政府單位的公衛護理師詢問。

 

基本上精神病患的照顧模式有門診、急性住院、日間住院、居家治療、慢性復健住院、社區復健中心(白天來參加活動)與康復之家(晚上居住處所)等。

 

醫療單位若接獲家屬求助,或者精神病患經治療後還不能完全由家屬照顧,一定要安排後續照顧單位接手,並做好轉介與銜接工作。

 

精神病患家屬可以參加醫院舉辦的家屬支持團體,與其他家屬分享照顧經驗,並彼此打氣。如果身心狀況已經失衡,出現焦慮、憂鬱或嚴重失眠,可到精神科就診。

 

即使罹患精神病,依然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我們也願意照顧他們,然而如果真的無法負荷長期照顧的重擔,與其硬撐下去,讓負面情緒佔領自己,不如向社政單位尋求照顧資源。

 

對於無法自理生活,而且父母都已過世的慢性精神病患,政府會協助進住精神護理之家或公費養護床,由國家接手照顧責任,讓老爸老媽與其他家屬的愛,繼續延續下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父母出錢也要出力!一個故事告訴我們:只出嘴的人,不用對他太客氣!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6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媽媽的身體愈來愈不好,我哥說怕妳忙不過來,要不要乾脆把工作辭了,專心在家照顧老人家,他比較安心。」H的先生常年派駐中國,小姑回娘家探視時,對嫂嫂這樣說。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H聽到小姑這樣說之後氣炸了,心想「她是妳媽,不是我媽,這算是哪門子的孝順外包?」小姑走後,H和先生在電話裡大吵一架,H說:「要乾脆,離婚最乾脆,沒有你,妳媽對我只不過是個路人。」

 

父母年老後的照顧問題是許多中年人沉重負荷,感性上認為父母撫育我們成長,照顧父母到終老,反饋養育之恩是天經地義之事。現實上,照顧之路漫長,台灣長照平均照顧時間超過10年,病人肉身衰頹的過程讓人難以承受。

 

日本醫師石藏文信觀察糾葛親子關係寫了《好想殺死父母……》一書,他提到日本家庭對父母照顧期間平均5年,最長可達10年以上。但他認為照顧父母3個月,很夠了!

 

照顧者第一順位:女人

 

「照顧父母3個月,很夠了!」在台灣大概很難有人有膽提出這樣的主張。

 

在台灣,傳統照顧者通常是女人,女兒或媳婦,也常是家庭權力結構較為弱勢的人。有些人為了照護不得不放棄工作,還有些人甚至沒有選擇權,只能工作、照顧兩頭燒。

 

女人的照護困境,除了傳統觀念外,也與女人在家庭中習慣成為配合角色有關,當雙薪夫妻的職業發展與家庭衝突時,女人絕大多數選擇「讓位」,讓先生衝刺事業。

 

H的例子就是典型的讓位,當初她的條件與先生相當,為了子女教育及雙方家庭需要有人照應,H放棄了外派機會,升遷也因此受阻。看著先生事業發展順利,H高興之餘,偶而也會想:若當初不放棄,不知道現在會是什麼光景?

 

此次的衝突,讓H大為光火的是,先生真的認為要她辭職照顧婆婆是「體貼」,H說,因為我賺得比較少,所以付出被視為理所當然,由我來辭職是損失最小的選擇,多自私的想法。

 

照顧到命都快沒了,卻被視為理所當然

 

H的遭遇也是諸多女人面臨到的狀況,「當人家媳婦本來就應該這樣做」、「妳又沒有在上班,不過是照顧個老人有那麼難嗎?」、「反正妳沒結婚沒家累,妳不顧誰顧?」、「妳離婚回家住,回報父母也是剛好」,這些是我與照顧者接觸過程中,不約而同聽到的聲音。

 

手足之間照顧分工不均,則是另一個常見的現象。40出頭歲的 K 在母親罹癌時,手足情商未婚的她返鄉照料。

 

沒想到,母親離開後接著父親失智,眾人順理成章要她照顧,隨著父親病情惡化,脾氣暴躁,惡意攻擊,她疲於應付。兄姊每個月1人1萬元入帳,就不管事。

 

某天,K提出要將父親送到安養機構,親戚長輩紛紛出面阻止,指責她「不孝」。看著面色紅潤的父親,K覺得父親還沒倒,她可能就先垮了,而且這幾年自己沒有收入、存款微薄,對於以後的生活,她連想都不敢想。

 

女兒扛起照顧責任,結果父母偏心的還是兒子,這樣的案例並不罕見。例如,民法遺產繼承權女兒與兒子相同,但是女兒「被自願拋棄繼承」比比皆是。

 

6個小秘訣,避免陷入照護者危境

 

照顧者在長期無支援的情況下,容易產生沮喪、憂鬱、絕望等情緒,甚至累積成疾病。長照家屬患有憂鬱症的比例不低,要避免形成照顧者危境,需要注意這些事項:

 

1. 不要貿然辭掉工作,把精力用在有品質的陪伴

 

辭去工作常是照顧者悲劇序曲,留住工作用賺來的錢請專業的照顧者,把時間用在當個有品質的陪伴者,對彼此都好。不要被親戚的「不孝」評論綁架,照護這件事就是出錢、出力,對於只出嘴的人,不用太客氣。

 

2. 照護是團隊工作,不要一個人扛

 

要屏除犧牲情結,長照路漫漫,自願扛起所有責任,往往毀掉自己的生活,讓他人樂得輕鬆。如果真的沒有幫手,長照2.0已經上路,不要忘記還有社會資源可以運用。

 

3. 親情無價勞務有價,親兄弟也要明算帳

 

父母親是手足所共有,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是理想,但要記得勞務有價,把自己的薪資算進去,未來還有自己的日子要過。

 

4. 留給自己喘息時間

 

照護是高密度消耗心神的工作,把自己照顧好,才能照顧好病人。要有意識的留給自己喘息時間,一周做一次瑜珈,或是一天快走3000步,吹風發呆也很好,就是要留給自己一段時間。

 

5. 有意識的與社會連結

 

不要和朋友斷了聯繫,自絕於社交網路之外,朋友也許無法完全同理自己的心情,但是人際的互動會讓人較健康;醫療院所、照顧者支持據點、老人服務中心等地方會有病友團體、家屬支持團體,還會有長照、樂齡等課程,有些甚至有「臨托」服務,盡量讓自己走出門,透過網路社群為自己找到盟友,讓自己不孤單。

 

6.  在父母健康時討論具體的照護策略

 

人都會老,衰退是正常的現象。趁著父母身體還健康時,思考、討論萬一有天需要照護時,如何分工?有什麼具體的應付對策?全家動起來,蒐集在宅安養資訊或參訪養生村,扭轉對專業照護機構的刻板印象印象,動手打造高齡友善環境。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陰暗空間,躺滿眼神空洞的老人…鬼才導演:為罹癌父找長照機構,我曾以為我到了地獄

 

編輯精選:別讓自己也倒下了!給照顧者的7個安心語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郎祖筠/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

撰文 :伊甸園月刊 日期:2019年04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伊甸園月刊
  • A
  • A
  • A

「失智的長者就像孩子,當我們還是孩子時,總是問父母相同問題不下數十遍,他們的眼中沒有透露不耐,那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呢?」郎祖筠談起失智、已逝的父親沒有一絲迴避或保留,侃侃而談的她只盼大眾能夠更重視老人議題。

「人最怕孤單寂寞,一旦孤單寂寞,就會了無生趣,人就會開始萎了,萎了之後什麼功能就開始退化,脾氣就開始古怪,所以一定要做一個快活的長者。」郎祖筠面對老後的心態相當明朗。

 

回憶起父親,郎祖筠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父女倆的槓子頭故事。

 

黃昏時節,夕陽將天空染成金黃色,母親懷著弟弟,因為身體不好,總是臥床等待丈夫回家煮飯、做家務,女孩在門口等待著還沒回家的那個人,遠遠看見肩膀寬闊的高大男子走來,夕陽將他的影子拖得長長的,停在一棟違章建築前,女孩一瞧,是爸爸回來了!

 

手上提著一包槓子頭,父女二人坐在廊下,默默的啃著硬硬的槓子頭,嘴裡漫出的香氣在廊下環繞,沉默無語卻是心靈上的溝通,片刻父親起身說到:「進屋吃飯吧!」

 

女孩跟隨其後,父女倆一起在廚房完成今日晚餐。再平常不過的日常,卻成了郎祖筠最懷念的時刻。

 

郎祖筠在大眾面前的形象就是一位爽朗、大姐風範的舞台劇演員。2010年郎祖筠的父親郎承林去世,照顧老父6年的失智歷程,讓郎祖筠對於老人議題更加關切,成為了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的終身志工。

 

郎祖筠表示,「越及早規劃,養老基金越豐厚,就不用太擔心老後的生活基金,在未來什麼都漲的社會環境,房租、物價、水電費年年漲,尤其在都會地區的房租更是漲得比電梯還快。」

 

郎祖筠提起一個建議:由於現今社會有太多房東限制房客的房租報稅,因此法律應該要有更完善的配套措施,用來規範房東與房客之間租賃的規章,否則光是存錢就相當辛苦的這一代,要如何攢錢來面對老後生活呢?

 

面對自己老後的問題,郎祖筠毫不猶豫地說:「不要因為年齡而向人生說不!」應該打破對「老」一詞的觀念,如果認為因為老了而什麼事都做不成,那就真的什麼都做不好了,「千萬不要放棄,如果你還想活著,不想成為需要成天呼喊別人幫你做事的話。」

 

不要放棄任何學習的機會,現在有許多老人的社區大學或是活動,多多參加還可以交朋友,讓自己的生活豐富起來;另外她提到,時代一直在變,必須與時俱進,警惕自己不要成為倚老賣老的年長者。

 

郎祖筠的母親說過:「四十歲以後的身體是自己的。」這句話潛移默化的長存在她心中。身體老化後該注意養身,要開始注重飲食問題。

 

再者,運動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俗話說「要活就要動」,不常運動的話,腰跟腿就會沒力,很快就退化,不是沒有道理的,要善用飲食與運動來延緩老化。

 

郎祖筠舉了父親郎承林的例子,父親輪椅一坐上就不下來,後來就真的不良於行了。

 

談起父親,郎祖筠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紅暈,父親的失智儘管讓她感傷,但是她仍然正向積極的面對:「我爸的個性本來就溫和、可愛,失智後仍然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就像有天我弟指著台北101問他知不知道是哪裡呀?

 

結果他回答:『誰的墓碑那麼大啊?』真的是笑死我們了!」

 

開放大陸探親後,咀嚼檳榔多年的郎父特地洗白了牙口要回雲南家鄉與老母親相見。一見到母親,雙膝跪下,淚水在兩頰猖狂的放肆,一瞬屋內充滿著眼淚與親情的溫度,暖的門外都感受得到。

 

老母親一句:「你買了什麼好東西啊!去了那麼長的時間!」當年只留下「我出門買個東西!」就一別四十年,如今相見更是心中有滿滿的話語想傾訴。

 

一行人坐下開始敘舊,郎祖筠的母親向從未謀面的婆婆打起了先生的小報告,像是住在隔壁的關係般親密,感覺不出疏離感,她告訴老母親:「您兒子總是嚼檳榔,弄得一口咖啡色漬,要回家才特別洗白了牙齒呢!」

 

幽默的郎父則回應:如果我牙齒不好看,當有人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55~」

 

「你來自哪裡呀?」

 

「蒙古~」嘟嘟嘴的說。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豬~」郎祖筠嘟起嘴模仿。

 

如果我牙齒乾乾淨淨,人家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67~」

 

「你來自哪裡呀?」

 

「山西~」笑嘻嘻。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雞~」

 

老母親不明白什麼是「檳榔」,但是仍被郎父生動的臉部表情逗得呵呵直笑。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郎祖筠拿著與父親的合照。

 

郎祖筠表示:「我爸是個著重外表的人。」

 

曾經不容許髮絲間有任何一根白髮的父親,某天滿頭白髮地映入眼簾,突然接收到父親年邁的事實,使得她流下眼淚,「原來爸爸老了啊!」

 

接著父親的失智日益嚴重,「善忘的他們,就算在照顧上辛苦了點,但是也請不要罵他們。」郎祖筠語重心長的說到。他們就像回到孩子的模樣,只是拖著年老軀殼罷了。

 

失智後的父親,心肺功能漸差,因此飲食變得較為清淡養身,本身口味就重的父親會像孩子般拒絕、生氣,但是郎祖筠善用身為女兒的柔情攻勢。

 

加上父親失智後對於時間失去現實感,「爸爸,你剛剛答應我要再吃一口的耶~」,每十分鐘重複這個循環,一碗飯就這樣讓哄著吃完了。

 

對於失智家人的世界,日本作家右馬埜節子〈うまの せつこ〉曾在書中表示:最初的一步是最重要的,必須思考「什麼才是進入當事人世界的那把鑰匙」。

 

面對失智者,郎祖筠有一套,與失智長者溝通時,善用失智症狀的健忘、轉移注意力、先順從他們再用另一種說法來說服並完成目的。

 

作家荷妲‧桑德斯〈Gerda Saunders〉形容失智者的世界:「我日復一日的往那個『奇怪國度』踉蹌前進,經歷『全新未知的一切』。這個國度,是由我的過往自我、現在自我與未來自我之間的交錯線所界定出來的。」

 

剛開始發現父親失智時,是某天父親發現太太不在家,便問郎祖筠:「妳媽去哪了?」

 

她回:「澎湖。」

 

父親再問:「去幹嘛了?」

 

她回:「放生。」

 

父親便戲謔地說:「她怎麼不把自己給放了?」,這段同樣的對話重複了七、八回,弟弟在旁說:「爸今天已經問我五、六次了。」

 

但是郎祖筠總是耐心地回答父親,儘管答案一模一樣。

 

父親就像是在一個「奇怪的國度」般,頻率總是對不上,會將幾十年前的事當成現在進行式,或是扭曲了原本的事實成為「自己認知的事實」。

 

▲郎祖筠為老盟終身志工,代言愛的手鍊。

 

郎祖筠分享自己失智的老父也曾經有走失經驗,好險父親會寫自己的名字才不致走丟,當他在社區打轉時,被社區管理員「領」回家。

 

「失智長者找回的機率不高,所以我爸真的很幸運。」

 

因此她也積極地倡導老盟─愛的手鍊,它可以協助找回走失的失智老人、智能或精神障礙有走失之虞的家人,「帶著這條手鍊的家人找回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郎祖筠強調不要讓自己發生會後悔的事,所以一定要防患於未然。

 

郎祖筠相當感謝請來照顧父親的外籍看護Amy,「她把我爸照顧得很好,他的皮膚總是潤潤的,身上也都沒有不好的味道,也從不便秘,我們真的很感謝Amy。」

 

「她兒子需要一台電腦,我就買給她;她需要一支手機,我也買給她;她想要回家看家人,我們也買機票給她飛回家。」

 

郎祖筠表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互相,自己最後悔的就是因為工作因素,陪伴父親的時間少,還好Amy把父親照顧得很好,才讓她不致後悔莫及。

 

岸見一郎說過:「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郎祖筠表示贊同,「父親喜歡吃重油鹽的食物,但是身體警訊告訴我他不能吃,那我要因為孝順他而讓他吃嗎?所以我勢必要忤逆他,那怎麼做才是孝順呢?我想答案一目了然。」

 

幸好郎父本身個性就溫和,要哄也比較容易,問她對於面對家中有失智長輩的朋友,是否有建議要分享。

 

郎祖筠表示:「唐從聖家中也是有家人需要照顧,只是每個家庭面臨的狀況不同,我只能寄些可能對他有用的書籍,供他參考罷了。」

 

她拿出五本書出來,細細地說每本書的好,可見她對於這類的議題是相當充滿熱忱。

 

最後郎祖筠提到,家人的情緒也相當重要,不只要顧好失智長輩,還要顧及到照顧者的身心狀態,否則照顧者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對於被照顧者來說也是沉重的負擔。

 

訪問結束了,郎祖筠辦公室充滿著關懷,在那氛圍下,任誰都會被她的用心給打動,郎祖筠說:「想到伊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杏林子老師〈創辦人劉俠女士筆名〉,是許多身障朋友的好朋友,伊甸也很善於利用大眾資源。」

 

如今大眾對老人議題的關注度,不論是在社會的角落,還是檯面上的聚光燈,大家都在努力為它發聲,期望大眾能更加的關注老人議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伊甸園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黃嘉千:學會和父母和好,彼此都舒服就是孝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3月2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林衍億、威視電影提供
  • A
  • A
  • A

當時上映的感人電影《老大人》描述年逾八十的獨居老人金茂(小戽斗飾),因胃痛住進醫院,女兒玉珍(黃嘉千飾)和兒子益正(喜翔飾)為了安養院話題吵架,玉珍決定自己照顧父親,但金茂一口回絕移居台北的提議,她只好搬回平溪老家,但周旋在家庭、工作、照護之間使她筋疲力竭。最後,一場意外還是將金茂送進了安養院,老父親的心酸、兒女的不捨與無奈,糾結成一個又一個在台灣社會真實上演的長照故事……

▲《老大人》劇照,女兒玉珍替父親整理儀容。

 

《老大人》預告片播出後獲得熱烈迴響,立刻被網友封為催淚電影,黃嘉千也擺脫過去個性外放、操著台灣國語的媽媽形象,首度挑戰高齡社會中情緒壓抑的女兒角色,以精湛演技榮獲第55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提名。與其說《老大人》賺人熱淚,不如說它真實觸碰了每個人心中最軟的那一塊。

 

一句真心問候,勝過千言萬語

 

「阿爸,你好嗎?」預告片中一句輕輕的問候,就帶出深深的關愛與思念,是整部電影的精髓所在,也是黃嘉千最有感觸的一句話。

 

現代人生活繁忙,人際的淡漠將彼此的心推得越來越遠,即便與家人同住,屋簷下相聚的是疏離的心;久久見面一次的,也早已習慣把「最近怎麼樣?」當作固定台詞,輕易從嘴角溜出,完成了問候的義務,卻非發自內心的念想。

 

黃嘉千接受專訪時,特別強調真心問候的重要。「你有沒有跟你的家人好好說話?很多人都沒有真心的問過『你好不好?』,那是一種談心,是問你的『心』好不好。」日復一日的茶米油鹽、上班下班,親情成了生命中的理所當然,直到某天驀然回首,心中才響起和預告片相同的口白:「曾幾何時,家遠了,阿爸老了,才想到自己怎麼這麼少好好陪他。」

 

親子溝通無礙,才能彼此相愛

 

現實生活中,黃嘉千同樣忙於工作和家庭,有老公夏克立和9歲女兒夏天(英文名Poppy)要照顧,不一定每周都能回桃園老家探望母親,有時媽媽也會「裝可憐」地說:「妳很久沒有打電話給我了!」如果實在沒空,「有時候真的沒辦法,我就會老實說,媽,我真的很忙,沒辦法陪妳。」

 

母親聽了,會不會受傷?「她現在被我訓練得滿好的,哈哈哈!」黃嘉千說起來輕鬆,背後其實經過一段溝通的過程。有時,黃嘉千接母親到台北小住,準備返回桃園時,她想要開車送媽媽回家,母親卻堅持自己搭車。「我就說,我可以送妳回去喔!妳確定想自己坐車?妳不要覺得客氣喔!客氣就沒有喔!」

 

以前,媽媽不習慣表達自己的想法,黃嘉千便告訴她:「妳不講,就沒有人知道妳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妳要什麼。」「我們想愛妳都不知道怎麼愛,我們會用我們自己的方式愛妳,可是,是不是妳想要的?不知道。」 凸顯溝通的重要性。

 

黃嘉千鼓勵母親直接說出「我希望妳可以多打電話給我」或是「我希望妳可以多回來陪我」的需求,漸漸地,媽媽開始懂得表達,但不是每一次的願望,女兒都有辦法滿足。此時,黃嘉千總會耐心溝通,講清楚原因。

 

「我會跟她解釋為什麼我做不到,我會說,可是因為我怎樣怎樣,所以我沒辦法,那妳能接受嗎?」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總是能體諒孩子─只要彼此說明白。「我覺得所有的媽媽一定都會接受,可是你必須要表達你的無能為力。」黃嘉千補充道。

 

▲黃嘉千無暇陪伴母親時總會溝通清楚,彼此理解。

 

大家都舒服,就是孝順的狀態

 

如果在難以負荷的狀況下「硬做」,久了反而心生埋怨,甚至感到厭煩。黃嘉千強調,若為了符合傳統上對「孝順」的期待,勉強自己承擔,「搞得你累得要死,最後你情緒出來,接到電話你就很大聲說『什麼啦?』連自己都嚇到,啊!我怎麼這樣跟我媽講話,父母也覺得,啊! 我是不是又麻煩你什麼了?」

 

因此,黃嘉千強調,「『孝順』不是父母想要怎麼樣,你就完全的滿足他。我覺得大家都舒服,就是孝順的狀態。」「你一定會想照顧他們,可是用什麼方式來照顧,是我也做得到,你也舒服的?」

 

充分溝通是必經之路,當然過程中父母可能受傷,因此孩子要用委婉的方式表達,黃嘉千示範了一番:「爸,我現在的工作狀態是這樣,那我們有沒有辦法折衷一下,還是你要不要來跟我住,我可以就近照顧你,還是說我們找一個地方...。」

 

當然,有些父母一時間無法接受孩子的想法,可能說出「你就是不孝啦!」之類的激烈言詞,孩子聽了也很受傷。對此,黃嘉千的看法很正面,「溝通就是會互相受傷的,但是慢慢來,試著開始新的溝通方式,不是很好嗎?其實都不晚耶!」

 

學習承認錯誤,修復親子關係

 

受傷之後,也要學會與父母和好。怎麼做?黃嘉千很快回答「原諒」二字,「你會內疚你怎麼對父母這樣,可是你必須要先原諒你自己,你也必須原諒父母對你言語上的傷害,因為他們無心,那當父母的也必須要原諒你的孩子。」

 

在不愉快的溝通之後,修復關係很重要,承認錯誤就是第一步,不僅釋放自我,也能看得更寬廣。「承認我就是有錯啊!我本來就是不完美啊!為什麼人不能做錯事?你看到自己的問題,你就會謙卑下來,人是因為驕傲所以不願意承認錯誤。」

 

修復親子關係,不限於對長輩,也包含對自己的兒女。黃嘉千舉例,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問女兒Poppy「 媽咪有沒有做什麼讓妳很難過的事,讓妳不舒服?」某次,她為了糾正Poppy的行為,說話大聲了點,讓女兒覺得沒面子。「我很開心她願意表達,我就說,Poppy對不起,媽咪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我跟妳道歉,那妳願意原諒我嗎?」

 

黃嘉千鼓勵天下父母,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和孩子修復關係,否則「他需要多少時間原諒父母,還有看見自己的問題?」更甚者,「他長大以後會把這樣的問題帶到婚姻,再用這個方法教育他的孩子。」

 

▲黃嘉千強調修復關係的重要性。

 

隨時表達感謝,讓彼此更靠近

 

親子關係需要雙方共同努力,除了溝通,感謝也很重要。黃嘉千習慣對父母、哥哥說話都很客氣。「我會說,媽,不好意思,我問一下問題,妳明天有沒有空?那妳可不可以幫我帶一下小孩?不好意思喔!麻煩妳。」對老公夏克立也會說:「Honey(親愛的),謝謝你今天帶我們出去玩,我和Poppy都很開心。」

 

很多人覺得對熟悉的家人不需如此,但黃嘉千認為,隨時表達感謝,代表看到對方的付出,並非將之視為理所當然。感謝,也是與父母之間的一種溝通方式。「不要浪費你可以表達的時候,我們的語言是很有力量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孝順」讓你好疲憊?同時照顧婆婆和孩子,自己卻失眠、情緒暴怒怎麼辦?

撰文 :四塊玉文創 日期:2019年02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關雯的先生目前長期派駐在廈門工作,每三個月回來兩週。先生外派後,沒想到婆婆得了失智症,目前她已經辭去工作,全心照顧失智的婆婆一段時間了,現在的她看起來非常疲憊,她緩緩地從先生決定接受外派說起。

文/艾彼

 

記得結婚大概六年左右的時候吧,我大女兒才剛滿四歲,老公回來面色很凝重。

 

我看他狀況不對,也沒主動問他什麼,兩個人哄女兒上床睡覺,又陪婆婆看了一下電視,他一直沈默寡言。忍到終於剩下我們兩個人,準備熄掉客廳的燈休息時,他才抓著我的手吞吞吐吐地說他被外派的事情。

 

關雯的老公出自單親家庭,由媽媽單獨養大。社會歷練豐富、閱人眼光精準的她,結婚之前就覺察出這樣的家庭動力,也清楚知道自己只要嫁給他,就必須也當孝順的媳婦,和老公同盡孝道,照顧婆婆絕對是義務,也明白與婆婆同住一定是兩人結婚的必要條件,

 

 

那時我朋友都佩服我太勇敢,因為她們沒有人敢嫁這樣的老公!不過,住在一起誰能沒有摩擦?我就是學習和婆婆相處囉。老公外派前,我和婆婆算是相處起來蠻自在了,老公駐外的這幾年,我還真的挺感謝婆婆的。

 

原來關雯的婆婆尚未失智前,不只能夠自理,還能幫忙照顧兩個女兒,幫忙接送女兒上下課、準備餐點。老公派駐廈門以來,婆婆都樂意協助,她才因此能在秘書工作與家庭照顧之間找到一點喘息的機會。

 

可是現在婆婆失智了,老公既是獨子卻不在台灣,她理所當然成了照顧婆婆的不二人選。雖然說嘴上說著理所當然,不過她自己心裡知道,並不完全是這樣的。她的先生在得知母親出現失智前兆時,曾經飛回台灣一起去找養護中心

 

 

果然當晚和先生開車回家的路上,先生對她說:「老婆我薪資上還可以過得去養護中心不是不好,我只是不想讓媽媽在那樣的環境老去,太孤單了,我們可以讓媽媽在家裡嗎?」她形容當下,先生已經哽咽到不行,必須把車停在路邊直到心情平復。

 

關雯一言不發的陪著,直到老公心情平靜下來和他換手開車,路上才聊起一些應該讓誰來照顧媽媽的細節。

 

先生希望她把工作辭了,在家全天候看護婆婆。沒想到這次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決心一個人擔起照顧婆婆、照顧孩子的責任,長期照護失智婆婆的這條孝順之路,卻無比艱辛。

 

她一直以為自己都應付得很不錯,只是直到最近出現失眠、情緒失控暴怒暴哭……她才驚覺:事情不對了,必須尋求幫助,否則,可能不只是傷害了自己,也可能傷害了婆婆。

 

 

不要忘了,照顧者也會過勞

 

過勞,不只會出現在職場,在照顧者身上也經常發生。當發現肩負照顧責任的自己開始出現容易感到心情低落、煩躁、易怒、無助無望,身體也開始出現狀況,例如:容易感冒不適、容易疲憊,甚至休息也無法恢復等等身心失調的狀況,很有可能就是過勞了。

 

當我們認識到照顧者也會有過勞症狀時,你將會發現無法再用同樣的眼光看待虐老、弒親等新聞,你便不會輕易地說出不孝二字,而是嘗試去理解照顧關係中的糾結。

 

首先,照顧是一個不斷付出、燃燒自己為別人的行動。再怎麼有愛的人,當他的焦點一直往外,卻忘了自己也是個「人」時,也都會有耗盡的一天。人和機器最大的差別,就在我們是血肉之軀,會累、會想休息、會脆弱,會需要正向支持、會需要別人有好的回應。

 

 

但照顧年長者和照顧孩子比較起來吃力的多。就拿體重來說,年幼的孩子比較輕,你抱得動他;攙扶年長者、背、抱都會花上更大的力氣。孩子的意志或控制權還沒有發展完全,但年長者,有自己的脾氣,尤其在身心開始退化後,最無法放棄的最後一道防線,似乎就剩這樣的意志和控制權了。

 

每次照顧都像是一場意志的拔河,這已經不只孝不孝順的問題。何況在照顧現場,單純只有孝順根本無法確保照顧者可以完全掌控照顧狀況,愈是孝順的人在中間愈是為難,既想讓父母做決定,又想站在事實替父母考量。

 

其次是無助感,成年子女身為照顧者看著父母親逐漸變得虛弱。心裡明暸老化歷程是不可逆的,父母身心狀態不會變好,只會每況愈下。

 

 

這樣的感覺會造成照顧者在心理上認為自己付出的沒有意義,即使投注再多心力、精神與時間都無法讓父母親的狀態變好,自然也會無法從照顧父母的任務中獲得成就感、希望感。當沒有人理解你內在慌張的無助,反而要求你應該孝順時,執行照顧者的任務會變的更加困難。

 

各種標籤,是照顧者的緊箍咒

 

任意將照顧者貼上不孝這類標籤,更可能成為重軛勒住照顧者的脖子,不能表達自己的挫折、痛苦、憤怒、想休息,以及想被照顧的心理需求。這些人們平常就覺得難以開口的感受與想法,在長照家庭中,更容易使照顧者覺得有這些感受是不對的,反而加深了內心的愧疚感與罪惡感。

 

不論是經濟考量被迫做出自行居家照顧的決定,亦或是自願承擔照顧者的責任,未曾受過專業訓練的照顧者,都只能邊摸索邊學習,可能在照顧的過程中感受到挫折,或是引發過勞症狀。

 

也許這些隱忍的照顧者、失控出手的照顧者並非不孝,而是因為照顧者太過用力想要做到孝順,反而讓自己太快耗竭。如果你也是這樣的照顧者,害怕做不到世人眼中的孝順,覺得必須加倍努力?害怕被說不孝,默默忍耐積壓所有情緒?

 

請你對自己寬容,因為你是被照顧者最至親的人,你們中間一定曾發生過不足為外人道的事件,讓你在照顧的時刻無法客觀地抽離去看待,眼前這個曾經善待或惡待你的親人,又無法斷了照顧關係,你的挫折與負面情緒也是因此而來。

 

 

若不能安心地述說產生,直接對所照顧的對象傾瀉的狀況也是必然。他們是情緒的源頭,對他們發作看似找對人,卻會讓處境更無法收拾。

 

別忘了偶爾的失控,並非不孝,只是你忘記了照顧者必須先照顧自己,身心皆然。而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自我照顧、排解情緒,請你一定要記得求助於專業資源,不論是個別諮商或是支持團體,相信所有的專業都樂於在此時供給你所需。

 

請你也照顧好自己

 

照顧自己不單單只是要自己去泡個澡、吃好睡好、多休息這樣簡單的生理滿足。而是,原諒自己是一個凡人、是照顧者的親人,你能做得並不多;而是,接受自己的確會在照顧關係中,被挑起最脆弱的情感,會憤怒、會哀傷、會自責、會愧疚與罪惡。

 

而是,你知道過去發生的種種事件,讓你與受照顧者的關係只能停留在這,無法前進,可能也很難修復,然後為此哀悼這類心理上的追尋,是照顧者最漫長的修煉。

 

尤其媳婦在照顧者的角色上又和單純只是親子關係、血緣關係的兒女照顧者不太相同。媳婦是基於法律而成的身分角色,也是一個只要解除婚約關係,就能解除的身分角色。在這類角色上,心情多半不是無奈,而是容易升起覺得被虧待、覺得不公平的心情。

 

 

即使有負面情緒,也不能否定你的孝順

 

首先,請妳照顧自己的情緒。不要因為覺得被虧待、不公平,而感受到愧疚,或自我苛責。這是很正常的情緒,因為妳和受照顧的人並沒有血緣關係。

 

妳只是希望為他們多做一點,但是累著了自己,在這樣的狀態下,才出現這些負面的想法而已。

 

記住,即使有這些想法,也不能夠否定妳孝順的那一面!

 

讓最親密的人,明白你的疲憊

 

接著,請妳務必讓枕邊人意識到妳已經出現過勞、身心俱疲的狀態了。再這樣下去,對想盡孝道的照顧者,或對需要被照顧的公婆來說都不會是一件好事。跟枕邊人呼救,告訴他妳的難處。

 

在敘述的時候,盡可能避免情緒化的詞彙,處理好情緒再去溝通。必須在言詞間充分表達妳很願意照顧公婆,和先生一起分擔,過去妳已經做了哪些事。現在妳已經無法獨撐大局,需要更多的實際支援和情緒支持,甚至還需要多一點外在資源。

 

邀請枕邊人一起分擔照顧父母親的壓力,如果像關雯的例子一樣,考量經濟狀況和先生工作的現況,暫且先生不能投入太多時間和體力照顧父母。

 

可能就需要事先收集各個不同的安養中心能提供的服務、安養中心的特色,並且請先生重新評估納入專業照護資源、安養機構的可能性。

 

 

更好的照顧並非推卸責任或不孝

 

必要時,請照護機構的專業人士與另一半聊聊,讓另一半了解送往安養院是為了父母能得到更好的照顧、兩人婚姻品質更能維持而做的考量,並非不孝或是卸責。

 

這種情緒如果一直無法找到妥善的方式可以處理,很容易會被丟入婚姻關係,造成夫妻溝通的不順暢、情緒衝突,或是覺得挫折想乾脆放棄婚姻。當然,如果兩人一直無法溝通,找適合的家庭治療師或婚姻治療師一起談談都是好的做法。

 

如果真的試過了各種方法仍舊無法讓另一半一起加入照顧的行列,也許狠下心來提出離婚,讓先生意識到妳的付出與重要性,不是不能嘗試的方法。但這畢竟是險招,弄不好反而造成夫妻間更多失焦的衝突,建議還是以溝通為主,不要拿離婚當作威脅,會簡化很多可能衍生的問題。

 

給照顧者的話

 

你真的只是太累而已嗎?

 

這幾年台灣的新聞報導總是不乏照顧者不堪長期照顧帶來的身心壓力,出手傷害親人,乃至結束親人生命的憾事。這類虐老、弒親的問題追究到最後就是長照的問題,而虐老、弒親的起因之一就與照顧者過勞、身心俱疲有關。

 

照顧者過勞的狀態,容易以身心失調的症狀表現出來,在此提供一些常見的過勞症狀提供讀者們參考。假如你發現身旁認識的照顧者朋友開始出現這類症狀,請你告訴朋友,不要一個人獨撐,協同親友一起協助,或最重要的—尋求專業支持。

 

 

【過勞症狀檢核表】

□ 活動力明顯下降。

□ 容易感冒不適。

□ 持續地感到疲憊,即使休息也無法恢復。

□ 忽略自己的需求,覺得自己的事情不重要,例如:沒有胃口、忙到不想吃飯。

□ 會因為被照顧者的情況而心情起伏,經常失眠。

□ 你的生活都繞著照顧他人打轉,但照顧他人卻不能為你帶來滿足感。

□ 想要傷害自己或所照顧的人。

□ 容易感到心情低落、煩躁、易怒。

□ 感覺無助無望。

□ 覺得心情不會有人懂,寧可選擇不說。

 

過勞的症狀的描述, 勾選的個數越多,就代表過勞的狀況更加嚴重。 前五項屬於身體、生理上的過勞。後五項代表心理、情緒上的過勞。

 

勾選的數目在三個以下:

 

有一點症狀出現囉,需要評估一下最近的生活型態,是因為家人突然出現急性的病況加重導致過勞感突然上升,或是長久下來的累積?無論是哪一種,你都需找出對自己最有效的方法來舒壓,並且需要排入每週的行程中喔。

 

勾選數目在三至八個間:

 

表示目前的生活給你的壓力感蠻大的,可能代表之前沒有重視過舒壓這件事,要開始建立起規律而正確的舒壓方法,讓自己慢慢恢復元氣,從過勞的不舒服感中恢復。

 

如果找不到或不知道從何開始,務必一定要和有照顧經驗的朋友聊聊,或是尋求一至二次的專業諮詢,調整生活是你目前最迫切需要的。

 

 

勾選數目大於八個:

 

表示你身心的過勞感受已經超過你能負荷,也許之前一直沒有覺察,或是即使覺察了也一直壓抑著,說服自己靠意志力來支撐。

 

親愛的,此刻請你安靜下來,去感受自己的身體、感受心裡的聲音,承認自己真的累了。也謝謝自己一路上這麼努力地在為家人付出!但是,這也是你回過頭來照顧自己的時候了,別再苛責自己,要自己與家人一同受苦。

 

而是,要明確知道我過得好,家人才能和我一起好。盤點目前生活,最需要支援的事情有哪些?哪些事情可以請其他長照專業人士來分擔?你的情緒有沒有適當的出口?如果都沒有頭緒,建議你一定要先找專業人士聊聊,有一些方向才能夠不慌張地前進。

 

 

(本文摘自《不只是孝順,我想好好陪您變老》,四塊玉文創出版,艾彼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