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不可逆!醫師4招降低退化風險,「心智飲食」這樣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8月2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目前,台灣每7人就有1人是65歲以上老人,而在這些老人當中,每12人就有1位罹患失智症,比率高達8.3%。在人口急速老化的現在,如何有效抗老成為大眾關心的熱門話題。

失智症的病程發展長達15~20年,大腦從一開始的正常狀態,轉變為輕度認知障礙(MCI),在這個階段還有逆轉的可能性,但若沒有及早發現、盡快改善生活習慣,未來就很有可能轉變為不可逆的失智症,而「阿茲海默症」是失智症中最常見的一種類型。

 

安法抗衰老醫療集團醫師提供4個預防失智的方法,有效降低大腦退化風險。

 

1.規律運動

 

定期規律運動有助降低60%失智症風險,因為在運動過程中,人體會產生肌肉激素,可以調節免疫、對抗發炎、調節血糖、增加胰島素敏感性,進而活化體內細胞,幫助血液循環,對促進大腦健康有幫助。

 

2.改吃「心智飲食」

 

根據哈佛大學與羅斯大學公衛院的共同研究,採取「心智飲食」可延緩神經退化,降低53%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即使只有遵守一部分的原則,風險也可降低35%。

 

心智飲食吃法

 

1.每餐吃非精緻全穀類:糙米、地瓜、紅豆、綠豆、鷹嘴豆等

 

2.每餐吃各色蔬菜水果:補充植化素、抗氧化營養素

 

3.每餐的蛋白質選擇:以黃豆、海鮮、雞肉等家禽類為主

 

4.每餐攝取適量油脂:堅果、鮭魚、鯖魚、初榨橄欖油等,因為大腦60%由油脂組成,好的油脂可以維護大腦健康

 

3.保持動腦

 

終身學習的習慣非常重要,所謂「活到老、學到老」可以降低35~40%的失智症機率,因為大腦運作時,血液會把養分運送到腦部,保持腦部的血液流動、防止老化。

 

若長期不動腦,大腦就無法獲得養分,認知功能就會漸漸退化,引起失智症。不論是種花草、運動、人際社交活動都有助於鍛鍊腦細胞,活化記憶、思考、表達的腦部區塊,因此退休後別忽略了老友、老伴的重要性。

 

另外,為了避免單一腦區塊重複鍛鍊而造成負擔,建議定期從事和平時不一樣的休閒活動。

 

4.預防三高

 

應積極預防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因為血液循環不良,容易間接影響甚至身害腦血管,增加失智症的風險。還要避免抽菸、少喝酒,以免傷害心血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媽媽,我沒有不要你!」將失智母親送安養院,真的是我最好的選擇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如果有那麼一天,媽媽變得不像媽媽,她認不得家人,開始「行為怪異」;而你沒有辦法全天候照顧,你剩下多少選項?「把父母送到安養院」真的是不孝嗎?

採訪/小虎文、李羚榕

 

林先生將媽媽送到安養院,一住就是 10 年,期間他承擔非常多關於孝順的非難、親人的不諒解。

 

可是林先生心裡很清楚-「媽媽我沒有不要你。」他要做的是解決家庭的困境,而不是被困境給綁架。

 

當「老闆娘」的角色褪去後 換「失智」躍上舞台

 

林先生的母親-英子女士,是台灣堅毅「查某人」的代表,從丈夫當兵三年開始,她一個女人辛苦地支撐著林家十幾個人口。

 

天還沒亮,她便騎腳踏車出外批貨買賣,無論外頭是烈陽曝晒還是狂風暴雨,她不讓自己有休息的一天。她其實就像「經濟起飛」的時代縮影,一步一腳印,刻苦耐勞地拉拔孩子長大。

 

林先生回憶,家裡常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爸爸媽媽把賺的每一分錢都省下來,天還沒亮就開始做工,直到三更半夜,日復一日的打拼,家裡才能開枝散葉。

 

精明又幹練的英子女士,婚不久後便開設雜貨商號並經營得有聲有色,一手包羅大小雜事,家事繁忙到她幾乎是嚴肅地「不苟言笑」、戰戰兢兢地過日子。

 

「現在的媽媽和以前真是判若兩人。」林先生細細地向我們回想媽媽最輝煌的歲月。

 

「過去沒有什麼娛樂集會場所,我們家開的『雜貨店』永遠聚集一堆人,來這裡看電視、聊天,永遠都熱熱鬧鬧的,我的媽媽,就是說話有聲量的老闆娘,也是場控氣氛的重要角色。」

 

雖然養家不易、工作操勞,但同樣地,也使英子女士的生活,發光發熱

 

但隨著都更計劃的進行,林家正好是都更預定地,在不得不的情況下,雜貨店的鐵捲門關上,褪下老闆娘的角色,舞台上看似熄燈,而憂鬱與失智,卻悄悄上場了。



把生命奉獻給家人 吃碗餛飩麵都覺得奢侈

 

 

退休後的英子女士,整天都窩在家裡,子女好說歹說、強拉撒嬌,都很難將她拉出家門,一方面是她不習慣主動外出,過去她可是一拉開雜貨店鐵門,左右街坊便會主動親近;但其實真正的原因,竟是為了「省錢」。
 

 「媽媽是『苦過來』的人,每一分錢都要算得恰到好處,花錢讓她會有罪惡感。有次好不容易她拉出來玩,點了碗餛飩麵給她,她把我們罵到湯都涼了還在罵,原因就是餛飩麵比陽春麵貴,貴十元她實在捨不得(就算是子女的錢)。她一生都獻給家庭,獻給工作,就是忘了獻給自己。」

 

英子女士從 63 歲便開始有「失智」的徵兆,但直到屢屢將空鍋燒焦,家人才意識到「媽媽變得不一樣了」。

 

頭兩年,由疼愛妻子的林爸爸擔任 24 小時看護,但怎麼照顧怎麼不對,爸爸覺得媽媽一直很愛「歐北共」(台語:亂講),衝突不斷上演。

 

「怎麼一下就忘記了呢?就叫你忍一下怎麼就是沒辦法?」林爸爸常常氣得面紅耳赤。孰不知,一般人無法理解的行為,正是無法與失智症患者相處的痛。

 

「後來請外籍看護工,但她請假的時間、頻率都越來越長,媽媽走失了、跌倒了她也沒發現,久了,我們心裡越來越沒安全感,覺得聘請外籍看護工,也未必是長久可行。」

 

「孩子,你已經不要我了嗎?」孝順的為難

 

當媽媽失智狀況越來越嚴重,方法用盡的林家無不感到心力交瘁,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辦?林先生的問題,也是許多失智家庭所面臨的困境。

 

當初要把媽媽送到照護機構,其他家人不會反對嗎?

 

「有,當然有,我和爸爸說,叫他們都來找我。」家族裡其他的親戚長輩,也會認為:還是要把媽媽接回來家裡,幾個兄弟姐妹再輪流顧,不就好了嗎?

 

「可是,光是媽媽突然意外生病,大家要排出時間來照顧媽媽都很困難了,更何況之後要永遠維持『輪班』制的生活。我當初也看了很多『我養你那麼大,你不要我了?』這類的文章,心裡不會有愧疚感嗎?當然會,但我們要想清楚,什麼是真正的孝順。」

 

「我心中認同的孝順是,我們要發自內心要愛護自己的父母,去判斷怎麼做對全家人最好,對爸爸好、對媽媽好,而且也要我們都做得到,這才是真正的孝順,照著大家的評價去做,就真的是最好的安排好嗎?我不認為。」

 

「做自己做不來的事,累垮了誰?痛苦了誰?只是為了『別人覺得這是孝順』,才去做嗎?」

 

林先生只要一有空,便會來和媽媽作伴,推著輪椅帶著行動不便的媽媽,有時去安養院附近的公園走走,有時邊走邊「五四三」(閒聊),一路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有時帶著媽媽去淺嚐她最愛的冰淇淋-「只要看著媽媽吃冰淇淋的笑容,就什麼都值得了」。(但這是秘密,不要讓機構的護理師知道)甚至還會完成媽媽的「即時願望」,讓媽媽帶著「明天要去遠足囉」的心情,微笑地入睡。 

 

「爸爸年紀也很大了,體力和心情上都不該有那麼大的負擔,我讓爸爸知道,媽媽現在受到很好的照顧;否則萬一爸爸也垮了,那我也垮了。」林先生說,真正的孝順不是逞強,而是有品質的陪伴;盡心、盡力,也不要自不量力。

 

夫妻愛情長久之道-信守承諾

 

 

「媽媽只有在時空錯亂的時候,因為想到家裡的『瓦斯沒關』、『菜還沒洗』,才會吵得要『回家』。但大部份時候,她把安養院當成自己的公司了,她還是那個『人人尊敬的老闆娘』。媽媽雖然失智,但在情緒上很穩定,這是我最大安慰的事。」
 

「但她常常誤會爸爸怎麼沒有睡在旁邊,是不是跑到外面找女人啊?」林先生笑說,媽媽竟以為爸爸有「小三」了,而且還覺得自己是傳統女人,要默默忍下來。

 

雖然英子女士經常「編劇」各種戲碼,但林爸爸對與英子女士可是一往情深。

 

結婚超過六十年的他們,在英子女士住到安養院的十年來, 他每天從外雙溪騎腳踏車到松山的安養院, 風雨無阻,一定要和妻子見一面,和她說說話、聊聊天,一年 365 天幾乎不間斷。

 

除非是林爸爸自己也有極重要的事耽擱了,否則對妻子的關心,說什麼也要堅持下去。

 

連醫護人員也驚呼林爸爸準時的程度-「最浪漫的事,就是與你一起慢慢變老。」在今年,他們夫妻還被選為「金婚代表」。

 

很少有人是天生喜歡做看護 感謝她們的包容

 

林先生選擇當時新成立、設備最新穎的安養院「我第一眼看到就喜歡了。」媽媽現在是安養院的「資深住民」,也遇過許多不諒解和其他「住民」的言語挑撥。

 

「我都和媽媽說:『我們不要理他們』。」甚至也有住民不希望他們常常來探望。「我想,我們家那麼幸福,看在其他無人探望的老人家眼裡,實在覺得很心酸。」

 

他最後想和安養院內的護理人員、外籍看護工說聲謝謝:「很少有人是天生立志要做看護的,一個人要照顧那麼多人,真的很辛苦。」

 

 

身為資深住民的家屬,林先生也提出自己的一些建議。

 

「希望台灣有更多設備良好的老人安養院,住得好又安全,我們才能放心很多。還有也希望院內可以舉辦更多活動,讓每個住民都可以參與,氣氛熱鬧、開心,減少呆坐的時間。」

 

對林先生一家人來說,將媽媽送到安養院居住,不僅讓爸爸透過觀察其他住民,更加了解、並接受媽媽的失智症:媽媽沒有錯,要怪就怪疾病吧!也讓家人有更多喘息的空間,爸爸找回自己的生活價值,我也繼續當我的綠天使(郵差)。

 

最重要的是,媽媽在機構的照顧和家人不間斷的陪伴下,笑容變得越來越多。失智後,英子女士看似告別精明的自己,卻重塑了另一個愉悅的人生。

 

「我媽媽有什麼異想天開的劇情或是願望,我就陪她演。我的爸爸、弟弟、妹妹和全部的家人,都會自動自發地來陪伴媽媽,對我們而言,這就是最重要的事。」

 

不要活在他人的壓力下,每個家庭的幸福劇本,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真實演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忘東忘西就是失智症前兆?醫師:老化健忘、阿茲海默症這樣區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9月0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邁入高齡社會,失智症已是不可忽視的問題。根據台灣失智症協會估算,國內目前約有28萬失智症患者。提醒民眾,健忘與失智症的記憶衰退不同,但若懷疑失智可能,應儘早就醫檢查。另外,與壓力相關的憂鬱、焦慮等心理病症都是大腦健康的警訊,未經妥善治療的憂鬱症也是失智症的危險因素之一。

隨著年紀增長,許多民眾都有健忘、記憶力變差的經驗,也因此擔心自己會不會得了失智症。

 

健忘就是失智?記憶力衰退有差別

 

安南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義濱表示,失智症患者通常會有記憶障礙,不過忘記某些事或某些人不一定代表就是罹患失智症

 

例如,把菜放進微波爐加熱,但飯吃到一半才想起菜在微波爐裡,可能只是老化現象,但失智症患者是會連「把菜放到微波爐裡」這件事都完全忘記。

 

此外,失智症患者記憶障礙的嚴重度較高、範圍較廣,除了健忘,還常會不斷重複問問題,這與一般老化造成的記憶衰退還是有明顯差別。而且,「記憶衰退」也不是失智症唯一症狀,其他症狀還包含:空間認知、理解力、語言能力衰退等。

 

林義濱強調,失智症是必須經由醫師一系列嚴謹的測試及檢查後才能斷定。

 

失智症有4種,阿茲海默症最常見

 

民眾一般常聽到的阿茲海默症,是失智症的一種。一般來說,失智症可分成四大類:退化性、血管性、混合型與其他因素,而阿茲海默症屬退化性失智症,也是各類型失智症中最常見的一種,約占失智症的六至七成。

 

阿茲海默症的發病年齡介於40至90歲之間,常見在65歲以後。其特性為具有兩種以上認知功能障礙,合併記憶功能持續性惡化,而且病人沒有意識到自身已有障礙。

 

失智症診斷不易,常與憂鬱症混淆

 

安南醫院副院長蘇冠賓強調,壓力相關的憂鬱、焦慮、記憶、情緒等心理疾患,都是大腦健康的警訊,特別是未接受妥善治療的憂鬱症,是失智症重要的危險因素。

 

林義濱指出,失智症早期症狀和老化類似,因此容易和重度憂鬱症等疾病混淆,加上病情進展時程長達數十年,症狀可能單一或同時出現,造成失智症的診斷相當不易。

 

失智症出現症狀前,腦部已有斑塊

 

值得注意的是,阿茲海默症的肇因是腦部神經細胞受到破壞,患者腦部明顯萎縮,並可發現腦中有類澱粉斑塊。「類澱粉斑塊」由蛋白質組成,堆積在神經細胞外部而形成斑塊,經年累月下來會逐漸瀰漫全腦。

 

目前仍不確定腦部堆積類澱粉斑塊,是否就是造成腦神經細胞死亡、引起阿茲海默症的原因,但可以確定的是,類澱粉斑塊早在失智症狀出現的前15~20年就開始逐漸形成,因此大腦類澱粉斑塊成為鑑別失智症的最早期指標之一。

 

早期診斷早期治療,延緩失智惡化

 

提醒民眾,若懷疑失智症的可能,可前往神經內科或精神科就診,由專業醫師診斷是否為失智症,或是憂鬱症等其他病症。

 

若確診失智,也能在病情快速惡化前及早治療,不只可延緩患者認知功能下降速度、減輕家屬照顧心力與經濟負擔,患者也能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簡單工作做不好,以為失智其實是憂鬱 醫師:注意「非典型憂鬱症」症狀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8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62歲黃先生原在貿易公司負責進出貨工作十多年,受疫情影響遭裁員後,與太太商量,決定二度就業,於工廠任職。不過,上班已經超過一星期的他,對於簡單的機械性動作仍經常出錯,乍看似乎是失智的症狀,就醫檢查後,實際上是罹患了非典性憂鬱症。

收治病例的安南醫院憂鬱症中心醫師陳威任表示,黃先生食慾還算正常,菸酒有節制,最近沒有嚴重受傷或新診斷慢性疾病的情況。睡眠方面,則因為還在適應新的工作環境關係,比較緊張,因此有些睡眠障礙。

 

從症狀上來看,黃先生的主要問題是「能力下降」,加上已接近老年歲數,一般都會認為可能是失智症的症狀。不過,黃先生在認知檢查評估上,無論是「簡易智能量表」或是「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都達不到有意義的認知缺損。

 

醫師發現,黃先生在評估的過程中,需要陪同就醫的同事一再鼓勵才可完成所有測驗,當中也曾抱怨身體沉重,因此陳醫師判斷黃先生就是所謂「非典型憂鬱症」。

 

失智症還是憂鬱症?有賴醫師評估

 

陳威任指出,憂鬱症症狀相當廣泛多元,而且「非典型憂鬱症」也時常會有正向的情緒反應,例如,遇到開心的事情仍會心情雀躍,因此往往讓親友甚至自己都輕忽。

 

此外,年紀增長也會影響到情緒變化,認知協調的變因就更多;遇到類似黃先生這樣的情況,除了要考慮失智症、輕型認知障礙症的可能性,情緒障礙、營養失調、多重藥物使用的交互作用都是需要列入考慮的因子,建議由精神科醫師進行專業的檢查評估。

 

 

只是自然老化?別輕忽憂鬱症症狀

 

陳威任醫師表示,黃先生的例子在臨床上相當常見,但常有家屬將病人的症狀歸因於自然老化的現象,或認定病人只是被特定事物所影響,並非憂鬱症,因此輕忽就醫的必要性。

 

其次,許多病人擔心就醫看精神科就代表自己有精神問題,也擔心需要服用許多藥物,導致憂鬱症病人就診率偏低。

 

根據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統計結果顯示,只有五分之一鬱症患者有就醫,五分之四沒有求助任何治療。

 

憂鬱症治療方式多元,勿忌諱就醫

 

陳威任提醒,人體本來就會受各種原因影響而出現狀況,腦部也不例外,都需要保養與治療。黃先生就醫後,僅以藥物處理後就有明顯改善,工作不再出錯且效率提升;也因其症狀逐漸改善,整體藥物劑量已開始減量。

 

事實上,目前憂鬱症的治療方式相當多元,藥物治療之外還有心理治療、營養治療、儀器檢測等,建議病人及家屬可跟醫師討論整體治療計畫,勿諱疾忌醫,以免延誤治療的最佳時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什麼丈夫56歲就失智?別輕忽早發性失智症,出現「這些症狀」要留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6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十年前,當時56歲的陳先生情緒狀態改變,易怒且暴躁,伴隨記憶下降,也開始懷疑妻子外遇、對自己不忠,甚至懷疑她盜領自己的積蓄,導致妻子照顧壓力沉重。最後,家人帶陳先生就醫,確診為早發性阿茲海默症,初期子女皆無法接受爸爸失智的事實,畢竟當時陳先生還不到60歲。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神經內科醫師甄瑞興表示,失智症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但大部分好發於65歲以上的老人,且女性多於男性,年齡愈大,失智比例也愈高。

 

65歲以上老人發病率約5%,而80歲長者則提高為20%。

 

約有2至3成的失智症患者易併發妄想、幻覺,及情緒激躁不安等精神行為症狀,使得家屬在照顧過程中承受極大壓力,影響範圍也可能擴及身邊親友。

 

失智症分為多種類型,阿茲海默症是最常見的一種。甄瑞興強調,阿茲海默症不是正常的老化過程,而是一種不可逆的退化性疾病。

 

50歲就失智?別輕忽早發性失智症

 

雖然失智症主要發生在老年人身上,值得注意的是,也有極少數患者是在30歲、40歲或50歲左右即罹患失智症,俗稱「早發性失智症」,與遺傳、基因有部分相關性。

 

一般來說,早發性失智症患者的退化速度比較快,病患容易出現幻覺、妄想和視覺空間失調等症狀。

 

由於早發性失智症患者發病時,正值中壯年,往往處於社交活躍的階段,因此在醫療及照護需求上與老年失智症患者有所不同。

 

而且,早發性失智症患者大多需負責支撐家庭經濟,發病後隨著認知功能的退化,工作能力降低,人格行為也發生變化,最終可能因無法工作影響家庭收入,進而延伸出家庭照顧與子女教養等方面的問題,這些都比老年失智症患者的照顧來得更加複雜及困難。

 

提醒民眾,早發性失智症往往為家庭帶來巨大衝擊,若發現家人原本拿手的技能變得生疏,或者應變能力出現異常,應多加注意及關心。

 

多動腦防失智!確診後可延緩退化

 

平時,應積極做好失智症的預防措施,包含:多動腦、多運動、多社會互動,以及採用地中海飲食等多元預防策略。

 

即便確診失智症,也要持續參與活動,以免退化速度過快。在適當治療下,失智病患的心理及精神行為症狀是可以控制的。針對認知功能及精神症狀,除了藥物治療之外,記憶認知功能訓練、適當的家屬照顧技巧都有幫助。

 

目前許多醫院及民間團體都有提供適合失智患者參與的課程及活動,可延緩失智退化。

 

上述陳先生接受專業團隊提供的認知、音樂、感官、懷舊、肢體、藝術等相關訓練課程後,情況皆有改善,不但增進生活品質,也減輕家屬的照護壓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用運動得滿頭大汗也有效!瑞典醫師的快樂處方:用「散步」來預防失智症

撰文 :安德斯・韓森 日期:2020年06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基因並沒有運動重要。研究明確顯示,需要擔心得失智症的是久坐不動的人,而不是那些父母或祖父母患有失智症的人。

科學家們不像藥廠有那麼多經費研究如何阻止失智症發病,但是他們依然得到了驚人的發現。幾年前,他們發現每天散步可以降低四○%的失智症罹患率,令人失望的是,當時的媒體並不關注這項驚人的成果。

 

但是,如果有種藥能發揮這種效果,它一定會成為史上最暢銷的藥品,也會是繼抗生素之後最具開創性的發明。

 

開發出這種藥的科學家更會因此拿下一座諾貝爾獎。我們如果知道這種藥的存在,一定會爭先恐後地將此藥拿給自己的親人或自己服用,以預防罹病的機率。

 

不過,就像前面提到的,科學家們發現的並非是真正的藥物,而是散步三十分鐘這個方法。

 

還不用每天都走,一週五次就夠了。

 

這項巨大的成果不僅遭到媒體忽略,還被很多醫生忽視。很多科學家和醫生只關注他們自己的研究,比如尋找阿茲海默症的致病基因。相關基因的研究確實是重要的,畢竟它是阿茲海默症的主要病因之一,確診患者的親屬同樣罹病的可能性會比較高。

 

但是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基因並沒有運動重要。研究明確顯示,需要擔心得失智症的是久坐不動的人,而不是那些父母或祖父母患有失智症的人。

 

可悲的是,許多失智症患者的家屬認為,得病是命中註定的,運動與否一點都不重要。這真的很糟糕,因為對他們來說,運動尤其關鍵!多數人的確可以透過規律運動,克服自身的遺傳厄運。

 

真正令人費解的是,為什麼媒體不願意宣傳運動的好處?

 

 可能是因為遺傳和藥物研究總被認為是非常高科技的東西,這樣的產品會激發集體想像力,從而被媒體所報導。

 

相較之下,定期散步的益處雖然很大,但聽起來比較平淡乏味。我們一開始都覺得,投入大量資金研發的藥物應該是比散步更有效的產品。

 

但事實並非如此!從實際情況看來,散步依然是治療失智症的最佳良藥。

 

給大腦一個更好的生活環境

 

散步為何能如此有效預防失智症?理論上,不是應該玩填字遊戲、數獨這一類的智力運動來鍛鍊大腦嗎?怎麼是運動雙腿?

 

然而,每天散步一次的效果,卻遠大於每天做一次填字遊戲。這不僅能預防失智症,還可以保護其他所有認知能力。

 

我們的大腦在散步或跑步時,並沒有停止運轉,反而同時在處理眾多心智歷程:綜合處理各種視覺刺激的同時,運動中樞得調節身體的移動,然後還需要知道自己身處的地方和下一秒要去的地方,這些都需要更多大腦區域參與。

 

例如打網球這種複雜的運動,便需要更多大腦系統同時參與。和在紙上寫寫畫畫、主要由語言中樞參與的填字遊戲相比,運動要花更多腦力。

 

(本文摘自《真正的快樂處方:瑞典國民書!腦科學實證的健康生活提案》,究竟出版,安德斯・韓森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