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家人接連車禍離世,她患帕金森氏症...手顫抖仍作畫,為了療癒自己、勇敢走出傷痛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7月09日 圖檔來源:一粒麥子基金會
  • A
  • A
  • A

隨著親人接連離世,選擇勇敢活著是最令人敬佩的事情。60歲的黃秀丹罹患帕金森氏症,隨著身邊親人一個個離去,她沒有選擇消沉,反而用畫筆對抗命運,把握每天時光,想趁身體顫抖得不算劇烈時,趕緊將腦中所想畫下…

從小家境就不好的黃秀丹,上面3位姐姐都被父親送人當養女、童養媳。她在被送養前,被二哥偷偷藏起來,只剩單眼視力的父親看了不忍,才答應將她留下,免於被領養的未知命運,在全家人的關愛下,小女嬰幸福長大,成了亭亭玉立的待嫁少女。

 

身為家中唯一女兒,全家人動員幫她操辦婚禮,夫家也十分慎重,婚禮事事樣樣按照古禮,她帶著家人與鄰居的祝福風光出嫁。沒想到,喜愛孩子的黃秀丹,卻在婚後生不出孩子,她嘗試人工受孕,4年後,肚子依舊無消無息。婆婆便安慰:「無子天註定,不要難過。」

 

後來,婆婆看黃秀丹一天天意志消沉,便提議領養大伯的女兒,4歲的小女孩進門後,黃秀丹十分疼惜,將最好的都留給她、視如己出。在大女兒8歲時,黃秀丹意外懷上二女兒與小兒子,一大家子幸福快樂,公婆更時常帶著孩子出遊,讓黃秀丹可以專心上班。

 

作畫,為了留下「留不下」的人

 

48歲那年,一場車禍讓幸福的黃秀丹成了無助的照顧者。疼愛她的婆婆過世、公公雙腳嚴重骨折,除此之外,更要分神照顧3個孩子、一邊工作。有天,她上班出車禍,整個人噴飛出去,出院第一件事不是休養,是帶著公公回診,護士問:「是妳要看診還是老人家要看?」讓她一時間答不出來、心力交瘁。

 

其實,在經過那場死亡車禍後,公公不僅雙腳骨折、痛失老伴,心理也嚴重出狀況,個性嚴謹、不善表達喜怒的他,常常在房內偷哭…沒想到,禍不單行,在50歲黃秀丹雙手不時顫抖,確診為帕金森氏症;56歲那年兒子出了嚴重車禍,經過搶救,在第二天突然離世。

 

經過最深沉的痛,黃秀丹在丈夫、女兒的鼓勵下,為了轉移喪子之痛、身體病痛,便專心學畫畫,每天利用手不那麼抖的時候,趕緊將心中所想畫下,若遇到身體嚴重顫抖時,她不抱怨,只提醒自己要勇敢跟病魔共處、把握僅剩的有限時間,認真努力的畫出心中所想,她將義賣的錢全數捐出去,選擇幫助更多人,延續對兒子的愛。

 

每個人的生命 都是一本豐厚的書

 

其實,每一位長輩都有許多豐沛的人生故事,若不趕緊保存,將會掩埋在時間洪流中。由一粒麥子基金會發起的「不凡長者雲上故事書」計畫,要趁長輩還沒遺忘前,有系統性的整理、紀錄、保存他們的人生故事。

 

黃秀丹在經過故事書計畫採訪後,內心的情緒被引導,獲得抒發、更重新梳理人生,也是種另類的療癒。另外,有位接受「不凡長者雲上故事書」服務的長輩提到,因過去親子關係不佳,孩子與他失聯,但若有天他自己先離開了、孩子想起他,也許靠著這個故事書的服務,能讓孩子再度聽到自己想說、但沒說的話。

 

持守「積德不積財」的菜販慈善家陳樹菊,繼捐錢行善後,現在也為一粒麥子基金會「生命故事書」服務代言,邀請長輩要把握機會參與這項服務,由編採人幫著留下生命中的智慧與美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婆過世後,才發現自己連顆水餃都不會煮!他退休後靠「一則貼文」走出低潮,年薪近百萬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7月03日 圖檔來源:李益恭
  • A
  • A
  • A

人生只有工作與家庭的李益恭,58歲時被公司強迫退休,老婆、母親也在同年相繼過世…「我太太非常照顧我,所以我連顆水餃也不會煮…」。後來他靠著替人「職涯諮詢」遺忘傷痛、重新站起來,不僅找到人生重心,且年收入還逼近百萬!這個人生重大轉折,要從Facebook上的一則貼文說起…

75歲的李益恭,退休前是人資高階主管,退休後試過種花養魚,但沒想到魚翻肚、花也萎了,再加上親人過世,待在家只會觸景傷情,於是他決定重回職場。履歷輝煌的他,經過一連串面試後收到的卻是「我們小公司容不了大佛」等婉拒信,他決定在Facebook上求助:「哪家企業讓我去吹冷氣,我就免費為員工諮詢!」

 

沒想到,這則貼文打開新的大門,諮詢邀請如雪片般飛來,目前他已替超過1,000位民眾做職涯諮詢,年紀從20-60歲都有,從一開始的免費諮詢,到現在年收近百萬,李益恭並非僥倖,「待在家裡,沒有收入就要花退休老本,所以不論諮詢對象是邀我喝咖啡,或請我吃便當、吹冷氣,我都會去。」

 

他以「菜市場」說明自己的理念,菜市場有段時間是青菜賣最貴的時候,就像人的職業生涯,35-50歲這段是黃金期,最值錢!

 

而50歲後生產力開始走下坡,就像菜市場快收攤時,何不「降價求售」?

 

既能幫助人,又能發揮自身價值、清空庫存,錢就不是這麼重要了。

 

諮詢問題超多元 婆媳問題也能解

 

前來諮詢的人問題五花八門,感情、婆媳關係都有!笑稱自己是「民間三太子」的他,印象最深的是某位少婦,與婆婆同住,常為了兒子教育問題與老公吵得不可開交。

 

「我婆婆教育孩子真的有問題!3歲是個性養成的時候,我一定要搬出去!」李益恭問:「你老公對你好嗎?人怎麼樣?」「我老公還不錯,對我蠻好,對人也有禮貌。」「你看,你婆婆能把她兒子教這麼好,妳把兒子交給她不會有什麼太大問題吧?再1年小孩就要上幼稚園了,婆婆對小孩影響也就不會這麼大,忍忍吧!」

 

有位名校畢業的52歲工程師,某天上班突然被告知解僱,他捏著那張資遣支票,來到李益恭面前,許久沒說話。李益恭問他將來打算,他還沒開口便先哭了,原來,他有房貸還沒繳,兒子也才念大二,身為家中經濟支柱,除了無助,腦中只剩一片空白。

 

稍微平復後,李益恭安慰他:「你要感謝公司在這個時候解僱你,晚幾年,工作就更難找了!」李益恭便開始教他如何找工作、了解他的專長興趣,後來兩人決定從前公司的原有經銷商下手,他順利找到工作,雖然薪水不如以往,但總算能供得起房貸。

 

「他們遇到的人生問題,我走過,知道事情本質是什麼、怎麼處理,這個就是年紀大的優點,我常說中年人不要只看自己的缺點,缺點知道就好,但優點要擁抱!」他知道,自己電腦技能絕對比不過年輕人,但頭腦裡的智慧,才是最珍貴的。所以他找對位置,退休後成功在4家公司工作,包括佳音英語、104高年級等公司。

 

「而且我最厲害的不只是經驗,還有『轉念』!」之前被客戶修理的李益恭,回到辦公室後的第一件事情,是邀下屬去吃飯,下屬問:「老闆,慶祝什麼?」「慶祝我剛被罵。」愁雲慘霧就這麼被聚餐的歡樂給趕跑了。

 

妻子、母親接連離開,往外走找到人生老伴

 

而轉念,也是他很快從喪妻、喪母的痛苦中走出來的關鍵原因。他原是馬來西亞人,為了妻子留在台灣生活,後來妻子因肌肉萎縮病逝,他嘗試著過跟妻子生前一樣的日子,家裡擺設更是4年都沒動過。以前妻子愛煮水餃、炸蝦餅,沒下過廚的他勇敢嘗試,沒想到反而噴得自己一身油。

 

後來他走出戶外,跟朋友到處爬山、走走,加上女兒的關心,後來找到工作舞台,也走出傷痛,更勇敢地去網路上找尋另一半,他開玩笑地說:「我做人資的,經過『面試』與『被面試』後,真的讓我給找到了。」

 

▲李益恭與女兒、女友的幸福合照。

 

「她是護理師,也有孩子,懂得照顧人,對我很好。現在我們互相照顧,而且我孩子也很喜歡她。」談起是否會再結婚,李益恭搖搖頭,重組家庭問題比較複雜,自己還未跨過那堵心牆,總覺得再結婚會對不起過世的太太,且承諾,也不一定要靠那張結婚證書來維持。

 

 

懂得欣賞、推銷自己!一切將會變得很特別

 

這些年來,李益恭嚐到了人生百味,他想提醒大家,要睜大眼睛看身邊是否有貴人、不要只專注在自己缺少的東西,要懂得欣賞自己、推銷自己,「轉念」很重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靠著這幾點,不僅扭轉自己人生,也幫助了許多人找到正確的人生位置。

 

在104高年級的網站評論上,滿滿的正面回饋,李益恭笑說:「我在家裡講我的故事、碎唸,沒人要聽,但在外面,很多掌聲。我要做到最後一天!」

 

可見,就算58歲被迫退休,只要看重自己的閱歷,加點努力、行動力,就會找到可以發光發熱的舞台。

 

而生活周遭的一切,也會逐漸特別起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個人出發,才叫做探險!她50歲玩遍40國,每年至少一次單獨旅行!「放空自己,才能尋找更多可能」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06月14日 圖檔來源:江璧如提供
  • A
  • A
  • A

江璧如(Colleen)總是用新奇的目光探索城市,愛上發掘新事物的感動。血液中的好奇心,帶領她走訪40多個國家。不像一般背包客,她深入當地人的生活、和他們成為朋友。她說:「旅行對我的意義是放空自己,並尋找更多的可能性。」

「小時候我的夢想是環遊世界。」5年8班的她,身體力行,每年至少出國旅行3趟,其中一趟必定是單獨旅行。「我真的是窮遊,一趟出國20多天,不論去那個國家,預算只有8~10萬元。」

 

在外商公司HP工作,她不是付不起高額旅費,「我是在複習,人偶爾要去忍受住宿和交通環境不好的地方,它會提醒我要很珍惜擁有的東西。當妳的物質能力愈來愈好的時候,妳會淡忘。」對她來說,旅行是讓靈魂充電。

 

「一個人出發,才叫做探險。」在歐洲半自助旅行,她樂在拿著地圖、大街小巷亂鑽,「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有認識新世界的感動。」

 

第一次到歐洲,她走訪11個國家,包括法國、英國、德國、瑞士、比利時、盧森堡、義大利等。去過的國家包括冰島、葡萄牙、西班牙、希臘、土耳其、俄羅斯、捷克、尼泊爾、印度、斯里蘭卡、菲律賓、中國、墨西哥等國。

 

一張美麗照片就是下個目的地

 

大學時Colleen和家人跟團去美國,「我喜歡的地方都不能久留,不想去的地方都留很久。」於是,她開始自助旅行

 

「為了省旅費,我很早就當沙發客。」她笑道:「表姐在巴黎念音樂學院時,就去打過2次地舖;表妹到香港工作,在她的客廳住了1個半月;2006年到紐約也住在同學家客廳1個月。」

 

她的旅行經常始於一張美麗的照片或明信片,2007年在Discovery看到菲律賓巴拿威梯田的介紹,「這裡有伊夫高(ifugo)原住民手工打造的梯田,持續了2000年,是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

 

查詢所有旅遊資訊,竟找不到去的方法。於是她厚臉皮的寫信給馬尼拉同事,請教他們如何去。

 

經歷一段波折,終於從馬尼拉搭上公車、抵達巴拿威,「到了後我再去張羅要玩什麼。」鄉下村莊,沒有大眾交通工具,「民宿老闆想辦法幫我問到一台車,去看兩個很棒的梯田。」她在村莊穿梭,深入感受當地。

 

 

接近30歲時,她的人生出現低潮,剛好看到一張合掌村的雪景照,很想藉由旅行自我療癒。朋友見她心情不好,陪同前往,搭乘當地公車上山。

 

「當公車走到半山腰,我看見如同照片般的風景就在眼前;500年來這座村莊如一日、靜靜的佇立在那裡。」她忽然感受到極大的鼓舞,在心裡告訴自己,「沒關係,什麼事都熬得過去。」

 

「每次遇到挑戰時,就想起那一天在雪地裡看到合掌村的樣子。」她說。

 

透過旅行學會和自己相處

 

旅行前,Colleen會做好計劃,但又非常隨興,「我會保留很多彈性時間,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旅途中的意外插曲,成為她日後難忘的體驗。

 

40歲那年一趟尼泊爾行,帶給她很深的感觸。

 

她原沒想過要登山,但旅行者都說尼泊爾的山景很美,不愛走路的她,到了當地才決定安排11天的高山健行,「這是一條沒有辦法回頭的路,翻過一座山再下一座山。每天早上7點多走到下午4點多,第一次發現我不懂得走路,我被迫要和自己相處。」

 

她沒後悔走了這段山路,「這是旅行最特別的地方,如果我知道,就不會去做,因為不知道,才去做一件自己不喜歡的事。這和人生一樣,如果有預期,就會害怕,於是不敢去做。」

 

「因此,每年我都要保留一次隨興旅行,我要讓自己可以去接納所有的可能。」她感性地說。

 

因為旅行而懂得珍惜

 

Colleen帶著相機去旅行,拍下當地人的照片後,她會洗出來寄給他們,「有些國家,如斯里蘭卡、中南半島等地的人,想拍一張照片放在家裡,是很困難的事。」因而結交一些當地友人。

 

到目前,她仍和斯里蘭卡一個家庭保持聯絡,「他們曾寄來很可愛的手工編織化妝袋,我會寄耶誕節卡片和巧克力,這是很特別的友誼。」她雀躍道。

 

到訪落後國家,總是會遇到賣手工藝品的小朋友,「我不會直接買,會問他們為什麼要賣這些東西,和他們對話。」當她了解,這些小孩是為了賺取學費,不得不出來賺錢後,才會買下。現在家中玄關的櫃子上,放著遊歷各國的小小紀念品。

 

「台灣很富裕,台北小孩再怎麼窮,也不可能體會什麼資源都沒有的狀況,旅行中看到的這些,對我的人生有很大的影響,我要很珍惜身邊理所當然的事,因為在他們身上,這些都不是理所當然的。」

 

她曾在荒野度過5天,也曾睡在骯髒破舊的床舖,回來後思考「人生到底要擁有什麼?」

 

2009年搬到淡水居住,只帶了一個睡袋、手機和電腦就住進去了,「需要什麼再買。」旅行,徹底改變了Colleen,她還會繼續旅行、探究生命的意義。

 

 

編輯精選:一個人旅行比兩人更暢快!全台單人住宿推薦(懶人包),有好旅宿就成功了一大半!

編輯精選:一個人看電影、看書又逛街,多麼愜意快樂!和自己獨處哪裡有不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若權/爸爸的死教我的事:學會對父母說這3個字,讓人生此刻沒有遺憾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19年06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中年子女與銀髮父母的緊張關係,讓彼此既相愛又疏離,明明很想擁抱對方,卻又擔心被刺傷。有位知名的檢察官好友,以正義形象行走江湖,讓人感覺他好打抱不平,卻也偶爾會在臉書發文,提及百忙中利用週末回南部老家探望父母的感觸,怪自己沒有能夠盡力承歡膝下,說出許多中年子女共同的心情。

以我這過來人的經驗,不得不說出實情:忙碌,只是藉口。我們明明知道:放棄對名利追求的百分之一,就能換得陪伴銀髮父母,讓他們擁有比現在開心一百倍的幸福,卻遲遲沒有去做。

 

我若不是先後經歷母親中風、父親驟然辭世的打擊,或許也跟大家一樣,迷惑於一個自以為是的假象當中:我要賺錢、要有成就,才能讓父母覺得沒有白白生養我。

 

但其實即使你沒有賺很多錢,沒有太大成就,父母從來沒有嫌棄過子女,頂多他們只是擔心你將來的日子不好過。如果你能把自己的生活照顧好,然後願意花一點時間好好陪伴他們,這一切已經足夠。

 

我很慚愧、也很感恩,母親犧牲她的健康、父親捨下他的肉身,幫助我及早覺悟這些事。

 

這十幾年來,我刻意保持低調,少賺很多錢、少出很多名,把做為「兒子」的角色,看得比「作家」、「演說家」、「主持人」、「顧問」、「點鈔機」更重要一些。

 

因此能找回內在的平衡,擁有和諧的家庭與工作關係,以求將來彼此要珍重道別的那一刻,心中不要有太多的遺憾。

 

正因為我們都不會知道,誰會先走一步,所以更要百般珍惜的腳踏實地陪伴彼此,顧好眼前的這一步。

 

遺傳,是累世因緣的顯化

 

有了這些領悟,讓我能夠回到內心深處,更客觀、更真實地看待彼此。從前的我,做事追求完美,高度嚴謹的自我要求;後來,在中風的母親身上,看到每個人的個性,都存在一體兩面的特質。「完美」,其實也是「不完美」。

 

母親是個比我更追求完美的人,她年輕的時候為了照顧家庭生活,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身心失衡才會疾病纏身。我曾經為此惋惜,覺得她不值得這樣犧牲。可是,看到她中風之後,努力復健的高度毅力,又非常佩服她的韌性。

 

銀髮父母和中年子女之間,存在著一面被歲月塵封的鏡子,你只要勇敢地勤於擦拭,就會看到一個真相:原來,我們這麼相像。從小到大,我以為最討厭你的某些方面;人到中年才發現,我其實也跟你一樣。

 

透過血液的遺傳,或共同生活的學習與影響,造就子女在為了不讓父母失望,而追求完美的路上,跌跌撞撞,有一天終於看到自己和父母的不完美,然後在這裡找到彼此和解的可能。

 

原來,遺傳就是累世因緣的顯化。當我們願意接受父母並不完美的事實,等同於接受自己也不夠完美,才能真正放下對親情無懈可擊的完美追求,回到平凡人生的角落,重拾珍惜與感恩的心。

 

對爸媽說:「我愛你!」

與過去曾經叛逆的自己和解

 

好友大貓說,他從小與父親的相處,始終隔著一段距離;直到婚後有一天起床漱口,驚醒般地發現自己清喉嚨的聲音,跟父親很像。而這個時候,父親已經老了。彼此之間,沒有講出口的心事堆積如山,沉澱於滾滾紅塵之間。

 

直到父親重病住院,大貓守在他的病榻前,握住老人家孱弱的手,「我愛你!」三個字,如紛飛千古未絕的白雪,盡融在生命殘落的簷間。

 

而多少中年子女的遺憾,竟是這一生從未來得及跟銀髮父母說:「我愛你!」

 

日前參加一位很值得尊敬的企業家前輩的追思會,席間播放一段影片,令與會賓客動容落淚。由於他走得很突然,事先毫無徵兆,儘管安詳於睡夢中辭世,子女仍非常不捨。

 

平日氣宇軒昂的長子,守喪期間神情憔悴,在影片中謙卑地說:「這一生最大的遺憾,是沒有來得及跟父親說:我愛你!」

 

他拋下完美形象,分享內心的脆弱,喚醒所有中年子女對生命的覺悟。

 

我該慶幸,自己因禍得福。母親意外中風,提醒我珍惜彼此的相處。她出院後回家,繼續漫長的復健及調養之路。人生突然遭此重擊,彼此都感到心力交瘁。

 

某個晚上我幫她蓋好被子,互道晚安。轉身離開她臥室,帶上房門前,我輕輕地說:「媽,我愛你!」幾秒鐘之後,我聽見她很小聲地回應:「我也愛你!」

 

那一刻,我們才終於能夠從懊悔、難過、不捨、愧疚,百般複雜的心境中掙脫出來,重新回頭看見彼此相愛的本質。

 

你,對銀髮父母說過「我愛你!」嗎?現在,就試試看,好嗎?或許,第一次難免尷尬,你很緊張,他也害羞,但只要跨出這一步,不僅你與父母的關係,就更前進一些,你也會在此刻,與過去曾經叛逆的自己和解。

 

重新,一個人:擁有自由無畏的人生下半場

 

(本文摘自《重新,一個人:擁有自由無畏的人生下半場》,皇冠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送走父親後,家裡有個位子永遠空了...吳若權:後來我才明白,他其實一直都在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5月29日 圖檔來源:吳東岳
  • A
  • A
  • A

吳若權在40歲送完父親最後一程後,一路陪伴中風、罹癌的母親直到現在。他在這當中發現了一項真理:「其實,我們不管怎麼努力,終將面臨生命消逝的遺憾,而這些遺憾,其實都是因為愛。」

遺憾終將來臨,但吳若權選擇用另外一種方式,更深刻地愛著父親。於是每周帶著媽媽拜訪父親生前好友,在過程中發現,經過與他們的共同聊天的這個「儀式」,不只沖淡了哀傷和家人間死氣沉沉的靜默,父親也在記憶中慢慢活了過來。

 

例如,吳若權從不知道,母親的廚藝都來自父親。本來以為是母親很擅長做菜,父親離世後,跟舅舅聊天,才知道真正的大廚是父親。回憶起父親,吳若權笑開了,他接著說:「以前都聽我媽說,你爸就是怎樣怎樣,後來靠我們一點一滴去拼湊,不只對爸爸的記憶完整,連對他的愛也完整了。」

 

「我才深刻知道,原來肉身的離開並不是真正的離開,雖然人不在了,但感情卻能更親密。」

 

改變想法,從理解開始

 

對比父親突然離世,吳若權母親生命力旺盛,歷經兩度中風、癌末都堅強地活下來。面對這20多年的照護時光,身為主要照顧者的吳若權,極其艱辛。

 

當時,他從早上5點半忙到晚上11點,張羅中風母親三餐、算準中藥、西藥之間的間隔、回診、復健、打掃家裡…還得忙自己的工作,把自己當兩個人用。而當他好聲好氣捧著藥到母親面前,身體疼痛的母親常鬧脾氣嚷嚷:「什麼?又要吃藥!我剛才不是才吃過嗎?」

 

而吳若權已出嫁的姊姊回家探望,難免因為關心對他叨唸幾句。有次,姊姊看著他怕母親半夜起床跌倒,拿著棉被在母親房門外打地舖,姊姊勸他回房睡,吳若權不肯,明明是手足之間的好意與關心,來來往往次數多了還是難免摩擦。

 

如同所有留在家裡,長期擔任照護者角色的人,透支體力、精神磨損,都會產生許多必須面對處理的負面情緒。

 

吳若權意識到自己的憤怒,不斷地想:「我想要做一個被害者、還是掌控者?」例如,面對母親的孩子氣、固執,他想,凡事都是一體兩面,母親就是這麼堅韌的個性,才有辦法度過人生最艱難的時光。中風這20幾年來,母親努力復健、吃藥,就算罹癌也有辦法跟病魔纏鬥,且每次都驚險地活了下來。他選擇理解,往好的那面想。

 

「我們不欠父母,不該愧疚,或是以『報恩』的心態來照顧他們,應該要甘願,以愛做出發點。」

 

 

比對錯更重要的事

 

面對手足,吳若權覺得「不能改變別人,所以只能改變自己」這說法多少有點消極,於是他轉了個彎,選擇相信「不能改變別人沒錯,但你能選擇盡力、無愧於心,就能使他人受影響,產生改變。」

 

改變了想法,再來就是落實到日常選擇上了。吳若權身為心理諮詢師,當然知道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但我們能不能不再看我們的『差異性』,把眼光放在我們的『共同目標』上?」

 

例如,吳若權因全心全意照顧,時常恍惚覺得,那惡性腫瘤原本是長在自己身上,只是母親代為受苦。而母親總會說:「沒關係啦,我都呷到80幾歲了,沒關係的。」

 

「不行啊!我要盡力救她,所以我們有共同目標,就是『她要平安,漸少病苦』。」於是日常生活中的摩擦,母子間的想法不同,因著眼於遠大的、一致的目標而顯得微不足道,長照所產生的苦難,最終印證了親情的美好。

 

手足缺席照護現場怎麼辦?

 

「活到中年,你要有『人生本來就是不公平』的認知。」他眼神篤定的說。

 

成長歷程不同,與家人的親疏遠近也不同,親情間有許多曲折、幽暗的角落,是無法言說的。他發現身旁的中年朋友,常面臨手足缺席照護現場的窘境,對此,吳若權提出看法「那些缺席的人其實不是不愛父母,只是他們沒辦法處理心中巨大的悲傷,所以會選擇逃避。只要逃避,心中的百般糾結就不用掏出來面對。」

 

吳若權在手足間的角色,恰好是留下來的主要照顧者,他心甘情願照顧母親,以愛為出發點。因為他知道,無論逃不逃避,生命就是會有來去,就算做得再好,都必須面對父母終將離世的遺憾。

 

「父親的突然離開,讓我學到死亡只是肉身的消逝,愛還在;而母親讓我學到,如何從日常生活中毫無保留的愛她。只要盡力、無私的去愛父母,就能讓自己的遺憾小一點。」

 

「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彼此相愛才是事實。」吳若權的中年體悟如此透徹,他明白,當無常成為日常,只要盡力去愛,就能在生命必然的遺憾裡,得到永恆的溫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懷念父親,不只悲傷一種方式! 侯昌明:爸,從今天開始,我會好好過日子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4月19日 圖檔來源:蕭芃凱
  • A
  • A
  • A

當父母走了,照護重擔卸下了,我們該如何整理情緒,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世上最無可奈何的事,莫過於自己一天天茁壯,父母卻一天天老去。

 

侯昌明已照顧失智父親22年,在2月13日當晚,87歲的侯爸爸因血壓驟降,離開人世。侯昌明坦言,為了這天他做了許多心理建設,就怕自己崩潰。但當這天終於到來,他就像是完全沒有準備,像個孩子一樣,崩潰大哭。

 

「雖然家人都有了不急救的共識,但最後向護理師說出『放棄急救』的那個人,是我。」一向有著開朗笑容的他,談起父親被送往急診當晚,自己所做的那個最沉痛的決定,難免眼眶濕潤。

 

放手吧!

就像父母放手讓孩子飛一樣

 

「我爸87歲,癱瘓兩年半了,強制CPR(心肺復甦術)會肋骨碎裂,甚至可能七孔流血,這樣做到底該還不該?我要滿足自己的私心,還是真正站在爸爸的立場?」沉默了半晌他接著說:「我想,我們做子女的也需要放手,讓他走。」

 

回首照顧父親的22年,看著父親眉毛由黑轉白;從行動自如到癱瘓;意識清醒到不省人事,侯爸爸一路走來十分辛苦,遑論身為主要照顧者的侯昌明。

 

編輯精選:照護者的告白!楊貴媚:只希望中風的媽媽有天能站起來…

 

 

在失智症還不算嚴重時,侯爸爸總抓著他問:「今天禮拜幾?你媽媽呢?」「媽媽早就過世啦!爸,你忘記了嗎?」「什麼?死了?」侯爸爸又失去了一次老婆,侯昌明知道,他的回答傷透了爸爸的心。

 

為了不要讓父親哀傷過日,他決定,父親腦海中的回憶不管剩下多少,快樂的他要守護,悲傷的他便用力驅趕。

 

守護失智症的特效藥:耐心與「想像力」

 

「媽媽去美國玩啦!你出錢讓她去的,她好想你,還說回來要親你一下欸!」如此一說,侯爸爸展露孩子般笑顏。面對可怕的回憶,侯昌明也有本事安撫父親。「昌明,我跟你講!不要去中正紀念堂,那裡有憲兵在抓人,昨天我就被抓去。」父親害怕地耳提面命,抓著他的手說道。

 

「誰?你跟我講憲兵的名字,我跟總統很好,我叫總統去修理他!爸你不要怕!跟我講他的名字。」「不要啦,危險啦,不要為難他啦,算了啦!」他一邊演著父親當時畏縮的樣子,一邊笑著說自己哪可能認識總統。

 

 

「我有一次還跟我爸說,爸,你真的好帥,我來幫你介紹幾個漂亮的女朋友,我爸笑得超開心的!」無論在現實生活中,或是侯爸爸的幻想世界裡,侯昌明總扮演著守護者,護著父親度過那些可怕的關卡。

 

編輯精選:照護者好辛苦,該怎麼辦?謝祖武鼓勵:打這電話,我們支持你!

 

從今往後,思念該跟誰訴說?

 

在父親過世之後,他坦言,以前回家一進房就能看到爸爸,那種感覺令他十分安心,因為爸爸永遠在那裡等他回來,雖然無法回應,但他無論是換房子、換車子、去哪裡玩,都會跟父親報備。

 

「欸爸,你看,我買了一棟新房子喔!我做到了這輩子你沒有做到的事情,你兒子真的不是蓋的,你看你教得多好!」即使父親以沉默回應,他依舊自顧自地誇獎父親,他深信,父親一定聽的到。

 

父親過世後,房子內再也見不到父親身影,只留下那張防褥瘡電動床。有一天他獨自進去收拾,坐在房間裡,從小到大的回憶一湧而上,更想到從今以後,想跟父親說的話再也無處安放,他再度崩潰。

 

但,侯昌明並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悲傷,他立刻著手準備父親的告別式,告別式上的影片也是他親自策畫的。只因在告別式之前,他即對父親說:「爸,這輩子,謝謝你。從今天開始,我該幹嘛就幹嘛,該說笑就說笑,我會好好過日子。」

 

於是,民間習俗中,喪父需要蓄鬍,以表自己失親的哀痛,侯昌明與家人討論過後,決定每天刮鬍子,把自己打點得整齊俐落。「我爸一定希望他的兒子跟以前一樣積極陽光,不用刻意把自己弄得邋遢就叫想念,就是孝順。」

 

 

想對你說的話

你還聽的到嗎?

 

現在,侯昌明唯一還無法克服的事情,就是獨自進去爸爸的房間,唯獨面對這棟老房子,他沒辦法故作堅強,沒辦法以他一貫的招牌笑容來面對。

 

告別式結束的某天晚上,侯昌明在家中飯廳呆坐,讀國一的兒子經過便問:「還好嗎?要不要聊天?」兩人便像大人般聊起來,侯昌明跟兒子訴說以前與父親的點滴,兒子認真地聽著。

 

家人的傾聽與支持,讓情緒有了出口,侯昌明轉化憂傷的腳步更加積極。他帶著家人走出戶外,也開始投入工作,光是這個月,基隆廟口夜市他就去了3次,也帶著全家人到北投遊玩,但卻也因此被人質疑:你爸爸告別式才剛結束,就這麼開心出去玩?

 

對此,侯昌明無奈地表示:「我用力地吃,用力地工作,珍惜每個還在我身邊的人。真的要讓爸爸沒有罣礙,不是要讓自己過得更好嗎?誰規定懷念親人就只能用悲傷呈現?」

 

懷念父親,並非只有悲傷一種方式。採訪結束後,隨意問起侯昌明,那些想對父親說的話,該怎麼辦?

 

他淺淺一笑,說:「就抬起頭,對著天空說吧!」

 

相信,在天堂的侯爸爸,定能聽到兒子深深地思念。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