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四個月發現乳癌!她挺過化療,成立社團幫助更多乳癌姊妹!

撰文 :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日期:2019年03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 A
  • A
  • A

「恭喜!新婚快樂!」四個月前的婚禮還歷歷在目,穿著漂亮婚紗走過紅毯,在大家的祝福聲中,一步步邁向人生下一個階段。

文/台灣癌症基金會抗癌鬥士潘怡伶

 

「之後的治療,預計要施打十二次的化療藥物,以及兩年的標靶藥物。」諷刺的是,四個月後,我換穿著病號服躺在病床上,仔細聆聽醫師的治療計畫,面臨未知的未來。

 

人生新階段,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份

 

三十二歲那年,我的人生剛剛進入下個階段,還在適應已婚的新身份時,就拿到一張重大傷病卡:乳癌一期,被強制加上另一個新身份──癌症患者。

 

當我在洗澡時摸到一個小小的滑動硬塊,心裡出現了警報聲,選擇立刻到醫院檢查。

 

「看起來是良性腫瘤,不過我們再進一步檢查看看。」為了讓我放心,第二次檢查還做了穿刺,沒想到獨自回診的時候,醫生卻告知是惡性腫瘤。

 

癌症這個選項從來不會出現在我的人生中,沒想到它卻找上了我,這個消息讓我太過震驚而沒有任何真實感,只能楞楞地聽醫生說著治療計畫。

 

「進入治療期間,化療藥物的副作用,可能會讓妳至少兩年,也可能更久都無法懷孕了。」

 

直到醫生提到可能不孕,內心才浮現一股真切的恐懼感,再也無法保持冷靜,癌症把人生規劃全按下了中止鍵,不論是明天的工作、週末的計劃,甚至是身為女性最基本的權利──懷孕,都硬生生地打斷。

 

▲接受物理治療師的指導。

 

恐懼的不是治療,而是未知

 

對我而言,害怕的不是生理上的痛苦,而是面對未知的恐懼。沒有人可以百分之百告訴妳痊癒了,也無法掌控未來的走向,這種壓力總是令人喘不過氣。

 

我們都知道化療會掉頭髮,身體會變得虛弱,只能做足心理準備,然而最難以克服的,還是復發和癌細胞轉移的可能性,不知道自己還剩下多少時間。

 

「妳別害怕,我會陪妳完成整個療程的。」先生在治療期間,一直支持著我。

 

一開始,罹癌讓我感到害怕和不安,隨著治療邁向後期,也了解許多醫療知識,心情越來越穩定,非常感謝家人,給了我很大的空間與尊重,因為對於患者來說,過度關心反而會帶來極大的壓力,更不用說來自四面八方的建議了。

 

罹癌之後,很多想法都改變了,當你直接面對生死,腦中跑過一陣人生跑馬燈,過往的日常瑣事都成了過眼雲煙。

 

「過去到底都做了哪些事?生命中是否有未完的遺憾?」我忍不住幫自己前三十年的人生梳理一遍,才發現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完成。

 

▲罹癌前的旅行。

 

年輕癌友,看不見的需要

 

後來,慢慢認識了很多罹癌的朋友,有些跟我差不多年紀,有些年紀較長,看到很多人完成治療之後,也開始幫助其他人,不論是在醫院擔任志工,與基金會合作幫忙徬徨的病友,接著,這些被幫助的人也回過頭再幫助其他人。

 

當我看到這些良善的循環,也開始思考現在的自己可以做些什麼?

 

「我要把這些正確的資訊分享給其他有需要的乳癌姊妹。」治療過程中,加入乳癌相關的活動,發現參加的年輕癌友非常少。

 

其實,年輕癌友是一個很特別的族群,我們要面對的問題與年長者有所不同,以乳癌為例,年輕患者也許未婚、新婚,甚至是在懷孕中發現罹癌。

 

她們大多都是家中的經濟支柱,每天忙於工作、家庭,還要跟疾病對抗,在這樣的高度壓力下,就會產生心理疾病。

 

於是,我將治療的心路歷程在網路上分享,寫下乳癌患者常遇到的凍卵、重建問題,希望可以協助跟我一樣罹癌卻徬徨無措的年輕患者。

 

▲「有病人參音樂會」演唱會照。

 

花漾女孩,相互扶持

 

「雖然對於治療一直沒有信心,也感到很害怕,但是看到妳常常在網路上分享自己參加過的活動,看見妳現在過得那麼好的模樣,讓我稍微對未來有了些希望,妳的存在,對我來說就是一種鼓勵。」

 

聽到這段話的時候,讓我深有感觸,原來認真的生活,對其他同樣罹癌的病友也是一種鼓勵。

 

為了可以鼓舞到更多人,我成立了「花漾女孩」,全國首個專為年輕乳癌患者打造的支持團體,在這個社團裡,會遇到跟自己有著相同困擾、遇到相同難關的人。

 

在交換療程、抒發情緒的過程中,她們會知道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為家人努力生活著,她們並不是一個人。

 

曾經有位女孩告訴我:「即使只是一份少少的稿費,也讓我在跟朋友相處的時候,不會感覺自己是個沒生產力的人。」


很多年輕病友因為治療,只能暫停工作,卻得面臨無法再次回到原本職場的窘境,頓時失去了人生目標,如果她們可以找到自己另一個專長用以維持生計,對心理方面的預後很有助益。

 

當我看著每個女孩的回饋,心裡油然生出一種責任感:「我要對進入社團的每一個女孩負責,讓她們不只可以緩解生理上的苦痛,也可以抒發悲傷情緒,讓這裡成為乳癌女孩們的避風港。」

 

▲有病講座。

 

人生是本有溫度的書

 

If your life were a book and you were the author, how would you want your story to go? ── Amy Purdy

 

偶然在TED看到一段演講影片,主講人Amy Purdy,喜歡滑雪的她在十九歲時,因為一場疾病失去雙腳,只能戴上義肢,消沉之後選擇重新站起來,不因殘疾而感到失意,努力與義肢和平共處,最後榮獲殘障奧運滑雪板女子金牌。

 

「如果妳的人生是一本書,而妳是作者,妳希望故事怎麼發展?」在治療期間一直問自己的一句話!

 

我的回答是:「我想在生活中努力過好每一刻,盡我的能力去幫助更多人。如果我的人生是一本書,我希望是一本讓人感受到溫暖的書。」現在,就邀請您一起閱生命這本大書……

 

(本文獲「台灣癌症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被6個醫師宣判只能活半年!她勇敢戰勝胃癌,實現4%的奇蹟

撰文 :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日期:2019年02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 A
  • A
  • A

「癌細胞擴散得太嚴重,要把全部癌細胞切除乾淨,除非把整個腹腔器官都拿掉,依你這樣的情況,根本沒辦法開刀。」又一名醫師這樣對我說。

文/台灣癌症基金會抗癌鬥士洪翊玲

 

民國一○四年六月,我被六個醫生告知最多只剩下半年的時間,彷彿再也沒有其他活路了。

 

抑鬱生活,竟成癌細胞溫床

 

確診的前兩年,生活的壓力使我兩年期間抑鬱、夜不得眠,我經歷著我這輩子最痛苦的日子,卻沒意識到失衡的生理和心理狀態,已讓癌症悄悄在我體內滋長。

 

抑鬱、痛苦、無法入眠成為滋養癌細胞的最大養分,待我出現腸胃不適、異常疲憊時,竟已是胃癌末期。

 

那天,我先生在短短五個小時內,聽見三個不同科別的權威醫師宣布──罹患胃癌末期。

 

當時第一個閃現的念頭是:「完蛋了,我要害老公這麼年輕就喪偶了!還有,我的父母怎麼辦……。」擔心著旁人,卻未曾想到自己。

 

診間外,先生側身仰著頭,獨自站在台大空盪的走廊盡頭,我走了過去,拍了他的肩膀,看著他想強忍眼淚,卻已哭得扭曲的臉,腦中原先想好要安慰他的台詞,沈重地一句都開不了口。

 

我們看著對方,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下,痛哭了五分鐘,他才擦乾眼淚,牽著我向醫院的癌症資源中心尋求協助。

 

這輩子第一次深刻體驗到,原來這就是所謂──無語問蒼天。

 

胃癌中的籤王──瀰漫型胃癌

 

「怎麼樣?醫生怎麼說?」媽媽憂心無助的眼神緊鎖著爸爸想等到他的回答,換來的卻是一片沉默。

 

空氣在那一瞬間凝結了,沉重得無法呼吸。

 

我躲進房間用手摀著嘴,憋著痛哭的聲音,克制著哭得激動發抖的身體,心裡的愧疚感逐漸加深,對不起我的父母,沒有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才讓他們現在那麼痛苦。

 

「我盡量幫你延長時間。」就算經歷了六位醫生對我病況的消極態度,先生依舊沒有放棄,直到找到了萬芳醫院的謝主任,他是唯一表示願意積極治療我的醫師。

 

瀰漫型胃癌惡性程度相當高、存活率極低,在確診為四期後,無論治療與否,通常只剩下幾個月到一年左右的壽命,導致大部分醫師對此病況的態度都相當消極。

 

第一次化療後開始掉髮,我果斷將頭髮剃光,買了一頂適合自己的假髮,從未因眷戀而傷心哭泣。化療的高量藥劑造成嚴重副作用,連續嘔吐十幾天是例行公事,以腹腔灌注的疼痛更是連嗎啡都壓制不住。

 

做放療時,每天嚴重腹瀉約三十次,就這樣持續了快兩個月,每天只能黏在床上和馬桶上,不要說走路了,虛弱得連說話都沒有力氣,當時疑惑自己這樣算是「活著」嗎?

 

當意外來臨時,才會發現過去所追求的財富、外貌、成就通通不重要了。那一刻,本能地只想活下去,甚至願意用一切去換取健康的身體,人生的願望瞬間變得如此卑微。

 

置死地而後生,正視死亡

 

手術後經歷三個禮拜的恢復期,稍微有了點體力,我開始在臉書上發文,不管有沒有人看,只是一股腦兒把這段時間的心情,寫成一段文字記錄下來。

 

當時的我,打從心底認為自己的壽命最多半年,所以拼命地想在這世上留下我的痕跡,甚至在心裡想:「就算我要死,我也不要讓身體這些癌細胞好過!從現在開始,我就是要每天過很開心!」置死地而後生,「正視死亡」就是這種感覺吧!

 

「我不理解為什麼是我得癌症?」曾有好幾個網友看見我的文章,私訊問我。


「所以,你覺得應該要是誰呢?」


「我覺得老天不公平!」


「那你覺得應該要是誰才是公平的呢?」當我反問,他們總會語塞。

 

我認真想過這個問題,依舊慶幸罹癌的是我,如果今天換作是我的家人,絕對比我自己罹癌還要難受。

 

對我來說,罹癌就像人生的其它困境一樣,接受然後勇敢面對,如此而已。

 

治療結束後,我媽終於忍不住流著淚告訴我:「資深護理師曾經跟我說,剩下的日子只要好好陪伴妳就好,這些話我根本不敢跟妳說……。」

 

從確診時被六位醫生判死刑的心痛和震撼,到好不容易尋至願意治療我的醫生,心中出現一絲希望,但在治療過程中又被專業護理師告知:「剩下能做的就是好好陪伴妳女兒。」

 

天下父母心,面對一次次的打擊,媽媽承受的痛苦,遠遠超過我所承受的,但她還是堅毅地挺過來了。這些日子,能讓我傷感而流淚的從來不是我的病,而是我母親。

 

歷劫重生,實現百分之四的奇蹟

 

 

有時和先生聊到當時被醫院宣判刑期和治療時的慘況,都會不自覺陷入沉默,各自出神地望向遠方,陷入記憶的時空裡。

 

若干分鐘後,他會回神看著我說:「你做到了!」我只能微笑以對,那一刻,真是盡在不言中。

 

當初撰寫生病紀錄的文章,單純是因為感觸良多、想感謝身邊的家人朋友,沒想到越來越多人看見我的發文,並且告訴我他們感受到這股正面能量,也影響他們更懂得珍惜現有的一切,以及當下的每一天,這是當初所始料未及。

 

好久以前,曾在心裡暗自允諾,只要身體狀況允許,想讓更多人從五年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四的我身上,看見更多希望,現在我實現了,是這份面對苦難的態度,讓自己成為心靈巨人。

 

(本文獲「台灣癌症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善用乳房X光攝影,揪出早期乳癌!3招減少疼痛感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2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根據2016年癌症發生資料,女性乳癌高居十大癌症第三位,是女性不可輕忽的癌症。乳房X光攝影檢查是預防乳癌的有效工具,但民眾往往因為「不想面對」、「怕痛」,甚至擔心X光攝影的輻射會致癌等因素,拒絕篩檢。

為什麼要做乳房X光攝影?

 

乳房X光攝影可用來偵測乳房的鈣化點或微小腫瘤,發現無症狀的零期乳癌,是目前最有效的乳癌篩檢工具。

 

根據國內實證研究,大規模篩檢能降低41%的乳癌死亡風險,並減少30%的晚期乳癌發生率。定期做乳房X光攝影檢查,可達到早期發現、降低死亡率的目的。

 

 

乳房X光攝影會致癌嗎?

 

放射線的安全性取決於使用劑量、篩檢開始的年齡、篩檢頻率等。

 

根據原能會資料顯示,一次乳房X光攝影檢查,約接受0.7毫西弗劑量;美國保健物理學會指出,每年接受低於50毫西弗劑量的輻射,並無明顯健康(致癌)效應發生。

 

乳房X光攝影檢查很痛,怎麼辦?

 

為了獲得清晰影像,並減少輻射劑量,乳房X光攝影檢查的過程必須將乳房夾緊,以減少乳房組織重疊,確實會有些不舒服。以下方法可以降低不適:

 

1.避開乳房腫脹期

 

月經來潮前一週較不適合受檢,可在經期結束一至兩週內做檢查。

 

 

2.檢查前的心情調適

 

每個人對自己的健康都有知情的權利,而且應正視乳癌篩檢的重要性與必要性。只要忍受些許不適,便能有效篩檢出早期癌症病灶,才能及早治療。

 

3.檢查時應注意事項

 

檢查時須脫去上半身衣物,因此不要穿著連身衣裙,不要於乳房、腋下塗抹除臭劑、粉劑及護膚霜等,以免干擾醫師正確判讀,甚至因此必須重覆攝影。

   

篩檢之外,如何預防乳癌?

 

1.及早預防

 

平時應遠離菸、酒等致癌因子,飲食均衡,養成健康生活型態、規律運動、維持理想體重,並適度釋放身心壓力。

 

 

2.及早發現

 

定期接受篩檢,便能早期發現病變組織。

 

目前國健署補助45歲以上至未滿70歲的女性,每兩年一次乳房X光攝影檢查,以及40歲以上至未滿45歲、具有乳癌家族史(母親、女兒、姐妹、祖母或外祖母)的女性,每兩年一次乳房X光攝影檢查。

 

3. 及早治療

 

一旦篩檢發現異狀,應儘速接受後續診斷與治療,早期乳癌(第0-2期)治療預後佳,五年存活率高達九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名癌症病患的告白:罹癌後的人生,更要發現生活點滴的美好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在湛藍的大海傾身划過水面,精力充沛地往前游。我時而微笑,時而潛入水下,陽光灑在我臉上。我乘浪而行,有時往前衝刺,有時向下俯衝。然後,我醒了過來。

文/莉菈‧基里(Lila Keary)

 

我睜開眼看著房間,整個過程就像拍立得相機,影像緩慢地聚焦,愈來愈清晰地顯影在照片上。先是床頭櫃上放了九顆不同的藥丸和皮下注射器,為隔天早上所需預作準備。旁邊則是無菌紗布與必達定殺菌藥水,我用來清洗插入胸腔的導管。

 

這瓶必達定不只可以消毒殺菌,還可以充當紙鎮,壓住那一疊保險表單——我得在週末前填好寄出。床的另一邊掛著靜脈點滴,為我補充營養與水分。這病雖然殺不了我,卻也讓我無法乘浪前行。

 

我罹患癌症的時間已經占了我人生的三分之一。為了換取時間,直到下一次重大醫學突破出現,我從標準藥物到新療程,再到臨床試驗計畫,全都試過,一路上,我旁觀人們痊癒,也目睹人們死亡。

 

 

這些治療一點一滴瓦解了我的身體,不僅毀了我兩顆腎臟,我的心臟因此受損;我的腳底灼痛,手指麻木;左眼失去視力;消化系統停止運作;我開始有嚴重的憂鬱傾向,我再也不能生兒育女或進行任何長期計畫,連喝杯霜凍瑪格麗特調酒都做不到。

 

那個關於尋狗廣告的老笑話怎麼說來著?「失明,失禁,沒有牙齒,缺了右腳、尾巴與部分耳朵。聽到牠的名字『幸運』會回應。」

 

我老愛說,這下可讓你們逮到我關機的時候了,但其實我不停地發牢騷(有一次,另一位癌症病人告訴我,他曾在河內希爾頓飯店待了十九個月,連他都沒聽過有人像我一樣抱怨連連)。癌症似乎有個並未言明的副作用(至少對我來說),就是極端的暴躁易怒。

 

 

我的身體背叛了我,而我氣死了。然而,到目前為止,只有小女孩會沉溺於義憤填膺中。因此,這陣子,我轉移注意力,開始思考這具無疑相當虛弱、有點老舊且可笑至極的四十一歲身體能做些什麼事。

 

我能做的事,便是逗一個世上最棒的小孩開懷大笑,而我只需要一看見塑膠蜘蛛就假裝驚嚇與嫌惡就好。

 

我能投棒球,儘管街頭謠傳我投起球來活像個娘兒們——或者更糟,像查克‧納布拉克(Chuck Knoblauch,譯注:以傳球失誤聞名的洋基隊球員)。我能做西班牙烤雞,好吃到連來自西班牙馬貝拉的人(好吧,其實是來自布魯克林)都向我乞求食譜。

 

 

此外,我挑選成熟美味鳳梨的天賦,只能用異於常人來形容。我能細聽朋友說話,傾聽直覺的聲音,聆聽顧爾德彈奏〈郭德堡變奏曲〉——聽說,這是巴哈為一位嚴重失眠的俄羅斯伯爵寫的曲子。

 

當我狀態比較好的時候,我能洗衣服、洗碗盤,還有所有性事。我能保住全職工作,能與人對話,還能瘋狂血拼——除了除夕夜的時代廣場之外,鮮少看到這種瘋狂的盛況。

 

儘管不可能永遠掌控一切,但感受、想像與一點超然豁達永遠可行。每次清晨醒來,不想再入睡的時候,我都會抓起一杯茶,走上我住的紐約下東城公寓頂樓。上週四早上6:40下起了傾盆大雨,豆大的雨點落在馬口鐵花盆上,聽起來像極了煎培根的聲音。

 

 

空氣中傳來天竺葵與義大利千層麵的香味——一樓那間老字號義式餐廳已經開始備料,準備迎接中午用餐的人潮。我的運動褲溼透了,頭髮滴著水,一隻拖鞋飄走了,但整個社區漸漸亮起燈。

 

牡蠣色的防水風衣與黑色雨傘開始紛紛朝第二大道湧去。眼前是人們、水窪、鴿子、樹與計程車,而我盡情品味這雨中清香撲鼻的點點滴滴。

 

我擁有的不只是癌症,我還擁有起風飄雨的夏日清晨,以及對萬事萬物油然而生的敬畏之心——對於我依然時時刻刻都可以碰觸、品味、看見、聽見與吸入的一切,我深感敬畏。我徹底醒悟,重拾這些生活點滴的價值,絕對不亞於病情痊癒。

 

 

(本文摘自《歐普拉人生指南:生命中的快樂小事》,時報出版, 歐普拉雜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乳癌年輕化要注意!40歲女早期治療 術後鬆口氣:好像沒事一樣!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9月1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40歲的林小姐今年初摸到乳房有硬塊,就醫後發現有2~3公分的腫瘤,初步診斷是原位癌,但因鈣化點分布範圍達7公分,需要做乳房全切除手術,初期林小姐害怕術後影響外觀,遲遲沒有接受治療。

乳房原位癌指的是癌細胞只存在於乳腺管中,不會轉移也不會威脅生命,經過適當治療後幾乎就能痊癒。

 

不過,仍有10%的乳房原位癌會合併微小的侵犯性乳癌,也就是癌細胞會進入淋巴、血管等其他組織導致擴散。

 

在朋友鼓勵下,林小姐轉至衛福部雙和醫院診治,外科部主任、乳房外科醫師洪進昇診察後發現,林小姐屬於原位癌合併侵犯性乳癌,在腋下附近的前哨淋巴結中,已經有癌細胞存在。

 

不過,由於病程屬於早期,治療上與原位癌相同,不需要化療,進行「達文西乳房全切除前哨淋巴手術」後,服用抗荷爾蒙藥物、定期追蹤即可恢復正常生活。

 

▲患者林小姐術後恢復良好,直說「好像沒事一樣!」(攝影/林芷揚)

 

乳房全切除手術包含:傳統手術、內視鏡手術、達文西手術。洪進昇醫師表示,乳房全切除傳統手術,傷口約15~20公分,傷口部位包含乳房內部到腋下,術後重建需花費相當多的時間。

 

▲乳癌傳統手術、內視鏡手術、達文西手術比較表。

 

內視鏡手術則有兩個傷口,一個在乳暈部位約3公分,另外一個在腋下約5~7公分。

 

至於達文西手術,則可以再少一個傷口。

 

由於腋下淋巴手術比較複雜,週遭有許多神經和血管,傳統的腋下淋巴手術是在腋下劃開傷口後,再摘取淋巴。

 

但達文西的影像系統進步,機器手臂也比傳統內視鏡器械更加靈活,可以有效輔助醫師,出血量也比傳統手術和內視鏡手術少。

 

▲雙和醫院外科部主任、乳房外科醫師洪進昇。(攝影/林芷揚)

 

以林小姐的例子來說,就是使用達文西從乳頭進去做乳房全切除,同時使用達文西來摘取前哨淋巴,因此林小姐的腋下沒有傷口,外觀上看不出異樣,穿著細肩帶、低胸衣物都沒問題。

 

洪進昇醫師指出,乳癌的好發年齡是45~55歲,但已有年輕化的趨勢,提醒女性30歲以後每1~2年需做乳房超音波或攝影檢查,40歲以後則是每年都需要檢查。

 

臨床上發現,約有7成的乳癌沒有明確病因,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維持良好生活習慣還是因應乳癌的最好方式。另外,目前所知,家族遺傳是乳癌最大的風險因子,若直系血親曾罹患乳癌,就要特別注意。

 

▲洪進昇醫師提醒,乳癌是多因子的疾病,保持良好生活習慣、定期檢查、早期治療是最好的因應方式。(攝影/林芷揚)

 

洪進昇醫師補充,乳癌是多因子的疾病,除了家族遺傳,也和初經較早、停經較晚、30歲前未生育、從未哺乳、環境荷爾蒙、生活習慣不良等因素相關,可能是受到多重因素影響,「這裡扣2分,那裡扣3分」導致乳癌發生。

 

許多民眾不敢面對乳房問題而拖延病情,但洪進昇醫師提醒,乳房疾病大多數屬於良性疾病,若能於早期乳癌的階段及早治療,就能提高存活率並維持良好生活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罹患兩次乳癌、全身轉移...她靠日本免疫療法成功抗癌!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0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現年44歲的陳小姐十年前在日本工作時,無意間摸到乳房腫塊,檢查發現右乳罹患早期乳癌,對當時才34歲的她打擊很大!不禁自問「我又沒做壞事,為什麼遭這種報應?」

2008年年底得知罹癌後,陳小姐因為害怕化療、手術等傳統治療方式,決定放下日本的工作,2009年回到廈門家鄉尋求中醫治療。

 

那幾年她服用中藥並搭配食療、改善生活習慣,同時在中醫診所做志工,生活輕鬆沒有壓力,體力和氣色恢復良好,「我外表看不出來是癌症患者。」不過,陳小姐體內的腫瘤一直沒有消失。

 

「那時候對癌症不了解,想說可以與癌共存,帶著腫瘤也無所謂。」陳小姐回憶,當時因為身體狀況不錯,決定回日本工作,沒想到生活壓力增加之後,2015年1月發現癌症轉移到全身骨頭、肺部和淋巴,嚴重到不但無法走路,身材也暴瘦一圈!

 

當時日本醫師告知已經是乳癌末期,還催促她趕快回國,「不然妳可能會死在日本!」不過,在朋友介紹之下,同年2月陳小姐轉往東京的聖之丘病院,醫師鼓勵她不要太早放棄,並讓陳小姐接受8個療程的化療後,進行右乳切除和淋巴廓清手術。

 

接下來,由於陳小姐的病情非常嚴重,醫師給予階段性治療,2015年年底先利用HITV療法和內分泌治療做基礎治療、延長壽命。

 

▲研發HITV療法的蓮見醫師。

 

三個月後,陳小姐確診左乳也有乳癌,「我等於得了兩次乳癌!」同時肝臟、淋巴結都有新的轉移。

 

2016年3月,陳小姐進行左乳切除手術,同年年底病情持續惡化,便開始進行樹突細胞和IMRT適形放射治療的並用治療,病情終於逐漸好轉,現在體內只有2個地方有殘留,微小的骨轉移也正在減少。

 

陳小姐在日本免疫療法的輔助下成功抗癌,相當鼓舞人心,而免疫療法作為癌症輔助性療法的發展也日趨成熟,是標靶藥物之外,近年廣受癌友關心的熱門療法。

 

在民間多方爭取下,衛福部現已準備通過《特定醫療技術檢查檢驗醫療儀器施行或使用管理辦法修正草案》(以下稱特管辦法),有限度開放醫療機構申請為癌症四期患者使用自體免疫細胞治療。

 

日本免疫療法權威蓮見賢一郎醫師日前受臺北醫學大學醫療暨生物科技法律研究所與國內GICC集團下的博惠生技邀請來台,分享癌症免疫療法中的專利「HITV(Human Initiated Therapeutic Vaccine)療法」。

 

▲蓮見醫師日前獲邀來台,分享日本癌症免疫療法的發展。

 

HITV療法是以自身癌細胞上的抗原,訓練免疫細胞中的樹突細胞(Dendritic Cells,DC)成為特種部隊,再將辨識癌細胞的技巧傳遞給有擊殺作用的T細胞(cytotoxic T cell ,CTL)。

 

這些殺手免疫細胞就可以快速、準確的辨認體內癌細胞,鎖定之後撲殺。另外,HITV療法中也有結合放療與化療的部分。

 

免疫療法是透過調控病人自體免疫力所產生的治療,因此排斥作用較少、副作用也較低。

 

▲癌友陳小姐(右一)在研討會中分享抗癌經驗。

 

挺過漫長的抗癌歷程,陳小姐說自己個性樂觀,她說得知罹癌那天是人生最低谷的一天,但「接下來每一天都會比那天更好!我是這樣想的。」

 

抗癌休養期間,「我覺得活著變得非常簡單,因為我什麼都不用想,我就只要抗癌就好了。」積極治療之外,陳小姐的樂觀正向或許也是她能夠勇敢抗癌、不輕易放棄的一大秘訣!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