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人生過得更有意義?秘訣是挑戰自己的極限!

撰文 :林靜芸 日期:2019年02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阿本是我的醫學院同學,平時忙著踢足球、打橋牌、追女孩。總要到期末考前二星期,他才會出現在教室,他嘴巴很甜,總能說動我借他筆記,陪他念書,作他的私人家教。

文/林靜芸

 

但阿本很會抓重點,他也只念重點。考試只求六十分,他認為書讀太多,頭腦太撐,人會不舒服,我如果要他多記一點,他就會兩手勒住脖子告訴我:「學問滿到這裏,裝不下了」。

 

想起來,阿本應該天資非常好,別人念一學期的功課,他只念二星期,不必熬夜,也從未補考。

 

阿本與我同時從醫學院畢業,我們在每年的醫學會短暫碰面,阿本還是一句老話:「六十分就好了。」別人參加醫學會是進修,阿本是報到拿學分。他常笑我:「書讀那麼多有什麼用,健保給付都一樣啊!」

 

 

跟阿本在一起太久了,我不知不覺過著六十分的人生,早上不想起床,下班不想運動,不想交新朋友,不想學新知識,日子漸漸懶散。過了六十歲,突然警覺六十分哲學是自已萎靡的原因。

 

最近見到幾位超級老人,包括台灣大學103歲的孫教授,每天自己走路(拿拐杖)上班,工作是編輯經濟學雜誌。

 

 

林口球場會員杯高爾夫球比賽中,104歲的謝醫師打完18洞,這些超級老人的秘訣居然是挑戰自己的極限,包括學習新語言,學習新樂器,交新朋友…

 

六十分哲學強調舒服,躲避不愉快的事件,只尋求快樂。但是一味躲避勞心勞力的事情會使大腦萎縮,大腦與其它器官一樣,用進廢退,少用就會萎縮。

 

如果接受挑戰,艱困的活動又會讓我們不舒服不樂意。大腦的中間層主管情緒,當人們從事困難活動,大腦傳輸增加時,人確實會覺得疲累困惑、沮喪,但是困難挑戰也使大腦生長。

 

海軍陸戰隊的格言:「疼痛表示軟弱的魔鬼在離開你的身體;不舒服表示身體在建構肌肉以及制度」。超級老人訓練自己超越極限得到好的腦力,得到好的記憶與專注能力。

 

 

從超級老人的例子可看出,追求人生的一百分其實並不難,不管動或靜,選一件事專注去作,大腦變厚變健康,就能超越自己。我了解自己欠缺磨練之後,重新思考生活中的每件事。

 

以往的我,害怕卡拉OK;聽別人唱歌,只能作啞吧。為了挑戰卡拉OK,我先關在自家書房跟著You Tube學唱;接著開車時唱,洗澡時唱,慢慢進步到可以在台上拿麥克風,享受卡拉OK的美妙。

 

用這種精神生活,我去過許多地方,作了一些瘋狂的事,讀了許多書…,也領悟到阿本所謂六十分、「學問滿到脖子」,其實脖子以上的腦還有無限潛力等待我們開發呢!

 

(本文獲「林靜芸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下次」!人生無常,或許再也沒有下一次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上一篇用「人生短短幾個秋」為題,來談第三人生的投資理財。這一篇繼續用這七個字為題,因為面對生活,又何嘗不該活在當下呢?

文/施昇輝

 

第三人生最不該把「等……再……」這種句型掛在嘴邊,例如「等下次有空再聚聚」或是「等有錢再去旅行」,結果經常都是再也見不到面,或是再也沒機會去了。

 

「老友」在第三人生,絕對是生活上的重要支柱,但大家的健康都不復以往,甚至生命無常,脆弱到說走就走,所以能見就見,不要期待還有下一次。

 

如果是經常見面的老友,驟然離世或許還能接受,但如果是旅居國外,好多年才見一面的老友,真的要抱著「見一次,少一次」的心理準備。

 

如果老友相見,和其他活動撞期,我一定盡可能以前者優先。如果另個活動非去不可,我也會想方設法,在老友相見場合快結束前趕到。前不久,我的一位大學同學榮退舉辦餐會,幾乎所有在台同學都到場為她慶祝。

 

 

我當晚早就安排要去鹿港演講,不可能改期,所以我就跟同學說,我一結束就趕高鐵北上。很多同學都情義相挺,當我晚上快十一點趕到時,還有十幾個同學等我。

 

我在2003年就被當時任職的證券公司解雇,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幸虧這些大學同學不離不棄,才能讓我順利走過人生的谷底。幾乎全員到齊的同學會,我怎能缺席呢?

 

2014年,我和老婆參加了一趟15天的地中海郵輪團,和一對劉大哥夫婦最投緣,回國後還相約吃飯、旅行。兩年後,這對夫婦跟我們約好,「等他們從香港回來,要再一起去北歐搭郵輪」。

 

結果,劉大哥在香港心肌梗塞猝逝,他的太太難過到不只取消北歐行程,也不再與我們聯絡,我們就此失去了這個好友。

 

 

我想這種例子,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我希望大家能見面時就見面,不要徒留遺憾。

 

此外,另一種很大的遺憾就是「很多事到老了,就不能做了。」這種遺憾多半發生在「旅行」上。很多人最後沒有成行,不是因為沒有「錢」,而是因為沒有「健康」了,但大家之所以遲遲不去,很多卻是因為「捨不得花錢」。

 

沒有人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所以都省著花錢,怕萬一沒錢了卻還沒走,怎麼辦?所以很多人都想靠投資賺點旅費才捨得去,結果反而賠錢,更不能去了。

 

進入第三人生,不該太斤斤計較錢,應該是「值得花,就該花」。2012年,我去尼泊爾旅行,導遊推薦大家可以去玩飛行傘,飽覽費娃湖美麗的風光,30分鐘的天空翱翔索價199元美金。

 

 

雖然真的有點貴,但我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因為我想一定要趁年輕來嘗試,否則到老了,可能骨頭硬了,身手也不靈活了,屆時就算想玩,也沒資格玩了。飛過一次之後,了卻心願,不會到老來才扼腕遺憾。

 

另一個類似的經驗是2015年在阿拉斯加搭直升機上冰原,花了360元美金,絕對值得,因為一生可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玩飛行傘或許還牽涉膽量,但需要體力爬坡的中國黃山之旅,絕對應該趁膝蓋還能負荷時趕快去。2017年,我和老婆特別挑了一個在黃山上待五天四夜的團,費用雖然高一些,但因為時間充裕,所以體力負荷相對較少。

 

這種用「金錢」來保護「健康」的方法,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參考。下一個挑戰體力的旅行,我會設定在秘魯的馬丘比丘,希望能在60歲以前完成(其實就是明年了)。

 

 

最後,因為人的壽命越來越長,進入第三人生時,父母或許都還健在。在醫院裡,我經常看到很多六七十歲的人陪伴八九十歲的父母來看病。千萬不要以為有外籍看護就沒事了,也千萬不要「等父母生日,或過節時再去請他們吃飯」,因為很可能就會變成「等父母生病,再去看他們」了。

 

有空就去看他們,沒空至少每天打個電話給他們。看到他們精神奕奕,或聽到他們講電話中氣十足,其實就是一種平凡的幸福。當然,要能持續享受這種親情的前提是,顧好自己的健康,才有能力照顧父母。

 

不要一直以為還有「下一次」,而要常常心想,或許只有「這一次」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小進步也值得喜悅!轉換心境,享受你的加分人生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時候,雖然感受到自己有明確的變化,感受到自己在前進,卻無法感到欣慰,反而放棄了夢想和目標。「扣分」思考就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會讓人覺得現在的自己和理想的自己相去甚遠,不斷給自己扣分。

文/岸見一郎

 

「扣分」思考會大大影響動力。我學韓文已經兩年,如果我把「不需要透過翻譯,就可以用韓文演講」視為理想狀態,用扣分法評價自己目前的實力,每天快樂學習就立刻變成一種折磨。因此,除了不要和他人比較,避免和理想中的自己比較也很重要。

 

以前我只能在演講開始時用韓文打招呼,最多只能自我介紹一下,現在可以用韓文和別人稍微聊幾句。雖然離不需要借助翻譯,自己用韓文演講的程度還差得很遠,但即使只有微小的進步,也要將焦點集中在進步的部分。

 

要做到阿德勒提出的「追求健全的優秀性」,就不能著眼於和理想的差距,用扣分的方式評價自己,而是要用加分的方式評價自己的進步。

 

 

從這個角度有意識地尋找,就會發現自己有很多值得加分的地方。當然,也有很多做不到的事。尤其隨著年齡的增加,身體機能的衰退越來越明顯,就很容易注意到這些不如意的地方,就會為自己的價值扣分。

 

以前健步如飛,最近只要稍微走一小段路,就很容易疲累。膝蓋很痛,沒辦法走路。膝蓋和腰都很痛,自己越來越不中用。這些都是「扣分」思考。

 

這是將曾經年輕、精力旺盛、充滿活力的「以前的自己」視為理想狀態,然後用扣分的方式看待現在的自己。

 

但是,即使無法像以前那樣健步如飛,無法走很長的距離,持續散步的習慣,或許可以結交到一起散步的朋友;即使走路的速度變慢了,放慢腳步,反而能夠敏感地感受到以前不曾發現的路旁花草,嗅聞到一年四季不同的氣味。

 

 

只要稍微改變看問題的角度,就一定會發現很多「力所能及」的事。

 

我在五十歲時因為心肌梗塞病倒,不得不住院一個月。一年後,又接受了冠狀動脈繞道手術。但最近即使接受這種需要全身麻醉,讓心臟停止跳動,使用人工心肺機的手術,回到病房之後,就會立刻開始復健。

 

首先坐在病床上,走到床邊的椅子,確認脈搏和血壓等生命徵象。因為剛動完手術,光做這件簡單的事就很吃力。

 

但是,在手術第三天走去護理站時,發現腳步穩健得出乎意料。之後,就會逐漸增加走路的距離,當可以走較長的距離後,就開始走樓梯。復健期間,就是不斷累積「今天完成了昨天做不到的事」。

 

這並不是和其他動相同手術的病人競爭,復健不需要和別人比較,可以用加分法追求「健全的優越性」。即使不和別人比較,每天的一小步成為巨大的喜悅,也可以感受到這種喜悅成為鼓勵,激發了生命的熱情。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經驗是最棒的禮物!有些事情,年紀到了更能體會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花了四年的時間,翻譯了柏拉圖的《蒂邁歐篇》。二〇一五年,在我五十九歲那一年,這本書終於順利出版。如果在年輕時翻譯這本書,或許會希望獲得大學的肯定,為求職加分。但是,現在可以不考慮這些事,花好幾年的時間完成這項艱難的工作,令我感到極大的幸福。

文/岸見一郎

 

在柏拉圖的著作中,《蒂邁歐篇》是在歐洲國家最廣泛閱讀的作品,但日本已經有四十多年沒有推出新譯本,所以很難買到。

 

我希望除了專家以外,有更多人可以閱讀這部重要的著作,所以開始著手翻譯,但我已經超過十年沒有碰希臘文。即使有這麼長時間的空檔,我非但沒有忘記,閱讀原文時,反而比年輕時更順暢。

 

雖然我至今仍然認為希臘文很難,但也許是拜人生經驗所賜,現在比年輕時更能夠深入瞭解書上所寫的內容。

 

 

在沒有碰希臘文的那段時間,我學習了阿德勒心理學,應該也有助於我更加深入理解。那並不是直接的幫助,而是提供了一種輔助。

 

就好像在解幾何習題時,一旦有了輔助線,就可以清楚看到之前看不到的形狀;學習阿德勒心理學,以及各種人生經驗的累積,加深了我對哲學的理解。

 

精神科醫師神谷美惠子在日記中寫道,「能夠充分運用所有過去的經驗和學習的知識,並加以整合,是多麼令人感動。我每天都會思考這件事,每次思考,都會充滿深深的喜悅。」(神谷美惠子《神谷美惠子日記》)

 

能夠運用至今為止的人生中,自己所學的知識、自己的經驗和累積的所有一切表達某些東西。不必在意他人的評價,充分體會學習的快樂。而且,對事物能夠比年輕時更加深入理解——這正是年老這件事積極的一面,也是年老的優點。

 

 

我年輕時曾經在學生管弦樂團吹法國號。現在的技術雖然不及當年,但如果有演奏的機會,我相信只要稍微練習一下,應該可以吹得比年輕時更出色。因為即使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曾再吹過法國號,但持續聽音樂,對音樂的理解和年輕時完全不一樣。

 

只要能夠發現年老的價值,後半生應該會更快樂。為了實際體會年老這件事積極的一面,不妨重拾年輕時曾經做過的事。也可以挑戰以前一直想做,卻遲遲沒有機會做的事,甚至可以踏入一個全新的世界。

 

也可以重拾年輕時看了感到費解的書,或是拿起一直放在書架上,打算以後再看的書。我相信重新看這些書,一定會有不同的感受,也會有很多全新的發現。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齡只是個數字!無論幾歲,隨時都可以開始學習新事物!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致
  • A
  • A
  • A

因為學習多年,我能看懂希臘文、英文、德文、法文等歐美語言,但以前從來沒有機會學過亞洲的語言,所以我從零開始學習韓文。現在已經能夠跟著韓國籍老師閱讀書籍,但仍然會犯一些低級的錯誤。

文/岸見一郎

 

我在六十歲時開始學韓文。因為我經常去韓國演講。如果回到年輕時代,就像在學語言時會犯低級錯誤一樣,會在很多事上犯錯、失敗,深刻體會到自己的無知和缺乏經驗。

 

學習新事物本身是令人興奮的愉快經驗。學習過程難免有痛苦,但其實不需要放棄至今為止累積的一切,就可以回到年輕時代。那就是「模擬體驗」年輕。

 

任何人都可以嘗試「模擬體驗」年輕,不需要特別的才華或資質,只需要少許挑戰精神。借用澳洲的精神醫師•心理學家阿爾弗雷德•阿德勒的話,就是具備「不完美的勇氣」。

 

 

有些人有機會挑戰新事物,卻用各種理由推託,說自己「沒辦法」、「做不到」。有人說自己記性比年輕時差多了;有人覺得太難了,無法理解;也有人說自己體力不好。只有一大把時間……。

 

但是,其實不可能做不到。只要像讀高中時那麼努力,即使從頭學習一種全新的語言,也完全有可能學會。但因為無法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或是不願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所以在開始做之前,就認定自己「做不到」。

 

阿德勒說的不完美,並不是指人格不完美,而是新學習的知識和技術的不完美。一旦開始學習新的事,就會馬上看到「不會」的自己。因為以前沒學過,「不會」是理所當然。但是,接受「不會」的自己,才有辦法「學會」。

 

有一次,我在演講中提到自己開始學韓文,一位七十多歲的男性在演講結束後叫住了我。他告訴我,他從六十四歲開始學中文,目前從事翻譯導遊的工作。他鼓勵我:「無論活到幾歲,隨時可以開始學新事物。」

 

 

我學韓文才兩年,學習資歷尚淺,但現在已經看得懂韓文書了。

 

去年,我受韓國全國性的報紙《朝鮮日報》的邀請,用韓文寫了一篇簡短的書評。雖然寫完之後,曾經請老師幫我修改,也因為能力不足,無法盡情地寫下自己的想法,但寫完之後,還是很有成就感。

 

我打算在學韓文之後,再學中文。去年有機會去台灣演講,當時稍微學了幾句中文,讓我產生了興趣。

 

年輕時的學習經常被迫和他人競爭,或是必須有結果。然而,到了目前這個年紀,就不會在意別人的評價或是評論,可以充分感受學習的快樂。可以說,這正是年老的特權。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墉:人生是一連串的再學習、再出發!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8月1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現在的人平均壽命都延長了,有研究說現在出生的孩子能活到一百二十歲。連退休年齡,以前是五十歲,現在是六十,最近更有人主張七十歲退休,未來很可能八九十歲才退休,人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態度能夠不隨著改變嗎?

文/劉墉

 

我以前看西方傳教士上個世紀初在中國農村的調查報告,說中國人的理想是「三代同堂」,其實農村的平均壽命很短,男人常常三十幾歲就死了,三代同堂少之又少。

 

換作今天,總是聽見誰作爺爺奶奶了,我老岳父今年九十八,早做曾祖父了,三代同堂根本不稀奇。

 

早年在中國,丈夫死了,還在世的妻子,出殯的時候常要哭天搶地抱著棺材,甚至有些「未亡人」會喊著你別走啊!用頭去撞棺材,撞得滿頭是血。她可能確實捨不得丈夫,也可能要表現給四周的親友看。

 

問題是,如今壽命長了,老公九十歲走,八九十的老太太,也要去撞棺材嗎?也要表現多麼捨不得,會為丈夫守寡一輩子嗎?

 

我有個朋友說得好:「以前說家裡男主人死,得倒楣三年。那是因為男主人常常在壯年就死了,把太太孩子留下來,生活難免困難。換作今天,八九十歲才走人,加上有社會保險,還倒楣三年嗎?只怕家人反而變得比較輕鬆呢!」

 

我朋友這段話說得可能有點謔,但是不是也有他的道理?

 

從哀樂中年到哀樂老年

 

二三十年前,就常聽人說「哀樂中年」,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下頭要照顧小的,上面要照顧老的。是啊!四十多歲,孩子可能才十歲,甚至不到,上面卻有六七十歲的老爸老媽要照顧。

 

但是現在說法又改了,說現在是「哀樂老年」。因為大家壽命長,子女已經進入老年,上面仍有父母要照顧,結果是六七十歲的老子女,照顧八九十,甚至上百歲的父母。

 

當人們的壽命變長,很多事情都會改變,民俗可能改、社會福利、醫療制度必須配合,甚至連學習和就業的方式也得跟著改變。

 

牌子重要還是本事重要?

 

在農業社會,常常是「克紹箕裘」,父傳子、子傳孫,許多特殊的技術都一代傳一代,所以說「家有萬貫不如一技在身」。

 

進入工業社會,教育普及了,大家重視的是學歷,動不動就說誰是某某名校畢業,好像只要拼上好的大學,下面幾十年,靠那張畢業證書就不愁了。

 

問題是今天還這樣嗎?

 

當然還這樣,你能進好的大學,表示你的程度好,加上重點大學師資好、同學好,當然畢業之後大家搶著要。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想,那些一般職業學校畢業,甚至沒上過大專學校,全靠「自學」的人就一定差嗎?很簡單,看看微軟的比爾蓋茲,看看蘋果的賈伯斯,一個大學念一年,一個連一個學期都沒念,他們差了嗎?

 

尤其在這個網路資訊發達的時代,很可能教授在上面教課,下面學生已經從網上得到最新的資料,發現:「教授,您過時了!」

 

嘴上沒毛本事不差

 

以前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現在也不一樣了。

 

多少「嘴上有毛」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電腦出問題,滿頭大汗搞幾個鐘頭都沒辦法解決,正好「嘴上無毛」的兒子、孫子經過,就請他們幫忙,只見他們探過頭看一眼,再伸手,劈里啪啦,沒幾下,嘴上有毛的還沒看清楚呢,沒毛的已經把問題解決了。

 

以前年輕人非出去闖天下不可,現在好多年輕人,成天待在家,卻跟世界的每個角落溝通,我有個學生說得好:「閉門家中坐,把東西送上網,睡一大覺醒來,已經賺了好多好多銀子!」

 

大家在飛,你能不動嗎?

 

再談談學歷,畢業證書確實有用,以前可以用半輩子,甚至唬人一輩子,今天還成嗎?你剛畢業,真才實料,沒問題!真正出問題的是,如果你不繼續努力學新的東西,過不了幾年,就算你在你那保守的單位還很神,出去比一比,還能神嗎?

 

我有個學生跟賈伯斯似的,大學混兩天,等於根本沒念,進入社會,沒幾年,居然作上外商的高階主管,拿的薪水高得驚人。我問他,沒學歷,怎麼混的?

 

他笑笑說:「起初確實有麻煩,但是有一家用了我,我表現好,一路爬到主管。再找別的工作就簡單了,人家只要看在上一家公司的職位跟表現,根本就不問學歷。入社會十年了,學歷管什麼用?學校的那些只怕早過時了,真正是你當下的表現如何!這個世界一直在改變,你能總是待在一條船上嗎?」

 

失業是再出發的開始

 

可不是嗎!我以前念研究所的時候,教授指定讀一本書《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紅紅的封面上印著富士山的山頭,還加個副標題:「給美國人的教訓」。

 

那書裡說日本人對公司多麼忠實,公司對員工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甚至結婚的時候,新娘名貴的和服腰帶都由公司準備。連墓地都準備好了,死掉埋在一塊。

 

可是才讀了沒幾年,情勢改了,日本就開始沒落了,大家今天還說「日本第一」嗎?

 

說到這兒,讓我想起有一年我們全家去加拿大的路易斯湖旅遊,在餐館遇到兩個年輕的日本人,我問他們在哪兒工作,兩個人說「失業中」。然後十分興奮地說,公司解散了,不過正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想想,換個跑道再出發。

 

換個跑道。以前這麼說,就算換,大概也是白領換白領,換個相關的,差也差不遠。但是今天總聽說白領換藍領,藍領換白領。

 

可不是嗎?原先在電子大廠拿高薪的人,年紀輕輕,突然退休,跑去務農。然後用他比較先進的觀念,種植出完全不同的成果,行銷到全世界。還有人跑去賣咖啡、三明治,也做得有聲有色,跟別人不一樣。

 

相對的,有些農家子弟,不甘心用老一輩的方法,上網學最新種植和管銷方法,成為大企業。

 

你的腳步夠活?你的身手夠快嗎?

 

這又讓我想起許多年前在歐洲的一個小國列支敦斯登,也是用餐的時候,看見上菜的是兩個東方人。我就問他們是移民嗎?兩個人搖頭,說他們是騎著腳踏車在歐洲各地旅行,盤纏不夠,又到了旅遊旺季,所以決定在這個瑞士餐館打工,賺夠了錢,再繼續旅遊。其中一個人說,他已經決定回國之後要開個瑞士小火鍋店,因為在這兒學到不少。

 

於是我心裡浮起個畫面,說不定哪一天到日本旅行,去個瑞士料裡的餐館,就看到那兩位在列支敦斯登遇到的年輕人。

 

可不是嗎?以前我們去餐館,看到的是傳統的廚子、服務生。現在去很多餐館,看到的是說得出一大番道理,上過研究所的廚師。

 

連我兒子當年哈佛大學畢業的時候,都跟我說,他的同班同學要搬去加州,打算賣他的史坦威鋼琴,我說就是那個父母在MIT教書的同學?我兒子說是啊!我又問,他去加州做什麼?

 

我兒子說:「做廚師」!

 

活到老,學到老,衝到老!

 

 

這個世界不一樣了!以前「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中了舉、當了官,可能作不了多少年,四十歲就報銷了。中間工作不過二十年。

 

現在二十歲進入社會,六七十歲退休,中間是四五十年。二十年可以跟四五十年比嗎?四五十年的人生規劃,能跟以前的二十年一樣嗎?

 

好比手機、電腦,這世界不斷在變。連我拍電影的朋友都說:「現在拍片子不能不快了!」

 

如果照以前拖個一兩年才殺青,電影播出,人家看演員拿的手機就會喊落伍了!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我們不能不跟著變!不能不跟著學!我們需要不斷地再學習、再起步、再出發!

 

連古人都說「活到老、學到老」,今天我們比古人多活幾十年,當然要多學幾十年!

 

(本文節錄自《劉墉談處世的40堂課:解憂、解惑、解人生,跨世代的人際智慧錦囊》,臺灣商務印書館,劉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