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自照顧93歲母親,再辛苦也要笑著過日子!

撰文 :新自然主義 日期:2019年01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現在(二○一一年春天)和妹妹合力照顧九十三歲的高堂老母。我七十二歲,妹妹七十歲,兩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前高齡期」,因此說我們家是「老老照護」當無異議。

文/米澤富美子

 

不但如此,我從東京搭乘新幹線往返大阪照顧媽媽,所以還是名符其實的「遠距離照護」。媽媽和妹妹同住在大阪府吹田市的老家,我每週或隔週回去一次,每次停留三天兩夜或四天三夜。

 

媽媽最初只是因為退化性膝關節炎無法走路,但如今全身肌肉無力,成為「要介護度五」的重度失能者。媽媽肩背怕冷,夏天也要披著毛料背心,她是真的身體發寒,讓人看了都為她感到心疼。

 

但穿著如此厚重,免不了會出汗。所以她白天大約二十分鐘一次,夜晚也差不多一小時一次,就會叫喚我們幫她更換汗濕的衣褲。

 

臥床的媽媽無論是翻身還是起床都無法自理,所以我們每次為她更衣時,必定從抱她自床上坐起身開始。

 

但我和妹妹都是身高不到一五○公分的小不點兒,光是完成這第一步驟就已經費盡折騰,我彷彿都能聽見自己的腰背在哀號

 

 

由於媽媽的手臂和肩膀骨骼變形疼痛,無法自行更衣,所以讓她從床上坐起以後,接著還要為她更換全身衣物。

 

我們為她把汗濕的外衣和內衣脫下,擦拭汗水後,再換上一身的乾淨衣裳,前後花費五到十分鐘不等。等到完成更衣的全部動作,我自己也一身汗了

 

好不容易大功告成,總算鬆一口氣,回到電腦桌前繼續工作,才不過二十分鐘,媽媽又在呼喚,那一瞬間真叫人感到萬分洩氣。

 

這種時候,腦海中就會不由得浮現出薛西佛斯的神話。薛西佛斯惹惱了天神宙斯,宙斯於是懲罰他將巨石推到山頂上,但是每次當他氣喘吁吁的推著巨石來到山頂時,巨石就會滾落山下,薛西佛斯便如此日復一日的重複著推滾巨石的苦行。

 

為了幫媽媽更衣,我的工作被迫一再中斷,必須全神貫注、一氣呵成的作業便完全無法進行。

 

夜裡每隔一個鐘頭就得起身一次,對我們這對前高齡期的姊妹來說,形同是要命的任務。如果夜晚勞累,白天可以補眠,那還另當別論,偏偏這是二十四小時無休無止的工作。

 

又如果只是一兩個星期的非常狀況,咬牙苦撐一下或許還過得去,但這可是不知要持續多少年的抗戰,怎不叫人感到前景茫茫。我們宛如過著走鋼索的每一天,或許哪天會一起倒下。

 

我一面幫媽媽更衣,一面說道:「我好像是在為娃娃換衣服呢。」

 

妹妹反譏:「既然要換,當然要幫可愛的娃娃換衣服囉!」

 

沒想到媽媽也不甘示弱,大言不慚的回道:「人家都說我皮膚好,看起來只有七十歲的年紀!」

 

妹妹每餐都為媽媽精心烹調營養均衡的飯菜,顧及媽媽牙口不好,食材必定切小塊、煮軟爛,處處用心。我於是對妹妹說:「媽媽每天都吃好料,怎麼也不會想死。」

 

 

妹妹嘴巴不饒人,吐槽我說:「本人一直想著要死才是有病呢!」

 

正在用餐的媽媽聽了差點噴飯,卻又強忍著笑,瞪眼說道:「是誰要死了!」

 

諸如此類一搭一唱的對話,不時在家人之間交鋒。事實上,我家目前面臨的處境,完全讓人笑不出來,但即使如此,我們也只能歡喜去做,至少試著發揮「笑的力量」。

 

我的目標不是「老老照護」,而是「朗朗照護」,讓照顧與被照顧的雙方都保持歡樂開朗,才是我所想望。

 

 

(本文節錄自《親愛的老媽,照顧妳我們很快樂!》,新自然主義出版, 米澤富美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輕人投入長照第一線!把對奶奶的愛,轉為對其他長輩的照顧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1月1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要破除年輕人不願意投入長照的緊箍咒,阮傳堯的方式,是豐富自己的「裝備」,讓自己的照顧職涯充滿選擇權。這些年輕有朝氣的照顧新血,懷著信心與專業素養,正在一點一滴地改變大眾對「照顧工作」的成見。

文/小虎文

 

「許多人都說這個領域『沒前途』,但我不這樣想,有沒有前途,我認為是跟自己的努力有關,要出類拔萃,就要有所不同。」說話的是臺北醫學大學高齡健康管理學系的大四學生阮傳堯,他考取了照服員證照,將成為臺灣照顧領域的照顧人力。

 

當初選填科系時,媽媽有助攻,跟我說還有高齡健康管理學系,我喜歡跟老人家相處,也很喜歡運動,因此在學校的學習過程很愉快;也從原本的有興趣,變成了更想要幫助老人,為高齡社會盡一份心力。

 


奶奶不見了,一個待圓滿的遺憾


一路上陪著他在高齡學系成長的,以及堅定他信心的,其實還有一個潛藏在心的秘密。

 

「小時候我應該算是『隔代教養』吧,跟爺爺、奶奶在一起的時間很長,但那時候不懂得珍惜,不知道生命會有盡頭。有天,聽到奶奶在公車上跌倒了,之後的奶奶,反覆著住院,身體一直好不起來,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生病、跌倒對於年長者的危險性。我才改變想法,想對爺爺奶奶好一點。」

 

「記得那一天,我當時十歲吧!我在清晨接到爺爺的電話,他告訴我,奶奶在計程車上停止心跳,現在正在急診室急救,爺爺請我告訴爸爸這件事。」

 

「我覺得爺爺的語氣很平靜,加上我那時還不了解急救的意涵,想說應該還好吧,於是我並沒有馬上把爸爸叫醒,等到一、兩小時後,爸爸才趕到醫院,而奶奶已經過世了。」

 

 

「那一天的一幕幕,不斷反覆地在我腦中盤旋、上演,我不斷地想,我是不是還能做些什麼?我覺得我好像電影〈逃出絕命鎮〉的主角,關鍵時刻我做錯決定,讓遺憾難以忘懷,是我很需要去面對的地方。」

 

所以阮傳堯對服務爺爺奶奶們更有耐心,面對20初歲的他,爺爺奶奶也都當孫子看待。那份難以言喻的柔軟親情,阮傳堯用專業的照顧技能與溫暖陪伴,要在社會上延續下去。思念,可以更有溫度的存在。


沒有照顧裝備?那麼,就創造出來

 

阮傳堯對自己的職涯規劃很有想法,有目標的他,不會被居服員的緊箍咒-「勞動辛苦、薪資低、職涯發展低、自尊感低」所限制。

 

「在決定投入前,我已經想好我可以同步做些什麼了!除了居服員證照,我也進修樂齡運動指導員,其他的轉移位技巧、輔具使用等等相關課程更不用說,我還加強『管理』、『會計』等多樣的知識,我可以整合我身邊的資源,變成自己難以被取代的能力。」

 

 

要破除年輕人不願意投入長照的緊箍咒,阮傳堯的方式,是豐富自己的「裝備」,讓自己的照顧職涯充滿選擇權。

 

這些年輕有朝氣的照顧新血,懷著信心與專業素養,正在一點一滴地改變大眾對「照顧工作」的成見,我們是不是也要開闊心胸,更加地鼓勵他們呢?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掌握「空間鐵三角」原則 打造舒適養老住宅

撰文 :原點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家,滿足初老及中老的需求,並為老老做準備

文/林黛羚

 

所謂「高齡者」是從幾歲開始算起呢?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從二十世紀延續至今,始終訂為六十五歲。

 

而日本老年學會在二〇一七年發表重新定義高齡歲數的研究報告,認為七十五歲才能算是高齡者。而六十五至七十四歲則只能算是「準高齡期(pre-old)」,這個階段。

 

年齡分界只是統計上的參考,並不會真的到了幾歲,才會有突然衰弱的感受,而是漸漸感覺到體力不如以往。依照身體轉變的程度,大致上可把老年期分為初老、中老及老老三大階段。

 

 

初老:略微感受生理機制的衰退,或者有些治療就會好轉的積年之疾,但不影響整體的健康狀況。心理狀態是保持在積極有活力的狀態。初老階段仍可以從事正職或副業,退休者也有體力照顧家中長輩,只要生活規律,並不會有太大影響。

 

中老:慢性病或老化影響身心功能,變得較不活躍。有些生活細節需要有人陪伴或照護。例如, 如廁時、走樓梯需要有人攙扶。對近期發生的事情較難記得、或者容易分心。

 

老老:一天內需長時間坐輪椅或臥床,行動不便,日常生活無法自理,需看護或安養機構提供照護。台灣平均需要他人照顧的老老期約為九年,而全球老人的老老期平均約為八至十二年。

 

(原點出版提供)

 

在規劃老後的家,主要聚焦在初老期及中老期對空間的需求,但期望在宅終老的人,則要讓這個家有老老期的預備能力。

 

臥室到「浴廁、廚房」 維護尊嚴的空間鐵三角

 

在四十歲到六十歲這個階段,檢視自己的身體狀況、參考家族病史,較能預先規劃所需要的空間特性。

 

 

從生理狀況來看,例如家中母親、外婆及奶奶,都有腰椎、膝蓋退化甚至開刀的狀況,那就要有心理準備,家族的膝蓋、腰椎比別人脆弱、更早老化,應該找有電梯的住家、或者安裝樓梯升降椅。在心理上,我喜歡家中一目了然、不要隔來隔去,因為對自己的了解,在規劃客餐廳跟臥室,就會盡量整合,避免有太多的隔牆。

 

類似上述與空間有關的生理限制及心理偏好,從中年會延續到老。都要事先檢視清楚。

 

 

老老期的長輩,已邁入臥床或坐輪椅階段,心智上也有退化或異常現象。完全癱瘓或鎮日臥床者,多送至安養機構專業照護。至於可由看護與親友照顧的長輩,則可透過空間規劃、在家中安然度過老老期。

 

我外婆的老老期明顯出現在外公過世當年。外公過世半年之後,她在體力及心理上都有明顯衰退趨勢。她的被照護時間僅六年,就在睡夢中過世。這段期間,她幾乎都坐在客廳沙發上,不太說話,每天上午媽媽和看護推著輪椅,帶外婆一起出門散步,當時的狀況,仍在可攙扶狀態下走幾步如廁。

 

(原點出版提供)

 

在老老期這個階段,不外就是睡覺、沐浴及排泄,因此空間的規劃,要以便利照護者為主,達到「輔助照護」、而不是「妨礙照護」。尤其,照護者若是家人的話,不便的空間,長年累積下來容易造成身心俱疲。

 

因此,規劃老後的家,建議以「水區」為核心,廚房、浴廁的管線配置底定後,以後盡量不要大改,讓臥室、廚房、浴廁形成鐵三角,照護者走幾步就會到,不必為了一杯水舟車勞頓。

 

若受限於條件,則也可選擇家中有衛浴的套房(通常是主臥),再於臥室設置小吧台、小廚房,方便看護者準備長輩的臨時性營養品。

 

浴廁門可一開始就先做成水平拉門、取代推拉門,使用較方便。全室天花板不做多餘綴飾,若將來有需要,也方便安裝天花板軌道升降椅。

 

 

(本文節錄自《後半輩子最想住的家》,原點出版,林黛羚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系列二】60歲女兒獨守82歲母親:24小時不停歇的照護馬拉松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0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嘉義的中午艷陽高照,午後忽然雷聲一響,老天爺迅速變臉,瞬間就落下滂沱大雨,讓人躲避不及。車子在淹水的柏油路面行進,一陣陣雨水毫不留情地打在車窗上,好似在督促我們快一點抵達新港鄉的莊家。

照顧者

▲驅車前往受訪者家中,遇上嘉義夏日常見的午後雷陣雨。

 

30分鐘後,雨勢稍歇,車子停在一棟民宅前,身穿鮮黃色上衣的莊女士笑臉迎接,說起話來聲音宏亮,就像她的衣著那般熱情。

 

其實,採訪的前一個晚上,莊女士為了照顧82歲的母親,徹夜未眠。

 

莊媽媽除了和許多老人家一樣有中風、糖尿病、心臟病,她的左眼失明、右眼看出去模模糊糊,而且有失智症狀,意識相當混亂,作息也不正常,要麼連續兩天不睡,要麼一睡就是整整兩天。

 

「她有一次去住院,三天兩夜都沒睡!有厲害沒有?我怎麼撐得住,我一個人啊!她不睡我也不能睡耶!」平日餵食、換尿布都算小事,莊女士說,媽媽不肯睡覺就是她最辛苦的時候。

 

「昨天就沒睡啊!我每一兩個小時起床看她一次,我也沒睡啊!」尤其前些日子,莊媽媽感染疥瘡,雖有擦藥,皮膚還是癢得不得了,忍不住伸手往尿布裡一抓,手上就沾滿糞便,莊女士趕緊起床清理。

 

照顧者

▲莊媽媽前一晚失眠,莊女士也跟著無法安睡。

 

一般來說,莊女士晚上8點就會帶媽媽上床睡覺,只要當天母親順利入睡,她就可以上樓回房休息。可是,她沒辦法倒頭就睡,心裡總惦記著樓下的母親,長期的照護壓力讓她翻來覆去,輾轉難眠。

 

「我很淺眠,整晚都在翻。眼睛閉上,但是腦子還在動,我也不想去想事情啊!但就是會一直想。」「很累、很累,想睡了,但是又整晚沒睡著,我就唸『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還是睡不著!」

 

莊女士曾服用安眠藥改善睡眠問題,但「吃一段時間以後,我覺得不能靠這個,我要靠自己的意志力。」

 

照護母親最辛苦的,不只是睡不飽。受到失智影響,莊媽媽常常對女兒和來家裡協助沐浴的居服員口出惡言,一罵起來就是連珠炮似的三字經,甚至夾帶幾句詛咒的話語。

 

「人家十字經,她不是,她大概一千字經!」「她罵人的時候都很難聽啦!要講嗎?有一次住院人家聽到,還跟她說『阿婆,妳不能把人家罵成這樣啦!』」

 

照顧者

▲莊女士是家人的長期照顧者,喘息空間不多。

 

言語失控之外,莊媽媽的力氣很大,不願配合照護時,常出手打人或捏人,莊女士曾經閃避不及,手臂被母親捏到瘀青。

 

某次,莊女士正在餵媽媽吃飯,母親拿起杯子喝水時,突然將水直接吐到女兒臉上,又拿水杯打女兒的頭。

 

莊女士心裡很清楚,媽媽是因為生病才會有這些攻擊行為,但長年的身心俱疲,終於在此刻強力反撲,她的情緒瞬間潰堤!

 

「我想過最壞的就是,因為顧到很累,想說大家都死一死好了!後來冷靜以後想想不能這樣,只是有時候真的好氣、好氣,快抓狂。」

 

照顧者

▲嘉義有許多交通不便的地區,就醫不如台北市區便利。

 

60歲的莊女士是唯一能照顧媽媽的家人,而她還有一位智能障礙的弟弟,今年56歲,也需要姊姊的關照。

 

幾年前,莊爸爸還在世,是莊媽媽的主要照顧者,莊女士則住在高雄照顧自己的兒女。

 

8年前,莊爸爸罹患大腸癌,莊女士回娘家幫忙,父親病情穩定後她回到高雄,不料又傳出爸爸罹患食道癌的消息,「天公伯都給我算超準的,不能讓我閒著。」她只好再次返家,開始一個人照顧三個人的長照人生。

 

莊女士指著客廳裡三張不同的椅子,說:「以前有一次,看到爸爸坐這裡、媽媽坐這裡、弟弟坐那裡…我這日子要怎麼過?」

 

「那時候家裡沒有居服員啊!喔,真的好累!腳痛,全身什麼都痛。」莊女士哽咽地說:「以前都想說,我要盡我的能力顧好,到後來,一個一個來…我就覺得我好累,都會亂想,睡不著、壓力很大。」

 

父親病逝後,莊女士的照護重擔並沒有減輕。隨著時間推移,母親的病情越趨嚴重,莊女士的年紀也從50出頭來到60歲,從中年人逐漸逼近老年人,照顧工作變得越來越吃力。

 

照顧者

▲莊女士長期照顧母親,經常肌肉痠痛,需要止痛藥幫助舒緩。

 

莊女士拿出她的各種藥品,指著其中一包藥說:「這是我上次回高雄拿的藥,就職業病啊!剛開始照顧的時候,出力都不對,就拉傷啊!」莊女士常常需要將臥床的母親扶起,也需要將她從床上移動到輪椅上,大多是一個人獨力完成,吃力程度可想而知。

 

「醫生跟我說,妳這個不會好!妳有在做,手就是不會好。」「我這隻手痛的時候就換用這隻手啊!這邊痛了又換回來啊!就這樣。」

 

腰痛、手痛早就是家常便飯,吞顆止痛藥,日子照樣過下去。

 

身體疼痛可以吃藥緩解,心理承受不住時又該怎麼辦?

 

「你說要跟朋友講嗎?也怕人家笑,講不出口,對不對?」「現在就是認了,我也調整心態,想說欠人家的就是要還,我是來報恩的,也不是來討債的啊!」

 

轉換念頭,用「報恩」的心情面對24小時待命、幾乎沒有睡眠品質可言的照護日常,是莊女士讓自己舒坦一點的方式。壓力沉重時,她就走到家門口,看看那兩缸優游自在的孔雀魚,「我都養漂亮的魚,看著牠們游來游去,不然就手機拿著滑滑滑。」

 

照顧者

▲壓力太大的時候,莊女士會來欣賞水缸中的孔雀魚,轉移注意力。

 

其實,她最需要的是喘息服務。雖然,每週三天有居服員來替莊媽媽洗澡,減輕照顧者的負擔,但責任感很重的莊女士總會在一旁協助,很少有喘口氣的機會。

 

照護人生沒有週休二日,想要完全放鬆、睡個安穩覺,暫時「遠離現場」還是必要的。

 

日前,感染疥瘡的莊媽媽在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的經費補助之下,住進養護機構接受專業照護一個月。莊女士難得有喘息時間,趕緊去做了乳房攝影、子宮頸抹片等健康檢查,也做了大腸息肉和良性皮膚瘤的切除手術,「啊不然我平常也沒時間去看醫生。」

 

這一個月,莊女士的手比較不痛了,她也把握時間回高雄散散心,終於可以好好睡上一覺!「這次有休息到,喔,真好!真的太好了!」

 

嘉義縣高居全台老年人口比率第一位,「老老照顧」可說是稀鬆平常,而在高齡台灣的其他角落,同樣有許多這樣的家庭,照顧者的需要卻少被看見。想要營造友善長照、杜絕長照悲劇,「照顧者」絕對是政府與社會必須關注的焦點。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系列一】79歲丈夫照顧80歲妻子:與失智、帕金森共處的安靜日常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0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踏出高鐵嘉義站,艷陽熱情迎接。驅車40分鐘,來到嘉義縣梅山鄉一處山坡,車子在附近拐了幾個彎,終於找到一條有點偏僻的靜巷。陽光輕輕灑落,這裡安靜得好似與世無爭。

記者走進巷裡的一戶人家,跟79歲的羅阿公打招呼,他靦腆笑了笑,身體看上去尚稱康健。坐在茶几旁的羅阿嬤,則像個乖巧、溫順的孩子,右手不停微微顫抖,純粹的雙眼轉啊轉,不怕生的看著屋子裡的人們。

 

一旁的社工熱情地對阿嬤說「這是台北來的小姐,有漂亮沒有?」阿嬤看了記者一眼,用閩南話答腔「有啦!」說完,又回到自己的靜謐世界中。

 

80歲的阿嬤患有失智症、帕金森氏症,孩子們因工作繁忙,無法隨時照顧,但每週會返家協助分藥與就醫。

 

平常的日子,是阿公與阿嬤兩人相守的寧靜時光,也是丈夫細心呵護太太的瑣碎日常。煮飯、洗衣、叮嚀吃藥都由阿公一手包辦。

 

「她不吃藥,我就給她騙東騙西。」阿公繼續說:「她喜歡吃葡萄,我就跟她說,妳把藥吃完,我等下就買葡萄給妳吃。結果去到市場,發現那天沒人賣,哈哈!」阿公用流利的閩南語說著,配上呵呵笑聲。

 

因為失智的關係,阿嬤曾經在床上便溺,所幸有阿公認真督促妻子服藥,阿嬤現在的病情相當穩定,可以自行如廁,只是步履有點蹣跚,需要手扶牆壁以防跌倒。

 

聊著聊著,阿公拿出一個橘色塑膠袋,裡頭大包小包,裝的全是阿嬤的慢性病用藥。原來,阿嬤還有糖尿病、心臟病、甲狀腺機能不全,每天該吃哪些藥,吃一顆還是半顆,都靠阿公分裝打理。

 

▲塑膠袋內裝著阿嬤的多種慢性病藥物,由阿公負責分裝放進藥盒裡,方便三餐服藥。(攝影/林芷揚)

 

「今天吃這個,然後中午、晚上,這裡有寫晚上,一天三次。」阿公喃喃唸著,旁人稱讚他好厲害,這麼多藥都搞得清楚,羅阿公習以為常地說:「不然誰弄給她吃,靠自己啊!她要是沒吃藥就會趴趴走啊!」

 

說著說著,突然話鋒一轉,「我自己的藥也很多,糖尿病啊!七年了。」阿公指著身旁的藥品一一介紹,「這個橘子色的是胰島素。」「這個昨天剛剛拿回來的。」

 

除了醫院處方藥物,桌上還擺滿了感冒膠囊、胃腸藥粉等各種成藥,另一頭還有奶粉、麵茶、芝麻糊、罐頭等食物,以備不時之需,也是阿公照顧自己的方式。

 

畢竟是老年人,身體雖說沒有大問題,小毛病還是不少。身為老人,還得照顧另一個老人,羅阿公無怨無悔,嘴上不說,但心裡壓力很大,有時血壓會偏高,偶爾會頭暈。

 

阿公總是笑著說:「不會辛苦啦,呵呵!就是會操煩啦!」「辛苦也沒辦法,自己的某啊!要是沒有這樣顧,早就沒有了。」

 

嘉義的社福團體為阿嬤申請了居家服務,每週三天有居服員替阿嬤洗澡、整理家務,也有社工人員定期訪視。

 

只是,多數時間,「老老照顧」的家庭還是只有兩老。羅阿嬤除了吃飯,大多在睡覺休息,羅阿公沒有特別的嗜好,每天就是泡泡茶、看看電視、聽收音機。

 

兩人相伴的日子孤單嗎?阿公呵呵笑著,「沒法度,兩個人而已,習慣了。」

 

雖有阿嬤作伴,卻無法談心聊天,「要說什麼?說了她也聽不懂,叫她吃飯她會啦!」

 

▲平日家中只有兩老,吃得簡單也清淡。阿公擔心吃太多肉對血管不好,三餐以白飯拌肉汁,搭配茄子、筍子、高麗菜等蔬菜為主,常常煮一頓就吃一整天。(攝影/林芷揚)

 

每天,阿公煮地瓜稀飯當早餐,配上竹筍、蔭瓜等小菜。如果當天的白飯不夠兩人份,「飯我都給她吃,她比較喜歡吃飯,我就吃麥片。」身為傳統男性,阿公對太太的愛不會掛在嘴上,卻處處細心呵護。

 

阿公總是擔心,如果自己先離開,阿嬤該怎麼辦。「我是怕萬一怎麼樣,都沒人知道。」

 

時間靜悄悄流逝,日復一日照顧太太,偶爾心情鬱卒時能對誰說?「自己啊,呵呵!講給自己聽而已。」阿公笑了笑。

 

台灣進入高齡社會,像羅阿公、羅阿嬤這樣的「老老照顧」家庭只會越來越多。尤其在全台老年人口比率最高的嘉義縣,老人照顧老人的現象相當普遍,孤獨感、照顧壓力、用藥安全、居家安全、營養不均衡等問題也隨之而來。

 

服務嘉義地區的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執行長黎世宏指出,嘉義有將近一半的家庭照顧者超過65歲,但長照政策有城鄉差距,嘉義分配到的資源還是相對較少,期盼民眾與企業共同關注「老老照顧」,讓高齡的台灣也能多一點友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阿嬤服務阿嬤 當「佈老志工」會讓人變年輕

撰文 :戚海倫 攝影:戚海倫 日期:2018年02月01日
  • A
  • A
  • A

週二下午,獨居在板橋、82歲的陳奶奶家中,不時傳出歡笑聲。58歲的張美玲和60歲的徐美貝,和陳奶奶一起坐在客廳裡,邊看電視邊「抬槓」。張美玲和徐美貝都是新北市的「佈老志工」,她們的出現,讓陳奶奶臉上洋溢幸福笑容,三人都很享受這一周一次相聚的美好時光。

多年前,陳奶奶的老伴辭世,而三個女兒各有家庭,平常忙於市場工作,實在無暇陪伴媽媽,但又擔心年邁母親,新北市「佈老志工」於是到府關懷,「有人來看我,好開心。」陳奶奶笑開了、眼睛瞇成一條線;而張美玲和徐美貝忙著關心陳奶奶之前在家暈眩,後續的回診檢查狀況。

 

一頭俐落短髮的張美玲,擔任醫院、圖書館志工多年,她領有中度身障手冊,行走時需枴杖輔助。不過,這絲毫不阻礙張美玲助人的善心。「當年我受傷,到醫院復健,在醫院等待的時間很長,偶然看到醫院公告在徵志工,我心想,『既然在醫院也是等,為什麼我不把時間拿來服務別人?』」她投入志工服務,一做就超過15年。

 

當志工為往生母親圓願

 

「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媽媽曾經發願做志工,幾年前媽媽往生了,我想,就由我來幫媽媽完成心願。」張美玲回憶,2001年9月11日,美國紐約世貿雙塔遭恐怖攻擊,「我妹妹那時在紐約工作、當電腦維修師。當天,她也罹難了。」當時張媽媽剛好赴美國探望女兒,卻逢喪女噩耗,心情悲慟,但有感於在美國時,受到許多志工照顧,於是發願,自己也要盡所能服務別人。

 

▲張美玲替媽媽完成做志工的心願,一做就超過15年。

 

同樣做志工已成「生活」的,還有徐美貝。平常擔任鄰長的徐美貝,血液中流著「熱心」的成分,談起成為全職志工的緣分,徐美貝輕描淡寫地說,「因為時間多了、做志工能認識很多人、很開心!」

 

志工歲月學會不計較

 

從新竹嫁到新北市的徐美貝,年輕時和先生一起擺攤賣蔥油餅,一賣就是20年,生意相當好。經常一忙起來,徐美貝很難兼顧照顧小孩的工作。所幸,對面太太主動幫忙照顧孩子,這份恩情徐美貝一直放在心裡。後來先生出現頭暈狀況、她自己脊椎也開刀,收起了蔥油餅攤子,時間多出來了,徐美貝就投入志工工作,「看得多了,學到最多就是,任何事都不必太計較!」

▲徐美貝擔任志工以後,體認了凡事不必太計較的道理。

 

張美玲和徐美貝都住在板橋,多年前在亞東醫院服務時相識,一次張美玲要去陳奶奶家擔任「佈老志工」,路上巧遇徐美貝,發現徐美貝就住附近,經過新北市社會局安排,兩人「再續前緣」,固定每周二到陳奶奶家陪伴她。和過往的志工經驗不同,「佈老志工」是「到家服務」,志工付出了時間,同時也「儲蓄」了時間,張美玲和徐美貝都笑說,「做志工會讓人變年輕!」

 

關於佈老志工

 

「佈老時間銀行」自民國102年由新北市政府率先推動,目前也是全台各縣市政府唯一實行的。新北市社會局長張錦麗說,「佈老志工」是「互助共助精神」的發揮,由於老年人口成長太快,在退休潮、人力運用等考量下,「由初老照顧老老」,而之所以取名為「佈老」,一方面取其「安排、佈署老年人生之意」,一方面也代表「不老」。

 

佈老志工的服務時數存進「佈老時間銀行」,未來可以選擇兌換長照服務、佈老志工,也能捐作公益,將「照顧老人就是照顧自己未來」的理念,落實到生活中。至去年12月統計,像張美玲和徐美貝一樣,在新北市提供服務的佈老志工有2253人,服務長輩達3653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