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這個心態!讓中風15年的他首次踏出家門

撰文 :大塊文化 日期:2018年12月20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一位失能的病人阿政,中風15年都沒有辦法下樓,他不過才住在2樓而已,只因為他中風,半側活動完全癱瘓,早年老公寓的樓梯非常陡,而且很窄,像堅叔這麼胖的身形,爬上去都快塞滿整個樓梯空間了;即使像團隊中手腳靈活的人,上下樓都覺得階梯每階高低不一又好陡,很怕一不小心摔下去,更何況是中風病人。

文/黃勝堅、 翁瑞萱

 

15年,沒出過家門

 

樓梯太陡,以至於蘭州國宅的老式公寓建築,連爬梯機都無用武之地,阿政就因為這樣,15年來都沒下過樓。

 

中風之後出院,阿政住過一小段時間的養護機構,但花費太高,家人負擔不起便帶回家照顧。絕大部分都是哥哥和九十幾歲的老媽媽輪流,拿藥怎麼辦?哥哥要不就近到藥房用慢性處方箋拿藥,或者是去醫院幫忙拿藥,阿政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回到醫院回診,15年就這樣過去了。

 

阿政是怎麼被發現的?因為市聯醫推居家醫療,醫師發現這個病人在門診都不現身,總是家屬來拿藥,不就表示病人有問題出不來?因為這樣,從門診追蹤到阿政家,了解之下才知道這15年來,他的慢性疾病是怎麼控制的:阿政哥哥到門診口述給醫生聽,以健保來說,病人沒有實際到門診,醫生可不可以用「聽說」然後開藥?實際上當然不行,可是醫生能置這樣有困難的病人於不管嗎?該不該開藥給他?他真的需要啊!可是早年沒有居家醫療這樣的制度,醫師也沒有依據到病人家一探究竟。

 

 

當阿政被發現後,他是有身障手冊的,且家境又是低收入戶,可是長照資源沒進去。中興院區醫療團隊進去後,已經中風了15年的阿政,要不要幫他做復健?因為他肌肉都已經攣縮了,復健能讓他的肌肉不再僵硬、更攣縮,所以團隊想想復健應該要加進去。況且一直照顧阿政的哥哥也七十幾歲了,照顧壓力很大;團隊就在想可不可能用復健治療來幫助阿政?阿政雖然坐輪椅,但還可以一手自己拿尿壺尿尿、可以自己用一手吃東西、還可以抽菸。

 

15年來,阿政都生活都在小小客廳的一張方桌旁,等著家人有空來跟他說說話,或者是看電視打發時間,他的生活再也沒其他動靜了。復健師來了之後,發現阿政還有一些不錯的肌肉是可以運用的,包括大哥要幫他洗澡時,復健師能教他屁股怎麼抬高,大哥就不會因為要使勁托起阿政而腰痠背痛;但阿政大哥拒絕了。

 

 

阿政大哥覺得團隊在找麻煩:

 

「我自己來還可以啊,你們那個照服員來,家裡又小又亂,多個外人進進出出,我更麻煩!」

 

「你們來阿政真的會比較好嗎?我都照顧了這麼久了,他也沒不好到哪去,你們是要來讓我多麻煩的啊?」

 

經過團隊努力的溝通,阿政自己也想試看看,大哥才勉為其難的點頭:「試一下好了。」

 

當復健師教會阿政抬臀後,大哥覺得真是太好了,阿政的一些擺位動作讓他輕鬆多了!當信任開始,半年後再跟阿政大哥提照服員的事,團隊勸他:「你看,復健師來做復健,你搬阿政就變輕鬆了,照服員來了之後,你可以放心出門去剪個頭髮或去辦個事,這樣不好嗎?」

 

照服員來了,阿政很開心,阿政大哥、連阿政老媽媽都會開心說笑了。個管師幾次訪視後,發現阿政愛唱歌,特別是那首〈愛拚才會贏〉。個管師很天才,她說:「這樣好了,既然在做復健,中風的那隻手就拿麥克風,好手扶著,一邊做訓練肌力,這樣做運動就不會太無聊了。」

 

阿政拿麥克風唱歌後,發現腦子開始變靈活、日子變得有活力、每天也有了寄託。有一天市長來看這個病人,提議說:「可以的話,揹他下樓看看。」

 

 

這是阿政15年來第一次下樓!

 

經過家前面廟宇,阿政激動的雙手合十拜拜:「謝謝菩薩保佑,請保佑讓我將來能夠越來……身體越來越好……能夠早日不要再拖累大哥、拖累阿母……」四處東張西望後,阿政急著推輪椅到附近的檳榔攤,他九十多歲的老媽媽還在那賣檳榔。

 

「我沒生病以前,放學啊、下班啊,都會去幫媽媽賣檳榔。」阿政告訴隨行的團隊,第一次看他能把輪椅推得如此輕快。

 

當一個久病的人能出家門,發現生活圈子變大了、周邊鮮活起來了,看事情的角度、對生命期待也不一樣了。團隊帶阿政去里長辦公室,讓里長知道他轉介來的病人,經過團隊這樣照顧後,真的變成不一樣了。阿政看到鄰居們會主動說嗨,揮手打招呼,不少老厝邊看到突然現身的阿政,還直說:「哎喲,你可以出門嘍?要繼續加油喔!」

 

「阿政的個案,讓我覺得當病人有意願走出來時,延緩失能這個目標,才能夠落實去做到。」瑞萱主任微笑得好溫暖:「雖然重度失能的病人已經沒有辦法出家門了,可是像輕度跟中度的失能病人,可以的話,會請照服員多鼓勵他們,被推出來走走的意願,還是有的。」

 

推病人出來要去哪好呢?團隊會尋找有所謂的「共餐加值」地方。共餐加值的聚點,跟延緩失能活動是很類似的,會有一系列課程,不外乎是讓病人動手、動腦、動腳,全身都盡可能活動。因為能來這裡的,都是同一社區的住戶,互相認識、彼此了解後、也能互相鼓舞打氣。

 

重要的是藉由這些活動,病人們開始有了一點自我的肯定。因為失能後的老人,過去能夠做的事情因為失能,很多行為都被剝奪了,有些是自我的角色剝奪、自我肯定的剝奪。

 

有些是家屬會覺得:「你都不方便了,沒關係,有事我來幫你做。」家屬的出發點是心疼、憐惜,是一翻好意,可是卻無心剝奪了病人很多的行為能力。

 

「我覺得,在長照裡不是只有日常生活的照顧,而是怎麼去重建他的心理靈性的那一個部分。」瑞萱主任強調:「所以幫病人能現身在陽光下,感受周遭的生意盎然,朝氣般蓬勃的這種活力,是會群聚感染的。」

 

 

共餐,讓大家一起吃吃飯、聊聊天,一個人大概只要付個30塊錢或50塊錢就好,很容易就讓老人家們的胃口變好、飲食都津津有味起來。用這樣來延緩失能的活動,中興院區團隊曾經於社區據點辦了一個九九重陽的活動,請志工們幫忙帶了十多位長輩出來,有坐輪椅的,有拄著拐杖走得很慢的,活動設計一個多小時而已,因為失能老人沒辦法坐太久。

 

團隊找了中興院區的業餘樂團來演奏薩克斯風,然後帶點復健活動,鼓勵他們做做運動。事後同行的家屬告訴團隊工作同仁:

 

「很久很久,沒見過老人家這麼開心。」

 

「原來我媽媽還願意站起身來動一動,太意外了。」

 

有老人家說:「生病這麼久,心情壞透了,原來心情變好,音樂還是很好聽、東西還是很好吃。」

 

幾天後,有位病人拉著探訪的個管師說:「那天參加活動後回家,晚上好好睡,連安眠藥都免了,真是太好了。」

 

實戰經驗豐富的瑞萱主任說:「長照病人要讓他有動的意願,是需要團隊經過設計,要有動機才有辦法,而且得在很自然而然的氣氛下,才有辦法。所以現在開始,團隊努力從這方面來讓失能病人心甘情願、快快樂樂的和團隊玩大家一起來的遊戲。」

 

在臺北市的12個行政區,都各有一個社區整合加值服務,就是代號「A+」的據點,希望透過這些據點,照顧這些病人,針對些比較中重度、複雜的個案,辦一些活動提供加值服務,每月會辦三個半天的活動,希望讓這些民眾走出來,希望家屬能夠相信並支持這樣用心的團體

 


(本文節錄自《希望你用不到, 但一定要知道的長照》,大塊出版,黃勝堅、 翁瑞萱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讓「在家善終」變奢望 居家醫療如何提供解方?

撰文 :楊明方 日期:2018年04月18日 圖檔來源:楊明方
  • A
  • A
  • A

「一個人想在喜歡的環境善終,比登天還難!」很多人不知道,想圓滿在家善終的心願,只簽「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是不夠的。取經自日本、在台灣萌芽的居家醫療,正努力扭轉現狀。

「我們有遇過病患和家屬都同意在家安寧,我們的護理師在他臨終前,去他家幫他打點滴打一個下午了,結果是房東不讓他在家裡死...。」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余尚儒無奈地說。

 

病患被房東趕走,怎麼辦?「後來我打電話給台東聖母醫院的安寧病房主任,請他們幫忙。但如果我不認識主任、如果安寧病房正好沒空位、或是不願意收留,這個病人一定會被送到急診。」

 

對一個邁向臨終的老人而言,如果進急診,孱弱的身體就可能得接受壓胸、插管、加氧等試圖加工延命的處置。不僅病人多受苦,也花費了更多無謂的醫療資源。這樣的情節,也有可能發生在你我和家人身上。

 

當一個人想要在家善終,他可能會遇到多重阻礙:自己失去意識無法表達意願、家屬沒共識、鄰居阻撓、獨居缺乏照顧支援、甚至因生活無法自理,在髒亂不堪的環境生活。一個併發症,就可能讓一個老人在醫院度過餘生。

 

換言之,沒有「好生」,談何「好死」?

 

日本成功案例:

在家安老善終 居家醫療提供解方

 

日本為了因應2030年「多死社會」的到來,自2012年開始發展社區整體照護體系,目標是讓被照護者能在自家附近,就能獲得照護、醫療、復健、疾病預防等資源。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需要跨領域的溝通、整合病家的意願和社區的照護資源,以及「在宅醫療」(居家醫療)的介入。余尚儒的書《在宅醫療:從CURE到CARE》指出,日本有診所甚至繳出了「99%在家善終」的佳績。

 

從日本取經在宅醫療(台灣多稱為「居家醫療」)的經驗後,余尚儒醫師一家四口搬到台東,在台東東河鄉成立「都蘭診所」,組成居家醫療團隊。東河鄉的老年人口比例高達20%,坐公車去最近的大醫院看醫生要一個小時。老人獨居或老人照顧老人、慢性病控制不佳的是常見狀況。

 

余尚儒說:「我們要營造的是,從出生到死亡,都可以在自己的社區獲得支持。」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居家醫療把預防醫學、社區營造帶入病人的家中,就是為了達成人人「老有所終、末有所安」的理想。

陽光 海風 小廟

一堂榕樹下的善終課

 

結束了上午的門診,醫師余尚儒與護理師林蘭芳、秘書郭依婷等人來到東河鄉郡界探視95歲的阿添伯。

 

小廟旁的老榕樹,是阿添伯的「日照中心」,他常常在榕樹下一坐就是一整天。護理師林蘭芳一邊熱情地和阿添伯聊天,一邊幫阿添伯量血糖、血壓,確認他的高血壓得到控制,並解決阿添伯抱怨的皮膚癢問題。

 

阿添伯在日據時代當過兵,只站崗個一天,日本就投降了。這個往事也是居家醫療團隊和阿添伯聊天的話題。

 

阿添伯雖然高齡,但記憶力很好、生活還算可以自理。雖然曾經骨折所以行走不便,但有時還能照顧一下榕樹旁的菜園。

 

余尚儒說:「大家的觀念要改。不是那種躺床的才需要居家醫療。」實際上,以預防醫學的角度來看,如果這個人獲得居家醫療介入,能大幅降低潛在的健康風險和醫療成本,他就應該是居家醫療的照顧對象

 

余尚儒以阿添伯的狀況為例,「如果居家醫療沒有介入,結果他的慢性病沒控制好,發生意外的機率就會大增。如果他跌倒骨折了,又要送醫院,一住院說不定又併發肺炎進加護病房...。」而90歲以上老人,住院的平均存活率不到一半。

 

當老人發生併發症,不僅和死神拔河,家屬更是天人交戰。如果醫生沒有事先和家屬達成信任關係,「在危急時刻,醫生若和家屬不認識,根本不敢和家屬建議讓病人自然死,而家屬一定會把他推去裝呼吸器插管,不然會受到鄰居壓力。」家屬痛苦、病人也痛苦,缺乏互信的醫病關係下,善終共識難以成立

 

除了定期訪視檢查、預防併發症,居家醫療團隊另一個重要功能,是預防病患走的痛苦、讓他可以善終。而為了善終這「人生大事」,居家醫療團隊也作足準備。

 

余尚儒說:「善終這件事情,在醫院談、在家裡談、在榕樹下談,感覺完全不一樣。」居家醫療團隊每次出診除了量血糖、血壓、開藥,過程中與病家建立的信賴關係,能夠讓病人在邁向臨終的路上,多一份信賴和安心。

 

余尚儒醫師(圖右)與護理師一起探視榕樹下的阿添伯

 

場景轉到宜蘭三星鄉,89歲的阿妹阿嬤笑瞇瞇地迎接王維昌醫師和居家醫療團隊。她走路微喘、已經開始有心臟衰竭的跡象。

 

王維昌醫師和居家護理師們,與阿妹阿嬤、兩個退休的兒子,以及阿嬤的堂嫂坐在客廳聊天。這個「聊天」,其實就是安寧緩和家庭會議,讓大家瞭解阿妹阿嬤未來如果有急救需求、是否需要急救、以及想要如何邁向臨終。

 

過程中大家和樂融融,沒有悲傷和遺憾,就像一家人討論家族旅遊。

 

王維昌醫師說:「居家醫療要做的,就是以病人為中心的全人醫療、在地安養。」從預防醫學、建立醫病信賴關係,在地安老善終的理想,自然水到渠成。


 

在家安老善終

社區裡 沒有人是局外人

 

在偏鄉,不可能每個村莊都有醫護人員,但從日本的經驗可以看到,良好的社區互助精神,能讓在地安老事半功倍。

 

余尚儒與居家醫療團隊舉辦「都蘭塾×社區保健室」,邀集社區住民討論,尋找社區老人照護的解決方案,大家七嘴八舌分享對村裡老人家的觀察。參與討論的過程中,居民發現,守護社區的老人不只和醫療專業有關,社區裡的每一個人都可以盡一份心力

 

余尚儒說:「我們先在社區創造議題、創造社區共同參與的氛圍。未來,大家才有可能走到互助的階段。」希望鄰居不讓老人在家善終的悲劇,能夠不再上演。

 

都蘭塾的另一個任務,是培育社區熱心人士成為「保健員」。保健員可能是病患家屬,也有可能是村里長。保健員不涉及醫療行為,光是探望獨居老人、看看他有沒有按時吃藥,就能大大改善老人的病情控制。

 

除了守望相助,保健員還能協助病患有效率地就醫,讓「聰明就醫」不只存在醫院場域中,而是能深入每個人的家,降低醫療資源浪費並減輕家屬的負擔。

 

都蘭診所秘書郭依婷說:「接下來,我們還要舉辦『社區客廳』,舉辦活動,讓獨居老人有機會融入社區。」

 

一行人與村幹事蔡淑芬走進都蘭的巷弄,探望獨居的阿民伯。阿民伯一周去醫院洗腎三次,自從太太癌症往生後就一人獨居,在北部生活的兒女無法常常探望。

 

「歡迎來診所泡茶聊天喔!」聽到都蘭診所的邀約,阿民伯一掃寂寞,開心地笑了。

 

只靠少數醫護、照服人員的熱血是不夠的。守護越來越老的台灣,沒有人是局外人。

 

余尚儒醫師(圖中)、護理師林蘭芳(圖右)探視獨居的阿民伯(圖左)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仁醫走進社區助善終 北市聯醫力推居家安寧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19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高齡浪潮席捲全球,台灣也已邁入高齡社會,人口老化帶來的長期照護議題備受關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推廣社區居家安寧,幫助末期病人在家善終,成效良好,日前獲得第一屆政府服務獎,更是「專案規劃類機關」十個獲獎者中唯一獲獎的醫院。

第一屆「政府服務獎」共有174個機關參獎,最後僅評選出30個得獎機關(整體服務類機關20個、專案規劃類機關10個),登上得獎名單實屬不易。

 

更舒適更有尊嚴

社區安寧是趨勢

 

高齡社會到來,許多長者因病反覆進出醫院、三不五時送急診搶救,有些臥床病人居住的老舊公寓沒有電梯,每次送醫更是一種折磨。生命最後,我們還能不能保留一絲尊嚴?

 

居家安寧是答案,也是全球趨勢。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指出,社區居家安寧可以幫助末期病人在熟悉的環境與親人陪伴下,舒適且有尊嚴的離世,同時讓家屬沒有遺憾。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力推社區居家安寧,造福末期病人。(攝影/林芷揚)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正朝向「亞洲第一個以醫院/社區為基礎的醫療機構」目標,協助有意願在家善終者獲得居家安寧療護。目前累計收案1077人,106年照護人數佔全國8%,全台第一。

 

▲居家安寧照護讓病人在家中就可以得到全方位的照顧。(圖/北市聯醫提供)

 

十大疾病末期者

可加入安寧照護

 

許多民眾誤以為只有癌末病人才能接受安寧照護,事實上,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社區安寧發展中心主任孫文榮表示,該院的收案對象包含癌症、失智症、心臟疾病、肝臟疾病、腎衰竭等十種疾病的末期病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北市聯醫的照護對象中,106年非癌症病人占率也已成長至58.35%,和國際非癌症安寧比率60%相當,與國際水準看齊。

 

每兩週居家訪視
在家善終更安心

 

以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來說,經過醫師評估並由病患本人或家屬簽署安寧緩和醫療同意書後,即可納入該院的社區安寧照護服務。

 

▲對於不方便外出的臥床病人來說,居家安寧照護非常重要。(圖/北市聯醫提供)

 

安寧團隊的醫師和護理師會視個案情況,一般是每兩週居家訪視一次,每次大約一小時。針對情況不穩定的病人,訪視頻率可能增加至每週一次。平時若病人有突發狀況,家屬可撥打24小時諮詢專線,提供病患更好的日常照護。

 

在團隊的努力之下,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在平均照護人數、醫師、護理、社工等訪視次數及總訪視次數,佔全國比率排名分屬第一或第二名,家屬團隊的滿意度也高達97.3分。

 

另外,106年照護對象在宅死亡比率已成長至57%,整體死亡照護對象期望死亡地點符合率亦提升至89.1%,死亡照護對象符合在宅善終率則提升至89.4%。

 

跨專業整合照護

急診設安寧服務

 

每次家訪除了醫師和護理師到場之外,根據病人需求可能還會照會社工師、營養師、中醫師等專業人員,滿足病患需求。

 

▲除了看診之外,安寧團隊也提供病人在營養與日常生活上的改善建議。(圖/北市聯醫提供)

 

除了社區安寧照護之外,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更首推安養機構社區安寧照護、建立急診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服務,甚至開創中西醫整合的安寧模式。

 

急診安寧的部分,孫文榮主任解釋,末期病人送至急診後若還要插管、電擊或送往加護病房,對患者是一大負擔,因此急診醫師若判斷患者已是末期病人,就會告知家屬還有安寧照護的選擇,家屬可以現場決定是否讓病人轉為安寧照護,減少往返醫院的痛苦。

 

中醫師發揮專長

改善病人失眠痠痛

 

中西醫整合的部分,林森中醫昆明院區醫務長葉裕祥指出,末期病人常有失眠、痠痛、便祕、食慾不振的困擾,中醫師配合團隊居家訪視時,會針對患者的狀況給予適當舒緩與飲食衛教,病家對中醫照護的接受度也很高。

 

比如,給予食慾不振的患者開立健脾胃的中藥處方;替肌肉痠痛的病人進行推拿或塗抹中藥水緩解;協助失眠病患進行穴位按壓等。除此之外,還會提供辛苦的照顧者一些中藥膏、藥布以改善腰痠背痛的現象。

 

▲圖為牙科到宅服務,照顧中、重度身心障病人的口腔衛生。(圖/北市聯醫提供)

 

孫文榮主任強調,社區居家安寧照護不是一個人就能做,需要整個團隊齊心協力進行。雖然投入居家安寧相當辛苦,但確實幫助許多老人家在宅善終,非常值得!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未來將持續帶動基層社區、醫療機構投入,增進台灣安寧療護品質,達到「病人善終、活人善生、生死兩相安」的願景。

 

台北市都會型社區安寧照護簡介短片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走路好喘、隨身帶氧氣管 他靠居家醫療成功復健!

撰文 :大塊文化 日期:2018年12月18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松樹伯仔,七十多歲,是長照身分別的「一般戶」,兒子長年在對岸工作、也在對岸成家,女兒嫁到外縣市。

文/黃勝堅、翁瑞萱

 

平常和太太兩個人在家過日子,沒獨居。松樹伯仔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已經十多年了,都一直得隨身要戴著氧氣,特別是上下樓,松樹伯仔說:「每次出個門,簡直在拚生死,實在是太辛苦了。」

 

漸進式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沒有根本的治癒方法,無法恢復呼吸道的阻塞,肺部的功能越來越不好了,需要隨時使用氧氣。里長每次看松樹伯仔從住家四樓下來看病,在門口就得扶著太太喘上好一陣子,連話都說不出來。

 

「出門看個醫生這麼艱苦,啊醫生不看又不行,我來幫你問一問,能不能申請居家醫療啦!」

 

個管師去探訪,看見松樹伯仔真的很辛苦,不論他上廁所、洗澡,只要行動,都隨身牽著一條氧氣管

 

松樹伯仔看著太太說:「囝啊攏嫁娶啊,內外孫啊攏有啊,要不是汝憨頭憨腦,啥攏要我操心照顧,要不是不甘放汝一個人,我何必活著喘得這壞命?」其實松樹姆仔不癡也不傻,應該說是、很習慣依賴先生的小女人吧?

 

 

在個案需求討論會上,個管師認為松樹伯仔的需要,應該不只有氧氣,他雖然七十幾歲了,他的雙腳是還有力氣的,行走是沒問題的,只是因為喘讓他的行動受限而已。

 

於是居家醫療團隊安排胸腔復健師過去,看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改善松樹伯仔的呼吸困難。

 

復健不僅可用在肢體方面,調整呼吸也是一種療法,復健師開始教松樹伯仔胸腔呼吸的復健「噘嘴呼吸」。

 

就是把雙唇噘成圓形,吸氣再緩緩吐氣,吐氣時間要比吸氣時間慢兩到三倍,因為慢慢的吐氣,可以降低肺內肺泡的塌陷;利用放鬆技巧,減輕焦慮,使呼吸速率降低,同時還能訓練呼吸肌肉的力量,增加肺部氣體交換功能,改善病人因為一動就呼吸困難、就喘。

 

透過這樣一吸、一呼、慢慢吐氣,讓松樹伯仔的氧氣能夠漸漸增量進去,幫助他肺部的擴張;再來是教他怎麼走路,當然這也是漸進式的活動。接下來的運動訓練,是幫松樹伯仔增加活動的耐力,譬如散散步、做做舉手運動等。

 

 

「去洗澡也可以分段喔!」個管師告訴松樹姆仔:「可以讓他先坐在馬桶上,坐著洗,慢慢再試著讓他站起身來洗。」松樹伯仔很努力的學,復健師交代復健訓練一天要做幾次、每次要做幾回,松樹伯仔行有餘力都會再多做幾次。個管師每周幾次來探訪、了解練習狀況,慢慢的,松樹伯仔氧氣濃度使用得越來越低,大概從3降到1。

 

終於松樹伯仔在家已經可以不用氧氣隨身走,只有去浴室洗澡因為要關門、室溫會變熱,才需要用氧氣支撐。

 

「恭喜啊,現在只有下樓散步、去門診看醫生,才需要用氧氣了。」

 

 

松樹伯仔好高興:「這三個多月來,沒白努力。」

 

「不過──」個管師說説:「功不可沒的是松樹姆仔喔,要不是她溫柔悉心的從旁加油打氣,伯仔的潛能怎麼可以發揮得這麼火力十足呢?」

 

 

(本文節錄自《希望你用不到, 但一定要知道的長照》,大塊出版,黃勝堅、 翁瑞萱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