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合歡山》登百岳不難!這條柏油步道 讓你一小時輕鬆登上主峰

撰文 :時刻旅行 日期:2018年10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時刻旅行
  • A
  • A
  • A

儘管超過了雲層,還是有雲在更高的上空;儘管登上了高山,星星仍舊在無法企及的距離……

合歡山

 

我想要登上高山,逃離城市的喧擾,遠離平地濕黏燠熱的空氣,吸一口冷冽的空氣,聽風的呼嘯聲,俯視廣闊的大地,仰望清澈的天空,欣賞耀眼的星空,遙想牛郎與織女的浪漫。

 

看氣象預報,選了個晴空萬里的週末,拿起相機,扛起腳架,前往合歡山,想描繪高山的稜線,捕捉滿天的星斗,體會無限的感動。

 

(順路去了武嶺,那是台灣公路的最高點。)

 

昔日的軍事基地,變成最好親近的百岳

 

印象中的百岳,玉山雪山南湖大山…whatever,都要背重裝備,走過崎嶇陡峭的高山小徑,才能夠抵達山頂,享受征服的感動。有那種柏油路直通山頂,不用帶裝備,可以輕鬆走上山的百岳?

有!合歡山就是了。

 

合歡山

 

合歡山以前有國軍的基地,為了運送裝備上山,建了柏油路;現在軍隊搬了家,原先的道路就成了通往山頂的康莊大道,合歡山成了最親民的百岳。路很好走,從登山口到山頂,只需要一小時。

 

雖然親民,風景絕不遜色!

 

登上台灣高點,欣賞高山夕陽美景

 

我順著山路緩緩上升,試圖企及那更高的山峰;太陽緩緩落下,收回自己的光和熱,讓出天空的位置,給星星一個閃耀的舞台。

終於登上山頂了!

 

合歡山主峰

 

高度3417公尺。我站在台灣的高點,聽風呼嘯,觸摸寒冷的空氣,俯視廣闊的大地,仰望清澈的天空,夕陽染紅天際,勾勒中央山脈壯麗的輪廓。

 

夕陽緩緩隱沒在遠處的高山,熱力漸漸消逝,山上強勁的冷風讓人直打哆嗦,但是空氣非常的清新舒服。天空從金黃色,轉為紅色,轉為紫色,最後變成黑色;星星漸漸浮現於夜空,山下小鎮的燈光,看起來如此的溫暖。

 

恩典的記號,讓人敬畏的風景

 

在這樣的風景下,一首歌的旋律浮現於腦海中:

 

「站在大海邊,才發現自己是多渺小;登上最高山,才發現天有多高。浩瀚的宇宙中,我真的微不足道;像灰塵,消失也沒人知道。夜空的星星,彷彿在對著我微微笑,輕聲告訴我,一切祂都看見了。我所有掙扎,所有軟弱和跌倒,將成為主恩典的記號。」

 

儘管超過了雲層,還是有雲在更高的上空;儘管登上了高山,星星仍舊在無法企及的距離。

 

合歡山

 

人類好渺小!

 

在城市中,總覺得自己很厲害,可以建造高聳的建築、打造精密的機械、建立五光十色的城市;但來到野外,投入大自然的懷抱,才發現自己是如此渺小,力量如此微薄,我們無法建造高山,無法點綴星空,無法讓晝夜輪替,溪流奔騰,雲彩聚集,樹木生長……人在地球上,只是一個小點;地球在浩瀚宇宙中,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塵土。

 

 

宇宙之大,真的讓人敬畏!

 

去野外走走吧!欣賞大自然的美麗,看見宇宙的浩大,了解人類的渺小,體會造物主的恩典,學習去珍惜我們的環境,珍惜這片山林海洋,珍惜台灣這個寶島!

 

合歡山旅行叮嚀:

1.山路雖然不難走,但它畢竟是高山,還是有危險性,請抱著謹慎的心上山。

2.高山氣溫低,風很大,請準備禦寒衣物、毛帽、手套。

3.請小心高山症,若有以下症狀,請下山以策安全:頭昏頭痛、疲倦嗜睡、噁心想吐。

4.請走在步道上,不要偏離山路,以免迷路,以及踐踏破壞高山植物。

 

(本文獲「時刻旅行」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的60歲瘋狂老媽:登百岳、玩交友軟體,最後到澳洲結婚去!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8年06月27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家母就這樣頭也不回地去了澳洲,一去三個月,只打過兩通電話回來。一次是下飛機後的第三天,那時我已經在找澳洲認識不認識的朋友,試圖要越洋報警。

文/陳名珉

 

她的電話非常簡短,只管自說自話,「我不知道怎麼打國際電話回臺灣,網路卡也不會換,不過現在好了,我沒事,妳可以放心了喔,掰掰。」然後就掛了電話。

 

沒告訴我聯絡地址,也沒告訴我電話。

 

我行我素,以此為最!

 

再一次,是旅程最後要回臺灣前,她又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說:「我現在要上飛機回臺灣了,妳可以到機場來接我。」

 

也沒告訴我她搭幾點起飛的班機、哪家航空、到臺灣是幾點!

 

碰上這種媽,豈止血壓高,我還精神崩潰呢!

 

 

這趟回來,她沒有久留。在下飛機的半小時內,又買了張機票要返回澳洲。她在臺灣只停留兩週,收拾了一箱換季的衣服。

 

我抓狂了,怒氣沖沖地問為什麼?

 

她回答:「老先生捨不得我,我要回來的那天早上,他哭了,還哭得很傷心,所以我得趕快回去陪他。」

 

會流眼淚了不起嗎?我說:「⋯⋯我也哭的話,妳會留下來陪我嗎?」

 

她斬釘截鐵地回答,「不會。」

 

我委屈死了,氣急敗壞地嚷嚷,「妳怎麼可以這樣?胳膊向外彎。我才是妳女兒好不好?」

 

媽說:「但是妳已經長大了呀!妳看看,妳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很好,妳不再需要我了。妳有很多比我更重要的事情要忙,而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比較快樂。對不起,我要自私一點,而妳要學著放妳媽媽自由。

 

那一次我送她去機場。臨別的時候,她像外國人一樣地擁抱我,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水氣味,在很多很多年前,在我還是個年幼孩童的時候,在她還是個妙齡少婦、職業婦女的時候,有時候,我會聞到她身上有那樣甜美的香水氣息。

 

那個時候,她還很年輕,還會花心思打扮,會穿漂亮衣服、會戴耳環、會化妝,會做一些後來許多年都不再做的事情。

 

現在她又把這些拾回來了。

 

 

我說:「媽,妳要當心啊,要是出了什麼事,得聯絡我。」我說:「我教了妳怎麼在機場買手機網路卡、怎麼裝,妳別忘了,到了那邊一定要馬上裝起來,跟我聯絡,好不好?」

 

她說:「好,我一下飛機就立刻弄好網路聯絡妳。妳別擔心,阿伯人很好,他很可信。妳要相信我,也要學著相信他。」

 

她說完,用力摟了我一下,轉身走向出境口。夾雜在出境的人群中,我媽的背影看起來並不老邁,她雖然走路一跛一跛,但顯得很有精神,她穿著豹紋上衣、釘著亮片的新外套、瀟灑時髦的皮褲,她的大波浪頭髮搖擺著⋯⋯她回過頭來,對我揚手道別,她說:「別擔心,我馬上就回來!」

 

那瞬間我看到許多往昔的影像。

 

我看見老爸還在的時候,他們手拉手一起出門爬山的模樣。

 

我看見父親過世的那天早上,在後陽臺的水槽邊,媽把手泡在髒衣服和泡沫裡,在水聲中流淚哭泣。

 

我彷彿又回到了那個為錢爭吵的夜晚,聽見她歇斯底里的嚎叫和無止盡的抱怨。我看見自己決絕地搬出家門,而她坐在客廳沙發上一聲不吭的沉默。

 

我也看見後面許許多多次,她躺在病床上,等待送進手術室或從手術室被推出來時的虛弱和恐慌⋯⋯

 

當那些爭吵、憤怒、悲傷、無奈、沮喪、絕望、氣憤統統過去,當人生走到這個瞬間,我忽然有所領悟。

 

所有好與不好都是生活的一部分,人生是一個大圓,而我們只要活著還有一口氣在,就在這個圓和下個圓與無數個圓之間打轉。

 

沒有過去,沒有今天,也沒有未來。

 

雖然是一個這麼不靠譜的老媽,但她也走出了,自己的圓。

 

我對老媽舉了一下手,搖晃了兩下,大聲說:「一路順風。」

 

她笑了,走進出境口,被人群遮住了身影,出發往下一段旅程。

 

 

 

(本文節錄自《我媽的異國婚姻》,圓神出版,陳名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