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阿嬤醫師的心靈雞湯:試著為他人貢獻而活下去吧!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8年06月2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覺得「能夠讓別人開心」的時候, 人們就會產生充實感。

文/高橋幸枝(日本最資深精神科女醫)

 

今後的人生,不要與他人競爭或尋求肯定,

試著為他人貢獻而活下去吧?

 

我的母親無病無痛、健健康康地活到九十六歲才過世。母親從過了六十五歲後,幾乎整個晚年都和我一起生活。對於身為精神科醫師而忙碌不停的我,母親給了我各種生活上的協助,甚至照顧我的生活起居。

 

當然,不可否認地,母親的愛有時也會為我帶來麻煩。母親晚年和我一起生活時,她的健忘情形非常嚴重,下廚使用瓦斯爐,有時會非常危險。

 

萬一母親煮飯時因為用火而發生意外,甚至會延燒到我的醫院。雖然對母親感到過意不去,但那時候我禁止她下廚。因為口頭上勸她,她也不聽,所以每天早上我出門前都會背著她關掉瓦斯的總開關。

 

有一天早上,我忘了關上總開關,傍晚回家時,母親煮好一道茄子,漂漂亮亮地擺在盤子裡,放在餐桌上。

 

是母親煮的菜。但我裝作沒注意,自己很快地煮了菜後吃飯。

 

雖然我也吃了母親煮的茄子,卻忍著不開口告訴母親,茄子很好吃。因為一說好吃,母親一定又會想要下廚。但是,讓母親下廚實在太危險了。我狠著心完全沒說任何一句有關茄子的話,而吃完飯。

 

當時母親蜷著身軀,偷偷地瞄著我,母親的表情難以言喻—她的神情帶點顧慮,卻又像是想說「我為女兒做了菜」,看起來有點滿足的神情。

 

那是母親最後一次為我做菜。

 

 

即使微不足道,

那也是愛

 

「要是母親發生了意外,懊悔也來不及了」。體悟到這一點的我,拜託弟弟幫我照顧母親。沒多久,母親就離開人世了。對母親而言,能夠為子女盡心盡力,或許正是她活著的目的,也是她能夠奮鬥下去的原因吧?

 

那麼,我又是為了誰在盡心盡力呢?我沒有家人,所以答案是醫院的員工及患者。不限於家人或血親,若是能有幾個人讓自己產生「想為這個人盡心竭力」的想法,是長命百歲的訣竅。

 

無論物質生活多麼豐富,若是過著「對任何人都幫不上忙」的生活,是很寂寞的。

 

雖說幫得上忙,但不一定是要很重大的事情。佛教中有一種布施叫做「和顏施」。也就是,「以溫暖的微笑面對他人,就能對他人幫上忙」的教誨。即使只是撼動對方零點一公分的程度,也是很出色的「貢獻」。

 

比方說,想一想對上了年紀的父母,最佳的盡心方式。

 

因為每個人的生活習慣及環境都不同,無法斷定什麼方法才是最好的。但是概略來說,重要的通則是「當事人能做到的盡可能讓他做」、「不搶走他的工作」。

 

另外,當父母協助自己做了什麼事,清楚地表達你的感謝,「啊,太好了!」「真是太感謝了!」

 

這對父母而言,應該就是最大的鼓勵了。

 

(本文節錄自《100歲的我,人生不勉強:阿嬤醫師的心靈雞湯,看似不方便的事,其實對自己正好》,三采文化 ,高橋幸枝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卡哇伊!」跟著機器人娃娃唱歌 日本失智奶奶笑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隨著人口不斷老化、社會熱烈討論長照議題,科技輔助高齡照護逐漸成為顯學;但近幾年的智慧醫療發展與推行似乎沒有想像中順利,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指出,科技輔具的設計是否從被照顧者的需求出發是一大關鍵。

陳亮恭主任解釋,人類平均壽命正以史無前例的速度急速增加,勢必需要依賴科技提升長者的照顧品質。不過,科技輔具的設計者一般都是年輕人或中年人,不見得完全了解老年人的需求,因此可能會以自己的想像來提供銀髮照護,並以技術為導向。

 

舉例來說,許多團康活動都會帶領銀髮族唱歌、跳舞,雖然是想炒熱氣氛、帶給老人家歡樂,卻忽略了有些長輩可能根本不喜歡。陳亮恭主任就曾聽過一位阿伯反應:「每次都帶老人做這些活動,如果是我,我才不要!我最討厭跳舞了。」

 

▲重視被照顧者的需求方能提升照護品質。

 

由此可見,以被照顧者的需求為出發點來思考,方能提升照護品質。所謂「科技來自於人性」,科技輔具也是一樣,各種照護設施的設計必須考量人性才能提供實質幫助,才不會只是一件冷冰冰的機器而已。

 

以失智症照護來說,陳亮恭主任表示,很多失智長者不願意與外界溝通,但對動物、小孩、玩具特別有感!不肯開口說話的失智長輩,卻可能願意和寵物互動,甚至連和機器人娃娃都能玩得很開心。

 

▲失智長者通常都特別喜歡小孩!

 

比如,日本大阪大學發明一種溝通機器人叫做telenoid,穿上衣服、戴上帽子之後外觀就像個小嬰兒,不但頭、手會擺動,還會說話和唱歌,就連嘴巴都有開合變化,宛如真的人類小孩。

 

許多失智奶奶抱著機器人娃娃對他說話、唱歌,展露好久不見的笑容,還不停對著娃娃喊「卡哇伊!」一個普通機器人娃娃,卻大受失智長輩歡迎。

 

日本奶奶與機器人娃娃互動實況

 

日本奶奶大讚機器人娃娃可愛

 

▲還沒穿上衣服的溝通機器人telenoid。(圖/陳亮恭主任提供)

 

事實上,telenoid有一個幕後操作員,由他來發聲,因此娃娃可以說出任何想說的話,還能變換男女聲音,操作員也能在螢幕上即時觀察長者的反應。目前日本已有數家安養機構使用telenoid幫助照顧住民。

 

剛從日本參訪回來的陳亮恭主任指出,這種機器人不但可以作為照服員練習與長者互動的工具,更可以在老人家不願意溝通時,利用機器人娃娃問出長輩的心裡話,增進雙方的理解,並確保提供的照護服務確實滿足長者需求,藉此提升照顧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下廚做菜、玩新型家電 百歲阿嬤醫師保持年輕的祕訣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8年06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興趣變少,是「心靈老化」的警訊。不妨試著擴大視野,改變思考方式。

文/高橋幸枝(日本最資深精神科女醫)

 

「年紀老大不小了,還這麼好奇?」

 

沒有必要去在意那些話、壓抑你的好奇心。

 

過了某個年齡之後,就常有各界人士來問我保健身體或是保持身心健康的祕方。其中最常聽到的,就是有人問我:「高橋醫師,您保持『年輕』的祕訣是什麼啊?」

 

據說現在很流行「抗老」這個詞,如何讓身心青春永駐,大概是每個人都很關心的事吧?不過,很遺憾的,我個人從未以「青春永駐」作為生活目標,實在很難跟大家分享所謂的「祕訣」。

 

硬要說的話,最多就是「試著去做『各式各樣的事』,每天過得開開心心」吧?換句話說,就是「日常的一切活動,盡可能不依賴他人,全靠自己去做」。

 

雖然希望大家都能來試試這個方法,但是,只要決定這樣做,生活就會變得很忙碌。

 

就以最費工的「下廚做菜」來說好了。目前我的每日三餐都自己開伙。每星期採買一次,拜託外甥女開車載我到附近的超市,買回一個星期所需的食材。

 

我並不是做什麼特別講究的料理,只是煮想吃的東西,然而,三餐都要自己準備,工作量自然增加,也必須去思考工作順序段落。雖然變得更忙,但也有不少樂趣。

 

 

像這類的工作,因為必須一道流程接連一道流程地做,讓我不得不動腦筋。這是我日常生活最好實踐的腦力訓練。

 

更進一步地說,由於得不停地動手動腦,連煩惱的時間都沒了。這種做法,或許很接近精神科治療中的「職能治療」 (Occupational Therapy)。

 

如果你時常有「怎麼想也無濟於事的事情,卻從早到晚想個不停」的狀況,不妨試著努力下廚。讓生活中充滿幹勁,煩憂的時刻也應該會減少。

 

人類是一種沒事就很容易胡思亂想的動物。往好處想,「有煩惱」就是處於「擁有可以煩惱的空閒時間」。

 

另外,若是想讓腦袋和心靈都常保青春,不只要自己持續做下廚之類的例行工作,勇於嘗試新挑戰也很重要。

 

人不論到了幾歲,都應該能夠挑戰新事物。比方說,我經常建議別人「試試看新的電器產品」。尤其是新家電的設定,不妨親自一試。

 

從沒看過、摸過、用過的家電用品,不要依賴別人,先讀懂說明書,再去操作,這是非常有效的腦力訓練。而且,充滿緊張感的興奮心情,能使你的心更年輕。此外,找一個有趣的嗜好也很重要,這點我將在其他章節再另行說明。

 

隨著年歲增加,心裡冒出「我已經沒辦法○○」、「因為很痛苦,所以還是不要△△」的想法也是情有可原。不過,不要就此認輸,試著去挑戰「各種事物」的態度非常重要。或許會失敗,但是小事就不必放在心上。

 

當你擴展自己的興趣、增加想做的事,讓心靈雀躍的瞬間也會急遽大增。累積這些愉悅的瞬間,大概就是我個人的抗老化祕訣吧。

 

(本文節錄自《100歲的我,人生不勉強:阿嬤醫師的心靈雞湯,看似不方便的事,其實對自己正好》,三采文化 ,高橋幸枝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學水彩畫、玩數獨 日本百歲阿嬤醫師天天感受生活的美好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8年06月1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從年輕時就已經習慣了」, 能夠有這樣的興趣是件值得慶幸的事。

文/高橋幸枝(日本最資深精神科女醫)

 

但是,「上了年紀後,才培養出的興趣」,更令人珍惜,不是嗎?

 

在生活中能夠有個個人興趣,是件極為重要的事。讓你專注到渾然忘我,不求回報,只是一心一意地努力。能夠找到這樣的興趣,應該是件幸福的事吧?

 

但,偶爾也會有人這麼反駁:「醫生,我都已經○○歲了,現在才要開始找新的興趣,實在太辛苦了啦。」

 

遇到這種情況,我總是會以自身的經驗,試著說服對方。

 

我從八十歲開始學「水彩畫」,甚至到了九十歲,才開始玩「數獨」遊戲。尤其是現在已成為我個人興趣而持續不斷的水彩畫,希望能藉這個經驗產生拋磚引玉的效果。

 

 

我是在八十歲時開始畫水彩,因為喜歡欣賞畫作,某天便心血來潮,參加水彩畫的函授課程。所謂的函授課程,就是根據主題寄出自己的作品後, 由老師修改給予意見。

 

就算老師只是寫一句讚美的話,也會令我心生動力,產生想繼續畫下去的意願。透過函授修改而獲得自信的我,甚至開始去文化教室上繪畫課。

 

每個月兩次,我幾乎從不缺課,直到九十二歲那次骨折受傷為止。也許是因為有陪著我一路走來的老師、相互鼓勵的同伴,所以更能讓這個興趣持續吧!

 

其實,我連函授課程繪畫老師的長相、甚至名字都不知道,但是,只要一想到「有人親自修改我寄過去的作品」,就令我感受到努力的價值。

 

人類的心,實在是很不可思議。就算是不知道名字,但只要能確信「受到某個人的鼓勵」,就能發揮比孤軍奮戰更大的力量。

 

除此之外,「畫水彩畫」對我而言,還有個「觀察對象物」的意義。

 

為了正確畫出花卉圖案,必須仔細觀察花朵的姿態。每當欣賞花的時候,就有「原來花瓣是這個形狀」的新發現。植物姿態細微變化的生命力, 總能使我莫名地感動。

 

換句話說,透過「畫水彩」的興趣,我不僅是完成畫作,還從花卉身上獲得更多的回鐀。

 

一起畫畫的同伴曾經這麼說:「看到美好的事物,或許能刺激大腦的某個部位。因為我每次在畫畫的時候,都覺得大腦似乎分泌出某種讓我心情興奮的物質。」

 

我也有同感,而且發自內心感謝能擁有畫水彩畫這樣的興趣,衷心希望你也能找到適合喜好的興趣。

 

(本文節錄自《100歲的我,人生不勉強:阿嬤醫師的心靈雞湯,看似不方便的事,其實對自己正好》,三采文化 ,高橋幸枝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108歲,沒有失智、沒有臥床!馬祖人瑞的健康關鍵

撰文 :天下文化 日期:2018年05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沒有失智、沒有臥床,高齡一百零八歲的馬祖國寶人瑞邱依期,連看醫生的次數都很少。他的兒子、「津沙客棧」老闆邱吉勇透露,「早年健保卡還有分A、B卡時,父親的健保卡一年只蓋了一格,連A卡都用不完。」

文/湯雅雯

 

不僅如此,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邱依期不但可以拿筷子、手不會抖,還可以自己啃魚,連魚刺都不用先幫他剃除,口腔感官靈活的程度連年輕人都自嘆弗如,往往讓同桌吃飯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健康長壽緣自日常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邱依期的年紀,他的外表看起來就像八十多歲一樣,步伐穩健、聲音宏亮,除了有一點重聽,沒有老年人常見的慢性病,堪稱「全台灣最健康的人瑞」。

 

「父親年輕時打魚,後來漁業資源枯竭,開始種菜、養豬,靠務農養家,拉拔家中四男兩女的子女長大,」邱吉勇說:「父親習慣勞動,一直到一百歲還在下田種菜,直到兄弟姊妹擔心父親年紀太大,萬一不小心跌倒會有危險,才不讓高齡百歲的父親下田種菜。」

 

近三年,因為父親膝蓋及視力退化,請了外勞看護照顧他的生活起居,避免父親跌倒,「但外勞早中晚都會扶著父親到外面散步,沿著石頭步道走一圈,」邱吉勇認為,「父親之所可以這麼長壽,有三大原因:一是運動量夠,二是不菸不酒,三是不挑食、吃新鮮的食物。

 

保持良好生活習慣

 

馬祖早年衛生及保存食物的條件不好,家家戶戶的食物通常都是醃製品,「但父親就是不喜歡吃醃製品,他喜歡吃新鮮的食物,過期的東西絕對不吃,」邱吉勇回憶。

 

早年馬祖沒有醫生時,當地居民生病,都是燉中草藥來吃,但邱依期的養生之道卻很簡單,「就是多喝水,沒有太多生活壓力;另外,還有像吃完飯會漱口,飯後會散步,不會馬上坐著……」邱吉勇說。

 

然而,正是這些看起來好像「微不足道」的小事,便是邱依期能夠如此健康長壽的關鍵。

 

▲ 邱依期高齡一百零八歲,身體依舊極為硬朗。(圖/天下文化提供)

 

得天獨厚的水質

 

「馬祖的津沙村最適合人居!」邱吉勇說,津沙聚落除了是傳統閩東聚落保存區,因為位於雲台山西南方,冬季寒冷的東北季風被雲台山擋下,可以比其他馬祖村落「少穿一件夾克!」

 

夏季時吹南風,則是相當溫暖宜人,就是因為地理位置絕佳,早年曾是馬祖南竿第二大村雲台山孕育出好山好水,經過花崗岩層層過濾,水質清晰透澈,就好像麥飯石水一樣,口感好又甘甜,邱吉勇笑稱,「因為這個水,我不回台灣了!」

 

原來,邱吉勇年輕時在台灣本島工作,退休後才回到馬祖,頓時感覺家鄉水質實在太好,決定不回台灣本島,留在馬祖開民宿,同時盡孝道,陪伴人瑞父親。

 

從中醫的角度,麥飯石水中含有較高的鈣、鉀、二氧化矽等礦物質成分,可以補充人體所缺乏的礦物質;而泉水經過麥飯石岩層天然層層過濾淨化,成為口感甘甜、優質珍貴的天然礦泉水,因此麥飯石水又有「長壽水」之稱,這也是馬祖人長壽的原因之一。

 

「一百歲以上的人瑞,往往都是生活在空氣好、水質好的地方,且飲食上少油脂、多蔬菜,心情上無憂無慮、少煩惱,」北醫大營養學院高齡營養研究中心主任楊素卿強調,這些是最簡單卻也是最好的長壽祕訣。

 

 

(本文節錄自《忘齡之島:馬祖躍居台灣平均壽命第一的祕密》,天下文化 ,湯雅雯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買下古農舍、遵循慢食慢活 這對日本夫婦的熟年創業驚豔全日本

撰文 :熟年優雅學院/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8年02月0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68歲的登美女士與她的丈夫,在人生下半場玩起了創業,用各種創新手法推廣日本「傳統」美好生活,並且學習如何與大地共存。他們先是買下古農舍,一切從零開始,卻成功在400人的小鎮打造出連年輕人都嚮往的生活空間,更是將鄉村的價值推廣至全日本。以下內容即為松場登美的心路歷程:

撰文/ 松場登美  譯者/ 陳怡君

 

松場登美31歲時,和先生一起離開名古屋,回到他的故鄉大森市。

 

起初,只是為了補貼家用,開始販賣手作小物,但沒想到,一次在東京展出,竟受到都市人喜愛。

 

因此,夫妻倆決定回大森開設鄉村雜貨店,後來又成立了服飾品牌。幾年前,更買下舊武士房舍「阿部屋」。

 

第六間古民家重生

 

阿部家建於寬政元年(一七八九年),昭和五十年(一九七五年)被指定為島根縣文化財產。慶長六年(一六○一年),阿部清兵衛以大久保長安3的銀山地方官差的身分來到此地,他的後代子孫於是在這裡落地生根。

 

只是,在我們接手之前,無人居住的阿部家已經荒廢了將近三十年,屋宇毀損、地板傾塌,建築物殘破不堪,屋內雜草叢生,簡直就像座鬼屋。

 

我們光是為了買下它就已負債累累,根本沒能力立刻進行裝修。

 

每次經過阿部家,就只能不停的跟它說:「再等一等唷!」三年之後,總算能夠開始進行修繕工程了。其間歷經七年,房子才有了如今的樣貌。

 

對我們來說,阿部家是我們在這個小鎮重建的第六間古民家。

 

從買下老家對面的民房開了「BURA HOUSE」開始,包括一間遷移的房舍,至今已經買下了五間古民家。

 

整修古民家時,我們有個強烈的信念就是「眾人皆捨我獨撿」。在大城市,一切以經濟、效率為優先考量,我們卻刻意反向操作,將「低效率」當成至寶。

 

因為我們深信,這就是鄉村的價值。

 

撿拾人家不要的東西的另一個理由就是不需要花錢。例如,有錢的話或許可以買最新款式的柴火壁爐,但因為沒錢,只好跟當地小學要淘汰的鐵暖爐,整修一下就很好用。

 

只要花點錢就能買張材質好又漂亮的桌子,但因為沒錢,只好利用廢棄的材料來做。

 

在這個便利的時代,只要花錢就能透過網路從世界各地買到任何想要的東西。但是,我們覺得像這樣重整撿回來又能繼續使用的老東西,才是無價之寶。

 

 

製造商品的意義

 

群言堂。

 

這是一個來自石見銀山的服飾與生活雜貨品牌的名稱。

 

為什麼要取名群言堂?群言堂都製造哪些商品?我想藉著這一章來跟大家聊一聊。

 

我們夫妻倆在這座小鎮,一開始做的是縫製碎布與拼布小雜貨的製作及販售。因為貧窮才會以碎布為生,並因此發現這個工作的價值。

 

「善加利用捨棄不要的東西,做出具有手作溫度的商品。」至今這依舊是我們製造商品所秉持的出發點。從自家一室起步的小物製作,前來幫忙的鄰居婦女也慢慢成為內勤員工。

 

都市裡罕見的樸素小物,以及能夠感受到媽媽親手縫製的溫馨手感商品,成為當地女性製作手工藝品的礎石。搭上鄉村雜貨熱潮的順風車,商品的銷售量慢慢動了起來。

 

我們在鎮上購買空屋,不斷進行修繕工作,終於在鎮上開了第一家店「BURA HOUSE」。

 

當時我們刻意選擇走一條困難的路,便是在大森開店——一個一天之中只有幾班公車往返車站的地方。

 

「在這種鄉下地方開店,到底有誰會來買東西啦?開店就去出雲市內,至少也該開在大田市區啊!」我們受到周遭的人強烈反對。

 

但大吉說:「能夠讓我們施展拳腳的地方就在大森。」堅持不肯讓步。因為我們深信,這座小鎮才是我們能夠發揮的舞臺。

 

我們夫妻有個夢想。也許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但是總有一天,鄉村的價值將會獲得大眾認同,有客自遠方來的時代一定會來臨。

 

抱著這個信念,一開始在設計我們店的簡介時,就加上了從東京、大阪如何來到此地的交通方式。

 

當時這附近不論多大的店家都沒人這麼做,對於我們這個前所未見的做法,大家都非常訝異:「搞不懂這對夫妻究竟在想些什麼!」

 

即便如此,我們的夢想卻一一實現了,其他地方的人們也慢慢知道有BURAHOUSE這家店。

 

泡沫經濟的泡泡終於破裂,景氣跟著急遽滑落。這個時候,「慢活」、「樂活」成為大眾耳熟能詳的名詞,將焦點放在舊東西身上的人越來越多,只是這股氣息還尚未引燃風潮。

 

「好東西不是在大城市就是在國外」、「新的就是好」等觀念依舊在人們心中根深蒂固,用過即丟的風氣逐漸成為主流。

 

從配合消費者需求的廉價貨物到高級品,各種商品不斷從製造工廠冒出來。製造出這麼多東西,追根究底就只是浪費資源,為社會製造更多垃圾。

 

當我們發現這一點後,也開始重新思考製造的意義。

 

一直以來,我們透過製造商品的方式與人相遇,一同成長。我們希望即使未能與消費者直接面對面,也能透過商品傳達某種訊息。

 

只是,光這樣做就夠了嗎?對我們來說,製造的意義是什麼?我們又想透過商品傳遞什麼樣的訊息?

 

各種思緒在腦中盤旋交錯。既然以製造為業,我們就不能夠對製造的意義視若無睹。

 

「群言堂」 這個名字

 

因此我們開始摸索真正想要傳遞給消費者的訊息。

 

前一陣子,我們夫妻倆考慮要找一個能夠讓當地人交流的場所。因為每天都會有客人來喝酒吃飯,所以我們很想要有這樣的一個空間。

 

於是我們買下附近一間無人居住的小小空屋,開始進行修繕工作。

 

歷經修繕過好幾間像BURA HOUSE這種古民家,從改造空間中獲得了諸多樂趣的大吉,盤算著要將它打造成什麼樣風格的房子時,蹦出了「乾脆將它改成一間跳脫文明的房子」的想法。

 

哦,這主意滿有趣的。於是我們決定這間房子不牽電線,不使用瓦斯,也不接自來水管。堪用的梁柱就直接留下來繼續使用,頹壞的土牆則重新補強再利用。

 

我們請當地的工匠在摻入稻草的土牆上墨,也委託雕塑家吉田正純製作桌子、燭臺,從頭至尾抱持著玩心,以多方嘗試的心情來進行房子的修繕工作。

 

修繕完畢的房子有著截然不同的表情,但依舊保有長時間累積下來的記憶。宅子散發著一股無可言喻的味道。看著它,一種讓人震顫的感動莫名湧了上來。

 

(本文摘自《群言堂的草根生活:來自幸福鄉下石見銀山》,太雅出版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