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權/變老很容易!接受與適應老化的過程,很難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遠流出版提供
  • A
  • A
  • A

「服老」這兩個字,意義深遠,既是「服氣」、「服從」,也是「服務」。
不僅要心服口服,還要學習技能,讓自己老得平安,以及懂得伺候比你老得更快的長輩。

青春易老,這是事實。只要年過三十五以後,所有「你看起來還很年輕!」多半都是客套話,頂多就是比同年齡的人表面上稍微年輕一點,由於遺傳基因、個人保養、生活作息等影響,讓你在容貌上暫時不顯老態而已。

 

你不必對這溢美之詞太過於驕傲,那是眼睛業障重,一切都是假的。

 

若是透過醫美貢獻而來的人工美貌,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只是基於尊重與禮貌,用祝福的態度,化解眼光交會時那一剎那的尷尬。

 

變老,真的好容易啊。透過眼角的魚尾游來、額頭的皺紋浮出、熬夜之後的身體疲累、登山或長跑時考驗的耐力不濟,甚至聊到時不我與的話題就突然想生氣。你知道的,自己老了。

 

即使有時候這些現象未必明顯發生;但和你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當上「阿公」了,或是你的雙親突然之間走到人生的最後一里路,而你成了生命中最孤單的送行者……,忽焉之間,你知道再也無法逃避這個事實:歲月催人老!這早已經不是你要不要、你喜歡不喜歡的問題。

 

變老,很容易。比較困難的是:接受,以及適應老化的過程。「服老」這兩個字,意義深遠,既是「服氣」、「服從」,也是「服務」。

 

不僅對於變老這件事情,要平心靜氣、心服口服,還要學習技能,讓自己老得平安,以及懂得伺候比你老得更快的長輩。

 

「服氣」是情緒上的,你終於不再氣自己力不從心了;「服從」是能力上的,你慢慢開始學習:如何遵從內心與體力,平衡靈性與世俗,好好活在一個逐漸變老的趨勢裡;「服務」是理念上的,你務實地讓自己在老化中活得更好的同時,也能幫助跟你一樣在逐漸衰老的朋友、或自己的親友長輩。

 

接受老化,就是俗話說的「認老」!適應老化,可以概括說是「服老」。

 

但無論是「認老」還是「服老」,並不是當下一念有了決心,就能夠擁有義無反顧的能力,因為老化是隨著時間不斷在變化的過程。

 

 

例如,剛開始可能只是視力減退,後來要配戴具備矯正老花的眼鏡才能閱讀,再過幾年可能要動白內障手術。又如,最初可能是幾根白頭髮,後來要經常大面積染髮,再過幾年可能是整頭銀白,甚至落髮到童山濯濯。

 

若有機緣親自照顧年老的父母,是接受與適應老化最好的體驗。

 

父母化身為菩薩,在你眼前顯化最真實的衰老過程,讓你驚懼、害怕、不捨、心疼,如果你夠有勇氣,也鍛鍊出能力,沒有中途逃跑,最後你將在學習中感恩,並且對自己的老化培養出信心。

 

或是再積極一點,為了及早照顧年邁的父母,比他們的老化速度更提前一點學習如何面對衰老、處理衰老,以身心靈全面的關照,驕傲地告別青春,徹底地接受老化的美學。

 

無論身心健康、或有慢性疾病、甚至發現重症,都能安然自在地面對人生最後的一里路,除了幫助父母無憂無懼地老去,也給自己一個無私無畏的老年。

 

最近幾年,有些年輕朋友在身強力壯的階段,就積極投入長期照護的領域,學習專業技能,把照顧老人當作一生的職業或志業。

 

他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可以從需要被照顧的長輩身上,開始體驗老化、處理老化,面對生死議題時,也比一般人理智而勇敢。並非因為工作而變得麻木或無情,而是要在千錘百鍊中學習安頓身心。

 

關於衰老與死亡,我們不必盲目地要求自己看淡、看破、看開,而是在每一個時刻,清楚地看見生命如春夏秋冬持續地進展。

 

在當下接受與適應老化,愛將因此而永不止息。

 

 

(本文節錄自《人生,幾分熟?: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吳若權的大人學》,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洪雪珍/就是要玩,還要玩到廢寢忘食!中年人必做的三件事

撰文 :洪雪珍 日期:2019年05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要獨立老,很重要的一項能力是會玩樂,活得盡興與精彩。而可以持之以恆、不易厭膩的玩樂,都具有學習性,要學會才玩得開。所以,每隔一、兩年學習一項新的玩樂,學到上手,呼朋引伴一起玩,既有成就感,也充滿樂趣。

你是不是也有這種心情?不少人早就財務自由,或是簡單過日子,省吃儉用也能做到下半生衣食無憂,因此心裡很想退休,但是不敢退休,為什麼?

 

「我不知道退休之後要幹嘛?」

 

「沒事幹,應該很早就會得老年癡呆吧?」

 

不愛玩的人,很多莫名的恐懼

 

所以學會玩樂,是每個人必須及早培養的興趣,更是一種過好下半生的生活能力。可是說到退休日子的玩樂,有些人以為只有旅行,因為終於不必請假就能心無罣礙地去旅行。

 

不過轉念一想,另一個問題來了,旅行是奢侈的玩樂,所費不貲,不可能天天旅行啊!於是大家又陷入新的困境:

 

「不旅行的日子,不知道要做什麼⋯⋯」

 

可見得,學會各種不同的玩樂才是真正的重點!每一段日子,找一件自己可以廢寢忘食的事情去玩樂。

 

但是大人的玩樂,不像小孩一樣拿起玩具就能玩上半天,而是一項技藝,得先學習上手之後,才能夠完全融入,樂在其中,甚至進入心流狀態,達到忘我的境界。

 

總之,它必須是一項值得專注學習的玩樂,在學習過程中,不致失去耐性,而能夠持之以恆。否則很多大人因為忙了大半輩子,活得辛苦極了,一碰到要學習的事務,就會搖搖手推辭:

 

「太麻煩!既然退休,我就是不想要有壓力。」

 

「年紀大了,記性不好,手腳不靈活,我沒辦法學得來。」

 

玩樂之前,先認識自己

 

說到這裡,你知道自己對哪些玩樂可以做到廢寢忘食、樂不思蜀嗎?很多人其實是說不上來的,就算有答案,也不見得百分之百確定。

 

那麼,對於玩樂這件事,必須認真對待它,展開一趟自我探索之旅,先從認識自己開始。

 

我這麼說,你是不是覺得很好笑?心裡想著,都活大半輩子了,怎麼可能不認識自己?可是這的確是事實,很多人會工作、會帶小孩、會照顧家人,卻不太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即使知道,也很表面,並未深究到底。因為這些人上半輩子,是為別人過,沒有自己,這就是糊塗、將就,也委屈了自己。

 

人生下半場要開打了,你還不下場玩一玩,為自己好好踢一場球嗎?如果不想再坐在場邊幫別人當啦啦隊,就必須自我探索、了解自己,至少先找到一項玩樂,足以讓自己廢寢忘食,全神投入。

 

然後像個新生兒一樣,對這項玩樂的任何事都感到新鮮好奇,都去摸一摸、試一試,光這個過程就令人每天興奮滿滿,這就是快樂的學習。

 

一般人都以為,只有年輕人為了選科系或找工作,才需要做自我探索,這是錯誤的觀念。

 

因為人的一生是不斷在成長進步,每個年紀各有不同心境與需求,人過中年,不需要選科系或找工作,卻必須為了享受人生做自我探索,認識自己喜歡哪一種玩樂。

 

早一點自我探索,早一點培養興趣、學習玩樂,就可以早一點享受美好人生。

 

不要像上一輩那樣過日子

 

我認識一對姊妹,姊姊在一家外商任職主管,長期處於高壓狀態,經常忙到昏天暗地,沒時間好好吃頓飯,連睡覺都不安穩。前年發現癌症零期。

 

由於單身,沒有家累,存的錢也夠了,家人都勸她提早退休,但是都沒有說動她,因為她不知道退休後能做什麼,理由就和上面那些人一模一樣。

 

妹妹恰恰相反,從小喜歡運動,而且一定學到精通,既是潛水教練,也是瑜珈老師, 同時每年出國旅行兩趟,各一個月,是自由行專家。

 

她和姊姊相差三歲,姊姊不想退休,她卻想得要命,可是財力不如姊姊雄厚,不得不留在職場上繼續打拚。

 

活在這個世界上,好像很難十全十美,姊姊羨慕妹妹很會玩,妹妹羨慕姊姊很有錢,不過她媽媽倒是下了個結論:

 

「以後退休了,真正好命的是妹妹,因為她很會玩!就算沒錢了,這些玩樂都能讓她賺到錢,根本不必擔憂有錢或沒錢。」

 

至於姊姊,媽媽則勸她趁早開始學會玩樂,不只要學會玩樂的技巧,還要學會玩樂的心態。並警告她千萬別重蹈覆轍,像她爸爸剛退休時無所事事就慘了!

 

學習玩樂,越早開始越值得

 

她們的爸爸上班時勤奮認真、盡忠職守,雖然因此做了個小主管,卻也把人給做呆了,下班之後只會待在家裡,沒有興趣,沒有嗜好,沒有娛樂,沒有活動。

 

六十五歲退休之後,整個人空掉,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每天就盯著太太和女兒們東管西管,快把大家給逼瘋了。

 

「你爸爸這個人呆板無趣、又不懂得玩樂,難以相處,我那時候差點跟他離婚。」

 

還好,這位媽媽太愛玩,每隔一陣子學一樣東西,學到廢寢忘食,也交了一些同好當朋友,才能夠轉移注意力,不跟先生吵架生氣。

 

她都學些什麼?跳舞、唱歌、品酒等等,她自嘲酒色財氣無不沾、風花雪月無不談,沒有一樣正經,卻都玩到上台表演及上課,比年輕時活得有成就感,最重要的是充滿魅力!

 

怎麼找到那一件令人廢寢忘食的玩樂呢?以下有三個建議:

 

一、不要設限,只要你覺得好玩就夠了

 

人到中年,是為自己而活,不必在意別人的看法。只要自己開心,即使在別人眼裡沒什麼大不了,在自己的心裡,就是偉大!

 

二、從年輕時一直想做卻沒做的事開始

 

中年是圓夢的年紀,先從夢想切入,會讓人更帶勁,也容易上手,減少挫折灰心。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不是嗎?

 

三、參加同好社團,一起相互打氣加油

 

一個人固然走得快,但一群人才能走得遠。雖然是玩樂,畢竟仍是學習,有時會遇見瓶頸,有人相伴,比較不容易放棄而前功盡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人生的意義自己定義,走出自己的英雄之旅。

 

(本文摘自《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人生的意義自己定義,走出自己的英雄之旅》,有方文化出版,洪雪珍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50歲財富自由,退休在家卻被妻子形容成「大型垃圾」

撰文 :職場戳戳樂-洪雪珍專欄 日期:2018年06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工作上碰到瓶頸,感到有志難伸、心裡鬱悶時,很多人都會講一句話,「等我有錢了,就不工作了!」可是很少人真正去想過,真的有錢了,不工作行嗎?

如果是六七十歲,不工作鐵定是行的,大家會恭賀你好福氣。不過如果是四五十歲,不工作就變成一件怪怪的事,別人看得奇怪,但是更多的是自己心裡怪,是一個難以跨過去的門檻。

 

退休不做事,不見得美好

 

最近有一位年逾五十歲的讀者就有這個困擾,來問我怎麼辦。他年輕時,工作很拚,跟著老闆到大陸拓展事業,沒日沒夜地做,一年沒回台灣幾趟,就算回來了,也是匆匆地來去,兼帶著處理公務,始終沒能好好與家人相處,錯過了不少重要日子,成為揮之不去的遺憾。還好跟對老闆,老闆給他的薪資待遇優渥,所以五十歲就財富自由了!

 

這是第一個關卡,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決定?有人會選擇繼續工作,因為錢永遠賺不完,沒有人會嫌多的,更何況還身強力壯,不論體力或智慧都處於人生最高峰,還可以風風火火再大戰它百來回!這位讀者卻做了另一個選擇,他不想錯過與家人的美好時光,想要回來陪伴父母老去、兒女成長,以及與妻子重溫戀情,於是回到台灣。

 

這個年紀回到台灣,要另外謀職不易,就算要謀職,也謀不到一個輕鬆的工作,那又何必回台灣?因為不缺錢了,他也就整個退出職場,完全不工作。

 

可是,五十歲不工作,就是個怪!是讀者沒想到的怪,非常不適應,先講他自己,以前每天從早做到晚,加上夜裡不時要跨國連線,等於二十四小時在工作,現在是二十四小時不工作,手上握的時間一大把,做什麼好呢?一開始還可以出國旅行,但是總不能天天都在旅行吧?一般人還會做有興趣的事,偏偏他屬於那種沒有興趣的人,所以光是熬時間,把每天二十四小時過了,就是痛苦不堪的事。

 

妻子看他煩,子女看他沒用

 

再來看看他的妻子,本來妻子是盼著他回台全家團聚,可是他這一回來,把妻子原來二十年的生活步調全給打亂,以前妻子會安排朋友下午茶,或是去上課進修,現在全部必須放掉,待在家裡料理三餐,等於綁住手腳,奪去了妻子的自由。因此兩人反而都不開心了,妻子有一次還說,他是日本女人形容的「大型垃圾」,很想把他再丟回職場回收再利用。

 

至於兒女,一個上高中,一個上國中,看著爸爸天天在家,感到不解,因為同學的父母都還在工作,填寫家庭資料表時,父母職業都填「無」,讓他們為自己的不同感到不自在。過去提到爸爸,他們都一臉驕傲地說,爸爸在大陸從事什麼行業、位高權重,現在他們不知道要怎麼介紹。有一次同學還帶著同情口吻問孩子:「你爸爸失業了嗎?還沒找到工作嗎?會不會家暴?」

 

讀者的父母,心情也差不多,過去他們會滿臉光彩,說兒子今天飛這裡、明天飛那裡,受到公司重用,前途看好;現在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難道說「我兒子賺飽了,不工作了」?當然不行,這種炫富太傷人了;但是啥也不說,老友就會狐疑地看向他們,以為有難言之隱,而寄予同情的眼神,更讓二老不自在。

 

就這樣折騰了兩年,退休後的美好日子該享受也享受了,讀者決定復出江湖,找回昔日的活力,也給兒女做榜樣,可是他不打算回到老本行,問我還有什麼選擇?這是第二個關卡,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選擇?

 

有興趣 + 有意義 = 理想工作

 

我給了他兩個選擇的標準,一是做有興趣的事,一是做有意義的事。做興趣的事,對自己付出,人會變得快樂;做有意義的事,為別人付出,人會獲得滿足。從中年到老年,能得到快樂與滿足,這個人生就算是功德圓滿。

 

年輕時,工作最主要的動力是為了賺錢,在換工作時,看的多半是薪水與職銜,或是未來的發展性,是不是職位能越跳越高、薪水越領越多,而這些都是外在價值,不見得是自己真心喜歡或追求的,就算全部到位了,也未必滿足與快樂,有時心裡反而空空的、虛虛的,懷疑過的是自己想過的人生。現在既然不需要再為錢擔憂,就不必在意外在價值,不妨回到自己,看看內在價值,找出興趣所在,以及人生意義。

 

人到中年,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整理自己。走完人生的大半段之後,看著前方還有小半段,很多人會開始進入自省階段,問自己幾個簡單的問題: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我想去哪裡?

 

中年人問這些問題,是想要明白自己這一生的定位。而定位要用哪一種座標?過去可以用名與利作為經緯度;中年之後,名與利再也無法滿足,必須收回眼光,往內去求,問問自己這顆心,希望自己的定位是什麼。這個問題,就好比有人問,當你往生之後,希望後人在墓誌銘上寫下哪一句話。

 

奉獻,是最高的自我實現

 

這位讀者說,他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但是他可以想想「意義」這件事。後來他告訴我,他想接觸一些基金會,拯救瀕臨輟學的青少年,以免他們被這個社會給放棄,而被犯罪集團給吸收,終身再也難以回到正常體制裡。他帶著有點羞赧地說,給予這些失去機會的孩子一個機會,是他人生下半場的終極意義,或許墓誌銘可以寫道:

 

「他永遠對著差一步就掉落深淵的孩子伸出援手。」

 

很多人都以為,自己得到什麼是最重要的,其實到了中年就會發現並不是,唯有為別人付出與奉獻,才是工作的意義,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感到心裡真正的踏實。

 

本文摘自「洪雪珍粉絲專頁」

 

----------

洪雪珍的最新力作《哪有工作不委屈,沒有工作你會更委屈》

 

在各大書局及網路書店都可以購得:

博客來 

誠品 

金石堂 

TAAZE 

時報悅讀網 

 

電子書獨家預購

樂天KOBO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洪雪珍/不做應該的你,只做開心的自己!人到中年,一定要問自己的3個問題

撰文 :洪雪珍 日期:2019年05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是的,夠了,一切夠了,到此為止!
我們不再是父母的兒女、兒女的父母、公司的員工、屬下的主管⋯⋯自己就是自己,不是某人的誰誰。
從今天起,我們想做的事,不是哪個角色的責任,不是應該盡的義務,而是打從心底綻放微笑的開心事。

告別,盡義務的前半生。

 

從今天起,且讓我們不再做「應該做」的事,只做「開心做」的事。多一點自己的需求,少一點別人的期許;多一點主動去做,少一點被迫去做;多一點任性,少一點責任;多一點打從心底綻放開來的微笑,少一點來自別人的讚美。

 

中年之後,開始問:「我要去哪裡?」

 

是的,夠了,一切夠了,而且到此為止!

 

從出生的第一天起,我們就一直是某人的誰誰,盡數不清的各項義務,以符合這個誰誰應盡的責任,為的是讓某人或更多某人滿意,再交換回來其他的誰誰所盡的義務,構成一個永不脫軌,得以運行不已的日常生活

 

在這個日復一日不變的循環裡,我們感到安全。

 

但是,偶爾也會氣悶,還有窒息感,覺得迷失了,找不到自己。在茫茫人海裡,看到自己是芸芸眾生裡的一個小黑點,會跟自己生氣,怎麼花了一輩子努力認真的活著,卻是一個面目模糊的小黑點,而且是幾乎快要看不見的小黑點?

 

於是,我們會回到苦悶的十七歲,一個中年人問著一連串少年的問題,上演一齣奇妙的穿越劇。

 

「我是誰?」

 

「我要去哪裡?」

 

「我想要變成什麼樣的自己?」

 

這三個問題,我想了很久。後來決定我就是我,不再是某人的誰誰,不再做別人眼中的我,要做自己盼著的我。

 

在剩下的三分之一人生裡,我不要只做別人認為我「應該做」的事,而是要做自己感到開心的事,解放自己的靈魂,回到自己的位子,重新一個讓自己滿意的人生

 

過去,是為了別人而活

 

中年之後,直至閉上眼的那一刻,能不能無憾的離開這個星球,不在於別人怎麼看我們,而在於我們怎麼看自己。

 

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個時間點,該盡的義務都盡了,該了的責任都了了,我們再也沒有任何理由藉口不去坦然的面對自己。

 

在過去,我們可以說為了給父母爭光,所以要把時間花在讀書上,考到一個好學校,擁有一個漂亮的學歷。

 

在過去,我們可以說為了拿到好薪水,所以要把時間花在工作上,進到一家大企業,每天兢兢業業,擁有一個安穩的生活。

 

在過去,我們可以說為了子女的成長,所以要把時間花在教育他們上,有好的習慣及品格,打好未來的競爭基礎。

 

在過去,我們可以說為了家庭和樂,所以要把時間花在維繫家人感情上,有融洽的家庭氣氛,一起手牽手走向明天⋯⋯

 

這些都是義務,因為我們不懈怠的盡心盡力,成就了今天的我們,也滿足了他人的期許,大家都說我們是好女兒、好兒子,或是好媽媽、好爸爸,或是好同事、好主管⋯⋯注意到了沒。

 

我們都有好幾個身分,做的事都和身分有關,都是存活在這個社會應該盡的角色責任。

 

過去,是為了別人而活。

 

面對自己,反而迷惘茫然

 

給自己拍拍手吧!老實說,我們做得還不差,甚至是挺好的。

 

對於這些身分,我們沒有一丁點對不起,不過時候到了,爸媽年邁或亡故,子女長大或離家,工作退休或半退中,這些角色逐日褪去,身分一個個拿掉,義務一天天消失,剩下的是孑然一身,只有「自己」這個人。

 

這是一生中最自由的時候,本來應該快快樂樂的,可是面對自己時,反而陌生,跟自己不如想像中的熟悉與親密,隔了一層膜,甚至一堵高牆,穿不透,跨不過,進不去自己的核心裡。

 

對於多數忙碌了一生的中年人來說,這個時候反而最迷惘、最心慌、最無助,再也躲不進任何的理由藉口裡。

 

說起來,也是荒謬。當我們躲在別人身後,成為一個影子時,感到安全無比,因為跟著走就是了,雖然走著走著,影子不時拉長或縮短,扭曲變形,根本不像我們本人。

 

等到影子要站出來成為本體時,無所遁逃,才發現手足無措,難以面對,也難以具體呈現自己。

 

所以,做自己是需要勇氣的,不是容易的事,必須花時間,每天一點一點的做,慢慢成形,是一種修煉,也是一種修為,直到有一天回頭時,才會發現進步這麼大,大到令自己吃驚也暗暗佩服。

 

一切,是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好

 

西方人說「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只要你有一個意志,持續往前走,路就會自然展開,現身在你的眼前。

 

這個「will」是靈魂的聲音,包含兩層意義,第一層意義是尊重你自己,第二層意義是變成更好的自己。當你展現意志且無比堅毅時,散發出一個強而有力的訊息,全世界都會來幫助你完成。

 

尊重自己,把自己擺在優先順序的第一位,正視自己的需求與期許。至於別人的眼光、社會的價值,也很重要,但它們都要退居其次,如果與自己相互牴觸,不是自己一味承讓,而是嘗試要它們靠一邊站。

 

為什麼可以這麼篤定?因為我們不是少不經事的青少年,而是懂事成熟且負責的中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有能力承擔做下決定之後的責任。

 

這個年紀,為自己而活,為自己而做,本身就是一件開心的事。不過在選擇做或不做時,仍然有一個標準──讓自己變得更好。

 

過程中,一定會有挫折與困難,但只要能變得更好、超越過去的自己,都值得義無反顧,全力以赴。變得更好之後,為自己在過程中的努力付出感到驕傲榮耀,便可以得到最大的快樂。

 

菜做得好不好吃,是比例的問題,什麼多一點,什麼少一點;人生過得好不好,也是比例的問題,什麼多一點,什麼少一點。

 

重點,在於那是「什麼」。

 

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

 

(本文摘自《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人生的意義自己定義,走出自己的英雄之旅》,有方文化出版,洪雪珍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現在不做自己,難道要到80歲?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18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五年級的張曼娟,是知名作家、教師、父母照顧者,也是一位進入人生下半場的熟齡人士。五十多歲的她,不再四處旅遊冒險、出國不再買紀念品,生活從加法變成減法,手作料理、領養的貓咪、重複穿搭的舊衣就能讓她幸福無比。正處熟齡的張曼娟,也開始預習老後人生。

 

▲邁入中年的張曼娟,越來越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於是生活從加法變減法,輕鬆自在。(攝影/吳東岳)

 

年輕時候的張曼娟,每次出國旅行,都拖著大大的行李箱,塞滿各種用得到、用不到的東西。五十歲後,行李箱變得越來越小、重量越來越輕,而且盡量「零購物」。邁入中年,張曼娟漸漸丟掉不必要的人生包袱、重新詮釋幸福,並在近期出版的新書《我輩中人》當中,娓娓道來她對中年階段的探索,以及幸福的定義。

 

瑣碎日常 也可以是幸福來源

 

「我覺得到了中年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我越來越能清楚分辨『想要的』跟你真正『需要的』。」走過人生大半、懂得生命無常,更珍惜平凡日常,「幸福」已經不是物質豐盈、功成名就。

 

只要能夠好好活著,親手烹調港式煲湯、油豆腐燒雞、雞肉肉骨茶,或是與心愛的家人、寵物之間有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情感,甚至只是在烈日下快走之後,將一杯涼開水一飲而盡,都是張曼娟的小確幸。「中年以後,對幸福的定義會是越來越簡單的。」

 

▲做菜是張曼娟的小確幸,尤其看著親友品嚐自己做的美食後,露出滿足的表情,總讓她覺得料理是加倍的幸福。(圖/張曼娟提供)

 

「當早晨我睜開眼睛,醒過來的時候,我可能看到有陽光灑進來,透過窗簾照射到我的被子上的那一刻,我就感覺到很幸福,因為我擁有新的一天。」這就是熟齡的張曼娟。

 

▲中年的張曼娟,日子過得簡單而踏實,即便只是早晨的陽光照進房間,都能讓她感到幸福無比。(攝影/吳東岳)

 

現在的她,一天大概是這樣過的:早上5點50分起床,6點替父母上網掛號,7點吃早餐,然後拉著菜籃車上市場。返家後,先整理食材,接著帶爸媽就醫。看診結束,她親自張羅午餐。

 

午後,是張曼娟的工作時間,一直持續到4、5點。如果一時興起,就和夥伴開車上陽明山泡湯、吃晚餐,「因為我是一個很希望能夠抓住瞬間快樂的人。」

 

夜晚,則是陪父母話家常、逗弄兩隻貓咪,或是安靜閱讀的美好時光。

 

▲張曼娟領養了兩隻貓咪,家裡氣氛頓時活潑許多,年邁的父母也多了兩個愛撒嬌的開心果。(圖/張曼娟提供)

 

中年過後 不再被牽著鼻子走

 

日子平淡卻幸福,關鍵就在「做自己」。張曼娟肯定地說:「如果你做自己了,你就不用追求太多的東西。你已經擁有你自己了,你就會很快樂。」

 

▲在漫長的中年階段,唯有明白自己的生命價值,心靈才能幸福而豐盈。(攝影/吳東岳)

 

怎樣算是做自己?所謂「四十而不惑」,張曼娟認為,不是真的對人生沒有疑惑,而是「對於自己所想要的、所追求的東西不會再問了。」「你不會再被別人的公眾價值牽著鼻子走。」

 

至於「五十而知天命」,意思是中年人應該知道「你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意義是什麼」。

 

▲說故事給小朋友聽,是張曼娟深信的自我價值與天命。(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以自己為例,「我是一個有說故事能力的人、我是一個喜歡小孩子的人,所以我應該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講故事給小孩子聽。」

 

當對自己越來越了解,張曼娟笑說:「這時候還不做自己,什麼時候才要做自己?難道要到八十歲嗎?」深諳自我生命價值,中年便不再困惑。

 

▲「做自己」是中年族群的人生課題,在這段珍貴的時光中,應學會愛自己、為自己而活。(攝影/吳東岳)

 

拿回生命主導權:為自己而活 

 

事實上,張曼娟認為,35歲到70歲都算是中年時期,這不只是條漫漫長路,更是重新創造人生、發生蛻變的好時機。告別不喜歡的生活、放下不愉快的事物,認真規劃人生的下半場,拿回生命的主導權,不為別的,只為自己而活。

 

中年,也是預習老後的絕佳時刻。張曼娟觀察,她的父母輩往往是在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突然就這麼老了,這是很令人徬徨的。幸運的是,「我們有機會照顧年老的父母,所以就好像預習了我們老後的樣子。」

 

▲張曼娟認為,照顧年老的父母,就是預習自己年老以後的樣子。(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建議,中年人可以善用這段時間觀察老人的生活,接著就會發現,年輕時我們常為了得不到的東西而搶奪、而憤怒,「可是等你老的時候,你真正需要的就是一台輪椅跟一片安眠藥而已。」

 

既然如此,「我怎麼能不在中年的時候,就開始放自己自由?」張曼娟笑說,與她同輩的人們,是很奇妙的一代,對長輩和晚輩都有非常強烈的責任感,總是替別人著想,卻忘了為自己做些什麼。

 

▲與張曼娟同輩的這一代,責任感非常強烈,常忘記也要為自己著想。(攝影/吳東岳)

 

當老人獨立之後─設計自己的老年 

 

學習經營熟齡生活,也是在練習美好老年。張曼娟回憶,幾年前在加拿大旅行,見識到當地的老年人常結伴出遊,每個人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起上山下海、拜訪米其林餐廳、品味葡萄酒,令人大開眼界。

 

▲張曼娟曾在一次旅行中,見識到非常獨立而美好的老年生活樣貌,令人心生嚮往。(圖/張曼娟提供)

 

張曼娟認為,西方人的觀念是,孩子滿18歲後就要自立,父母不會替孩子設想要買房子,也不會期望孩子幫他們推輪椅。如此一來,老人反而獨立了起來,開始會思考如何安排生活、如何學會快樂的本領。

 

有能力規劃自己的老後人生,也才能夠擁有幸福的能力;而這一切,都得從覺知那刻開始。

 

▲把握當下,經營中年人生,每個人都有能力打造自己的幸福熟齡。(攝影/吳東岳)

 

▲創造幸福人生,永遠不嫌晚。(攝影/吳東岳)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全家住工地的日子讓我明白:再苦再累只是過渡期,風景終會出現

撰文 :張曼娟 日期:2019年04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說著精采的故事,十四歲的我賣掉了自己的第一個家,解決了沉重的經濟壓力,於是,我們準備搬家了。確定了再也無法擁有這個家,真正的離情別緒才洶洶而至。

站在陽台上和鄰居同伴們打手語的午後;鑽進鄰居家堆滿課外書的廁所閱讀;樓梯下方小儲藏室是我陰涼的庇護所;後門直接通往廣場,那一排防風林是我們玩家家酒時,想像的城堡。

 

聯考前的一個多月,媽媽把我安置在他們的眠床旁,那裡鋪了一個床墊,放滿了我得努力讀完的參考書與試題,每一天,除了吃飯,我就駐守在那裡。

 

讀到眼睛痠痛,累得再也不能支持,便倒身入睡,睡醒了,洗把臉又繼續讀。臥室的窗簾恆常是降下的,隔絕了炎暑與陽光,也隔絕了我的時間感,就這樣沒日沒夜的,一盞小燈陪著我的最後衝刺。

 

雖然,這樣的衝刺對我的聯考成績並沒有什麼幫助,卻已經考出了有史以來的最高分。因為搬家,我得收拾起這一方聯考戰場的遺跡,不免有些傷感。

 

父母親卻沒有傷感的餘裕,因為有個更結實的難題撲面而來了── 在我們與買主訂好交屋時間之後,發覺新房子工程延宕,無法準時交屋了。

 

於是,我看著大人們展開一連串的協商與談判,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因為買主必須準時遷入,我們只好如期遷出,住進毛胚屋的工地裡。

 

我們住進的工地沒有水電,工人幫我們拉了一條電線,夜晚來臨時,便點亮一盞巨型燈泡。而且,那並不是我們的新家,而是新家的隔壁,我們暫時棲身,工人會趕工將新家的工程做完。

 

也許因為父母親都當過難民,他們隨遇而安的韌性夠強,牙一咬,就搬家了。我記得曾有鄰居提議,可以先把家具搬到工地裡去,我們則分住親戚或朋友家。

 

愈是在艱難的時刻,家人的情感愈凝聚

 

然而愈是在艱難的時刻,家人的情感愈凝聚,我們還是堅持要住在一起。說真的,住在工地這樣有趣又刺激的經歷,誰想放棄啊?

 

住進工地之後,所有的家具都隨意堆放著,沒有客廳也沒有臥房,廚房沒瓦斯,浴室沒有馬桶,我們全家人挑了最大的一塊空間,放上幾張床墊,睡在一起。

 

每天都在施工的噪音與飛揚的灰塵裡過日子;用一個大同電鍋料理所有的食物;要養成按時大小便的習慣,因為一天只有幾次能去另一幢尚未賣出的公寓裡借用洗手間。

 

然而,對我們來說,最大的挑戰卻是沒有門。我們暫住的四樓公寓沒有門,連樓下進出的大門也沒有,完全是門戶大開的狀況。

 

父親將我和弟弟的鐵床床架擋在門口,想像著能給闖入者一些障礙,然而這並不能安慰我和母親的恐懼。

 

於是父親從街邊撿回一顆人頭,應該是美容院丟棄不要的,我們為她畫上林投姐的妝,放在鐵床架上,再用手電筒照著她,做為我們的守護者。每夜興奮的等待著闖入者發出魂飛魄散的恐怖叫聲。

 

常有人來探望我們,他們送來豬油,我們便吃豬油、醬油拌飯;他們送來大西瓜,我們翻找出西瓜刀將瓜就地正法;他們帶來一顆球,我們就在人車稀少的巷子裡玩躲避球。

 

住在工地的那個暑假,我的人生也掛著「施工中」的牌子,卻是一段逸出正軌的歡樂時光,讓我覺得困難啊什麼的,都只是過渡時期,一切終將變好的。

 

只是微小的快樂:便足以支撐這龐大荒涼的人生。

 

(本文摘自《只是微小的快樂:便足以支撐這龐大荒涼的人生》,皇冠出版,張曼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