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就會出現「被偷妄想」症狀?醫師:這是貼上「有病」標籤

撰文 :許禮安醫師 日期:2018年04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被偷妄想」被認為是失智症的精神障礙症狀之一,許多失智長者就是因為開始出現這種妄想症狀,而被送入安養中心。然而身為家醫科、安寧療護的醫師許禮安,卻認為這完全是錯誤貼上「有病」的標籤,為什麼呢?

我演講失智症已經大約十年,知道大眾對失智症有許多誤解,可是連某些專家可能在思考上都有點問題,例如「被偷妄想」。我覺得這是把失智症病人貼上不公平的標籤。

 

先看以下這段引文(《五感防失智》160頁。浦上克哉/著,康健雜誌2016年8月第一版):一旦找不到就驚呼「東西被偷了!」時,會帶給周圍相處的人很大的困擾。「被偷妄想」是失智症的精神障礙症狀之一,許多失智長者就是因為開始出現這種妄想症狀,而被送入安養中心。被偷妄想的症狀中,最常被當成犯人的往往是最親近的主要照顧者。

 

我認為:這完全是錯誤的貼上「有病」的標籤。

 

美國曾經有個真實例證:心理學專家派幾位研究生假裝有幻聽去看精神科門診,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當時稱為「精神分裂」)」收住精神病院。研究生住院後當然要寫紀錄,但是,護理師同時也在寫護理紀錄。於是,這幾位假病人的病歷被記載著:有異常的「觀察行為」和「書寫行為」!

 

基本定理是這樣:當你認為他是賊,就會是一臉看起來賊頭賊腦的樣子;當你認為他有病,連正常的動作都會變成病態行為!

 

失智症病人其實就是:把錢包財物到處藏,然後因自己失智而想不起來藏在何處,當然就會找不到。

 

正常人找不到東西(特別是錢財)的第一個反應,當然就是驚呼「東西被偷了!」他是因為失智而認知出問題,但是「被偷」的認知,對病人而言是絕對真實,而且合乎邏輯的,絕對不是「妄想」。

 

總不能有天你因為找不到私房錢而驚呼「被偷」,就被貼上「妄想」和「失智症」的標籤吧!

 

我以前在某慈善醫院上班時,有位行政同仁放在大行政辦公室桌子抽屜的錢不見了,他很緊張卻又非常失望,想不到慈善醫院竟然有壞人會偷錢。我告訴他:「財物不妥善收好,那是你誘人犯罪。」幸好他沒有也不敢聲張,加上辦公室沒裝監視器,否則說不定他會被說有「被偷妄想」吧!

 

接著請看以下這段引文,講的是「路易氏體失智症」(《五感防失智》21頁。浦上克哉/著,康健雜誌2016年8月第一版):此類比較特殊,常出現幻覺,例如「房間裡面有不認識的小孩子」、「外面有漆黑的動物,所以不敢出門」等,雖然是現實中不存在的物體,病患卻彷彿真實看到。

 

他們常將自己感知到的事物認知為現實,不聽旁人解釋而堅持己見,造成照護上的困難。

 

這段文章直接讓我聯想到「寶可夢」現象!明明就是「現實中不存在的物體」,結果「寶可夢」迷們可能會說:「馬路上有好多寶物可抓,大家一起到馬路上去」、「公園裡有特殊的超級寶物在半夜出現,所以我半夜一定要出門」等。

 

假如我去告訴這些「寶可夢」迷們:「雖然是現實中不存在的物體,病患卻彷彿真實看到。」你覺得他們會聽我解釋嗎?因此,他們就是「常將自己感知到的事物認知為現實,不聽旁人解釋而堅持己見,造成照護上的困難。」
我很想請問:到底是誰有病啊?

 

古書《禮記》說:「里有殯,不巷歌。」原意是:「鄉里有人出殯,所以不在巷子裡面唱歌,以示哀戚之意。」

 

我當年開玩笑用諧音的:「你有病,不巷歌。」意思變成是:「因為你有病,所以我不敢在巷子裡唱歌,怕被你當成我也有病。」

 

如果你了解失智症的成因,知道「他不是故意要忘記的」,那麼他所有出現的症狀很可能都是合情合理,甚至是理所當然而且順理成章的行為模式,根本就不是什麼「妄想」。

 

可是當你貼上「妄想」的標籤,他就同時變成「精神病」的病人了。

 

(本文為高雄市張啓華文化藝術基金會 執行長 許禮安 醫師授權,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人缺牙健康陷危機 失智風險倍增

撰文 :健康傳媒 - e 起 i 健康 日期:2018年03月02日
  • A
  • A
  • A

全球人口正面臨老化危機,而老人缺牙問題將成為高齡長者的健康隱憂。日本研究顯示,缺牙卻不積極改善咀嚼功能的老年人,罹患失智症的風險比一般老年人高 9 成!

牙醫師呼籲,缺牙與許多身體病症皆有著意想不到的關聯性,呼籲銀髮族應儘早重建缺牙,若置之不理,恐導致罹患全身性疾病的機率大增。

 

日前一位 50 多歲男性患者因害怕看牙,即使假牙早已不堪使用仍不願就診,直到家人發現他變得封閉不愛講話,才堅持要他就診。在醫師為他進行植牙療程後,該位患者不僅氣色變好,整個人也變得更加開朗。

 

收治該位患者的牙醫師呂睿庭表示,年長者長期缺牙易導致咀嚼障礙、營養吸收不佳、牙周病、腰痠背痛、頭頸疼痛、暈眩、睡眠欠佳、臉型歪斜等問題,久之也會提高心血管疾病及其他慢性病的風險。

 

牽一「齒」而動全身,日本研究亦發現,老人缺牙不處理不僅會降低咀嚼能力,也會增加失智風險,且牙齒數量越少,大腦萎縮越嚴重,對於銀髮族社交也會有所影響,這些讓銀髮族誤以為是老化所致的病症,其實皆與缺牙脫不了關係。

 

常見缺牙重建治療可分為固定式牙橋、活動式假牙與植牙。

 

固定式牙橋需要磨耗鄰近良牙且不易於清潔;活動式假牙則有飲食上的限制,且長久下來會影響牙床的健康;而植牙是將人工牙根深植於牙槽中,讓人工牙根與牙槽緊密結合成為穩固地基,再於人工牙根上裝置假牙,因此無須磨損健康鄰牙,而人工牙根可撐住牙床骨,避免牙槽與牙齦萎縮,對於兩旁健康牙也能達到補骨效果,是傳統牙橋與活動假牙無法達到的優勢。

 

呂睿庭說,該患者由於長期缺牙導致牙周病與牙骨萎縮,因此需先進行水波雷射牙周治療,達到全口滅菌,避免牙周病菌沿植體侵襲牙床骨使得引發植體牙周炎,還能刺激骨細胞再生。接著針對發炎囊腫進行清創、修復受創骨床,再進行三明治補骨法及植牙手術。

 

呂睿庭進一步說明,三明治補骨是運用自體骨粉、多重吸收人工骨粉與骨膜三種材料進行特殊調配,製成多階段吸收速度之骨,融合了自體骨植牙、骨粉植牙與骨膜植牙的優點,可提供優越骨整合作用,治療時間短且補骨成功率高達 99 %,有助後續的植牙手術更加順利快速。

 

民眾不可有「少一顆牙不會怎樣」的觀念,每顆牙齒都有其存在的必要與功能,且與咬合、發音、咀嚼、營養攝取、外貌甚至全身健康有所關聯。

 

呂睿庭建議,前牙的缺牙治療黃金期最好不要超過 2 個月,後牙區雖然牙床骨萎縮較慢,但也不要超過半年,以免日後缺牙治療難度大幅提升。

 

呂睿庭提醒,一旦牙齒有任何問題,都應把握黃金治療期,與正規專業醫師進行詳細諮詢,並選擇適合自身條件的治療方式。

 

需注意的是,術前的牙周檢查不可少,植牙時若能輔以電腦監看系統,可避免植入太深、打穿鼻竇及三叉神經,或植太淺導致植體不穩等問題,才能確保治療品質、避免醫療糾紛,常保口腔健康。

 

(本文獲「健康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只是老了記性不好?善用篩檢量表揪早期失智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05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家住台北市的80歲郭爺爺,最近記性比較差,郭奶奶原以為老伴只是年紀大了,沒想到郭爺爺參加社區篩檢,做了失智症篩檢量表後發現,疑似失智,護理師立即協助轉介至醫院,確診為初期失智。幸好發現得早,可以延緩失智症病程,也減輕郭奶奶的照顧壓力。

台灣的老年人口比例預計在今年超過14%,正式從高齡化社會邁入高齡社會,且預估十年內比例可能會超過20%,成為超高齡社會。隨著人口老化,罹患失智症的人數也明顯增加,如何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成為重要議題。

 

失智症病程時間長

善用量表發現早期失智

 

新光醫院神經內科醫師劉子洋表示,失智症的病程相當長,從初期症狀的出現到疾病的終點,平均來說長達八至十年。而且,失智症的症狀並非同時發生,而是在生活中一點一滴慢慢出現。

 

初期失智的症狀很容易被誤以為是一般的老化現象,而延誤就醫時間。事實上,早期失智可以透過「AD-8極早期失智症篩檢量表」進行初步篩檢,建議民眾善加利用,並注意家人若出現短期記憶力減退、情緒和個性改變、計畫事情或解決問題有困難等早期失智症狀,應盡早就醫。

 

新光醫院神經內科醫師劉子洋(圖/台北市衛生局提供)

 

失智症可以預防

勤運動改善生活習慣

 

醫學統計發現,超過65歲之後,阿茲海默症(失智症中最常見的類型)的發生率每五年就增加一倍。

 

不過,劉子洋醫師指出,失智症是可以預防的,平時應增加腦部活動(學習新事物)、身體活動(適度運動)和社會參與(人際互動),尤其運動對失智症的預防和延緩具有明顯作用,即使只是健走也有不錯的效果。民眾可以視個人健康狀況,進行適合的運動。

 

另外,預防心血管疾病、控制三高、遠離憂鬱、不菸不酒、不偏食、採取地中海飲食,都能延緩失智症的發病年齡。若懷疑有失智現象,應盡快前往各大醫院神經內科或精神科,由專科醫師進行確診,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可延緩退化的速度,維持生活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有照服員接失智爸爸回家、陪他聊天,我很放心!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3月16日
  • A
  • A
  • A

媽走後的這幾年,老爸少了人陪,常常終日不語,我白天上班沒辦法隨侍在側,心中總有些歉咎,這情況直到他出現失智症狀後,我越發不安,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之前曾想找外籍看護,但老爸的狀況還達不到申請的條件,而且他嚷嚷說:「叫一個外國人陪我幹嘛?我身體還行,不要人照顧!」直到鄰居提起,附近有日照中心,我問爸爸要不要白天去那邊?有人作伴也好。誰知道老爸彆扭的脾氣又發作了,他覺得人不熟沒話說,而且還要花錢太浪費了。

 

老爸的節省個性,以前連媽都受不了,我靈機一動說:「您不需要人照顧,但那邊很需要志工幫忙看著老人家們,加上您英文不錯,教教他們也很好啊。」他一聽果然心動了,我連忙跟日間照顧中心的人套好招,讓他用「志工」的名義進去,就這樣,早上我送他到那兒,傍晚他再搭車回家。

 

其實老爸除了白天孤單,就怕自己沒用了,還需要人照顧,自從去日照中心後,回來老說他今天又幫誰做了什麼事,一付老當益壯的樣子,也慢慢恢復以往的神采。好景不常,前陣子醫師診斷他已經「失智中度」了,我看過很多的資料,怕老爸狀況會持續惡化,更擔心另一個問題:他從日照中心回來,會不會走丟了?而且我下班回到家都快八點了,中間空檔沒人陪他,萬一出問題怎麼辦?

 

找人在這一小段時間陪老爸,比我想像得還難,還好在網路平台上找到一位廖先生,願意從傍晚5點去接爸爸回家,並且陪他到晚上8點我下班時。

 

老廖是個很親切的中年人,老爸很愛跟他聊天,原來,他以前是個到山東做生意的台商,老山東的爸爸自然跟他特別有話聊。老廖是個獨子,當初為了照顧母親,把生意收了回台灣,接著父親又病倒了,前後照顧雙親8、9年了,父親過世後他知道重回職場不易,乾脆考照服員執照,把照顧別人當工作。

 

當初找老廖來時,也特別「串通」他,說是特別情商來陪老爸的「朋友」,免得老爸又為了費用碎碎念。他除了帶老爸回家,也會定時陪老爸去中西醫那裡做復健,還常常張羅老爸晚餐,最近兩人也會出去吃館子,尤其是老爸最愛的小火鍋,老廖跟他天南地北,是老爸最快樂的時候。

 

後來跟老廖聊起,才知道他有幾位親人也是失智症患者,所以很清楚該怎麼跟老爸相處。他笑著說,老爸跟小孩子一樣不愛洗澡,每天催他去洗時,還會騙說「洗好了」。他們聊天時,老爸很會「編故事」,一下說自己以前是「外交部官員」,一下又說自己是「開過U2偵察機的飛官」,老廖從不說破,就順著話跟老爸聊個痛快。

 

前兩年曾有同事為了照顧臥病在床父親而辭職,不但公司損失重要人才,同仁們也覺得很惋惜。現在老爸雖然失智逐漸嚴重,但白天去日照中心,有人照料也不會無所事事,傍晚由老廖陪伴也讓人放心,下班回家後,我看到的是有活力的老爸在等著我。我很慶幸能找到這些不同的資源來照顧老爸,不用獨自承擔這個重責大任,也能兼顧工作與家庭生活,更重要的是,以前快樂的老爸又回到我身邊了。

 

熱門文章

失智患者睡不著?傍晚就躁動不安?醫師說這樣改善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3月19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雖然失智症患者本身容易有日夜顛倒的問題,但主要照顧者可以改變照顧方式,必免患者在白天睡太多,到了晚上才給安眠藥強迫他們睡覺。那到了隔天,患者當然又昏昏沉沉想睡覺,落入了惡性循環。

文/丁彥伶

很多失智症患者常有「日落症候群」,只要一靠近天黑的傍晚時期,就會開始躁動。照護技巧是在天色變暗之前,就把窗簾都拉上,並且將家裡的燈全都打亮,只要撐過傍晚的時段,病患常常都可以安定下來。


至於讓許多照顧者煩惱的「晚上不睡覺」的問題,通常是白天時,家人可能看老人精神狀況不好,便讓他們去睡覺;或是晚上吃完飯沒多久,也早早讓他們去睡覺,好讓自己可以專心做其他家事。可是,這反而成患者晚上睡不著,影響其他家人的作息。


亞東醫院一般神經科主任甄瑞興表示,雖然失智症患者本身也容易有日夜顛倒的問題,但主要照顧者可以改變照顧方式,必免患者在白天睡太多,到了晚上才給安眠藥強迫他們睡覺。那到了隔天,患者當然又昏昏沉沉想睡覺,落入了惡性循環。

 

甄瑞興建議可以在白天時,安排患者去日間照顧中心,或是多參與活動消耗體力,累了才容易入睡。晚上也不要讓患者太早入睡,因為老人的睡眠時間較短,若八點就上床睡覺的話,可能十二點一點就要起床了。

同時提醒大家,也要打造比較容易入睡的空間與環境,降低環境的干擾因素,飲食上也要注意,是否有在晚餐、睡前,吃了比較容易興奮的食物,造成患者晚上精神變好等等。

 

從生活上的各個層面為患者設想,漸漸調整為正常的生活作息,才能減輕照顧上的負擔。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熱門文章

失智症患者打人怎麼辦?醫:不要爭辯、轉移注意力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3月19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很多中度以上的失智症患者會開始出現譫妄、妄想和幻想的症狀,讓照顧家屬疲於奔命。 其實只要配合藥物治療與照顧技巧,即使症狀已經到了很嚴重的程度,仍有良好的控制效果。

文/丁彥伶

 

小惠的奶奶在失智症惡化後,變得容易對他人暴力相向,這是大家從未想過的事。

 

老人家身高不到150公分,卻將60多公斤的外籍看護打得無處可逃,只有姑姑可以安撫得了她,使得姑姑最後辦留職停薪在家照顧奶奶。
 

但是奶奶上星期生病住院,因為躁動的緣故猛敲病床,搞得同病房的人整夜無法睡覺。不得已之下,醫院將奶奶的手罩起來並綁住。然而來探病的其他親人,反而誤會失智奶奶被虐待了,這讓照顧的家人有苦說不出。

 

亞東醫院一般神經科主任甄瑞興說,其實照顧失智症病患有很多技巧,善用技巧再配合藥物,很多狀況都可以解決,但是照護者要有耐心學習,才不會一再覺得無助。

 

台灣失智症協會陳專員表示,很多中度以上的失智症患者會開始出現譫妄、妄想和幻想的症狀,讓照顧家屬疲於奔命。

 

其實只要配合藥物治療,即使症狀已經到了很嚴重的程度,仍有良好的控制效果。只是藥物很難一次到位,必須依患者的狀況與改善程度進行調整,以致於很多家屬在幾次用藥以後,就以為沒效果,便自行停用,這樣反而會使症狀更嚴重。

 

提醒照顧者,要將患者服用藥物後的狀況記錄下來,並持續與醫師討論藥物如何調整,只要有耐心,很多精神病行為,都能有很好的改善。

 

除了藥物以外,還可以配合照護技巧。例如:很多失智症患者常有「日落症候群」,只要天色漸暗就會開始躁動。照護技巧是在外頭天黑前,先把窗簾都拉上,再把家裡的燈全都打亮,只要撐過傍晚的時段,病患常常都可以安定下來。

 

甄瑞興也表示,約有三到四成的失智症病患,伴有妄想及幻覺的症狀。例如:看到死去的人回來、懷疑老婆外遇等等。尤其懷疑太太或老公外遇的狀況,怎麼解釋都沒有用,通常患者可能是從年輕時就開始有疑慮,老了浮現出來而形成情緒失控,有些老人甚至犯下暴力傷人或殺人案件。

 

上述行為問題,有很多照顧技巧可以解決。若是懷疑老婆外遇或是懷疑家人偷錢等等,首先記得「不要與患者爭辯」。因為再怎麼辯白也沒有用,他一下就忘記為什麼事而吵,但會記得心情不好的感覺。

 

除了不爭辯,最好的方式就是馬上「轉移話題」,例如叫他去吃飯、一起去看電視等等。


再舉一個例子,如果他說看到死去已久的太太回來了,可以說:「好,那媽媽先坐這裡。」然後馬上帶老人家做他平常喜歡做的事,患者常常馬上就忘記正在跟家人爭論些什麼,很容易就可以解除衝突場面。

 

處理患者的妄想或幻覺問題重點,不是要去改變病患,也不需要讓病患「了解」或改變病患本身;只要去改變會導致病患出現這些問題的誘因。

 

此外,很多病患會抓人、咬人、吐口水等,這些也是讓照顧者覺得很困擾的問題。但失智患者會出現攻擊行為,通常是覺得別人對他有敵意、對他說話的態度不好,或是阻止病患做想做的事,又或是身體不舒服等等。


所以面對有攻擊狀況的失智患者時,最好先先保持距離,之後再用溫柔的語氣和笑臉相處即可。


同時,也要注意患者身上是否有傷口或是病痛,了解他們想要做什麼,順著他們想要做的事。如果他們會傷害自己或他人,只要簡單明白地說:「不可以」千萬不要太急躁地阻止他們。因為失智患者的行為,常與照顧者的行為態度相呼應。

 

總結以上,給辛苦的照顧者照顧技巧建議,最重要就是:



1. 不要直接起衝突、

2. 轉移話題、

3. 態度不要急躁、

4. 和顏悅色。


把握以上原則,通常都能夠改善攻擊行為。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