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智捷的品牌大夢 等了一輩子—嚴凱泰:走過黑暗 學會「找路」

撰文 :整理:胡釗維 日期:2011年09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攝影組
  • A
  • A
  • A

如果要用一個字形容嚴凱泰的過去3年,那麼,
2008年是「苦」,母親過世,台灣車市暴跌,中華汽車又一堆問題;
2009年則是「盼」,花6年開發的納智捷終於上市,只待市場給予掌聲;
2010年好不容易,得以「喜」收場。

母親吳舜文過世後,又遭逢金融海嘯,嚴凱泰度過人生最黯淡時期,他形容「那時每天都是陰天,看不到太陽,也看不到明天。」最苦的時候,「看著女兒,眼淚就掉下來。」

 

最苦、最累的時候,他曾經想逃避這一切,但是他還是咬牙撐過來,如今,心底的陽光終於透了出來。

 

對嚴凱泰而言,過去4年,他親嘗一段從失去母親的至悲,到今日裕隆走出活路的至喜過程。「以前天塌了還有人頂著,現在只有他自己了,是好是壞只能自己承擔!」長期擔任裕隆集團法律顧問的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黃日燦指出。

 

嚴凱泰本身也再清楚不過,他如今打的,是一場完全屬於自己的戰爭;經歷過人生的最低潮,從現在起,他要率領裕隆反攻。從「苦」、「盼」到「喜」,過去的兩千多個日子,嚴凱泰的心情高低起伏,這是他首度對媒體毫無保留的內心告白,且聽他娓娓道來。

 

以下為嚴凱泰口述:

 

這4年,感覺過得特別長,最苦就是2008年,那時候都是陰天,完全看不到太陽;只要踏進這個辦公室,我就在想,哇,幹麼做得這麼苦。

 

好苦,當時真的好苦。我母親那時病得很嚴重,開始插鼻胃管,中華汽車的問題這麼多,Luxgen(納智捷)的東西又研發到一半——雖然有信心一定會有突破、可以做得出來,但過程中老會碰到坑坑洞洞,真是一根蠟燭三頭燒。不瞞你說,那時真的可怕,看不到tomorrow(明天)。

 

當時看著我的女兒,眼淚會自動掉下來。我會想,老媽給我的世界沒有run(運作)成這樣,我怎麼會把世界run成這樣。已經這麼辛苦,偏偏還遇到金融海嘯,每次進辦公室後就看著窗外,沒有動力——明明是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

 

很多事情我不怕累,只要有solution(解決方案)、有方法;但那時是沒有solution的,常常一堆人坐在辦公室一天,抽很多菸,就坐在那邊耗;人家說雪上加霜,我那時是霜上再加冰。

 

2008  生平最黯淡的一年

 

2008年,我當然想逃,白頭髮多好多。有一家電視台拍到我的白頭髮,我好care(在意),但也沒辦法;現在還能用塗的,(我想)再過幾年就要染了。那時真是黑暗,跑也跑不掉,要跑,我20年前就不該回來接這個位置。

 

那一場金融海嘯,真的打得每個人都會怕,每家公司4、500萬元壞帳這樣打;美國人又常常嚇我們,什麼二次風暴要來了,Russia(俄羅斯)又要爆了,冰島總理要送醫院了,(裕隆)一周一個點賣不到五輛車……。這怎麼過日子啊,真的會怕,大家都不買,嚇死了。

 

那怎麼辦,只能面對現實,做錯的,糾正它,做對的,繼續往前走——深呼吸一口氣,繼續往前。中華汽車的問題,一項一項解決;中華汽車為何會犯錯,因為我母親生病,才會不小心跌了一跤,還好是一小跤。做事業就是管理異常,有點異常就要趕快修正,當時就是不懂得修正。

 

Luxgen這東西,是裕隆的創意,加上中華汽車的鈑金、研發,還有測試,兩家公司花了非常多的力量。2002、2003年決定要做的時候,我母親就非常高興,4、50年來,都是裕隆做裕隆、中華做中華的,現在把兩股力量結合在一塊。當時我母親身體還滿好的,就抓著我的手說,「凱泰,這不容易。」

 

從15歲做到現在的品牌大夢

 

我做這個事情(指自有品牌),醞釀超過20年,不是昨天才想的——這是我1988年回台灣,坐聯合航空下飛機那一刻就在想的事,想了20多年,我一直要將父母親的心願完成。事實上,我從初中高中,就在想怎樣經營這個事情,我今年45歲,我是從15歲就想到現在。

 

現在納智捷已經有SUV、MPV(多功能商用車),接下來會有房車在台灣上市——告訴你,會像BMW一樣!

 

有人說這是義大利人的功勞(註:納智捷曾到義大利取經),我告訴你,這是義大利and台灣人的功勞(加重語氣),我們花了不少工夫在裡邊,改了又改,修了又修;我們對於創意是滿堅持的,我們團隊還滿proud(驕傲)這件事情的。

 

當然,外面很多人是看衰的,我自己也怕得要死;但我不能跟人家講,我只有悶在心裡。而且,你不要說外界質疑,連我都質疑,我質疑得才凶呢。全世界只有一個人沒有質疑——只有陳國榮(裕隆汽車總經理)沒有質疑。要說有第二人,如果我母親還活著,腦筋還清楚,她砸錢會比我還凶,會衝得比我還快,我保證。

 

不打價格戰 品質要領先

 

去中國市場,絕對不是去做便宜車,這沒有意義;假如你做的是便宜車,那大家比價錢便宜嗎?怎麼比?我會比其他幾家便宜嗎?我當然做不到。我是新廠,他們是老廠,我一定要拉高我的附加價值、我的品質,我才有辦法打;假如我和他們一樣,那不會有人理我。

 

我們定位很清楚,你的東西要和全球知名品牌一樣好,可是呢,你要比他們便宜,就能壓倒他們;再加上我常去北京跑,1年10趟有吧,我連老婆、女兒都帶著去。你說我關係好,當然是有它的意義,很多年來,我在中國有滿多不錯的關係,也滿久的(註:吳舜文堂弟吳偕平,曾任前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吳偕平弟弟吳蔚然,則是中國著名外科權威,也是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的指定「御醫」,在中南海都極具影響力),但最重要你能把你的產品拿出來秀給別人看。

 

有人幫我算命,說我42到43歲慘不忍睹,45歲以後就會很開心;這是我一位好朋友,也算是半個長輩幫我算的,我希望他講的是真的。

 

嚴凱泰這4年歷經從至悲到至喜,也讓他看待事情的態度轉了個大彎,他這麼說道,「以前是火起來很火,高興起來會high到不行,現在比較中庸了。以前最火時,我會摔東西,公文就往外丟,我會罵混蛋,現在不會了。這幾年經歷太多事情了,可能也因為老了。」很難得從嚴凱泰口中聽到他承認老了。

 

如此大的態度轉變,也因為這幾年嚴凱泰真正自由後,卻沒立刻嘗到大甜頭,讓他更珍惜目前的得來不易,「因為看過黎明前的黑暗,現在更能體會黎明來了有多可愛。」

 

從汽車王子到新掌門人,嚴凱泰的接班路走了20年,磨練、低潮讓他擁有了霸氣,卻少掉了驕氣;擁有了自信,但沒了自負。

 

若說他還會在意別人眼光,少數有的可能是外界對於他外形的評語。嚴凱泰說,「假如今天我胖到90公斤,你能接受嗎?我問過很多人,他們都說不能接受,大家都希望我這樣,我就這樣做了,而且,假如推銷裕隆和我的形象有關係,那你就該去做嘛。」

 

很多人認為,2009年是裕隆的「凱泰元年」,因為那年是嚴凱泰真正完全掌權的第一年;但在嚴凱泰自己心中,真的「凱泰元年」,嚴凱泰率領的裕隆,開始要對過去的一切不如意正式展開反擊。

 

因為看過黎明前的黑暗,現在更能體會黎明來了有多可愛。

 

嚴凱泰

出生:1965年

現職:裕隆集團董事長

學歷:再興中學、美國萊德大學(Rider University)企管系

經歷:裕隆集團總管理處執行長

家庭:已婚,育有一女

 

嚴凱泰語錄

1.我提醒我自己,要有自律的精神、要有危機感。

2.我不和世界抗戰,反而有時間啟動更多靈感。

3.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偉大,交朋友也沒那麼困難。

4.我最怕人家說我驕傲,我也最恨自己驕傲,但有點自信不代表就是驕傲!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獨家解密!出身恆春鄉下的小子 為何能坐上央行最大位?

撰文 :今周刊編輯團隊 日期:2018年03月01日
  • A
  • A
  • A

2月26日,掌理央行20年的彭淮南卸任,把掌門人的印信交給原副總裁楊金龍。台灣央行誕生了第一位由內部培養出來的總裁,卻也是產經界最陌生的總裁。

 

一位金融界大老的第一個反應是「彭規楊隨」!當昔日長官彭淮南交棒後,卻依然擔任央行顧問時,楊總裁會有自己的聲音嗎?

 

答案要從認識新總裁楊金龍開始。

 

為了勾勒出一個更為豐富的「楊總裁」臉譜,《今周刊》在過年前驅車南下,直奔楊金龍的家鄉恆春水泉社區,拜訪他兩位最親密的家人,二哥楊金墻與姊夫吳恒水,兩人暢聊楊金龍的成長、未來挑戰與家人對他的期許。

 

出身不富但不貧乏

 

成長於恆春鎮水泉里的楊金龍,排行老么,上有兩個哥哥、一個姊姊,楊金龍的父親楊天臨,從屏東高農畢業後,曾短暫於警界任職約2年,不久即轉任國小教師,期間歷任恆春多所小學,至於楊金龍的母親,則在水泉國小附近經營一家約4到5坪的小雜貨店,這裡就是楊金龍的老家。

 

「楊金龍一家人,晚上就在這擠著一個(約2到3坪)的小通鋪就寢。」楊金龍的姊夫吳恒水,指著老家舊址的後方表示。以當時國小老師及雜貨店的微薄收入要供應一家六口,不算寬裕。

 

不過,物質雖然匱乏,楊金龍卻顯得安貧樂道,不但對物質的欲望低,更是力求簡樸。「他一件衣服可以穿非常多年,更甚者,有一次衣服幫他燙好他還不穿,說覺得太新了,要求再洗一洗,『弄皺一點』再穿!」吳恒水略感無奈地笑著表示。

 

楊金龍5年級後就在升學考量下,比照其兄姊,轉學到新園鄉的烏龍國小,並就近住在爺爺家。而彼時,楊金龍的生活起居幾乎都由姊姊一手照料,一直到楊北上念大學後才與其分開。

 

或也因為姊姊的提攜與相伴,讓楊在成長過程中縱使與父母聚少離多,卻始終懷有對家人強烈的關懷意識與責任感。姊夫回憶道,楊金龍大學畢業那年暑假,母親因病住院,而當時大哥務農難以抽身、二哥又在外海跑船,楊金龍每天都在醫院陪伴照顧;幾年前,楊金龍父親肺癌末期在高雄長庚住院,時任央行副總裁的他,也是周周南下陪伴父親。

 

楊金龍的父親楊天臨,是除了姊姊之外,影響楊金龍甚深的一個人。對從小就是「資優好學生」的楊金龍,父親未曾有過打罵,卻叮囑其務必在專業上精益求精。姊夫回憶指出,當年楊金龍想去英國攻讀博士,卻因為已結婚、有小孩,一度相當掙扎,最終是父親的再三鼓勵,才促成其海外圓夢。

 

「金龍的爸爸是小學老師,金龍又是家中最會念書的孩子,因此父親常常鼓勵他,能往上念就往上念,一定要他在專業領域的學識達到頂尖。」

 

「有一次他南下高雄看爸爸,我去病房要帶他回台北時,他跟爸爸道別,眼眶泛紅,當時爸爸身體狀況已經很差……。」姊夫回憶,幾十年的相處,第一次看到楊金龍落淚。

 

血液裡不服輸的DNA

 

對於自我的要求,部分固然來自於父親的企盼;然而,楊金龍本身個性其實就有著不服輸的一面。

 

和楊金龍是政大國貿所長二屆的學長、又在央行共事多年的合庫金控董事長雷仲達回憶,楊金龍從大學開始,就是個非常用功的人,後來楊在央行工作多年,更是戮力工作才能夠得到彭淮南的肯定、並且刻意栽培,顯出他的不容易。

 

而這樣的堅持,亦在2月26日新舊任總裁的交接典禮上,看到一些蛛絲馬跡。「金融科技正快速發展,未來可能改變金融中介的營運模式乃至整個體系結構,央行將以開放態度接納新的金融創意及新需求,並對新科技持續保持關注!」在當天的總裁交接典禮上,一反過去「彭治」下央行對數位貨幣等金融創新的相對保守,楊金龍對金融創新的態度,顯得「溫和而開放」。

 

「平時看他,似乎是低調而安分守己,但這更多是出於他對其他人專業的尊重,不表示他沒有自己的看法。」曾任央行業務局局長、亦為楊金龍擔任副局長時主管的李勝彥觀察。

 

1989年,36歲的楊金龍赴英國攻讀博士後回來,在彭淮南的引薦下進入央行經濟研究處,開啟其近30年的央行生涯,期間歷任經研處研究員、外匯局襄理、行務委員,並在1994到1997年間派駐英國倫敦,擔任央行駐英辦事處的首任主任。

 

1997年他從英國回來,當時因為亞太營運中心計畫,央行授命成立相關營運小組,「楊金龍即在時任央行總裁許遠東的授意下,於年底升任業務局副局長,負責該小組相關業務的統籌事宜。」李勝彥指出。隔年2月,時任央行總裁的許遠東要去印尼參加中央銀行年會,楊金龍原也是央行的隨隊官員之一。

 

「他當天突然肚子痛,沒有一同前往,就這樣,與死神擦肩而過……」回想當年大園空難,全家人以為楊金龍在飛機上的光景,吳恒水仍心有餘悸。1998年2月16日,參加完年會的許遠東等一行人,搭上華航的死亡班機,飛機欲降落重飛時失速墜毀,最終機上無一人生還。

 

差點成為這場空難悲劇當事人的楊金龍,即使面對親友,也從未開口提過這件事,情感的內斂與自持,也在該次事件中展露無遺。「他許多事都選擇一個人默默在心頭消化與承受。」姊夫感嘆。

 

不是彭淮南 也不可能成為彭淮南

 

眼前的經濟金融環境,相較於彭淮南在任的20年,已經是另一番光景:若爬梳楊金龍過去發言紀錄,可以發現他在部分議題上有著與彭淮南不盡相同的思路。

 

除了前面提到他對數位貨幣、金融科技的態度更加開放之外,他認同貨幣政策能有效壓抑房市、不認為央行盈餘繳庫是法定責任等,都是別於彭淮南的鮮明表態。

 

至於一般民眾最關注的匯率走向問題,央行總裁固然不宜提出具體方向,但不像彭淮南僅以「市場決定」四字回應,去年5月,楊金龍則語帶玄機的表示「只要對美國順差很龐大,美國政府就會盯住你。」這句說法,被外界認為匯率走向將以台美貿易順差情況為基本指標。

 

走馬上任的這一天,恆春鎮上正為這裡出了一位央行總裁而歡騰不已,二哥家的恭賀電話不斷。在家人的眼中,楊金龍為家族、故里帶來榮耀,也期待著楊總裁時代所展開的新頁……。

 

「你不是彭淮南,你也不可能成為彭淮南,你唯一需要的,就是依循你的信念與專業,走你自己的路!」陪伴楊金龍多年、猶如楊第二個父親般的姊夫,在與記者臨別前,轉述來自溫暖恆春,給楊金龍的叮嚀。毫無疑問地,台灣產經界,想必也想說同樣的話,期待他不僅僅只是彭規楊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副董看人生 往最恐懼的地方前進

撰文 :陳柏樺 日期:2018年03月01日 圖檔來源: 詹偉雄提供
  • A
  • A
  • A

詹偉雄6年前退休後,每月至少登山一次,台灣百岳中已征服40餘座,
「覺得危險就不去登山,只是賴活著」,是支撐他不停回到山裡的信念。

人在不斷攀升高度時,會遇到很多困難,要自己克服。」作家詹偉雄說的是幾年來登山的心得,用來定義人生,彷彿也恰到好處。他在二○一二年卸下學學文創副董事長職務後,投注精力在寫作和登山。二月下旬他再登雪山,重訪日治時期自然人文學者鹿野忠雄高山生態研究路徑。

 

登山是詹偉雄多年嗜好,他從小喜歡與山有關的故事,由於母親在林務局所屬單位管理閱報室,詹偉雄放學後常一邊閱讀報紙或《野外》等山岳雜誌,一邊等母親下班。「山難都會上報,而且篇幅很大,我看著新聞,腦中就模擬那路線走一遍。」他說,「去想像人如何面對絕命的挑戰。」

 

高中時,詹偉雄參加了救國團的雪山營隊,才第一次真正踏上山岳,一九八○年考上台灣大學,加入登山社後,又再次造訪雪山,「但大二開始熱中社會運動,就中斷了。」詹偉雄說。

 

重返山林  4年征服40座山

 

重返山林的契機是離開職場。一三年,詹偉雄跟太太去冰島Hiking(健行),隔年買了帳篷、睡袋、鍋具等裝備,帶著小孩再訪冰島三十天,事先花兩萬元台幣備齊各種徒步旅行用的地圖,每天步行十小時,「那是一個幾乎沒有人的安靜世界,兒時對山的想像,以及年輕時爬山的記憶,都被冰島的自然、無人、荒涼給喚醒了。」他說。

 

為了冰島健行,裝備已採購齊全,若要逐步征服台灣百岳,就只差付諸行動。

 

詹偉雄說,一四年剛開始登山,身體狀況很差,他自嘲「又胖又喘」;但四年多來,每月爬一次山,百岳當中已征服四十餘座,身體在一次次挑戰中強大,瘦了八公斤到十公斤,肌肉增加、體脂減少。「不久前,第四度登奇萊南華(奇萊南峰與南華山),一般人大概三天兩夜的行程,我和同伴兩天一夜就走完,對我來說已經算很輕鬆。」

 

詹偉雄目前只遇過因天候不佳撤退,還不曾有體力無法負荷情況。他回憶一次秀霸縱走(武陵四秀、大霸群峰),在池有山到興達山屋途中碰到大雨,山谷之中,雷打在眼前,詹偉雄用「劇力萬鈞」來形容,也讓他理解:「山林有壯闊與俊美的一面,但天候變化時,也會展現兇惡的一面。」

 

而體力上較具挑戰的是「能高安東軍(能高山、安東軍山縱走)」六天六夜,「要投注體力,才能爬升高度,用力的過程會讓感官更敏銳,去感受山給予的刺激。」詹偉雄說。

 

挨過之後,可見識到能高安東軍最迷人的三要素:草原、池畔、水鹿。詹偉雄說,公水鹿有將近成人體型三倍,每晚總有六、七十隻在帳篷周圍徘徊,人、鹿之間最小距離僅兩公尺,就是鹿群近在眼前的「陪伴」著登山客排尿,等待舔尿液來獲取鹽分。

 

面對恐懼  才能開拓新視野

 

山上有多美,詹偉雄隨意都能舉例,雪山登主峰之前的巨大圈谷地形,「壯觀程度會大大打破一般人的空間想像!」還有奇萊山一望無際的草坪、接近九十度垂直的半邊山、崩崖,將中央山脈典型景觀一次看盡,「在山上,『風起雲湧』、『滿天星斗』不只是想像或形容。」

 

不過他也說,如果只是要看雪賞景,那登山動機太微弱。「去山上必須明白自己恐懼,且渴望恐懼。」詹偉雄解釋,人面對恐懼時,感官會「全開」,隨時面對氣候與環境的折磨。

 

「將身體置於危險、未知,去做出反應,會得到一種活著的感覺!」詹偉雄反問:「人生在世,什麼狀態叫活著?」他說,城市生活遇到的狀況多半可以預期,像是不需要耗費心力的例行公事,或費心在狗屁倒灶的瑣事上,例如人際、權力關係,沒有活著的感覺;「相對的,面對自然,因為得靠自己用盡力氣解決問題,這樣的冒險經歷會讓你分分秒秒感覺活著。」

 

「人生就應該往最恐懼的地方前進。」他進一步說,能面對恐懼前進,代表開拓了新的視野,這也可以解釋為何許多登山者,最終生命就結束在某一條山路上,就算明知結局可能如此,仍不停地想回到山上。「在山下,身體是活著,但心靈不然,覺得生命被各種瑣事切割;在山上,雖然可能接近死亡,但活著的感覺更強烈。」詹偉雄如此作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77歲董座 天天帶員工做瑜伽

撰文 :勵心如 日期:2018年03月01日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率領和泰興業打下百億營收的蘇一仲,
即使已經77歲,唱歌、畫畫依舊樣樣來,熱情不輸年輕小夥子。
而對於運動、養身的重要性,他比誰都有體會。

要快樂,第一個就是要健康!」和泰興業董事長蘇一仲堅定的說。七十歲以後的蘇一仲,拾起畫筆、追尋藝術夢;也挑戰向來不擅長的唱歌,和好友開起演唱會。除了熱情之外,能夠推動他完成更多夢想藍圖拼圖的,當然就是健康的身體。「我說健康快樂擺第一!所有東西,沒有健康都沒有。」他說。

 

從美國留學、創業的台灣囝仔,到接下家族企業和泰興業總經理大位,拿到日本大金台灣總代理,在台灣空調市場打下百億營收,蘇一仲的前半段人生很精采。但「人生七十才開始」這句話,在他身上,還是得到很好的印證。

 

為了保有健康的身體,三年前,蘇一仲不僅自己開始學習瑜伽,還在公司推廣運動養身的觀念,現在每天下午四點後的二十分鐘,就是全體員工做伸展運動的時刻。

 

年老易受傷  尋找新養身法

 

蘇一仲是怎麼開始接觸瑜伽的?其實也是近幾年,他對健康的重要性感觸越來越深。雖然早有慢跑習慣,但年紀越大,慢跑對膝蓋的負荷越來越重,身體也出現一些症狀,包括背部容易拉傷、閃到腰,也有自律神經失調問題,因此,他一直在尋求新的養身方法。

 

直到約三年前,透過堂弟介紹,蘇一仲認識了前台大醫院腦神經內科主治醫師陳慕純,傳授一套新的運動養生招數。陳慕純十多年前發現自己罹患早期血癌,但透過飲食、生活調理,恢復了健康。針對蘇一仲的症狀,陳慕純當時提供三個建議:喝牛蒡茶、伸展、腹式呼吸。同時也介紹瑜伽老師吳妍瑩給蘇一仲,就這樣開啟蘇一仲的瑜伽之路。

 

(攝影:吳東岳)

 

現在,瑜伽已成為蘇一仲生活的一部分,每天起床後、睡覺前,挪出半小時到一小時的時間做瑜伽。「瑜伽的伸展較多方面,不會太過激烈,有些姿勢也很簡單。」蘇一仲說,透過身體的伸展、呼吸的調節,來提升身體柔軟度,也加深呼吸狀態和含氧量,過去身體不適的症狀都明顯改善。

 

「現在也變成習慣,隨時隨地都可以做。」蘇一仲說,有時候開會時,他就站起來,哪邊不舒服,就把哪邊伸展一下。剛說到這,蘇一仲就馬上站起來示範了好幾個動作,絲毫不馬虎,俐落有力。

 

他邊示範邊說明,像腹式呼吸:吸氣時肚子鼓起、吐氣時肚子縮起,而核心的腹部呼吸,吐氣時要加碼,小腹縮進去、骨盆則要提起,「對交感神經可以起到安定作用。」且腹部有力後,走路也會更穩。

 

「年紀大的人,容易因為一個動作就拉傷背、閃到腰……。」說著說著,蘇一仲又再示範了深蹲,蹲下後,雙腳打開、背脊挺直,直視前方、臀部往後推,再慢慢起身站直,這樣的動作,他輕鬆地連續做了十多下,一點不像已經邁入七十七歲高齡。

 

分送瑜伽書  盼掀起運動風

 

「年輕時候用身體換一切,年紀大時,用一切換身體。」蘇一仲甚有感觸地說,「若付出一億元、兩億元可以多活一年、兩年,一定會願意花。」沒有健康、什麼都歸零。而預防勝於治療,對此深有體會的蘇一仲,也回過頭來鼓勵公司同仁,提早為自己累積珍貴的健康資產。

 

二○一六年,蘇一仲將七十七招簡單的瑜伽姿勢編列成書籍,書中圖解動作都是自己親自示範。他不僅將這本書發送給同仁,也送給熟識的經銷商,希望帶動周遭人運動養身的風氣。他也聘請了一位健康管理師坐鎮公司,就是要為同仁健康把關。

 

他回想已故的和泰興業創辦人黃烈火,四十多歲罹患糖尿病,透過持續不懈的均衡飲食、適當運動,直到九十幾歲仍耳聰目明。現在想起來,蘇一仲還是感到敬佩,「這是毅力和堅持!健康、運動都是要有堅持。」蘇一仲謙虛地說,「我還在學習。」

 

但其實,蘇一仲對於生活的堅持和毅力,沒有人會質疑,他不僅以身作則、鼓勵同仁運動,還持續保持對生活的高昂熱情。走進和泰興業七樓、蘇一仲的辦公室樓層,牆上掛著、地上疊放的畫作,就是過去三年,他一筆、一筆畫出的作品。他的健康快樂人生哲學,早就不言而喻。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