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為你好」說出這句話的人,真的為不是為你好!成年之後,學習不做被害者,擺脫情緒勒索

撰文 :圓神出版 日期:2017年10月3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我是為你好」這句話,表面上是以他人為出發點的關愛,但其實是一種情緒勒索,為的是達到自己的目的。

作者:林耕新(商周推選百大良醫)

 

「都是為你好」的情緒勒索

 

之所以會有母親病或父親病的狀況,其實是因為來自童年的經歷,究竟父母出了什麼問題?

 

曾經有一位媽媽哭著對著七歲的小孩喊:「要不是為了你,我早就去死了!」

 

沒想到這孩子竟然回答:「媽媽,如果妳不能愛妳自己,妳就沒資格愛我。」

 

誰才是心智成熟的人,高下立判。

 

利用罪惡感操控他人

 

家庭中最有智慧的人,到底是誰?誰才是家裡的「大人」?

 

媽媽主觀認為自己的犧牲與付出全是為了孩子,所以才說出「要不是為了你,我早就去死了。」這種充滿情緒的話。

 

但對孩子來說,這句話就像是一種控訴。心靈脆弱的孩子,甚至會產生「媽媽都是為了我,才會這麼不快樂。」「因為我不夠好,才會讓媽媽生氣。」的罪惡感,造成一種「都是我的錯」的認知扭曲,因而開始向對方屈服。

 

同樣的狀況,也會發生在家庭成員、情侶或是關係緊密的人身上。這種隱藏操控他人的「好意」,就是著名精神科醫師卡倫.霍妮所說的「虐待的愛」。

 

「我是為你好」這句話,表面上是以他人為出發點的關愛,但其實是一種情緒勒索,為的是達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沒有照著他人的意思去做,就是壞人、就是背叛他人的好意。這樣的言語霸凌往往對接收者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和負擔,甚至開始懷疑、認為自己真的就是這麼糟糕。

 

受到情緒勒索的人,一方面不想按照他人的意思去做,一方面又不想成為「壞人」。當長期在兩種情緒的拉扯、因為怎麼做都不對的煎熬下,人就會漸漸地失去自信。

 

有許多家庭會訂立所謂的生活規範,與孩子之間的相處也有所謂的標準或規則。然而,這些規範和標準的成效如何呢?

 

我想通常是只有在大家心情好的時候,才比較有可能去遵循。

 

跟小孩或先生訂遊戲規則,即使訂得再好,只要雙方有一方鬧脾氣,規則一下就打破了。只要有一方生氣或耍賴,規則立刻變得一點用都沒有。當關係緊張到一定的程度時,就會有人說出「不然我去死好了。」

 

這類近似威脅與自暴自棄的話。不少接受心理治療的個案與家人間的互動就是如此。

 

缺乏理性思考與面對挫折的勇氣,也不願意進行溝通。動不動就說要去死,其實就是一種懶惰與情感的勒索。

 

藉由死亡要脅來讓對方產生同情與罪惡感,迫使對方讓步,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以獲得關係上的勝利。

 

這些人雖然總是以生命要脅,卻從沒真的尋死過。不論是以為對方好,或是以死相逼來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而不顧對方的感受,就是以愛之名,行傷害之實。

 

擺脫情緒勒索的惡性循環

 

所有講出「我是為你好」的人都是真心的,因為他們本身並沒有察覺到隱藏在潛意識中的惡意。然而這股真心無形中卻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關係如果不好,你希望孩子做什麼,都只會得到反抗。

 

關係如果好,即使只是叫孩子吃飯這種簡單的小事,也能從中感受到父母的愛,覺得父母是真的關心自己。

 

曾有位醫師從小的功課就很好。但在他的想法裡,他只是剛好成績不錯,並不代表就此要把當醫生作為人生的最高目標。但他最後還是為了父母那句「我是為你好」而妥協,因而經歷了七年痛苦的醫學院生涯。

 

這位醫師因為個性好勝,所以小時候並沒有特別感覺到被父母或老師壓榨。直到後來長大成人,回想過往才漸漸醒悟,覺得這其實是一種情緒勒索。

 

由於當時年紀還小,再加上好勝的心態與父母的期望相符,正好成為彼此利用的關係。  

 

決定是否結婚時也是一樣。有些人會選擇父母覺得「都是為你好」的對象結婚。倘若最後婚姻不幸福,那要誰負責?

 

最後往往變成家人間互相責怪與怨恨,倒不如一開始就尊重自己的意願,選擇與自己喜歡的人結婚,就算最後離婚收場,也是自己的選擇,並且自己負責。

 

職場上也有許多明著「壓榨」,卻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員工的未來著想的老闆。

 

「都是為你好」,說穿了其實並不是真的為你好,而是企圖利用罪惡感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從小被情緒勒索的孩子,長大後自然就成為沒有自信、缺乏安全感的大人。因為非常在意他人的眼光,渴望得到認同,因此無法為自己做決定、為自己而活。

 

心理隨時都處在警戒的狀態下,當然無法信任他人。長期受到情緒勒索的人,生活是充滿不安與痛苦的。  

 

加藤諦三在《道德騷擾》一書中提到:「施虐者雖然是出自於好意,但藏在他潛意識底層的,卻是想要霸凌他人的心。」

 

從小受到情緒騷擾的孩子因為沒有安全感,經常會為了證明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而拚命念書、要求完美、展現強烈的企圖心。然而他們自己可能沒有意識到,之所以這麼努力,其實都是為了得到肯定與認同。

 

雖然他們表面上看起來是出於自願,但潛意識早已被綁架。在人際關係上,也會不自覺的想要與他人比較與競爭,很難與人建立良好的關係。

 

有些人正是靠著這樣的企圖心一路向上爬,成為了人人稱羨的人生勝利組,但其實內心非常不快樂,因為缺乏安全感而無法踏實地過日子。  

 

情緒勒索經常發生在家人之間,而且多數人對此幾乎不知不覺,一旦察覺受到這種負面情緒的騷擾,最好的方法就是遠離對方。然而,家人間的關係不容易說斷就斷,就算躲避不了也要想辦法增強自己的意志,不讓自己輕易被他人負面的情緒所影響。

無論心裡有什麼想法,即使會吵架,也應該明白地表達出來,這才是正常的溝通方式。

 

曾飽受情緒勒索之苦的個案說:「如果你運氣好,有一天也許你會感謝這段經歷,因為這件事就是注定要來磨練你的。」

 

關係愈緊密的人,所產生的控制與扭曲的力道往往也愈加強烈。但也許正因彼此關係緊密,一旦加害者或受害者一方有了自覺,而且能增強彼此的溝通,就有機會打破情緒勒索的惡性循環。  

 

作者:林耕新(商周推選百大良醫、耕心療癒診所院長)

 

<信心補帖>下決心擺脫以愛為名的騷擾,重建自信與自在的人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出自《解憂相談室:從情緒整理、轉化想法,找回自信與自在的人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生命最後十年,卻是孩子人生最精華的十年!于美人:我若失智,請送我去機構就好

撰文 :白櫻 日期:2019年08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54歲的于美人,在自己主持的節目《什麼道理?》中針對失智問題作討論。

她表示一直提倡直接送機構是最好的。

 

有人問她:「妳不要讓Mina照顧妳嗎?」

 

于美人回答:「這一照顧就是10年、20年,我人生是最後的10年,剛好是她人生最精華的10年,我從小栽培她長大,為了就是讓她展翅高飛、鴻圖大展,然後我最後的10年綁住她人生最精華的10年,我這一路的栽培是什麼意思?!」

 

她也認為送去機構反而會得到更好的照顧,有空來看她就夠了。

 

現在很多兒女都將重擔扛在自己身上,認為這才是孝順

 

但她認為作父母的應該這樣想:「真正一個做父母的心是什麼?如果我走到那一天的時候,我求你,你加倍幸福就是對我的報答,不要把你綁在我身上!」

 

她也希望社會不要用不孝順來壓迫作兒女的人,沒經歷過真的不知道有多辛苦。

 

于美人的想法非常豁達,白櫻認為也很正確。

 

這確實是一個影響兒女很大的議題,別說送機構,就連請看護,有的老人都無法接受。

 

但子女也有他們的生活,照顧失智症患者的生活是非常辛苦的。

 

有些人最後自己也垮了,如果真的疼愛孩子,又怎會希望這樣的事發生?

 

子女有能力送你去機構,已經很安慰了。

 

代表他們把自己的生活顧得很好,而更重要的是,自己就要存夠錢可以去住機構。

 

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而不是讓子女買單。

 

養育孩子不是為了防老,而是為了看到他走向美好的人生。

 

若為防老,是否是一種自私?如果有這樣的想法,養到啃老族該怎麼辦呢?

 

讓父母養育一輩子的人是真的存在的,日本就有幾十萬人正過著這樣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把自己的身體保養好,不要讓親近的人來負擔你不愛惜自己的結果。

 

還有個更詭異的現象,這也是白櫻在解憂社團上看到的。

 

父母素來偏心,到老卻不想麻煩被偏愛的那個,希望他好好過生活。

 

只要有事就找不被愛的孩子去做,認為他是「被拖累也沒關係」的那個。

 

如果一片孝心,父母卻用這種態度看待,教人如何不心寒?

 

而被寵愛的往往也很自然地丟給手足照顧,你寵他一生,就是為了把他養成不負責任的人嗎?

 

只因為養育過不被愛的那個,孩子就有義務負擔一個不愛自己的人一生嗎?撇去法律問題不說,這樣的心態真的是正常合理的嗎?

 

人跟人之間相處,貴在真心,不被愛的孩子從小成長過程中缺愛,辛苦地長大。

 

大了以後因為比較有良心,還要認份照顧年邁父母,逼自己忘記成長過程中的痛。

 

他們甚至要跟自己說我就是獨生子,這樣比較不會氣。

 

這些都是家庭關係中的畸型情況,更有許多從南部到北部發展的小孩,連回來看一眼都不願。

 

付出所有去照顧的孩子,最後一生積蓄都花光,自己也老了,手足卻快活地過他自己的生活。

 

實在是很無奈的社會現象。

 

等妳老了的那天,妳會希望孩子怎麼做呢?跟我們一起討論一下吧!

 

作者:我是白櫻,傳遞正能量,讀過的每個字,都不會白費,你可以活得比你想像得更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白櫻」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被情緒勒索半輩子,像揭開傷疤一樣沉痛!唐綺陽對母告白:愛不需證明,孝順父母是出於自願

撰文 :王炘珏 日期:2019年08月19日
  • A
  • A
  • A

「現在,到了我這個年紀,已經很清楚情緒勒索是怎麼回事了。」她用過來人的口氣說。直播教母唐綺陽今天不談星座,說的是情緒勒索,還有自己的故事。

情緒勒索曾經是她與母親之間難解的題,也像條鎖鏈一般,纏繞著她的前半生。細數這段往事,理當是像揭開舊傷疤一樣沉痛,唐綺陽卻用發亮的眼神訴說著。

 


一句「你不孝」

 

陷入糾結,她分析母女關係破困境:情緒勒索

 

她從小就是個敏感的小孩,因此總是能感受到母親言語背後的意義。「我以為妳會考更好?」她知道母親要的是什麼,卻常因此被激怒,「輕易地掉入(情緒)圈套。」唐綺陽笑著搖搖頭,「她可以正大光明說:『考試考好一點』。」

 

「一次我跟母親頂嘴,她竟說:『妳是我所有小孩裡面最不孝的。我不指望妳孝順了啦!妳就是一個不孝女。』」唐綺陽模仿母親當時激動的語調。

 

這是母親最嚴重的一次情緒勒索,當下,她感到悲憤、不服輸,「好,我要更孝順給妳看!」

 

但在心情平靜後,她發覺不對,抗爭並不代表不孝順。「想要我孝順妳,為什麼要用這麼激進的言辭對待我呢?我覺得自己好像上當了!」她陷入糾結,順從與不順從都不對。「我一直到大學都還非常痛苦,走不出來!」唐綺陽說。

 

唐綺陽感慨,由於過去自己容易陷入情緒勒索,即使是出了社會,也曾在職場碰過相同的困擾。

 

當時她剛出了第一本星座書就熱賣,開心拿到版稅,工作同仁卻獅子大開口,要她請客、招待出國。

 

被當「冤大頭」,沉痛的情緒勒索!被迫請客,她冷靜衡量後自我調適

 

「我相信你這麼大方,應該不會不答應吧?」對方用一句話把她逼到牆角,還煽動所有人的情緒。「如果不答應,我就是小氣囉?」唐綺陽心裡隱約覺得不舒服,卻說不出拒絕的話。直到聽到有人竟感謝帶頭勒索她的人,唐綺陽才發現問題癥結,「你應該感謝我請客,怎會是他?擺明把我當冤大頭!」她最後仍決定請客,但是用自己能接受的方式。

 

「情緒勒索就是想撩起你的情緒。激動也好、擔心也好,就是想讓你心中掀起千層浪。」她瞭解,自己不能再「縱容」那些情緒勒索者「一定要冷靜理智地去衡量,自己想要什麼。」

 

二○○五年,好惡分明、心直口快的唐綺陽,得罪不少圈內人,事業也陷低潮。為了堅持占星專業理念,她索性淡出已奠定事業基礎的電視圈,沉潛逾十年。她專注投資自己,出書、做新的嘗試,在YouTube上傳每周運勢,累積人氣後,前年又於facebook開啟直播風潮。

 

她大膽素顏、針貶時事,有時還站上風口浪尖,頂著輿論逆風發言,被網友稱為「國師」,更創下四十萬人同時收看的紀錄。「經紀人曾提醒我,別暴露太多隱私,但我想讓大家認識真正的我!素顏又何妨呢?」說完,她哈哈大笑。

 

唐綺陽平時與粉絲互動密集,直播時更如同知心好友般,互相鼓勵。不過,她也曾遇過粉絲在臉書上留言,說她過得很不好,又失戀,甚至動了輕生的念頭,要唐綺陽馬上回應。

 

「這種情況,我絕不會回答。」她堅定地說,「我不希望朋友們過得不好,深陷情緒勒索地獄,我為什麼又要讓他們覺得『地獄式』的吸引法是有用的呢?」

 

「你有沒有勇氣去做一個反對黨?做一個為了平衡情勢,挑戰權威的人?我必須說,這真的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很多人陷於情緒勒索的無盡輪迴中受苦,唐綺陽提醒,就算無法完全擺脫,也要找到自己的情緒出口,找朋友聊聊或是分析當下的處境。「明白後的接受,比被勒索好。」她強調,愛不需要證明,孝順父母,不是因為受到勒索,一切都是出於自願。

 

勇敢做自己的唐綺陽,經過和母親多年的衝突與磨合,母親開始理解並尊重她,兩人終於找到相處的平衡點。職場上,她事業有成,並忠於自己的選擇。擺脫情緒勒索,唐綺陽笑了,笑容是那樣的豁達自信。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唐綺陽
原名:唐立淇
出生:1965年
學歷: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現改制台北藝術大學)
著作:《唐立淇星座運勢大解析》系列

適時疏離,建立自信

疏離。
適時跳出困境,不要順著對方的情緒,變成所謂的「負心人」。

建立自信。
詢問朋友意見,另找其他支援,就不會再有罪惡感。

建立事業。
證明自己有能力,判斷正確,他人便無法貶低你的價值。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再被家人「情緒勒索」!讓自己價值感提升,彼此都舒服就是孝順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要聽話,不要忤逆師長。」
「你為什麼就是要跟爸媽作對。真的是很不孝。」
「你要孝順,要尊師重道……」
這些話,對於你、我而言,是否耳熟能詳?

台灣社會,由於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很在乎「孝順」。「孝順」這兩個字,相信每個人都琅琅上口,但是「孝順」是什麼?那就見仁見智了。

 

雖然「孝順」似乎難以定義,但是「孝順」在台灣文化中,毫無疑問被認為是「美德」的一種,甚至社會還會選出「孝悌楷模」來加以嘉獎。

 

但既然「孝順」是如此難以定義。那麼,父母心中的孝順是什麼呢?在台灣許多五、六十歲以上的父母眼中,「孝」就是「順」,好像有「順」才有「孝」。

 

所謂的「順」,最簡單的定義,就是「順從爸媽的想法與意見」,就是「聽話貼心」,也就是說,「孝順」的標準與定義,是由父母決定的。

 

在這個文化架構下,對於某些父母而言,孩子「夠不夠聽自己的話」,就決定了孩子是否「有美德」,是否「孝順」。

 

對這些父母而言,或許,自己的爸媽以前也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因此,期待孩子「順」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尤其從小到大,長期跟孩子的互動,都是比較權威式的「上對下」的要求與命令:「我說的、做的都是對的,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做。」

 

只是,隨著孩子長大,有自己的想法、事業與專業知識。這樣的父母,其實缺乏跟長大的孩子互動的方法知識,於是,還是用過去與孩子互動的習慣方式:害怕孩子受傷,希望孩子照著自己希望的路或方法做。這樣,父母才會覺得安心,覺得有安全感,覺得「這樣比較好」。

 

但是,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樣子。當父母無法習慣,也無法接受時,「我養你這麼大,你居然這樣回報我」的這類情緒勒索的話就容易出現,而孩子也會礙於因為該「孝順」的罪惡感,使得自己與父母陷入情緒勒索的循環中。

 

有時候,這種社會對「孝順」的推崇,不只綁架了孩子的自主性,卻也扼殺了父母了解孩子的機會。

 

因為「孝順文化」,有些父母對於孩子應該如何順從,有太多「應該」的想像,使得父母有時無法拋下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尊嚴與面子,認為「我是父母,我為你好,所以你聽我的是應該的」,卻忽略了孩子也是一個「人」。

 

身為人,他當然有獨立的思考、獨立的想法,可以有需求、有感受,這些都是應該被尊重且在乎的。

 

這樣的互動,其實有時也可以在師生關係中觀察得到。與「孝順」文化類似的,包含「尊師重道」等文化思想影響。台灣的文化中,普遍對於「權威」是尊敬且信任的。

 

所謂的「權威」,不論是父母、老師、長官、上司……有時候,我們社會似乎默許權威、上位者,能夠對下位者(子女、學生、下屬……)有一些嚴厲的詞語或要求,甚至是威脅、是勾起你的罪惡感、是福利的剝奪。

 

有時我們甚至認為,權威者對於非權威者的要求或言語責備,就算過分,也是訓練,也是「有意義的」。

 

所以我們都時常聽到「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愛之深,責之切」……

 

即使,這些要求或話語,可能損及一個人的尊嚴、自信,甚至剝奪其快樂與活下去的力量。

 

要怪罪這些權威者嗎?那倒不是,而是需要去理解、去檢視。了解在過去與現今的教育中,我們如何對於權威的推崇與過度信任、對於孝道文化的過於認同,甚至「淪為表面」的狀況。

 

我並非要全盤否定「孝道文化」、「尊師重道」等傳統文化概念;只是,需要去深究的是:這些文化概念所代表、傳達的意義,並非表面上的「老師說的話都要聽」、「爸媽都是為我好」、「要聽話才是好孩子」而已,它所代表的,是不忘本、是感恩、是追本溯源的核心概念。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這些文化架構下,有一個「關於人與人相處」的重要概念,是不能被忘記的,那就是:

 

彼此身為一個人,有需求,也有感受,應該要被尊重、被理解,而不是被用「你應該」或教條壓抑,使得兩人互動,總只有一個人的聲音。

 

對於權威者與非權威者而言,兩者其實都算是這種「表面儒家文化」的受害者:非權威者被壓抑、被忽略、無法被尊重,甚至被勒索。

 

而許多權威者,也只學會用這樣的方法,去得到想滿足的需求,卻沒有好好學過另一種溝通的方法:理解對方,並且將自己的需求傳達,而後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協方式。

 

我認為這個文化背景,更是使得「情緒勒索」在台灣社會如此常見的原因。

 

或許,讀到這裡,對於情緒勒索的樣貌,你已經有了基本的了解。但是,我們要如何擺脫情緒勒索呢?我認為在討論「方法與技巧」之前,有一個更基本的部分,是我們深陷情緒勒索其中的人,都需要知道的重要概念,那就是:

 

唯有自我價值感提升,才是讓你能夠不再深陷「情緒勒索」的護身符。

 

怎麼說呢?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關於情緒勒索「被勒索者」的特點,你會發現,不論是「想要當好人」、「習慣自我懷疑」、「過度在乎別人感受」、「希望獲得別人肯定」……擁有這些特質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也就是:他們多半是自我價值感低落的人。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你很難自我肯定,也很難確認自我的價值。

 

你對自己可能會很沒自信,因此就更容易被情緒勒索者的言語所惑,掉入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中。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寶瓶文化出版,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誰讓你有情緒?洪蘭:凡事要操之在己,也要懂得放下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9年02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要學會不抱怨,下雨了,就把傘打開,不要浪費時間抱怨。因為雨已經下下來了,抱怨也沒有用了。

大清早,一個學生到我辦公室來抱怨有人害她生氣,讓她晚上沒睡好。

 

我問她:「怎麼是別人害你生氣?我們上課不是講到,情緒是操控在自己手上的嗎?是你害你自己不快樂,別人不能啊!」她低頭想了一想,點點頭,出去了。

 

不一會,又一個學生進來,說同樣的話。原來她們兩人昨天吵架,晚上沒睡好,都來解釋為什麼早上遲到,令我啼笑皆非,人喜歡責怪別人,不肯低頭反省自己。

 

情緒的確是控制在自己手中的,有個實驗是徵求大學生到心理系來做維他命A對視力的幫助。海報上講明要打一針維他命A,因為打針是侵入性,所以給雙倍的酬勞。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學生還是會來。打針時,針管上貼著「維他命A」,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上面貼維他命A,裡面就不是維他命A,是腎上腺素。

 

是大腦在緊急「戰或逃」時,所分泌的荷爾蒙,它會使瞳孔放大、手心出冷汗、心跳加快(把帶氧的血液送到四肢)、膀胱失禁(水很重,逃命時,把不要的水放掉,跑得比較快)。

 

注射完後,實驗者告訴受試者到休息室去等待維他命A產生作用。

 

走廊上有二間休息室,一間裡面有個假的受試者,是研究生假扮的,在那裡很興奮地說:「我今天運氣真好,雖然挨了一針,可是等一下我有錢可以請女朋友去吃頓牛排大餐、看場電影,還可以剩一點錢,給她買個小禮物。」

 

另一間裡面也是一個假的受試者,在那裡暴跳如雷說:「怎麼搞的,我等了這麼久,還不叫我去做,他以為我的時間這麼不值錢,他以為這一點錢可以買我這麼多的時間。」

 

實驗者假裝檢查他們的視力,做完後,給他們酬勞、簽收據,等他們走到門邊時,才假裝忘記說:「等一下,我忘了問你,剛剛在休息室時,你的心情是怎麼樣的,這裡有一張情緒的量表,請你幫我填一下。」

 

 

因為錢已經拿到,要走了,受試者就完全沒有想到,這才是做這個實驗真正的目的。

 

這時,他們會把腎上腺素所引起的生理反應,因為同室的人很高興,解釋成:我興奮到手心出冷汗、我興奮到心跳加快;另一房間的人把同樣的生理反應解釋成:我憤怒到手心出冷汗、我憤怒到心跳加快。

 

所以情緒是認知對情境的解釋,就好像在一個雞尾酒會裡,你突然聽到有人在講你的壞話。

 

你馬上回頭去看,什麼人這麼大膽。一看是你的老闆,這時,你會假裝沒聽到,悄悄走開;但是假如一看是你的下屬,你的反應馬上不同,你會走上前去說:「明天到我的辦公室來。」所以情緒是你對當時情境的解釋。

 

那麼,為什麼操之在己呢?因為神經迴路用的愈多會愈大條,臨界點愈低,愈容易被活化起來。

 

你若不動氣,它就不會被活化,所以情緒是控制在你自己手上。

 

 

實驗者給打坐一萬小時以上的大師聽炮彈聲、嬰兒婦嬬的哭叫聲,同時掃瞄他們的大腦。

 

結果發現他們的聽覺皮質有活化,表示他們有聽見,但是管情緒的杏仁核及管理智決策的前額葉皮質都沒有活化,表示他們可以把情緒放一邊不去理它。所以沒人使你不快樂,是你自己使你不快樂。

 

凡事要操之在己,也要懂得放下。丹麥的哲學家齊克果說:「生命只有走過才能了解,往前看才活得下去。」形塑我們的不是經驗而是回應經驗的方式。

 

人要學會不抱怨,下雨了,就把傘打開,不要浪費時間去說:「為什麼下雨?明知道我沒有帶傘。」因為雨已經下下來了,抱怨也沒有用了。

 

了解這個實驗,人生可以平順很多,知識的確是力量。

 

 

(本文摘自《有理最美:培養閱讀好習慣,增進大腦思考力》,遠流出版,洪蘭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下次」!人生無常,或許再也沒有下一次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上一篇用「人生短短幾個秋」為題,來談第三人生的投資理財。這一篇繼續用這七個字為題,因為面對生活,又何嘗不該活在當下呢?

文/施昇輝

 

第三人生最不該把「等……再……」這種句型掛在嘴邊,例如「等下次有空再聚聚」或是「等有錢再去旅行」,結果經常都是再也見不到面,或是再也沒機會去了。

 

「老友」在第三人生,絕對是生活上的重要支柱,但大家的健康都不復以往,甚至生命無常,脆弱到說走就走,所以能見就見,不要期待還有下一次。

 

如果是經常見面的老友,驟然離世或許還能接受,但如果是旅居國外,好多年才見一面的老友,真的要抱著「見一次,少一次」的心理準備。

 

如果老友相見,和其他活動撞期,我一定盡可能以前者優先。如果另個活動非去不可,我也會想方設法,在老友相見場合快結束前趕到。前不久,我的一位大學同學榮退舉辦餐會,幾乎所有在台同學都到場為她慶祝。

 

 

我當晚早就安排要去鹿港演講,不可能改期,所以我就跟同學說,我一結束就趕高鐵北上。很多同學都情義相挺,當我晚上快十一點趕到時,還有十幾個同學等我。

 

我在2003年就被當時任職的證券公司解雇,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幸虧這些大學同學不離不棄,才能讓我順利走過人生的谷底。幾乎全員到齊的同學會,我怎能缺席呢?

 

2014年,我和老婆參加了一趟15天的地中海郵輪團,和一對劉大哥夫婦最投緣,回國後還相約吃飯、旅行。兩年後,這對夫婦跟我們約好,「等他們從香港回來,要再一起去北歐搭郵輪」。

 

結果,劉大哥在香港心肌梗塞猝逝,他的太太難過到不只取消北歐行程,也不再與我們聯絡,我們就此失去了這個好友。

 

 

我想這種例子,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我希望大家能見面時就見面,不要徒留遺憾。

 

此外,另一種很大的遺憾就是「很多事到老了,就不能做了。」這種遺憾多半發生在「旅行」上。很多人最後沒有成行,不是因為沒有「錢」,而是因為沒有「健康」了,但大家之所以遲遲不去,很多卻是因為「捨不得花錢」。

 

沒有人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所以都省著花錢,怕萬一沒錢了卻還沒走,怎麼辦?所以很多人都想靠投資賺點旅費才捨得去,結果反而賠錢,更不能去了。

 

進入第三人生,不該太斤斤計較錢,應該是「值得花,就該花」。2012年,我去尼泊爾旅行,導遊推薦大家可以去玩飛行傘,飽覽費娃湖美麗的風光,30分鐘的天空翱翔索價199元美金。

 

 

雖然真的有點貴,但我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因為我想一定要趁年輕來嘗試,否則到老了,可能骨頭硬了,身手也不靈活了,屆時就算想玩,也沒資格玩了。飛過一次之後,了卻心願,不會到老來才扼腕遺憾。

 

另一個類似的經驗是2015年在阿拉斯加搭直升機上冰原,花了360元美金,絕對值得,因為一生可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玩飛行傘或許還牽涉膽量,但需要體力爬坡的中國黃山之旅,絕對應該趁膝蓋還能負荷時趕快去。2017年,我和老婆特別挑了一個在黃山上待五天四夜的團,費用雖然高一些,但因為時間充裕,所以體力負荷相對較少。

 

這種用「金錢」來保護「健康」的方法,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參考。下一個挑戰體力的旅行,我會設定在秘魯的馬丘比丘,希望能在60歲以前完成(其實就是明年了)。

 

 

最後,因為人的壽命越來越長,進入第三人生時,父母或許都還健在。在醫院裡,我經常看到很多六七十歲的人陪伴八九十歲的父母來看病。千萬不要以為有外籍看護就沒事了,也千萬不要「等父母生日,或過節時再去請他們吃飯」,因為很可能就會變成「等父母生病,再去看他們」了。

 

有空就去看他們,沒空至少每天打個電話給他們。看到他們精神奕奕,或聽到他們講電話中氣十足,其實就是一種平凡的幸福。當然,要能持續享受這種親情的前提是,顧好自己的健康,才有能力照顧父母。

 

不要一直以為還有「下一次」,而要常常心想,或許只有「這一次」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