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王永在陪伴的老後時光,周由美挑戰開個展 「想做一件事就會堅持下去」

撰文 :彭蕙珍 日期:2020年10月28日 分類:精彩圓夢 圖檔來源:蕭芃凱攝影
▲周由美手繪花草在扇子上,當作禮物送給朋友們。
  • A
  • A
  • A

台塑集團共同創辦人王永在夫人周由美學畫30多年,透過繪畫,她學會安靜、耐性和專心。最近在大直碩舉辦《游墨唯美》個展,個性嚴謹的她說:「只要想做一件事,我會很有熱情的堅持下去,而且一直苦練!」

「在我人生中,沒有畫畫這個計劃。」周由美因孩子們都到國外求學,剛好有段空檔,在鄰居的邀約下,學起水墨。每周上一次課,她掌握了基本技巧,包括磨墨、握筆、下筆、收斂等。

 

學了1~2年,老師移民到澳洲,只好中斷學習。卻沒想到,開啟了她對水墨的興趣。一回,她去看李沛的展覽,很是喜歡,主動拜師,此後每個月到李沛北投家中學畫,「其實那段時間我很忙,但也沒有想放棄,因為再怎麼忙,總有小小一段自己的時間。」

 

學畫過程不輕鬆卻很療癒

 

上課時,老師會先畫給她看,她解釋:「不是這樣就會了,回家還要多練習。」她每天練習兩小時,有時畫畫,有時寫畫法。專心投入,她發覺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畫畫會讓我忘掉生活上的不愉快,蠻療癒的。」

 

「去學畫,我沒有什麼想法、目的,只是希望不忙的時候,有一件事情可以做。」然而,做什麼、像什麼的她,學起畫來,當然也不會輕易放過自己,她說光是畫荷花葉子,「我買了一刀(50張)紙,還是畫不好,再買一刀來畫。」

 

畫水墨,最難的是不能出錯,在學習過程中,她坦言:「一定有感到挫折的時候,像是水墨的濃淡表現不出來,這個時候,我就去院子走走,休息一下。」

 

從周由美的畫裡,可以看出她是個很認真的學生。她指著作品中的竹子說:「竹葉要堆疊、安排它的樣子,有時狂放、有時收斂,要一直練,沒有捷徑。」因為勤奮、不願意放棄,從梅蘭竹菊、花鳥、到人物、山水,都畫得相當出色。

 

▲從梅蘭竹菊、花鳥、到人物、山水,周由美都畫得出色。

 

畫不出來練到畫成功為止

 

尤其是她筆下的魚,生動、自然,好似仍悠游水中。她說:「畫魚最困難是牠們身上的線條很多,而且要畫出靈活感。」如何畫得出來?方法無二,就是「一直畫,畫到成功為止。」她的認真,連李沛都誇獎,「她說,在她的學生中,我是很用功的一位。」

 

後來,王永在忙於六輕事業,加上經常在家宴客,周由美只能暫時放棄繪畫興趣,「這中間有10幾年沒有再拿起畫筆。」取而代之的是菜刀,「家裡要宴客時,都是我去買菜、料理。」

 

她說自己無法一心兩用,既然要宴客,就專心做好這件事,「那個年代要學廚藝很難,有時候是去餐廳吃飯,請教廚師怎麼做。」

 

王永在過世後曾無法調適

 

直到60多歲,她又得了空閒,於是重拾畫筆。這一回,在家自修繪畫,她笑道:「幸虧我的底子不錯。」有時,也會請教前輩怎麼畫,聰穎的她,立刻掌握訣竅。

 

2014年,王永在因病過世,周由美陪伴他逾50年,兩人感情深厚。她說自己每天都會夢到先生,「到現在我還是不習慣沒有他陪伴的生活。」靠著繪畫、寫書法,慢慢調適自己。

 

周由美的生活極為規律,每天清晨5~6點起床,吃過早飯後,走5000~6000步路,然後是畫畫時間。

 

「晚上小孩和孫子都會陪我吃飯,今年因為疫情,3個孫子都留在台灣。」她微笑道:「每天我會做一桌菜,還會幫他們準備便當,孫子說:『有阿嬤的小孩真幸福!』」

 

劉陳傳讚畫作具寧靜力量

 

這一回,受邀舉辦個展,她本想拒絕,「我沒有想要出名。」認識20多年的後輩——住邦佳士得國際資產(CHRISTIE’S INTERNATIONAL REAL ESTATE)總經理劉陳傳亟力邀請,考量再三後才答應。她表示,展場很大,至少要有100幅作品,還要有大件作品壓場,「是很大的挑戰。」

 

幸好,多年來她很認真,畫了幾件大型作品,包括113公分的《竹林七賢》。而這回除了展出多年來畫的梅蘭竹菊、山水、魚、雞等,還有燈飾、盤子、扇子等。

 

劉陳傳表示,很多人想收藏王夫人的畫,像是《竹林七賢》展出的第一天,就有一位世界級收藏家想要收藏,但是,「王夫人只展不賣。」

 

▲《竹林七賢》展出的第一天,就有一位世界級收藏家想要收藏。

 

劉陳傳說,他深深被王夫人的畫感動,「從她的畫中,可以看見人文關懷與唯美的意境,非常療癒、正向,還有一股寧靜的力量。」

 

若不是因為一個美麗的意外,周由美也不會踏入水墨世界。透過作品,她想對世人傳達恬靜、淡雅的力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圓夢不用等退休!名醫劉榮森騎重機玩遍美加,還會咖啡烘豆、樂當寶石鑑定師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2月27日 分類:精彩圓夢 圖檔來源:劉榮森提供
  • A
  • A
  • A

若不知道劉榮森年紀,會覺得他就像少年一樣,奔馳在天地之間。兩趟公路之旅,是挑戰、是圓夢,也是心靈的寧靜,未來他說還會騎下去,直到騎不動的那天為止。

「我老婆在車庫發現我新買的重機後,氣到三天不跟我講話。大部分老婆都不願讓老公騎重機,其實只要注重安全、保持專注,騎重機是很有趣的休閒運動。」溫文儒雅的劉榮森,是國泰綜合醫院的胸腔外科主任,同時他也是臺灣治療肺癌與食道癌的專家。

 

現在履行「漸進式退休」的劉榮森,是一本閱歷豐富的活字典,享受生命、逐夢踏實,喜愛研究、具有學者風範的他,看似不疾不徐,卻更有投入勁風疾雨的冒險精神。

 

他在2017年騎重機暢遊加拿大8天3000公里,2019年又以12天的時間,長征美國六大州5000公里!去年與一群愛唱歌的好朋友舉辦了一場售票慈善演唱會,今年二月底又要第五度登上國家音樂廳與管弦樂團一起演出,他的精彩人生,仍像是蓄勢待發,隨時乘風而起。

 

 

▲劉榮森年輕時就愛好重機,這幾年超過8000公里的公路旅行,對他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脫下醫師袍享受咖啡,還成為一名寶石鑑定師

 

「我一旦有興趣,就會深入了解。喜歡咖啡,我就買生豆、自己烘培、參觀咖啡園......喜歡地質結晶,去各個地方旅遊,我就會細心觀察。後來有朋友約我去寶石鑑定班,我一聽就說好呀!因為我有興趣。對我而言就像收藏標本一般,收集了一百多種寶石,也成為寶石鑑定師。」

 

將醫療工作重心轉移到對醫學院學生及住院醫師的教學、並縮減門診量的劉榮森,生活卻不減忙碌,日子依然過得充實,他口中雖說隨遇而安,卻總把興趣發展到「高手」的境界。

 

「我原來就喜歡礦石結晶的東西,並且會研究它們的物理學的特性,每種石頭都有身分證,特別是當作首飾的桂寶石,像是鑽石、藍寶、電氣石、石榴石、祖母綠等,它們的硬度、比重、折射率都不一樣, 以上三種數據都對了,即可以確認寶石的種類。」

 

「在顯微鏡下觀察晶體的內含物又是另外一片世界了。我女兒小學時,我也曾帶他們班同學去台北觀音山『採礦』,收集火山岩標本,研究觀音山火山系的噴發歷史,揭開觀音山的神秘面紗。」

 

他累積涵養的知識容量,從不是一閃即逝,如同他所愛的結晶礦石,隨著時間越益發光成為寶藏。擁有高度專注力的他,也將這份謹慎應用在生命的追尋。

 

乘著美好重機夢,一不小心跨越美國六大州

 

「我年輕時就喜歡騎重機,但會開展橫跨美國、加拿大的重機之旅,起始於一個緣份。」

 

劉榮森笑說,有一天帶著住院醫師去查病房,原來是一位名建築師騎重機摔斷了肋骨,劉榮森和他說:「希望你很快復原,等你好了,我們一起騎重機。」

 

這一邀請,雖然令對方的太太一度生氣,覺得這醫師不但沒勸他不要騎,還鼓勵她先生繼續;可是卻促成了劉榮森加入了建築師公會的車隊,才有後來同遊加拿大、美國的壯舉。

 

「每種運動都有它的危險性,先了解它的風險,再謹慎小心去控制風險,而不是一味躲避風險。注意安全是首要,但最重要是,不要超過自己的極限。」

 

許多人直覺騎重機是很危險的活動,但他並不這樣認為;在60歲後,能與重機同好跨越北美,需要相當大的體力,可是他想要挑戰自己的能耐到底在哪裡。

 

「這麼多天的長途重機旅行,是全新的體驗。國外的景色跟台灣很不一樣,且沿途的景色不只是美不勝收,而是經常全然不同。大峽谷、草原、冰河、大都市......我們還去拉斯維加斯住一晚。在加拿大的感受又很不一樣,我們沿途全景都是大自然,地廣人稀裡,你能看到更多自然景色:湖泊、山陵、冰原......還能看到許多野生動物。」

 

若不知道劉榮森年紀,會覺得他就像少年一樣,奔馳在天地之間。兩趟公路之旅,是挑戰、是圓夢,也是心靈的寧靜,未來他說還會騎下去,直到騎不動的那天為止。


▲加拿大、美國沿路都是美麗的自然景色,重機之旅是挑戰自我實現,也留下無限壯闊的圓夢回憶。

 

登上國家音樂廳演出,唱歌是健康第一順位

 

劉榮森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合唱團的團長。就讀台中一中時,他便加入合唱團,得到全國合唱比賽優等,而後因為醫務繁忙而先放下對唱歌的愛好,直到八年前,他又加入了合唱團,而今將第五次(2020年2月27日)登上國家音樂廳的舞台。

 

「我看到許多報導都稱「唱歌」是促成長壽原因的第一位。因為唱歌能訓練肺活量、訓練智力,不會讓你衰老;再來出來唱歌,能跟大家互動、交新朋友,情緒與情感不會孤立。大部分的老化,是從『自我隔離』 開始。退休後,不能沒有朋友、沒有興趣、沒有嗜好。」

 

他提到唱歌有樂譜,能夠訓練腦力,又讓心情變好,退休後不知道做什麼好的人,就來唱歌吧!去年在國軍英雄館舉行的慈善演唱會,售票所得全數捐給弱勢團體,唱歌兼行善得到了數百位親朋好友的支持與鼓勵。

 

問他為何能不斷圓夢,他說自己並不會特別規劃,而是「順著生命的河流走」,無論做什麼事,可以給自己目標,但要減少給自己壓力。

 

研究帶來無限喜悅,找到人生的興趣享受它!

 

其實劉榮森小時候的夢想是做一位飛行員,後來雖因為近視而無法如願,但其他像是騎重機、到美國F1賽車道試乘、去日本賽道觀賞賽車,近距離感受風馳電擎的震撼,他一個個達成;日常更培養許多「靜態」的興趣,除了懂咖啡、鑽研寶石,他還收集手錶與鋼筆。

 

「我的個性興趣都跟小時候有關。我父親是開工廠生產引擎零件,在我小時候,他常拿著汽機車引擎對我解釋內燃機原理,寒暑假時我也會進工廠操作車床。現在收集手錶,我喜歡把機械錶拆解;清洗保養後再將手錶組合起來,很細微的組裝是在顯微鏡底下巧妙的操作特殊工具。」

 

在短短的一個小時訪談中,劉榮森信手捻來都是學問,將看似艱難的學理,像是地質學、基因學、樂理等,化繁為簡成簡單的科普知識。連談及日前在看的書籍《基因社會》,他的眼神仍舊充滿光芒,言談間仍是如沐春風。「我們都以為自己擁有基因,其實是基因擁有我們,我們只是基因的載體。」

 

劉榮森讓我們了解到一點:幸福就是投入喜歡做的事情裡。人生的成就,不在於達成目標,而是在於過程的每個片刻,你是否能「享受」其中,並盡其在我!這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喜悅,要如何活得輕鬆自在?流露在臉上的笑容,騙不了人!


▲喜歡研究地質結晶的劉榮森,每到一處旅行,會細心觀察大地的肌理紋路,享受旅行也享受生活。

 

▲圓夢不用等退休,在退休前就結識志同道合的朋友,想要迎接挑戰,要有「說走就走」的計畫與勇氣。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孩子長大她出國唸書圓夢,卻被老公罵拋家棄子!賴芳玉:生命有限,女人也要活出自己人生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2月14日 圖檔來源:陳弘岱
  • A
  • A
  • A

我想是女人受夠了。當子女成年,同時感到青春已逝......中年或空巢期的女性朋友們,便會意識到自己的生命有限,在能把握的餘生裡,想要活出自己的人生。

「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律師賴芳玉的魔幻小說《待用民宿》裡,章節扉頁提到這句話。她說,「這句話多美啊。」相遇是久別重逢,離別彷彿是另一個開始,順著心走,沒有走不出的路。

 

每個人一出生,很快地就拿到一張張證書,出生、就學、結業、結婚......而到了中年之後,許多人不自覺也簽了一張「離婚證書」,若能珍惜情緣,誰願意從此揮手道別?空巢期的女人卻不再戀棧,40歲後的女人離婚率居高不下,因為那可能不是結束,是代表自己人生新的開始。

 

「我想是女人受夠了。當子女成年,同時感到青春已逝......中年或空巢期的女性朋友們,便會意識到自己的生命有限,在能把握的餘生裡,想要活出自己的人生。」

 

執業二十多年的家事律師賴芳玉,看盡不知道人生多少悲歡離合,但她仍對婚姻幸福懷抱「希望」,女人可以走出自己一片天,同時也能掌握自己的幸福與快樂。

 

分手,就像是跟過去的自己告別;離別,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在我媽媽的年代,女性必須符合社會期待的樣子,可能是悲情的、委屈的,貶低的;如果要抵抗社會期待便會帶來犧牲,不犧牲就會與社會妥協,結果是許多女性沒有辦法找到自己的足跡,而活在自己的黑暗裡。但現在社會情勢已經不同了,女性不見得需要犧牲,我們覺察出自己有能力,去改變自己的困境。」

 

「我曾經接手一個案件,一位年輕女性奉子成婚,在孩子漸漸長大後,想要完成年輕時的夢想,到國外讀書,但老公卻不支持,和她說:『你出去了,就不要回來』,指責她這是拋家棄子。大家想想,如果角色換過來,是老公要到國外讀書呢?男人會被祝福,女人會被數落。」

 

「最後她仍堅持要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標,只是回國後,老公用『冷暴力』與她相處,不同桌、不同房,形同陌路。我後來問她,如果人生能重來,她還會做同樣的選擇嗎?她回答我:Yes!她不後悔。」

 

「她不後悔自己做的決定。我想這也是50歲後,許多女性仍選擇離婚的原因。女性對家庭有責任,但同時對自己的人生也有責任。關係裡可以適度的妥協,但無條件的犧牲、委屈,現代的女人已經不吃這一套了。」

 

賴芳玉說,「分手,就像是跟過去的自己告別。」離婚,沒有大家想得那麼悲情,有時候是「蛻變」與「重生」。

 

留下生命的溫暖,照亮婚姻裡的寂寞、一個人的寂寞

 

「有一部電影《後來的我們》,講述婚姻與愛情,談人生中的「錯過」。其實我自己觀察,許多人說不定結婚第一年就決定要離開,只是過了十年才分道揚鑣,這是最漫長的告別。」

 

「當其中一方願意來找律師時,婚姻關係的彼此,距離已經非常遙遠,各自在不同的角落生活著。可是我認為地球是圓的,未來有沒有可能在一起?我認為有可能。」

 

談離婚話題似乎代表著生命的失落,但賴芳玉的言談之間,卻充滿對人性的信心。她有遇過婚雖然離了,但愛情卻回來了;或是在離婚之後,生命更加璀璨的故事。因為女人終於不用再活在過往的框架裡,為了迎合別人扭曲自己。

 

「婚姻裡最寂寞的,是以為他能給你支持;卻發現,沒有回應才是最寂寞。也許中年後會有感觸......與自己離最遠的時候,最寂寞。」

 

賴芳玉說,雖然婚姻是兩個人的事,但所有事情的決定,終究會回到自身。究竟一個人好,還是兩個人好?問自己接下來想過怎樣的人生吧!

 

至於要如何度過離婚的時刻呢?如何再度擁有幸福?相信人性本善的她,這麼說:

 

「在人生的旅途裡,有時候會覺得身陷黑暗,但也因為在黑暗裡,你會看到明亮的燈火,在沮喪悲傷中,更加閃耀;也許是友情的支持,或是溫暖的問候,這些人性光輝,我是視若珍寶,放進自己的心靈珠寶盒,打開時,你會發現自己其實很幸福。」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是圓夢的起點!無師自通、超愛享受一個人的畫畫時光,羅淑蕾這樣畫出快樂第二人生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2月13日 分類:精彩圓夢 圖檔來源:劉咸昌
  • A
  • A
  • A

在畫室裡,我可以待上一整天,感受畫裡面的細微的生命,有時有平靜的感動,有時是澎湃的激昂,我從日出待到深夜,十幾個小時都可以。人家都說退休後要找到自己的興趣,我想繪畫是我很大的興趣,這是金錢或其他事物都無法衡量。

退休後你想過怎樣的生活呢?一路走來的數十個寒暑,是時候拂去夢想上面的塵埃,你只需要停下腳步,發現「它」一直都在;像是會計師出身、67歲的前立委羅淑蕾,拿起一枝畫筆揮灑真性真情,她畫出自然風景的悠然懷抱,點出人物深沈的眼神寄託,本月18日將要在圓山飯店開設畫展,展現她那無師自通的藝術生命力。

 

「幾年前和一群友人到大陸玩,我們在餐廳吃完飯下樓,一樓的商場上展示各種作畫,我有位好友打算買一幅畫回家,我和他說:『別買了,回台灣我畫給你,我小時候可是很會畫水彩畫、蠟筆畫。』朋友回我:『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當初只是隨興的回應他,沒想到我現在真的開始天天畫畫,也陸續贈送給好友們,真是一語成讖。」

 

自己摸索繪畫之路,畫出自己的風格

 

走進羅淑蕾的畫室,像是走進入了臺灣溪流的四季美景裡,另一個角落則是她在1992年的自畫像,還有旅遊世界各地的人文風光,她都藉著手上的畫筆與顏料,增添了它們與眾不同的新生命,而讓她真正開始踏上繪畫之旅的,當然不只上述的那段與友人間的玩笑話;人生的因緣,在等待時機發生。

 

「回臺灣後,我有天到我另一位朋友的畫室參觀,那時有位老師在教『洗筆』,我在旁邊聽了後,不久後就模擬畫了一幅『清水斷崖』,大家訝異地問我:『你有在學畫嗎?』我真的是沒學過呀,就很自然地發生了。」

 

羅淑蕾說,一開始畫油畫時,還不知道要用到「油」,還是她參加畫家林惺嶽的畫展時,詢問同是嘉賓的美術館館長,才恍然大悟!「難怪我的畫總是少了些什麼。」她提到,她並不是不想拜師學藝,而是在生活忙碌時,時間很難與老師的教學搭配上,可是自己摸索,也很有樂趣。

 

畫出每個人的獨特靈魂:慾望少一點,幸福就多一點

 

「開始作畫後,我開始喜歡去觀察每個人的眼神,坐在咖啡廳裡去看眾生百態,真的很有意思。如果每個人都漂亮的一模一樣,反而是一種『平凡』。」因此在她的人像畫裡,每幅畫裡的眼神都在「說話」。

 

「我最喜歡畫人像,也喜歡畫風景,看到喜歡的景色就拍下來,有時也畫朋友拍給我的美景,畫完之後,再送給朋友。」羅淑蕾展示她手機裡的旅遊照片與已經贈與出去的畫作,令人驚嘆她的創作之豐富,也旅遊過不少國家。

 

「我已經旅行過一百多個國家了,特別喜歡古文明;像是去以色列的哭牆、西藏的雅魯藏布江、不丹的塔克桑寺等等。除了風景優美,而且在那樣的氣氛下,你會很純粹的感動。像是不丹有幸福國家之稱,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輕鬆地過日子;你也會明白,沒有慾望,特別容易感到幸福。」她說,未來還要繼續旅行下去,一直走到世界的盡頭。

 

羅淑蕾的生活悠然自得,似乎不沾煩惱心;不管發生多少風風雨雨,她一直保持著瀟灑自在。

 

「我覺得世上所有的事都是修行,做人要懂得『自我療癒』,我的優點是去哪都睡得著,我不在乎別人的評價,有煩惱我兩天就忘記,因為我相信老天自有出路。」

 

一個人與畫畫的美好時光,無價

 

其實羅淑蕾從小就非常喜歡畫畫,但在現實衡量下,爸爸對她說:「每家公司都需要會計,我覺得你做會計好。」一晃眼幾十年過去了,現在的羅淑蕾很感謝爸爸為她做的決定。

 

目前她仍協助會計事務所的營運,而從政退休之後,她仍能重拾興趣作畫,而且少了經濟上的煩憂;過去的「捨得」,換來現在更多的「獲得」。

 

現在的她,自給自足地倘佯在寧靜的畫室裡,從畫室的窗外望去,更是她親手栽種的有機蔬菜、香草植物,一株株山茶花盛開著,充滿恬靜自然與豐富生命力的人文情懷。

 

「在畫室裡,我可以待上一整天,感受畫裡面的細微的生命,有時有平靜的感動,有時是澎湃的激昂,我從日出待到深夜,十幾個小時都可以。人家都說退休後要找到自己的興趣,我想繪畫是我很大的興趣,這是金錢或其他事物都無法衡量。」

 

過去忙碌了那麼久,退休後,就留點時間給自己吧!靜下心跟自己相處,就像羅淑蕾現在的「隨心所欲」,敞開心胸擁抱天地,天地也溫柔地回應她。


▲羅淑蕾重持畫筆的第一幅畫「清水斷厓」。


▲她從摹仿中發現自己的風格,「眼神」是她最喜歡的地方。



▲多年前,她對著鏡子的自畫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8歲退休,意外圓夢開餐廳!走過抗癌、爆肝人生,50歲後更幸福:快樂,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

撰文 :呂揚 日期:2019年11月18日 分類:精彩圓夢 圖檔來源:呂揚攝影
  • A
  • A
  • A

今年55歲的Jessie來自新加坡,是台北一家蔬食餐廳的老闆。一個人在台灣居住將近30載,曾發現罹癌,也在退休後意外圓了開餐廳的夢想,歲月帶給她的不是風霜和疲憊,而是讓她愈活愈明白,怎麼樣才能讓自己更自在、快樂地享受每一天!

Jessie出生於馬來西亞,在新加坡長大。30歲左右,正是無限衝勁的年紀,她選擇離鄉背井來到台灣,從事室內設計工作,每天努力打拼,能力愈來愈強。

 

工作忙到昏天暗地,一天24小時都賣命

 

48歲那年,她在設計公司擔任專案經理,每天緊盯進度、加班修改設計稿,就連週末都沒得休息,常常一忙就忙到凌晨一、兩點。

 

公司平時接手的案子,大都是商辦大樓辦公室的裝潢設計,不過在她任內,她負責過國際大品牌Burberry台北辦公室的設計,以及Burberry在台北微風、高雄巨蛋等總共六個商場的大設計案。

 

能與全球知名的品牌合作,她備感榮幸,但也讓她忙得昏天暗地。

 

「商場設計不像辦公室那樣有很多時間,材料也不像普通辦公室那樣可以直接從國內找,而是得跟國外廠商聯絡。從前置作業到完工,我們只有一個半月的時間,幾乎是每天24小時在做。」

 

身體的勞累,再加上對公司內部總有矛盾的倦怠感,Jessie急流勇退,毫無眷戀地提早退休!她在退休後的第一件事,是回一趟新加坡,探望家人。

 

48歲退休卻意外圓夢,開蔬食餐廳快樂交朋友

 

再次回台後,她便開始盡情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例如固定每個禮拜都去打羽球,而本來就喜愛烘焙和烹飪的她,也沈浸在做麵包的樂趣之中。

 

退休後,她認識了一個同樣熱愛料理的朋友,兩人都有開餐廳的夢想,而且都愛狗、都不愛吃肉,於是一拍即合,決定一起經營寵物友善的蔬食餐廳,主打南洋風味的地中海式料理,推出沙嗲燒豆腐、南洋炒麵、南洋炒蘿蔔糕、鷹嘴豆泥蔬菜餅等菜色,特殊口味大受歡迎,在Google評論拿下4.8/5的高分!

 

▲客人可自由選擇主菜和配菜,圖中的菜色包含:北非小米、焗烤雙茄、綜合蔬菜煎盤、自製麵包,搭配起來就是色香味俱全的一餐。 (圖/Jessie提供)

 

「其實我從20多歲、還在新加坡工作的時候就很想開餐廳,那時候我還跟我父親說過這件事。當時他要我寫個開餐廳的計畫書給他看,但我想我怎麼可能開得了餐廳,所以我沒有寫計畫書,直接放棄。」

 

退休後意外圓夢,她還在餐廳裡認識包括插畫家、芳療師、廚師、導盲犬訓練師等,各式各樣有趣的朋友,其中也不乏外國朋友。

 

她和合作夥伴更曾經與店裡結識的韓國朋友相約泰國,玩得不亦樂乎!

 

儘管開店的忙碌不輸退休前的職場,但她仍然樂在其中,享受人與人之間有溫度的交流。

 

「開店是很辛苦的!一大早就要起床做麵包、洗菜、切菜。不過這種辛苦和退休前工作的辛苦完全不同,現在再辛苦也感覺很快樂。尤其,當客人跟我們說,我們的食物很好吃的時候,所有的辛苦,都會瞬間在心裡化成滿足感和成就感!」

 

癌症毫無徵兆來敲門,決心戒菸、吃健康飲食

 

總是一派輕鬆、隨遇而安的Jessie,有個鮮少對人說起的往事。這個往事對她來說是不幸的,但也是幸運的,那就是—甲狀腺癌。

 

「當時是我的一個朋友因為咳嗽,還有感覺喉嚨不舒服,所以去醫院做檢查,結果被檢查出得甲狀腺癌。因為是我陪她去做檢查,她就要我乾脆也一起檢查一下。沒想到醫生一摸我的脖子,就摸到腫塊。」

 

甲狀腺癌位居國人十大癌症第七名,也是內分泌系統最常見的癌症,罹患者以女性居多,通常會有頸部腫塊、聲音沙啞、呼吸困難、持續咳嗽等症狀。

 

Jessie雖然沒有出現任何不適的症狀,但她還是接受醫生的建議做穿刺檢查,結果檢查出脖子內的腫塊是惡性腫瘤,這讓她無比訝異!

 

「我被發現得很早,所以只需要動手術和長期吃藥。我朋友那時候還要吃放射性藥物治療,我就沒有那麼複雜。」

 

隨後,她動手術切除3個甲狀腺、開始服用甲狀腺藥物,並每年回診做追蹤檢查。

 

甲狀腺癌沒有為她帶來太大的災難,但這場意料之外的病痛,還是讓她戒了菸、吃得也比較健康,重新審視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退休不是為了讓自己更忙碌,而是活出更愜意的自己

 

Jessie認為,人在每個階段會遇見的事情都不一樣,但都會是一個無可取代、獨一無二的經驗。無論是罹癌的治療、是工作的忙碌、還是退休後的人生。

 

回顧過去的生活,她笑著說,過去的自己總是在壓力之中,不管是工作時還是下班後,都非常緊繃。但人生不該只是忙著計畫、排滿,而是該享受當下,欣賞眼前的景色。

 

她坦言,自己剛退休的時候,因為在台灣忙於工作,沒有太多朋友,再加上生活突然失去重心而變得空虛,其實經歷過一段恐慌期。

 

在那一段不短的時間裡,她不知所措、無所適從,找不到自己的價值和意義,直到她悟出一個道理:快樂來自於做自己喜歡的事,所以她打球、所以她旅行、所以她開餐廳,盡情地做這些她喜歡的事情。

 

退休,是從找到自己生活樂趣的那一刻,才真正開始。儘管現在她經營餐廳,但她也表示,這個夢圓了、感覺累了,她就會停下來。然後,再踏著愉快的步伐,朝下一個熱情邁進!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任何時候都能重新開始:她75歲因關節炎畫畫,101歲變成世界名畫家!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25日 分類:精彩圓夢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個世界上沒有偉人。
只有站起來迎接偉大挑戰的普通人。

文/이소영

 

安娜‧瑪麗‧羅伯森‧摩西(Anna Mary Robertson Moses,1860-1961)是美國家喻戶曉的畫家,人們喜歡親切地稱她為摩西奶奶(Grandma Moses)。

 

她在75歲高齡才開始畫畫(也有說法是從78歲開始,但這並不重要,畢竟從七十幾歲開始重新學習一樣新事物本身就足夠了不起),一直活到了101歲,留下了許多樸素溫馨的繪畫作品。

 

看著摩西奶奶的畫,我們會產生一種感覺,那就是上天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播撒了「才華的種子」,只要我們願意澆灌,任何時候都可以讓它發芽開花。

 

 

摩西奶奶一生忙於照顧子孫,直到七十多歲才開始澆灌自己的才華種子,照樣讓它開出了絢麗的花朵。

 

摩西奶奶喜歡描繪平凡而溫馨的日常生活。比如小村莊的春夏秋冬,男女老少歡聚一堂的小聚會、大聚會。

 

她一共生了10個孩子,但其中5個孩子都早早夭折了。如果有人問我,白髮人送黑髮人和黑髮人送白髮人哪個更悲痛,我恐怕要沉思好一陣兒,才會回答是前者。

 

畢竟按照普遍規律來說,大家對於黑髮人送白髮人更容易接受一些。

 

在我周圍,也有一些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情況發生。每當看到那些送走孩子之後無比哀痛的父母,我都會禁不住感嘆,原來世界上還有如此沉重的悲傷。

 

 

讓我們來看看摩西奶奶創作的〈縫紉聚會〉這幅作品。畫面中有許多人,每一個人的動作造型都各不相同。如果你仔細觀察,還會發現餐桌底下藏著一隻小狗,站在餐桌前的小朋友偷偷將玩具藏在了身後。

 

整個畫面之生動,讓人彷彿能聽到現場傳來的喧嘩聲。摩西奶奶喜歡畫孩子,也許她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懷念自己早逝的子女。而畫面中大家庭其樂融融的場面,好似表達了摩西奶奶渴望全家團聚的心願。

 

 

摩西奶奶原本十分擅長刺繡。在72歲丈夫去世之後,她患上了嚴重的關節炎,才開始用繪畫來打發時間。沒想到,她不畫則已,一畫就停不下來。就這樣,她越畫越多,越畫越好,終於讓自己的繪畫天賦徹底發揮出來。

 

有一天,一位名叫路易‧格萊德(Louis Glador)的美術愛好者來到摩西奶奶所在的小村莊,購買了一幅她的作品。在那之後,又有一個名叫奧圖‧凱勒(Otto Kallir)的畫商將她的作品放到紐約一個畫廊展出。

 

很快,摩西奶奶就在紐約紅了起來。她樸素溫馨的繪畫風格像一股清泉,滋潤了都市人乾涸的內心,為死氣沉沉的都市森林帶來了新鮮活力。

 

隨後,摩西奶奶的畫展從美國開到了歐洲,乃至世界各地。1949年,美國總統杜魯門親自授予她「女性全國新聞俱樂部大獎」。

 

1960年,紐約州長洛克斐勒宣佈將摩西奶奶的一百歲生日定為「摩西奶奶日」。

 

摩西奶奶于101歲辭世。雖然她已經離開了,但她的作品卻依然溫暖著我們。我之所以將她放在本書最後一篇,是因為我從她的作品中感受到了一種藝術最本質的魅力。

 

也許,我之前看過的所有名畫都是為了與她的作品邂逅做準備。

 

摩西奶奶的故事讓我想起了我的母親。她30多歲就患上了糖尿病,血糖指數比一般的糖尿病患者都要高出許多。

 

做護士的妹妹說,她的血液黏稠度高得嚇人。雖然醫生和家人都為她擔心,她自己卻並不害怕,反而一邊養病,一邊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慢慢好了起來。

 

 

媽媽出生於全羅南道寶城一個富裕家庭,外婆十分重視教育,一直支持她念完了大學設計系。

 

她二十四歲就和自己哥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爸爸結婚了。剛結婚不久,爸爸家的生意就出了問題,兩個人的生活頓時陷入困境。生完我和妹妹之後,媽媽陪著爸爸一起在首爾賺錢還債。

 

媽媽原本是一個特別精緻的女人,喜歡打扮和購物。但來到首爾之後,她只能在雜貨店、保險公司做著與自己的專業毫不相干的辛苦工作,根本沒有精力妝扮自己。

 

但即便如此,她也從來沒有叫苦叫累,也沒有埋怨過爸爸。媽媽總是說,一個人不管做什麼,只要在團隊裡做那個最認真、最投入的人,就一定會成功。她還經常教育我們,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要保持樂觀的心態去面對。

 

另外,她還告訴我們即便是在最艱難疲憊的時刻也要找到自己的方法戰勝壓力,並充滿熱情地享受生活。

 

記得小時候,我和妹妹有一次在菜市場附近迷路了。一位打扮十分漂亮的阿姨發現了我們,便幫我們給媽媽打了電話。不一會兒,我們就看到媽媽從遠處跑了過來。

 

她看上去那麼憔悴、那麼邋遢,簡直就是整條街上最土的村婦。

 

「那就是你們的媽媽嗎?會不會太邋遢了?」

 

漂亮的阿姨笑著說道。雖然當時我年紀還小,但還是被這句話刺傷了。一想起照片上媽媽年輕時風姿綽約的樣子,我的內心一陣酸楚。

 

我默默地看著那位嘲笑媽媽的阿姨,心裡暗暗地想,總有一天我的媽媽會找回自己,變回那個漂亮的媽媽。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我和妹妹都考上了大學。這時,家裡的境況也好了許多,媽媽總算是可以清閒下來重新開展自己熱愛的繪畫事業了。雖然她已經50歲高齡,心中卻依然懷著一個畫家夢。

 

剛開始學畫人體畫的時候,她害怕父親看見,總是悄悄把畫藏在我的床底下。那段時間,她總是紅著臉抱著畫作來到我的房間,一邊給我展示那些關鍵部位不詳的作品,一邊嘀咕著「可惜有的地方還沒畫好呢」。

 

她一方面很害羞,一方面又忍不住想炫耀,就連表妹來家裡做客都要被她拉去看她的作品,實在是有趣得很。

 

不久之前,媽媽的人體速寫作品開始有機會參加一些展覽。現在,她不僅參加了不少群展,還拿了幾個獎。我萬萬沒想到,她竟然成了摩西奶奶一樣的人物。

 

我相信,只要她堅持畫下去,總有一天會成為東方的摩西奶奶,而且是最漂亮的摩西奶奶。

 

今天,媽媽也和往常一樣,坐了2個多小時的車去學畫畫。雖然學畫的過程很辛苦,她卻只感到幸福。而作為家人,我們看著這樣的母親也倍感幸福與驕傲。

 

正如老話所說,「人生沒有太晚的開始」。只要我們願意,我們隨時都可以重新開始。

 

 

歷史上有太多大器晚成的例子。亨利‧盧梭直到40歲才正式開始畫家之路,康德(Immanuel Kant)直到57歲才發表了「三大批判」的第一部──《純粹理性批判》。

 

德國發明家古騰堡(Johannes Gutenberg)到61歲才發明了印刷機與金屬活字,可可‧香奈兒在沉寂15年之後重歸時尚界時,已經71歲。

 

當我們以為追逐夢想的權利只握在年輕人手上時,有的人已經在四五十歲開始新的挑戰。當我們以為晚年只是為生命的終結做準備時,有的人已經在六七十歲高齡向新的夢想發起衝擊。

 

正因為有這樣一些人的存在,世界才會變得如此美好,我們才會不斷獲得前進的勇氣和希望。

 

我將要回到天空

在欣賞完這世間美景的那一天

回到天空,告訴人們這裡很美

 

這是刻在詩人千祥炳墓碑上的文字,也是他的著名詩歌〈歸天〉中的一部分。

 

人生,不過是我們回到天空之前的一趟限時旅行。這趟旅行是否美好,完全取決於我們自己。如果你現在感到自己想做某件事而為時已晚,那就趕快開始吧。現在開始,一切都來得及。

 

請記得,歲月雖然給我們帶來皺紋,但只要有一顆勇於挑戰的心,我們的靈魂將永遠年輕。

 

 

(本文節錄自《療癒美術館》,時報出版,이소영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