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贈與財產給子女,生病只剩1個女兒願負擔!贈與財產給家人,能拿回來嗎?

撰文 :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新聞中常看到父母贈與、分配財產給子女後,子女反悔曾經對父母的奉養承諾,導致父母贈與、分配財產後需要用錢,因而不得不向子女提告要求撤銷贈與取回財產的案例。

她贈與財產給子女,生病後卻只剩1個女兒負擔

 

我曾遇過一位60歲左右的女士來諮詢,她問:「自己103歲的阿嬤心想自己年紀也大了,就把財產的事情先做安排,贈與給子女。沒想到數月後,阿嬤生病需要用錢,而除這位女士的媽媽一家願意付醫藥費之外,其他也有拿到財產的舅舅阿姨們,卻都推說自己也年紀大了,手頭不寬裕,而不願意分擔阿嬤的醫藥費,這時該怎麼辦?可以把財產拿回來嗎?或要求他們分擔扶養費?」

 

如果事先沒有下列提到的規劃,在贈與後,要把財產給拿回來,必須符合民法第416條的要件。如果不符合要件,只能提告請求子女們給付扶養費。

 

但要求子女付扶養費的父母本身的經濟情況,必須符合法律上規定的「不能維持生活」前提,也就是沒有辦法用自己的財產來維持自己的生活!所以,要把財產拿回來,或請求子女負法定扶養義務,並不容易!

 

有鑑於此,以下分享2個方式,給各位父母在贈與的同時,可以給自己一些保障。以預防未來子女的承諾跳票;或是自己生病,需要給付醫藥費,而自己拿不出來,子女又不願意分擔時,能留個後手來給自己保障。

 

但我還是想呼籲一下:「贈與,就是把自己的財產送給別人!因此,一定是行有餘力,我不缺這個財產,我甚至也不需要受贈人的扶養,再來做贈與才合適!」畢竟人先愛自己,把辛苦累積的財產,先用在自己身上,也避免人心隔肚皮的人性挑戰,才是正確的心態啊!

 

 一、附負擔的贈與契約 

 

許多父母在贈與財產給子女時(特別是不動產或家族企業名下的股份時),心理仍存在著許多想法與期望,例如:

 

1.仍然希望在這個房子居住到終老。

 

2.子女要按照所承諾的內容,每月給付生活費給自己,奉養自己到終老。

 

3.當贈與的財產是不動產,而且仍然在出租中時,父母希望租金仍由自己收取,作為生活費的來源……

 

而在贈與時,贈與人(父母)可以把上面的期望,要求受贈人(子女),寫下白紙黑字的書面契約承諾,就會把這些「期望」、「承諾」落實成為具備法律效力的「負擔」,當未來子女如果沒有履行自己的承諾(負擔)的時候,父母就可以要求子女履行,或是撤銷贈與把贈與的財產給拿回來!

 

參考法條內容:

 

民法第412條:

 

I贈與附有負擔者,如贈與人已為給付而受贈人不履行其負擔時,贈與人得請求受贈 人履行其負擔,或撤銷贈與。

 

II負擔以公益為目的者,於贈與人死亡後,主管機關或檢察官得請求受贈人履行其負擔。

     

參考 負擔內容:

 

1.對於贈與的不動產,贈與人可無償居住到終老,且受贈人在贈與人身故前不得處分(買賣或設抵押權)該不動產。

 

2.受贈人每月須給付多少金額生活費給贈與人,直到贈與人終老。

 

3.對於贈與的不動產,所收之租金仍由贈與人收取至終老。

 

當然如果父母之前在贈與時,子女曾有承諾,只是雙方沒有寫下書面的契約內容,而現在子女反悔不履行承諾了!父母仍然可以用民法第412條第1項的規定,要求子女履行承諾或者撤銷贈與把財產取回!

 

只是,父母要提出證據(證人或書面等資料都可以)來證明,雙方間曾有這樣的承諾約定,就是法律上的「舉證責任問題」!而在沒有書面契約的情況下,證明就沒那麼容易。如果父母無法證明,法院也只好判決父母敗訴!

 

因此,也再次提醒:請讓子女把承諾的內容(法律上稱為:負擔),雙方寫下書面契約,才能保障自己!

         

二、贈與+信託

 

如果贈與人仍然身體健康、有財產管理能力時,也可以考慮把財產贈與後,再讓受贈人把財產信託回來給贈與人擔任受託人管理財產!

 

例如:媽媽經不住兒子一再的央求把房子過戶給自己,兒子也同時承諾媽媽,在贈與後每月都會給媽媽生活費,因此媽媽就把自己名下仍在收租的房子贈與給兒子。

 

這個時候,媽媽可以選擇,和兒子簽前面提到的「附負擔的贈與契約」,把「兒子每月要給媽媽生活費,直到終老」的承諾給寫下來,作為保障。

 

或是媽媽也可以要求兒子:贈與後兒子再把房子信託給媽媽,讓媽媽當受託人繼續管理出租房子,而租金由兒子和媽媽二人共享(共同受益人)。

 

如此一來,兒子雖然是實質所有權人,但名義上的所有權人會是信託受託人媽媽,因此兒子也不能隨意把房子給出售、設定抵押權或出租他人,透過這樣的方式也讓媽媽可以獲得「兒子每月給媽媽生活費」承諾的保障!

 

三、防不孝條款 (如果贈與時沒有保障自己的規劃,之後受贈人不扶養時)

 

如果父母在贈與財產給子女時,沒有約定要求子女要履行任何的承諾(負擔);或是父母無法證明,子女有過承諾時,在子女反悔沒有對父母扶養時,父母只能用民法第416條第1項第2款的規定來撤銷贈與,把財產給拿回來!

 

參考法條內容:

 

民法第416條 :

 

I 受贈人對於贈與人,有左列情事之一者,贈與人得撤銷其贈與:

 

一、對於贈與人、其配偶、直系血親、三親等內旁系血親或二親等內姻親,有故意侵害之行為,依刑法有處罰之明文者。

二、對於贈與人有扶養義務而不履行者。

 

II 前項撤銷權,自贈與人知有撤銷原因之時起,一年內不行使而消滅。贈與人對於受贈人已為宥恕之表示者,亦同。 

 

當適用這個規定時,有兩個小提醒,分別是:  

 

 1.有「1年」行使期限限制:

 

在知道子女反悔不養時,1年內要提起取回財產的訴訟。

 

 2.贈與人必須「不能維持生活」:

 

父母沒有辦法用自己的財產,來維持生活。

 

法院實務上,父母要適用這一條規定,把財產拿回來並不容易,就是因為有上面的兩個限制!因此,還是建議贈與前,多思考,是否適合用贈與方式來傳承財產?如果決定贈與,也可以參考上面建議的兩個方式,來給自己留一手的保障!

 

▲圖/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民法第412條vs.第416條比較表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父一過世,竟發現財產全被贈與後母!避免家人財產被移,要聲請監護宣告

撰文 :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 日期:2019年08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陳董名下有不少財產,包含不動產及公司股份等財產。不料他失智症後,兒子宣稱,財產被紅粉知己透過財產贈與轉到自己名下,財產早已所剩無幾。紅粉知己反駁,這些財產都是我先生為了照顧我的後半輩子,才贈與給我的!

失智父一過世,發現財產被贈與後母

 

陳董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名下自然擁有不少財產,包含不動產及公司股份。

 

在太太過世後,他身邊有位長年同居的紅粉知己在陪伴照顧陳董。

 

而孩子們對於陳董,一向是聽話的,對於父親的事情,從來也不敢多問,畢竟作為父親的陳董,對孩子們來說,一直是個充滿威嚴的存在。

 

在約民國99年間,脾氣本就急躁的陳董,更暴躁了!身邊的人似乎一不小心,就會踩到陳董的底線!而陳董也開始會反覆的問一樣的問題,甚至在處理自己原本熟悉的公司事務上,也不那麼地流暢。

 

紅粉知己帶陳董去看醫師,經醫師診斷後,取得失智症的診斷證明。

 

但孩子們不知道父親經醫師診斷為失智症,畢竟陳董仍然持續的到公司處理事務。

 

4年後,陳董過世了,為了辦繼承及處理遺產稅申報,孩子們向國稅局申請陳董財產資料之後才發現:「陳董名下的不動產和公司股份,在這幾年間,陸續的被以贈與為名義,過戶到父親的紅粉知己名下!甚至這位紅粉知己,竟然在孩子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在100年間,成為了孩子們的繼母!」

 

孩子們這時候才驚覺:「父親的名下,其實已經沒什麼遺產了!」

 

因此孩子們就對後母,提起刑事和民事的訴訟,希望能把父親的財產給拿回來!

 

在打官司的過程中,孩子主張的是:「父親在贈與名下財產給繼母的時候,已經是失智確診,因此他的認知判斷能力已經不足,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把自己的財產無償的過戶給妻子!」

 

孩子們對法官和檢察官說:「我們的父親,不可能把財產都留給妻子,而不留給我們!畢竟公司是父親辛苦打下來的江山啊!怎麼可能不留給他自己的骨肉呢!」

 

打官司的過程,都需要「舉證!」

 

孩子們是原告,他們必須要提出支持自己說法的證據或證人給法官作判斷!

 

如果無法提出證據或證人,或是提出的證據無法說服法官認同他們的主張,那麼依據法律的「舉證責任分配原則」,法官只好判原告敗訴!

 

因此,孩子向醫院調取,當初父親看失智症的診斷資料病歷記錄。

 

甚至也找為父親看診的醫師來作證,目的就是要證明:「父親在做財產贈與時,因為失智生病了,他其實並不清楚自己是在把財產送給妻子~」

 

案件審理過程中,繼母對法官說:「這些財產都是我先生為了照顧我的後半輩子,才贈與給我的!」、「當初我帶我先生去看醫師,其實是我們想申請外籍勞工照顧先生,所以先生才在醫師面前裝有失智的症狀,來取得醫師診斷證明!但事實上,我先生根本就沒有失智!」

 

而醫師怎麼說呢?

 

醫生作證時說:「我只能說,根據陳董在我診間的情況,我在幫他看診的那些時間點,他的判斷能力是有降低的。但是陳董離開我的診間之後,就是簽贈與財產契約的那幾個時間點,畢竟我沒有在他身邊,因此他的狀態,我沒有辦法知道!」

 

當然,雙方各自還有提出其他支持自己說法的證據,但最後,法院判決孩子們敗訴!

 

因此,已過戶給繼母的財產,是拿不回來了!!!

 

筆者想透過這個案例和大家分享:

 

1.不管孩子們和父母親的關係如何,平日裡定時適度的關懷問候還是需要的!才不會連父母親是否生病了?都不清楚!

 

2.當發現父母親有記憶力衰退到影響日常生活、情緒和個性出現改變、常常重複問一樣的問題、對於時間、空間產生錯亂......等失智警訊時,請帶他們去看有在處理失智症的神經內科或精神科醫師!讓醫師作診斷!父母親的這些行為,可能不是正常老化現象!

 

3.為避免失智家人的財產被任何有心人士移轉走,或是病人自己因為判斷能力下降而衍生財產上的法律糾紛(例如,無限制的刷卡衍生卡債,甚至有刑事責任問題),請家屬幫患者聲請監護宣告!

 

上面提到的案例,如果孩子們有幫父親聲請監護宣告,並且安排由合適的家人擔任監護人為父親管理財產,被監護宣告的人,要作法律行為(買賣...等),都要監護人簽名蓋章法律上才有效!也就不會發生:「在父親過世後,孩子們才驚覺父親財產都在他們不知情下被移轉的情況!」也不會辛辛苦苦打官司,仍然拿不回來財產!

 

4.許多失智症患者的家屬們,在患者過世後,因為遺產問題(或照顧時的金錢、時間比例...等分擔造成的心結)衍生刑事及民事的官司!

 

但許多法律制度(監護宣告、信託等)的事前規劃,不管是患者在世時,甚至我們在自己身體健康認知能力正常時也可以預先規劃(意定監護、信託),真的可以避免或至少減少未來家屬間的訴訟糾紛!

 

一個和樂的家,需要父母本人及家屬(當父母生病時)有智慧的共同努力!

 

適時尋求專業協助!幫助家人也幫助自己!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把財產全給兒,卻遭棄養沒有任何生活費!2例子告訴我們:自己的財產,要簽附負擔贈與契約

撰文 :許雅綿 日期:2019年08月0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編按:生前財產分配、贈與或是死後的遺產繼承,如何不造成子孫的反目成仇,是很多父母關心的議題。專攻財產分配、贈與、遺產糾紛的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吳挺絹表示,財產分配、贈與有幾種狀況。首先,是生前進行財產分配贈與,這部分會建議父母親要先「留一手」,心有餘力的時候再做財產贈與及分配。

「女兒40幾歲工作不穩定,在家當啃老族,老爺爺身體越來越差,擔心走了之後,太太得不到保障,可以把房子只留給太太嗎?」

 

「有對夫妻很早就離婚,唯一的兒子跟著媽媽,老是把父親當成提款機,想探視兒子,試著培養感情,但常常撕破臉並發生衝突,若死後一毛錢都不想給兒子,該怎麼做?」

 

生前財產贈與或是死後的遺產繼承,要如何處理且不造成子孫的反目成仇,是很多父母關心的議題。

 

專攻財產分配、遺產糾紛的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吳挺絹表示,財產分配主要有幾種狀況。首先,是生前進行財產贈與分配,這部分會建議父母親要先「留一手」,心有餘力的時候再贈與。

 

因過去就曾發生,新竹有位獨生子向身價千萬元的父親承諾,將所有房地產贈與給他後,每個月給父親2萬元當作生活費,結果贈與之後,卻遭到兒子棄養。由於每月給生活費的口頭承諾,並無白紙黑字寫下來,導致父親無法任意撤銷贈與,造成遺憾。

 

再來,若是按照自己的意願分配死後遺產的話,則可以透過立遺囑的方式,方式有很多種,最建議的是代筆遺囑和公證遺囑,爭議性相對較小。

 

不過實際操作上,還是要視每個人的家庭狀況,來評估最適合的財產分配方式,以下就透過兩個案例來觀察,若是不想要讓子女繼承遺產,父母可以怎麼做?

 

女兒不工作在家當啃老族

生前贈與房子給太太求心安!

 

有一對80幾歲的老夫妻,育有一對子女,老夫妻感情很好,爺爺常常騎腳踏車去幫老奶奶買菜,不過幾個月前,爺爺感冒引起肺炎住院,即便順利出院了,但爺爺心裡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所以出院後,開始規劃財產的安排。

 

然而,家中的一對子女,女兒長年工作不穩定,不但住在家裡,還時常伸手向老夫妻要錢,曾多次因要不到錢,跟老夫婦發生肢體衝突,在一次的衝突中,女兒脫口而出說:「爸爸過世後,財產都是我的!」這件事讓奶奶一直覺得很不安。

 

所以在進行財產規劃時,爺爺想把自己唯一的不動產留給太太,讓奶奶有個保障。當時協助此案子進行財產分配的律師吳挺絹說,雖然房地產繼承會較贈與省稅〈不用繳贈與稅和土地增值稅〉,但評估老爺爺的狀況,配偶之間轉移財產同樣免贈與稅,土地增值稅也可以申請暫緩繳納。

 

因為若爺爺沒有生前贈與過戶給奶奶的話,爺爺離開之後,含房屋在內的所有遺產,將由奶奶、一對子女三人均分,所以事先贈與給配偶,讓其得到一定保障,也是一種財產分配的方式。

 

但吳挺絹也特別提醒,很多父母為了省遺產稅,房地產會用「假買賣、真贈與」的方式,先將房子過戶給子女,再口頭承諾每月給父母多少錢的生活費,或是房子租金給父母收等,但很常發生贈與之後,子女沒有履行生活費的承諾,「這樣的案例真的不少。」

 

所以她建議,任何的財產贈與,都要白紙黑字地寫清楚,即寫下房地產的地址、受贈人和贈與人姓名以及彼此的承諾內容等,有白紙黑字寫張契約的話,法律上稱為「附負擔的贈與契約」,未來若子女沒有履行承諾的話,父母就可以要求子女履行,或是撤銷贈與把財產拿回來。
 

死後一毛錢都不想給兒子,該怎麼做?

 

除了像上述老夫婦的案例,透過生前贈與的方式、給特定家人一定的保障外,日常生活中也常碰到一種狀況,就是父母死後不想將遺產,留給特定的子孫。

 

就有對離婚的夫婦,離婚後唯一的兒子由母親扶養,根據父親的說法,孩子長期將他當成提款機,當他想要探望或培養感情時,常常拒他於千里之外,更曾發生過肢體衝突,所以父親在規劃繼承時,跟律師說:「一毛錢都不想留給兒子。」

 

吳挺絹說,想要在遺產繼承安排中排除特定人的話,可以生前透過「立遺囑」的方式,並在遺囑內清楚明白表示兒子有哪些行為,例如重大虐待或侮辱等行為,造成其身心受創,所以未來不准他繼承遺產,讓他喪失繼承權(依民法第 1145條規定)。

 

此外也會建議,遺囑內提到的兒子行為,最好也先留下事實證據,例如驗傷單、錄音、錄影或是證人等。

 

要留意的是,目前立遺囑的方式,有包括公證遺囑、代筆遺囑、自書遺囑、密封遺囑和口授遺囑等方式,其中最建議,同時也是實務上最常使用的是公證遺囑和代筆遺囑。

 

代筆遺囑是由律師擔任代筆人筆記、擔任見證人,除了律師之外,遺囑人要再指定2位見證人,建議最好再指定1位遺囑執行人;公證遺囑則是由法院或是民間公證人筆記,並由公證人筆記、宣讀、講解,經遺囑人認可後,公證人、見證人和遺囑人簽名等。

 

至於父母親常拿一張紙手寫遺囑,也就是所謂的自書遺囑,對此,吳挺絹表示,自書遺囑要註明日期,包括年、月、日,並親自簽名;如果有增減或是塗改,也要註明增減和塗改的地方和字數,並另行簽名。

 

而且寫完之後,最好也請一名律師幫你看過,並安排遺囑執行人,例如繼承人或信任的親屬、同事或朋友等,以確保手寫的遺囑是符合法律效力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為家庭奉獻一生,癌夫卻把財產全給父母「快叫醫師插管,一定要救到底!我不服...」

撰文 :黃軒 日期:2019年07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當陳伯伯來到我門診時,我一開始確實有點嚇到了,因為他是一位名人。

後來我才了解,陳伯伯不但用英文名字掛號,更沒有預先通知院方,只因為想低調。

 

陳伯伯戴著口罩過來,要不是他把口罩拿下,我確實也認不出是他。

 

他手邊帶來一堆資料,要我參考。

 

我仔細看了這些資料,知道他是因為肺癌來找我,雖然已經在某醫學中心開刀,但是在術後,醫生發現淋巴結有多處轉移,需要化療處理,所以陳伯伯想來聽聽我的意見。

 

我對他說:「因為已經是晚期肺癌,所以如果條件符合,我們也許要做標靶藥物治療。」

 

陳伯伯馬上問:「什麼是標靶藥物?和一般的化學治療,又有什麼不一樣?」

 

果然是大老闆,一開口就問到重點。那時台灣才剛開始引進標靶藥物,所以是屬於自費,但以陳伯伯的財力是可以應付的。

 

站在陳伯伯身旁的陳太太,也戴著口罩。

 

她問:「我們可以在台北拿藥、做治療嗎?」

 

我說:「當然可以。」

 

只見陳伯伯沉默一下,我也停頓了。

 

陳伯伯知道我在等他說話,他從低頭沉思中回過神來,抬頭看我,苦笑,搖頭說:「對不起,人一旦生重病,思慮就變多了。看來,我還不習慣和此病共處。只是忽然想起我爸媽兩個老人家住在台中,我還沒有讓他們知道我的病,但我忽然又很想珍惜和他們兩老相處的時間……」

 

「我看過你最近的分享,你介紹了一本書,《第8個習慣──從成功到卓越》,提到任何人都擁有自己的心聲,但需要重新檢視生命,才能找到自己的心聲……」

 

陳伯伯很專注地聽我說,但忽然間,開始以懺悔的表情看著我:「黃醫師比我更投入在我說過的。沒錯,依循自己的心聲,才能夠讓自己安心,黃醫師,謝謝你提醒了我。」

 

即使簽了DNR,仍需與家人溝通

 

就這樣,陳伯伯和他太太成了我的門診常客。我們常常一起分享生活。

 

有一天,他太太沒陪同,他提到自己想了解「拒絕心肺復甦術」,於是我將DNR介紹一遍。

 

他迷惑看著我,問:「我現在就可以簽嗎?」

 

我點頭:「可以。但最好和家人先商量,達成共識,才不會只有你一個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到時候,大家意見都不同,醫護人員想拒絕急救,也會有困難的。」

 

陳伯伯說:「那麼,也就是我即使簽好了,到最後,也可能會被急救?」

 

我點頭。

 

陳伯伯問:「為什麼?」

 

「因為人到瀕死狀態時,會失去意識和昏迷,像陳伯伯你是很有社會地位的人,會有人捨不得你離開,再加上恐懼、焦慮等壓力,常常會促成旁人,也就是一群意識很清楚,但可能在恐懼和焦慮下,同意急救的家人。」

 

陳先生若有所悟,「這就很奇妙了,當我的主管一旦做好決定了,我幾乎不會推翻他們的決定,因為我相信,也尊重他們,但人在病倒的最後時刻或之前未生病時所做的決定,卻是可以被一群人推翻,而這群人卻是家人。那麼,那些家人平常的相信和尊重呢?」

 

我同意陳先生所說:「所以,平常就需要多和家人討論生死。久了,就會有很好的共識。你的團隊不也是一再討論、溝通,才會有共識產生,之後,大家也才能放心去執行嗎?」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把死亡當作一件人生大事,一再討論才對。」

 

我點頭。

 

陳先生很高興地說:「那麼,我回去跟太太好好討論一下。畢竟我們沒有子女,是需要提早,好好規劃一切了……」

 

由於陳先生的肺癌控制得很好,所以他比一般人預期的壽命活得更長。

 

我對他說,這是樂善好施下的恩報。

 

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也許是年歲太大了,再加上陳先生年輕時在商場上愛抽菸,本身早已是慢性阻塞性肺病,其實不用肺癌,光這疾病,也會使他愈來愈喘,所以,他常後悔年輕時抽菸,而等到年老時,慢性阻塞性肺病更讓他活動能力減退。

 

陳先生忍不住自嘆:「難治的肺癌我都度過了,但這肺病卻糾纏不休。人生啊,早知道就不抽菸,人生也就不會有那麼多後悔了。」

 

隨著這不可逆的疾病一直惡化,在病情愈來愈加重時,我又勸陳先生簽「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DNR)。但他心裡很猶豫,所以始終沒有簽。

 

後來,他告訴我,他想再聽聽太太的意見。

 

當然,夫妻一旦知道彼此要生離死別,心裡必定都非常悲痛,但陳先生已經嚴重到連坐在床上都會喘。

 

陳先生遲遲無法決定,但又很矛盾地一再表示:「我不希望痛苦而死。」

 

不可思議的決定

 

一星期後,某個假日,陳先生忽然變得很喘,而且意識不清楚,正當護士要再叫醒陳先生時,一旁的陳太太竟然做出很不可思議的決定,那是大家都想不到的。

 

她竟然說:「不用叫了,快去叫醫師來插管。我先生並沒有放棄急救,所以一定要救到底。」

 

護士不敢怠慢,馬上啟動急救警訊。

 

之後來了一堆醫護人員,他們緊急替陳先生插入呼吸內管。

 

陳先生的四肢就被安全約束綁住,並送入加護病房。

 

我很好奇,為什麼陳太太一再強調要積極搶救陳伯伯的生命,並堅決不放棄任何一線希望?

 

我知道以陳先生的病情發展,一旦插管,從此幾乎不可能有機會拔管,脫離呼吸器。

 

那麼,為什麼陳伯伯的末期肺病已如此嚴重,陳太太卻竟然還很冷靜且快速地做出插管決定?

 

一早,我去看陳伯伯。

 

理師跟我說:「昨晚血壓只有七十左右,一直沒有醒過來……」

 

檢查後,我們告訴陳伯伯的家人,陳伯伯正出現多重器官衰竭,加護病房主任和所有醫師也都認為陳伯伯可能這幾天會過世。

 

只是大家的心裡也一直很納悶,為何陳伯伯至今還沒簽DNR,之前不是已經和他討論很多次了嗎?

 

很快的,陳太太來了。我心裡非常不想這一位我所尊重的人,慘死在殘酷的急救下,但我也很怕陳伯伯會被醫護團隊執行CPR,於是,我爭取時間,直接說:「妳先生現在的凝血功能不佳,到處瘀青、出血。若再經我們急救,在胸腔壓迫下,必定七孔流血。我不忍心看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卻如此受折磨與痛苦。

 

「因為陳伯伯在之前意識清楚時,無論是在妳面前,或在我面前,都已表達過不想痛苦死去的想法,不過他目前因為昏迷,已經無法簽DNR,經過我們團隊討論,妳先生可能這幾天會離開人世,我們來協助他有尊嚴地離開。妳現在可以協助陳伯伯簽DNR,以免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在受苦。好嗎?」

 

但好奇怪啊,陳太太的臉上怎麼都沒有任何悲傷呢?

 

當初那生離死別的悲傷呢?一般人對家人的不捨、焦慮、傷心……她卻都沒有。

 

這舉動太違反陳太太之前的行為了,實在是太怪,但在確定陳太太已簽好DNR後,我因還有門診,就先離開了。

 

在看門診時,社工師忽然打電話來說,陳太太正在她那兒,需要我去協助,而且我非去不可。

 

枕邊人的泣訴

 

我走入關懷室,只見陳太太淚流成河地泣訴:「我和他結婚五十五年,沒有子女,我的青春、我的一生都奉獻給這個家。年輕時,我們一起打拚,生意失敗了,一起熬過,好不容易有了積蓄,我們也有了好幾棟房子和土地。他上週住院時,給我看他的遺囑,他竟把所有的不動產都給了他年邁的父母。我一筆都沒有,我不服,我很不服氣呀……」

 

唉,又是一個為了遺產,而強制要先生插管,讓另一半受盡痛苦的例子。

 

這其實是在加護病房很常見的。

 

部分富貴人家,只要財產分配不好,家人也許就會選擇急救,並一直強調救到底。有時候,真的是一點都不會對病人客氣或憐憫的。

 

最近才有一個子女因為擔心癌末的父親在財產手續未辦妥前就過世,所以堅持插管,急救到底。

 

人性很自私,當子女讓父母受盡苦痛、傷害,美其名是要搶救生命,但其實有時只是為了保護自己應得的財產、權益。

 

只是在這種狀況下,我們這些參與搶救生命的醫護人員,竟是無法拒絕搶救生命。

 

原來,醫護人員愛病人的生命,但家人愛病人的財產,最後,這些家人卻可以要求醫護人員搶救生命,而這一切都是不違法,很諷刺吧?

 

甚至還聽過有個富貴人家被急救已經超過三十分鐘了,卻還被家人堅持急救到底,只因為病人還有遺產糾紛,未得到解決。

 

急救的真相

 

當醫療人員急救到沒有力氣,就會推出人工急救機器,全自動的CPR過程就此展開,想要壓多久就多久。

 

我印象最久的一次,甚至在病人身上已經開始呈現屍斑了,但家人還不放棄,連醫院的高官都仍在跟病人的大哥說:「目前仍在急救中……」

 

沒有人要說出真相,因為沒有人願意承擔那龐大的遺產糾紛,所以一直重複:「還在急救……還在急救……」

 

唉,那時我只是一個小醫師,看到那個富貴人家躺在床上,意識昏迷、雙眼闔閉、四肢癱瘓,胸部的輪廓隨著人工急救機器一直起起伏伏,三種升壓劑和強心劑同時使用。

 

此時病人儼然只是一個「大物」,任由機器強制壓縮,不時還傳來胸部肋骨斷掉的聲音,偶爾還有血從鼻腔和嘴角流出,鼻胃管中的血液也引流而出。

 

這種過世情況,真的很淒慘、很不堪,但難道一切只因為財產還沒分配好,再加上大小老婆、子女們都各有意見?

 

無法看這麼殘忍的事發生

 

此時,陳太太已經整個人趴向社工師。

 

她啜泣了好久,並不時搥打桌子。

 

我在現場,真的可以強烈感受到陳太太心裡的那股不服氣。

 

陳太太的拳頭都已經搥到破皮、流血了,還不叫痛,可知道當下,她豈止是不服氣,更是深深的氣憤。

 

陳太太繼續說:「前天,我好不容易才說服他。他心動了,說要修改遺囑。誰知來不及了。我好心痛,好心痛……」

 

可是,我真的不能讓這麼殘忍的事發生,於是,我決定,一、找病人的父母開家庭會議;二、找安寧團隊開臨時會議。

 

在陳伯伯的父母還沒來之前,我已找上安寧團隊醫師和醫療倫理委員醫師。

 

我對他們說:「我要撤除維生系統。」並請他們認真考慮。

 

由於陳先生是慢性阻塞性肺病末期,且經過我們團隊的醫師們確定生命危在旦夕,即使今天僥倖救回來,也是長期插管,躺在床上,所以我才向安寧緩和團隊醫師,提出撤離維生系統的建議。

 

我說「此病人的意識無法清楚表達意願,也由他的太太簽下DNR,同時經過貴團隊兩位以上的專科醫師,確定為末期病人,是可以考慮撤離維生系統,但是仍舊要由一名家屬簽署撤除同意書,即使對方已經簽署過DNR。」

 

醫療倫理委員的醫師說:「但是確切的撤除時機,還是應該由醫療團隊與家屬共同討論,最好是召開家庭會議,共同討論撤除的利與弊,以及後續的照顧。一方面減輕家屬的壓力,一方面也讓家屬明瞭,撤除是為了病人的舒適,而不是加速死亡,讓日後無遺憾。」

 

陳伯伯年邁的父母來了,陳伯伯之前委託的律師也一同來了,家庭會議隨即展開。

 

我向大家解釋陳伯伯的病情,以及不樂觀的狀況。

 

陳伯伯的父母很傷心,但很理性。

 

他們說:「兒子之前回家跟我們提過好多次,如果救不了了,就不要救他,而如果救回他,依舊是植物人,也千萬不要救他……」

 

兩位老人家說著說著,淚流不停。

 

淚崩的一封信

 

會議室很安靜,因為大家都知道兩位老人家說話不大聲,所以靜靜聽他們說。

 

忽然之間,有人發出很大的啜泣聲,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看過去。

 

原來是陳太太。

 

難道她心裡仍然充滿不平與埋怨嗎?怎麼辦?社工人員立即向律師和陳伯伯的父母表達陳太太的憂憤心情。

 

律師聽完後,微笑地站了起來。

 

他拿出一封信,遞給陳太太。

 

同時對陳太太說:「陳先生之前有交待,若陳太太對之後的財產分配有意見或誤解,就要我把他寫的這封信交給妳。」

 

只見陳太太一邊讀信,頭一直微搖。

 

她的眼淚也滴滴答答落下,一直到她手愈來愈抖,最後整個人趴在身旁的社工師肩上,猛哭、猛喊:「親愛的,親愛的,為什麼?為什麼會如此?我不要!我不要……嗚嗚……」

 

我嚇到了。陳太太不是早已經知道財產不是在自己名下,為什麼還如此激動呢?

 

律師拿起她掉在地上的信紙給我看。

 

我才了解,原來陳伯伯把所有的財產安排給父母,是因為感謝父母將他生下,但他卻比父母先離開人世,所以才想盡最大的謝意,將財產規劃給父母。

 

但他又了解父母年事已高,無法處理集團的大小事,於是,希望分文未得的太太,能代他持續執行。待父母雙亡,就可由太太全權處理。

 

原來陳太太只知道財產的繼承人不是她,就很生氣,就不理陳伯伯。

 

陳太太一心想的就是自己怎麼如此不幸,也非常氣憤,氣憤到一直想把繼承人改為自己。

 

人呀,只要一氣憤,就往往看不清事實真相。

 

我知道此時的陳太太不是悲傷,是懺悔,而且是痛徹心扉的懺悔,我也是第一次聽到如此嘶心裂肺的懺悔哭聲。

 

只見兩個老人家起身,他們走到媳婦身旁,拍拍她肩膀,對她說:「沒關係,我們一起再走下去,我兒才會放心呀!」

 

媳婦抱住兩老,哭著說:「我讓你們兒子受苦了……」

 

(本文摘自《因為愛,讓他好好走:一位重症醫學主任醫師的善終叮嚀》,寶瓶文化出版,黃軒著)

 

編按:人在面對生離死別時,都會於心不忍。陳伯伯的不忍心,就包括不忍向太太吐露實情,以及不忍心自己簽下DNR,這也衍生他第二個行為,就是拖延,這拖延就導致最後來不及簽DNR,也來不及和太太說明遺囑的緣由,使最親密的人彼此產生誤解。

 

護理師說:「不只是簽好DNR,也要立好遺囑,以及最重要的,做好足夠時間的良好溝通。」還有,尊重病人的想法尤其重要,不讓患者繼續痛苦,好好善終,才是最美好的愛。

 

立遺囑後還能分夫妻剩餘財產嗎?

 

立遺囑後仍能分夫妻剩餘財產

 

(一)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

 

1.法律規定:

 

按「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夫或妻現存之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存續所負債務後,如有剩餘,其雙方剩餘財產之差額,應平均分配。」民法第1030條之1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2.立法緣由:

 

在於貫徹男女平等原則,以保護婚姻中經濟弱勢之一方,使其對婚姻之協力、貢獻得以彰顯,並於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使弱勢一方具有最低限度之保障。

 

3.以法定財產制消滅為前提(夫妻一方死亡,屬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事由):

 

按「聯合財產關係消滅時,夫或妻之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乃立法者就夫或妻對家務、教養子女及婚姻共同生活貢獻所為之法律上評價,性質上為債權請求權。因此聯合財產關係因配偶一方死亡而消滅,生存配偶依法行使其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時,依遺產及贈與稅法之立法目的,以及實質課稅原則,該被請求之部分即非遺產稅之課徵範圍。」

 

4.消滅時效(民法1030之1第4項):

 

按「第一項剩餘財產差額之分配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剩餘財產之差額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起,逾五年者,亦同。」民法1030之1第4項定有明文。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要幫孩子買房、買保險、留遺產嗎?退休後別被錢綁架,「養兒防老」已經過時!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4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老了之後,對錢能看開的人,應該都是經濟無虞的人。對錢看不開的人,可能很有錢,也有可能沒有錢。

我的基本態度是先善待自己,行有餘力再為子女著想,但很多人卻反過來,事事先想到子女,剩下的才給自己。

 

我應該算是經濟無虞,但還不算是有錢人。在子女念大學的時候,我就跟他們說,我只負擔他們的學費到大學畢業,以後要念研究所,甚至要出國繼續深造,請他們自己想辦法。他們大學畢業之後,我又跟他們說,我也不會資助他們創業,如果真的想創業,還是請他們自己想辦法。

 

很多父母狠不下這個心,因為怕子女吃苦受罪,所以想盡可能留很多錢給他們。我認為愈擔心子女,他們就愈無法獨立。他們的人生還很漫長,但我們不可能陪子女一輩子,所以強迫他們早一點建立養活自己的能力,才是做父母最重要的責任。

 

我不會幫子女出大錢,但平常卻很樂意出點小錢,譬如全家人出去聚餐,或只是和其中一個子女吃飯,都一定是我買單。很多人認為,自己養育子女這麼多年,這時就該輪到他們出錢請父母吃飯。我反而認為,我請客時,子女應該會非常樂意與父母吃飯,但要子女出錢,或許他們基於經濟考量,反而會降低與父母見面的意願。

 

 

對於某些大錢,我也會願意出,譬如我就幫子女投保20年期的終身醫療險。只要我活著,就幫他們繳保費,一旦我不在了,之後的保費就由他們繼續繳(這樣不知道可否保證他們會孝順我20年?)此外,子女若要買房,我會資助他們頭期款的一小部分,但絕對不可能是全額。

 

不要太期待子女的報答吧!現在物價飛漲,薪水卻不漲,他們能養活自己都很不容易了,只要不跟你伸手要錢已屬萬幸,所以我建議為人父母者不要強求他們給孝親費了。

 

和子女在金錢方面「劃清界線」後,就可以開心花錢了,而且在投資理財上就可以相對保守,因為這時已經不需要再積極努力賺錢了。

 

如果你是有錢人,就更應該盡情享受,也更不該浪費時間精力在投資賺錢上。以前的人認為是「養兒防老」,現在萬萬不可做這種奢望,而應該要「養老防兒」。

 

你最好要給子女「老子不會留什麼遺產給你」的印象,而且也絕對不要為了規避遺產稅,在生前就想方設法轉到子女的名下。媒體上有太多這種棄養父母的新聞,大家千萬不要以為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如果你沒有什麼錢,甚至擔心無法靠此終老,當然就沒有開心花錢的資格,而且這時候最重要的事,就是千萬不要被子女拖垮。你已經養育子女到成年,早就仁至義盡,絕對不能過度寵溺,讓他們變成「啃老族」。媒體上也有太多這種要錢不成就殘殺父母的新聞,大家千萬要避免發生這種悲劇。

 

俗話說「有錢不是萬能,沒錢萬萬不能」,又說錢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所以到了第三人生,錢只要「夠了」就好了。

 

每個人對「夠了」的定義都不同,我認為只要降低物慾,一定就會夠了。物慾太高,就擔心錢不夠,就要繼續拼命賺錢,這樣怎能擁有自在的第三人生?

 

降低物慾,並不是要你盡量省錢,而是要你重視「品質」,而不是重視「價格」,情願好一點,而不是多一點。

 

不要再買很多身外物了。就算你認為這些都是寶貝,但當你往生之後,子女大概會一口氣全部把它們都扔了。應該把錢花在一些特殊的體驗上,這些會成為你的回憶,但不會成為子女眼中無用的遺物。

 

把錢拿來買「時間」,因為它不該被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把錢拿來買「舒服」,因為體力也不該被無謂的糟蹋。

 

第三人生,千萬不要被錢綁架!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現金繳交醫療費,竟然要課稅?遺產稅3個眉角一定要知道!

撰文 :許雅綿 日期:2019年01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重病期間,若要提領現金繳交醫療費的話,要記得留存單據或證明,否則小心被當作遺產課稅!財政部國稅局就曾查獲,有民眾死亡前的重病期間,其子女密集提領現金千萬元,雖然主張是支付醫療費,但因無法提出醫療費用的收據和發票,而遭到補稅100多萬元。

其實,怕被課到遺產稅,很多子女在父母被檢查出重病時,會透過把錢領出來,或是賣出父母名下的房地產、股票等財產,來規避高額的遺產稅,國稅局和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服務部執業會計師林志翔建議,若不想踩雷受罰,可留意以下三個眉角。

 

一、遺產稅怎麼算?過世前兩年的贈與「視為遺產」

 

一般而言,依遺產及贈與稅法規定,被繼承人死亡之日起6個月內,應該依法辦理申報遺產稅。

 

至於遺產稅怎麼算?遺產總額減去免稅額、扣除額後,算出課稅遺產淨額,再將遺產淨額乘上級距適用稅率後,減去累進差額、扣抵稅額及利息,才是應該繳納的遺產稅額。

 

舉例大白在2017年12月3日死亡,遺產總額8000萬元、免稅額1200萬元,可扣除額716萬元,大白應繳的遺產稅額計算為8000萬-1200萬-716萬=6084萬元(課稅遺產淨額),接著再透過稅率計算出繳納的遺產稅額,即(6084萬X15%)-250萬=662.6萬元,所以大白應繳662.6萬元的遺產稅。

 

▲遺產稅計算範例。(圖/取自財政部網站)

 

 

 

值得留意的是,林志翔提醒,死亡前二年內贈與特定人的財產,死亡時也視為被繼承人的遺產,要併入遺產總額計稅。

 

林志翔說,許多人會思考分年贈與不超過2720萬(備註:贈與稅2500萬以下稅率10%+贈與稅免稅額220萬)的方式,以符合10%的稅率,但要注意的是,過世前兩年贈與給配偶、子女、孫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和這些親屬的配偶的財產,會被拉回課徵遺產課稅。

 

原本納稅義務人已適用10%稅率,若加計回遺產總額計算後,可能適用最高稅率20%,前兩年的贈與規劃等於沒做。

 

漏報或短報遺產,會受到什麼處罰?

 

若已依照規定申報遺產稅,但有短報或是漏報的情形,依規定,除了補徵稅款外,還要按所漏稅額處罰2倍以下的罰款,但若漏報的遺產稅額在3萬5千元以下,或是短漏報遺產淨額在60萬元以下,可免予處罰。

 

而若故意以詐欺或不正當的方法逃稅,除了補稅以外,還要處以所漏稅額1倍至3倍的罰鍰,並且移送法院依刑法處理。

 

先前曾發生過,民眾死前將近9千萬元的資金,以超過10名人頭帳戶辦理定期存款,子女在死亡當日和次日,再將定期存款解約領回,申報遺產稅時,也未將該筆計入遺產總額,涉嫌逃漏稅,經司法單位查獲移送地檢署偵辦後,除了補徵遺產稅3千多萬元,並處以2倍的罰緩共計7千多萬元。

 

 

二、申報遺產稅,最常漏報這8項財產

 

民眾申報遺產稅時,很容易漏報財產。財政部國稅局就整理最常漏報的8項財產,包括第一,死亡前2年內贈與配偶的財產;第二,銀行保管箱內物品價值;第三,重病期間領取的現金;第四,生前所投資公司的股東往來債權。

 

第五,死亡日止應收利息、股利、農漁津貼及國民年金等債權;第六,本人為要保人、他人為被保險人的保單價值;第七,生前買入但死亡時尚未辦妥所有權移轉登記的不動產;第八,被繼承人所遺留的汽機車。

 

其中,銀行保管箱內物品價值部分,台南先前有名兒子知道母親生前在銀行租有保管箱,但沒有鑰匙也不知道密碼,不曉得保管箱內有何物以及該申報遺產稅?國稅局內部回應,此狀況可通知國稅局一起前往銀行開啟保管箱,只要依雙方約定時間,會同開啟保管箱點驗、登記後,保管箱內物品就可由繼承人領回,國稅局人員會將保管箱財產清冊交給繼承人,憑此申報遺產稅。 

 

此外,很多子女誤以為在父母生前,以現金提領銀行存款,可免併計遺產課稅,實際上,在重病無法處理事務期間提領存款、出售財產或是舉債,若無法證明資金用途,該項存款仍應併計遺產課稅。

 

 

三、省遺產稅,善用配偶剩餘財產分配

 

林志翔說,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只要是剩餘財產較多的一方先過世,生存的一方,可主張行使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以增加遺產稅的扣除額。

 

他進一步說明,若被繼承人遺產總額超過1億元以上,可能會用到最高20%的稅率,若生存配偶主張該權利,可將一半金額的財產列為扣除額,將有機會適用比20%更低的稅率。

 

國稅局就舉例,陳先生過世後,婚後財產共有1000萬元,其配偶陳太太婚後財產共有200萬元,若陳太太主張「配偶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則可將雙方財產相減後均分,計算後陳太太可取得400萬元的剩餘財產請求權,此就可列為被繼承人遺產稅的扣除額,無須納入遺產稅範圍。

 

(本文獲「今周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