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什麼就去做,別到死前才後悔此生沒好好過!91歲奶奶體悟:來人世間這一趟,就該好好玩

撰文 :林莊月里 日期:2019年08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寶瓶文化提供
  • A
  • A
  • A

我是月月,是IG、FB、媒體和廣告中的月光仙子!

過去你們從IG和FB看到我跟孫子一起探索潮牌的穿搭日記,日記中我將舊衣服跟潮牌混搭,不管是Supreme、BAPE、Converse、NIKE、ALT、Y-3、VLONE、FR2……將傳統和潮流元素融合之後。

 

各式各樣的服飾都被我穿出新高度,更讓大家發現原來潮牌不是只有年輕人能穿,各個年齡層的人都可以將潮牌穿成自己的獨特風格。

 

最讓月月驚喜的是,我每天在家玩穿搭玩得不亦樂乎,這些樂趣和喜悅,不只是在台灣的你們感受到,還讓全世界看見了。

 

人們說從月月身上能看到潮流真理:隨心所欲駕馭潮牌,而不是被潮牌穿,才是真正的潮!

 

人們更說月月是台灣潮嬤。在九十歲那年,月月成為台灣最老「媽抖」,成為各潮牌爭相邀請的廣告明星!

 

活到九十多歲的月月,大大翻轉了自己的人生

 

沒想到,從小跟著阿爸在甘蔗田裡做工的我,人生也如倒吃甘蔗般,愈到年老愈香甜。

 

人生就像玩遊戲,要克服一關又一關,沒到後面關頭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終極任務等著自己。

 

而等待月月的終極任務,就是:為自己而活。

 

回顧我的一生

 

二十歲之前的月月,扛起家中長女的重擔,每日總是跟著阿爸和阿嬤四處打零工,賺取那只能讓一家十幾口勉強溫飽的微薄收入。連年的戰事更讓月月從不識青春與夢想的滋味。

 

二十歲之後的月月嫁入商販人家,一邊幫頭家(老公)照顧生意,一邊生兒育女,從透早忙到深夜,日復一日,幾乎沒有喘口氣的時間。月月只懂得為家人而活,從沒想過自己到底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五十歲之後的月月,含淚告別胼手胝足幾十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家業,收拾行李,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台北。已近花甲之年,竟還得一切從頭來過。

 

七十歲之後的月月,送相伴五十多年的頭家離開人世。夫妻之間的恩恩怨怨,隨著頭家忘卻的記憶而消逝……

 

被留下的月月成為自立自強的老人,用過去開雜貨店時磨練出來的銷售技巧,拉著菜籃車跑遍台北地區各大市場賣菜瓜布,直到八十八歲……

 

八十八歲,月月「被退休」。明明雙腿還很勇健,只是眼睛漸漸不行,但為了不讓兒孫擔心,月月不再穿梭在台北大街小巷之間。

 

可是退休在家的月月,心還是不服老─「我還想做事,我還有力氣做事」……此時孫子帶我走進潮牌的世界,月月在這世界裡優遊,還得到「媽抖」這個新工作。

 

月月是這麼想的:在活過九十歲之後還能成就一番事業,是因為我領悟到─來人世間這一趟就應該好好玩,想做什麼事,盡情去做,不要到了閉眼前,才後悔此生沒好好過。

 

這種將年紀拋到腦後,突破世俗與身體局限的精神,打動了比我年輕的你們。(只要是年紀比我小的,就都是年輕人。因為,九十一歲的我還很年輕!)

 

現在的月月正在享受「做自己」的樂趣!

 

我不再為兒孫瞎操心,因為兒孫自有兒孫福。

 

我照樣拉著用了幾十年的菜籃車上菜市場,但如今菜市場除了是我的瞎拼mall,還是我的伸展台。

 

月月現在一早起床最開心的事,是打開衣櫥想著今天要穿什麼──

 

原來oversize帽T跟我的亮片繡花鞋好搭。

 

平常戴去逛菜市場的遮陽草帽,可以搭上可愛的手工耳環。

 

穿上買了幾十年的菜市場牌花襯衫,再套上破牛仔褲,就可以去公園跟老朋友約會。

 

跟孫子孫女看籃球轉播,當然要穿著「三夾之內皆是空檔」T恤,老少一起大聲加油吶喊。

 

而月月之所以樂於將潮牌穿上身,是因為這些由世界各地年輕人所設計的服飾,充滿了生命力。

 

月月特別欣賞這些年輕人的創業精神與創造力,他們不自我設限,勇於將自己對社會以及時尚的觀察,用創意展現在服飾與品牌精神中。

 

所以潮牌並不只是流行而已,它代表的是「態度」,而這種態度,放在任何年紀的人身上都不會顯得突兀,因為「態度」本來就能跨越時代、性別和國界啊!

 

那麼月月現在的「態度」是什麼呢?沒有規則,隨心所欲;沒有不可以,只有很可以。

 

拍FR2街拍照時,攝影師問我:「阿嬤會不會忌諱穿殭屍裝?」

 

我說:「百無禁忌,當然可以!」

 

拍賓士Smart廣告時,導演問我:「阿嬤可以跳街舞嗎?」

 

我還是說:「當然可以!」

 

曾有個年輕人問月月:「阿嬤,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是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盡情過好自己的人生。」

 

我這麼回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賦與價值。現在還沒發現它們也沒關係,只要把日子過好,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在做哪些事情時會感到特別快樂。

 

「讓你感到做起來很起勁、很快樂的事,就是對的事、適合你的事,那麼就朝這個方向努力看看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媽抖:91歲的台灣第一潮嬤林莊月里》,寶瓶文化出版,林莊月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廖玉蕙/孫女教我的事:50歲後,學會蹲下身子,站成跟孩子一樣的高度,才能深刻感受生命的奧義

撰文 :廖玉蕙 日期:2019年08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廖玉蕙提供
  • A
  • A
  • A

小孫女長到六個多月時,自主意識抬頭,只要看到我的相機靠近,立刻撇過臉去,不苟言笑地瞧向另一邊,絕對不看鏡頭。

這樣的發現,讓我心頭大驚! 先前還以為是偶然,後來屢試不爽,才知她真的是有意識的反對,我到右邊她就轉向左邊;我跑到左邊她就轉過右邊,我猛然意識到原來我正以「愛」之名行霸凌之實;而她有口難言、無力對抗,只能用看似不禮貌的方式回應。

 

小孫女漠然把臉移開的動作,讓我領悟當勢力不均等的狀況下,要求弱勢講究禮貌真是太奢求了。畢竟禮貌與否端視雙方的認知,如果強者無視於弱者的感受與處境,光拿權勢威嚇屈服,應該也不能太責怪弱勢者沒有禮貌。

 

教育的確得謹小慎微

 

小孫女長到一歲又四個多月時,還不會說話的她只是好奇偏頭端詳阿公臉上的壽斑,卻對著我手腕上新出現的紅色蚊叮發出心疼的「呼呼」憐惜聲!

 

她已然開始學會分辨阿公臉上原本存在的自然壽斑與阿嬤手上新增傷口的疼痛,並開始學習如何去表達愛。這種人格氣質的涵養,半由生性的敏感細膩,半由父母的後天提點教養。

 

此種天真的體貼,一如我對寫作練習的觀察,同樣都是一連串敏感、發現、思考、辨別和「愛」的履踐過程,常常隨著大人的鼓勵而越臻美善,卻也可能被無心的粗礫對待所折損。幼兒的人格往往因此一點一滴逐漸被形塑,並各自走出不同的人生,教育的確得謹小慎微。

 

大人得學會蹲下身子,站成跟孩子一樣的高度

 

當小孫女一歲五個月時,我帶她去參觀木柵動物園。在緊挨著的人潮中,我指著樹梢上的鳥兒給她看,她卻彷彿無感地只顧盯著低處,等人群稍稍鬆散,我蹲下身子,赫然發現地上原來也有許多隻鳥兒走來走去地啄食。

 

因為高度不同,小朋友的眼珠子停駐在跟大人不同的視點是理所當然的。同一區內的鳥兒,我看飛上樹梢的,她看飛下地面的,我老以為她反應慢,不斷地用手指輔助提醒,搞得她好不耐煩。

 

稚齡的小孫女不會說話,但她用眼神教會我:孩童個子小,視點低,看到的風景跟大人不一樣,大人得學會蹲下身子,站成跟孩子一樣的高度,才不至於雞同鴨講,各說各話。

 

不同的場域有著不同的分工,無分主從,須相互幫襯

 

孫女兩歲時,剛學會簡單的表達。我跟她一起閱讀唱遊繪本,我的眼光經常追隨著文字描摹的故事情節轉進,只注意到文字中提到的角色——小恐龍、小黑熊及來襲的猴子。

 

小孫女卻常用手指比畫並詢問我文字中沒有提及卻在畫面角落出現的看似無關緊要的配角,譬如躲在一旁偷覷的小青蛙、天空飛著的小鳥、兩隻結伴觀看的小兔子……因為孫女無分角色輕重的關心與注目,故事平添許多視角,使得畫冊更顯豐富靈動、逸趣橫生。

 

我從童子的閱讀行為裡學到眾生平等的概念,即使只是路人甲的旁襯角色也都不該被忽略,生活中的每一個人都在不同的場域有著不同的分工,時而為主,時而為輔,相互幫襯,卻是同等重要。

 

多元概念的形成

 

孫女獲贈一枝小風車,因為年紀尚幼,無法像大人一樣吹動,每次噘嘴使力吹,都只吹出一地的口水,風車就是文風不動,阿嬤怎麼示範、怎麼教都徒勞無功。

 

她不經意拿著小風車經過正放送涼風的電扇前,風車竟迎風快速轉動起來,孫女開心地歡叫:「阿嬤! 你看! 阿嬤! 你看!」阿嬤看她如此開心,也跟著大笑開來。

 

又經一日,孫女又驚喜跑進書房,開心地要阿嬤看,她用手撥動風車的扇葉,風車也動了起來,她興奮地發現風車原來不只用嘴吹才會滾動,也可以用手動,更可以用電風扇搧。

 

我從兒童的創意發現中,領略多元概念的創意,很多的事,解決之道都不止於一種,只要設法開發腦力,創意就源源而來。

 

在天上開趴的榮枯啟示

 

二姊離開人世後,我久久無法從悲傷裡恢復。一日,最喜歡二姨婆的小孫女諾諾,隨手畫了一幅藍、黃交揉的抽象畫,拿過來展示。問她畫什麼? 她毫不猶豫說起畫裡的故事:

 

「風吹著,樹上的葉子在天空飛啊、飛地掉下來,變成枯葉。枯葉在地上開party,開著、開著,又被風吹起來;風吹著、吹著,枯葉變成小鳥;小鳥飛啊、飛的,又在天空開party。」小孫女這一席話,讓我靈光一閃,想起人生榮枯起落,不也是如此:時而為枯葉,時而飛升成小鳥,無論是人間或天上,都一樣可以歡樂開趴。

 

這個枯葉飛升成小鳥在高空歡喜開趴的故事,對猶然沉浸在二姊往生的悲傷中的我,真有振聾發聵的鮮明啟示。

 

晉身為祖母後,我有幸陪伴孫女成長。少了為人父母的養育焦慮,多了份旁觀的怡然,較有餘裕與閒情來觀察小朋友的言行舉止,深刻感受生命的奧義,這些都是小孫女教會我的事。

 

廖玉蕙╳李偉文 《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新書座談會

時間:2019/08/29(四) 19:00 ~ 21:00

地點:洪建全基金會(台北市羅斯福路二段9號12樓)

更多訊息:https://reurl.cc/yxmYD

請上網報名:https://reurl.cc/gKaY4

 

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時報出版,廖玉蕙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69歲作家最真摯人生告白:日子就該過得輕鬆,快樂是輸送一點善意,與接受他人的小惠

撰文 :廖玉蕙 日期:2019年08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昨日晨起,跟女兒一起去游泳。

天氣不穩定,我們各帶一把簡單的傘備用。

 

到了運動中心,正脫鞋準備進更衣間,聽到一位中年婦人對著坐在椅上穿鞋的老太太說:「我走啦!你還不走?」

 

老婦人抬頭回:「我等會兒,我沒帶傘來。」

 

我忍不住跟她說:「外頭沒下雨。」

 

老太太說:「現在沒下雨,但等我回到永和一定會下雨。」

 

我心裡想:「這是甚麼神邏輯。」但仍熱心跟她說:「我們帶了兩把傘,一把送你,就不怕下不下雨了。」

 

女兒聽說,趕緊把她手上的傘送上,老太太堅辭不受,我當然沒道理勉強人家接受,雖然是好意,也只好作罷。

 

走出運動中心前,看到一位老先生正坐對血壓機量血壓。血壓機旁坐了個中年男子,見血壓機吐出數字,問:「怎麼樣?正常嗎?」

 

老先生說:「心跳太快。」

 

中年男子安慰他:「你剛剛做了運動,心跳自然快了些。」

 

老先生不接受安慰:「我運動過後已有段時間了。」

 

自從去游泳後,我密集看到很多老人,也聽到老人的談話。那些看起來臉孔很莊嚴肅穆的人,多半跟人說話也一本正經,半點不肯從俗。

 

譬如,前一位老太太,寧可相信電視上的氣象報告,而不相信一位剛從陽光下走進來的人;不輕易接受別人的善意,即使是非常廉價的善意(我有跟她說那把傘很便宜),寧可在那裏鵠候想像中的大雨過去。(如果是我,一定千謝萬謝欣然接受那把傘或直接走進外頭的陽光裡。)

 

又譬如後面那位心跳較快的老男人,太認真看待機器上的數字,無法放寬詮釋數字的標準。不過是寒暄而已,也不是在醫院裡讓醫生開藥,幹嘛那麼認真。(如果是我,也許會說:「沒辦法,我一看到帥哥就心跳加快。」)

 

當然,你也可以說是我太無聊,管人家那麼多幹嘛!但昨日我跟外子出門去游泳時,避過陽光,取道陰涼處。外子就譏笑我:「哼哼!連一點陽光都要躲開,再來吃維他命D。」我立刻欣然接受他的調侃,雖然陽光炙熱難當。

 

我喜歡輕鬆過日子,偶爾輸送一點善意,偶爾接受別人的小惠。人生太認真就苦了也輸了啊。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廖玉蕙」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對自己人生負責!女兒對69歲母告白:請不用認真活得久,自然就好

撰文 :廖玉蕙 日期:2019年08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廖玉蕙提供
  • A
  • A
  • A

跟女兒聊天。很深情地向她告白:「如果你到最後沒有結婚,我就要努力活得久一點,多陪陪你。」

女兒不假思索回:「請不用認真活得久,自然就好。」

 

這種無情的話居然出自一向深情的女兒,當然被嚇到:「蝦密!你不要我努力活得久一點?意思是叫我不要活得太久?」

 

「不是啦!是說不必為了陪我而『努力』活得久;但你要為自己活得久而做努力,我是不會反對的。」

 

說得也是。凡事自己想怎樣便怎樣,不必藉口為了別人而活,也不必跟孫女說:「為了看到你們結婚,阿嬤要努力鍛鍊身體,活久一點。」也不必跟丈夫說:「如果你先死了,我會很可憐,你要認真活久一點。」

 

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吧!

 

於是,這兩天我很認真地跟女兒一起走路去運動中心游泳,並稍作運動。沒有坐沙發上看太久的書,也沒在電腦前坐太久。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廖玉蕙」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寫給40歲以後的你:中年人生,你需要「出家」和「出走」

撰文 :王學呈 日期:2019年07月30日 圖檔來源:shutterstock
  • A
  • A
  • A

做一個「快樂有用」的人。快樂是給自己和家人,有用是給公司和社會。

 

這幾年,台灣景氣停滯,產業不成長,很多人陷入中年迷思。不少我帶過的部屬找我談中年以後的生涯和生活。我覺得人過四十,要做到「兩出三多」。

 

「兩出」就是出家和出走。

 

出家是抱持信仰。不管你信什麼教,宗教讓你的心情有所寄託。有些人在40歲之後步上職場高峰。站上高點,只剩寂寞,此外無他。四顧無人,困難無助的時候,信仰可以讓你平靜。如果你在這個階段無法擠上浪頭,今生大概就是如此,要習慣普通人的生活,信仰可以讓你自在自得。

 

出走是走出舒適圈,培養跨界混血的能力,讓你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現在的市場變化很快,一套武功無法讓你安渡10年、20年,年輕人要勇於出走,甚至到國外待一段時間,吸收新的養分。樹根扎得又深又廣,樹才可能長得高大。

 

「三多」的第一多是多一點勇氣。有些事,明知可能受傷,也不要錯過,勇敢去做,例如在企業內部嘗試新的商模,或者去開發陌生的市場。付出,必有所得,總有一天修成正果。所有的努力和挫折都不會白費。

 

其次是多存一點錢。人是英雄錢是膽。未來的環境多變,多一些存糧,讓你在面臨變動時,可以暫時靠岸,停泊半年或一年,不怕港外的風吹雨打。好的機緣需要耐心等待,天晴之後再駕船出航。

 

第三是多愛自己一點。人過中年,周圍真心的人不多,多的是現實和算計。只有自己對自己好。對自己好包括兩個層面,一個是身體健康,與其在外面喝酒應酬,虛情假意,不如跟家人一起去運動;另一個層面是心情,善待自己,放輕鬆,這年頭沒有什麼輸不起的。

 

最後引用達賴喇嘛的話,做一個「快樂有用」的人。快樂是給自己和家人,有用是給公司和社會。願我們彼此都快樂有用。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作者簡介_王學呈

1962年生於台北市,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美國華府美利堅大學(AU)法學碩士。

曾經擔任經濟日報記者、鉅亨網副總編輯、蘋果日報財富周刊總編輯、錢櫃總經理、商周編輯顧問公司總經理、東森新聞雲總編輯,現在是《新新聞》社長,著作包括《股市禪語》、《股市爸爸》。

 

本文摘自《人生需要經營,也要適度放過自己:社長的人生、職場、商場真心話+60幅手繪精心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你給自己的人生打幾分?這個年紀終於學會:何必在乎別人評價,誠實面對自己更重要!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6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6月20日晚上,是我在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一年級的最後一堂課,老師帶了一瓶紅酒進教室,讓大家在輕鬆的氣氛下,分享彼此上課的心得。

文/施昇輝

 

一年級已經修業完畢,二年級就不再有必修課,或許跟同班的六個同學不會再一起上課,甚至有可能再也不會碰面了,當然也不一定能同時畢業。這種和同學分離的感傷,可以一直追溯到36年前的大學畢業典禮了。現在的年輕人比較難體會畢業的哀傷,因為現在有太多方法讓大家可以繼續保持聯絡,所以這種心情可能是我們這一代人獨享的特權吧?

 

藝術類研究所的課程,有些是強調實務操作,有些卻是非常感性的,這和我當年念大學商學系有很大的差異。當天的這門課就是很感性的,例如我們曾經就「傷痛」和「霸凌」的主題做過專題報告,甚至讓同學講到痛哭流涕,也讓所有人通過自我認識來達到療癒的效果,都是我生命中少有的經驗。上一篇曾建議大家在第三人生要多做一些「第一次」的事,這種心靈分享對我來說,又何嘗不是第一次?

 

給自己打個分數

直覺地面對自己

 

當天的最後一堂課,除了開心喝紅酒和吃點心之外,老師還要求所有同學,拿出一張紙和一支筆來,然後寫下自認為可以在這門課得到的分數。當然,最後評分的權利還是在老師身上。自我評分對我來說,真的也算是第一次了。

 

首先,我認為自己至少應該得70分,也就是及格分數,因為老師指定要交的三篇書面報告,以及兩次課堂口頭報告,我都準時繳交。

 

然後,我認為我當然不應該只是及格而已,至少應該加三個5分,理由如下:

 

第一、我是班上唯一具備「父親」、「已婚」、「長輩」、「失業」,和「退休」身分的同學,甚至連授課老師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所以我能夠提供大家不同世代的觀點,以及分享這些特殊的人生體驗。其實只要你在第三人生才去念書,都應該會有這些相同值得加分的條件。

 

第二、我是班上出席率最高的同學。這門課扣除一堂春假要放假的課,總共是17堂,我只缺了3堂,包括2堂是去摩洛哥旅行。其實我這學期修了三門課,扣除春假和老師請假,總共應該要上49堂課,我上了其中的43堂課,真的算很認真吧!

 

第三、首次敞開心胸,誠實地面對自己的生命,願意與大家分享內心深處的感受。這對一個在威權體制下成長的人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或許我曾在書中多少分享過人生不同階段的心聲,已經讓我不會懼怕去面對自己。

 

最後我給自己打了85分。老師看了一下成績,說我太謙虛了。

 

老師之所以要我們在課堂上當場寫,就是希望我們用很直覺的方式面對自己。這其實和第三人生的生命態度非常類似,因為我們應該不必太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了。能夠誠實面對自己,就已經是達成某種程度的「做自己」。

 

退休後自我評斷

比他人眼光重要

 

在學校念書的「第一人生」階段,總是希望考試成績要好,能夠贏過大部分的同學。然後進入就業階段的「第二人生」更殘酷,要在職場競爭中奮力向上爬,一來追求職位升遷,二來追求薪水增加,對自己的肯定都必須來自其他人的評斷。

 

而到了「第三人生」,真的不必再計較別人的看法,該做的只剩下自我評斷:日子過得是否開心?是否充實?是否還有想完成、或追求的事情?前兩項答「是」就及格了,最後一項答「是」,那麼人生就有希望一百分,若答「否」,也沒關係,因為大部分人都是如此,也別自怨自艾了。

 

二年級之後,最重要的功課就是寫論文或拍短片,完成後才能拿到碩士文憑。我選的是寫論文,畢竟是我一個人就可以獨力完成,而不必費神去找資金和團隊。然而,我開始遲疑拿文憑對我有何意義?花了一年去上課,或繼續去上二年級的課,對電影能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一切都值得了,不是嗎?

 

拿文憑,也是要經過別人的評斷,但這其實不是第三人生該給自己的壓力。如果不拿文憑,念電影這件事,又成了一個未完成的夢想。人生真的很難放下,隨緣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