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賺錢養大孩子,為什麼老了沒有人要跟阿嬤一起住?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8月31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事後我心想,以後這種情況還是會再發生,畢竟奶奶老了記性不好,這是既成的事實,如果做兒女的不能認清這一點,而只是一味地責怪老人家的話,可以想見這樣的親子關係就如同火山一樣,隨時都可能爆發甚至於不可收拾。

文/麥子

 

有位奶奶案主,婚後含莘茹苦地靠擺麵攤子,將一女三男四個孩子拉拔長大,還想盡辦法貸款幫他們每人買棟房子,可是孩子們成家立業後,沒人願意跟她住,致使她成為孤單寂寞的老人。

 

因此她常感嘆以前是「養兒防老」,現在則是「養兒棄老」,而且她老是被有火爆脾氣的小兒子氣個半死。不過,小兒子有說過只要案主答應整修房子,他就搬來同住。

 

但最近一個多月因房屋整修,家裡被搞得亂七八糟,奶奶和小兒子幾乎天天吵架,主要是她以前捨不得丟的東西,很多卻被小兒子丟光了,奶奶跟我哭訴說連她平常煮三餐要用的鍋碗瓢盆都找不到了,叫她怎麼過活呢?

 

這天我一去,只見她小兒子又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五分鐘前才給妳的,還千交代萬交代要放好,結果妳又馬上搞丟,妳是存心跟我過不去是嗎?」

 

原來奶奶又把整串鑰匙弄丟了,而他急著要趕火車下高雄,難怪又急又氣。

 

我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加入尋找行列。先趕緊安慰一臉無辜表情的奶奶,請她仔細回想從拿到鑰匙之後做了哪些事?她說就從客廳直接走到廚房後院的洗衣機那兒......

 

這時,她兒子仍像無頭蒼蠅似的翻遍堆積在客廳的大包小包衣物,說真的我也不知該從何找起,當下內心不自覺地跟上帝禱告,祈求能讓我找到鑰匙解除母子間的危機。

 

我想既然奶奶是從客廳走去廚房,那就再從客廳找起,便將一包包的衣物再重新檢查看看,結果我的禱告竟然靈驗了,在我檢查第三包時就發現了一串鑰匙,趕緊拿給奶奶看是不是?

 

 

她看了好高興總算露出一點笑容,直說我真是她的救星,感謝主!這時她小兒子又再大聲對她碎碎唸,我趕緊打圓場請他快去趕火車,別再生氣了。

 

事後我心想,以後這種情況還是會再發生,畢竟奶奶老了記性不好,這是既成的事實,如果做兒女的不能認清這一點,而只是一味地責怪老人家的話,可以想見這樣的親子觀係就如同火山一樣,隨時都可能爆發甚至於不可收拾。

 

她兒子說房子整修好之後,可能年底就搬來同住,若果真如此的話,奶奶會不會因每天和兒子吵架而活得更不快樂呢?這是奶奶的矛盾難題。

 

其實,我們經常都在面對人生各式各樣的難題,像奶奶的親子難題,想必也是很多人所要面對的。

 

現今的社會中,能和父母同住來奉養父母的子女並不多,即使是同住,能合樂融融相處的畢竟少數,像婆媳問題、子孫教養問題等等,都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我想從事居服員的好處之一,就是在看多了老人的處境之後,可提早為自己的老年生活做好心理建設及規劃,等臨老時才能過個好晚年。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不想變成「下流老人」?你 一定要教會孩子的3件事!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7月2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果孩子不能即早學會在社會上生存,能養得起自己,必須要付出相對的勞力和心力去獲得,孩子不會認為養成專業能力、培養理財觀是重要的,自然也就會把父母當提款機。一旦習慣養成,父母就離下流老人不遠了。

文/ 諮商心理師 艾彼

 

什麼是下流老人?請看文末介紹。

 

下流老人的其中一項成因,為——孩子沒有謀生能力,成為「啃老族」。

 

啃老族指的是,孩子處於就業年齡卻不願意工作、只做兼職工、臨時工、約聘工,且經濟上完全依賴或半依賴父母的年輕人和中年人。啃老族由於經濟無法獨立,即使成年後食宿也持續仰賴年長的父母,這種情況的年輕人或中年人通常沒有能力成家,也沒有意願成家。

 

但其實,就一個家庭治療師的觀點,「啃老族」也是可以預防的。

 

只是家長的佈局,可能要拉得更長更遠,也就是說,孩子越小時執行起來越容易。但有調整比沒調整好,任何時候開始都是好的!

 

第一道預防針:即早讓孩子意識到「父母不可能照顧你一輩子!」

 

看到這裡,也許身為父母的你會覺得「我也常常這樣講啊!」就我的觀察,口頭上說說,幾乎所有父母都會。但真的可以狠心實際執行的父母,就真的比例不高了。許多父母都是講一套做一套,邊抱怨邊幫孩子收拾善後,孩子當然不會聽進去。

 

 

這件事情要做到讓孩子很有感,也就是你在行動上必須要堅定,有時候要明白的告訴孩子:「我只資助你到幾歲、多少金額,剩下的自己想辦法。」讓孩子知道,不可能無限跟父母伸手,要父母當靠山。

 

第二道預防針:協助孩子養成「靠自己努力/想方法才能謀生」的習慣

 

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你會給孩子零用錢?孩子需要為取得額外的零用錢付出勞力或心力嗎?給零用錢的態度,會養成孩子的用錢態度。

 

如果孩子不能即早學會在社會上生存,能養得起自己,必須要付出相對的勞力和心力去獲得,孩子不會認為養成專業能力、培養理財觀是重要的,自然也就會把父母當提款機。一旦習慣養成,父母就離下流老人不遠了。

 

 

另外需要提醒,現在的工作可能20年後通通不在了,所以父母要抱持的態度,倒不是叫孩子保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而是教導孩子「不斷進化的能力」!

 

即使隨著科技演進,也不會被淘汰的能力,就是不斷學習和進化,除此之外沒有別的。

 

第三道預防針:協助孩子提早做老後規劃

 

不論你有沒有在孩子出生時幫孩子買保險或做投資,但我更支持的是儘早與孩子談論老後的話題。讓孩子意識到,父母或自己都可能面對意外失能、重大疾病、AI人工智慧後失業等等的問題;讓孩子提早理解,經濟景況是可能因為外力影響而變化的,長大後要面對的世界和孩提時候完全不同。

 

提早意識到,就能提早為自己的老年生活規劃。青春期的個人神話心態「覺得自己與眾不同、永遠不朽」也會比較客觀,而且不會無限蔓延下去,就能減少唸書唸到天荒地老,不工作;或是,覺得自己一定可以創業一鳴驚人等等的風險。

 

至少,在追求學位或創業的同時,自己也能做一些老後規劃,並不悖行。

 

 

這篇文章,不只是給家長看的。也給成年的你,或即將邁入成年的你看。若是不想成為「啃老族」,至少你要保有上述面對人生的態度,並且真正去執行,才能不拖累家人,擁有健康的老後。

 

【註】下流老人(日語:かりゅうろうじん)一詞是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於其2015年著作《下流老人: 一億総老後崩壊の衝撃》[1]中所提出的。大意為日本近年來出現了大量過著中下階層生活的老人,年金制度即將崩壞、長期照護缺乏人力、高齡醫療缺乏品質、照護條件日益提高、老人居住困難,而且未來會只增不減,若政府不提出有效政策,可能出現「1億人的老後崩壞」。

 

「下流老人」這個名詞的目的在於說明高齡者的貧窮生活,以及潛藏在其背後的問題,並沒有瞧不起或歧視高齡者。(出自維基百科)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侯怡君:「謝謝媽媽還有力氣罵我,讓我有孝順她的機會。」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7月17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對於每一個長照家庭而言,面對的不只是「生病」這一件事,有時它似乎像是自我療癒的旅程,去認識我們心底最深層的需要,和看到家人之間的愛恨與牽絆,像是一起編織一張「記憶網」,當「生病」這一個看似不太好的「禮物」來臨時,我們或許才因此有時間與機會去層層剖析,家族裡交錯的身影之間,不會只有傷痕,還有體貼、諒解、包容,和帶領我們屹立不搖的愛。

文/小虎文
 

「媽媽是出生在重男輕女的舊時代家庭,有人會選擇用公平的態度教養子女,但她選擇承襲的是傳統思想,即使在她腦傷後仍會不斷說:『生女兒有什麼用呢?生兒子好......』我已經釋懷,至少媽媽還有力氣可以罵我,讓我有機會可以孝順她。」

 

近幾年來,藝人侯怡君以自身作為號召,奔走公益活動、參與鐵人競賽,希望能讓更多人關注到「RP視網膜色素病變」,遠因是她的父親患有夜盲症,使她認識到「RP」;近因是希望凝聚力量也傳播知識,讓病友們點燃心光、不再黑暗。

 

侯怡君用堅定的行動去證明「永不放棄」,卻也讓人驚訝,原來在她燦爛的演藝生涯的另一面,竟是漫長的照顧歷程。人生就像一場即興創作,只是同一本劇本,她卻需要在戲裡、戲外同時演出。接演《媽媽不見了》的照顧者-女兒的角色,她笑著說:「感同身受」,因為真實的人生,猶如一個平台舞台,而她需要照顧的不只是爸爸,還有媽媽。

 

為了讓媽媽復健,我們扮演起「雨衣怪客」

 

十年前,侯怡君的媽媽因為一場車禍,留下了腦傷的後遺症,從此藥物與復健,就像吃飯與睡覺一樣,變成每天的「日常」。

 

「媽媽會突然尖叫,在家裡也好,在公共場所也是,不知情的人會疑惑發生了什麼事?我有時候也很困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而這樣的日子,侯怡君已經過了十年。

 

侯怡君的媽媽每天要復健兩次,除了一次在外健走,另一次就是在家使用跑步機運動,在家裡的運動尤其困難,一家人可以說是「全副武裝」。有照顧經驗的人一定明白,被我們照顧的對象會累、會想逃避,可是為了不讓病情惡化,我們有時就是得要鐵石心腸,每一次都像是情感與理智的拔河, 看著家人受苦,心中會有多少捨不得?

 

「在家裡協助媽媽跑步至少要三個人,左右兩人和背後一個人照顧我媽媽,可是我們都要穿著雨衣,臉上還要蓋著毛巾,只露出一雙眼睛,你們猜是為什麼?」原來侯怡君的媽媽很抗拒運動復健,她唯一能表達不滿的方式就是-「吐口水」!爸爸、弟弟和一名看護,時常被媽媽呸得的滿身口水......

 

「你們可以想像那個畫面有多滑稽嗎?」侯怡君說,家人不忍心再束縛她,又希望她能持續復健、延緩退化。每一天家人都要配合地演出同樣的戲碼:穿上雨衣、摀上毛巾,看到媽媽對自己吐口水,聽到媽媽對自己的責罵......這一切的演出,推動他們的不是演藝計畫,也不是演出的酬勞;而是在穿越淚水與挫折後,家人間永遠無法割捨的愛。

 

越是疼惜父母 有時越是不知該怎麼辦

 

侯怡君演出《媽媽不見了》時,隨著劇情的發展,她不僅能了解劇中人物的矛盾與掙扎(因為她就是這樣一路過來),藉著每次思路與心境的百轉千折,她的困惑得到更多的解答,心情也得到更多的安慰......很多時候,即使堅強如她,心中仍是與千千萬萬照顧者說出同樣的話:「我有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記得有次與家人帶媽媽復健完,要去百貨公司的餐廳吃頓好料的,可是媽媽突然在一樓的化妝專櫃旁抓狂了!無不預警地放聲大叫,並對著我,把所有你想得到的髒話、難聽的話,往我身上丟......四周的人都在看我,他們是不是在想:這個女生是怎麼了?怎麼惹得她媽媽這麼生氣?我覺得我好丟臉,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即使已經照顧超過十年,總是有新的困惑、新的歷程在發生。

 

後來侯怡君躲進電梯裡,在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好渺小,走到餐廳後,媽媽又恢復正常了,甚至還和她說聲:「對不起......媽媽只是生病了。」這一些她都知道,可是當突發狀況又發生時,誰的心不會受到傷害?那是一種捨不得的傷,越是疼惜父母,越覺得處世難,這是照顧者的歲月。

 

「重男輕女」不再糾結 能孝順父母是一種幸福

 

其實侯怡君的媽媽,在一直無法拋棄重男輕女的想法,現在因腦傷而記性不好的她,仍是經常將「生女兒沒用」掛在嘴邊,但侯怡君現在卻一點怨懟也沒有,她說:

 

「媽媽車禍的昏迷指數是3,醫生只說:『我們已經盡力了。』所以當媽媽被搶救回來時,我真的非常感恩!就算被她罵我也沒關係,至少她有力氣可以罵我!讓我還有孝順她的機會。媽媽給我好手好腳,讓我獨立自主,她給我的已經太多了,而且我知道,她也愛我。」侯怡君談及媽媽,是一種珍惜與疼惜。

 

雖然侯怡君的媽媽依舊需要照顧,但他們在家裡的小天地,平安幸福,父母相親相愛、相互扶持。侯怡君說:「媽媽就像是爸爸的眼睛,而爸爸就像是媽媽的拐杖。」生病的確造成了許多不便,但那又如何?

 

對於每一個長照家庭而言,面對的不只是「生病」這一件事,有時它似乎像是自我療癒的旅程,去認識我們心底最深層的需要,和看到家人之間的愛恨與牽絆,像是一起編織一張「記憶網」,當「生病」這一個看似不太好的「禮物」來臨時,我們或許才因此有時間與機會去層層剖析,家族裡交錯的身影之間,不會只有傷痕,還有體貼、諒解、包容,和帶領我們屹立不搖的愛。
 

「我想要的,是媽媽要過得舒服又快樂。」給人運動健康形象的侯怡君,勇於挑戰生命的競賽,無論是體能上還是心境上,一直以為無所畏懼的她像是戰士一樣,勇氣十足。但當她談及家人時,眼眸深處的深刻情感,瞬間明白了,她的勇敢,是來自心底的無限溫柔。她是代表臺灣力量的女性,也是照顧十年以上的照顧者,她是侯怡君。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後獨居的9大風險,你真的完全了解嗎?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 A
  • A
  • A

劉爺爺退休後返鄉,由於親族都已遷居都市,劉爺爺平時獨居祖厝,過著恬靜的田園生活。清明時節,大家族返鄉,正準備出發去墓地祭掃時,才剛走到屋前的曬穀場,劉爺爺雙腳麻痺,差點往前仆倒,還好眾親族都在身旁,趕緊攙扶回到正廳坐下。

文/朱國鳳

 

我當時就在現場,親見這位長輩的突發狀況,心想這種險狀,如果發生在平日,獨居的長輩又無法呼救的話,後果不敢設想。

 

2007 年,正式上路的「長照1.0 版」,緣起就是因為接連發生數起獨居老人來不及搭救的悲劇,目前雖已「進化」到「長照2.0 版」,但是對於獨居老人來說,仍然有照顧上的缺口。

 

目前獨居老人可以申請政府提供的居家服務補助,居服員會到府幫忙家務與身體照顧。但是居服員不是天天報到,而且也大多是在日間的特定時段。

 

就算失能程度還沒弱化到中重度,白天還可以到日照中心打發時間,夜間與假日仍然是照顧空窗。

 

這種現象不是台灣獨有,日本在2000 年上路的「介護保險」,上路後面臨的難題之一,也是缺乏假日、夜間、與緊急時的照顧。而根據「國民健康局」的統計,身體最容易出狀況的時段,就是夜間到清晨。

 

雖然新版的長照給付辦法,有針對「晚間服務」、「夜間服務」、「深夜緊急服務」,提供給付價格加成的誘因,但也要看居服員是否買單。我們還是要提早認識,老後獨居到底會有哪些風險?

 

風險1:身體出現緊急狀況

 

 

台中市有一位住在外地的兒子,因為一直連絡不上父親,請求當地員警前往查看,才發現老父因為突然暈眩跌倒,在地板上整整躺了三天,當然這三天是顆粒未進,如果員警再晚點趕到,又是憾事一樁。

 

國人十大死因雖然是以慢性病為主,但是top2、3 的心臟疾病與腦血管疾病,卻是因為急症發作,來不及搶救而致命。即使平日有居服員到府照顧,但是獨居老人急症發作時,如果身邊無人及時伸出援手,悲劇可能就會發生。

 

就算自己來得及在意識清楚時求救,誰來陪你就醫?有去大醫院急診過的人都知道,要先去檢傷、掛號,正式問診前,可能還有一堆檢驗流程要跑,像是照X光、抽血、驗尿。

 

既然已經是急診狀態,當然是氣虛體弱,躺在急診病床上時,口乾腹饑、誰來幫你買餐送水?誰來扶你上廁所、或是遞送尿盆?就算醫院有志工協助,臥病時誰來幫你保管證件、錢包、和家中鑰匙?

 

藝人林志玲有一次在鏡頭前落淚,因為志玲姐姐有感於父母生病時,老夫老妻還可以相伴去醫院,「但是將來我如果一個人,生病了,誰來陪我?」

 

生病時是身心俱疲,志玲姐姐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的。

 

老人就醫是一件大工程,獨居老人的難度更高。雖然目前政策正在推動「在宅醫療」,但是就算醫護願意到宅,誰來協助失能嚴重的長者執行醫囑?

 

風險2:災禍應變不易

 

極端氣候效應,梅雨不再只是滴滴答答了,2017 年6 月初,台灣梅雨季出現頻繁的強降雨,在很多地區都釀成災情,位於一樓的娘家,也成為受災戶。

 

山洪灌入社區,幸好發生時間是正午,如果災變發生時間是半夜,甚至加上停電狀態的話,行動不便的獨居老人,勢必手忙腳亂,可能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2001年的納莉風災,娘家社區水淹高度達到170公分,就有住在一樓的老人,因為逃避不及而溺斃。住在樓上的獨居老人,也是一夜膽戰心驚,因為大窗破裂,老人無力搬床墊阻擋,只能任由狂風豪雨強灌屋內。

 

2011 年日本311大地震引發的複合式巨災,根據日本警察廳統計,死亡人數近一萬六千人,60 歲以上的老人占了近65%。老人原本行動能力就弱,如果又是獨居狀態,根本來不及躲避。

 

▲ 日本311大地震造成近一萬六千人死亡,60歲以上的老人占了近65%。(圖/達志影像)

 

撇開機率較低的天災,獨居老人對於人禍應變力也令人擔心。我有一位長輩重聽,用笛音壺燒開水,笛音狂鳴到左鄰右舍都聽到了,長輩卻渾然不覺。

 

有一次社區火災警報器大響,鄰居們紛紛開門查探究竟,還好只是烏龍一場。

 

但若是真有「祝融」降臨,聽不到警報器的獨居長輩,不知要如何應變?

 

風險3:老本容易被騙

 

 

當一隻鱗翅目的昆蟲,身上散發出「性費洛蒙」時,幾公里遠的同種異性都能聞得到。獨居老人也有一種獨特的吸引力,特別會吸引騙子上門,因為對騙子來說,獨居老人=有機可乘。

 

最常見的是,被慫恿買一些高價推銷品,這還不會傷筋動骨,《當世界又老又窮》一書中,也記錄了一個真實案例。九十歲的亨利爺爺,在幫他管理財務、並且是唯一的手足過世後,獨居的亨利爺爺陷入憂鬱,一位遠房親戚爭取當他的財產代理人,並且成為亨利遺產的繼承人。

 

亨利的不安,很快就讓鄰居得悉,鄰居也以幫亨利保全財產為名,不斷的從亨利家中取走物品到網路販售。還好最後是由當地政府介入,將亨利的財產交由公共監護人機構代管。

 

一年要處理數百件類似獨居老人財產被騙的公共監護人律師表示,「我們的經驗顯示,如果不採取行動,亨利很快就會失去一切,最後會被送進養老院等死」。

 

台灣專門鎖定獨居老人的騙術也是不斷翻新,不只是會用電話詐騙,還會用各種身分、面貌去接近。譬如社工、居家服務員、里幹事、衛生所護士等等,很容易就讓老人家卸下心防。

 

還有一種是先騙感情、再騙錢。劉爺爺離婚多年,退休後在鄉間獨居,參加進香團時認識了一位六十多歲的女子,因為聊得很投緣,女子以照顧為名,住進了劉爺爺的家。

 

但是一個月後,女子又不告而別,因為得知劉爺爺的兩間房子,早已過戶給兩個兒子,存款也是交給大兒子保管,兒子每月返鄉探望時,才順便帶來生活費,女子「無機可乘」,只好另謀對象。

 

劉爺爺雖然傷了心,還好沒傷到老本,獨居老人的孤單心情,感情騙子最懂。如果沒有預先做好財產保全,就要小心人財兩失了。

 

就算警覺意識高,不讓騙子們有機會近身,老後不管是記憶力減弱、甚至認知能力出問題,只靠一己之力來管理財務,仍然有很大的挑戰。

 

中國首富馬雲曾說,他對「支付寶」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要能讓任何一個老太太的權力,和工商銀行董事長的權力一樣就行了。他的意思是說,老太太只要點幾下「支付寶」,就不用再去銀行排隊繳帳單了。

 

我的疑問是,老太太如果連密碼都忘了呢?即使改用刷指紋、刷臉來辨識,認知能力出問題時,「有心人」可以輕易地引導她用行動支付,老本更容易被搬走時,又該怎麼辦呢?

 

風險4:人身治安

 

「94 歲老翁郵局領錢,被毒蟲尾隨返家摀嘴被搶」,這是2017 年發生的社會新聞。這位被搶的老翁不是獨居老人,但是返家時家中無人,歹徒因此輕易得逞。

 

由此可以想見,老人處於獨居狀態時,不只是騙子會見獵心喜,搶犯更會躍躍欲試。搶犯比較不敢在金融機構前犯案,但是當長者回到沒有門禁的社區時,很容易被歹徒跟梢到家。家,原本應該是最安全的堡壘,但是對於獨居老人而言,卻可能是最危險的犯罪現場。

 

風險5:失智症上身

 

 

林奶奶的先生過世後,林奶奶開始獨居,原本還行動自如,後來不只變瘦,走路也變得很慢,經過林奶奶身邊時,還會聞到一股體臭味。後來還是老鄰居注意到,林奶奶客廳電燈日夜通明,通報里長與消防隊破門而入。

 

林奶奶昏倒在臥室的地板上,瘦到接近皮包骨。原來林奶奶早已失智症上身,經常忘記洗澡、忘記吃飯,幸好老鄰居的警覺性救了她。

 

失智症中佔最多比例的阿茲海默症,危險因子之一就是「人際關係不活躍」,獨居老人、如果又缺少人際互動,每天宅在家裡,就要小心失智症上身。

 

更令人擔心的是,失智症患者自身的「病識感」較低。一般人很容易就意識到自己發燒、頭痛,但是很難意識到自己正一步步地從「臨床前期」→「輕度認知功能障礙」,並且邁向「失智症」。

 

如果長期獨居、又缺乏人際互動,即使罹患了失智症,也不知道要就醫,當然也就無法及時延緩失智的繼續退化。這也是政府雖有為獨居長者免費提供「緊急救援系統服務」,但是服務對象並未包含精神病患者與失智症患者的原因。

 

因為獨居的失智症患者,可能會連使用「緊急救援系統」的認知能力都喪失了。2017 年6 月,因為消防員飆罵社會局,而引起軒然大波的三重獨居老婦人,就是因為疑似失智症,而未如往常地按下「問安服務機器」(緊急支援系統)。

 

風險6:憂鬱症上身

 

憂鬱症如果只是心情鬱悶、對任何事物都失去興趣、失去活力,對於退休老人的問題還並不大,因為已經卸下人生重擔,不用擔心會影響到工作或事業。憂鬱症惡化最大的問題,是會動了死念。

 

憂鬱症與壓力指數有相當大的關聯,配偶死亡、離婚、分居、破產等,都是壓力指數排行的前茅。獨居老人碰到憂鬱症上身,又缺乏親友的陪伴與關懷,往往就會成為社會不幸事件的主角。

 

風險7:租不到屋

 

社會再怎麼文明進化,都無法消弭歧視,其中一種潛在的歧視,就是獨居老人。對房東而言,獨居老人意味著麻煩,包括擔心房子無力維持整潔、擔心付不出租金、擔心趕人會被輿論撻伐、擔心猝死、擔心無人料理後事等等。這些說不出口的擔心,讓房東寧可婉拒在前,也不想心軟後讓一堆麻煩上身。

 

在「難題6:老後租不到房」,會有更進一步的探討與對策。

 

風險8:保管印章、身分證的能力與意識逐漸薄弱

 

美國一位百歲老奶奶跳傘慶生,電視專訪時還精神矍鑠的說,「我目前獨居,因為我仍然可以獨立自理生活」。

 

老人獨居不是問題,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獨居,才是問題。張奶奶獨居公寓頂樓,郵差透過對講機說「掛號信」,張奶奶平時都已經要用助行器了,怎麼有辦法自己從頂樓下到一樓蓋章取信?

 

如果當時居服員、或是外籍看護不在身旁,張奶奶可能還要大費周章地到郵局一趟。即使有居服員、或外籍看護隨侍在側,關於印章、身分證、存摺等文件,仍然要有自己保管的能力與意識。

 

風險9:被看護欺負

 

 

有錢聘僱看護,就能安心獨居了嗎?劉奶奶中度失智,兒子幫她聘僱了一位外籍看護,有一天中午,兒子臨時返家,問看護有沒有煮中餐給阿嬤吃?

 

正在吃零食、看電視的看護立刻說「有」,兒子轉身進到廚房查看,餐桌、流理檯、洗碗槽空空如也。

 

我還聽過一個案例,某位外籍看護經常讓失智阿嬤服藥過量,因為她發現某種藥物,如果劑量加重,阿嬤容易昏睡,看護也就樂得輕鬆。但也造成阿嬤血壓驟降,還好本國籍的鐘點居服員及時發現,緊急送醫搶回一命。

 

老後神昏氣短,無力監督管理看護,如果獨居、又碰上不可靠的看護工,照護品質、財務安全、甚至人身安全都會出問題,看護頂撞、偷竊、虐待老人的案例,更是時有所聞。

 

一個人過日子很自在,但是一個老人過日子,最好還是把可能的風險先「預演」一遍。不要太輕忽一個人的虛弱老後,列出獨居老人可能面臨的種種風險,提早因應老後的各種挑戰。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長照的9大難題,要在變弱前開始解決》,時報出版 ,朱國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媽媽,我沒有不要你!」將失智母親送安養院,真的是我最好的選擇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11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如果有那麼一天,媽媽變得不像媽媽,她認不得家人,開始「行為怪異」;而你沒有辦法全天候照顧,你剩下多少選項?「把父母送到安養院」真的是不孝嗎?

採訪/小虎文、李羚榕

 

林先生將媽媽送到安養院,一住就是 10 年,期間他承擔非常多關於孝順的非難、親人的不諒解。

 

可是林先生心裡很清楚-「媽媽我沒有不要你。」他要做的是解決家庭的困境,而不是被困境給綁架。

 

當「老闆娘」的角色褪去後 換「失智」躍上舞台

 

林先生的母親-英子女士,是台灣堅毅「查某人」的代表,從丈夫當兵三年開始,她一個女人辛苦地支撐著林家十幾個人口。

 

天還沒亮,她便騎腳踏車出外批貨買賣,無論外頭是烈陽曝晒還是狂風暴雨,她不讓自己有休息的一天。她其實就像「經濟起飛」的時代縮影,一步一腳印,刻苦耐勞地拉拔孩子長大。

 

林先生回憶,家裡常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爸爸媽媽把賺的每一分錢都省下來,天還沒亮就開始做工,直到三更半夜,日復一日的打拼,家裡才能開枝散葉。

 

精明又幹練的英子女士,婚不久後便開設雜貨商號並經營得有聲有色,一手包羅大小雜事,家事繁忙到她幾乎是嚴肅地「不苟言笑」、戰戰兢兢地過日子。

 

「現在的媽媽和以前真是判若兩人。」林先生細細地向我們回想媽媽最輝煌的歲月。

 

「過去沒有什麼娛樂集會場所,我們家開的『雜貨店』永遠聚集一堆人,來這裡看電視、聊天,永遠都熱熱鬧鬧的,我的媽媽,就是說話有聲量的老闆娘,也是場控氣氛的重要角色。」

 

雖然養家不易、工作操勞,但同樣地,也使英子女士的生活,發光發熱

 

但隨著都更計劃的進行,林家正好是都更預定地,在不得不的情況下,雜貨店的鐵捲門關上,褪下老闆娘的角色,舞台上看似熄燈,而憂鬱與失智,卻悄悄上場了。



把生命奉獻給家人 吃碗餛飩麵都覺得奢侈

 

 

退休後的英子女士,整天都窩在家裡,子女好說歹說、強拉撒嬌,都很難將她拉出家門,一方面是她不習慣主動外出,過去她可是一拉開雜貨店鐵門,左右街坊便會主動親近;但其實真正的原因,竟是為了「省錢」。
 

 「媽媽是『苦過來』的人,每一分錢都要算得恰到好處,花錢讓她會有罪惡感。有次好不容易她拉出來玩,點了碗餛飩麵給她,她把我們罵到湯都涼了還在罵,原因就是餛飩麵比陽春麵貴,貴十元她實在捨不得(就算是子女的錢)。她一生都獻給家庭,獻給工作,就是忘了獻給自己。」

 

英子女士從 63 歲便開始有「失智」的徵兆,但直到屢屢將空鍋燒焦,家人才意識到「媽媽變得不一樣了」。

 

頭兩年,由疼愛妻子的林爸爸擔任 24 小時看護,但怎麼照顧怎麼不對,爸爸覺得媽媽一直很愛「歐北共」(台語:亂講),衝突不斷上演。

 

「怎麼一下就忘記了呢?就叫你忍一下怎麼就是沒辦法?」林爸爸常常氣得面紅耳赤。孰不知,一般人無法理解的行為,正是無法與失智症患者相處的痛。

 

「後來請外籍看護工,但她請假的時間、頻率都越來越長,媽媽走失了、跌倒了她也沒發現,久了,我們心裡越來越沒安全感,覺得聘請外籍看護工,也未必是長久可行。」

 

「孩子,你已經不要我了嗎?」孝順的為難

 

當媽媽失智狀況越來越嚴重,方法用盡的林家無不感到心力交瘁,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辦?林先生的問題,也是許多失智家庭所面臨的困境。

 

當初要把媽媽送到照護機構,其他家人不會反對嗎?

 

「有,當然有,我和爸爸說,叫他們都來找我。」家族裡其他的親戚長輩,也會認為:還是要把媽媽接回來家裡,幾個兄弟姐妹再輪流顧,不就好了嗎?

 

「可是,光是媽媽突然意外生病,大家要排出時間來照顧媽媽都很困難了,更何況之後要永遠維持『輪班』制的生活。我當初也看了很多『我養你那麼大,你不要我了?』這類的文章,心裡不會有愧疚感嗎?當然會,但我們要想清楚,什麼是真正的孝順。」

 

「我心中認同的孝順是,我們要發自內心要愛護自己的父母,去判斷怎麼做對全家人最好,對爸爸好、對媽媽好,而且也要我們都做得到,這才是真正的孝順,照著大家的評價去做,就真的是最好的安排好嗎?我不認為。」

 

「做自己做不來的事,累垮了誰?痛苦了誰?只是為了『別人覺得這是孝順』,才去做嗎?」

 

林先生只要一有空,便會來和媽媽作伴,推著輪椅帶著行動不便的媽媽,有時去安養院附近的公園走走,有時邊走邊「五四三」(閒聊),一路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有時帶著媽媽去淺嚐她最愛的冰淇淋-「只要看著媽媽吃冰淇淋的笑容,就什麼都值得了」。(但這是秘密,不要讓機構的護理師知道)甚至還會完成媽媽的「即時願望」,讓媽媽帶著「明天要去遠足囉」的心情,微笑地入睡。 

 

「爸爸年紀也很大了,體力和心情上都不該有那麼大的負擔,我讓爸爸知道,媽媽現在受到很好的照顧;否則萬一爸爸也垮了,那我也垮了。」林先生說,真正的孝順不是逞強,而是有品質的陪伴;盡心、盡力,也不要自不量力。

 

夫妻愛情長久之道-信守承諾

 

 

「媽媽只有在時空錯亂的時候,因為想到家裡的『瓦斯沒關』、『菜還沒洗』,才會吵得要『回家』。但大部份時候,她把安養院當成自己的公司了,她還是那個『人人尊敬的老闆娘』。媽媽雖然失智,但在情緒上很穩定,這是我最大安慰的事。」
 

「但她常常誤會爸爸怎麼沒有睡在旁邊,是不是跑到外面找女人啊?」林先生笑說,媽媽竟以為爸爸有「小三」了,而且還覺得自己是傳統女人,要默默忍下來。

 

雖然英子女士經常「編劇」各種戲碼,但林爸爸對與英子女士可是一往情深。

 

結婚超過六十年的他們,在英子女士住到安養院的十年來, 他每天從外雙溪騎腳踏車到松山的安養院, 風雨無阻,一定要和妻子見一面,和她說說話、聊聊天,一年 365 天幾乎不間斷。

 

除非是林爸爸自己也有極重要的事耽擱了,否則對妻子的關心,說什麼也要堅持下去。

 

連醫護人員也驚呼林爸爸準時的程度-「最浪漫的事,就是與你一起慢慢變老。」在今年,他們夫妻還被選為「金婚代表」。

 

很少有人是天生喜歡做看護 感謝她們的包容

 

林先生選擇當時新成立、設備最新穎的安養院「我第一眼看到就喜歡了。」媽媽現在是安養院的「資深住民」,也遇過許多不諒解和其他「住民」的言語挑撥。

 

「我都和媽媽說:『我們不要理他們』。」甚至也有住民不希望他們常常來探望。「我想,我們家那麼幸福,看在其他無人探望的老人家眼裡,實在覺得很心酸。」

 

他最後想和安養院內的護理人員、外籍看護工說聲謝謝:「很少有人是天生立志要做看護的,一個人要照顧那麼多人,真的很辛苦。」

 

 

身為資深住民的家屬,林先生也提出自己的一些建議。

 

「希望台灣有更多設備良好的老人安養院,住得好又安全,我們才能放心很多。還有也希望院內可以舉辦更多活動,讓每個住民都可以參與,氣氛熱鬧、開心,減少呆坐的時間。」

 

對林先生一家人來說,將媽媽送到安養院居住,不僅讓爸爸透過觀察其他住民,更加了解、並接受媽媽的失智症:媽媽沒有錯,要怪就怪疾病吧!也讓家人有更多喘息的空間,爸爸找回自己的生活價值,我也繼續當我的綠天使(郵差)。

 

最重要的是,媽媽在機構的照顧和家人不間斷的陪伴下,笑容變得越來越多。失智後,英子女士看似告別精明的自己,卻重塑了另一個愉悅的人生。

 

「我媽媽有什麼異想天開的劇情或是願望,我就陪她演。我的爸爸、弟弟、妹妹和全部的家人,都會自動自發地來陪伴媽媽,對我們而言,這就是最重要的事。」

 

不要活在他人的壓力下,每個家庭的幸福劇本,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真實演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