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越綏談婆媳學問》不執著傳統、別追求完美…婆婆的好命之道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7月18日 分類:品味人生
  • A
  • A
  • A

與其要當個人們心目中表相的好命婆婆,倒不如學習如何當個有智慧的婆婆來得更踏實。

 

文/黃越綏(專業婚姻與家庭諮商師)

 

首先是觀念的問題,只要想到自己選的丈夫和己出的兒女都未必能盡如己意,怎麼能夠期待別人家的女兒?

 

只因對方和自己的兒子結了婚,身分變成了媳婦,就能一蹴可幾地達到婆婆滿意的程度,這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接下來是對於新進門媳婦的態度,對待這位即將成為家庭成員的家人,要像老樹幹在接新枝時,特別給予環境上的保護和較長的適應時間。

 

由於每個人在原生家庭的生活習性都已經根深柢固,因此若要讓對方有落地生根以及入鄉隨俗的意願,負責教導任務的婆婆就要更有愛心和耐性。

 

當個不完美的婆婆

 

雖然說「知性可以同居」,但到底婆媳之間有輩分的關係和代溝存在的事實,因此,良性的溝通就變成非常重要的工具,婆婆盡量不要用權威的口吻來命令和斥責,免得媳婦拿婆婆來和自己的母親比較時,就會覺得自己處處受委屈了。

 

一旦婆婆遇到媳婦無禮的頂撞和衝突時,這種情形如果換成是自己的女兒,很可能不是一巴掌打過去,就是臭罵個半天,但對於媳媳則千萬不可,切記:媳婦和女兒間最大的不同,就是媳婦會記恨。

 

因此不妨先讓自己深呼吸,而同時也針對衝突的癥結,反問自己三個問題:這件事情有這麼重要嗎?這件事情真的有這麼急嗎?這件事會死人嗎?

 

假如答案都是否定的話,那麼就可以消氣了,因為不值得。

 

女性在當了婆婆以後,就失去了自我,是最得不償失的消耗和損失,在西方國家的觀念裡,子女超過二十歲就算是獨立成年人,因此必須離家自己去奮鬥。

 

而在父母的心目中,他們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因此很少會像亞洲的父母親不但會為成年的兒女安排婚事、買車、付房貸,甚至無條件像保母般,還幫他們帶小孩。

 

 

最好笑的是,當這些奴性堅強的婆婆在面對媳婦的時候,都表現得十分賢慧,但背地裡卻頻頻找閨蜜好友吐不完的苦水,當聆聽者反駁她們時,她們的口徑卻又一致,無奈地回答:「妳以為我喜歡呀,不就是捨不得兒子辛苦,更捨不得孫子沒有人帶嘛!」

 

典型的只會在討好中妥協,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

 

以我個人的經驗分享,依我的外表給人的刻板形象,應該是屬於強勢和掌控型的婆婆,我也從來不否認我的脾氣大、性子急,但明理、慷慨和幽默也是我的優點。

 

不要執著當個傳統的婆婆

 

我在對於子女的教育方針上面,注入了民主精神:

 

一,希望我的孩子能夠有自由選擇婚姻的權利,因為選你所愛而愛你所選的婚姻,姑且不論能否走得長遠,但至少當下是幸福的。

 

二,希望能夠給孩子選擇職業的自由,人的一生都需要靠工作換取收入,因此能夠樂在工作中也是種無形的幸福。

 

三,是讓孩子有選擇價值觀和信念的自由,包括政治及宗教信仰等。

 

所以當四十歲的兒子告訴我他已經找到結婚的對象時,他有點擔心我會反對,當下我跟他撂了句英文:「So what?」

 

接著,我就請兒子和女友在一家高級的西餐廳用餐,我只是想當面再確定他們彼此是否真愛?他們都點頭示意後,我立刻伸出雙臂表示恭喜和祝賀。

 

事後兒子告訴我,當晚準媳婦才走出餐廳門口,轉身就抱著他大哭了,因為她太激動和感動了,沒想到會這麼容易,才只見過一次面就可以馬上通關。

 

不少朋友認為我也算是個名人,要娶媳婦或嫁女兒的對象應該都會先要求門當戶對才是,通常對於這樣的質疑,我都會回答:「我和我的親家們的確都是家世清白的門當戶對。」

 

因為是獨生子,所以兒子和媳婦希望婚後可以跟我住在一起,方便孝順我,但是我婉拒了,並告訴他們我已經習慣獨居了,再加上我還沒有退休且冗務太多,恐怕會影響彼此生活起居的時間而感到不自在。

 

尤其新婚夫妻更應該要有自己的空間,先去培養兩人婚後的情感和彼此適應、瞭解的能力。

 

我告訴媳婦,我個人一向主張女人應該比男人更瞭解女人,而且如果我們要做長久的家人,一定要先坦誠相對,千萬不要扮演雙面人,因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我也告訴兒子,對於我們的婆媳關係要有信心,除非必要,否則不用太過介入,免得陷入裡外不是人的困境。

 

託天之福,溫順乖巧的媳婦和我的感情一天比一天更好,當她告訴親朋好友:她很幸運能成為我的媳婦,而且她認為我是她的再生父母時,我真的深感欣慰,同時也感謝老天。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好命的婆婆,但我很享受擁有兒子媳婦和女兒女婿──他們都表示很愛我的歲月。

 

 

(本文節錄自《婆媳學問大:黃越綏解答世代婆媳問題》,台灣商務印書館,黃越綏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婆媳之間沒血緣又有代溝怎麼辦?黃越綏:將心比心很重要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7月18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婆媳之間的關係,真是既複雜又微妙!
說是以母女互相稱呼,卻又很難像真正的母女那樣親密、無所不談。

 

文/黃越綏(專業婚姻與家庭諮商師)

 

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尤其婆婆和媳婦的身分關係,跟母親和女兒是截然不同,做母親的對女兒嘮叨或是酸言酸語,身為女兒的可以不在意,但也可以頂嘴反嗆;同樣的,當女兒對母親耍賴或胡說八道時,通常母親也可以很快就原諒或釋懷,因為母女的感情乃天性,不會涉及到動機論,因此雙方可以較無顧忌地直來直往。

 

而婆婆和媳婦原本就是兩個陌生的女人,既沒有血緣關係又有代溝,她們之所以會湊在一起,完全是因為婆婆的兒子就是媳婦的丈夫。

 

偏偏在我們的社會學中,沒有一個科系是教導這個關鍵性的人際關係:男人如何建立、維繫母親與妻子間的關係?因此婆媳間的溝通只能彼此自求多福了。

 

人際關係的溝通最重要的就是為了要增進彼此瞭解,但由於婆婆和媳婦之間的關係往往建立得很倉促,就算透過兒子的關係彼此已經認識多年,卻因為尚未結婚,所以雙方真正相處的時間與瞭解程度也很有限。

 

如此一來,不論是婆婆還是媳婦,都會很在意對方的反應,而且一旦心裡的防禦機制啟動以後,也就會變得特別敏感,再加上不同的性格有不同的表達方式,所以不論是婆婆對媳婦還是媳婦對婆婆,彼此在講話的技巧上(也就是閩南語所謂的「眉角」)都應該特別注意。

 

 

朱太太的沉默媳婦

 

朱太太(化名)到了兒子可以交女朋友的年齡時,就經常耳提面命地提醒兒子:將來若娶妻,一定要找一個面帶笑容而且懂得話語術的女人,因為他們家從商又兼有門市部的生意,在顧客至上的原則下,能做好圓融的人際關係比什麼都重要。

 

偏偏兒子找的媳婦是個安靜而沉默寡言的女生,為了希望媳婦可以趕快上手接班,於是乎,朱太太採取酸言酸語的方式來刺激媳婦,像是:「咱們又不是開棺材店,妳幹嘛嚴肅地老擺著一張撲克臉。」「過路財神看到妳早嚇跑了。」「到底我們家是欠妳多少錢?」

 

朱太太的激將法反而讓媳婦越發緊張,而不知道是要哭還是要笑才好。

 

於是朱太太決定改變策略,她隨團到國外旅遊了兩個星期,再回來崗位的時候,竟發現媳婦的服務態度已經不一樣了,像變個人似的,臉上不但堆滿笑容,也會主動招呼顧客。

 

驚訝之餘還來不及問媳婦,反而是媳婦主動跟婆婆說故事。

 

朱太太出國不在的期間,有好幾位老客人上門購物,其中有一位用語重心長的口吻跟她說:「妳長相很漂亮,但很可惜,為什麼不學妳婆婆一樣笑臉迎人?妳知道妳婆婆做人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只要走進她的店,即使買賣不成,做朋友也很舒服。妳既然是第二代的接班人,就應該要聰明一點,趕快把妳婆婆的好功夫給留傳下來。」

 

有些婆婆講話之所以會酸言酸語,與她的個性、說話的態度及口氣均有關係,甚至已經變成她自成一格的習性和特質,而不自覺。

 

不要把對兒子不滿的情緒,投射在媳婦身上

 

因此,如果媳婦覺得婆婆的酸言酸語已造成心理上的不愉快或不舒服,其實可以直接找機會和婆婆溝通,用比較委婉的態度,但要直接把自己的看法表達出來,也許經過彼此溝通後,才發現原來是自己太敏感,而扭曲了婆婆的本意。

 

會對媳婦酸言酸語的婆婆,有部分是基於對兒子情感不滿足的反射,因為婆婆覺得兒子是她一手辛苦拉拔長大的,結果竟有了媳婦就忘了娘。

 

在心理不能取得平衡的情況下,又不能對兒子怎麼樣,就只好用嫉妒的方式來找媳婦的碴。

 

今日的媳婦就是明天的婆婆,因此如果能夠用「同是女人」而且將心比心,去體諒和感受一下婆婆的失落情結,或許就不會那麼介意了。

 

對於喜歡酸言酸語的婆婆,媳婦不妨把自己訓練成有聽沒有懂的大智若愚者,只要能學習不要太在意,那麼也就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

 

至於婆婆們要怎麼跟媳婦講話?當然除了盡可能不要酸言酸語,由於為人婆婆活得老看得多,因此對晚輩還是要用比較慈祥的態度,去包容媳婦的無理和無知。

 

 

(本文節錄自《婆媳學問大:黃越綏解答世代婆媳問題》,台灣商務印書館,黃越綏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想尿卻尿不出來!46歲罹腎細胞癌 抗癌8年為讓老婆放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7月03日 圖檔來源:吳先生提供、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現年54歲的吳先生有著186公分的魁梧身材,高壯的外表讓人很難想像他46歲那年,因為「想尿卻尿不出來」送急診,意外發現罹患腎細胞癌,一顆12公分大的腫瘤幾乎將他的右腎吃掉。所幸現在控制良好,還能騎最愛的重機趴趴走!

▲吳先生現在病情穩定,還能騎著重機趴趴走,依然英挺帥氣!(圖/吳先生提供)

 

「真的完全沒有任何症狀,不過就是有天發現尿突然解不出來,醫生居然說是有腫瘤長太大,堵住輸尿管!」回憶8年前發現癌症的經過,吳先生仍記憶猶新。

 

當時身為業務主管的他正值衝刺事業的壯年,工作忙碌,經常交際應酬,菸齡超過30年的吳先生又特別愛吃牛排、豬排等紅肉,「還要大塊的才過癮!」體重逼近100公斤,還有高血壓。

 

但當時沒有明顯不適,自覺身體還不錯,聽到罹患腎細胞癌時也是大吃一驚,且癌細胞已轉移至肺部。

 

台灣泌尿科醫學會常務理事、台北榮總泌尿部一般泌尿科主任張延驊表示,腎臟通常被脂肪包圍,即使有腫瘤也不容易摸到,當出現「血尿、腰痛、腹部腫塊」的三大症狀時,往往已經是癌症晚期。

 

▲張延驊醫師(左)與病友吳先生(右)分享經驗。(攝影/林芷揚)

 

吳先生說:「張醫師在門診時,非常用力按壓我的後腰側,我依樣畫葫蘆才摸到似乎真的有腫塊。」就醫時年關將近,張延驊醫師建議吳先生立刻接受手術,並火速替他安排隔天開刀,術後住院5天即返家,剛好趁過年期間在家休養。

 

46歲就發現腎細胞癌,吳先生說當下腦袋裡的想法就是積極治療,而且當天立刻戒菸!生性開朗的他沒有一般人常見的胡思亂想、自怨自艾,只覺得既然發生了就相信醫師、配合治療,「不然要捶心肝嗎?」吳先生一邊比劃,一邊幽默地說。

 

相較之下,吳太太反而更難接受老公罹癌,「也是為了她,我一直堅持治療到現在。」被問到為何面對癌症還能如此樂觀,吳先生直言,「其實很大一部分也是要讓太太、父母放心,不然負面情緒也會影響別人。如果你自己看起來都還好,家人也會比較不擔心。」

 

▲吳先生個性樂觀,加上為了讓家人放心,多年來積極抗癌,已穩定控制病情。(攝影/林芷揚)

 

手術拿掉右腎之後,吳先生進入第一線新標靶藥物的臨床試驗,肺部轉移的情況獲得控制,服藥一年多後腫瘤縮小,後來開刀切除肺部病灶,癌指數已下降。

 

張延驊醫師指出,吳先生服藥後雖有些許副作用,比如B肝活化、血壓上升、皮膚較白皙等,但都在可以控制的範圍,整體情況穩定,吳先生也說:「其實都可以正常上班,副作用不大,對生活、職務的影響都很小。」

 

生病後吳先生改變生活習慣,從以前總是半夜一點多才睡,改成十一點左右就寢,平時也會做些甩手功和伸展運動。更令人佩服的是,他現在完全不吃紅肉了!兩年前吳先生將工作辭掉,生活更輕鬆,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多花時間陪伴太太、享受人生,他鼓勵民眾定期健康檢查,罹病後也要保持樂觀。

 

▲張延驊醫師、林登龍醫師、病友吳先生(由左至右)。

 

腎細胞癌不易發現,病因也不明確,但飲食西化、三高、肥胖、吸菸等是常見風險因子。民眾往往是長期腰痠背痛、腹部疼痛、不明原因體重減輕求診而發現。值得注意的是,腎細胞癌引起的腰痠背痛與姿勢不良無關,且即使休息也無法緩解,嚴重時吃止痛藥也無法抑制疼痛。

 

張延驊醫師建議,40歲以上民眾每年定期健康檢查以早期發現,若有相關症狀可至泌尿科看診。

 

台灣泌尿科醫學會理事長、台北榮總泌尿部主任林登龍提醒,腎細胞癌有年輕化現象,門診不時有40多歲的患者確診。

 

 

根據104年癌症登記資料,腎細胞癌新增患者45歲以上比例約14%,比其他常見癌症還要高;60歲以下患者更高達45%,且男性逼近5成,提醒中壯年民眾注意。

 

另外,不少民眾刻板印象中認為泌尿科患者多是男性,事實上泌尿科專業涵蓋腎臟、膀胱、輸尿管、攝護腺、男性性功能等,女性若有尿路問題也可至泌尿科看診,不必覺得不好意思!

 

腎細胞癌宣導影片(台灣泌尿科醫學會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不覺得自己老!80歲教授吳靜吉 快樂工作保年輕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7月02日
  • A
  • A
  • A

沒特別運動更不吃補藥,70歲才退休,80歲還在教書!他精神抖擻、幽默風趣、腦筋轉得比誰都快。他是許多企業界、藝文界大咖的老師,卻不擺架子還超愛自我解嘲!長者風範背後是永遠的童心未泯,他不怕老,對生死更達觀─他是你一定要認識的人生導師吳靜吉。

在高齡社會,幾歲算「老」呢?

 

「我第一次發現我年紀不小的時候,是40歲左右吧!」國立政治大學創新與創造力研究中心講座主持人暨名譽教授吳靜吉,回憶當年在師專演講時燈壞了,講稿的字又很小,昏暗中才驚覺「天啊!我已經老花眼了!」

 

40歲一點兒都不老,但從那一刻起,吳靜吉敞開雙臂迎接人生下半場,坦然接受年齡的改變,從來不為此困擾。「我常常用嘴巴講我老了,但是我心裡並沒有這麼覺得。」理性接受,反而毫無負擔;年紀一天天增長,永遠輕鬆自在。

 

60多歲的某一天,吳靜吉忘記帶鑰匙,竟然想都沒想,就從二樓的鄰居家裡徒手爬進三樓住處。「我當時都沒有想到危險,因為我忘了年齡。」一旁的鄰居嚇得說:「我心臟病差點發作,很怕你會掉下來死在我們這裡!」說起驚險往事,吳靜吉樂得哈哈大笑。

 

70歲時,一般人擔心會不會失智,吳靜吉想的是如何增強記憶力。方法很簡單,就是在腦中不斷重複、善用線索幫助記憶。長年的動腦習慣使他保持高度敏銳,80歲演講也不需要看小抄。

 

他從來不沉溺於「我老了怎麼辦」,永遠以正向改變迎接生命挑戰,「不是我怎麼辦,而是我知道怎麼去辦。」簡單兩句話散發出穩重的霸氣與智慧。

 

而他也將80年來的人生歷練收錄於《因緣際會擺渡人:吳靜吉的生命故事》一書中,無私分享。

 

▲吳靜吉說話風趣,人生哲理則充滿智慧。(攝影/吳東岳)

 

70歲生日當天,吳靜吉卸下做了32年的學術交流基金會執行長一職,隔天馬上於政大報到,擔任不支薪名譽教授並主持創造力講座,維持12點睡覺、7點起床的正常作息,繼續與他熱愛的「創造力」談戀愛,樂此不疲,「一生當中一定要有自己的興趣!」

 

「當你想的都是比較正向的事情,想你要做的事情、你要快樂的事情、你要追尋的事情,你就沒問題!」被陽光喚醒的每一天都有目標,想的只是勇往直前,誰還記得年紀呢?

 

吳靜吉還有一個抗老祕訣。聯想力與行動力十足的他,從創造力專業出發,延伸到創新領域,再分別研究社會創新、教育創新、文化創新等,隨時吸收新知、思考反芻,腦袋永遠轉啊轉的,靈光乍現時,「自己還會偷笑,哈哈!」

 

就連搭飛機無聊,吳靜吉也能從再平凡不過的事物中找樂子。抬頭望見「請繫安全帶」的英文字「please」(請),他立刻把字母拆解重組,發想出新的單字「sea」(海洋)。「就是永遠都有事情可以做,但是很愉快,腦筋一直在動!」

 

像個孩子般讓好奇心與創造力無限奔馳,這就是吳靜吉年輕活力的秘密!

 

▲吳靜吉保有赤子之心,對世界永遠有滿滿的創意與熱情。(圖/吳靜吉提供)

 

當然,他也有自己的養生原則。吳靜吉從來不特別運動,但時常走動。有時他婉謝朋友開車相送,喜歡自個兒走路回家,或是在台北車站研究轉乘路線,隨著樓層上上下下,無意間多走了好幾步路。

 

身為雲門舞集幕後推手與眾多企業家的師長,吳靜吉早有一定社會地位,卻仍崇尚簡單生活。不刻意吃山珍海味,最常吃的是自助餐,就連一碗35元的宜蘭魚丸米粉都能吃得很滿足!「工人、計程車司機、學生可以吃的地方,我都可以吃。」

 

避免高油、高熱量,清淡與簡單在吳靜吉口中都是津津有味,「我覺得一定有人說,這個吳靜吉吃相很難看,因為我吃很快又很多!哈哈!」講著講著,又頑皮地自我解嘲一番。

 

不怕老,當然也不擔憂生死。「生與死不是你可以決定的,你幹嘛去想它呢?」超出自己能控制的範圍,「我就不讓它變成負擔。」吳靜吉接著說:「像我爸爸70幾歲過世,我都活了80歲了,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生與死之間的人生該怎麼走,吳靜吉只關心這個,自然無所畏懼,甚至能開玩笑。某次在學校演講遇到停電,學生點起蠟燭圍著吳靜吉,光影搖曳中,吳靜吉脫口而出:「我這樣不是很像遺像嗎?」學生一陣爆笑,那天演講特別成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學上網、勇敢追愛,年過60的台灣老媽在澳洲結婚了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8年06月28日 分類:品味人生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因為阿伯退休的緣故,我媽和阿伯的生活,脫離了吉普賽風格的露營車,轉而在墨爾本定居,她回到臺灣的時間也拉長了。

文/陳名珉

 

二○一八年的農曆新年前,她和阿伯回到臺灣,第一次在臺灣過農曆年。

 

這是她婚後我們第一次一家團聚起來過年。四個人坐下來,圍著一桌吃年夜飯,感覺非常奇妙。

 

還記得我說過的?曾經,我是那麼不願意讓另一個人走進我爸建立的家庭,坐在他的位置上,我覺得,誰也不能代替我爸。

 

但在今年的團圓餐桌上,面對阿伯,我卻覺得沒有違和感。

 

阿伯極其挑食,他對青菜毫無興趣,但我媽卻是一個熱愛蔬菜成性的人。餐桌是我媽掌管的天下,她準備了火鍋,往裡面丟入各種各樣的蔬菜。

 

而阿伯有一個吃烤肉用的電烤盤,他把醃製的牛肉往上面擺,在滋滋作響、香氣四溢的燒肉聲中,開開心心地大嚼烤肉,一面看著我媽往嘴裡塞花椰菜。

 

他會叉著牛肉(讓阿伯用筷子實在太殘酷了),在我媽面前轉兩圈,像逗小狗一樣地壞笑,說:「要不要來點牛肉啊?」

 

我媽用筷子推開他的叉子,挾了高麗菜蘸調好的醬汁,含糊不清地說:「不要,不要,我不吃,你吃!」

 

阿伯一連兩次牛肉誘惑,不見我媽上勾,怏怏地收回了叉子,把牛肉塞進自己嘴裡,對著我媽說:「妳,兔子!兔子!」

 

我媽回敬,「你,老虎!老虎!」

 

阿伯得意洋洋,舉著叉子喊:「我是老虎!」說完還虎吼一聲,樣子非常幼稚,跟幼童沒有兩樣。

 

我媽對我擠眉弄眼,用中文說:「他就是這樣,孩子氣,真讓人拿他沒有辦法。」但語氣並不是無奈的。

 

這樣一家團圓的場景,即使是在我最瘋狂的想像裡,也未曾出現過。但它確實發生在現實中。環顧在座每一個人,就在那一瞬間,我忽然明白了許多事。

 

我想,這就是家會有的樣子。雖然少了一個人,雖然新增了成員,但還是家。家有各種可能的模樣,一個人的家也是家,四個人的家也是家。有人離開,有人加入,有些失去是永遠的,有些變化是長久的,但都沒有改變家存在的模樣。

 

父親過世後的每年除夕,即使三人圍爐,但想到永遠缺席的爸爸,我的心情總是滿懷哀傷,好像所有的圓滿都帶著點殘缺,有些缺憾永遠無法補滿。

 

但就在阿伯加入除夕餐桌的那個晚上,我清楚地感覺到,殘缺已經不存在了。

 

我爸是從這張桌子上離開了,但他活在我的心底,透過我的眼睛,與我們存在。

 

我想,如果老爸地下有知,也會為我們高興,為老媽高興。因為最後,我們都用自己的方式找到了活下去的方法。

 

我媽,年過六十,在生活上仍然奮勇不懈,選擇自己覺得快樂的方式生活,努力朝著那個方向前進,自始至終沒有妥協。而我們也都接受了她的選擇,甚至有時候會覺得,她能這樣活力十足地生活、有一個人能夠接替爸爸與她同行,是她的,也是我們的幸運。

 

沒有誰會取代了誰,有的只是不停融入。

 

 

 

(本文節錄自《我媽的異國婚姻》,圓神出版,陳名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台灣第一間「老人醫院」 最快4年後啟用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6月25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老年人口估計將在民國114年突破20%,成為超高齡社會,老年照護、醫療都是重要課題。

行政院近日核定成立國內第一間國立的專責「老人醫院」,將由成功大學附設醫院興建,並設有「高齡醫藥智慧照護發展教育中心」。除了老人醫學人才培育外,也將整合醫療產業與老人照護等,投入29億元,最快將在111年啟用。

 

依照規劃,1到9樓為老人醫院,約設350個病床,包括急性病(含精神病)、加護、安寧、失能失智等;10到12樓則為高齡醫藥智慧照護發展教育中心。預計收治對象為65歲以上長者、50歲以上失智患者和49歲以下失能的身心障礙者等所有納入長照2.0的對象。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未來全國醫療體系一定會為高齡社會做調整,「老人醫院」將會成為趨勢,但同時也希望老人可先到診所或地區醫院看病,落實分級醫療。

 

衛福部醫事司長石崇良也指出,設老人醫院不是要老人均到此看病,而是醫療團隊透過照顧高齡急重症患者的經驗累積,發展更佳治療;國家級老人醫院也需要更深度研究及教育老人醫學,培育更多人才。

 

依據這次計畫,成大醫院也將增加老年專科醫師人數,從原有的20位增加至75位。成大醫院院長楊俊佑說,老人醫院將有智慧管理設備,未來長者病情穩定回家休養還可以透過智慧科技做遠距的照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