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權/「不勉強自己」是指有能力處理問題,而不是一味逃避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當我們的內在足夠成熟與自信時,就不會以離開另一個人來救贖自己,而是勇敢面對這段關係,重新修復在關係中不斷受傷的自己。

文/吳若權

 

真正的忠於自己,並非捨棄和別人的關係,

而是讓自己的情緒不受這段關係影響。

 

負氣離家出走,似乎是少年獨有的權利。那時的你,可以懷著怨怒,甩頭就走;但心裡很明白,自己隨時可以回得去。因為你知道,家裡的門未必堂皇富麗,卻始終是為你敞開的。

 

或許我們在年少的時候,都曾經有過背起行囊、遠走高飛的念頭;事後回想起來,往往也只是一時的意氣,多數的時候,還是留下來,和家庭裡不完美的關係繼續奮鬥努力。

 

直到過了青春期,出社會工作以後,累積多年無從發洩的委屈,暴走的念頭再度升起。

 

讓你蠢蠢欲動的,不只是離家出走而已,你想從相處不睦的感情伴侶、互看不爽的辦公室同事、通訊錄名單假情假意的朋友圈裡,徹底地抽離,避走於身邊所有看不順眼的人,你只想要遺世獨立。

 

他們說:「這就叫做人生第二個叛逆期!」

 

當你開始經濟獨立,不靠父母過活,若還有勇氣,不是一時衝動的抱怨而已,能夠真正來一次叛逆,似乎是美好的祝福!

 

因為此刻,你真的有足夠的能力一去不回頭,逃家、離婚、辭職、割席,拋下你所厭倦的一切,一個人重新開始,也重新開始一個人。你不用再害怕養不活自己,你不必再恐懼離群索居,你不會再擔心無法迴避閒人耳語。

 

但你有想過嗎?這時候的你,看到的自己會是:1.確實已經更有叛逆的本領了;或者,2.你即將付出比少年時更大的代價?

 

畢竟,人生的機會成本,遠比會計財務報表的數字,更教你觸目驚心。當你負氣離開一段令你不愉快的關係,表面上彷彿沒事了,你再也不用看到你討厭的人、面對你心煩的事,但天涯海角,你能逃到多遠、離開多久?

 

有一天,當你年紀大到必須再回來面對所有的失去,是否真能無悔無憾?

 

 

告別的父母、辭去的工作、分開的伴侶、捨下的孩子、拒絕的朋友……,多年以後,那些永遠不再有機會遇見的,或在人生另一個角落重逢的,回想起他們,你的心情是否真正平靜?

 

以下是一個朋友的真實經驗分享。他曾經是家裡最受寵的、排行最小的兒子,結婚又離婚後,父母相繼重病,當年的他無法承擔這樣的壓力,無論心理上的、或是經濟上的,對他而言都是重擔。

 

他為了顧全自己的生活享樂,假借工作轉換的理由逃開,把照顧父母的責任,全部丟給經濟上比他更弱勢的哥哥。

 

沒有多久,父母先後走了。失去至親的痛苦,讓他悔恨終身,因此借酒澆愁,逐日上癮。

 

他承認自己最大的問題是:從頭到尾都不夠勇敢。當年,他以為只有立刻脫離那樣力不從心的處境,才叫做忠於自己;後來,終於知道,他從來沒有真正面對過自己。

 

另一個朋友,則是轟轟烈烈地在辦公室和宿敵大吵一架後,冷不防地丟出辭呈,放棄原本優渥的公司福利,轉職後積極想要東山再起,但只要碰到人際關係的問題,他就欲振乏力。

 

真正的忠於自己,並非捨棄和別人的關係,而是讓自己的情緒不受這段關係影響。當我們的內在足夠成熟與自信時,就不會以離開另一個人來救贖自己,而是勇敢面對這段關係,重新修復在關係中不斷受傷的自己。

 

否則,你會愈來愈不夠自信;而且類似不美好的關係,會在另一個地方不斷考驗著你。

 

或許你終究會離開,但該是在問題被處理或解決之後才轉身而去,絕對不是在負氣或畏懼中告別。

 

若只是瀟灑地立刻離開一個(或一群)你不喜歡面對的人、一段你無法應付得來的關係,當下似乎是完全地得到解脫,但那只是暫時擺脫掉你不願面對的問題,永遠無法甩掉的是你內心的情緒。

 

在人際關係上,所謂的「不用刻意再勉強自己」,是指你有能力處理問題,而不是一味地逃避。

 

丟下一句:「我不想跟你玩了!」從童年到老去,你會懂得不同年歲時說出這句話的意義,有多少差距。就算彼此關係永遠無法圓滿,至少願意放下恩怨之後,再千山萬水獨行,且讓此後笑傲江湖的身影,能多一點自在與自信。

 

 

(本文節錄自《人生,幾分熟?: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吳若權的大人學》,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更年期後罹憂鬱症,從1數到3000都睡不著!她靠「摺紙」走出全新人生,知名度遍布140國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5月30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劉咸昌、蘇卓英
  • A
  • A
  • A

和摺紙藝術家蘇卓英見面,剛開始你可能會不太習慣,因為她手上總抓著紙張,無時無刻不在動作,但幾句閒談間,會突然從掌心開了一朵玫瑰,又或者,一隻活靈活現的兔子蹦了出來。

她笑說,退休後的生活是摺紙過日子,每天一直練,直到指尖有生命。而現在,她是摺紙愛好者口中的Eagle老師,有超過140個國家的人拜訪過她的教學部落格,因為她用生命在摺紙,又無私的分享至全世界。

 

蘇卓英的家充滿驚奇,明明是初夏,玄關卻盛開一株櫻花,映入眼簾的繡球、玫瑰、梔子花競相爭豔,而陽台種植的十餘株茉莉,在入夏的傍晚為室內迎來滿室芬芳。

 

▲蘇卓英將紙花黏在樹枝上,打造維妙維肖的櫻花盆景。(攝影/劉咸昌)

 

細看其中,才發現除了陽台的茉莉,滿室花朵都從蘇卓英的手中綻放,在她的工作室內,平凡無奇的紙張兩三下就長出了個性與神韻。

 

▲蘇卓英的摺紙作品有神韻,梔子花真假難辨。

 

老闆娘甩開憂鬱症,退休後大玩摺紙

 

許多老三重人都對國園戲院印象深刻,各種電影海報掛滿牆面,每逢熱門影片上映時,戲院周遭總是萬人空巷,人潮直到午夜才會逐漸散去。蘇卓英就是國園戲院老闆娘,她不但與丈夫柯寬裕一同見證三重電影業興盛的一頁,更利用海報紙,在工作之餘培養出摺紙的興趣。

 

▲蘇卓英(右)與丈夫柯寬裕(左)鶼鰈情深,兩人從高中認識至今,感情依舊甜蜜。(翻攝/劉咸昌)

 

「開戲院最多的就是海報紙,紙張又多又厚,所以就會隨意折,一開始會摺一些比較實用的,像是垃圾盒。」從海報紙發展出折紙興趣,讓蘇卓英家的垃圾盒,永遠比別人家的有更多花樣。

 

經營戲院期間,夫妻倆幾乎沒有機會好好休假,在40歲的時候,他們決定提早退休,享受看似人人稱羨的退休生活。「但沒想到,步入更年期後,我出現憂鬱症狀,身為護理師的我知道身體不對勁,但怎樣也無法阻止自己別讓思緒往死巷裡鑽」,就醫檢查後,確定自己罹患憂鬱症。

 

「每晚都失眠,我甚至從1、2、3數到超過3,000都還睡不著」開朗樂天的她,生活卻因為憂鬱症變得一團糟,柯寬裕開始每天準備茉莉花,放在她的枕邊,希望淡淡的香氣能陪她度過不眠的夜。

 

在與憂鬱症共處期間,蘇卓英意外從網路上看到國外的折紙作品「Origami Tessellations」(棋盤鑲嵌摺紙),發現一張紙不經過裁切,可以規則性的折出多角形鑲嵌圖案,讓隨手拿到的紙張立刻變成藝術品。

 

▲對著光源欣賞棋盤鑲嵌摺紙,可以看到正反面有不同的花樣。(攝影/劉咸昌)

 

因為當時台灣還沒有人開始玩棋盤鑲嵌摺紙,她拿起紙張盯著電腦螢幕反覆嘗試、組合,花了好幾個月順利破解畫面中的紙藝品,期間的專注,甚至讓她幾乎忘記自己的憂鬱情緒,也因此像著了魔般,全心投入摺紙研究。

 

「她說話也摺、坐車也摺,醒來就摺到睡著」,柯寬裕一開始也很不習慣,但看著蘇卓英慢慢找到生活重心,他索性成為全方位經紀人,幫作品取名、安排行程、拍照PO網,全力支持妻子追求自己的興趣。

 

▲柯寬裕(左)退休後是蘇卓英的最佳經紀人,幫忙安排行程並為作品拍照、命名。(攝影/劉咸昌)

 

樂於分享,幫工程師娶回美嬌娘

 

開始摺紙後,蘇卓英開部落格記錄自己的作品,她也成為線上摺紙老師,透過電子郵件幫世界各地喜愛摺紙藝術的人解惑。

 

▲蘇卓英也接受網友挑戰,並破解網路上看見的各種作品,利如牽牛花。

 

她回憶,有個在竹科上班的工程師,想摺一款名為「Belle Rose」的玫瑰向女友求婚,但怎麼摺都像是一坨紙團。蘇卓英開始透過電腦展開求婚大作戰,一來一往半年,讓工程師靠著一把玫瑰抱回美嬌娘。

 

▲蘇卓英花半年的時間教工程師摺「Belle Rose」,幫他抱回美嬌娘。

 

她更收到一名乳癌病友的回饋,讓她看著看著就像是看到當年那個生病的自己。有一天臉書收到一則訊息,患者告訴她「摺紙最多的時間,是在做化療的時候,化療的時候就帶著紙去,透過摺紙彷彿可以忘記痛苦」,讓她深信一張紙可以摺出力量,讓人開心也能陪伴走過幽谷。

 

所以蘇卓英更努力與人分享摺紙的樂趣,她連續六年寒暑假深入屏東偏鄉學校,陪一群她口中暱稱的「野孩子」從幼稚園一路摺紙到準備升國中,讓他們的童年有摺紙成就感相伴。

 

▲柯寬裕送了一疊百元新鈔讓蘇卓英玩摺紙,蘇卓英會因為季節發想作品,利如端午節將近,她摺出百元龍舟。

 

摺紙過日子,人生體悟從快樂到幸福

 

「我覺得摺紙很快樂,所以我想分享給大家,讓大家也覺得很快樂。」對於退休後才開始的新人生,蘇卓英自認過得比以前更精彩,她說,年輕時的自己每天像個陀螺團團轉,因為工作忙碌,頂多因為事業有成感受到快樂,根本無暇去思考什麼是幸福。

 

▲蘇卓英喜歡摺花,她摺超過3000朵玫瑰,讓每一朵花都像是剛從手中綻放。(攝影/劉咸昌)

 

直到有一天在摺紙時,她突然覺得,「可以像現在這樣不為任何事情,只為了讓自己開心而摺紙,就足以讓每一天幸福快樂!」隨著訪問到了尾聲,眼前這位摺紙藝術家的手仍在半成品上蠢蠢欲動,她看著自己滿意的作品笑說,自己現在是摺紙過日子,就是用所有的生活在摺紙,而這樣簡單的每一天,就是她心中美好的熟齡生活。

 

▲能夠每天摺紙過日子,是蘇卓英幸福的退休人生。(攝影/劉咸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後更要學會放手!別干涉兒女與孫子的人生

撰文 :聯經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2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討厭被干涉而不與鄰居往來的人似乎愈來愈多了。尤其是公寓的住戶,有時連隔壁住了誰都不知道,這一點相當令人驚訝。

文/保坂隆(日本精神科醫師)

 

然而,有不少人雖然討厭被他人干涉,卻總想干涉自己的兒女和孫子。相信每個人都曾經在青春期對父母的干涉感到不耐煩,在這個時期,父母親有監護孩子的責任,出手干涉是理所當然的行為。但是孩子長大成人之後,有些父母親卻仍舊不肯鬆手。

 

U女士(68歲)正是一位長期干涉孩子生活的母親,但她卻認為自己的理由很正當:

 

「我兒子今年都42歲了,卻連一點結婚的意願都沒有。也不曉得我會不會哪天突然就走了,所以想快點抱孫子啊!可是我兒子好像連女朋友都沒有,所以我才到處打聽,找人給他做媒。只不過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對象,我打算下次瞞著他,幫他報名婚友社。」

 

兒子年過40還單身,做父母的的確會擔心。不過,日本的結婚率雖然年年降低,初次結婚的平均年齡卻是逐年升高,過去「女性要在25歲以前結婚,男性則要在30歲以前結婚」或許是常識,但近來「超過40歲才結婚」倒也不怎麼稀奇了。

 

加上選擇不婚的人愈來愈多,照理說父母親實在沒有必要比孩子還焦急。說到底,結婚或不婚是他們的自由,就算是父母也不應該插嘴。

 

此外,這位兒子之所以不結婚,說不定一部分的原因是出在U女士身上。以男性而言,心理上的獨立大約在24至25歲就定型了,要是在這之後母親仍過度干涉,戀母情結的傾向將一輩子無法根治。

 

如果演變成這種情形,即使勸孩子「要獨立」、「要結婚」,孩子也難以切斷和母親之間的關係,無法下定決心獨立或結婚。

 

不過,U女士的例子還算是輕度的,因為她的兒子並沒有顯露出不悅,也沒有明確拒絕她的干涉。

 

而父母親的干涉還有以下這種例子:

 

「開始工作以後,母親還是不斷干涉我,令我很傷腦筋。稍微晚一點回家就一直打電話來,還會管我薪水要怎麼花,對我的穿著打扮和化妝都有意見,如果不聽她的,她就會趁我上班的時候把她不喜歡的東西統統丟掉。我始終默默忍耐,直到有一天她知道我交了男朋友,要我馬上帶男友去給她看,讓她鑑定對方是不是適合我。那時我覺得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於是事先租好房子,把行李一點一點地搬走,離開了那個家。當然事後我有通知她,但並沒有告訴她我搬到哪裡,也換了手機號碼。一個人住雖然辛苦,卻能過得更自由,我覺得很滿足。」

 

父母親之所以干涉孩子,最大的理由是擔心,希望孩子能過得好──雖然我真的希望是這樣,但卻覺得上述這位母親顯然是想要孩子一切照自己的意思行事。

 

若孩子年紀小,這樣的心態還說得過去,但孩子成人以後,仍想要依照自己的意思擺布孩子,不但大錯特錯,也是不可能的。

 

要是真的這麼做,現實上和精神上一定都會被孩子疏遠。

 

雖然這可以說是母親自作自受,但孩子本身應該也會為此相當難過吧。為了避免悲劇收場,家長必須轉換觀念,理解「孩子不會永遠只是個孩子」。

 

嬰兒潮世代往往有著根深蒂固的觀念,認為「工作、結婚、有了小孩之後,才算是真正獨當一面」,因此才會擅自認定孩子就算成年或出社會了,都還只是個孩子,超過40歲但還沒結婚,對父母來說也還是個孩子。

 

然而,孩子們的想法與生活方式,和父母親那個世代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在孩子打下了自己的生活基礎、能夠做到最起碼的獨立之後,就該考慮放手了。

 

過了放手的時機而依舊照顧孩子、過度干預孩子的一切,反而會令孩子錯失讓父母獨立的機會。

 

 

(本文節錄自《上流老人:不為金錢所困的75個老後生活提案》,聯經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若權/變老很容易!接受與適應老化的過程,很難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遠流出版提供
  • A
  • A
  • A

「服老」這兩個字,意義深遠,既是「服氣」、「服從」,也是「服務」。
不僅要心服口服,還要學習技能,讓自己老得平安,以及懂得伺候比你老得更快的長輩。

青春易老,這是事實。只要年過三十五以後,所有「你看起來還很年輕!」多半都是客套話,頂多就是比同年齡的人表面上稍微年輕一點,由於遺傳基因、個人保養、生活作息等影響,讓你在容貌上暫時不顯老態而已。

 

你不必對這溢美之詞太過於驕傲,那是眼睛業障重,一切都是假的。

 

若是透過醫美貢獻而來的人工美貌,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只是基於尊重與禮貌,用祝福的態度,化解眼光交會時那一剎那的尷尬。

 

變老,真的好容易啊。透過眼角的魚尾游來、額頭的皺紋浮出、熬夜之後的身體疲累、登山或長跑時考驗的耐力不濟,甚至聊到時不我與的話題就突然想生氣。你知道的,自己老了。

 

即使有時候這些現象未必明顯發生;但和你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當上「阿公」了,或是你的雙親突然之間走到人生的最後一里路,而你成了生命中最孤單的送行者……,忽焉之間,你知道再也無法逃避這個事實:歲月催人老!這早已經不是你要不要、你喜歡不喜歡的問題。

 

變老,很容易。比較困難的是:接受,以及適應老化的過程。「服老」這兩個字,意義深遠,既是「服氣」、「服從」,也是「服務」。

 

不僅對於變老這件事情,要平心靜氣、心服口服,還要學習技能,讓自己老得平安,以及懂得伺候比你老得更快的長輩。

 

「服氣」是情緒上的,你終於不再氣自己力不從心了;「服從」是能力上的,你慢慢開始學習:如何遵從內心與體力,平衡靈性與世俗,好好活在一個逐漸變老的趨勢裡;「服務」是理念上的,你務實地讓自己在老化中活得更好的同時,也能幫助跟你一樣在逐漸衰老的朋友、或自己的親友長輩。

 

接受老化,就是俗話說的「認老」!適應老化,可以概括說是「服老」。

 

但無論是「認老」還是「服老」,並不是當下一念有了決心,就能夠擁有義無反顧的能力,因為老化是隨著時間不斷在變化的過程。

 

 

例如,剛開始可能只是視力減退,後來要配戴具備矯正老花的眼鏡才能閱讀,再過幾年可能要動白內障手術。又如,最初可能是幾根白頭髮,後來要經常大面積染髮,再過幾年可能是整頭銀白,甚至落髮到童山濯濯。

 

若有機緣親自照顧年老的父母,是接受與適應老化最好的體驗。

 

父母化身為菩薩,在你眼前顯化最真實的衰老過程,讓你驚懼、害怕、不捨、心疼,如果你夠有勇氣,也鍛鍊出能力,沒有中途逃跑,最後你將在學習中感恩,並且對自己的老化培養出信心。

 

或是再積極一點,為了及早照顧年邁的父母,比他們的老化速度更提前一點學習如何面對衰老、處理衰老,以身心靈全面的關照,驕傲地告別青春,徹底地接受老化的美學。

 

無論身心健康、或有慢性疾病、甚至發現重症,都能安然自在地面對人生最後的一里路,除了幫助父母無憂無懼地老去,也給自己一個無私無畏的老年。

 

最近幾年,有些年輕朋友在身強力壯的階段,就積極投入長期照護的領域,學習專業技能,把照顧老人當作一生的職業或志業。

 

他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可以從需要被照顧的長輩身上,開始體驗老化、處理老化,面對生死議題時,也比一般人理智而勇敢。並非因為工作而變得麻木或無情,而是要在千錘百鍊中學習安頓身心。

 

關於衰老與死亡,我們不必盲目地要求自己看淡、看破、看開,而是在每一個時刻,清楚地看見生命如春夏秋冬持續地進展。

 

在當下接受與適應老化,愛將因此而永不止息。

 

 

(本文節錄自《人生,幾分熟?: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吳若權的大人學》,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若權/重視不代表珍惜,成熟大人更懂得什麼時候該「捨棄」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遠流出版提供
  • A
  • A
  • A

我們都以為自己很看重某些人或事物,但其實並沒有認真投入心力,嘴巴上說很重要,實際上卻根本沒做什麼,最後就是流於形式,等到失去的時候徒增遺憾。

文/吳若權

 

如果只是看重,而不珍惜;

失去一切,只是剛剛好而已。

 

我在網路直播節目「殘酷邏輯」裡,以「活到現在,你最害怕失去什麼?」和網友互動討論,歸納數千名網友的意見,大家最害怕失去的,依序是:家人、錢財、健康、工作,以及自己……

 

既然如此,我繼續追問:「既然你們都如此重視家人、錢財、健康、工作、自己……,為了這些你害怕失去的對象,特別做過什麼努力嗎?」正當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時,我適時給出以下的提醒,眾人恍然大悟地回應:「對喔,我怎麼都沒想到!」

 

在節目現場,我給網友們的提醒是:「看重」不等於「珍惜」。那些我們一直以為很看重的人或東西,未必是有好好珍惜的。

 

看重,是一回事;珍惜,是另一回事。

 

若你看重家人,就應該多花時間陪伴與傾聽,而不是各忙各的,好不容易一起吃頓飯,卻各自在滑手機。

 

相同的道理,如果你很重視健康,就應該均衡飲食、正常作息、樂觀積極,而不是大吃大喝、長期熬夜、悲觀抑鬱。

 

尤其,你要是重視金錢,就要努力工作賺錢,領到酬勞後,先規劃存錢與理財,再決定要花費多少。假使你把錢看得很重,卻不好好珍惜,很可能變成窮光蛋或守財奴。

 

和網友討論期間,不時有人冒出:「我最害怕失去純真的自己!」這樣的論點,看似既文青、又心靈;但話說回來,為了保留這個莫忘初衷的自己,你又做過什麼樣的努力呢?

 

如果只是看重,而不珍惜;失去一切,只是剛剛好而已。我們都以為自己很看重某些人與事物,但其實並沒有認真投入心力,嘴巴上說很重要,實際上卻根本沒做什麼,最後就是流於形式,等到失去的時候徒增遺憾。

 

此外,還有更不合乎邏輯的觀念與做法,就是花太多時間在處理「既不看重、也不珍惜」的人與事。套句網路流行用語,就是:「整個人生,完全畫錯重點。」或許你讀到這裡,心裡有疑惑:哪有可能把心力投入於「既不看重、也不珍惜」的人與事上面?

 

但其實這樣浪費生命的事情,還真的是不勝枚舉。

 

例如:聽到一句閒言閒語,就為此耿耿於懷,甚至費盡苦心去打聽,是誰說的?為什麼這樣說?

 

又如:有些投資股票的股民,花很多時間儲存堆積來自股東會的贈品,那些東西往往既不實用、品質也差,屬於「既不該看重、也不必珍惜」的等級,卻連送給別人都捨不得,一直催眠自己說:「或許將來有一天我會用到!」簡直就是把垃圾堆滿櫥櫃,完全沒想到自己生命的價值,遠遠超過那些紀念品的價格。

 

還有,每天花時間看八點檔、追網路劇,也差不多是一樣的意思。除非那些戲劇對你的生命有其特殊的必要性,或給你帶來某些幸福的養分。否則,都只是殺時間而已。

 

當你不再是少年十五二十時,歲月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開始倒數計時。唯有把時間和心力,花在「必須看重,並且值得珍惜」的對象與事物,才不會虛度此生。

 

不要再跟自己打迷糊仗了!看重值得看重的,並且珍惜你所看重的,才能讓自己把生命聚焦於真正的重點,在取捨之間自得其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人生,幾分熟?: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吳若權的大人學》,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日本這對夫婦結婚50多年 靠這3招讓感情永遠保鮮

撰文 :熟年優雅學院/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7年11月16日 分類:品味人生
  • A
  • A
  • A

已在日本熱映超過10個月的《積存時間的生活》(人生フルーツ),為紀錄一對建築師夫婦的退休生活,當時拍攝時,津端先生已經90歲,妻子英子也有87歲,這對夫妻不僅擁有獨特的退休觀,日常相處融洽的讓人不敢相信,兩人已結縭超過50載。以下全文即摘錄《明日也是小春日和》這對夫妻感情好的保溫秘訣分享:

文/津端修一,津端英子; 譯者/ 李毓昭

 

活用留言板溝通

 

兩人並不多話,總是靠著心領神會的默契,讓生活順暢地運轉。英子女士與修一先生間,有一種結縭五十年的夫妻才有的和諧氣氛。

 

「我們從來不會吵架或爭執,畢竟爭吵過後心理會很不舒服。我通常都會心想,算了,由他去吧!我不喜歡製造風波。我喜歡平和的溫暖。」英子女士說。

 

另一方面,或許是商家出身的關係,英子女士說話往往過於直白,有時會讓在東京長大、溫和斯文的修一先生覺得強硬。使這對夫妻保持和樂關係的,就是修一先生自製的留言板。

 

將「洗衣中/勿忘!」的木牌翻過來,就會看到背面寫著:「有人在問:『你去哪裡了,讓水一直流?』『對不起!』/以後會注意!」

 

「留言板是在夫妻之間留下空隙的設計。夫妻沒有空隙是不行的。」修一先生說。英子女士也認為:「有了這個東西,無論是說話的人還是被教訓的人,都不會覺得不愉快。」

 

原來如此。儘管相處融洽,還是需要留言版來提醒重要事情。太嘮叨會把關係弄僵,像這樣巧妙運用「空隙」,夫妻之間就可以常保小春日和的狀態。是的,留言版的運用儘管輕淡如風,卻是有細膩感性的修一先生才想得出來的溝通技巧。

 


▲津端夫妻常使用留言板相互提醒日常大小事。

 

各自負責擅長的事

 

雖然歷經五十多年的歲月,英子女士和修一先生並不會疏於維護彼此和樂的關係。縱使兩人的個性截然不同,但正因為如此,生活中的許多層面才能順利運轉。

 

從好的方面來說,英子女士是不拘小節。也因為長年以來一直都是家庭主婦,能夠大膽地以目測調整分量,用手勁調節力道,乾淨俐落地進行家事和農務。

 

「我做菜的時候不會一一測量調味料的分量。像醬油都是用倒的,差不多就可以了(笑)。」她在做蛋糕時,曾經砂糖一下子倒太多,灑得到處都是,卻還是滿不在乎地說:「哎!擦一擦就好了。」

 

修一先生重視細節,因而運用其精準的眼光,除了設計整棟房屋、協助英子女士務農之外,文件與信件的管理、記錄,以及整理整頓等事情也都一手包辦。

 

對了,寄宅配的箱子同樣是由修一先生負責包裝。每個月都有數次要將菜園採收的蔬菜、水果,或是英子女士自製的果醬、派餅、熟食寄給女兒、女婿和朋友,這時,修一先生都會從製作「對象、品名、數量」的表格著手。

 

「如果是我,就會隨便裝起來了事。」英子女士雖然笑著這麼說,似乎也很佩服修一先生的打包技術。他連貼膠帶都很講究,外觀也相當精美。

 

退休以前,修一先生和世間大部分的男人一樣,不曾出手做過家事,現在卻會爽快地在各方面提供支援。有訪客時,他甚至會幫忙洗東西。而不知從何時開始,修一先生就接下了每天洗衣服的勞務。

 

「修一早晚都會洗一次衣服。要是我,就會累積起來,只洗一次(笑)。」

 

「妳還真敢說(笑),什麼都用過就丟進洗衣機,不需要自己洗就這樣(笑)。」

 

雖然會像這樣鬥鬥嘴,但英子女士看起來對修一先生的體貼是樂在心裡的。

 

「修一隨時都會自己找事情做。他這個人就是認真,我覺得他過度勞動會累,想給他補充體力,有時候會在中午煎肉給他吃,他卻說:『既然吃了妳煎的肉排,我就要更加努力』,然後下午又繼續工作。他其實可以多休息一陣子啊!」

 

不強求對方

 

津端夫妻之間有一個默契,就是「無論如何都不勉強對方。」

 

舉例來說,修一先生不愛吃蔬菜,英子女士就不會硬要他吃。

 

「我也不喜歡有剩菜,所以也會跟修一說:『你就挑你愛吃的吧!』我不會勉強他吃不喜歡的食物。」她每次都會依修一先生的喜好準備飯菜,如果擔心他營養不夠,就會另外想辦法,例如以每天早上的果菜汁補充。

 

「畢竟他的觀念是,女性服侍男性是天經地義。他是被這樣教導的。我覺得這沒什麼。」

 

相對的,對於英子女士的事情,修一先生也不會出言干涉。英子女士說想要購買什麼東西,他都會同意:「那就去買吧!」英子女士說想要做什麼事,他也會回答:「很好啊。」

 

雖然有昭和時代(一九二六~一九八九)大男人主義的性格,修一先生大體上還是很有紳士風度。

 

「不管我想做什麼還是買什麼,確實修一都不會有意見。現在回想起來,他一直都是隨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真是難得。」

 

結婚五十多年,應該也經歷過一些風雨,兩人的關係卻好到讓人完全感覺不出來,或許是因為英子女士和修一先生總是會按照自己的方式為對方著想。

 

 

(本文摘自《明日也是小春日和》,太雅出版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