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唱歌永遠年輕!大叔重唱團把青春唱回來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6月22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蕭芃凱
  • A
  • A
  • A

愛唱歌的人永遠年輕!五名年過半百的大叔白天縱橫職場,下班組團開唱,每到練唱時間,他們急著放下公事包、鬆開領帶,有時連襯衫都來不及換掉,拉了椅子坐定位就迫不及待地開嗓。

在渾厚男聲與鋼琴聲交錯間,他們偶爾會來點小酒,再切一盤厚切肝連,配著笑語下肚,大叔們年輕時為家庭事業打拚,到了人生下半場,肝膽相照的他們終於一圓學生時期的夢想,組成「肝連男聲重唱」。

 

▲郭承昌(右起)、李竝光、徐再盈、涂瑞勝、郭宗銘等人原先都在台大EMBA合唱團,後來另組男生重唱團體。(攝影/蕭芃凱)

 

練唱就像出國玩

肝連大叔生活不孤單

 

每周三傍晚,已經退休的李竝光會在廚房準備幾道家常菜,等待一群愛唱歌的朋友到來。白天總穿著筆挺西裝縱橫職場的郭宗銘、涂瑞勝、郭承昌,再加上愛講冷笑話的徐再盈等人到齊後,你一言我一語,讓星空下的餐桌笑聲不斷。

 

 

他們在學生時期不約而同對歌唱有興趣,踏入職場後,日復一日的工作壓力讓他們幾乎忘記單純唱歌的美好,直到陸續加入台大EMBA合唱團,那種享受音樂的感覺回來了。

 

志同道合的他們幾年前另組男聲重唱,運用男性渾厚的嗓音,唱出有別於混聲合唱的風味。擔任男中音的徐再盈說,大家當時常常在Bingo哥(李竝光)廚房吃厚切肝連,那天看著肝連,突發奇想拋出這個俗又有力的名字。

 

▲喜歡唱歌的他們時常把握各種空檔練唱,非常享受歌唱的過程。(攝影/蕭芃凱)

 

肝連大叔希望透過詼諧的名字,讓大家在嚴謹的音樂訓練中,感覺到歌唱的愉快與美好,而團員彼此更像肝膽相連的兄弟,大夥時而插科打諢,時而聚精會神,周三夜晚的練唱時光,成為忙碌工作之餘最佳調劑。

 

「要來唱歌的心情非常愉悅,那種感覺就好像工作一段時間,明天要出國了!」擔任律師的郭承昌平時工作嚴肅、緊繃,但只要談起練唱,他臉上是藏不住的興奮感。

 

背歌詞、怕笑場

大叔登台最大的挑戰

 

唱歌很快樂,徐再盈卻感嘆,「年紀愈來愈大,唱歌是享受,背歌詞卻成為挑戰」。他只能用學生時期背英文單字的方式來記歌詞,演出前幾個月就把歌詞小抄放在口袋裡,「一個月之後那個小抄已經快爛掉了,就背得差不多!」

 

透過努力可以避免忘詞,但比忘詞更可怕的挑戰是笑場。

 

▲為了演出順利,好幾個月前就必須熟背歌詞,這也是他們在練唱之外的一大挑戰。(攝影/蕭芃凱)

 

「像這樣的挑戰常常出現,不管是在練習或是表演,要是突然間覺得這個人眼神演得太過火了,就開始笑,一個笑,第二個笑……」因為彼此感情好,一旦有人先笑出聲,總得等大家笑完一輪,才能繼續練唱。

 

同時身兼台大EMBA合唱團副團長的郭宗銘,在練唱時偶爾會忍不住笑場,他反而解嘲,正是因為團員很會搞笑,逗來逗去、互相「漏氣」,才讓每次練習都非常有趣。

 

 

培養興趣、多交朋友

大叔最實用的退休建議

 

這群在職場打拚大半輩子的肝連大叔,最喜歡的曲目是台語歌「堅持」,「特別是唱到『有人出世著好命,阮是用命底打拚』,就會想起這些年的辛苦。」郭宗銘認為,不是每個人都含著金湯匙出生,這首歌簡直唱出大叔的心聲呀!

 

▲因為在職場打拚多年,大叔們認為「堅持」最能符合他們的心聲。(攝影/蕭芃凱)

 

從歌唱中找到樂趣與成就感,讓大叔們不只把練唱做為工作之餘的紓壓,也納入退休規劃裡。

 

郭宗銘期待退休後可以去考街頭藝人,甚至參與舞台劇演出;涂瑞勝認為,「唱歌是一輩子的事,除非失聲了或老到不能唱,不然會一直唱下去」。

 

已經退休的李竝光則笑說,理想中的退休生活,少了職場光環但人生要過得更精采,他也以過來人經驗分享,退休後一定要培養興趣,並結交各領域的朋友,然後勇敢追尋過去沒有完成的夢想。

 

▲李竝光退休後找到種菜的興趣,平常喜歡在屋頂種菜、下廚招待友人。(李竝光提供)

 

追夢不是年輕人的權利,五、六十歲的大叔也一樣可以朝著夢想勇往直前,李竝光提到,「在網路上看到國外有四個九十歲的老先生唱歌,那個影片我好喜歡,看了就會想,我到了八十歲有沒有辦法這樣?」

 

 

現在肝連大叔們都趁「還可以唱」的時候,把握每個練習與演出的機會,他們甚至開始思考走進醫院,把音樂的歡樂帶給還在接受治療的辛苦人,身為一個歌唱者,這是他們的社會責任,也是肝連男聲重唱成立的重要任務。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