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點28分,一切在瞬間成枉然…蔡詩萍:每個家庭擁有的幸福小日子,讓工程車敲碎了

撰文 :蔡詩萍 日期:2021年04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基隆市消防局
  • A
  • A
  • A

九點二十八分,一切在瞬間成為枉然!--哀太魯閣號408車次的朋友們。

 

我盯著電視新聞不斷更新的畫面資料,心情沉重起來。

 

傷亡人數一直增加,每一個死亡的名字,都曾是有血有肉,有現實世界裡,自己的故事,但,就那麼一瞬間,碰一聲!生命就來不及說再見的,結束了!

 

只因為,一台不該違規停在工地斜坡上的工程車,而且疑似煞車做得並不徹底的疏忽,就付出五十幾個寶貴生命的代價!

 

是這世界太無常?!

 

抑或,人的疏失,人對「魔鬼出自細節」的疏失,注定這場災難呢!

 

我的心情很沉重。

 

我也數度搭乘過太魯閣號去花東旅遊,去花東跑馬。

 

我查了太魯閣號408車次的動線表。它早上七點十六分,從樹林站出發,終點站在台東。沿途,上車乘客最多的,應該是板橋,台北,松山這幾站吧!

 

清明連續假期的第一天,返鄉回東部探親團聚的親人,去花東渡假休憩的遊客,陸陸續續從不同車站上車,拖著行李,帶著伴手禮,大人小孩,匆匆忙忙的,歡歡喜喜的,剪了票,找了位,太魯閣號一路搖搖晃晃的,駛向台東。

 

司機很年輕,剛剛結婚不久,大眾運輸服務業,碰到假期反而最忙碌,他駕輕就熟的任務,便是把一節一節車廂內,搭車的旅客,送到他們的目的地,車到台東,他也就完成了這一趟,清明假期第一天的工作。

 

但,他知道這一趟是他短短的人生裡再也抵達不了的車程嗎?

 

只因為,一輛修護工程車違規停靠斜坡,甚至可能沒把煞車的動作做到位,導致車輛隨斜坡滑落二十米以下的鐵路軌道上,讓即將進入隧道的太魯閣號408車次,迎頭撞上這輛從空而降的工程車,釀致了它無可逃避的災難!

 

太魯閣號408車次,從七點十六分出發,預計十一點十分抵達台東終點站。但,它永遠停在「九點二十八分」,這個「天人永隔」的時間凍結點上!

 

我查看它的時刻表,心情愈發沉重,不安。

 

我們都有開心上車,在慌亂中,安置好行李,坐下來,喝杯咖啡,吃點零嘴,跟夥伴,親人,隨意聊天,想著回家之後的情景,聊著目的地的風光美食,然後,我們可能因為火車規律的搖晃,漸漸感覺睏乏了,我們互相說一聲「休息一下吧!待會到站了再聊。」

 

也或者,我們拿起手機,撥了號,對遠方的親人說,「我在車上了,待會見啊!」

 

也或許,我們跟剛剛說再見的親人,道平安,「已經上車啦,不用擔心,到了花蓮(台東)再告訴你,掰掰!」

 

然後,我們閉目,養神,打盹,跟往常長途旅行搭車一樣,等著待會抵達目的地。

 

我為什麼沉重呢?

 

就跟你,跟所有曾經有過類似經驗的你我一樣,這是我們日常休假的一部分,共同生活經驗的一部分,我們只覺得「開開心心出門」、「平平安安抵達」,是理所當然的,如果不是,我們怎能心安理得的出門,心安理得的過日子呢?

 

但,如果,在我們「理所當然的預期裡」,隨時出現「一個意外」,「一個不遵守SOP 作業準則」的疏失時,所有的小日子的幸福,都將在一瞬間,化為泡影,淪為悲劇!

 

你,我,不管我們在台灣的哪個角落,此時,此刻,望著太魯閣號408車次,被一輛墜落的工程車撞擊釀致災難的畫面,為何我們會心情沉重?!因為,那些在瞬間失去生命,瞬間受傷的乘客,很可能也是你,也是我,如果,所謂的「無常」,總是發生在「輕忽」會滋長,發生在「不遵守標準作業流程沒什麼的工作態度裡」,那我們怎能輕易的把這樣的災難,視為「無常」呢?

 

它不是無常,它就是人為疏失,是人禍!不是嗎?

 

九點二十八分,太魯閣號撞上從空而降的工程車,瞬間,天崩地裂,天人永隔。

 

太魯閣號408車次,應該在十一分鐘後,抵達花蓮站的,它也應該在十一點十分,抵達台東站的。

 

對司機,對已經喪失生命的乘客們,九點二十八分,是致命的關鍵時刻,但他們多無辜!他們多無奈!

 

如果幾分鐘前,在出事的隧道頂上,那輛工程車停在該停的位置上,把煞車動作做到底,列車將繼續前行,笑聲歡樂將繼續昂揚,在花蓮,在台東,會有一列太魯閣號的乘客們,開心的走下月台!

 

人間的愛,人生的夢,未來的未來,這一切,都成枉然了,只因為,那輛工程車,它敲碎一切!

 

⟨九點二十八分,一切在瞬間成為枉然!⟩ --哀太魯閣號408車次的朋友們 我盯著電視新聞不斷更新的畫面資料,心情沉重起來。 傷亡人數一直增加,每一個死亡的名字,都曾是有血有肉,有現實世界裡,自己的故事,但,就那麼一瞬間,碰一聲!生命就來不...

蔡詩萍發佈於 2021年4月2日 星期五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可以讓我再抱抱她嗎...」他從死亡太魯閣中驚險倖存 卻淚睹小女兒在救難人員懷中斷氣

撰文 :林依榕整理 日期:2021年04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新北市消防局提供
  • A
  • A
  • A

這是台鐵半世紀以來最嚴重的交通事故!台鐵太魯閣號昨(2)日出軌意外造成50人死亡、146人輕重傷,許多家庭因此破碎,而當時一名父親在事故中倖存,焦心的等待他的2名女兒消息,不料,卻見到救難人員懷中的小女兒已經呈現OHCA(心肺功能停止)狀態,讓他慟求救難人員「可以讓我再抱抱她嗎?」

因為重大出軌事件讓不少國人離世,行政院昨晚下令,全國行政機關及學校今起連3天降半旗,以示悼念追思。

 

一名網友今凌晨在臉書《爆廢1公社》轉發太魯閣號救難人員的貼文,表示重大意外讓許多救難人員身體很疲憊,但闔眼卻無法入睡,腦海中不斷打轉著救人的畫面。

 

他緩緩說道,當時自己進入第入第8節車廂看到的場景,猶如電影場景一般,「堆疊的座椅以及堆疊的OHCA傷患」,首要任務只能先救還活著的乘客。

 

其中,有位中年男子跛腳站了起來,神情淡定但略顯痛苦,為協助他從車廂內移動至車廂出口後,該名救難人員揹起他到安全地點等待後送,期間這名男子不斷告訴他「我還有兩個女兒在車內,麻煩你們快點救他們出來」。

 

「你的兩個女兒我們會救出來的,你放心!」他為了安撫男子的心情這麼說道,接著便讓男子靠著牆壁坐下,隨後男子的大女兒神情呆滯、滿臉是血的被其他救難人員救了出來,就在情況看似鬆一口氣的時候,一名四肢癱軟、臉上已無血色的小女孩也被找到了,但卻是被抱往OHCA(無生命跡象)傷患區。

 

當救難人員抱著小女孩,經過她的爸爸面前,男子悲慟開口求說「可以讓我再抱抱她嗎?」,讓在場救難人員忍不住的紅了眼眶,便將小女孩交到她爸爸的懷裡,顯然,這位父親在車廂就知道小女兒已經不行了。

 

這名PO文的救難人員事後表示,雖然很想流淚,但他們必須要給這些待援者更大的心理支持,因此只能忍住悲傷繼續搜救。

 

▲太魯閣第8節車廂嚴重毀損,車頭幾乎被削掉一半。

 

其實,對同身為人父的他而言,面對今日所見的事情難以平復心情,結束搜救任務後,他先到廟裡拜拜淨身,一回家就衝浴室洗澡,接著回房看到安然無恙的女兒,也忍不住衝上去抱抱她,安撫自己脆弱的心靈。

 

許多網友看了也忍不住鼻酸,我也是當媽媽的人,發生這種事誰能不鼻酸呢?願逝者R.I.P」、「止不住眼淚」。

 

行政院2日晚間也下令,太魯閣號重大出軌事件,造成許多國人離世、輕重傷,下令全國行政機關及學校今起連3天降半旗,以示悼念追思,願逝者安息,傷者早日康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太魯閣號事故》爸緊抱女雙亡,救難人員鼻酸:我送你們出隧道「已經沒事了」

撰文 :中時新聞網 記者何立雯 日期:2021年04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翻攝自曾文隆臉書
▲救難人員曾文隆在臉書分享救援過程中所見的事情,並向罹難乘客溫柔喊話「已經沒事了」,也感謝所有伸出援手的人。
  • A
  • A
  • A

台鐵太魯閣號408車次4/2遭工程車撞上,導致列車出軌,造成50人死亡、146人受傷的嚴重事故,而紅十字會花蓮支會的救難人員曾文隆也分享救援過程中看見的事情,並向罹難乘客溫柔喊話「已經沒事了」,也感謝所有伸出援手的人,讓許多網友淚崩並留言感謝救護人員的辛苦。

 

 

紅十字會花蓮支會的救難人員曾文隆昨在臉書分享現場救援照,「躺在地板的三位,雖然讓你們一直等,但是最後我送你們出隧道了!」並透露,在搜救過程中發現一對不幸罹難的父女,爸爸緊抱住女兒的樣子,讓人看了相當鼻酸,「白點點妹妹,最後妳爸爸有抱著妳哦!白點點妹妹的爸爸,加油,希望你能放下」。

 

曾文隆接著用溫柔語氣向罹難的乘客說,「很潮流的阿嬤!抱歉,讓妳少一隻鞋子,我很努力的找了,希望最後有人能找到」、「100公斤的大叔,如何?我搬的很穩吧?希望這段路沒讓你折騰到」、「泡麵頭妹妹,記得哥哥說的話,已經沒事了哦,可以閉上眼了。」

 

曾文隆也對其他26位罹難者喊話,雖然他並不知道每個人的姓名,但希望他們都能安心的走,「現場我們都救出了,不要想太多,這裡我們處理。一路走好,拜託...」。最後他也感謝花蓮縣內的熊貓外送員們,也謝謝大家的愛心,祝福所有人平安順遂。

 

延伸閱讀:
出軌意外「站著的人全倒」,站票未來適合開放嗎?台鐵出面說明 另曝事故15分鐘前「還有自強號通過」

 

許多網友看了紛紛淚喊辛苦了!「辛苦您們了!相信他們都能感受您說的,謝謝,無盡感激」、「意外真的會讓我們措手不及,一輩子很短要好好珍惜身邊的人,希望罹難者都能好好的安心的到另一個世界,,感謝每個救護人員」、「辛苦了,感恩你們的付出」、「辛苦了!願逝者安息」、「感謝第一線的救護人員」。

 

文章來源:曾文隆臉書

 

※本文授權自中時電子報,原文見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8千元租金嫌貴?蔡詩萍:王定宇甩鍋「房東」顏若芳太難看!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

撰文 :蔡詩萍 日期:2021年03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王定宇、顏若芳臉書照合成
▲王定宇、顏若芳臉書照合成。
  • A
  • A
  • A

編按:已婚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與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上週爆出同居疑雲,周一(3/15)王定宇首度現身回應,顏若芳套房他不想租了,因為8000元房租只有一個床位很貴,之後還會「再找」!

而顏若芳則是在臉書表示,自己近期會沉潛檢討,暫不進行對外發言工作,並會謹記這次經驗,該房子也不再外租,避免誤會,也會繼續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讓大家失望。

 

我對立委王定宇與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的「租屋風波」,原本是沒有太大的討論興趣的。畢竟,在我看,週刊在追這事件上,犯了一個「專業狗仔」不該犯的錯,就是沒有「一槍斃命」!

 

這讓當事人,有了很大的「迴旋空間」,儘管孤男寡女,共處「一屋,兩室」,實在很「瓜田李下」,難以杜悠悠之口。不過,既然沒有一槍斃命,外人又能如何,是不是?

 

此之所以,我除了在我的廣播節目上,批評是「此事難看」之外,也沒有什麼好多說的,「八卦若打不死」,啊不就是八卦而已嗎?

 

王定宇真正最難處理的,應該還是「他的太座怎麼看」,不是嗎?

 

但,王定宇委員也有趣,不知是他身為深綠鐵板選區的委員,老神在在,一點不怕呢?還是,他的人格特質裡,確乎有一種「蠻不在乎的」傲慢,他竟然在事件稍稍緩和之後,再現身媒體時,說不再租房間了,「八千元房租也太貴了!」

 

他應該「安安靜靜」的,就退租,就悄悄搬離顏若芳的家即可,何必要「臨去秋波」,還「神來一筆的」,倒打「房東顏若芳」一拳呢?

 

這「房客王定宇」未免「太奧客了些吧!」

 

我說本來我無意,再多批評這起租屋風波的,因為,畢竟打蛇要打七寸,抓緋聞要抓個正著,如果週刊沒有善盡「專業狗仔」的職責,那也就等於讓當事人雙方,都找到脫身的好台階,說真的,換成一般人,應該都會私下喘口氣,暗自慶幸好加在,沒事沒事,虛驚一場,不是嗎?

 

更何況,這件事,王定宇委員沒事,但身為民進黨的發言人,顏若芳卻不得不,因為個人私領域的風波,導致公領域發言人的角色被牽扯,而須黯然離開工作現場一陣子,如果,王定宇委員「夠朋友」,「是條漢子」,他理應為自己的「不合常理的判斷」,亦即,捨立委會館不住,而冒著外界必然誤會的已婚男租屋單身女房東的判斷,所導致的紛擾,例如,顏若芳離開現職,王太太的個人感受等,而誠心致歉!

 

我卻極為意外的,只看到他,對外說「八千塊太貴了」這種完全不夠朋友道義的修辭!

 

如果,太貴,當初為何要租?怎麼當初不嫌貴?

 

王委員不是沒選擇的啊!立院會館不用錢啊!

 

如果,沒有「東窗事發」,王委員現在應該還在繼續當顏若芳的房客,你有嫌貴,你會嫌貴嗎?

 

更何況,你委員照舊做,人家顏若芳卻為了「租房給你」,導致黨的發言人角色造成黨的難堪而離開,她如果第一時間聽到「房客」這樣嫌貴,她的心情會如何呢?「我本有心將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啊,不是嗎?

 

我若是顏若芳的友人,我肯定為她抱屈,抱不平,要狠狠啐你王委員幾句!太不夠道義了,太不像條漢子了!

 

我要再說一次:租屋風波,沒有任何直接證據,可以說房東與房客必然如何如何!但,王委員事後這樣輕率,無情的甩鍋,說什麼「房租八千塊太貴了」,反而暴露他的本質,是無情無義的!

 

這才是我,之前不怎麼批評他,但此刻,會跳出來罵罵他的原因!

 

是男子漢,就要有男子漢的擔當,八千元付房租,貴不貴?不是重點,而是此時此刻,你如此甩鍋,必然讓你的房東顏若芳,覺得自己很不值得。

 

嘆氣之餘,我只能送你王定宇委員一首歌了,你應該聽過的,《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

 

⟨寫給王定宇委員的公開信: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 我對立委王定宇與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的「租屋風波」,原本是沒有太大的討論興趣的。 畢竟,在我看,週刊在追這事件上,犯了一個「專業狗仔」不該犯的錯,就是沒有「一槍斃命」! 這讓當事人,有了很...

蔡詩萍發佈於 2021年3月15日 星期一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侯佩岑、林月雲惹眾怒》蔡詩萍:當一次小三可以是為愛情,當兩次小三是「道德麻木」

撰文 :蔡詩萍 日期:2021年03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侯佩岑和媽媽林月雲登上陸綜《婆婆和媽媽》,林月雲提到介入別人婚姻的過往,母女倆相擁而泣,引起譁然。侯佩岑微博
  • A
  • A
  • A

侯佩岑與她的母親林月雲,在一場「據說酬勞很高」的實境秀裡,因為談到林月雲的「兩次小三經驗」,竟意外引爆了外界高度反彈,迫使侯佩岑發文致歉,但風波似乎一時半刻,難了!

從「實境秀」的效果來看,說不定,這正是節目要的「效果」,反彈越大,雜音越多,點擊率不就越高嗎?

從這角度,說不定這對母女與製作單位還很高興,節目能達到這效果,也說不定呢!

 

我是認為,演員出身的林月雲,媒體出身轉戰藝人的侯佩岑,這對母女不會不知道「她們要談的話題的」,也就是,這小三話題不會是「不經意」觸及的,而根本是「劇本之一」,更可以說,她們就是「在表演」、「在business is business 」!

 

把私領域的「小三經驗」,公然拿出來,交換「酬勞不菲」的「聊天秀」代價。而「實境秀」的本質呢?當然不會錦衣夜行,不會就讓節目那麼「溫馨」「感人」的,像「道德重整委員會」那樣,溫婉播出,而後溫暖落幕!

 

不炒作,不把聲量炒到最高點,絕不輕易收手,這必然是「實境秀」的資本主義邏輯,要達到的效果。可以想見,深諳此道的藝人經紀人,怎不明白?

 

他們在安排藝人,上這「實境秀」時,這些藝人又怎會不明白,他們該怎麼做?既然明白了,她們又怎會「不全力以赴」的「表演」呢?!

 

我之所以這樣分析,無非是要提醒我們這些「看戲的人」,如果,你真的在螢幕前,看著這對藝人母女,在揭露往事,彼此交心的時候,如果,你真相信,你真以為,她們是在「袒露自己」、「面對自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那必然是一場戲!

 

一場「酬勞很高」,「表演必須很真」的戲!

 

但,看戲的人,不止都是粉絲,都是被動的受眾,他們也是這個社會「動態條件」下,活生生的一群人,有過去的生命經驗,有愛與被愛的經歷,換句話說,他們會有自己的「道德判斷」,他們會「辨別出」什麼是「現實」,什麼是「表演」!

 

如果是現實,那這對母女,有誠懇向「小三冒犯的元配」道歉嗎?有告訴她,這場「溫馨感人秀」,她們母女拿了幾千萬嗎?這幾千萬,會「補償」給當事人,證明道歉的誠意嗎?或是,捐出去,做公益,做家庭因「小三介入」而破碎,而重建之基金嗎?

 

如果是表演,那這對母女可能就更加殘忍了,因為,當她們兩人做「對口相聲」時,並沒有讓「兩位元配」,有發聲的機會,因而,也就讓母女的交心秀,變成一種「有錢可賺」,卻「霸凌元配」及其家人的「殘忍二度傷害」!

 

感情的世界,本來不足以為外人所道的,我們社會上,也有「小三修成正果」的愛情故事,但無論如何,那都是「婚姻生活」裡的撕裂,我們雖不必以清教徒的高道德標準,要求每個愛情婚姻都要善終,但,也沒有必要「淪落到」要把「小三故事」當典範,當「炫耀賺錢的籌碼」!

 

▲蔡詩萍認為,雖不必要求每個愛情婚姻都善終,但也沒必要「淪落到」要把「小三故事」當典範,當「炫耀賺錢的籌碼」!翻攝節目畫面。

 

侯佩岑與她的母親,無論過去有多辛苦,畢竟都走過來了,以侯的能力,她是可以讓母親林月雲過上不差的生活,讓不堪的往事「不必重提」的!

 

但,她卻選擇了「重金之下」的「重提往事」淘金之路,而且她們竟然就忘了,「一次小三」可以是愛情歧途上的失足,然而「兩次小三」就必然是「道德上的麻木了!」

 

何況,還是在多年後,拿了重金的「重提往事」,怎不令人,看透也看穿,她們的算計,與貪婪呢!以及,「實境秀」的不擇手段!

(本文出自蔡詩萍臉書分享)

⟨當一次小三,可以是為了愛情;當兩次小三,就是道德的麻木了!⟩ --林月雲侯佩岑母女何以惹眾怒! 侯佩岑與她的母親林月雲,在一場「據說酬勞很高」的實境秀裡,因為談到林月雲的「兩次小三經驗」,竟意外引爆了外界高度反彈,迫使侯佩岑發文致歉,但...

蔡詩萍發佈於 2021年3月9日 星期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親人過世,怎麼可能不難過?6個觀念告訴你:容許悲傷存在,不必急著「好起來」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8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20210402編按:台鐵太魯閣號4/2發生嚴重出軌事件,造成51人死亡、至少178人受傷送醫。突如其來的意外,讓一個個家庭痛失至親,悲痛不已。

親人過世,怎麼可能不難過?面對悲傷,生者要用什麼樣的態度?周邊的朋友又該如何陪伴他們度過這場難關?

----------------

學術界與醫護界稱為「悲傷輔導與悲傷治療」,我認為這是把所有人的正常悲傷情緒當成是有問題或病態,你的悲傷是有問題的才需要被輔導、你的悲傷是病態的才需要被治療。

可是人的一生中難免要遭遇生離死別和挫折打擊,失落、悲傷、憂鬱、沮喪都是因為不幸的遭遇而引起的正常情緒反應,我們真正能做的只有「悲傷關懷與悲傷陪伴」。

 

看到許多似是而非的錯誤觀念在社會當中和新聞媒體裡面反覆出現,沒有任何有識之士加以導正,因此造成負面的社會教育。在安寧療護服務過程中病人與家屬帶給我們的深刻經驗,讓我重新檢視這些觀念,希望用臨床實務經驗來喚醒大家的同理心或同感心,重新看待悲傷這件事,因為將來我們自己都會用得上。

 

一、親人死了哪有不悲傷的?

 

突然的死亡帶給家屬的悲傷通常是措手不及的,如果是集體罹難事件如地震與空難,整個社會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回復正常。

 

死亡隨時無預警的來臨,每個人的死亡機率總有一天都是百分之百,活著的人早晚都要面對喪失親人的悲傷。如果是年紀老去、慢性病纏身、惡疾如癌症等,家屬的準備度較足夠,因為先已有可預期的悲傷

 

我最痛心的悲傷經驗是那年華航大園空難時,有一對老父母,因為他們的勸說家人去旅遊,而讓自己的子女及孫子女十幾口全機覆沒,從此真正是「絕子絕孫」。

 

電視畫面中那位老父親,面對著十多組的新聞媒體麥克風與攝影機,神情呆滯,兩眼木然,而記者們還一聲聲的追問:「請問您一家十多人罹難,您心裡有什麼感覺?」

 

我看著新聞,心中一陣酸楚,恨不得替那位悲極無言的老人家一拳打掉記者的下巴,再反問那位記者:「請問你有什麼感覺!」(本段出自《許禮安醫師的家醫講座》,海鴿95年3月出版)

 

事隔多年之後,某知名企業家高齡仙逝,我們又看到一群新聞記者追著企業家的兒子,畫面沒錄到記者問了什麼問題,但是聽到企業家的兒子很不屑的回答:「你那是什麼問題?哪有人爸爸死掉不會難過的!」

 

這麼多年下來,記者的心智水準好像沒有成長,可想而知,記者應該是問:「請問你父親過世,你會不會感到難過?」

 

二、用兩巴掌來安慰悲傷?

 

我們經常聽到的安慰話語是:「你要趕快走出悲傷!」我覺得這好像直接給悲傷者打上兩個巴掌,第一巴掌表示悲傷是壞事所以要走出來,第二巴掌則是怪他動作慢。我去演講都建議大家改用另外一句話來代替:「請你按照自己的腳步/速度,去體驗/經歷悲傷。」

 

悲傷永遠無法走出來,因為世界已經不一樣,除非回到親人還在的時空,不然悲傷會一直到永遠。旁人勸慰悲傷者走出悲傷,基本上是要求生者去達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讓死者復活。

 

既然明知道是不可能,那麼你只能去經歷與體驗悲傷,該當承受的痛苦、該表現出來的情緒,絲毫都不可能跳過、閃過,逃避悲傷或強迫不准悲傷的結果,通常是變成不定時炸彈,至少會延長悲傷必經的歷程。

 

動作慢又不犯法,悲傷程度越深,本來就會恢復得越慢。可是我們都犯了強人所難的錯,要知道之所以會悲傷,因為發生的事件非人力可以掌控,是我們任何人都不想要遇到的,既然遇到也不是我們的錯,只是剛好逝者是我們的親人好友,或只是我們剛好住在災區罷了。

 

八八水災之後災民的悲傷,各種團體的志工義工都會安慰災民:用語言叫人家不要再哭了、哭太多眼睛會瞎掉、你要節哀順變等,行為上則是拿出手帕或衛生紙,卻剛好堵住別人已經要宣洩而出的淚水,這些作法都是錯誤的方式。

 

和治水一樣,悲傷不能用圍堵政策,而是需要疏導方式,否則好像水庫永遠不准洩洪,早晚都要潰堤壩毀,又好像堰塞湖,豪雨一來、土石流一沖刷,必定會轟然坍塌成災。

 

適度的情緒宣洩,能夠哭得出來是好事,醫學上證實哭泣流淚可以增強免疫力,人類來自大自然,道理一樣相通,這是另類的、內在的環保新觀念,借用法鼓山的語詞就叫做「心靈環保」。

 

三、我想要當少數不行嗎?

 

專家說:親密關係的失落很少在一年之內完全解決,對大多數人而言兩年並不算太長。

 

舒赫特發現:大多數喪偶者會在大約兩年左右穩定下來,建立新的認同且發展新的生活方向(Shuchter & Zisook,1986)。

 

派克斯則在研究中顯示:喪夫者通常得費三至四年才能將生活穩定下來(Parkes,1972)。

 

我們對這類研究的結論通常解讀錯誤:因為大多數人會在一兩年或三四年內恢復正常,所以超過四年就是不正常。那就好像說:因為大多數人類的身高都在兩公尺以內,那NBA籃球明星姚明就是個不正常的人類囉?或者說:現在台灣的中小學生大約有七八成以上都是近視,那就代表沒有近視眼的中小學生就是不正常的啦!

 

許多人外表看起來正常,工作狀況都還好,但是心底有隱藏的悲傷,在夜深人靜入夢前,悲傷偶爾會洶湧而上。我曾經多次到醫院對護理人員演講悲傷關懷與陪伴,結束後都遇到有人留下來問我關於十年前到現在的悲傷心事,因為不曾或不願意在家人面前攤開來談,於是只能各自躲在房間裡面舔拭自己的傷口。

 

經常遇到某些人會說:「事情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走不出來!」這是帶著責怪的態度在安慰悲傷者,其實悲傷者大可以不接受、不去理會。佛陀說過:「有人要送禮物給你,假如你不接受,請問禮物會回到哪裡?」我想要教悲傷者拒絕接受這種責備的安慰,因為那是在強迫你穿別人的鞋。

 

悲傷是非常個人化的情緒,按照安寧療護的標準:尊重病人的自主權與個別差異,我們應該要尊重每個人悲傷程度的深淺與時間的長短,而不是定一個公認的標準去譴責某些少數人太超過。

 

我常說:「如果我想要悲傷十年,請問有哪個專家管得著嗎?」悲傷既然是人類的正常情緒,理所當然要有個別差異。你管我要悲傷多久?那是我的自由!

 

四、不在與召喚的強大力量!

 

人們總是誤以為親人不在人世,就再也無法參與我們的日常生活,卻不曾注意到有一種不在的力量(the power of absence),也就是召喚的力量!召喚的力量往往比現實的力量強大,不在的力量有時比人還在有用。

 

這就是佛教信仰觀世音菩薩「千處祈求千處現」的慈悲,因為一旦你召喚她,直接從你的內心與腦海湧現出來,她的形象與威力瞬間就來到眼前。

 

曾經有位國立大學中文研究所的研究生,癌症末期過世之後留下上百萬字的文章,遺願是想要出書,剛好我們安寧團隊和他的母校都想要幫忙,後來是他的姊姊跑來找安寧病房的心理師說:「弟弟想要給我們出書」,心理師問姊姊:「是不是他來給你們託夢?」

 

姊姊說:「不是,是我們家人在弟弟的遺照前面卜杯問他的。」親人雖然已經不在人間,本土民俗裡面仍然還有不在與召喚的力量可以做為溝通的媒介,以解決未完成的世間事務。

 

曾經有位黑道大哥因為癌症末期住到安寧病房而後過世,剩下孤兒寡母相依為命,寡母在兒子就讀的國小對面擺個攤位做點小生意賺錢養家。我和安寧居家護理師去關心這位大哥的遺孀,她兒子可能遺傳到爸爸叛逆而難以管教的個性,黑道大哥的女人跟我們分享了一件事。

 

她說有時候管不動兒子,就會看著客廳牆上掛的大哥遺照說:「你也不下來管管你兒子!」我聽了覺得有趣,就開個小玩笑說:「那大哥如果真的下來管兒子,你不就要昏倒了。」親人雖然形體已經死亡,精神卻仍然還在日常生活中成為家屬內心支持的力量。

 

五、不要一直給我面紙!

 

「悲傷關懷」是要協助生者將「塞住淚管的石頭移開」,使其有適當表達情緒的時間和空間。在宣洩過後,協助他們重新整理思緒,新的窗口就會射入希望的陽光。因此,國外的悲傷關懷團體規定:不可以給別人手帕與面紙,只能自己用自己的手帕或面紙。

 

我們必須改掉那種一看到有人在哭立刻就遞出面紙的壞習慣,那是自以為是的善意,可是這個動作帶有社會意義的暗示,哭泣的當事人收到的訊號是:「你麥擱靠啊(你別再哭啦)!你哭了足難看!(台語)」

 

有人問:「許醫師說不能拿手帕或面紙,可是看家屬哭得那麼傷心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回答說:「家屬想要哭,我們不讓他們哭,只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悲傷的家屬?請問這是『誰』有問題?」

 

何況我們自問會在什麼人面前哭泣落淚,通常是最親的親人或最好的朋友,那現在悲傷的家屬敢在我們面前哭泣落淚,就代表把我們當成最親的親人或最好的朋友。但是我們因為自己無法面對別人在面前悲傷哭泣,只好逃避或是把對方當成問題的對象加以解決,其實應該被解決的卻是我們自己!

 

如果真的還是想要給面紙,請耐心的等待,悲傷者從放生嚎啕大哭到低聲啜泣,等他宣洩告一段落時,他的手會去東摸西找,代表他需要面紙,這時才可以給他。

 

六、不要叫我節哀順變!

 

我一直告訴大家:不可以說「節哀順變」、「人死不能復生」、「不要太難過」等這類的「成語廢話」!當一個人面對親人死亡,旁人即使說再多的如「節哀順變」之類的廢話,當事人絕不可能因此就可以不再悲傷,因為這些理智的話語絕對無法安慰處在情緒、情感當中掙扎的悲傷者。

 

此時他們最需要的其實只有真心的陪伴,沈默的陪伴可能比有口無心的廢話一堆更管用。握著他們的手、搭著他們的肩、輕拍他們的背,把自己的肩膀借他們靠著哭泣落淚,都比光說話有效。實際上能哭得出來才有可能抒解悲傷。

 

悲傷會隨著時間變淡,即使還是會在某些紀念日或特殊場景引發強烈悲傷,我們不建議刻意壓制悲傷。只要是人,就應該有血有淚、會悲傷會哭泣。容許悲傷的存在,直接去面對自己的悲傷情緒,才是最佳的方法。

 

只有在你真的有這樣的感覺時,才可以說:「我知道你的感受」。更好的方法是藉由在場的傾聽,從行動中表現出你的關懷。如果你不知道要說什麼,那就什麼都不要說,或者說:「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旁人能做的就是細水長流的陪伴與支持,太多的建議與作為通常是有害無益的。

 

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會被悲傷的挫折打敗,很多人在失去親人後反而將悲傷轉化為成長的經驗與進步的動力。

 

我們不想再聽到「節哀順變,好好保重」之類言不由衷的廢話,更不需要收到「忘掉悲傷的過去,趕快走出來」之類不合人性而且不切實際的建議。

 

我們需要的不是表面的安慰言語,而是真心沈默的陪伴與細水長流的關心,讓我們變成彼此之間可以支撐的臂膀、緊握的雙手、溫暖的擁抱與溫柔的心靈。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