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一個人時間,會變得很有人氣!劉黎兒:自己幸福,跟別人在一起才能幸福、享樂

撰文 :劉黎兒 日期:2021年03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一個人的時間是很奢侈的,能好好活用,人生會截然不同。一個人的時間不是需要打發的時間,反而因為不夠用,需要不斷去製造一個人的時間,因此絕對不要因為日程表上出現空白,就非要填滿不可。

如何製造一個人的時間?除了讀書、聽廣播、戴耳機外,可以沒事就到Café坐個三十分鐘,什麼也不想;或是寫寫自己最近在想什麼、想做什麼,這段時間關掉手機,不要被各種來訊打擾。

 

或是一個人去看電影,自己的感想不會受別人影響,不是所有的事情、想法都必須跟別人分享才行;或一個人搭車離城,遠出一下;或一個人開車,盡情自言自語,像在跟街道風景對話。絕對不是瘋子,不要擔心!

 

典子說:「只要有時間,我就一個人自問自答,或許幾十分鐘,或許更久!如果旁邊有人看到會笑我吧。不過至少我可以多理解一下自己的事,這是很辛苦的一種訓練呢!一點也不開玩笑的!」

 

日劇《孤獨的美食家》男主角井之頭五郎也強調,「吃東西時,最需要不被干擾。怎麼說呢……吃東西是一種靈魂的救贖,也因此需要一個人,寧靜而豐富。」這就是孤獨美食的真諦!

 

不過,不僅吃東西,吃精神食糧「閱讀」也是;或自己一個人逛街,看到自己喜好的物品時,也不喜歡店員來問三問四,反而失去跟那件物品單獨面對面的機會,因此日本有些好店,會貼了字條說:「如果您需要店員協助時,請不吝呼叫。」不讓店員緊迫盯人,破壞一個人特有的境界。

 

卸除跟外界的接觸、聯繫,製造一個人的時間很重要,一個人的時間是凝視自己、正視自己的好機會,才會有許多新發現,甚至可以創出大事業或自己人生的新鴻圖;自己一個人能過得很好,和兩個人、三個人或很多人在一起也才會過得很好。

 

如果好好珍惜一個人時間,不可思議地,身邊就會有很多人靠攏過來,變得很有人氣。因為珍惜自己一個人時間的人,懂得珍惜自己,也會珍惜別人;自己能享獨處之樂,跟別人一起更能享樂;自己能幸福的話,跟別人在一起也才能幸福,才會帶給自己與他人豐富的人生。

 

如果一個人不珍惜獨處時間,很容易自怨自艾,人生也會貧乏化,無法帶給別人快樂與幸福,更無法開創多重而充實的人生。獨處太可貴,是別人求之不得而羨慕的極品時間,好好活用吧!

 

單身不絕對,有伴也不排斥

 

五十一歲藝人菊池桃子跟六十歲的經產省經濟產業政策局長新原浩朗再婚,新原是初婚,曾經和新原一起工作、也是新原小一屆的學弟經濟再生大臣西村康稔表示大吃一驚,因為感覺「新原是一直謳歌單身生活的人,怎麼會突然就結婚了?接到通知時啞口無言!」

 

世間會出現許多自己意想不到的事,但這才有趣呀!雖然單身生活值得謳歌,不過也不必特別排除有伴的可能,因為即使有伴,只要兩人投合,未必要結婚或同居,一人+一人未必等於兩人或三人、四人,可能是一.五人或許是一.二人。

 

有許多單身朋友,到了四十、五十歲之後結婚或找到伴,即便如此,還是維持原來獨居生活型態的人也不少,也就是偶爾才去對方家過夜的「通婚」,或是成為固定伴侶,有空時約會,一起吃飯,一年一起去旅行兩、三次等,維持「朋友以上」的關係。

 

許多朋友謳歌單身的最大原因,是由於時間與金錢可以全部自己決定,享有最多的自由,思考行動自然也自由,不需要接受任何人的事前或事後檢閱,因此不想放棄。

 

事實上,許多女人會對謳歌單身生活的男人動心,男人也同樣很容易愛上謳歌單身生活的女人,因為這樣的人專心地投入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情上,不論是工作或興趣,格外有魅力。許多人不是在自己對愛情或婚姻積極有欲望時找到伴侶,反而是很享受自由時更吸引人,而且也比較容易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人。

 

好友謙志郎十年前曾用筆名寫了一本「婚活」的書,不過當時婚活熱在日本已近尾聲,沒有大賣。那時謙志郎已婚,以過來人的身分指導女人尋找適合人選,他認為應該要突破一些盲點,才不會搞些自我感覺良好的錯誤行動。像是選男人,其實只要「清潔又健康」,然後對味就好,其他條件都是多餘的。

 

或是他奉勸女人不要老是琢磨自己,不要弄許多男人比較不熟悉而會怕怕的艱深藝術涵養,也不要老是去塑身沙龍或美甲沙龍,或全身名牌,打扮成無懈可擊的女人,讓男人溜之大吉;女人還是留點隙縫,讓男人安心些。

 

沒想到他謙志郎自己在五年前離婚了,現在的他五十歲,想到自己還有三十年的人生,決定還是重新找個伴,有固定可以談心的人還是不錯的。

 

謙志郎決定換個角度,改從男人找女伴來思考,他發現女人說「什麼都好,其實就是什麼都不好」,希望男人多多關心女人,而且也需要男人多多誇讚,所以,要仔細觀察女人才行。

 

 

謙志郎單身獨居幾年,也發現謳歌自由的女人很吸引人,因為這樣的女人非常獨立自主,不依賴人,也不會現實地只看男人的經濟條件,這樣的女人對自己或對別人都很負責,本身就有內涵,比較能一起談人生。

 

謳歌單身自由的男人或女人現在反而很搶手呢!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究極一人行》,遠流出版,劉黎兒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快樂,並非一切完美,而是「不糾結」在那些不完美!敞開心扉感受,做自在快樂的自己

撰文 :何權峰 日期:2021年03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快樂並非一切完美,而是不糾結於不完美。

假設你剛享受完一頓豐盛的晚餐,坐在一張舒服的沙發上,翻開這本書,剛好看到這個地方。此刻,你內心平靜,根本想不到有什麼問題,沒有任何不愉快。不過,如果你把視線從書本上移開,仔細環顧四周,也許你會發現以下的情況:外面聲音很吵、椅墊不夠軟、房間有點悶……。

 

此刻,你內心有什麼不同的感受?你本來舒服自在—就只是坐在椅子上看書,但當你有了「外面吵」「椅墊硬」或者「房間悶」上列念頭時,你體驗到什麼?原先的那份安然,已經不復存在,對嗎?

 

當你對自己的處境變得不滿時,你無法舒適自在。你無法在百般挑剔時還欣賞當下,你無法在抱怨時還能享受此刻。

 

你無法在百般挑剔時還欣賞當下

 

我曾帶幾個學生參加研習,安排好宿舍後,我注意到有個學生不斷挑剔,「這裡的床好硬,棉被有點發霉,牆面到處斑駁,在角落裡,我看見一隻蜘蛛,我最討厭蜘蛛,天啊!這浴室的水龍頭都鏽了……」他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掃瞄,嘴巴說個沒停。

 

我忍不住打斷,我說:「你一定經常不快樂,對嗎?」

 

他愣了一下,問道:「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很會挑剔,而我從沒見過一個快樂的人是如此。」

 

嫌惡之心無處不在:公車上擠滿人,下雨泥濘,我們會心情變差;前面的人走路或開車太慢,惹的我們不耐;車子誤點,孩子們太吵,店員的口氣不好,火氣就上來。只要感覺有一點熱或冷,就受不了。不計其數的情形令人惱怒,奪走當下的快樂。

 

有人或許會回答:「是『這些事』令我們不快樂,並非我們選擇如此。」

 

是這樣嗎?以前炎炎夏天,常聽學生抱怨:「天氣熱讓人煩躁,心情差到爆!」而現在有了空調設備,再也不用忍受夏天的炎熱。問題是:自從有冷氣之後,大家是否從此就快樂?

 

你無法在抱怨時還能享受此刻

 

還記得童年時期在夏日午後。為了戲水抓魚,常跟我弟光腳走在沒有遮蔽的大安溪河床上,沿途石頭燙腳,曬得滿臉通紅,汗流浹背,卻樂此不疲。我們也常看到夏日在海邊戲水的人群開心玩樂。

 

那麼,到底是什麼東西阻礙我們無法得到這份快樂?

 

倘若我們認為,只有在某些條件下,我們才會快樂:氣候一定要宜人,環境一定要舒適,交通一定要順暢,餐點一定要好吃,生活一定要平順。當事與願違時,我們就會心生厭惡,最後演變為各種負面情緒。

 

冬天天氣冷,夏天天氣熱,有時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事情原本就是這樣;下雨並不會帶來不快樂,除非你厭惡下雨。換句話說,喜歡雨天的人生命更加快樂,也更能適應各種環境條件。這簡單的道理在各個事情上同樣適用。

 

我常拿露營的例子:在那裡環境比家裡要簡陋,水源,照明都不便,睡覺的床、桌椅也沒家裡舒適,沒有電視、冰箱、沙發,空調設備,還有蚊蟲蒼蠅,或突如其來的風雨,但卻很少聽到有人不滿抱怨。怎麼回事?

 

快樂不代表一切都很完美,而是我們選擇了不去糾結於那些不完美。因為放下了平時要求事情的習慣,反讓我們體驗不同的樂趣。

 

每當情緒生起時,你可以檢視當下的感受。當下這一刻,你看到了什麼?你的內心發生了什麼事?你會發現,一方面你看到了發生的事,另一方面你並不想接受那個正在發生的事,對嗎?然後你的情緒就會開始受到影響,從不安、不快到發怒,情緒的強度取決於厭惡的程度。

 

現在試試看:不要厭惡排斥,放下那個念頭,心是否也平靜下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所有經歷,都是為了成就更好的你》,幸福文化出版,慕容素衣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情緒就像天氣,但心可以是天空!試著這樣放鬆,感受生活富足、自在

撰文 :劉軒 日期:2021年02月2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2021年元旦當天,身處於台北的超級寒流,被下個不停的雨悶壞了,我臨時起意:全家去南部一遊!

我們買了高鐵自由座,兩個多小時後就到了左營。高雄竟然是晴天,氣候宜人!我們迅速脫掉外套塞進背包,太太和孩子們都露出微笑。

 

我聯絡一位當地的老朋友,他也帶了家人出來。我好幾年沒見到他的兩個孩子,上次見面都還是小不點兒,現在念國中的大女兒已經亭亭玉立、小女兒活潑又鬼靈精怪,與我兒子川川一拍即合。我們兩家人坐渡輪去旗津,散步到一間海邊餐廳,坐在戶外享受著夕陽、音樂和美景。

 

我知道,去年對這位朋友來說特別地慘。在台灣住了二十幾年的他,原本計畫要帶妻小搬回美國。他們做了所有的安排,將房子退租、賣了車、辭了工作……然後新冠肺炎突然來襲,打亂所有的計畫。他們最後決定留下來,但一半的家當已經上了貨櫃船,飄洋過海了。

 

不只如此,有天他在家裡陪女兒玩,突然倒在地上翻白眼抽搐。幸好老婆在家,立刻幫他做人工呼吸並及時叫到救護車;後來確認是腦血管梗塞!不幸中的大幸,是這次的中風並沒有對他造成永久的傷害,但我們見面時,他還是看起來比以前緩慢一些。

 

坐著聊天時,老友說:大腦真是個奇妙的機器啊!對自己中風的整個過程,他竟然完全不記得,只知道上一刻在跟女兒下棋,下一刻就躺在地上,看著四周的醫護人員。那種感覺像是自己突然切換到另一個平行宇宙。誰知道?也許在另一個宇宙裡,他還在繼續跟女兒下棋呢?

 

2020這一整年,感覺真的很像進了某個平行宇宙。每天看著新聞畫面,令我難以置信,從小住了二十幾年的紐約市竟然變為空城,第五大道的精品店釘著木板,時報廣場的LED牆依舊默默地閃爍著,街上卻只有一兩個縮著脖子、快步走過的行人。

 

如果你向來有高度的規律感和控制慾,過去這一年應該特別難受,因為一切都處在未知的邊緣,似乎隨時都會失去控制。但話又說回來,什麼是控制呢?

 

控制,就是我們在意識下所做的決定。我們能控制天氣嗎?不行。

 

但我可以待在連下了二十天雨、冷得發抖的台北,或帶著全家跳上高鐵,把自己移動到一個不下雨的高雄—這是我能控制的。


 

即便是回到台北後,天氣還是陰雨綿綿,但我知道自己有這個選擇。

 

光是知道這一點,就足以讓我的心情比較不受天氣的影響。

 

選擇權等於自由,而自由使人快樂。我們努力工作賺錢,不也就是為了給自己未來更多選擇權嗎?

 

但很可惜,許多人不是這麼過日子的。他們有很好的條件,卻把自己的生活搞得沒有條件。他們努力給自己打造了金籠子,驕傲地守著籠子,卻很不開心。聽他們抱怨,看著他們成為自己的情緒俘虜,你會感覺到他們的腦袋裡是一個充滿了風暴的平行宇宙。

 

要感受富足、自在,我們必須正視自己能夠控制什麼,以及無法控制什麼,並懂得善用自己的選擇權。那天坐在旗津海邊,看著無雲的天空,我很感謝自己有這個自由,並能夠採取行動。老友也覺得慶幸,自己雖然在一個不是那麼如意的平行宇宙,但起碼天氣還不錯。

 

我們的情緒就像天氣,每天都在改變,雖然有時不穩定,但也不會持續很久。就像是太多雲會讓人想曬太陽,太陽太大也會讓人想找地方乘涼,情緒是一種訊號,告訴我們該如何行動;我們應該聽取自己的情緒,但我們不等於自己的情緒。

 

哈佛大腦神經學者吉爾.博爾特.泰勒(Jill Bolte Taylor)博士說:

 

「人只需要九十秒來注意、識別,並讓一個情緒自動消散。下次感到不悅時,用九十秒鐘靜觀並識別自己的感覺(例如:我在生氣),就可以讓大腦的杏仁核冷靜下來,避免憤怒爆發,並幫助你恢復控制。」

 

事實上,我們總是有選擇的餘地。當你認知自己的意識其實是情緒所發生的舞台,永遠比情緒更高一層,也就可以比較泰然地看待情緒本身。

 

所以說:天上總有雲,但你是天空。

 

這本書的面向非常豐富,核心理念就是這個「選擇權」。下次當你覺得壓力大到喘不過氣、當事情並不如所願、當你覺得自己只想搥牆大叫時,請往後退一步、深吸一口氣,看看事物的本質,並知道所有的情緒都會過去。

 

辨識情緒之後,就採取行動來跟進吧!改變風景、轉換觀點、做個小實驗來微調生活,再看看會發生什麼。

 

也許約個老朋友,坐在海邊餐廳喝杯飲料、敘敘舊、看著自己的孩子們在沙灘上跑著,然後心想:這個平行宇宙,還可以接受。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天上總會有雲,但你才是天空》,三采出版,劉軒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快樂是選擇,我要給人微笑、也要給人溫暖!現在開始相信,你配得起有趣的人生

撰文 :雪兒Cher 日期:2021年02月2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過去兩年來我過得很不好,也說不上來哪裡不好,我覺得那是一種心理狀態的轉換,曾經我的文字充滿了溫度,演講充滿了熱情,曾幾何時我覺得站在台上的自己,好像少了靈魂一樣,我的旅行不再擁有出走的意義,我迷失在世界的地圖,卻不知道下一站該往哪裡走。

一直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卻也一直被生活推向前,茫然的往前走,走在我努力很久的道路上。

 

直到有一年我參加Airbnb的花蓮踩線團,住進了市區民宿法采時光,那個晚上一堆記者還有我圍繞在主人冠羽身旁,聽他十幾年前如何從桃園搬來花蓮,將這棟有歷史的老宅改造成餐廳,還有如今的民宿,裡面的設施一點一滴都是自己打造,那時候還建立了一個花飄聚落,叫做「慢城花蓮」,集結了許多在地年輕人去打造花蓮的新風景。

 

那時候我心想,這樣的自我介紹到底是講了幾千次,幾萬次,看著民宿主人炯炯發神的眼光,溫暖而堅定的分享在這裡的美好,我彷彿看到了後面在散發DREAM JOB的人,心想「他一定很愛這塊土地,不然怎麼會這樣付出。」

 

隔天一早,大批的踩線團人員都提早離開,只有我決定留下多睡一回,管家阿仰幫我準備了豐盛的早餐,冠羽也陪我一起吃早餐,他說很多時候民宿主人跟客人最常相處的時間是早餐,離開這個時候,客人出門回來就已經疲憊不堪,此時他會泡一杯咖啡,陪客人聊聊這趟旅行,也是他蒐集客人故事的時光。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眼前的民宿主人特別溫暖,你可以把人生中最不堪跟不安都告訴他,把積壓在心裏的煩惱還有回憶在這裡留下,我說這個世界若有解憂雜貨店,那麼你們這裡就是解憂民宿了。

 

提起行李離開這裡,我把曾經人生悲傷的故事留下,對於未來有了新的想法,以前旅行、演講很快樂,那是因為我在做傻瓜,傻瓜不會計較得多得少,傻瓜就是說哭就哭,說笑就笑,傻瓜的快樂很簡單,當我不傻了,就變的計較誰比較多,誰比較不好。

 

對我來說,民宿主人就是個傻瓜,老是做不會幫他累積財富的行為,老是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但他不抱怨,而是想改變,於是旅行出走對我來說有了另外一層意義,不要去看眼前執著的困惑,回到原本你最想做什麼。

 

 

洄瀾的呼喚,不只是七星潭,還有溫暖的人們

 

再次回來,我訊息冠羽能否跟他喝杯咖啡,內心也很不好意思,約的臨時,還帶了一群朋友拜訪,不過他很願意把兩個小時時間讓給我們,聊聊最近生活與想做的事情,我覺得像是回家一樣,聽家人在分享最近過得好嗎?

 

這兩年間,一直以來,我都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帶家人去旅行,四處演講生活,只是我明白,自己的心一直都不堅定,也沒自信,過去想成為一個很強大的人,讓人依靠的人,告訴別人「你可以離職去旅行!」告訴別人「你不用理會別人的聲音。」隨之而來,是酸民,是酸言,還有酸語。

 

這幾年,開始我慢慢築起了心房,設下了規則,轉變得防守,保守跟內斂,卻沒有像過往文字宣洩太多情感,交友付出太多的時間心力,以為在保護自己,其實我在隔離自己。

 

一群人相處的時間很短,他總是毫無保留告訴你,他做了什麼,他的努力,他的期待,他在衝撞體制,他在為這塊土地努力,對我來說,那是一種光芒,會覺得存在是一種幸福的希望。

 

每一個人,都很努力生活,但沒有多少人,能努力為「他人」生活。

 

曾經我也很努力的寫作,幫助那些想出去卻困難重重的人,告訴他們,你們可以做到,你們可以變得更好,但好幾次被當浮木的經驗後,我從載了很多人的巨船變成了獨木舟,心也變得特別孤單難受。

 

或許,我們都在找一個模仿的對象,一種嚮往的光,你會告訴自己,人有很多種選擇,有人選擇名利,有人選擇富貴,但有人的溫暖,也是我可以去努力的學習的。

 

當你遇見很棒的人,自然也會希望跟他一樣變成很棒的人

 

曾經我希望自己變成一個很厲害的旅人,能走遍世界,能去很多地方,現在我希望自己是溫暖的旅人,堅定自己的善良,走自己嚮往的路途,即使迎面而來還是荊棘之路,困難重重,但要相信你是誰?不重要,你是個溫暖的人,困境之中也能看見希望。

 

當你遇見很棒的人,自然也會希望跟他一樣變成很棒的人,那麼我也希望是你遇見那個很棒的人,給你嚮往的光。

 

(本文獲「雪兒 Cher」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原來我們與憂鬱這麼近!拒絕在一起「共享寂寞」,這樣做才能真正地聚在一起

撰文 :劉軒 日期:2021年02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當網路與空氣一樣普及,科技孤立是大眾皆知的文明病時,我們需要更多面對面的空間,真正地相聚,不是在一起共享寂寞。

「前幾天我回到家,看到兒子跟幾個同學在廚房,你知道他們在幹什麼嗎?」老友跟我說:「一群年輕人圍著餐桌都沒在講話,全在玩手機!我後來問兒子:『你要麼就自己玩,何必找一群朋友來零互動?』我兒子竟然回答:『爸,這就叫在一起寂寞(lonely together)!』」

 

lonely together,在一起寂寞,多麼「超齡」的意境啊!以前這種形容可能會讓人聯想到不幸福的婚姻養老院的惆悵,現在卻適用於千禧世代。這兩個英文字印在T恤上還挺文青的,作為咖啡店名也不錯。

 

「在一起寂寞」,也可以說是都市剪影,不是嗎?大城市的人口持續增加,距離感卻沒減少。上下班時的地鐵站萬頭攢動,通勤者忙著閃躲彼此,頭上掛著大大的耳機,每個人都幾乎成了「感官絕緣體」。人類的文明發展至今,大概還沒經歷過這麼擁擠又這麼無交集的存在狀態。

 

賓州大學心理系曾做過一個大數據研究,統計數萬個臉書用戶一年下來的貼文,把最常使用的字化為詞雲,再把這些詞與用戶的心理測驗做交叉比對,發現不同心理狀態的人(例如樂觀和悲觀)所慣用的詞彙都有差別。

 

你猜,哪個詞與憂鬱症有最強的關聯?

 

這個詞就是寂寞。想一想,寂寞這個詞的使用,竟然跟憂鬱症有最高關聯,那寂寞的心情,又與憂鬱症有多高的關聯呢?

 

憂鬱(depression)這個詞,就是一個低潮、缺乏動力的狀態。很多患有憂鬱症的人什麼都不想做,不想出家門、不想回簡訊,更不想與人有面對面的接觸。

但一個人越是待在家裡,越不與人接觸,越缺乏互動帶來的活力與好感,越可能會感到極度寂寞。

 

近年來,我們看到憂鬱症患者比例大幅增加,或許正是因為在行為上,越來越多人選擇在家裡獨處。

 

在家獨處的人雖然可以用電子產品,好像跟外界保持互動,但當他們關掉電腦、手機時,還是在一個寂寞的狀態。心理學告訴我們,人類除了需要食物、睡眠、性之外,與他人的互動也是一種基本需求,而它的重要性遠遠超過我們之前的認知。所以,人類常常在尋找這種跟彼此互動所能帶來的好感。

 

科學家就曾使用磁振造影,在人瀏覽社群網站時,同時觀察他們的大腦運作狀態,發現當人獲得來自朋友的點讚時,所觸及的部位就好比獲得了一個擁抱。但這個虛擬的擁抱,並不能夠完全代替真實的肢體接觸。

 

如果社群網站確實能給我們同樣的滿足感,那人們越使用社群網路就應該越快樂才對,但最新的綜合分析依舊明顯地顯示:人們使用網路的時間越長,就越容易不快樂,也越發容易感到孤立。

 

所以,我們所看到的這種現象,其實是一種「代糖」的效果,似乎有熱量,但只是一種味道,沒有太多營養成分。

 

之前回紐約時,發現街上的流浪漢變更多了。也許是夏天的關係吧,幾乎每個路口都坐著幾個街友,不只男的,還有婦女和年輕人,而讓我更錯愕的是,其中有一半都在喃喃自語。

 

你不用學心理學也能看出,那是一種精神疾病的症狀。這些人陷入幻覺幻聽,彷彿身邊有個朋友在跟他們對話,但其實閃過他們面前的,只是城市的車水馬龍和疾走行人的大腿。

 

前幾天,我在下城看到一個詭異的景象:一位街友靠著牆角,對著某位假想仇人咆哮,不遠之處站著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子,也在大聲地自言自語。當西裝男側過頭來時,才看見他耳朵上塞了個小小的藍牙耳機。

 

的確,我們現在的許多行為,古人看來一定會覺得像是瘋子。我們會對著一個小小的盒子哭笑;一群人坐在地鐵的車廂裡,卻沒有任何眼神的交集,甚至連好奇的眼光都沒有;一群年輕人圍著餐桌,有男有女,每個人低著頭,手指很忙碌。

 

但在內心深處,我們還是需要彼此,因為我們是有溫度的動物,還是需要與同類在同一個空間裡取暖,於是共處的時空,就成為了一個必要卻又尷尬的過渡期,呈現了「在一起寂寞」這樣的詭異狀態。

 

我還是相信有一件事不會改變,那就是人與人之間對於互相認識、接觸的需求,因為這是我們身為社群動物,數十萬年進化得來,寫入大腦底層的生存程式。

 

物極必反,也會造成社會和文化的輪迴。每當一個現象發展過頭了,又會按照人性的軌跡被拉回來繞一圈。

 

舉例來說,當數位錄音科技已經進步到幾乎「零失真」的時候,卻看到了黑膠唱片的逆襲;當音樂唾手可得,點兩下就有的時候,許多人反而回頭去蒐集實體唱片,還陶醉於那種失真、有點雜音,但比較「有人味」的聆聽體驗。

 

近年來,被網路購物打趴的實體商店在連續低迷了多年後,開始有一些實體零售回溫。在美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獨立書店的復興。

 

最近,我看到一篇報導,訪問布魯克林格林堡一家獨立書店的老闆,她說:「我們這裡有握手買賣的文化,而網路書店沒有。」握手買賣,多麼貼切的描述!一個充滿體感的術語,形容店員與顧客的交流,了解顧客需求並為其推薦,就像是店員握著你的手,幫你把脈,看到機器演算法看不到的東西,從你的眼神中判讀你真正的需要。

 

這個就是人工智慧和大數據還沒有辦法比擬,也是人在未來社會中存在的最大價值:我們聽得懂話中話,看得出眼神背後的心情,感受得出語氣的溫度,嗅得出人情味;在這個當下聚集的時空,只要重新啟動老天給我們的感官,所獲得的訊息是更真實的。

 

也許,在不久的未來,當網路與空氣一樣普及,而科技所造成的孤立是大眾皆知的文明病時,我們會設計出更多面對面的空間,或是社交的禮俗,讓人能夠真正地聚在一起(get together),不只是在一起寂寞(getlonely together)。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天上總會有雲,但你才是天空》,三采出版,劉軒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因為無常,才更該珍惜日常!要記得,每次出門都是離別、好好把握每個簡單不過的一天

撰文 :劉軒 日期:2021年02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因為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這個世界,所以更是要把握每一個當下、每一次相聚、每一個簡單不過的一天。

那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早晨,我正在哈佛校園附近的餐廳吃早餐,看到一個人快步閃過窗戶,走路有點太快了。他轉身衝進早餐店,跟老闆不曉得說了什麼,老闆聽了大喊:「喔,我的天!」

 

我覺得不對勁,過去櫃檯買咖啡,想趁機旁聽。

 

老闆說:「咖啡送你,我今天不賣了!」

 

「發生了什麼事?」

 

「我朋友剛剛告訴我,兩架飛機撞進了紐約的世界貿易大樓啊!」

 

我跟著老闆一起跑去街對面的學生中心,那裡有個電視牆,遠遠看到一大群人在那裡圍觀,當我們靠近的時候,聽到所有的人大聲尖叫。

 

畫面上,原本兩棟世界貿易大樓,現在只剩一棟了。

 

在那個當下,我突然想起:以前的大學室友李察,就在那裡上班!

 

掏出手機,旁邊的人說:「試過,線路全斷了!」

 

我衝出學生中心,竟然直接撞見李察的弟弟,他當時還在念大學,一個一百九十公分高的壯漢,衝上來,抱著我泣不成聲。

 

我回到住處,看了一個多小時的新聞,才發現手上始終還握著那杯咖啡。咖啡涼了,手僵了。

 

事情發生後,我趕緊回到紐約,找到了一個機會,在曼哈頓臨時建立的「家庭援助中心」當義工。那是一個三千六百多坪的開放空間,有六十幾個攤位,專門協助受害者的親屬申請經濟補助,做心理輔導。

 

走進家庭援助中心,有個巨大的布告欄,上面貼得密密麻麻滿是家屬影印出來的海報,上面是親人的照片,寫著:失蹤(missing)。我們不能說「罹難者」,因為很多人聽到都會大喊:「他不是罹難者,他還沒有死!」

 

他們坐在折疊椅上,好長好長一個隊伍,我看到一名愛爾蘭籍的婦女,挺著大肚子,身邊兩個小孩繞著她轉圈圈。她先生是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消防員,大樓崩塌之後,就沒了消息。

 

她對我說:「那天他出門前本來要抱我一下,但前一天晚上我對他不高興,所以,我背對著他,就聽著門這麼關起來了。天哪!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如果他活著回來,我發誓,我會緊緊抱住他,永遠不會讓他離開我!」

 

我只能握著她的手,靜靜地聽,想不出任何恰當的回應。教授警告過:面對受創者的情緒,輔導者必然會受到影響。

 

「你會希望對方不要受苦,但又無法承擔他們的痛苦,這時候你會變得很厭世,也可能變得很冷淡。這種『同情疲勞』會慢慢侵蝕你的意識,千萬要給自己一點喘息的空間!」

 

我沒有想到,同情疲勞,竟然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每天去中心報到,聽了一個又一個故事,回家洗臉照鏡子,簡直認不出自己憔悴的樣子。那段時間,我發現自己特別愛哭。回家看到爸媽坐在那兒看電視,看到我當時還小的妹妹在做功課,我會莫名其妙地開始掉眼淚。

 

我以為自己瘋了!

 

但後來我靜下心來,細細咀嚼這個感受,探索背後的思緒。我覺得那不是疲勞,而是激動。我激動的是自己的家人安康、平安無恙。

 

憑什麼我那麼幸運?憑什麼別人那麼不幸?我為自己的幸運感恩,但又感到愧疚;愧疚的又是什麼呢?愧疚自己沒有好好地活過?那也不合理啊!本來每個人的命就不同,我們不需要轟轟烈烈。能夠平凡中惜福,不要想太遠,好好地過每一天,不也就夠了?

 

那些突然失去親人的家屬,也都這麼感嘆:「我只要能夠與他,再過個簡單的一天。」

 

幾天後,我接到一通電話:「嗨,我是李察。我沒事,一切都好。」

 

我當下罵了好多髒話,是高興地罵。原來他老兄當天上班塞車,遲到了十五分鐘,因此逃過一劫!

 

他說:「我以後再也不會抱怨塞車了!」

 

十五分鐘在一輩子算什麼?

 

十五分鐘可以是生離死別的差異。

 

這一輩子,我們可能有多少個這樣的十五分鐘?

 

其實很多,如果我們能夠活在當下(be present),好好地活,就是珍惜當下的每一刻。

 

李察現在住美國,我住台北,但是自從2001年起,我們每年都會相聚一次,連著好幾年,都是他搭二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來找我,我回紐約也一定會找他。後來他結婚了,搬去佛羅里達,我們還帶小孩在佛羅里達的環球影城碰面。

 

每次見面都很歡樂,也很感恩。

 

每個悲劇都是教訓,讓我們越發珍視在一起的時間;每個缺陷都是機會,讓我們可以用人間的愛去撫平。

 

每個相遇,即使擦身而過,都是緣分。

 

每次出門,都是離別;每次回家,都是相聚。

 

就因為總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這個世界,所以我們更是要把握每一個當下、每一次相聚、每一個簡單不過的一天。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天上總會有雲,但你才是天空》,三采出版,劉軒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