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我變成了勞勃狄尼洛!退休後,別當傳統老古板、要做有價值的「活歷史」

那晚,我變成了勞勃狄尼洛!退休後,別當傳統老古板、要做有價值的「活歷史」

1月14日晚上,老師要帶著全班同學去板橋榮家,為這些老榮民演舞台劇。因為我所有該修的學分在這場表演後,即可全部完成,所以當晚就是我在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的最後一堂課。

 

這堂課其實是戲劇系的課,課名是「創作性戲劇理論研究」,老師在學期初就告訴大家,期末要用一場舞台劇來驗收學習的成果,但真正能用來發想劇情與彩排只有兩堂課的時間。

 

如果要讓全班19個同學都上台演戲,恐怕一來排演時不易全員都到齊,二來每個人分到的角色能發揮的空間不大,所以我們建議老師分為兩組,並決定當晚總共演兩齣舞台劇給老榮民觀賞。

 

反向思考如何讓長輩開心

 

為了怕男女同學比例不均,就按性別各自猜拳。猜贏的同學為一組,猜輸的就是另一組。我是後者,然後我們立刻成立了一個Line群組,取名「輸的那邊」。看到群組名稱,大家都覺得尷尬好笑,所以決定劇名確定後,要趕緊換掉。

 

在大家腦力激盪劇本的時候,一開始一直圍繞著孤苦無依的老人生活做為劇情核心,突然有個同學說他們已經夠可憐了,不該再演他們的人生故事,反而該把重點放在如何讓他們開心,所以他提議用才藝表演的方式來呈現。我聽到這個想法,立刻附議,大家也認為這樣做,更能給他們平常枯燥的生活帶來一些歡樂。

 

我既不能歌又不能舞,所以立刻爭取做主持人,耍耍嘴皮就好。另一個女同學建議用「紅白大對抗」來串聯,大家一致通過,由我做紅隊隊長,她做白隊隊長。接下來,就由其他8位同學提出他們能表演的才藝。

 

各個經典表演都量身打造

 

第一個舉手的男同學是國劇科班出身,他說他可以唱「龍鳳呈祥」裡的老生。大家一聽,覺得實在是再適合不過的表演了,因為這些老榮民年輕時一定常常聽京劇,由他來第一個出場表演,肯定可以得到很大的共鳴。

 

既然有人表演京劇,另一個男同學就說他可以來一段「竹板快書」,來跟他PK。大家心想,怎麼會這麼巧,我們這組居然就有兩個人會表演這種傳統戲曲?然後由兩人來對抗,甚至可以用「天作之合」來形容了。

 

好的開始,真的成功的一半。接下來,有同學說她會跳街舞,另一個說她會跳彩帶舞,那就來做為第二組的對抗。這時,我對跳街舞的同學提出了一個疑問:「妳如果跳現在最流行的舞步,他們可能因為不熟悉而很難欣賞妳的表演。」她說:「對喔,那他們年輕時看的舞蹈是那些呢?」

 

我建議她要跳的是金凱利在電影《萬花嬉春》中的「雨中獨舞」,或是約翰屈佛塔的迪斯可。她立刻上YouTube找到這兩場舞蹈的影片,說她可以再加上麥可傑克森的「月球漫步」,成為一個組曲。

 

當個被諮詢的活歷史真好

 

這時,所有同學都看著我,因為接下來的表演節目,都可能要面臨到同樣的問題。

 

我突然發現自己成了《高年級實習生》中的男主角勞勃狄尼洛,因為我在這場表演中,成了他們可以徵詢的活歷史。我們的表演必須讓老榮民看得興趣盎然,就一定要給他們聽到或看到年輕時熟悉的音樂或影像。

 

第三組對抗是樂器,一是口琴,一是二胡。我特別建議拉二胡的女同學可以模仿當年戴著帽子自彈自唱的「金曲小姐」洪小喬,一定能勾起這些老榮民的美好回憶。

 

最後一組的對抗是歌唱,我建議當然要由鄧麗君來PK費玉清。同組同學覺得這樣的安排簡直太完美了,還說:「幸好我們有施爸,不然演完可能完全沒掌聲。」

 

最後,我們討論要用什麼音樂做為開場曲呢?我說當然是當年最紅的綜藝節目《群星會》的主題曲「群星頌」啦!這時,劇名就自然產生了,就叫《大觀群星會》。(因為板橋榮家在大觀路上)

 

這樣的節目安排在正式表演時,真的贏得全場如雷的掌聲。我和大家最後一起手牽手出來謝幕時,心情非常激動,不僅圓滿完成這次的表演,也圓滿結束我的學生生涯。

 

全家當天也有來看我表演,結束後並在舞台上合影,共同見證了老爸真正的「畢業典禮」。

 

▲《大觀群星會》贏得全場如雷的掌聲,施昇輝說圓滿了表演,也圓滿了他的學生生涯。(圖/施昇輝提供)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第三人生任我行專欄作者施昇輝《不窮不病不無聊:施昇輝的第三人生樂活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