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兼5份工辛苦養3女,珠寶詩人曾郁雯走出顛簸:開始為自己活「練習過得輕鬆點」

曾兼5份工辛苦養3女,珠寶詩人曾郁雯走出顛簸:開始為自己活「練習過得輕鬆點」

人稱「珠寶詩人」的曾郁雯,擁有珠寶設計師、作家等多重身份,將生活切割出鑽石般的璀璨多面。只是光燦背後,是歷經離婚、負債、獨立撫養3個女兒的人生顛簸。

由於離婚時承接前夫留下的龐大債務,她只得在經營珠寶店之外四處兼差,一度身兼寫作、教學、節目主持、演講等5份工作……。

 

和曾郁雯約在她內湖的工作室,雨後陽光灑落在小陽台上,眼前的花花草草未受風雨侵擾,兀自開得芳豔。她在新書《57+1的鑽石人生》中提及,人要活得舒心,就要創造美好環境,即使是多年前窩居在北市東區的寒傖公寓,也擁有一道鐵窗關不住的繁花美景。

 

歷史系半路出家,意外找對人生方向

 

在窘迫處依然綻放,彷彿是曾郁雯的人生寫照。她在台大歷史系畢業後走入婚姻,29歲因前夫創業意外成了珠寶店老闆娘,儘管半路出家,但幫客戶翻新舊件獲得讚賞,也觸動她找到未來方向。

 

「我常開玩笑說,自己是不小心被斜槓的人生,但是當你處在再不OK、迷茫的狀態中,也要去嘗試,努力讓自己有更多的選項。」她不避諱磨難的過往,但強調那些都是過程,如同礦石要熬過高溫淬鍊、割捨與打磨,才能變成一顆擁有完美切割的閃亮美鑽,「這個過程缺一不可。」

 

既然人生總不如預想,面對現實便成了一輩子的學習與課題。曾郁雯俏皮說:「以前別人說我腿很漂亮,以為是奉承,現在才知道別人是真心稱讚我。」她坦言因更年期身材「走鐘」,最怕會見久違的朋友,「那個驚訝眼神、表情,很難承受。」

 

▲2019年她親自帶團到日本黑川溫泉。(圖/曾郁雯提供)

 

練習把包袱丟掉,讓人生再輕鬆一點

 

沒想到她的糾結,在日本職涯諮詢師橫田真由子的《聰明女人背小包》書中找到答案:

 

「『小包』等於『你有限的人生』,裡面能裝入的東西只有一點點,一個人不可能背負所有的東西,因此,要慎重考慮帶什麼。」

 

原來當慣單親媽媽,她總背著以備不時之需的大包,卻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柳宗元《蝜蝂傳》裡捨不得拋下包袱、卻把自己累死的蝜蝂小蟲。

 

「我的人生大部分都是為別人而活,永遠擔心沒有把別人照顧好。人生苦短,生命可貴,不要為過去懊惱,不要在乎別人的眼光,練習把包袱丟掉,真的可以再輕鬆一點。」

 

婚姻沒有百分百完美,單身失婚不是失敗

 

她直言,從小的教育讓人們不敢面對失敗,也被「標準答案」制約,彷彿踩錯一步,世界就毀滅。「但真的別把單身、失婚當作一種失敗,婚姻裡面沒有100%的幸福快樂,如果婚姻真的不OK,還有一條路(離婚)可以選,這是一件好事。」

 

沒把人生侷限在唯一答案上,曾郁雯10多年前與作家林文義再婚,也選擇了「結婚不同居」的非典型婚姻。「我們都是創作人,我又忙,所以割捨掉兩人住在一起的模式,換來更大的空間,反而是我們維持婚姻的方式。」

 

她強調,這模式未必適用於每對夫妻,伴侶間一定要想清楚自己的想望與能力所及,「如果非要朝朝暮暮,就要接受朝朝暮暮過日子的問題。」

 

巧用距離的美感,換取想像空間

 

至於她,則用距離的美感,換取想像空間,而幸福時刻,則靜謐地觸手可及。「我的幸福時刻,就是起來在小陽台種種花草,喝一杯咖啡,不用趕時間去赴約會。夜深人靜,小孩子都回家、睡覺了,我就看我想看的書、寫作。」

 

這幾件事情背後,正是她一直嚮往的餘裕。「餘裕這兩個字代表『我可以』,比如時間、金錢或心境。」曾郁雯笑道:「像我們活到奔六,到這個狀況沒有餘裕,自己要檢討。」

 

「餘裕是要妥當安排才有,有些人放不下小孩,或沒有後援,永遠踏不出這一步,更不用說沒有後面的餘裕。」

 

金錢上的餘裕,則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夠用,一個是自由運用,如果今天買個東西要考慮很多,或需要徵求他人同意,那就沒有餘裕。你對錢與時間,要有掌控的能力。」

 

和朋友一起迎接老後,生活樂趣多

 

曾郁雯笑說,「如果可以調配,大把大把時間浪費也是可以。」但她不贊成太早退休,最好是規劃好想做的事、與幾個朋友一起迎接老後,「吃飯有吃飯的伴、爬山有爬山的伴,最好去參加社團認識一些新朋友,有舊有新,生活會比較多樂趣。」

 

「都到了熟齡,就是好好安排後面的人生,我們這一代已經不像老一輩養兒防老,唉喔,你把自己照顧好就好了!」她坦率大笑。生命於她,是一場流動的盛宴,享受當下,善待自己,那才是美好的老後。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