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後,要愛自己更多!我決定做幾個呼吸對自己說:選擇因為愛而去做所有事情

撰文 :郭葉珍 日期:2020年12月29日 分類:退休規劃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認識與傾聽自己身心的聲音,給予它包容,並依照實際狀態調整生活的步調。

進入學術界以來,我是沒有在管身體痛不痛、累不累的,只要目標在那裡,我就使命必達。

 

認識到有自己與自己相愛這回事,是從學了正念認知療法才開始的。

 

做身體掃描時,我覺察原來身體被我操勞很久了,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是不痛的。從那個時候起,我開始疼惜自己,傾聽身體要跟我講什麼,有時把自己操得太過分時還會被身體責罵。

 

記得有次上瑜伽課做雙鴿式時,老師對學員說:「手要盡量往前。你的左胯很痛我知道,它很辛苦,值得給它一個微笑。」於是我就對我的左胯微笑。但你知道它對我說什麼嗎?

 

它說:「笑屁啊!笑,我就不痛嗎?還不快點把手縮回去!」但也因為我有好好地愛我的身體,所以以前那種舒張壓六十、收縮壓八十,感覺快要死掉的血壓數字,就沒再跑出來嚇人了。

 

還有一年寒假,我和哥哥跑到印度奧修中心去當翻譯。那時我翻譯了好多催眠、原生家庭探索、家庭排列之類的個案,從那當中,我也學會了如何去愛我心裡的小孩。

 

那個生理已經長大也會賺錢的我,會潛到冰山下找到那個住在我心裡、瑟瑟發抖的小孩,陪伴她、安慰她,跟她說她很安全,跟她說她很棒。久了,那個冰山下的小孩也就浮上來了,現在我們常常會聊天。

 

就像前陣子我的論文被學術界Benz、BMW 等級的期刊接受了,我就跟我內心的小孩說:「我們怎麼這麼棒啦!我們去吃茹絲葵吧!不用等人揪,我們自己去!」但我內心的小孩很不好意思地說:「不要浪費啦,要去也要帶孩子一起去啊。」

 

我說:「可是我們這麼努力吔,又不是小孩的努力,他們要吃自己會去吃啦。走啦,我們自己去吃。」就這樣嚕來嚕去,最後我們達成協議,折衷後狂點外送來慶祝。

 

這樣和自己談戀愛的過程已經好幾年了,所以女兒已經很熟悉我的戀愛小劇場。這天,有學生因為其他課堂要求,要我寫些話給醫療人員打氣,還要站好給他們拍照。我把學生拍的照片給女兒看,說:「妳看,我好棒喔!我寫『有醫護人員的成全,我們才能這麼安全』有押韻吔!」

 

女兒說:「妳真的超愛妳自己的,一點點事也能自我感覺良好成這樣。妳要不要寫書告訴人家怎麼愛自己啊?」

 

我說:「好主意吔!說真的,自己跟自己相愛簡單多了。畢竟別人不會知道要說什麼才會讓你覺得被愛,但你知道自己最想聽到什麼,也只有自己知道收到什麼禮物才會開心。所以,還是自己愛自己比較快。」

 

女兒說:「但要愛自己,不簡單啊!我不覺得每個人都有能力愛自己,那是要修練的。就像我準備高考很累的時候,我絕不會跟自己說『妳已經很棒了』, 我只會說『 加油, 還不夠努力, 應該可以再盡力一點。』」

 

聽女兒這麼說,我才了解,原來這些年來我能夠與自己相愛,是因為我不是從理性觀點來要求自己,而是真的去傾聽與我相伴五十幾年身心的聲音,不僅給它很多的包容,還會依照實際狀態與需要去調整生活的步調。

 

以往我們都只在胸前抱著一本「規訓」,少了一本「愛的練習曲」,一切都不是跟著心走,而是依照著別人的期待走,但別人又不是我們,不會真的知道我們的想法與需要,難怪不會覺得被愛、不會覺得快樂。

 

為愛自己而做事

 

而我們都可以選擇放下規訓,改抱愛的練習曲,永遠都可以選擇要愛自己更多。

 

就像前幾天,我除了晚上回家睡覺外,人都在外面,所以房間超亂的。看到今天下午有滿滿的行程,我緊抓上午僅有的幾小時,打算把房間收拾乾淨、把信回完、把學生的論文修改完。我快速收起某位老師送我的繪本,歸檔我昨天拿到的證書,接著開始回覆信件。

 

但忽然間,我停下來覺察自己的身體問:「我的心情呢?」如果讓我評量此刻的愉悅程度,從一到十會是幾分?喔喔,愉悅程度是零分。那我幹麼這樣折磨自己啊?

 

明明繪本是個禮物,但在收它的時候我卻沒有感受到愉悅;明明那張證書代表,我學習到新知識可以幫助別人,但歸檔的時候我卻沒有感覺到愉悅;明明聯絡演講事宜,代表著我可以傳遞不用打小孩也有可以和孩子好好相處的方法,是件好事,但是當我急著回覆信件時,我卻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愉悅。

 

所以,我告訴自己:「等一下!」然後問:「為什麼急著把房間收拾乾淨?」「因為我認為房間『應該』要乾乾淨淨的。」;「為什麼房間就『應該』要乾乾淨淨的?」「因為現在不收拾乾淨,等到晚上回家已經很累,看到亂亂的房間,心情會更不好。」;「為何看到亂亂的房間,心情會不好?也有人的房間很亂但心情並不會不好啊!」「因為我受的教育告訴我,房間亂亂的是不對的。」;「但為什麼沒有做到教育教的事就會心情不好?又沒有傷害到誰?」

 

經過一番覺察才發現,原來當我沒把房間收拾好時,就會覺得自己不乖、不符合社會期待,若不符合社會期待就會招致批評。原來我的內心深處恐懼被社會排斥。

 

若以恐懼的心與這些禮物、美好事情相遇,實在是太不值得了;若以恐懼來對待自己,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所以後來我決定做幾個呼吸,告訴自己:「我選擇因為愛而去做所有的事情。」

 

於是,當我坐下來看研究生的論文,我選擇用愛的心情來看。也因此,當我看到學生沒校稿時,我才會耐心地在空白處寫下:「這一頁至少有五個錯字,我先不看了,等你修改完再幫你看。」而不是開頭就罵「你真是個不負責任的人,你以為我是你的校稿員嗎?」用愛來回應,不須貶低他,又可以讓他負起責任。

 

 

我喜歡在做一件事情時,是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為什麼而做。我喜歡覺察自己是因為愛還是因為恐懼而做。因為愛而去做每一件事,能讓我日日如沐春風。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和自己,相愛不相礙: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愛的正念生活》,三采出版,郭葉珍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命不長而且很貴!中年後,把簡單留給在乎你的人,至於複雜,讓那些人自己去複雜

撰文 :艾爾文 日期:2020年12月21日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生命不長,而且很貴,花在討厭的人身上完全沒必要。

畢竟人生是拿來計畫的,不是拿來計較的;生命要用在追求進步,不要用在被人耽誤。

記得,道理很簡單,人心才複雜,所以把你的簡單留給在乎你的人,至於複雜,就讓那些人自己去複雜。

聽過不少人說,遇到紛爭不要過度反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一忍事情就過去了,這道理大致上沒錯。

 

可有時候,就是會遇到專門挑對象欺負的人。你說話比較大聲,他就不吭聲,你一直沉默,他反而得寸進尺。你也許是為了和氣而當個好相處的人,可是看在這樣的人眼裡卻變成好欺負的人。

 

何況會欺負別人的人,不一定都是壞人,有時候好人也會欺負好人,輕則漠視別人被欺負,重則在一旁跟著起鬨。心理學家稱這現象為「黑羊效應」,無辜的黑羊即將被屠夫宰殺,其他人只在一旁默默觀看。

 

曾經聽過這麼一個故事。小曾是部門裡的新進同仁,某天用餐時前輩A跟全桌的人哭訴自己被客戶罵,擔心因此被主管盯上,最後失去工作。一旁的前輩G聽完,似乎是在安慰A地說:「放心啦,就算要裁員也輪不到你。沒看到有人剛進公司什麼都做不好嗎?笨手笨腳,聽說學歷還不錯,也不知道在學校都學了什麼。」

 

雖然沒有明講,同桌的人都知道G就是在暗懟小曾,近來部門新進人員也就他一個。沒想太多,小曾聽完眼睛直瞪著G,脫口就嗆:「至少我有學歷。」眼看氣氛變得不對勁,大夥急忙打圓場,用餐時間也提早結束。

 

確實,小曾剛進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學習,但他的努力是被認可的,主管也對他有所稱讚,本以為事情就這樣落幕,他也做好要跟G尷尬一陣子的準備。

 

誰知道,過幾天同事跑來跟小曾說,G到處跟其他人說他不好相處,連一個玩笑都開不起。

 

「你就別跟他計較,那個人就是這樣。」某位同事說出這句話想要開導小曾,其他人則用眼神跟著附和,等待一臉無奈的小曾回應。

 

***

 

「那個人就是這樣。」到底算不算一句安慰的話?

 

我認為如果這句話是自己跟自己說,那是一種看淡的釋懷,不是不會生氣,而是不對不必要的人生氣。然而如果是其他人希望你聽進去,說好聽是為大家好,卻也可能只是希望你多配合,而你吞下去的就不只是這句話,更多的是委屈

 

要知道,在這世上壞人很多,只敢欺負好人的恐怕更多。沒事暗諷你一下,看你沒反應,下次就當作你接受了。臨時委託你幫忙,幫他第一次忙會感動,之後習慣你的付出,哪天沒幫忙反倒開始埋怨。又或者,總強調自己才是委屈的一方,把其他人的協助當作是理所當然。

 

其實,自己有能力是應該伸出援手,但那應該是出於自願而不是被迫;你可以當個好人,但不能當個什麼都好的人。畢竟,每個人的時間都是自己的,為別人留時間是出於意願,不是出於義務。也並非被調侃就一定要反擊,但至少不能讓對方視為理所當然,很多時候你不為自己說話,別人也就覺得不需要為你說話。

 

要知道,對人好是應該的,但不是義務的。

 

有禮貌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

 

***

 

有個問題我不時會被問到:工作場合有些人敵意特別強,甚至會搞小動作,該怎麼辦?這類的人際問題說起來不少,內容不見得戲劇化,有時普通到好像就是職場本身該有的一部分。

 

的確,工作上的人際關係不能說不重要,大家都是每天會見面的人,總不能待在公司多久就尷尬多久。而我的回答經常是,如果處在不友善的環境裡,除了適當地表示自己的想法,更要記得:愈有本事的人,愈沒事。

 

先不論是否喜歡目前的環境,當一個人沒有足夠能能力離開所處環境時,行為跟想法幾乎是處處受限,甚至只能受人擺布。本事愈夠的人,在環境中的自主權愈高,即使暫時在不喜歡的環境裡也可以安心做自己。換個角度看,當你有能力時,通常是你選擇工作,而不是工作選擇你。

 

世上沒有掉下來的成功,沒有路上撿來的美好。穩定的生活,來自努力的生存,你的早起、熬夜、咬牙、堅持,都是為了積聚將來有能力選擇的資本,不用再去看誰的臉色。

 

所以,面對不公平的事情時,除了抱怨不公不義,也要對自己有更多的期許,而不是被動等待問題消失。你要相信,在任何的環境下,努力的意義都不是為了應付生活,是為了創造生活。而為了創造生活,你要有本事過活。

 

很多時候,我們難以選擇過想要的生活,無論是出身或讀書,是為了工作或為了生計,選擇權並沒有多少。時間用著它的方式在走,日子照著同樣方式循環,彷彿眼前的生活已是餘生的寫照。

 

然而,不論你現在遇到什麼樣的低潮,被多惡劣的人找麻煩,都要知道,少有人可以改變環境,但每個人都可以改變自己。活得用心,不是為了讓別人看得起自己,而是讓自己不用看別人臉色,可以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生活從來就不容易,但不代表就只能放棄。面對辛苦的日子,我們可以抱怨生活,也可以適應生活,更應該相信自己可以創造生活。然後在機會來之前多準備,在機會來之後敢行動,在成果尚未出現前,讓每一次的堅持都是蛻變的伏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在不完美的生活裡,找到完整的自己》,三采出版,艾爾文著)

 

熱門文章

掌握情緒的力量,愛自己,並心想事成!這樣做擺脫焦慮負面情緒,重拾幸福感

撰文 :石原加受子 日期:2020年12月18日 圖檔來源:達志(非當事人)
  • A
  • A
  • A

​有種情況是由於自己沒有主動出擊,因此感到寂寞或受困於負面情緒之中。如果你總是當個被動者,那麼,若得不到別人給的幸福,自己就無法幸福。

一個人總是被動生活,便會抱持著強烈的被害者意識(覺得自己總是受傷害)與犧牲者意識(認為自己總是為他人犧牲)。一旦有了這種意識後,會更不信任他人,自己當然會更覺得孤獨。

 

以下有個情境。假設有一位男性在運動場的跑道上走路。

 

他走著走著,遇到了障礙。原來有人正在進行清掃作業,以機器抽吸跑道旁樹木掉下的枯葉和花瓣。男性抬頭,剛好與做清掃工作的中年男性對上眼。清潔人員可能覺得他很礙事吧,什麼都沒說,只是以眼神和手勢示意他離開那條跑道。

 

然走路的男性什麼都沒說地照做,但心裡卻很不高興,想著清潔人員難道就不能說:「不好意思,這裡正在清掃,請你走另外一邊。」,以及態度稍微客氣一點嗎?

 

他來運動時,總是看到這位清潔人員,還曾經遠遠看著他,佩服地心想:「這麼大的運動場,就他一個人清掃,還真是不容易啊。」由於自己之前對他抱有好感,所以對於清潔人員這種不友好的態度更讓人覺得不舒服。

 

這種情緒要是一直持續下去,之後他對這位清潔人員的好感也會消失。這時,有個方法可以消除心裡的不快感。那就是主動跟對方說他該說的話:「你的意思是說走這一邊對吧?」

 

這麼做目的不是為了反擊對方,而是要挽回自己似乎沉默聽從對方的那種低人一等的感覺,好讓自己抬頭挺胸。所以,說的時候要盡可能面向對方,沉穩有力地說,如此效果更好。

 

很多人擔心這麼說可能會引發爭執。不過,這種情況只是將對方想說的話「歸納之後再說出來」,所以並不會引起紛爭。

 

自己的心態如果是「要是你不知道適當的說話方式,那讓我來教你吧!」,用一種「代替對方說話的心情」,應該就不會讓對方覺得不舒服。

 

若是違背自己的意識,沉默順從別人,很容易會用「我被傷害、我被攻擊」的方式來解讀,而產生被害者意識。這種時候,自己面對的其實是「無能為力」的自己。

 

即使情境相同,這種被害者意識會讓自己很不愉快。所以,從「讓自己成長」的以自我為中心的角度來看,藉由主動的作為,能減輕「被害者意識」。此外,這麼做也能緩和被動所帶來的寂寞。

 

心和行動要一致

 

當我們內心所想的和外在行為一致,就會有正面的情緒和感受。

 

假設有個情境。你在餐廳吃午餐,但很猶豫,不知道要吃焗烤料理還是千層麵好,而最後你選了焗烤料理。

 

你可能邊吃焗烤料理,邊想「好像還是千層麵比較可口」;但要是當初選千層麵,你又會嘀咕:「可能還是焗烤料理比較美味。」或者看到別人的餐點,心想:「還是隔壁桌的餐點更好吃。」如果你用餐時常有這種想法,會愈來愈無法掌握自己的心情。因為用餐時,你的心情和行動無法一致。

 

「那個可能比較好」,當你這麼喃喃自語時,就會湧現負面情緒。而這種情緒,是你自己說的話造成的,因為和「你正在吃」的行動不一致。

 

這種狀態就是心和行動不一致。如此不只會引發負面情緒,還會產生負面思考,又進而釀成負面情緒,導致雙重的負面感受。

 

相反地,如果選擇焗烤料理後,你是用五感去體會,專注品嘗,感受它的色、香、味,甚至還能聽見自己咀嚼的聲音,而這些都是正向的感受。若能體會正向感受,也就能產生滿足感與幸福感。

 

上述這兩種意識會影響我們的寂寞感,所以要重視自己用餐時的心態。如果覺得選別的餐點比較好,會讓自己更覺得寂寞。若能認同自己的選擇,就算本來感覺寂寞,寂寞感也會變淡。

 

做每一件事的當下都「以自我為中心」,寂寞感就會消失

 

以下有兩位男性所處的環境幾乎一樣,但態度卻截然不同。其中一位覺得自己的人生不幸,一副「世上沒有人比我更慘」的樣子;另一位則覺得自己很幸福,感到滿足。他們究竟誰比較容易感到寂寞呢?

 

假設這兩位男性都獨自去餐廳吃飯,前面那位男性以旁觀者的眼光看待自己的狀況後,刻意想像了一下「自己一直到死為止都一個人用餐的樣子」。

 

他環視周圍,看到好幾對用餐的情侶似乎很愉快,拿自己與他們相比後,不禁感到寂寞。之後,他還想不知那些人會如何看他。因此,他用餐完畢後就馬上離開,所以用餐時間很短。

 

反觀後面那位男性只專注在用餐這件事上,佳餚美酒讓他覺得很愉快。他花時間好好品嘗料理和醇酒,這段時光也為他帶來莫大的幸福。當然,他也不會在意周遭人們的想法。

 

以上雖然只是一個情境,但即便在不同的情境下,個人的思考和言行也會以同樣模式運作。

 

比如前面男性去超商買東西時,一樣也會意識到自己是「孤單一人」,或許還會想像有人在一旁竊竊私語說:「那個人總是一個人來買東西耶。」

 

甚至還會腦補店員的想法:「他每次都買同樣的東西。」

 

然而,後面那位男性走進店裡,只會關注自己想買的食品或食材。他不太在意周遭,搞不好在別人的眼中看來,他就是個專注於採購的居酒屋老闆。

 

如果要買的商品有好幾種選擇,他會多方去考量應該買哪個才好。選擇商品的這件事對他來說其實是一種樂趣。

 

 

感受現在,感受當下

 

要專注於「感受」會花上一些時間。然而,現代生活的節奏快速,若想配合這種節奏就很容易經常焦慮,變得只追求結果。

 

對以這種節奏生活的人來說,不管自己是什麼情緒也好、感覺也好,他們更會覺得去感受體會的這種行為很花時間,很麻煩。

 

不過,只要心和行動不一致,我們就會覺得不對勁。就算沒自覺,但潛意識還是感受得到。唯有心和行動一致,我們才會湧現滿足感與幸福感等愉快的感受。

 

心和行動一致換個說法,就是「感受此時此刻」,也就是「活在當下」。只有「感受此時此刻」,才能將寂寞化為滿足與幸福。

 

我們只要一想到過去或未來,就會產生情緒和感受。我們可以思考過去,想像未來,就猶如現在就進入到那個情境一樣。

 

不過,就算想的是過去或未來,但我們是會以「現在」的狀況來勾勒。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我們是在目前這個瞬間去感受過去或未來。愈是回想過去會後悔,思考未來會不安的人,平常也是很容易會有負面情緒和感受。

 

感受到10%愛和200%愛的人的不同之處

 

我們跟其他人在一起感到開心、快樂,甚至幸福滿足時,當下我們就是愛自己。

 

就算別人給我們100%的愛,若我們對自己只有10%的愛,那麼也只會接收到10%的愛。相反地,別人給我們100%的愛,而我們對自己的愛有200%的話,接收到的愛就有兩倍。

 

專注於此刻,感受當下,需要花時間經常練習。我們若能讓此刻充滿正向情緒和感受,就是「愛自己」。只有這麼做,才能將寂寞轉變成滿足感與幸福感。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其實,我們都寂寞:培養獨處的能力,做自己最好的陪伴》,時報出版,石原加受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最該討好的人,是你自己!中年後的成熟,情願有些情緒,也不做欺騙自己的好人

撰文 :石原加受子 日期:2020年12月17日 圖檔來源:達志(非當事人)
  • A
  • A
  • A

只有自己,才能填滿內心的空虛寂寞。

以他人為中心的人,由於太在意周遭及他人的想法,所以無法靠自身力量滿足內心,於是就會覺得:

 

1.如果沒人愛自己,他們就無法滿足。

2.一旦得不到別人認同,就難以安心。

3.沒人在身邊,就感覺寂寞。

 

他們期待別人來填滿自己感到空虛匱乏的心。但是別人的反應和所說的話,並不一定能如自己期待。嚴格來說,我們和別人的想法不可能百分之百相同。因為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而且能充分滿足自己內心的人,也是自己。

 

從「愛自己」這一點來說,將滿足內心的任務交給他人,無法靠自己滿足自己的需求,可說是「以他人為中心」的人致命的弱點。

 

當自己跟別人的想法落差愈大,就會產生更多的不滿。若心懷怨懟繼續期待對方,就會演變成以下結果:

 

1.不管我怎麼說,他就是不聽我說。

2.跟他完全無法溝通!

3.不管我怎麼說,他都無法理解。

4.我們總是意見不同,再怎麼說也沒意義。

5.他從來沒有一次贊同我。

6.說了也是白說,只是形成對立而已!算了,我已經放棄跟他溝通了。

 

如果沉浸在憤怒的情緒,進而自怨自艾地感嘆:「都沒有人了解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情緒。」就會更感到絕望無助。

 

當這種無助的心情益發強烈,使人完全被孤獨感擊潰時,就會很想牢牢抓住些什麼並且放聲大喊:「無論是誰都好,我只希望有人能將我從這種狀況中解救出來!」

 

一切都是別人的錯?

 

以上這些無處可訴的內心掙扎,當然只是自己片面的說法。

 

這時,如果能聽聽對方的說法,他肯定會這樣回應你:「你根本不聽我說,對我的想法,完全充耳不聞!」

 

的確,當你主張「A」,對方也表示認同時,你就會感到欣慰。但,如果對方主張與你想法不同的「B」的話,你又有何感覺?

 

這時,你或許會覺得對方不了解你而感到受傷,或者無法認同對方主張B的心情,畢竟你期待對方能順你的心意,理解你的想法。

 

要是你稍微再堅持一點,對方可能會同意退讓,但即使表面上答應你,卻明顯顯現出無法認同的態度和表情。

 

你可能暗自慶幸:「他能認同真是太好了」,但同時又覺得不開心:「什麼態度嘛,那種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明明可以愉快一點同意的。」如果只是單方面要求對方順從,就會經常得到這種結果。

 

不管如何,如果不知道靠自己滿足心靈的方法,就會向外索求。一旦這樣做,自己的心就一定會受對方的反應影響。

 

事實上,當我們受他人左右時,自己也是會有感覺。但即使如此,由於不知如何處理與調適心情,於是又陷入不斷外求的惡性循環中。

 

像這樣,當一方想這麼做,另一方卻想那麼做,在雙方的期望和想法出現歧異時,彼此都認為自己才是正確的,同時也都覺得不被對方了解而感到不滿。當這種情緒變得強烈時,經常就會演變成爭執。

 

常有人問我:「和對方意見不同,形成對立時,應該怎麼做才好?」只是,這些人所說的,真的是所謂的「對立」嗎?

 

若是以他人為中心的角度來看,當我主張A,對方主張B時,確實就會產生紛爭。

 

又或者他們腦中只有二選一的想法:「我覺得不錯的選項,對方覺得不好;但對方覺得好的選項,我又覺得不妥。」,還有「我贏的話,對方就會輸;我輸的話,對方就會贏。」

 

在這樣的前提下,就無法思考如何找出折衷的方法,讓意見不合的雙方都能皆大歡喜。

 

自我中心心理學的基本概念是:「為了愛自己,要做出符合自己心意的選擇。」第一次聽到這個概念的人,一定都會心存猶豫,覺得每個人要是都堅持己見,那問題完全無法解決,社會肯定大亂。

 

在以他人為中心的思想洗禮下,會有這種誤解自然不令人意外。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其實,我們都寂寞:培養獨處的能力,做自己最好的陪伴》,時報出版,石原加受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命最重要的,是無愧己心!不違背自己的堅持與執著,只要無損於他人有什麼不可以

撰文 :福原愛, 彭薇霓 日期:2020年12月14日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喜歡你,也一定有人討厭你,這點我很清楚。當運動員也是一樣,敵人不僅僅是賽場上的對手,有時候還得面對在比賽現場不支持你、在網路上不挺你,以及用各種方式攻擊你的人。

以前的我,總被貼上「不像運動選手」的標籤,因為我很愛打扮。

 

我的打扮,不是大家刻板印象中的花枝招展。比賽時我不會化妝,但是會配戴飾品(當然是在不影響揮拍擊球的前提下);我還喜歡把頭髮綁得緊緊的,一根頭髮都不允許跑出來(所以我會用很多髮夾),這樣才能讓我的思緒完全地專注在那顆球上。

 

除了有設計感的髮夾、合適的耳環和項鍊,更不會忘記要讓指甲也漂漂亮亮。

 

贏球的時候還好,輸球時就另當別論了。很多人會批評—「居然還去美甲?有專心練球嗎?」「那麼重視打扮,有認真比賽嗎?」

 

類似這樣的聲音接踵而來,大家聽了或許也不意外吧。現在大部分的球員就算染髮也不是大事,但以前我18 歲打耳洞就成了大新聞。

 

在我這一期出道的球員中,我算是「比較不像球員」的。除了用心打扮,還會請贊助商設計粉紅色的球拍套、包包、鞋子,跟當時身兼經紀人的哥哥說,希望廠商設計褲裙,因為看起來比較可愛。我在乎這些事,並不牴觸我愛桌球的心。

 

有一陣子因為太常被罵了,心裡也想說是不是該放棄這些堅持。但是,不做這些真正喜歡的事情後,我反而沒自信了。我很少跟人解釋自己愛打扮的原因,其實是我天生比較沒有信心,那些讓我變好看的飾品配件,可以讓我感到有力量,在球桌上更有衝勁。

 

很多球迷會送我小小髮夾,戴在頭上,能傳達出「我收到這些支持與加油了」的訊息。其實,運動選手在比賽時內心是很孤獨的,有了這些小配件,能讓我安心許多。

 

我喜歡純色珍珠、裸色鑽石,它們給人純淨無瑕的感覺,戴在身上,代表比賽時心無雜念。特別是鑽石的材質堅硬,剛硬而不軟弱,我期許自己可以跟鑽石一樣勇敢。

 

與其討好別人而失去拚鬥的信念,輸掉比賽對誰都沒有好處,不如按照自己內心的聲音走。「愛打扮」既不損人又能利己,如果能讓我找回信心打出好成績,這樣不是才對得起幫我加油,一路在背後支持我的人嗎?

 

我的教練「媛姐」說過一句話,直到現在讓我都受用。媛姐的個性跟我恰恰相反,要她搽指甲油,她會舉起雙手大叫:「我不能呼吸了,快幫我弄掉!」

 

但這樣的她,卻能告訴我:「小愛,妳不用多做解釋,用實力講話。」她從不用自己的想法來限制我,反而告訴我要憑真本事決勝負。

 

 

不管到了幾歲,人都在與世界的標準抗衡。我體悟到的是,我們常希望自己不要違背他人的期待,卻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無愧於己心。如果有一天我的心能被透視的話,我希望能光明磊落地被看見。

 

所以,我,不想違背自己的堅持與執著。只要這份精神無損於他人,又有什麼不可以?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從女孩到女人,福原愛的眼淚哲學》,三采出版,福原愛, 彭薇霓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忘記痛苦,才有更多空間容納幸福!50後嘗到人生中的酸甜苦辣,更能夠珍惜快樂

撰文 :李世強 日期:2020年12月11日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人的一生或多或少都會經歷一些坎坷和不幸,無論在什麼階段都躲不過。痛苦和快樂如同跳躍的音符一般,互相交織才能譜寫出人生的樂章,單一的痛苦和快樂都不足以構成完整的人生。

或許生活裡的經濟困難、親友反目、人際問題、生老病死等等,都會讓你感到痛苦不堪,但是這痛苦也如同你生活中的調味劑,讓你嘗到人生中的酸甜苦辣,進而更能夠珍惜快樂。

幸福和痛苦是相互排斥的,心裡充滿痛苦的人,心中沒有位置容納幸福。 放寬心的方法就是要學會忘記,只有忘記痛苦,才能給幸福騰出更多的空間,進而容納更多的幸福。

 

背著沉重行囊的年輕人踏上了尋找幸福的旅程,歷經無數艱險的他,來到了一條波濤洶湧的大河前。河面上並沒有橋樑,唯一能夠渡河的方法,是搭乘一位老人划的一艘小船。當老人問及年輕人的去處時,年輕人說他要去尋找幸福。

 

老人說:「哦,那你把這個破行李丟到河裡,然後再去尋找幸福。」

 

年輕人回:「這可不行,行李中有陪我一路走來的孤獨、寂寞、傷心,我怎麼能丟棄它們呢?」

 

於是,老人央求年輕人把他也裝進行李裡。

 

「啊?這行李怎麼可能裝得下人?」年輕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人說:「你什麼都不放下,要我帶你過河,但你也不肯把我帶上,你怎麼能找到幸福?」

 

聽到這裡,年輕人才恍然大悟,於是他丟下沉重的行李,立刻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其實這才是他要找的幸福。

 

人們在生活中,可以輕易地放下自己曾經得到的成績和榮耀,但要忘記曾經的痛苦卻不容易。記得詩人達克頓曾說過:「除了雙眼失明,我可以忍受任何痛苦。」結果在他花甲之年,他的雙眼真的失明了,但他發現原來這種痛苦也是可以承受的。他的雙眼雖然失明了,但是他憑著堅強的心靈,依然過得很好。

 

我們任何一個生命都是脆弱的,因此在歷經無數的苦難之後,可能會讓我們身心俱疲、萬念俱灰。經歷過大苦大難後,最重要的是讓未來充滿快樂,沉浸在過去的痛苦中是不會讓未來充滿快樂的。

 

有位智者說過:「即使你的前世是冤屈的鬼魂,但在經歷過痛苦之後,唯一值得守候的便是復活節的到來。」要記得,只有忘記苦難,美好才會到來。

 

過去的已經成為歷史,最重要的是珍惜眼前。畢竟時光不能重新開始,不可能從頭再來。也許我們暫時失去幸福,但是暫時的失去是為了將來得到更多的幸福。切勿總是沉浸在痛苦中無法自拔,怨天尤人和自我折磨都於事無補。

 

一個人要想發揮潛能得到成功,就要忘記過去的痛楚,開始新的生活。莎士比亞說過:「 聰明人永遠不會坐在那裡為他們的損失嘆息,而是用心去尋找辦法來彌補他們的損失。 」

 

 

痛苦總與幸福唱反調,如果內心充滿痛苦,就沒有了接受幸福的空間。學會忘記才是聰明的選擇,學會忘記心中才有更多的空間容納幸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走出情緒黑洞的練習課:培養你的情緒自癒力,把光帶進黑暗裡》,橙實文化出版,李世強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