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丹薇送走癌母,從悲痛到轉念為她活!投身琉璃、攻碩士,活出最自在又無憾的自己

周丹薇送走癌母,從悲痛到轉念為她活!投身琉璃、攻碩士,活出最自在又無憾的自己

藝人周丹薇55歲踏入玻璃的世界,60歲赴義大利學習吹製琉璃,今年9月開了第一次琉璃個展。曾經是台灣第一名模的她,忍受著高溫、不停轉動手中重達幾公斤的鐵桿,只為做出心中最完美的作品。而在去年,她還考上台藝大戲劇所當起學生。

對她來說,年齡不是尋夢的阻礙,而是動力!

「古焰鎏璃創作展-異花異象」是周丹薇投入琉璃創作後的首度個展。短短10天的展期,她將投入琉璃4年的創作,完整呈現在眾人面前。

 

「每一件作品都是她用生命去完成的。」策展人范可欽是周丹薇多年好友,也是他,發掘了她的藝術天份。

 

范可欽誇她:「在學玻璃之初,我一看到她的作品就知道,她是天才。」周丹薇也不負他所望,將過往各式歷練,以1500度烈火,在手反覆轉動,燒製成一件件動人的作品。

 

▲周丹薇的雙手,在1500度烈火中反覆轉動,燒製成動人作品。(圖/周丹薇提供)

 

▲策展人范可欽是周丹薇多年好友,也是他,發掘了她的藝術天份。

 

從玩票到專注,源於母親

 

學琉璃,源於她退出演藝圈後,經營12年花店的時期。一回,周丹薇參觀安井顯太的玻璃展,深受感動,想要學習。安井顯太被她的熱情打動收她為徒,「他是我吹製琉璃的啟蒙老師。」跟著安井顯太,她學會玻璃的基本技巧,但在當時只是玩票性質,直到2016年展出作品,慢慢投入。

 

2017年,她遠赴義大利學習琉璃,從玻璃踏進另一個更精彩、變化萬千的領域,這個轉變卻源於摯愛的母親過世。

 

「我們家是嚴母慈父,她很有主見,是非常強壯的女人,我們家任何大小事,都是她做主。我和母親的感情很好,我和她的緣份是沒辦法解釋的。」談起母親,她的心頓時揪結。

 

母親罹癌過世,痛不欲生

 

周丹薇離開婚姻後,就和母親同住。2001年父親過世,「原本堅強的母親忽然間變了,她變成小女人,那時候我才知道,以後這個家要靠我來扛。」

 

前幾年,她的母親得到罕見皮膚癌,陪伴她走過人生最後一段歲月,周丹薇悲傷道:「看她受苦受罪很辛苦,但又有很自私的想法,希望媽媽一直陪在我身邊,哪怕她不能動了,但我每天回到家,一開門都可以說:『媽,我回來了。』」

 

▲周丹薇和母親同住,兩人感情非常好。(圖/周丹薇提供)

 

▲母親走後,周丹薇幾乎一蹶不振,只想在家收拾遺物。(圖/周丹薇提供)

 

身為獨生女的她,在母親過世後,就剩孤單一人。「母親走了後,我就一蹶不振,不想出門、不想講話,只想在家收拾媽媽遺物。」

 

好友見她如此消沉,替她報名義大利威尼斯Murano吹製琉璃的學校,「李行導演也勸我,他說:『阿丹,媽媽走了,妳現在無牽無掛,妳要活出自己,做妳自己愛做的事吧!」

 

2017年她展開療傷之旅,沒想到改變了她,連續3年,每年赴義大利1個月,「我從平版學起,再做立體。」

 

從琉璃出發,重新活自我

 

她說學習琉璃的過程非常辛苦,因為它非常重,「我有一件作品『繁花似錦』,重達18~19公斤,我的載重力最多也只能到8公斤左右,而且琉璃非常燙,做的時候,火是會在手上延燒的。」

 

創作時,她每天早上9點進入窯房,直到5點才離開。「我的朋友都說妳有神經病,為何不好好去學畫,選擇這麼困難的興趣,我說,我就是喜歡去挑戰。」

 

學習琉璃,她有一個心願,創作一件屬於她和母親的作品,並取名《霞妹》。「我母親的名字叫做『徐世霞』,父親叫她『霞妹』,作品完成後,就取這個名字。」

 

她的母親屬兔,她想做一隻身體小小、耳朵長長的立體兔子,「母親的個子不高,耳朵長代表聰明。」琉璃老師看到她的構思,直言:「難度很高,會做到你一直失敗,會很沮喪。」

 

但她不怕苦,一次次嘗試,終於做出透著月亮光暈、金色的兔子。她解釋:「母親過世時是9月,剛好今年9月是中秋節,我特別把它做出來。」

 

▲2017年她展開療傷之旅,沒想到改變人生。(圖/周丹薇提供)

 

讀碩士班,為圓父親心願

 

去年,她更決定送自己一個禮物,考進台藝大戲劇系碩士班,而這也是她對父親的交代。18歲時,為了進入演藝圈,她放棄大學學業,父親曾感嘆地對她說:「妳得了兩個國際性獎項,可是妳大學沒畢業,是很遺憾的事。」

 

「我沒有得到學士學位,就讀一個碩士學位,告訴他我是碩士生,這是完成他對我的心願。」身為基督徒,63歲的周丹薇說:「我對自己的期許是平安、健康、喜樂。」她認真活出最自在、最美麗、最無憾的自己。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