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最重要的,是無愧己心!不違背自己的堅持與執著,只要無損於他人有什麼不可以

撰文 :福原愛, 彭薇霓 日期:2020年12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喜歡你,也一定有人討厭你,這點我很清楚。當運動員也是一樣,敵人不僅僅是賽場上的對手,有時候還得面對在比賽現場不支持你、在網路上不挺你,以及用各種方式攻擊你的人。

以前的我,總被貼上「不像運動選手」的標籤,因為我很愛打扮。

 

我的打扮,不是大家刻板印象中的花枝招展。比賽時我不會化妝,但是會配戴飾品(當然是在不影響揮拍擊球的前提下);我還喜歡把頭髮綁得緊緊的,一根頭髮都不允許跑出來(所以我會用很多髮夾),這樣才能讓我的思緒完全地專注在那顆球上。

 

除了有設計感的髮夾、合適的耳環和項鍊,更不會忘記要讓指甲也漂漂亮亮。

 

贏球的時候還好,輸球時就另當別論了。很多人會批評—「居然還去美甲?有專心練球嗎?」「那麼重視打扮,有認真比賽嗎?」

 

類似這樣的聲音接踵而來,大家聽了或許也不意外吧。現在大部分的球員就算染髮也不是大事,但以前我18 歲打耳洞就成了大新聞。

 

在我這一期出道的球員中,我算是「比較不像球員」的。除了用心打扮,還會請贊助商設計粉紅色的球拍套、包包、鞋子,跟當時身兼經紀人的哥哥說,希望廠商設計褲裙,因為看起來比較可愛。我在乎這些事,並不牴觸我愛桌球的心。

 

有一陣子因為太常被罵了,心裡也想說是不是該放棄這些堅持。但是,不做這些真正喜歡的事情後,我反而沒自信了。我很少跟人解釋自己愛打扮的原因,其實是我天生比較沒有信心,那些讓我變好看的飾品配件,可以讓我感到有力量,在球桌上更有衝勁。

 

很多球迷會送我小小髮夾,戴在頭上,能傳達出「我收到這些支持與加油了」的訊息。其實,運動選手在比賽時內心是很孤獨的,有了這些小配件,能讓我安心許多。

 

我喜歡純色珍珠、裸色鑽石,它們給人純淨無瑕的感覺,戴在身上,代表比賽時心無雜念。特別是鑽石的材質堅硬,剛硬而不軟弱,我期許自己可以跟鑽石一樣勇敢。

 

與其討好別人而失去拚鬥的信念,輸掉比賽對誰都沒有好處,不如按照自己內心的聲音走。「愛打扮」既不損人又能利己,如果能讓我找回信心打出好成績,這樣不是才對得起幫我加油,一路在背後支持我的人嗎?

 

我的教練「媛姐」說過一句話,直到現在讓我都受用。媛姐的個性跟我恰恰相反,要她搽指甲油,她會舉起雙手大叫:「我不能呼吸了,快幫我弄掉!」

 

但這樣的她,卻能告訴我:「小愛,妳不用多做解釋,用實力講話。」她從不用自己的想法來限制我,反而告訴我要憑真本事決勝負。

 

 

不管到了幾歲,人都在與世界的標準抗衡。我體悟到的是,我們常希望自己不要違背他人的期待,卻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無愧於己心。如果有一天我的心能被透視的話,我希望能光明磊落地被看見。

 

所以,我,不想違背自己的堅持與執著。只要這份精神無損於他人,又有什麼不可以?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從女孩到女人,福原愛的眼淚哲學》,三采出版,福原愛, 彭薇霓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管世俗眼光做自己!她40後專談姊弟戀,保持20歲少女心尋真愛

撰文 :凱特王 日期:2020年09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一個自然美抵不過人工美的年代, 我們追求年輕究竟是因為怕老,還是因為一生糾纏不清的少女情結?我曾經做過新娘秘書,幫不少新娘化過妝、做過造型。每次在入場前替她們順好裙擺,等待會場大門開啟時,都會猜想她們此刻的心情。從她要求的妝感,選擇的禮服款式,頭髮樣式, 一一反應出她內心的渴望。萬眾矚目的時刻,妳希望用什麼形象登場?

有一位新娘讓我印象深刻。她的婚禮辦在三重某一間以海鮮聞名的宴會餐廳,那樣的場地自然不是挑高氣派的飯店宴會廳可比擬的,連新娘走的紅毯都是在桌數無比精算之間,彷彿從夾縫中生出來的一條羊腸小徑。

 

但就算是那樣的小徑,依然敵不過她內心想要穿著大裙擺白紗禮服走上舞台的心。開場前,我蹲下去幫她順好裙擺,看見紅毯上斑駁的不知名湯汁乾掉後的汙漬,恰恰與潔白的紗裙形成強烈對比,她拖著長長的尾巴昂首自信緩緩向前,好像在趕赴一場唯我獨尊的戰役。中途,白紗裙擺還不小心卡在某一桌客人的椅腳下。

 

不得不說,她的決心真的震懾我了。

 

迪士尼告訴小女孩,公主有很多種,總有一個是妳想當的。長大後,妳不見得還有公主夢,也不見得會有公主病,但也許或多或少殘存著少女心。

 

我喜歡的女作家李維菁在《我是許涼涼》曾有過這麼一段敘述:

 

妳是人生的哪個當口,認清自己不過只是個平凡人呢?⋯⋯許多曾經是公主的小女孩,如今成了在公車、捷運裡猛打呵欠, 中午以便利商店的御飯糰果腹,下午遭到上司辱罵、丟文件, 只好到廁所擦乾眼淚,回家靠著敷臉自我安慰的平庸上班族。

 

曾經自以為是公主的,不過是人生的婢女而已。更悲傷的是, 公主夢碎,取而代之的是一生糾纏不清的少女情結。

 

有少女心的人相信總有一天那個人會帶她離開這個現實的世界。於是承諾:你不來,我不老。我不想老,也不願老,在等到你之前。

 

 

我身邊的R就是這樣一個年過四十、依然覺得自己能用二十歲心智和外表談戀愛的大齡女青年。

 

拜身高一五○所賜,她的迷你降低了一些實際年齡帶來的成熟, 但偶爾還是能看見眼下、眼周幾條不安份的小摺子,在笑起來的時候出賣了她。

 

自從知道我老是熬夜,她每次見我都要提一下睡美容覺的重要:「妳要是可以每天十一點前就寢,就用不著煩惱妳的淚溝和黑眼圈了。」在保養功夫上頗為執著的 R 用身為處女座的龜毛徹底執行她認為的青春秘方。所以近親都知道,晚上十一點到隔天早上六點,她的手機是關機狀態。

 

這對每天睡前要滑一個多鐘頭手機的我來說,好似天方夜譚。

 

R不喜歡同齡的男人,也不喜歡年紀比他大的。她說男人過了四十歲,身上會有一種比女人老了以後更糟糕的氣味。她說這段話時我下意識地嗅了一嗅自己的胳膊,嗯⋯⋯早知道剛剛不吃麻辣鍋了。

 

三十五歲之後,她的幾段戀情全是姊弟戀,而且對象有越來越年輕的趨勢。每次只要有年輕男子出現在周圍,她的表情與聲調就會自動轉成少女模式。這樣的R一直都不討同性喜歡,背地裡被叫做「老少女」。

 

但我卻不討厭R,原因是比起很多靠醫美在維持外貌的女人,起碼她的外表很自然。這說明了她內心對自己足夠有自信,那充滿粉紅玫瑰色的謎之自信。

 

在R身上,我有時候會看見自己遺失的少女心。例如,她總會特別把屬於我的星座運勢從網路上節錄下來貼給我(也許也針對其他知心朋友或家人)。

 

為了聽懂喜歡的韓國男明星講的話, 報名了韓語課程,現在聽說讀寫完全沒問題;假裝聽不懂黃色笑話,甚至捂住耳朵說不想聽;幫自己的車取名叫做大寶貝, 每天都要坐在大寶貝的懷裡,感謝大寶貝讓她不受風吹日曬雨淋;說話時,第一人稱是自己的名字,而不是我,例如「R喜歡像宋仲基歐巴那種男生。」

 

剛認識她的時候經常要忍住巴她頭的衝動,久了倒覺得這樣的她,有一種反差萌。因為除卻這些少女情懷,她對待工作,態度可是極認真又大刀闊斧,完全不馬虎的那種人。

 

而我一直對工作能力出色的女生沒輒,打從心裡就喜歡這種類型的人,所以看待她的少女情結也就充滿濾鏡,愈發覺得是個人特色了。

 

尤其在所有少女都拒絕承認自己是少女時,堅持做一名「老少女」,天知道要多少的自我感覺良好才能進行到底?你覺得她不知道自己被叫做老少女嗎?她一定知道的,而且非常清楚別人為何這樣稱呼她。一想到她其實明白,卻始終如一做她自己, 就又在心中多加幾分上去了。

 

也許,體會到自己不過就是人生婢女的妳,在現實生活受了氣, 回家敷臉泡澡只是自我安慰。但R的少女心卻是在向眾人表態:不管外界如何,我用一種屬於自己的節奏和願望過著粉色般的日子。那些七彩斑斕的泡泡,就算會幻滅,也必須由我自己戳破。

 

少女永遠不死,儘管妳試圖藏得很深,還是會在某些不經意的時候,偷跑出來問候。

 

(本文摘自《生為自己,我很開心》,時報出版,凱特王著)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選擇做自己,以便和重要的人邂逅!接納自己也被別人接納,這是退休後奢侈的幸福

撰文 :伊麗絲.桑德 日期:2020年02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所有真實的人生都是邂逅。」猶太哲學家馬丁.布伯(Martin Buber)曾如是說。我們無法事先計畫或自行決定是否要進行一場這麼高品質的邂逅、一場讓我們真心覺得自己真正活著的邂逅,但我們可以設法營造最佳的先決條件。

如果我們想要更清楚看見自己和瞭解自己,就必須不能讓自己有太多無意識、不自覺的自我保護策略。這些策略會蒙蔽我們的視線,使我們沒有辦法察覺到我們的內在自我,也沒辦法以別人既有的面貌察覺別人。

 

選擇做你自己,就是決定努力連結到你自己的內在現況,且自給自足,就算此刻的你無法符合你自己或別人的期許也一樣。

 

這樣也是在接受一件事,即人生中大多真正重要的事,都不是我們所能主宰的。選擇做你自己,是練習放下控制欲,而在人生的波流中隨遇而安。

 

人生是瞬息萬變的,我們自己時時刻刻都在變化。我們所接觸和交流的人,總有一天必須讓他們再離開,人生乃是在悲傷和讚歎間交替輪轉。

 

在這些前提下仍敢於當一個凡人,且能接受自己身為自己的人,便能憑著當下的感受採取行動,而不需要被過去的感受或恐懼給牽著走。正因為能活在當下,才能和別人相遇。若想要有能力在當下體驗一場真正的邂逅,雙方都必須勇敢做自己才行。

 

我們有可能在一起,卻不曾真正相遇。

 

比方說,我們有可能是以消費形式在一起。也許我們利用別人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以獲得消遣娛樂,以取得資訊,取得認可,或取得任何我們想追求的事物,人有可能用使用物品的方式來使用彼此。

 

你如果不打開電視,透過看電視獲得娛樂,也大可打電話給朋友,聊一聊八卦。你是否真心有興趣來一場真正的邂逅,實在很難說。

 

說不定你當下並沒有足夠的精力進行更深度的人際交流,也說不定你對別人的內心世界並沒有太大興趣。

 

偶爾以這種方式利用彼此並沒有什麼不對,假使我們時時刻刻都和自己及別人進行百分之百的交流,人生會變得太吃力了。但如果我們所提供或所接受到的交流方式,就只有這唯一的方式,或我們自己也沒意識到情況究竟是如何,那麼所產生的生活品質會比較低。

 

在一場真正的邂逅中,並沒有時間表。

 

沒有確切的目標,沒有非達成不可的企圖,你並不打算拿對方做任何用途。在一場真正的邂逅中,你們僅以當下這一刻的現況和彼此相處。會發生什麼事都是無法預料的,你難保不會因為這場邂逅而改變。

 

說不定會出現很精采的時刻,讓你感受到「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或「我感覺得出你感覺得出我的感覺」。

 

感受到被愛,就是感受到你以你既有的模樣完完全全被看到且被接納。換句話說,有能力去愛,就是有能力看到、適應並接納你自己和別人。

 

「所有真實的人生都是邂逅。」猶太哲學家馬丁.布伯(Martin Buber)曾如是說。我們無法事先計畫或自行決定是否要進行一場這麼高品質的邂逅、一場讓我們真心覺得自己真正活著的邂逅,但我們可以設法營造最佳的先決條件。

 

而我們檢視自己的自我保護策略,選擇徹底接納自己時,就是在做這件事。

 

我們這麼做的時候,為人際關係開啟了新契機,一切都變得更簡單了。

 

(本文摘自《我只是假裝不在乎:《高敏感是種天賦》知名心理諮商師教你脫下「自我保護」的社交面具,享受正向的人際關係》,平安文化出版,伊麗絲.桑德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歲後,找回失落的自己!賴芳玉律師:用喜歡的樣子活著,才能真實自在

撰文 :非常木蘭 日期:2019年10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達志(示意圖)
  • A
  • A
  • A

編按:40歲以後的女人有甚麼不一樣?或許,可以做回、找回自己。「40歲後的女人開始做自己,40歲以前的女人追尋這世界認可的模樣,但在40歲以後,會回頭找回曾經失落的自己。」那時的賴芳玉律師還未到40歲,有點半信半疑。

40歲以後的女人有甚麼不一樣?

 

對於這個問題,我曾經得到許多不同的答案,例如女人40一枝花,形容熟女的美,也有逗趣的回答,「差別在一支針。」當時我困惑地問:「什麼針?」朋友說:「一針肉毒桿菌啊。」真是寫實又貼切。

 

但所有的答案中,有位諮商師朋友的形容,最耐人尋味,讓我至今仍不斷觀察40歲以後的女人,尤其是在我身上究竟應證多少。

 

她說:「40歲後的女人開始做自己,40歲以前的女人追尋這世界認可的模樣,但在40歲以後,會回頭尋找曾經失落的自己。」那時的我還未到40歲,有點半信半疑。

 

她繼續說,職場的女性最能反映出這種現象,因為她們必須和男人在職場上競技,而成功者普遍掌握幾個特質,如強烈企圖心、自信、強勢果斷、勇於表現、展現權威等,這些特質相當接近陽剛氣質。

 

因此女性在事業上為拚搏出一片天,不論這個事業是否符合自己的性格或發展,女性會努力在談吐、為人處事、服裝逐漸往這些特質靠攏。

 

但到了40歲後,職場上的位置接近穩定時,女性就會開始鬆綁,不再追尋成功者的樣貌,而是逐漸找回自己原來喜歡的樣子。

 

記得當時,還算年輕的我正蓄著短髮、身著灰黑色套裝、臉上戴著古板的眼鏡,如果沒記錯,也許偶爾戴耳環、踩著黑色尖頭的高跟鞋,強烈昭告著一位女律師精明幹練模樣。

 

對照她的說法,似乎有幾分相似,但當時的我不認為自己會在40歲改變成什麼模樣,對於一個追求忠於自我價值實踐而長期浸漬於公民團體從事社會參與的人而言,很難想像當時的自己有什麼失落,而非得要等到中年後才開始尋找自己。

 

然後在沒有覺察變化以前,隨著年歲漸長,漸漸聽到友人驚訝地說:「哇,妳開始留長髮了。」我心想:因為懶得一天到晚剪髮。

 

然後到上電視通告時,同台來賓驚嘆:「妳開始穿洋裝了,還是雪紡耶。」我心想:洋裝很方便,頭一穿就完成裝備了,方便得很,至於雪紡,呃,原來這料子稱之為雪紡。

 

於是我開始寫書、大膽地參與影視製作,甚至因為響應某場藝術公益展,在沒有任何畫具下,隨意把未用完的腮紅、眼影拿來當顏料,用30幾元的眼影刷繪出五幅畫參展。

 

「賴律師,妳變得很自在。」一位認識長達十幾年的社工夥伴在參與我的新書發表會結束後,給我的一句話。我愣了一下,她的意思是指,我可以擺脫身分包袱,無須在意他人眼光、用自己最真實自在的模樣面對各種場合了嗎?

 

 

日本知名作家吉本芭娜娜在她中年時書寫的書《這樣那樣生活的訣竅》,最常說:「唉,沒關係吧」,活著,那樣就好,就值得高興。

 

這句話我挺有共鳴,這幾年我也常念著:「這樣已經可以了,不夠好也沒關係吧」,誰說一個律師就連在法庭外脫了律師袍,還要在心中隨時穿著律師袍,讓自己一直處在備戰狀態?

 

前些日子,與多年未見的大學學姊碰面,她可是一位品學兼優,堪稱傳奇的學姊,上課風雨無阻,就連身體不適也要堅持完成考試,直到昏倒送醫,然後認為自己英文不夠好,就前往國外攻讀碩博士;有趣的是,她竟選了相當冷門的航空法,並返國擔任律師。

 

我們倆專研領域天差地別,一個專攻家裡的事,一個則遠在天空裡的事,所以多年未有交集,直到某次因緣際會才再度相逢,而我們都已經從大學畢業20幾年。

 

她變得很風趣,「學妹,我帶妳去吃喝玩樂,我最擅長這件事了。」那個嚴肅又認真的學姊不見了。我們前往義大利餐廳,我瞥見桌上價目表顯示晚餐一千元,有點咋舌,那個節儉的學姊不見了。

 

她開心分享近日最喜愛的事,就是研究無人機,興奮地談起頻率、功率、電線等一堆艱澀難懂的專有名詞,當然這也離法律十萬八千里,我一臉狐疑地看著她,心想:「我那個務實派的學姊到哪兒去了?」

 

她意猶未盡地說:「學妹,築夢踏實啊,我們到這個年紀還追求什麼?不就是生命中更多的可能。我們認為眼不見無法為憑,但所有的虛體來自想像,既有的經驗不足以支撐,所以我們需要更多層次思考與眼界,不斷摸索與勇於挑戰…」

 

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很大的變化,她已然不是當年眾人眼中嚴肅、一絲不苟的好學生模樣,而是她活著,活得很真實、也很自在。或許是受到西方社會的洗禮,但我認為更多是源於中年後對生命的體認。

 

40歲以後的女人,究竟有什麼不一樣?如今的我已經走過40歲,對於這個問題,我自己給了個答案。年過40歲的中年女人,帶著人生的體悟,更明白什麼是做自己,那就是重新尋回曾經失落的自己,用自己喜歡的樣子活著。縱被外界喚作歐巴桑,也是開心做自己的歐巴桑。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非常木蘭」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林靜芸/我從有錢人身上學到:簡單生活,才能專心做自己喜歡的事

撰文 :林靜芸醫師 日期:2019年03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瑞典傢俱龍頭IKEA創辦人英格瓦.坎普拉最近逝世,他17歲創辦IKEA,主打經濟實惠價格,為大眾創造更美好的日常生活。坎普拉身價587億美元,財富位居全球第八位。他的生活和消費歡念卻極度節儉,並沒有因為賺大錢而揮霍。出門開舊車,坐經濟艙,甚至自己帶便當上班。

另一位億萬富豪,世界有名的慈善家查克費尼投資免稅店生意,事業盈餘僅保留150萬美金給自己,捐款63億美元給基金會,促進教育、衛生、和平。

 

他和妻子住在舊金山租來的一廳一房公寓,從不穿名牌衣服,手上戴著地攤的塑膠手錶,自己沒有車子,外出搭公車,吃廉價餐廳,結帳核對帳單,入睡前一定關燈。

 

台灣也有很多億萬富豪過著低調生活,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先生就是著名的例子。

 

億萬富豪為什麼裝窮呢?網路推測原因可能:怕別人借錢、怕被敲詐勒索; 或認為富豪慾無止盡,不管多富有,仍覺得窮。

 

或猜不喜歡張揚、錢押在不動產,事業,股票,叫窮是缺現金、叫窮才能融入一般領薪階層……。

 

我最近認識一位富豪,發現以上臆測並不正確。林先生63歲,是台灣數家企業的總裁,在世界各地有工廠,有事業。

 

林先生找我看診,不曾要求特權,他的穿著樸素。我替他作背部粉瘤手術,發現他穿的是縫補過的內衣。

 

有一回林家老太太背部褥瘡,要我去家裡診治,想像中有錢人的家應該金碧輝煌,充滿吊掛裝飾。

 

林先生卻住在普通的房子,裝璜也很樸素。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屋內非常整潔,東西很少,留白的空間很多。

 

我問林先生他對生活的要求不多,賺那麼多錢作什麼,他說賺錢是他的樂趣,花錢卻不是。

 

他的居家佈置,服裝穿搭到日常享受秉持簡單的原則,林先生認為簡單的生活,抛開繁雜,擁有的東西變少,心靈自然清淨。精神及智慧也才能全神貫注,作自己喜歡的事!

 

富豪選擇裝窮,過簡單的日子。一般人在追求財富過程中,卻常常迷失自己,買太多想要卻不需要的東西。住家變成儲藏室,東西多到像是潘朵拉打開了寶盒。

 

我有一個朋友,夫妻共同嗜好是逛街、瞎拼,尤其喜歡累積百貨公司的點數,領取贈品,他們的住家舉凡餐桌、沙發、椅子、地面,甚至浴缸,堆滿物品,客人要拜訪,必須先報數,主人才會騰出座位,物質泛濫到令人搖頭的地步!

 

我原本以為朋友是異類,看多了現代人的房子,發現不懂得斷捨離,是很多人的困擾。

 

我的求學期間;每回寒暑假結束,母親規定整理環境,包括書桌、衣櫃、鞋櫃。母親的說法是老師要教新的東西以前,舊的必須先整理妥當。

 

母親不喜歡書桌床舖亂七八糟,她說那種人的頭腦雜亂無章,找不到舊知識,更無處容納新知識。我從前認為母親是中了日本人的毒,這幾年認識了幾位簡單過生活的富豪,富豪跟我們不同的是財富賺得進來,存得下來。

 

每個人都想成為畗豪,在財富還沒降臨以前;檢視自己的周遭,簡化生活,排除屋子裏多餘物品。學習富豪裝窮,說不定真的可以變富豪呢!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林靜芸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忘了別人眼中的自己,就能活出真正的你

撰文 :高寶書版 日期:2019年02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有兩面性,「被看的自己」和「看著的自己」兩種。自己裡面還有另一個自己。前面一個自己是別人眼中的自己;後面一個自己是內在能自覺的自己。

文/何權峰

 

生活的煩惱、不快樂,是因為我們總是被別人看,「別人覺得我如何?他們如何評論我?他們的意見是什麼:他們是否接受我或拒絕我、喜愛我或討厭我。」

 

我們對自己的看法往往取決於別人的看法,在意別人的感覺更甚於自己真正的感受,這就是問題所在。

 

因為不知道自己存在的價值,才會一直活在別人眼中;沒有自信,於是希求別人的讚美和認同。但又常常在別人眼中找不到自己的價值而失望、受傷。

 

所以「自我覺知」很重要:要知道別人怎麼看你是他人的事,你如何看自己才是重點。

 

 

價值是在自己心裡,不是別人嘴裡

 

當我從外在看到我的身體時,我可以覺知到,但除此之外,我還能從內在覺知到我的身體。當我閉上眼睛時,我雖然看不到我的身體,但我還是能從內在感受我身體。外在的看法和內在的感受是非常不同的。

 

如果你只是從外面來看你,你無法真正了解自己,只能看到別人眼裡看起來是什麼樣子,你所看到的和別人看到的是一樣的。

 

只有當你能從內在了解自己,從內在感受自己,才能真正建立自信、自尊與自我價值,因為只有你自己才能夠知道這一點。

 

我聽說不少人費心整容後,對自己身材臉蛋還是不滿意。有位美麗明星因為亮麗的外表吸引數百萬名影迷,年老時她坦承,她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美,終身都活在面具底下。

 

 

也見過許多成功人士表現出極低的自尊心。他們的內充滿自我懷疑,無法享受成功的喜悅。

 

尤其是在成功的當下,「我不夠好」內心的懷疑又跑出來,我必須更努力、好還要再更好。彷彿被下了魔咒。他們承認他們焦慮的渴求成功,是為了要證明自己的價值。

 

受到喜愛固然很好,可是,除非你也喜愛自己;如果自我感覺不好,所有一切都是虛的。聽到別人讚美很好,可是,除非你相信自己,那麼這些話正好肯定你的感覺;若不信,即使再多讚美也沒用。

 

 

別人是以你看待自己的方式看待你

 

什麼是「自我價值」?就跟這四個字所代表的意義一樣:你存在本身就是有價值。無關乎個人成就高低、收入多寡、成敗優劣,也不是來自別人對你的評價,而是來自內在本質―你看見自己的存在和自己這個生命是很有價值的。

 

就像香花即使掉到地上,還是香的;一千元的鈔票即使弄髒,價值還是不變。

 

所謂「自信」,不是去追求表象,「變成有自信」那樣子的人,而是誠實的面對自己,接納自己,欣賞自己本來的樣子。

 

 

想擁有「自尊」,不是要求別人來尊敬你,或以更尊重的態度來對待你。他們不會,直到你很尊重自己。當你看重自己,重視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別人也會如此。

 

在各種看法之中,最重要的一項是你對自己的看法--當你看見自己的價值,就不需要依靠別人肯定;確定自己夠好,就不需要刻意討好;真心愛自己,就不怕沒人愛;對自己有信心,就不再受別人影響;忘了別人眼中的自己,就能活出真正的自己。

 

 

(本文摘自《把壞日子過成好日子:觀照五種內在本質,找回生活中的滿足感》,高寶書版,何權峰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