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這一生的挫敗感,都來自「活不出自我」,拒絕當個受害者,才能開啟幸福的樞紐

撰文 :筋肉媽媽 日期:2020年12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20210208編按:雞排妹(鄭家純)性騷風波再擴大!主持人曾國城被點名刻意擁抱,擠壓雞排妹胸部,女導演馮云昨(7日)亦踢爆,曾國城曾用腳磨蹭她,讓她感覺到被性騷擾!

馮云說,事隔快20年還是沒完全淡忘,看到雞排妹勇敢揭發被性騷擾,決定將此事公開,希望嘔心恐懼感可以從身心離去。

網紅筋肉媽媽曾在書中吐露,自己經歷過的不愉快。「我們,都要拒絕當個受害者,才能開啟幸福的樞紐,不再成為只會批判別人的帥女人!」

這篇文章,與天底下所有曾經遇過不愉快經驗的女性們分享。

 

電影《 82年生的金智英》 ,很多女生朋友都說「好看,但情節有點誇張耶」,但我只想說「不誇張,很寫實啊!不就是我們的生活嗎?」

 

於是,電影情節把我拉回許多成長記憶。

 

國中時在家門口遇到暴露狂,看到一個活生生的成熟生殖器官。對剛上國中的女孩來說,不僅驚恐更是害怕。但我居然只是呆傻在原地,現在想想也太危險,要是他不只想露鳥,可能我就會遇到更恐怖的事。回家後告訴家人,但我永遠記得他們的第一反應「妳做了什麼事?是不是妳愛穿裙子,裙子太短了?」

 

此後好幾年,我都認為愛穿短裙短褲是「不自愛」、會引人犯罪的行為。如果女性被騷擾,一定是她們自己先做了什麼。這樣的聯想方式,應該是父權社會的遺毒,更因為女性被造物主賦予的生育功能。

 

在歷史演進下,女人是一個無法獨立、被動的,必須被男性給予的代表。讓人難過的是,很多女性也用同樣的方式在看待女人這個性別。

 

上大學遇到一個教授。我跟教授說,因為半工半讀的關係,晚上無法留在學校實習,是否有其他替代方案?「那妳晚上來我家裡工作好了,有些文件需要妳整理。但是不可以跟任何同學說,男朋友也不行。」不知為何,教授的這些話令人有種噁心感。

 

我把這件事告訴一個姊姊,結果她居然問:「妳做了什麼讓教授覺得有機可乘嗎?」天啊!我只是想要繼續半工半讀,也不代表我被騷擾了就是我的錯吧?甚至,在牙醫診所的打工也被醫師別有居心的要求,連薪水都沒有領就離職了。但我不敢跟一起打工的學姊說,我害怕她們會覺得是我做了什麼,醫生才會這樣。

 

儘管這個社會訴求平權,但是世界各地卻不斷上演對女性的歧視與不公平,包含女人對女人!

 

國外曾有一場展覽,展出受害女性案發當時穿著的衣服—沒有大家想像的暴露,而是再普通不過的學生制服、牛仔褲,甚至是中東國家女性穿的罩袍。女人被性侵害、性騷擾,施暴者其實沒有任何理由的;但是這些受害者卻得在事後想出一百種理由,應付身邊出現的歧視與異樣眼光、撫慰受傷的身心靈,才能活得下去。

 

當女人做什麼都可以被嘴時,我們只能強大自己的心

 

直到這幾年,當自己在心靈上、身體上、職場上強健起來後,才懂得過去的我完全沒有錯!每個女性都在學習成長與勇敢,然而,社會對女性的不友善卻從來沒有停歇。

 

好比電影的演出,女人為了照顧孩子犧牲自己,卻有閒言閒語認為媽媽在家是被豢養、沒有壓力,所以不該抱怨,不該心情憂愁,不該因為犧牲了夢想而生氣。而那些心懷不滿的人,更把怨恨與憤怒發洩在照顧孩子的媽媽身上,於是出現了「媽蟲」這樣充滿歧視的言語。

 

生了奶諾後,我選擇重回職場,避免自己不斷鑽牛角尖,卻有人覺得我這樣很好過。果然是出一張嘴評論他人,最輕鬆啊!為了上班,我必須努力找托嬰、找保母,還要擔心孩子身心健康;出來上班,是因為我要養家⋯⋯我一點都不輕鬆,也沒有因此躲掉什麼。

 

有人認為職業婦女只是想逃避當母親的責任,只是想成就自己⋯⋯顯然地,女人不管怎麼做都不對。是不是不管女人做什麼,總是落人口實,只因為我們是女人呢?

 

筋肉爸爸中風後,我曾被一則貼文影響心情,我承認是自己內心不夠強壯、不懂為什麼大家對女人就是充滿歧視與人身攻擊?不論在哪個國家,總是有「仇女」文化存在。當女人因某一事件躍上媒體,譬如離婚、遭逢巨變、挑戰男性社會地位⋯⋯即使新聞媒體善待她,網民也饒不了她。

 

譬如藝人離婚了,就有人說她是公主病;譬如孩子被謀殺了,媽媽為此堅強挑戰體制,就有人說她們應該一起去死,霸凌著已經當天使的靈魂。

 

電影《重磅腥聞》描述被職場性騷擾的女人,勇於爭取自己權益時,要面對官司、失業、主管刁難、家庭紛亂,付出許多代價只為了找回尊嚴與自我時,卻被人們用各種言語二度重傷⋯⋯

 

這半年來我也遇過類似的事情。很努力地想要爬起來保護生病的老公,也因為工作性質,於是在媒體分享了故事,期望大家都重視健康,不要讓心血管疾病破壞原本幸福的家庭。卻有人說:「她就是靠出賣老公賺錢啊?」還有更多類似的批評,從我的年紀、外表,從老公生病的痛處,作為踐踏我這位女人的點。

 

心平靜氣後來看留言。這些女孩都很年輕,她們應該是還沒有經歷到年紀增長,本著青春,認為「年齡」是可以攻擊女人的武器;也或許尚未為人母,所以不知道背負責任是件多麼困難、意義重大的事;許多人都要女人繼續背負受害者情節,彷彿女人只能是個悲情、辛苦、犧牲自我、需要被拯救的人。

 

當男性因為大男人思想,把女性思考為附屬品時,不難理解他們不允許女人挑戰權威、掌握主權的邏輯;但是,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女人,要這麼仇視其他女人呢?

 

 

她們想看到其他女人過得越來越慘;

她們不想看到其他女人爬出谷底躍向陽光;

她們想看到其他人一起撻伐這些女人。

 

拒絕當個受害者,才能開啟幸福的樞紐

 

她們認為,這些女人,應該繼續活在悲情中,活在大家的言論裡!如此一來⋯⋯這些仇女的女性,回歸現實,面對自己悲傷的生活時,可能才會多點安慰。因為,她們逃不出受害者情節!她們不想看到其他女人面對類似的悲傷時,可以勇敢找尋下一個花園;那樣會突顯自己的孤單與挫敗,因為自己還深陷類似的泥沼中。

 

女人這一生會遇到的挫敗感很多,最終的挫敗感都來自於「活不出自我」。譬如婚姻,每個人的狀況與糾結都不一樣,但因為失去了自我所以難受;等到社會上有了離婚、小三、外遇、抓姦等話題時,因為觸動了自己,因此總是可以掀起女人們的一番論戰。

 

有一些討論很有意義,因為激發了女人自覺、自主、自愛的心;但有一些討論真的就是浪費光陰,譬如總是在批評其他女人!

 

我們用什麼樣的眼光看世界、看別人;這個世界就會用同樣的方式回應我們。懂得活出自己、找尋自己的女人,會更懂得欣賞其他女人面臨人生谷底時的決定與勇敢。跳不出牢籠的女人,才會不爽其他女人的瀟灑轉身,口說之言都是攻擊的話語。

 

我們,都要拒絕當個受害者,才能開啟幸福的樞紐,不再成為只會批判別人的帥女人!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我愛,我強大:我和你,再一次愛上了我們,筋肉媽媽從筋膜到心靈的修復課》,三采出版,筋肉媽媽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第二人生,做真誠的自己!活得像自己、自在愉快,才能讓老後人際關係和諧、良好

撰文 :枡野俊明 日期:2020年11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能夠不遇到任何阻礙自然是再好不過。但是理想與現實終究有差距,一般的人際關係,多少存在著許多摩擦和爭執。 不過,有些人對摩擦與爭執抱著避之唯恐不及的態度,希望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為了逃避衝突,這些人採取的方法之一就是一直配合對方。 如果對方是重視禮節的人,他們會盡可能以禮相待;若對方喜歡以親暱的口氣拉近彼此距離,他們也會投其所好;面對個性一板一眼的人時,他們會表現得很慎重;當對方不拘小節,或帶有幾分「天然呆」的特質,他們則會以同樣的模式回應。

 

這麼做確實能減少人際關係的衝突。但是只因為要維持別人對自己的「好感」,也未免太辛苦了。俗話說,一樣米養百樣人,換言之,每個人的興趣、好惡和個性都不一樣。 假設你要配合的對象有十個人,那麼你就需要「扮演」十個自己。

 

「工作進度似乎稍微落後了,還要再加強。要說得更誇張一點嗎?好喔。」 雖然自己比較低調,卻為了配合對方,不得不勉強自己,表現出強勢和誇張的一面。 遇到以走遍各地禪寺為樂的人,你可能也得硬著頭皮說:「我也是『同好』呢!」因而犧牲了寶貴的假日,陪對方遊覽自己根本沒多大興趣的寺院。

 

如此一來,遲早會身心俱疲。更難受的是失去自我,而且這種「演技」很快會被識破。 到頭來,你和對方的關係隨時可能生變。事實上,委屈自己所建立的人際關係,本質上就非常脆弱,難以長期維持下去。

 

請各位務必將這句禪語銘記在心:「開門福壽多」 意思是只要坦然展現自我,毫無隱藏,好事就會不斷上門。在經營人際關係時,無需勉強自己配合任何人。只要做「真誠的自己」就好。

 

有句話叫「毀譽參半」,有些人會批評你,但也有些人會讚美你。這就是我們所處的現實世界。既然如此,各位沒必要讓自己變得八面玲瓏。不,應該說自己實在也辦不到。

 

有些人喜歡別人表現強勢,積極挺身主導;也有人欣賞低調、凡事謹慎小心的人。如果自己是低調內斂的人,與其勉強自己討前者歡心,不如和後者建立起良好關係。

 

事實上,能彼此產生共鳴的關係,無疑是你與後者。雙方在這樣的關係中,才會真正感到自在愉快。

 

 

我認為「自在愉快」正是經營人際關係的關鍵字。自己難以放鬆的關係,不是真正的人際關係,互動時也感受不到樂趣。 最好的狀態是做真誠的自己,展現你原本的模樣。我想這就是「保持平常心」的最佳姿態。 活得像自己,就是最「保持平常心」的姿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只是平常心:讓敏感的你不再傷痕累累的41個禪練習》,智富出版,枡野俊明(MasunoShunmyo)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讓自由浮動的焦慮,掌控了你的人生!4個步驟遠離焦慮迴圈,找回平靜的自己

撰文 :塔瑪.強斯基 日期:2020年11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理查的家人堅持他一定要去接受治療。在金融業任職的他,並非唯一對工作感到焦慮的人,但理查的焦慮嚴重地控制了他整個人。他時時刻刻都處在緊張狀態,總是先想到接下來會有什麼問題,而且他再也無法樂在工作了。

他總是和手機形影不離,檢查手機是他每天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也是上床前的最後一件工作,因為他不想冒著錯過任何訊息的風險。

 

理查經歷的是一種自由浮動的焦慮,這是一種覺得壞事將要發生的模糊感覺,因此他需要事先防範,導致他在工作上花掉更多時間。這讓客戶更容易找到他,但也使他身心俱疲。

 

他對客戶展現的魅力是決定他成就的重大因素,但他覺得再也無法仰賴這項優勢了。

 

我問理查他最害怕發生的是什麼事,他奇怪地盯著我,彷彿我是雙頭怪。「現在時機很差,經濟衰退,人們隨時都會丟掉飯碗。」他如是說。

 

我說:「沒錯,現在正面臨經濟衰退,但真正讓你覺得害怕的是什麼事?你害怕工作不保嗎?」理查知道他的公司非常穩健,且他在公司裡的地位也很穩固。

 

他在心裡創作出來的圖像警告他,他必須不斷向前跑,因為在他所屬的這個專業領域,一切都非常不穩定。但這樣的追逐以及為了一切做足準備,讓他筋疲力竭。當他慢下來檢視真實的風險,以及他做了哪些準備以因應自己想像的危機,他開始看出自己實在是準備過了頭。

 

對理查來說,解決方案是要體認到,雖然他們這個產業、這項專業處處瀰漫壓力的氣氛,但對他造成的傷害遠遠不如恐懼。如果真的出現問題,他需要的是表現得更有彈性,心力交瘁不會帶來任何助益。

 

他必須和某些未知共存,但也要認同正向的指標,比方說他在目前的職位上一直都很成功,也沒有讓低迷的氣氛影響到那些他很清楚該怎麼好好去做的工作。

 

任何曾經和十歲以下的孩子一起去看電影的人,都預期每隔幾分鐘就會被打擾,因為孩子們會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最後會怎麼樣?小孩子(他們很入戲,而且真實人生的經驗有限)是真的很害怕,而且也非常不確定。

 

他們不知道,允許他們去看的電影,幾乎都會有大團圓結局。我們要記住這一點。當面對全新或不確定情境時,焦慮和負面思考會急急忙忙地衝進我們心裡,但我們不用在這條河裡泅泳。

 

在恐慌之前,要先停下來想一想。

 

如果一定都會有個圓滿結局,表現出恐慌的反應是最合情合理的嗎?還有沒有別的選擇?除了災難之外,還有沒有其他有益的想法可供思考、規畫?打開大門,不要讓你的擔憂變成黑盒子,讓答案出現,開始身體力行展開行動。要相信你終能有所調整。

 

你自己和其他人

 

當你身邊的人踩進了強烈焦慮的地雷區時,請極力抗拒你的衝動,不要一味地說一切都會沒事,這種話很沒說服力。

 

反之,你可以成為他們的記憶庫。

 

這是更能展現善意、同時也更有建設性的替代說法,可以取代「我早就跟你說過了」這種話。提出問題,幫助他們去回憶過往類似情況的最後結局為何。

 

你可以溫柔地問:「上一次你處在這樣的情境時,你還記得發生什麼事了嗎?」如果他們說不記得,就提醒他們發生在你身上、最後一切圓滿的類似情況。

 

這不是在降低他們的擔憂,而是透過你展現的同理心幫助他們聚焦在終點線上,到那時,一切都會圓滿。

 

聽到你說:「我總是為了最糟糕的情況作準備,但後來我真希望我沒有在這上面浪費這麼多時間。」將可以幫助他們。他們不用深入挖掘恐懼,而是轉換到另一個不同的制高點,藉此替自己免去一趟繞遠路的旅程。

 

試試這個放個擔憂假

 

不論讓你整天提心吊膽的是日常的壓力還是重大的問題,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地扛著擔憂的責任,絕無好處。

 

當你發現自己一直想著某件事,甚至已經開始有罪惡感時,非常重要的是,記住不管這件事有多重要,你還有別的事要做。

 

當你還有實際的問題待解決時尤其如此,你必須調整自己的腳步,確定自己能找到透徹的觀點,晚上能夠睡得著覺,更要能攝取足夠的營養。

 

在充滿壓力的情境中,如果你沒有不斷地去想到底會有哪些問題,你可能會覺得自己準備不足或不負責任。

 

但實際上,當你能看透徹時,你會成為更有效解決問題的人。你可以用兩種方法辦到。第一種方法,放個假遠離憂慮。

 

每天撥一點時間,去做沒有面對危機時想要做的事。好好做一頓飯,散散步,聽聽音樂。安排這段時間很重要,不然你很可能會「荒廢」你的假期。

 

把這段時間想像成對著憂慮關上門,上面掛著「請勿打擾」的牌子。回來之後你將煥然一新,準備好面對接下來的任務。

 

設定擔憂時間

 

第二種將你解決問題的潛力發揮到極致的方法,是不要讓憂慮二十四小時纏著你不放,你每天要設定一段「擔憂時間」,讓憂慮等到這時才能出現:花十分鐘在紙的一邊寫下你心中的憂慮,另一邊則用更理性、準確的方式重新描寫你的憂慮。

 

當憂慮試著在其他時段溜進你心裡時,你要對它說:「不行,現在不是擔憂時間。」等到了擔憂時段,如果你發現自己已經不覺得需要再去煩惱這些想法,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擔憂在就寢時來襲

 

有時候,我們可以在沒有碰到太多麻煩的狀況下過完一天,可一旦我們把當天的事情做完,頭剛碰到枕頭,沒什麼事能再讓我們分心時,擔憂就發起突襲跑進來填空。

 

你可以在床邊放一疊筆記紙,做「如果發生這種事將如何」以及「現實情況是如何」的一對一比較演練。

 

但如果你經常在夜裡心煩不已,你可以改在上床前約一個小時左右前和自己約會,好好處理這個問題,此時的你比較清醒,比較容易善用你對自己的了解,這樣效果會比較好。

 

在你填完以上那兩張清單之後,把一半的紙折起來,讓你只看得到「實際情況是如何」這一半。當在就寢時開始心煩,你可以徹底讀一讀稍早你對自己的人生得出的明智結論;這件事要在疲憊的浪潮打敗你、讓你覺得一切都不可能之前完成。

 

如果你的擔憂和睡眠有關,比方說「如果我睡不著怎麼辦? 明天我會很慘,但明天可是非常重要的一天」等等,請注意,光是有這些想法就已經會讓你覺得更焦慮了。你越感焦慮,杏仁核越是警鈴大作,你就越不可能入睡。

 

別讓自己繞這趟冤枉路。當你忙著終結擔憂時,請做做精確的計算,看看睡不著會造成多大的災難,讓你的大腦醒一醒,你可以(你也真的想)好好善用時間,替自己做好入睡的準備。

 

你要如何把杏仁核裡的警報器關掉?這是很弔詭的任務。

 

如果你可以放開「一定要趕快睡著」的迫切感,你就會更快進入夢鄉。請善用本章稍早提過的放鬆技巧,收緊後放鬆你的肌肉,從雙腳開始,慢慢往上,一直到你的臉部和頭部。

 

創造可以關閉警報的新想法:「我的身體知道要如何入睡;當我準備好時,周公就會來找我了。我要讓身體沉浸在床鋪的溫柔舒適當中,啟動入睡的過程。我什麼都不用做;我的身體會找到路進入夢鄉。」

 

如果你想要在過程中加入一些想像,你可以跟著雪花輕柔地飛舞或落葉輕盈地飄落,或者想像你正走在吹著輕風的樓梯間,要到一座美麗的花園裡去。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你有選擇,悲劇不會真實上演:重貼標籤、縮小問題、擴大解決方案,動起來,過你想要的人生》,日出出版,塔瑪.強斯基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真正的自由,是心無掛礙!在束縛裡沒有了束縛感,是心無所住,內心沒有邊界和圍牆

撰文 :寬寬 日期:2020年11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以前曾有一位主編對我說,每個人來這世上都有不同的功課(使命),有的為體驗,有的為完成某件事,有的是還債,還有的是累世的修行人,此生帶著任務來。

語罷,她盯著我,緩緩說,你要及早感知到屬於你的功課。

當時我心裡竊笑,覺得這也太神道了,反問她,那您的功課是什麼?完成了?

 

她聽出我語氣裡的不屑,搖頭笑了笑,閉口不言。

 

不屑歸不屑,但她的話還是像種子一樣,埋在了我心裡。

 

近幾年,或許是我的心氣更沉靜了些,開始有意無意地,總是想起她說的話。

 

再看周圍,好像真的總有些人經年累月在戀愛中浮浮沉沉,有些人需要賺特別多的錢來填補內心的空洞,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在處理親密關係,也有些人一早就奔向終極的精神命題。

 

我時常納悶,別人為何會把大把時間花在我覺得不重要的課題上;而反觀自身,我是不是也為了同一個命題,多少年躊躇而行。

 

人生功課不一而足,卻都在左右著我們的心念和選擇。

 

我有一段時間,為了職業方向困惑不堪,終日苦苦思索,覺得這應該是人生最困難的命題了吧。

 

為了得到點啟發,有天下班後,我專程去一位職場前輩家喝酒聊天。

 

當時她一個人住在國貿附近的高級公寓,年近四十,事業順遂,沒結婚,獨居的生活在我看來,清淨又自由。

 

這樣的人,一定沒有職業困惑了吧,多讓人羨慕啊。如果我在她的年齡,能活成這個樣子,我就滿足了。

 

那天晚上,幾杯酒之後,她慵懶地窩在沙發裡,背後是整面牆的落地玻璃,國貿林立的高樓和璀璨的燈火,一覽無餘。

 

我問她:「我不喜歡現在的工作狀態,不自由,但又不知道怎麼突破。」

 

她說:「工作這種事,沒什麼難的,方向對了,努力夠了,就會有你想要的結果。幾乎所有的職業困惑,都可以倒推在這兩點上找原因,我問你,你的方向是什麼?為此做了什麼努力?」

 

我想了想說:「我想要不受束縛的工作,全憑我自己做主。」

 

「那你要麼有一技之長,要麼創業組團隊,要麼能讓錢生錢。三條路你選一條,然後付出所有努力。」

 

就這麼一句,我聽得醍醐灌頂。

 

她接著說:「這世上凡是遵照『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事,都不難。難的是那些你努力了也未必有結果的事。」

 

她頓了頓,感慨說:「我多羨慕你只是為了工作困惑啊。我的千年謎題是感情關係,半輩子盡折騰它了,到現在仍然一點辦法都沒有。」

 

那是我第一次認真地思考,可能真的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功課。許多人的功課是類似的,比如親密關係、錢財、出名,甚至做自己。

 

那我的呢?

 

浮名浮利向來不是我的菜,我在親密關係上也挺順的,好像我也一直都能「做自己」。

 

直到有一天在給女兒洗澡時,忽然覺察到,我的功課,竟是我一直汲汲以求的「自由」。

 

連女兒的名字,大名「逍遙」,小名「由由」,多少也是這種執念的投射。

 

我還常自詡不給孩子以期待捆綁,實則哪能逃得開。

 

人生功課,如影隨形,即便許多人看不到它,它卻化身各種面貌左右我們人生的劇情。一天不完成它,就一天得不到解脫。

 

舒國治曾說:

 

「人生際遇很是奇怪,我生性喜歡熱鬧、樂於相處人群,卻落得多年來一人獨居。我喜歡一桌人圍著吃飯,卻多年來總是一人獨食。」

 

當年看到這裡,內心靈光掠過。

 

我生性喜歡寂寞,渴望離群索居,卻從來不得清淨。

 

我生在一個大家族,父母豪爽好客,朋友極多。記得每回過年,初一至十五,家裡人來人往,如同開流水席,一桌人散去,不多時又能湊夠一桌人開席。

 

少時我常把自己關在房間看書,一整天也不願打開門與外界相對。心裡想著,終有一天,我要遠走高飛,一個人清清淨淨地過上許多年。

 

後來畢業,戀愛,結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無形中卻也承繼了一個豪爽好客的性格,家裡總是人煙不絕。

 

許多年裡,哪怕夜半,都能接到朋友打來傾訴人生困惑的電話。

 

除了暗暗嘆息,耐心傾聽,我也從來說不出「請不要來煩我」這種硬話。

 

以至於一路行來,聽了許多故事,主動或被動地解了許多生活謎題,接納了許多情緒傾吐,竟讓我對世事人心有了超出一己人生經歷的洞察和感知。

 

不知道算不算塞翁失馬?

 

後來竟還擁有了「親和力」這種標籤,若是當年面對我年少時一張冷臉的親戚們知道,不知會作何感想。

 

對自由清淨的執念,大約也在日復一日的與人群相對中,變得愈加強烈。

 

從離家、為自己的人生做主開始,我所有選擇都圍繞「要自由」這條主線。

 

我不喜歡被束縛,害怕被他人操縱、控制,同時盡力避免對某些東西依賴上癮。

 

我先是擺脫掉上班打卡的工作,成了自由職業者,從而獲得了時間自由。

 

接著,我發現時間自由太表象了,如果沒有經濟自由,時間自由不過是一種虛浮的假象。

 

為此,我花了很多時間去攻克賺錢這個難題。有了一點方法後,我又發現,經濟自由沒有標準,它取決於一個人對物質舒適的感覺邊界,這個邊界又依賴於精神的豐滿程度。

 

於是,這些年,我在打磨精神世界上頗費了一番心力,大概做到了對精神滿足的依賴超越了對物質豐盛的渴求。這意味著,我在一定程度上獲得了經濟自由。

 

為了和現實生活不要有太深入的捆綁,我拒絕會長期將我綁定的事情,比如貸款買房之類,一直遵守有多大能力買多大房子的原則,家庭零貸款。

 

這一點曾屢次被精明的朋友批評財商太低,不懂得利用槓桿獲得更大的財富增長,這我也認了。畢竟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追逐自由的許多年過去,如今舉目張望,聊有安慰。我終於過上了不用上班打卡,賺的錢足夠自己取用,沒有物質的匱乏感,精神上感到滿足的生活。

 

然而我感到自由了嗎?

 

並沒有。

人一直渴望掙脫的東西,即便掙脫了,仍然存在於我們心裡。

 

一件事上的自由,意味著在另一件事上的不自由。比如告別了打卡上班後,才發現從此那張卡長在了心裡。

 

自己創業,不用打工看老闆臉色,這同時也意味著,你多年裡會無法享受假期的自由。

 

我終於願意承認,在個人成長的維度上,追逐「自由」並不比追逐名利更高級,這些都是自我創造出的執念。

 

真正的自由是什麼?是不再為了自由而要掙脫什麼,是在束縛裡沒有了束縛感,是心無所住,內心沒有邊界和圍牆。

 

最終,是「自由」這個選項,澈底消失在你的人生命題裡。

 

《心經》中一句「心無掛礙」,說盡了我所苦苦追逐的自由。

 

以我蒼白的覺知來看,心無掛礙就是:

 

當瑣事纏身時,一件件去理清完成,不起對閒適的渴盼。

 

當無事可做時,享受身心的靜止,不會在頭腦中生出計畫和對忙碌的渴求。

 

深切地知曉,人生每一種情境都不會永恆。

 

住五十平方米的房子時,滿足於小空間的舒適,而不嚮往遼闊。住二百平方米時,能珍惜所得,而不貪圖更多。

 

晴天,享受陽光照耀;雨天,感受溫潤的詩意。

 

喝到一杯好茶,享受口齒留香的當下,而不生起貪戀下一口的心。

 

需要賺錢時,不穿著情懷的外衣;追求情懷時,盡量少計較得失。

 

坦坦蕩蕩,知行合一,是心無掛礙的前提,是自由可生長的土壤。

 

 

我過去常汲汲於獲得一位充滿智慧的上師指引,而今明白,我的每一天的生活,瑣碎或簡單,歡喜或傷感,都是生命的上師。

 

何時讓心臣服於當下,臣服於生活,臣服於一菜一粥、一念一行,心不為形役,何時便有了自由的可能。

 

我終於可以說,在通往自由的路上,我剛剛爬到了起點。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人生半熟:30歲後,我逐漸明白的一些事》,遠流出版,寬寬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中最好的年歲,是明白問題盡皆由己!50後為自己人生負起全責,才能常保快樂

撰文 :瑪莉.佛萊奧 日期:2020年11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談到負責,在此提醒一個重要原則:你得為自己的人生負起全責。

方方面面,永遠如此。該負責的不是父母,不是經濟,不是伴侶,不是家人,不是老闆,不是母校,不是政府,不是社會,不是制度,不是年紀,而是你。

 

由你為自己的認知、感受和行為負責。在此澄清,我不是說你對別人的作為有責任,對你蒙受的不公有責任,但你要為自己的反應方式負責。其實呢,唯有你對自己負上全責,才能常保快樂。

 

現在你可能會說:「瑪莉,你又不知道我的經歷。好多可怕的事發生在我身上,既不是我的錯,也不由我掌控,也不給我選擇。我哪有責任?」

 

或者你會說:「瑪莉,我就生在這個文化和社會,會遇到這種事,並非我能掌控,怎麼會叫我負責?」

 

你說得對,諸般外力與社會結構會影響我們,不過,重點是要明白,無論過去遇到何事,無論現在面臨何事,如果你不願意為你的人生(包括想法、感受和行為)負起全責,你就是放棄了改變的力量。

 

舊金山一位名叫蒂芬妮的心理治療師寫信跟我說:

 

像我們這種人,出身寒微,數代面臨社會壓迫,很容易活在深沉的絕望之中。我父親是窮苦的非裔美國人,我也繼承那份無望—無論你怎麼做都會被欺凌、被剝奪,縱使挺身反抗,土地與家庭卻受盡蹂躪。在許多細微層面,這種心理使我的努力付諸流水。我著手做某件事,遭遇阻礙,陷入悲傷,不明白我其實能找到出路,確實有能耐把事做好。

 

瑪莉,這是你教我的!許多年來,我掙扎浮沉,不知如何邁步向前,但你說的這句話改變了我的人生:凡事皆有出路!

 

在此澄清,負責不是指對不公不義保持沉默,不是指責怪自己,不是指折磨自己,不是指感到羞憤,不是指常懷歉疚。為人生負起全責的意思是要明白,無論遇到什麼事,你都能決定自己的反應,決定自己的感受與目標。

 

你能否想像,如果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自認年紀不夠,資格不夠,能力不夠,無法為女孩的受教權而戰,那會如何?別忘了,馬拉拉捍衛女生上學權利時,年僅11歲。

 

她被巴基斯坦武裝塔利班分子開槍暗殺擊中頭部時,年僅15歲。幸好她死裡逃生,16歲生日那天在聯合國發表演講,17歲那年成為史上最年輕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她不願讓那顆擊中頭部的子彈成為不再提倡受教權的藉口。

 

 

人生中最好的年歲,是明白問題盡皆由己。你不怪給母親、經濟或總統,明白命運是由自己掌控。—亞伯.艾里斯Albert Ellis,臨床心理學家

 

你知道衝浪選手貝瑟尼.漢彌爾頓(Bethany Hamilton)的故事嗎?在13歲的某個早上,她和朋友到考艾島的隧道海灘衝浪,躺在衝浪板上,一隻手擺在海裡,突然被一條四公尺多的虎鯊攻擊,整條左臂被咬斷,到醫院時已經失去六成的血,陷入低血溶性休克,唯恐性命不保。

 

後來,漢彌爾頓撐了過去,大難不死,而且竟然一心一意重回海上。遇襲的一個月後,她帶著衝浪板返回大海。一年多後,她贏得第一面全國大賽獎牌,之後繼續參賽,屢屢奪牌,實現一生的夢想,成為職業衝浪選手。

 

在那場大難之後,漢彌爾頓大可把「無法」掛在嘴邊,認為斷臂象徵著衝浪生涯的終結,而非開端。

 

在最黑暗之際,漢彌爾頓做了重要選擇,選擇為自己和未來負責,選擇以勇氣與決心面對,選擇不讓浩劫阻礙築夢。恰好相反,浩劫反而讓她練得更拚。她不是找藉口,而是找出路,成為令人驚嘆的楷模,象徵人類不屈不撓的精神與強韌。

 

再舉個例子。在辛巴威鄉下,一個名叫特芮雷(Tererai)的11 歲女生才讀小學不到一年,她爸為了換一頭牛,硬是把她嫁掉,對方婚後經常打她。雖然她極想上學,但家境貧窮,而且身為女性,只好拿哥哥的課本,以葉子當紙,自學讀書寫字。到了18 歲,她已經是四個孩子的媽。

 

多年後,特芮雷遇到一位國際援助組織人員,那人問村裡每個女性的最大夢想。特芮雷受到啟發,拿紙片寫下大夢,希望有朝一日在外國留學,讀學士,讀碩士,再讀博士。

 

特芮雷的母親看了之後說:「特芮雷,我看你只寫了四個夢想,個人的夢想,但我要你記住一件事,如果你的夢想是讓村裡的大家變得更好,那會更有意義。」於是特芮雷寫下第五個夢想:「我回來之後,要改善村裡女人的生活,讓她們不必跟我同病相憐。」

 

以特芮雷的處境,這些目標可謂遙不可及,甚至天方夜譚。特芮雷把寫著夢想的紙片擺進錫盒裡,埋在大石頭下。

 

特芮雷開始替當地的援助組織工作,處理地方事務,盡量存下每一分錢,拿一部分上函授課程,填補求學的渴望。1998年,她申請到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在援助組織和村民的幫助下,她赴美求學—帶著五個孩子和丈夫,腰際綁著4000 美元現鈔。

 

儘管到了美國,特芮雷的生活比過去更艱辛。一家人住在破拖車裡,孩子們成天挨餓受凍,丈夫不僅不幫忙,還照常打她。特芮雷只好從垃圾箱裡找東西給自己和孩子吃。她曾考慮放棄,卻認為如果自己半途而廢,就像對其他非洲女性潑冷水,遂有硬撐下去的力量。

 

在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和伍潔芳(Sheryl WuDunn)的傑作《她們,和她們的希望故事》(Half the Sky)中,特芮雷說:「我知道,我有其他女人夢寐以求的良機。」

 

特芮雷做數份工作,辛勤不懈,盡量兼顧課業,一邊忍受睡眠不足,忍受丈夫的施暴。她一度遲遲交不出學費,險些被退學,幸好有學校人員伸出援手,代她向當地民眾求助。

 

終於,特芮雷讓殘暴的丈夫遣返出境,繼續堅持不懈,取得學士和碩士學位。每當她達成一個目標,就回辛巴威,挖出紙片,標記打勾。之後她與植物病理學家馬克.崔特(Mark Trent)再婚,繼續前行,終於在2009 年達成紙片上的最後一個目標:完成博士論文,取得博士學位,人們開始稱呼她特芮雷.崔特博士。

 

如今,她是特芮雷崔特國際組織的創辦人,組織宗旨是普及優質教育,協助貧村發展。想不想知道特芮雷的座右銘?那就是:凡事皆可達成!

 

我無比同意!

 

你能否想像,特芮雷可以有多少藉口裹足不前,半途放棄?種種藉口都言之成理,但儘管她一路走來顛簸艱辛,最終再次證明:當我們關注結果,而非滿懷各種「無法」(或「不會」)的藉口,前方將有無限可能。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凡事皆有出路》,天下雜誌出版,瑪莉.佛萊奧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像一場旅行,不缺讚,也不缺噓!把不想看的人「閉頻」,還給自己耳根乾淨

撰文 :雪兒Cher 日期:2020年11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雪兒Cher臉書粉專
  • A
  • A
  • A

的確,辭職旅行後,脫離朝九晚五的生活很棒,能夠自由自在隨心所欲選擇生活方式很夢幻,若置身在夢幻的風景,內心卻只想回旅館睡覺,這一點在到了各式各樣旅館更是如此感覺。

沒有人一定要靠社交去旅行,不用裝的很熱情

 

以前我覺得旅行就是要認識朋友,後來就覺得重複同樣的台詞很辛苦,而且這些人不見得之後還見到面,尤其長途旅行,妳會發現有些地方旅館的交誼廳,有些人成天都混在旅館什麼都不做,卻一樣很自在,而且不會跟你打交道。

 

之前在德國旅館,看見一個老頭,整天什麼事情都不做,就在裡面看電視滑手機,偶爾跟不同的旅客聊天,但並不熱情,你不確定他在這裡到底是旅遊還是生活。也在里斯本的多人房住過一周,隔壁床的國外女孩一整天都在床上,看手機裡面的視頻,哪裏都沒有去,甚至覺得這些人一整天都沒有離開旅館。

 

很難理解不看風景、不交朋友、不做些什麼的旅行

 

起初覺得奇怪,出來玩的人花了時間、機票錢、飯店錢,然後什麼都不做,這太荒謬了。那為什麼不待在家裡,一樣可以做這些無聊的事情,後來我慢慢也變得跟這些人一樣,不急著把旅行走到極致,或許人生本來就沒有太多道理可循,以前沒有辦法體會的,逐漸隨著路越走越遠能體會。

 

在原本生活的環境裡,你無法討好所有的人,在自己旅行中,也只能討好自己,花一堆心思去討好別人,還落人口舌,不如做好自己,與其去追逐別人按讚的景點,不如去做貼近自己心情的旅行。

 

人生就像一場旅行,職場也是一樣,不缺讚,也不缺噓

 

出門旅行看到往往不是風景,更多是人與人之間情感的交流,以及自身跟她人的差距,我提供自己的觀點,觀點不見得是事實,事實的面向有多種,人們通常只選擇自己願意相信的那種,不缺一個讚或是一個噓,自己喜歡就好。

 

以前很需要同伴,現在需要旅伴,會上背包客棧徵友,
以前希望別人幫我找好行程,現在需要資訊,會上google查詢,
以前期待別人幫我弄好機票,現在自己會上Skyscanner 查詢,
以前需要住宿會查很多篇文章,現在會上各大網站比價。

 

不要期待別人來幫你,或是救你,那麼就不需要活在別人的期望或是失望裡。

 

把一些不想看的人閉頻,還給自己耳根乾淨

 

旅途,我也會問自己,什麼才是自己旅行真正需要的目的?這一點我還在認真的摸索,相信出走無關年齡,就是選擇而已,你選擇看見什麼,你就會看見什麼,你選擇關掉頻道,你就不會看見。

 

 

這些年我關掉很多頻道,臉書刪了數千個好友,甚至不再聯絡某些人,不是對方的問題,只是光想到對方就會覺得不舒服,或許我們不需要嘗試努力,選擇各自走也是很好,不把糟糕的人放在心上,就沒有放下的問題。孤芳自賞,也是旅途學習的美好經歷。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雪兒 Cher」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