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不只釣魚爬山!名廚廖清池輔導弱勢創業不間斷、燦爛彼此「第二人生」

撰文 :林麗娟 日期:2020年12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廖清池提供
  • A
  • A
  • A

「小時候家裡窮,13歲就去當學徒了,我想靠著我的雙手,拚出自己的一片天。」很難想像,國寶級蔬果雕名廚、大學餐飲系名師廖清池,學歷只有小學畢業。

廖清池在今年7月退休,但每天照樣活力充沛地東奔西走,除了接受農委會委託輔導「田媽媽」餐廳,還到少年輔育院等地方當義工、演講、傳授一技之長,幫助創業者能穩定上軌道。

 

▲廖清池說,自己退休後,還是會希望能幫助更多的人。(圖/林麗娟攝影)

 

成長環境刻苦,祖母扶養長大

 

廖清池的人生路,是一路苦過來的。

 

他7歲喪母,父親體弱多病,多虧祖母辛苦扶養長大,這樣的環境,廖清池不喪志、甚至充滿了鬥志,但人生的挑戰和考驗卻接二連三降臨。

 

1973年退伍後,他在北投一家飯店工作,暴躁的主廚動輒對他拳打腳踢,某天示範該怎樣切肉時,暴怒地抓起菜刀就砍中廖清池的右手虎口,當場血流如注,自己原本想還手,但還是忍了下來,「將來一定要比他更有成就。」廖清池說。

 

他曾經為了生計,遠赴日、韓工作10年,1985年又放棄高薪回國照顧家人,進入福華飯店工作,「我自知學歷不高,就只能用心用力付出,從清晨買菜到下班往往工作10多個小時。」

 

力拼技術證照,圓夢擔任教職

 

努力付出,終將展露頭角。

 

廖清池在日本料理、西餐、廣東菜、台菜,乃至於在福華時表現特別出色的江浙菜結合蔬果雕,印證多才多藝、能工巧匠的技法,一顆芋頭就能雕樑畫棟,總統國宴時讓外賓嘖嘖稱奇,被廚藝界譽為「天下第一刀」。

 

▲廖清池以蔬果雕出水仙造型。(圖/廖清池提供)

 

▲蔬果雕盤飾(圖/廖清池提供)

 

▲廖清池以蔬果雕出玉蘭花造型。(圖/廖清池提供)

 

他不自滿,一路累積到最高技術證照,依同等學歷轉跑道,到弘大科大餐飲系任教,率領學生出賽迭創佳績,就此帶動廚師轉任教職的風潮。

 

廖清池回憶起,曾經霧峰農工餐飲科拜託他指導學生技藝,提升競賽的實力,結果當天學校因為颱風而休課,卻忘了通知他,他依約到了,發現全團隊僅有楊淳雅等3位學生到校。

 

廖清池全力指導、果然獲獎,楊淳雅從此跟隨他習藝,放棄國立大學上榜機會,寧讀私校弘光,後來以蔬果雕奪得2008年德國IKA奧林匹克級、2010盧森堡世界杯2項國際廚競賽金牌。

 

不藏私,輔導全台半數「田媽媽」

 

除了熱情教學,孕育無數優秀學生外,1999年921大地震重創後,農委會輔導社區婦女職訓,成立「田媽媽」,廖清池是第一批輔導考證照、創業的陪伴導師,至今已輔導全台半數的「田媽媽」,連金門、澎湖都願意去,「毫不保留地傳授,高標準要求落實,手藝才能傳承一代又一代。」

 

他每每開車路過看見自己輔導的「田媽媽」,必定停車,熟門熟路地從廚房後門往內細察設備及管線是否安全,他說,瓦斯、電線等等職場安全以及食安問題,是餐飲業最重要的關鍵。

 

▲廖清池熱情教學,孕育無數優秀學生以及輔導全台半數的「田媽媽」。(圖/廖清池提供)

 

▲農委會輔導社區婦女職訓,成立「田媽媽」,廖清池是第一批輔導考證照、創業的陪伴導師。(圖/廖清池提供)

 

走過少年艱難路,加上信仰天主教,廖清池感念曾受到很多人幫助,因此努力回饋社會。

 

為了讓社會邊緣人學藝,他常到少年輔育院演講,擔任喜憨兒月餅代言人,還曾教女監受刑人學做台灣小吃,讓她們出獄後能小本創業,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作,甚至曾不辭辛苦開車6小時,就為了上武陵農場關懷原住民,連車馬費也不收。

 

「只要能幫助他們自立,回歸正途,我不計較錢,平日節省一點就好。」

 

退休後,同享樂活與助人時光

 

廖清池也為了幫留學歸國的女兒圓夢,賣掉房子當資金,開了輕食餐廳,成為人氣指標店,「自己不敢吃的,千萬別給客人吃。」保鮮期一到,寧可全部倒掉。

 

▲廖清池退休後,利用空閒夜釣,享受靜謐的星空微風。(圖/廖清池提供)

 

退休後的廖清池,仍然擔任弘光科大特聘、靜宜大學兼任教授,授課量大減,他開始利用閒暇時,到曾文水庫、日月潭等地釣魚,夜間下釣,享受靜謐的星空微風,而每個周末,必定陪妻子爬山,「買了專業的登山用具,玩真的!為的是實現我的承諾。」

 

入行58年,教書占據其中20年,廖清池常保青春活力的秘訣是助人為樂,正向思考,生活裡自然處處陽光燦爛。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火爆歹囝仔,變「俠醫」義診看牙 黃明裕心底最軟的那塊被觸動,全因唐氏症獨子

撰文 :楊雅馨 日期:2020年11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
▲黃明裕說,自己個性變得比較溫和,兒子是一個原因,他讓自己的心碰觸到較為弱勢的這一塊。
  • A
  • A
  • A

許多人稱讚黃明裕是「俠醫」,對他來說,這是醫療資源不對等的問題。在行有餘力之下,盡力去做,其他的就順其自然,他堅信,沒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別人有,我怎麼可以沒有,我這個人就是不服輸啦,現在拿到了反而有點失落」。58歲的陽光牙醫診所院長黃明裕,坐在診所裡的辦公室笑著說,他在受訪的前一刻,還在創世基金會文山分院義診。

 

談起醫療奉獻獎,黃明裕有一點無奈,攤攤手說:「經歷兩次提名、兩次落選,我對這獎不再抱任何希望」,沒想到事隔七年後獲獎了,現在該怎麼辦?他大笑起來。

 

「在頒獎典禮上,我親眼看到答案,林永哲醫師(第30屆個人醫療奉獻得主)現在的管家,就是他的病人」,黃明裕繼續說:「你幫助別人,有一天當你倒下,這些人都會來幫你,出於自願的」。林永哲醫師86歲、朱樹勳醫師83歲(第30屆個人醫療奉獻得主),看到這2位前輩,我感覺我還可以繼續做很久。

 

「我是O型獅子座,我很爆啦,唸書時會打架是歹囝仔,很難想像自己現在變成這樣子」。黃明裕毫不隱晦地說,「個性變得比較溫和,兒子是一個(原因),他讓我的心碰觸到較為弱勢的這一塊」。

 

然而真正的轉捩點是在2005至2006年間,東京齒科大學校長金子讓知道黃明裕曾為不少身心障礙病患看診,建議他到日本繼續研習牙醫;他也真的前往日本學習,並取得東京齒科大學齒學博士、日本大學齒學博士學位。

 

「當初去學是因為台灣這方面資源不多,牙醫面對要做全身麻醉的病人得仰賴麻醉醫師,天真的想,如果將這套方法引進,以後面對身障者需要做全麻時,牙醫師就可以自己操作,如今仍因為制度上的問題,無法實行⋯⋯。不過,在日本四年的訓練,我也沒白費,因為麻醉科醫師對病人的生理徵兆是最為敏感」。

 

讓病人安心,就要站在病人立場

 

面對這群不善於表達的特殊族群,黃明裕也更懂得如何在治療過程裡,做到進可攻、退可守的出神入化境界。「你不要以為這群天使不記得你做的任何事,其實他們什麼都記得,也都知道」,黃明裕激動地說。

 

▲兒子于軒每天陪著黃明裕看診、出診,是他的最佳助手。

 

他給我看一篇《醫病過招三百回・我與黃醫師》,一位不曾開口說話的自閉症男孩阿哲,鉅細彌遺地描繪著從小到大在陽光診所看牙經驗——「我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坐上診療椅,黄醫師開始為我刷牙,此時我才驚覺,我在不知不覺中已被敵人征服。我一把扯去圍巾跳下診療椅,絶招就要使出,卻被黃醫師搶先說:你好棒,有刷牙和漱口,今天這樣就好哦!接著,他竟牽著我的手走出診間⋯⋯破天荒的美好治療經驗,讓我開始固定在陽光牙醫就診⋯⋯」。

 

黃明裕不諱言說,是阿哲,讓他徹底了悟,要站在病人立場而不是醫師的立場,如今,他更懂得如何讓病人安心

 

去義診去偏鄉,心裡的門反被打開

 

很多人會覺得我們義診、到偏鄉,是給予,「不是的,是他們給我們,因為他們是天使,幫我們打開心裡的門,讓心靈有個安定的力量」。黃明裕說得溫暖。

 

還有,主僕地位要搞清楚,但不能用命令的口氣。「早期我會喔」,黃明裕低頭說道:「我曾傷過一位媽媽,我說你不相信我,那你就要好好照顧啊,媽媽眼眶立刻泛紅」。這句好好照顧,說得似乎有理,現實生活中是很痛的。

 

▲黃明裕拿下醫療奉獻獎,太太陳南瑤、兒子黃于軒到場共享喜悅。(圖/黃明裕提供)

 

黃明裕唯一的兒子,卻是唐寶寶(唐氏症),問他沒有想再生一個嗎?黃明裕笑笑說,當然有啊,不過,生兒育女也不是能強求,也好啦。

 

人到世上是來接受歷練,往好的方面想是享樂,往不好的就變成折磨,還有很多人遭受的苦難比你還多,「不要比較,要滿足」。我兒子于軒每天陪著我看診、出診,昨晚他還提醒我,明天下午要去陽明教養院區。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是我的座右銘,將心比心」。黃明裕鏡框底下散發著溫暖的眼神,對著我說。

 

▲黃明裕說去偏鄉義診,不是給予是收穫,「因為他們是天使,幫我們打開心裡的門」。

 

黃明裕

出生:1962年7月30日

現職:陽光牙醫診所院長、口腔衛生委員會常務理事、台北醫學大學牙醫學系校友總會會長、台灣口腔顎顏面麻醉醫學會理事長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外商女強人拼到爆肝,50後開始學會愛自己 梁沛祺:好好吃一頓飯,就很幸福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11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剪著俊俏短髮的梁沛祺一身俐落打扮,說起話來熱情有勁。曾在多間外商公司打拼20年的她,從業務員做到人人稱羨的高階主管;其後跨界至完全陌生的餐飲業,還曾前往法國考察如何做出道地法式料理。不服輸且奮戰到底的個性,讓她贏得事業成就,健康卻嚴重亮紅燈,連醫師都說,「妳爆肝了!」

梁沛祺是土生土長高雄人,在養父母的全心疼愛下長大。她回憶,當年家境雖不是特別富裕,養父為了給她最好的生活品質,家裡吃的、用的常是舶來品,她因此對世界抱有嚮往。養父母很開明,教育她女孩子也要經濟獨立,遇到困難不能哭哭啼啼,她從小個性就像個男孩。

 

擔任美國運通業務,升主管考驗管理能力

 

17歲時,養父肝癌過世,她知道自己肩上扛著養家的責任。為了追求高收入,她不做領死薪水的內勤工作,而是進入美國運通擔任信用卡業務員,挑戰業績目標,很快升任為信用卡南區襄理、旅行支票南區副理。

 

做了主管,不再是自己的業績達標就好,更重要的是領導團隊一起達到KPI。如何帶人,是一門高深學問。「你自己會做,不代表會教。同事跟你說這邊有問題、那邊也不行的時候,你要思考怎麼幫助他們。不是目標出去,業績就會自動生出來。」

 

在美國運通服務期間,梁沛祺支持先生創業,帶著兒子Daniel移民加拿大。「先生一直都很支持我,所以我也想支持他。」丈夫留在當地經營台加貿易、照顧唸小學的兒子,梁沛祺則當起空中飛人,每3個月就從台灣飛到加拿大全家團聚。

 

然而,創業不容易,異國生活費又高,3年後他們決定搬回高雄,梁沛祺轉戰花旗銀行,也生下女兒Joy。

 

轉戰花旗開發新商品,克服困難戰力大增

 

初期,她負責旅行支票業務,後因先生工作調派,全家搬到新竹,梁沛祺也接到職涯上的全新挑戰─接手開發金融商品,且只有1年時間定成敗。「我在南區工作只要4成功力,做這個需要120分的功力!」從未做過商品開發的她,一切從零開始,既要符合美國、台灣的央行規範,又要順應國內消費習慣。

 

她努力學習新知識、跨部門溝通協調,梁沛祺不服輸,「別人可以為什麼我不行?」清晨6點出門、8點到台北總部開會、經常加班到晚上9點,每天光是通勤就花掉4個小時,「非常辛苦!」

 

她奮力尋求突破,最後在時間、環境、業績3大壓力夾擊之下提前完成任務,「我花了11個月正式推出新產品。」那份艱辛至今仍記憶猶新,但她說,也是這次的經驗,讓她戰力大幅提升,經營管理的能力更上一層樓。

 

別把自己累垮!職業婦女要懂得分工合作

 

工作繁忙,梁沛祺仍相當重視家庭。她強調,職業婦女一定要把工作「分出去」,否則肯定累垮。例如,她在新竹、台北兩地通勤時期,早上是先生送子女上學,傍晚則請住在同社區、擔任家庭主婦的小姑接回,並準備晚餐給孩子們吃,「我就跟她搭伙。」

 

她不愛應酬,強調不如把時間留給家人。從事業務工作,不交際應酬行嗎?「當然可以!客戶需要的是你幫他解決問題,並讓他有好的感受。」她喜歡今日事今日畢,工作盡量在公司完成,不帶回家影響家庭,「假日我們都在一起。」

 

跨界挑戰餐飲業,拼營業額拼出健康危機

 

離開花旗後,梁沛祺接連在荷蘭銀行、大都會人壽保險任職,直到公公突然心肌梗塞,她和先生商量,「該回高雄了。」返鄉後,在獵人頭公司牽線下,她的職涯180度大轉彎,跳出舒適圈、跨足餐飲業,擔任帕莎蒂娜國際餐飲集團行銷部總監。

 

「吃,是無遠弗屆的。」她本身會做菜,但來到這裡,必須從頭學習義式、法式料理的食材及作法,甚至是背後的飲食文化。她親自試菜、學習內場及外場工作,也曾與團隊遠赴法國,實地考察道地料理,「土法煉鋼是不行的。」

 

為推廣自家商品,她曾一連吃了3個月披薩、2個月月餅,「中秋月餅從研發到試吃我都參與,你要真的了解才有辦法賣,要有品牌概念。」梁沛祺在集團前後待了8年,也做過營運部總監,擁有豐富展店經驗。

 

回憶那些年,餐廳打烊後她得巡店、處理問題,常忙到半夜2點才睡,手機更是24小時待命,壓力很大。長年拼命工作,體重直線上升,「胖了20幾公斤。」

 

某天,她因食道逆流就醫,意外發現肝指數過高、脂肪肝上身,醫師直言,「妳爆肝了!」

 

推廣地中海油醋,開創健康事業找回健康

 

不僅如此,血糖不穩、血脂過高、血壓偏低,還有膽結石通通找上門。那一瞬間,梁沛祺頓悟,為了工作搞壞身體不值得,當場下定決心,「我要quit(辭職)!」

 

離開餐飲業後,何去何從?她虔誠向上帝禱告,發現內心最大渴望是「健康」。

 

於是,她展開了健康事業的經營,鎖定地中海地區的醋、橄欖油等西方料理不可或缺的調味品,先是與一家台灣代理商合作,在高雄開設實體店面;後因經營理念不同,梁沛祺決定自創品牌,開啟她50歲後創業的驚奇之旅,並邀兒子同行。

 

她想做的是高端產品,於是和Daniel直接飛往產地義大利,花了2個多月,由南到北拜訪一家又一家的醋莊及油莊。

 

最後,母子倆選定幾家經營理念相符、品質達標的莊園,將100%初榨冷壓橄欖油、有機巴薩米可醋等引進台灣,並善用自家產品推廣地中海料理,以及兼顧健康與味蕾的生活美學。

 

 

▲橄欖油是地中海料理的靈魂之一,可用來煮湯、做麵包。

 

善待自己、好好生活,第二人生幸福無限

 

放下爆肝工作之後,梁沛祺一點一滴找回健康。「我現在吃低GI飲食,70%都是蔬菜和蛋白質,瘦了20幾公斤、腰圍少了14公分!」她還搭配每周1次重訓,從吃、喝、動找回身心平衡。

 

如今的梁沛祺明白,把生活過好,比什麼都重要。「也懂得愛自己了,現在每天可以花1個小時慢慢吃午餐,就覺得好幸福喔!」第二人生,開始善待身心靈,懂得品味生活的每一個當下,就是樂活的真諦。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沒有王永在陪伴的老後時光,周由美挑戰開個展 「想做一件事就會堅持下去」

撰文 :彭蕙珍 日期:2020年10月2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蕭芃凱攝影
▲周由美手繪花草在扇子上,當作禮物送給朋友們。
  • A
  • A
  • A

台塑集團共同創辦人王永在夫人周由美學畫30多年,透過繪畫,她學會安靜、耐性和專心。最近在大直碩舉辦《游墨唯美》個展,個性嚴謹的她說:「只要想做一件事,我會很有熱情的堅持下去,而且一直苦練!」

「在我人生中,沒有畫畫這個計劃。」周由美因孩子們都到國外求學,剛好有段空檔,在鄰居的邀約下,學起水墨。每周上一次課,她掌握了基本技巧,包括磨墨、握筆、下筆、收斂等。

 

學了1~2年,老師移民到澳洲,只好中斷學習。卻沒想到,開啟了她對水墨的興趣。一回,她去看李沛的展覽,很是喜歡,主動拜師,此後每個月到李沛北投家中學畫,「其實那段時間我很忙,但也沒有想放棄,因為再怎麼忙,總有小小一段自己的時間。」

 

學畫過程不輕鬆卻很療癒

 

上課時,老師會先畫給她看,她解釋:「不是這樣就會了,回家還要多練習。」她每天練習兩小時,有時畫畫,有時寫畫法。專心投入,她發覺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畫畫會讓我忘掉生活上的不愉快,蠻療癒的。」

 

「去學畫,我沒有什麼想法、目的,只是希望不忙的時候,有一件事情可以做。」然而,做什麼、像什麼的她,學起畫來,當然也不會輕易放過自己,她說光是畫荷花葉子,「我買了一刀(50張)紙,還是畫不好,再買一刀來畫。」

 

畫水墨,最難的是不能出錯,在學習過程中,她坦言:「一定有感到挫折的時候,像是水墨的濃淡表現不出來,這個時候,我就去院子走走,休息一下。」

 

從周由美的畫裡,可以看出她是個很認真的學生。她指著作品中的竹子說:「竹葉要堆疊、安排它的樣子,有時狂放、有時收斂,要一直練,沒有捷徑。」因為勤奮、不願意放棄,從梅蘭竹菊、花鳥、到人物、山水,都畫得相當出色。

 

▲從梅蘭竹菊、花鳥、到人物、山水,周由美都畫得出色。

 

畫不出來練到畫成功為止

 

尤其是她筆下的魚,生動、自然,好似仍悠游水中。她說:「畫魚最困難是牠們身上的線條很多,而且要畫出靈活感。」如何畫得出來?方法無二,就是「一直畫,畫到成功為止。」她的認真,連李沛都誇獎,「她說,在她的學生中,我是很用功的一位。」

 

後來,王永在忙於六輕事業,加上經常在家宴客,周由美只能暫時放棄繪畫興趣,「這中間有10幾年沒有再拿起畫筆。」取而代之的是菜刀,「家裡要宴客時,都是我去買菜、料理。」

 

她說自己無法一心兩用,既然要宴客,就專心做好這件事,「那個年代要學廚藝很難,有時候是去餐廳吃飯,請教廚師怎麼做。」

 

王永在過世後曾無法調適

 

直到60多歲,她又得了空閒,於是重拾畫筆。這一回,在家自修繪畫,她笑道:「幸虧我的底子不錯。」有時,也會請教前輩怎麼畫,聰穎的她,立刻掌握訣竅。

 

2014年,王永在因病過世,周由美陪伴他逾50年,兩人感情深厚。她說自己每天都會夢到先生,「到現在我還是不習慣沒有他陪伴的生活。」靠著繪畫、寫書法,慢慢調適自己。

 

周由美的生活極為規律,每天清晨5~6點起床,吃過早飯後,走5000~6000步路,然後是畫畫時間。

 

「晚上小孩和孫子都會陪我吃飯,今年因為疫情,3個孫子都留在台灣。」她微笑道:「每天我會做一桌菜,還會幫他們準備便當,孫子說:『有阿嬤的小孩真幸福!』」

 

劉陳傳讚畫作具寧靜力量

 

這一回,受邀舉辦個展,她本想拒絕,「我沒有想要出名。」認識20多年的後輩——住邦佳士得國際資產(CHRISTIE’S INTERNATIONAL REAL ESTATE)總經理劉陳傳亟力邀請,考量再三後才答應。她表示,展場很大,至少要有100幅作品,還要有大件作品壓場,「是很大的挑戰。」

 

幸好,多年來她很認真,畫了幾件大型作品,包括113公分的《竹林七賢》。而這回除了展出多年來畫的梅蘭竹菊、山水、魚、雞等,還有燈飾、盤子、扇子等。

 

劉陳傳表示,很多人想收藏王夫人的畫,像是《竹林七賢》展出的第一天,就有一位世界級收藏家想要收藏,但是,「王夫人只展不賣。」

 

▲《竹林七賢》展出的第一天,就有一位世界級收藏家想要收藏。

 

劉陳傳說,他深深被王夫人的畫感動,「從她的畫中,可以看見人文關懷與唯美的意境,非常療癒、正向,還有一股寧靜的力量。」

 

若不是因為一個美麗的意外,周由美也不會踏入水墨世界。透過作品,她想對世人傳達恬靜、淡雅的力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陳鴻的無菜單人生》接納外遇罹癌父回頭、53歲自己險瞎!決心陪伴爹娘,不留遺憾

撰文 :彭蕙珍 日期:2020年10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
  • A
  • A
  • A

因《阿鴻上菜》美食節目紅遍亞洲的陳鴻,去年受邀回母校明新科大擔任副教授,現在除了教書,他的工作之一是陪伴父母的老後生活。他笑說自己一直是個「職業媽寶」,已經54歲了,仍然像個孩子,「現在我卻要帶著兩個老小孩。」但他知道,陪伴是最好的對待,只要時間允許,他就會帶著父母趴趴走,讓生命不留遺憾。

陳鴻的母親今年77歲了,只要允許,工作時他就會帶她出門,「出來一次少一次,只要她還能走、還能動,我就會帶著她。」他強調:「與其說我愛你,不如陪伴。」

 

父親外遇,他替母抱不平挺到底

 

他來自一個富裕家庭,母親是嬌滴滴的鹽號千金小姐,父親是大男人的碾米廠十三少公子哥。母親在22歲時遇到英俊挺拔的乒乓球國手父親,不顧家庭反對,隔年結婚。然而,就在陳鴻高中時,父親外遇了。

 

原生家庭不幸福,讓他很早就離家工作,直到30歲那年,陳鴻決定將母親接來台北同住,再度當起「職業媽寶」。他說,母親對他的照顧無微不至,他從來沒有削過水果,被褥總是乾淨清爽,而他,也總是站在母親這邊,替她的人生抱不平,「她覺得自己將生命中所有的力量都放在家庭,為何得到的回報是這樣?」

 

▲陳鴻說,母親對他的照顧無微不至。

 

2年前放下恩怨,終接老父回家

 

後來,陳鴻的父親到大陸當起台商,他始終無法諒解父親長年不在家,兩人幾乎沒有聯絡和往來。直到2年前,父親回到台灣,並發現得到癌症,他和母親選擇放下一切恩怨,重新接納他,「我看到父親也老了、步履蹣跚,不能再這樣對待他。」

 

「我很清楚他們個性是不合的,又太早結婚,但,就算做不成夫妻,也能當朋友。」陳鴻將父親接來同住後,一家三口經歷多年的分離,終於又同住一個屋簷下。他們擁有各自的房間、各自的冰箱。

 

只是,要和兩老相處並不容易,他說:「我的最大挫折是,我也是一個孩子,現在卻要帶2個老小孩;有時你講東他會往西,我在想怎麼會這樣?」

 

他發覺和年近8旬的父母無法用理性溝通「有時和我爸爸講道理,會講到發火,也會被媽媽的固執氣死,我現在想想這不就是功課,我要學會順服。」

 

眼睛險瞎,決定改變生命態度

 

去年,陳鴻遇到人生中的另一個考驗,他的視網膜剝離兩次,「我瞎了!」剛開始是飛蚊症,加上小診所誤診,醫生只給他降眼壓的藥,飛蚊症就變成視網膜剝離。

 

幸好,他遇到一位好醫生,全力救治他的眼睛,「醫生說不可能治好,但至少能補得回來,總比瞎了好吧!」經歷幾個月的醫治,右眼狀況比較好,但左眼視力只有0.1。

 

「視網膜剝離很辛苦,開刀後要趴著3個月,這是我人生中的煉獄。」他懊惱道:「我一點都不愛自己,只知道要把工作做好,一再延誤治療。」

 

陪伴父母,從媽寶變靠爸族

 

「我還有一個很糟糕的問題,太硬了,以為只是小毛病。」他說自己向來都不服老,這次不得不承認「我真的老了」,而且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我還有這麼多財富,卻沒有好好享受。」

 

大病一場後,他決定改變自己,「我會選擇性的做我想做的事」,他解釋:「從前我是為了把事情做好,做作品,現在會去評量我為何要做這件事。」

 

同時,他也很享受有父母相伴的日子,他體悟:「是他們陪伴我的,不是我陪伴他們;我在含飴弄孫,含的是父母,我從職業媽寶,變成靠爸族。」

 

▲陳鴻很享受有父母相伴的日子。(圖/陳鴻提供)

 

任教獲父親肯定,是人生驕傲

 

最近,他將多年來的美食心得,揉和家人故事寫了一本溫馨感人的書《鴻時代—27道人生菜單》,是對自己和家人的和解。

 

去年,陳鴻回到母校當副教授,「父親覺得我回學校當副教授,比做亞洲美食天王,讓他更有面子。」他這才說起,從前父親看到他就是個「無用的咖小」,「得到父親的肯定,才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驕傲。」

 

他明白,父母有一天終究會離開他。雖然早已習慣母親生活上的照顧,以及有父母陪伴的日子,但他也開始學習一個人的生活,他喜歡園藝,「我家有一個很大的露台,有空閒時就種四季不同的花,我要將每一扇窗戶都變成隨著季節更遞不一樣風情的畫作。」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重返校園,做自己喜歡的事、圓年輕時候的夢!施昇輝:不必鼓起勇氣,做,就對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9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啊!對對對,我要講一件事。有一次我們班有個聚會,同學騎重機載我過去,哇!騎重機多威風啊!在高架橋上跟很多車輛一起,真的是乘風破浪、御風前行啊!我交年輕朋友,才有機會坐在重機後面啊!」

回顧第一次乘坐重機的驚奇,施昇輝兩眼發光,興奮地比劃,60歲的他散發青春活力,絲毫不輸給碩專班上年輕他30歲的同學。年近六旬才讀研究所,收穫最大的不是專業知識,反而是一顆年輕的心;「虛無」的退休生活,也終於踏實了!

以理財專家著稱、「樂活大叔」自詡的施昇輝,經常透過媒體和演講分享自己第三人生的經營之道,但他坦言,打造充實的退休生活並不容易。「很多人出國旅行,但我每次回來都有點空虛。『生活』本身是很虛的,需要你耐心、仔細經營。」

 

施昇輝育有2女1子,都已就業,不再需要老爸操煩。原本負責子女教養的他,現在的生活除了投資、寫作,還有個持續了大半輩子的嗜好─看電影。

 

去年12月,他特別選了與已婚的大女兒英文名字相同的《茱蒂》(Judy)作為第5千部觀賞的電影,別具紀念價值。為了這個意義非凡的時刻,他好不容易把平時各自忙碌的全家人聚在一塊兒,一家六口難得一起進電影院看電影,留下珍貴回憶!

 

▲施昇輝至今已看了5047部電影,11本紀錄觀影心得的筆記本一字排開,就像是他的人生縮影。(圖/施昇輝提供)

 

▲這是施昇輝國三時,寫下的第一頁電影觀後心得。除記錄觀影時間、地點、劇情之外,還附帶「五顆星」評分標準。(圖/施昇輝提供)

 

為家庭打拼淡忘電影夢,時隔35年重返校園

 

學生時代的他就是個影癡,每看完一部電影都要寫心得筆記,考大學時本想唸電影系,父母強烈反對。最後,他讀了商學系,但對電影熱情不減,「常常翹課,都跑去看電影。」畢業後,施昇輝就像多數四、五年級生一樣,全力為家庭打拼,尤其在子女陸續出生後,更是身兼數職賺奶粉錢,早就淡忘電影夢。

 

直到58歲,也就是2018年初的某一天,他靈光一閃,「反正也沒事。」乾脆去唸個電影系吧?「太太說我怎麼可能考得上,我還特別在臉書公告周知,逼自己不能反悔,她說我太高調了!」施昇輝直率地說,「大不了考不上嘛!沒有任何損失。考不上是正常的,但是你不做,永遠機會是零啊!」

 

決定之後,馬上行動。他鎖定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的碩士在職專班,申請用的備審資料,當編輯的大女兒還主動幫忙美編。通過資料審查及面試後,施昇輝順利考取,睽違35載,再次踏進校園!

 

與年輕同學激盪火花,熟齡人生注入新生命

 

回憶重返校園上課的第一天,施昇輝的心情忐忑不安。班上只有8名同學,年紀落在三、四十歲之間,大多是業界人士,「有廣告片導演、做配樂的、電影行銷的、剪接的。」雖然有年齡和實務經驗上的差距,施昇輝和年輕同學們卻沒有代溝。

 

他修習的課程包含:劇本寫作與分析、電影美學專題、電影風格研究等,上課方式以討論為主。「常常講老片,現在年輕人都沒聽過,我就很有感覺啊!教授很開心,同學也發現我好像『活Google』啊!」他幽默補充,「我在課堂上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讓老師不要尷尬。」

 

「老」有「老」的優勢,施昇輝不安的心終於放下,但新世代的前衛開放,也著實讓他嚇了一跳!

 

在性別與影像研究課上,老師帶領大家討論「劈腿」、「第三者」等議題,令他大開眼界,「年輕人對感情的開放程度遠遠超過我的想像,哈哈!」「他們認為愛是很重要的,婚姻制度是違反人性的,對第三者比較是站在接受的立場。但我們這一代,愛不是重點啊!我們的重點是責任啊!」

 

課堂討論激發思辨,與年輕人互動更拓展眼界。保守觀念受到衝擊,卻能讓自己換個角度看世界,無形中也為熟齡人生注入新生命,不怕與社會搭不上線。

 

 

親眼見識同學熱忱,深受鼓舞堅持完成學業

 

不過,施昇輝坦言,這個年紀上學,還是挺累的。他以一年級為例,每周4堂課,從家裡到學校需1小時,上課從晚上6點半到9點半,「來回5個鐘頭,體力耗費很大,回到家什麼事都不想做,只想滑手機。」

 

「我一直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唸下去,但是我喜歡跟年輕同學一起上課,很開心啊!課堂討論激發很多新的想法。」

 

施昇輝也在學校交到朋友,和年約50的法國人尚若白最談得來,還在對方的畢業作品中擔任臨時演員,留下難忘回憶。研究所2年讀下來,同學們的吸引力早已超越課程本身。「我在他們身上得到最大的啟發,是他們(對電影工作)的熱情,一直鼓勵著我把它唸完。」

 

例如,他與擔任電影製片的同學聊天,不但瞭解業界如何運作,還學到VR電影如何拍攝。台灣電影市場小,發展不易,同學們仍堅持在電影產業打拼,令施昇輝相當感動。

 

事實上,2年前他報考碩專班時,本打算畢業後利用自己的理財專長,替有志拍片卻苦無經費的導演與投資人牽線,現在他坦言,機會不大。「導演想的是理想,出錢的人想的是賺錢,這兩個很難match(結合),所以我已經冷卻了。」

 

他也想過在拍片前推動群眾募資,但如何吸引民眾支持,仍是難題。改變電影市場不容易,拿到學位後,有其他想做的事嗎?「沒有!哈哈哈!我就直說。」他開朗大笑,「就是圓個人的夢吧!」

 

 

挑戰畢業論文持續圓夢,退休生活充實有趣

 

其實,修課壓力不大,倒是畢業論文讓他傷透腦筋。他說,系所規定必須先在期刊發表小論文,才有資格進行碩士論文,而他的小論文以「廈語片」為主題,因可蒐集的文獻不多,已被退稿4次;接下來可能會調整題目,繼續努力。

 

儘管尚未拿到學位,施昇輝開心地說,碩專班讓他的退休生活「變充實了!這2年有一件很實際的事情,你必須去把它完成。」

 

▲上課趣事多!施昇輝和藝人周丹薇是同校同學,某次聚餐後兩人開心合照,他興奮地說:「她是我們那個年代的第一名模啊!」(圖/施昇輝提供)

 

重返校園不需鼓起勇氣!付諸實行,就對了

 

針對也有興趣重返校園的退休族,施昇輝的建議很簡單,「just do it!(就去做吧)就去報考啊,不用怕丟臉,大不了就沒錄取嘛!」若順利考取,「就努力地去上學,努力地交年輕朋友吧!」

 

他分享,身邊有些同齡朋友也考上了文學系、美術系、國樂系的碩專班,純粹為了興趣而學習。重拾夢想、擺脫一成不變的退休生活,其實不難。「我覺得不需要鼓起勇氣,就do it吧!」

 

▲施昇輝日前穿上碩士畢業袍參加撥穗典禮,在校園留影紀念。(圖/施昇輝提供)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