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歹囝仔,變「俠醫」義診看牙 黃明裕心底最軟的那塊被觸動,全因唐氏症獨子

火爆歹囝仔,變「俠醫」義診看牙 黃明裕心底最軟的那塊被觸動,全因唐氏症獨子

許多人稱讚黃明裕是「俠醫」,對他來說,這是醫療資源不對等的問題。在行有餘力之下,盡力去做,其他的就順其自然,他堅信,沒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別人有,我怎麼可以沒有,我這個人就是不服輸啦,現在拿到了反而有點失落」。58歲的陽光牙醫診所院長黃明裕,坐在診所裡的辦公室笑著說,他在受訪的前一刻,還在創世基金會文山分院義診。

 

談起醫療奉獻獎,黃明裕有一點無奈,攤攤手說:「經歷兩次提名、兩次落選,我對這獎不再抱任何希望」,沒想到事隔七年後獲獎了,現在該怎麼辦?他大笑起來。

 

「在頒獎典禮上,我親眼看到答案,林永哲醫師(第30屆個人醫療奉獻得主)現在的管家,就是他的病人」,黃明裕繼續說:「你幫助別人,有一天當你倒下,這些人都會來幫你,出於自願的」。林永哲醫師86歲、朱樹勳醫師83歲(第30屆個人醫療奉獻得主),看到這2位前輩,我感覺我還可以繼續做很久。

 

「我是O型獅子座,我很爆啦,唸書時會打架是歹囝仔,很難想像自己現在變成這樣子」。黃明裕毫不隱晦地說,「個性變得比較溫和,兒子是一個(原因),他讓我的心碰觸到較為弱勢的這一塊」。

 

然而真正的轉捩點是在2005至2006年間,東京齒科大學校長金子讓知道黃明裕曾為不少身心障礙病患看診,建議他到日本繼續研習牙醫;他也真的前往日本學習,並取得東京齒科大學齒學博士、日本大學齒學博士學位。

 

「當初去學是因為台灣這方面資源不多,牙醫面對要做全身麻醉的病人得仰賴麻醉醫師,天真的想,如果將這套方法引進,以後面對身障者需要做全麻時,牙醫師就可以自己操作,如今仍因為制度上的問題,無法實行⋯⋯。不過,在日本四年的訓練,我也沒白費,因為麻醉科醫師對病人的生理徵兆是最為敏感」。

 

讓病人安心,就要站在病人立場

 

面對這群不善於表達的特殊族群,黃明裕也更懂得如何在治療過程裡,做到進可攻、退可守的出神入化境界。「你不要以為這群天使不記得你做的任何事,其實他們什麼都記得,也都知道」,黃明裕激動地說。

 

▲兒子于軒每天陪著黃明裕看診、出診,是他的最佳助手。

 

他給我看一篇《醫病過招三百回・我與黃醫師》,一位不曾開口說話的自閉症男孩阿哲,鉅細彌遺地描繪著從小到大在陽光診所看牙經驗——「我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坐上診療椅,黄醫師開始為我刷牙,此時我才驚覺,我在不知不覺中已被敵人征服。我一把扯去圍巾跳下診療椅,絶招就要使出,卻被黃醫師搶先說:你好棒,有刷牙和漱口,今天這樣就好哦!接著,他竟牽著我的手走出診間⋯⋯破天荒的美好治療經驗,讓我開始固定在陽光牙醫就診⋯⋯」。

 

黃明裕不諱言說,是阿哲,讓他徹底了悟,要站在病人立場而不是醫師的立場,如今,他更懂得如何讓病人安心

 

去義診去偏鄉,心裡的門反被打開

 

很多人會覺得我們義診、到偏鄉,是給予,「不是的,是他們給我們,因為他們是天使,幫我們打開心裡的門,讓心靈有個安定的力量」。黃明裕說得溫暖。

 

還有,主僕地位要搞清楚,但不能用命令的口氣。「早期我會喔」,黃明裕低頭說道:「我曾傷過一位媽媽,我說你不相信我,那你就要好好照顧啊,媽媽眼眶立刻泛紅」。這句好好照顧,說得似乎有理,現實生活中是很痛的。

 

▲黃明裕拿下醫療奉獻獎,太太陳南瑤、兒子黃于軒到場共享喜悅。(圖/黃明裕提供)

 

黃明裕唯一的兒子,卻是唐寶寶(唐氏症),問他沒有想再生一個嗎?黃明裕笑笑說,當然有啊,不過,生兒育女也不是能強求,也好啦。

 

人到世上是來接受歷練,往好的方面想是享樂,往不好的就變成折磨,還有很多人遭受的苦難比你還多,「不要比較,要滿足」。我兒子于軒每天陪著我看診、出診,昨晚他還提醒我,明天下午要去陽明教養院區。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是我的座右銘,將心比心」。黃明裕鏡框底下散發著溫暖的眼神,對著我說。

 

▲黃明裕說去偏鄉義診,不是給予是收穫,「因為他們是天使,幫我們打開心裡的門」。

 

黃明裕

出生:1962年7月30日

現職:陽光牙醫診所院長、口腔衛生委員會常務理事、台北醫學大學牙醫學系校友總會會長、台灣口腔顎顏面麻醉醫學會理事長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