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被離婚、父親重病!她回首往事:所有的支離破碎,都是為了得來不易的圓滿

撰文 :小姿 日期:2020年11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阿莎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時,她正在生活了快十年的家裡收拾東西。三天前,平時看起來溫順和善的老公向她提出離婚,甚至沒有給一個像樣的理由。而她,為了爭取女兒的撫養權,自動放棄了財產,只是不希望和孩子分開。

母親說,父親患了重病,需要去外地的醫院,想請她陪同。阿莎蜷縮在房子的角落,任悲傷在心底蔓延。回想自己這三十幾年的人生路,似乎沒有平坦的時候。

 

十歲那年,因為一場車禍,導致她右耳失聰,臉留下一條永久的疤痕。

 

十八歲時談了一場戀愛,本以為對方是真心愛自己,到最後才知道,自己只是他的一塊跳板。

 

二十六歲,由於失聰和臉上的疤,她只能嫁給毫無感覺的相親對象。

 

三十歲,在升職加薪之際,卻因為遭同事算計而被開除,只能再從底層一步步往上爬。

 

而如今,丈夫要離婚,她沒有拿到任何財產,獨自帶著孩子,父親在這時候又重病……種種遭遇像一座又一座的大山壓在身上。阿莎把頭埋進雙膝,對未來沒有任何信心,她不知道前面的路還有什麼磨難,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只覺得人生無限悲涼。

 

「我是不是本來就是個多餘的存在?不然上天為什麼要這樣懲罰我?」這個念頭不斷在腦海裡盤旋,揮之不去。

 

生活中有很多時刻似乎都充滿了無奈。

 

有時候,你拚盡全力,未必會迎來理想中的美好生活。曾經刻骨銘心的戀情,或許會草草結局,也或許會如飛蛾撲火般灰飛煙滅;曾經讓我們驕傲、自豪的過往,也許在下一刻便不復存在。

 

於是,你失望、沮喪、困惑、掙扎,甚至感到絕望,對生活產生深深的抗拒與質疑。最終,你可能會筋疲力盡,在困境中踟躕不前。

 

可是,真的就走不下去了嗎?當你凝視窗外時,卻意外發現:昨天還在蹣跚學步的孩子,今天正嘗試著小跑;那棵蒼老到似乎已沒有任何生命力的老樹,也漸漸抽綠了枝條;剛剛還蹲在地上大哭的年輕人,此刻在朋友的撫慰下破涕為笑……任何事情都可能會有轉機,不是在下一刻,就是在某個時機。

 

人生就是這樣,也許上一秒還在為失去而悲痛,然而在下一個轉彎時,就有新的收穫到來。你今天受的苦、吃的虧、擔的責、扛的罪、忍的痛,到最後都會變成光,照亮你的路。

 

有一首詩我很喜歡: 山有峰頂,海有彼岸。漫漫長途,終有回轉。餘味苦澀,終有回甘。度過生命中無比黑暗的時刻,轉機總會在不經意間悄然到來。你若心思通透,一切皆是最好的安排!

 

二○○五年,演員胡歌憑藉《仙劍奇俠傳》中的李逍遙一角橫空出世,成為無數粉絲的新一代「國民男神」。但只過了一年,就遭遇了嚴重的車禍,全身一共縫了一百二十針,慘烈程度令人無法想像。他那張英俊的臉遭受如毀容一般的災難,好朋友也在那場車禍中不幸罹難。

 

那段日子到底多麼難熬,胡歌從來都沒有渲染過。他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撿回一條命,卻也留下滿身滿心的疤痕。他在自傳裡寫道:「車禍傷了我的容貌,同時也衝擊了我的內心。每次當我戰戰兢兢地拿起鏡子時,都渴望能在裡面找到勇氣和力量。鏡子的語言簡潔而充滿智慧,除了我自己,沒有人能夠讓我真正地重新站立。」

 

身體恢復期間,不再有演出,他就安靜讀書、寫字,宛如一個樂觀的拾荒者,將支離破碎的幸福一片片拾起。那些字字見心的獨白,讓我們看到他的蛻變:既然容顏無法修復,那就用思想去填滿它!

 

二○一五年,《琅琊榜》中的梅長蘇一角讓胡歌再次爆紅。戲中,梅長蘇說:「既然我活了下來,就不能白白活著!」這彷彿就是胡歌的真實寫照,他用自己的行動告訴我們:不要逃避苦難,而是要坦然地接受過去,接受命運留下的傷痕。

 

而在那些歲月饋贈的傷痕裡,他用睿智的眼神和沉穩的演技,讓自己重新變得光芒萬丈!命運總是在不經意間跟我們開玩笑,甚至會在很多看起來非常重要的時刻,為我們設置重重障礙。因為人生之旅本就該風雨兼程,成功與失敗並存,苦難與希冀同在。

 

生活中的艱辛會讓人遍體鱗傷,但它又何嘗不是一種磨煉?當你在逆境中醒悟之時,才能將生命淬鍊得更加透澈!

 

加措仁波切《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這本書裡頭這樣寫道:「上天不會無緣無故做出莫名其妙的決定,它讓你放棄和等待,是為了給你最好的。所有的欺騙、侮辱和傷害,只是這個世界溫柔補償的序曲。」

 

後來,我聽說阿莎的父親在她的悉心照料下痊癒了,而她也在醫院陪伴的那幾個月裡,結識了一位出色的醫生,再次覓得人生良伴。

 

至於阿莎的女兒則考上了知名高中,因為家庭因素,她比別的孩子更努力、更堅強,深受老師和同學的喜愛。如今,阿莎談起往事時,會面帶微笑地說:「也許,這一切就是最好的安排!」

 

每個人生都有喜有憂,有得有失,不管你如何盡力,都很難完美。但我們還是要相信:所有的支離破碎,都是為了來之不易的圓滿。

 

而你歷經的那些苦難和悲歡,都將是最好的安排! 正如著名作家羅曼.羅蘭的那句名言:「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看清了生活的真相,還依然熱愛生活!」 親愛的,願你歷盡悲歡,仍舊心向明月!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你值得被理解》,圓神出版,小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無常,愛要及時說出來!禮儀師:在親人最後一段路,鼓起勇氣說想說的做想做的

撰文 :江佳龍 日期:2020年11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我向司儀接過麥克風,硬是塞給了女兒。「說吧!」帶著命令與篤定的語氣,我對她說道。女兒接下麥克風,一陣沉默後,激動地喊出:「爸!我們好愛你哦,你……你是我們最帥的爸爸……」才一說完,女兒放聲大哭。短短的幾句話,沒什麼煽情的字句,這樣簡單的情緒表達在父親生前,卻有如鴻溝一般難以跨越。在這一刻,兄弟姊妹也哭了出來。

陰雨綿綿的夜,氣氛上總覺得會發生些事,至少電視都是如此演的。

 

手機響,業務來了電話。果不其然,連繫家屬確認地點及初步狀況後,不論白天晚上刮風下雨,還是颱風寒流,做了禮儀師就要認命。

 

開了車前往家屬家,半路家屬來電:「不好意思,有親人還沒到,我們再討論一下,等確定了再打給你,不好意思哦!」

 

聽到這樣的回答,每個禮儀師心中大多有譜:家屬在討論該由誰承辦吧!

 

介紹這案件的業務親和力夠,不過常常說話會多一句或少一句,但和多數業務一樣,他們總能鍥而不捨地持續溝通。

 

在這下雨的夜,又已經在半路上,算了!先不回程,路旁小睡一下。

 

不到一小時,業務再度來電確認,但目的地真不好找。

 

依著家屬報的路線,離開柏油路後轉進一片布滿石子的空地。隨著車子前進,車燈伴著雨絲照著一片人高的雜草,似乎看不到任何的建築物。若非家屬出來帶,還真不敢開進去。

 

從雜草間緩緩駛入—

 

這是一片近乎廢棄的舊宿舍,盡是磚瓦平房的日式建築,所有的路燈都不亮,整個宿舍社區僅剩一戶燈亮著,也就是喪宅。

 

老先生躺在床上,早沒了生命跡象,例行做法完成初步安置。接件的開始,一定要瞭解可能的問題及法律責任,於是,我問起老先生死因。

 

子女全住在外,家中僅剩兩老,過幾個月宿舍就要收回去,他們是僅剩的一戶。

 

父親說有漏水,拿了梯子要修屋頂。母親想說怎麼修那麼久,到院子一看,才發現老伴從梯子摔下,仰躺在地,全身早冷了。

 

死亡原因對禮儀師來說,多半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死亡證明書是否能順利取得。通常來說,只要沒奇奇怪怪的狀況或爭議,一般皆可透過行政或司法相驗取得證明。

 

和家屬溝通過相關程序後,隔天取得死亡證明,接著入殮打桶豎靈等喪葬流程。

 

這個家屬不難溝通,沒什麼特別的意見或問題,時間場地等各項安排,兄弟姊妹簡單討論即能確認,這樣的案件通常是禮儀師最愛的。

 

依流程安排沒什麼雜音地順利進行,只是離告別式剩沒幾天,突然接到女兒電話。

 

女兒說:「禮儀師,我們家都是這樣,不太表達情感上的情緒,日常生活的對話和表達,都一個樣,淡淡的。」

 

聽她這樣講的第一反應,是擔心自己會不會有什麼地方做不好?

 

「每個家庭狀況不一樣。」我小心翼翼地回答。

 

女兒又說:「但離告別式剩沒幾天,好像,一轉眼就要過了……」

 

聽著女兒敘述一些家裡的事:從意外發生後,這幾天似乎就是忙這忙那的,雖然每天看到靈堂,但總感覺父親還在,好像這些事忙完後,老爸又會突然地出現。

 

對於一些意外件,家屬會有這種感覺不奇怪;許多家屬會覺得親人好像出了遠門,過幾天便回來,沒有那種逝去親人的「真實感」。反倒是一些久病離世的案件,家屬不知多久前就看著親人從消瘦到離世,心中或多或少都做了準備。

 

每個家庭狀況都不同,而這個家庭對於情感的處理,是屬於不太表達的那類,高興難過或喜怒往往不形於色。

 

如女兒所說,每年的父親節總想安排一些活動,讓爸爸有不一樣感受,但這些特別的計畫又覺得會不會太煽情。

 

經過無數次贊成反對的種種討論後,不知不覺,父親節也近了,最後的計畫就如同前幾年,大家約一約吃個飯、講聲爸爸節快樂,就這個樣。子女長大後,不再像小朋友般黏著父母講「我愛你」,一些肉麻兮兮的話就是說不出口。

 

「及時行樂」、「愛要及時說出口」,這些話總在一些學者或書中不斷出現,透過一些動人的小故事深深感動、打動我們;要我們牽牽父母的手,要我們陪陪父母、和他們說說話,跟他們說「我愛你」。但真有機會做這些時,往往裹足不前、擔心對方的反應;怕對方不習慣、覺得環境不適合。一連串「深思」後,壓抑了當下的感動,一切如舊。

 

記得有個朋友受到某本書的激勵,母親節時和媽媽說了聲「我愛妳」。他說母親的反應是楞了一下,然後靦腆笑著回答:「三八啦,吃錯藥哦!」

 

也聽過子女在過節時打了電話回家,跟爸爸說了聲「我愛你」,爸爸沉默了一下,說:「你錢又花光了?」

 

每個民族或家庭的表達方式都不同,常常別人適用的不代表自己家庭也適用,過度的表達是否僅是為賦新詞強說愁?但那些未曾表達的想法,在告別式中,卻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妳想怎麼做?」我這樣問了女兒。

 

「可是……」女兒遲疑沉默了。

 

說真的,禮儀師也是種服務業,對許多家屬常問的問題,總會有著制式的回答;畢竟工作一件接一件、一位過一位的往生者,多少都有著公務員的心態。特別是一些大公司的禮儀師,面對家屬之外,還要面對許多公司主管規定,工作能簡單就簡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當時在大公司任職的自己,多多少少也掉入這心態。

 

聽著家屬說一些事,能幫上什麼嗎?大多是不行,反正不要有客訴就是大公司禮儀師的最高原則。至於傾聽家屬的想法,其實沒什麼太大問題。

 

不過,女兒給我的感覺,似乎是想在平靜的家庭中來些小革命,做些不一樣的事,這些都需要勇氣。

 

我心裡不免猶豫,倘若自己擅自向她建議了一些強烈的作法,但未經全家溝通便直接執行,這樣好嗎?突兀嗎?禮儀師這樣強勢的建議,後果會如何呢?萬一感受不好,萬一其他家屬反彈,即使女兒當下勉強接受,最後整個場面卻更尷尬,那怎麼辦?

 

自己一樣陷入兩難當中,尤其是先前和其他家屬聊到不妨做些「變化」時,他們總冷冷地回著:「應該不用吧!」

 

不過我還是和女兒聊了許多做法,但就僅止於「討論」罷了。

 

「有些話,該說,還是要說!」告別式前,我堅定地告訴女兒。

 

家奠時,當司儀講完一些制式內容後,我給司儀使了個眼色。

 

我向司儀接過麥克風,硬是塞給了女兒。

 

「說吧!」帶著命令與篤定的語氣,我對她說道。

 

女兒接下麥克風,一陣沉默後,激動地喊出:「爸!我們好愛你哦,你……你是我們最帥的爸爸……」

 

幾句話才一說完,女兒放聲大哭。

 

短短的幾句話,沒什麼煽情的字句,這樣簡單的情緒表達在父親生前,卻有如鴻溝一般難以跨越。在這一刻,兄弟姊妹也哭了出來。

 

面對親人的逝去,在最後一段的告別式,到底是該聲嘶力竭地表達情緒?或是該得體的壓抑情緒?沒什麼標準答案。

 

每個人表達的方式都不一樣,有人說在告別式哭得失控不得體,但最後的送別,得不得體很重要嗎?喪禮的重點不也是在宣洩情緒?

 

可能是教育及生活習慣,東方成年人不習慣對雙親講「愛」。雖說不見得需要刻意去表達這類話語,愛在生活點滴的表達更為重要;但有些話、有些事平常難以啟齒,在最後的送別中,與其放在心中迴盪,何不找個方式釋放出來!

 

 

對於死亡,其實不用看得太嚴肅,那只是生命必定的終點。

 

曾聽過一位推拿師說過,人生中的每個傷害都會成為身體上的一個硬塊,或許心中不想,或許嘴上不說,但這個硬塊只要存在,傷害永遠存在心中某處,推開那硬塊,事情也就煙消雲散。只是,為什麼要讓硬塊形成?

 

人生不如意事時常八九,在親人最後的一段路,鼓起勇氣說想說的、做想做的,完成心中所想所願,這一步一點都不困難!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人生最後一次相聚》,春光出版,江佳龍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個人,也要走下去的勇氣!2句話教我的事:人生中遇見各樣的人,能陪我走完全程的也只剩自己

撰文 :雪兒Cher 日期:2019年12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以前不懂為什麼美好總是稍縱即逝,想要握住時,珍惜的片刻就像沙子從手中的縫隙溜走,握的越緊,沙子流的越快,越想要挽回些什麼,卻發現手中什麼都沒有。

每一個人都隨時間往前推進,只有自己還在原地踏步,試著讓大家回頭看看我,而每一個人卻只是回頭對我微笑,似乎在說「快趕上來啊!」但無論怎麼努力的跑,都徒勞無功。

 

告別了高中畢業典禮,要在新環境找到臭味相同的人好難。

 

告別了大學瘋狂四年,要在社會從零開始學習現實好累,好不容易適應了職場,換另外一個職場爾虞我詐好不安,好不容易找到真摯的感情,離開之後好怕一個人過生活,好不容易認識真心相待的友情,對方不見得也是同樣的感受,也好怕被利用或是出賣。

 

我的好不容易,似乎也在別人的眼裡沒有什麼值得珍惜,我的好累、好難、好不安、好怕,似乎也在別人的眼裡是不求長進。

 

離開了原本的時區,跳離了原本的軌道,才發現原來不是你們不等我,而是你們也無法等待我,時間推演我們走向下一個階段,相遇,不見得能一起走,分開是必然的結果,能再遇,也只能微笑點頭而已,旅程中遇見各式各樣的人,最終能陪自己走完全程的也只剩自己。

 

放下害怕,
學會一個人走,不是拋棄了誰。
放下困惑,
學會一個人活,不是獨立了我。


人生每一個時段,都有每一個時段的觀眾,我們不需要為了同一群觀眾,把自己停留在某一個時段,有的人能跟上來很好,但更期待觀眾們都也有自己的舞台。

 

旅程,不再駐留在過往,也不在某一群人,往前走,才能不在原地打轉,就算最後只剩下一個人,也好過等待不會再出現的那些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雪兒 Cher」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想出國打工度假,卻怕丟掉工作、家人生病不久於世;無法選擇?你只是沒有承擔的勇氣而已

撰文 :雪兒Cher 日期:2019年11月2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離開登出南美洲不到兩周的光景,下周又要登入美西十天,辦完了線上美簽之後,開始又要把才剛掏出來的行李,又重新裝回行李箱,我跟爸爸說,下周又要出門囉!爸爸說「好羨慕你。」我笑著對爸爸說「回來,就帶你跟媽媽去印尼。」

人生沒有多少光景,想去的地方卻特別多

 

人生有多少光景,可能覺得很長,也可能很短,爸爸數著他想去的許多地方,十隻手指都數不完,墨西哥、古巴還有冰島,那些好遙遠又遠的地方。

 

我說「有機會都帶你去吧!」雖然我英文很兩光,常常也迷路,帶爸爸媽媽去旅行,到也是可以,人生不見得有機會能把想要的都全要,那太貪心了,如果能在盡力的範圍內做到想要的,那就值得了。

 

去做,沒那麼難,只是願不願意下定決心

 

之前有個女孩私訊我,去年好不容易抽到紐西蘭打工度假,即將在下個月就要屆滿最後入境的時間,原本準備歡欣鼓舞去遠方,最近卻碰到了爺爺生病可能不久於世,加上工作不見得能真正留職停薪,讓她面對接下來的未來感到惆悵不安。

 

我告訴她,那都是不是你真正的問題,只是你把所有的問題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猶豫。身邊的人會因為時間會一個又一個離開你,原本就是我們的人生課題,不會因為你選擇離去,地球就停止轉動,時間原本就會讓人分離,只是哪種方式不讓你痛苦而已。

 

別把問題自己打了死結,問題都是自己創造的

 

許多人喜歡把問題糾結在時間點,打了無數個死結,但是當你把問題拆開來,你會發現每個問題都是獨立的,沒有解決不了,只是看你能不能去決定承擔的後果,

 

對,你只是沒有承擔的勇氣。你怕爺爺過世的時候你不在身邊,你怕沒有留職停薪回來會找不到工作,你怕錯過了這次打工度假就再也沒有機會,事實上選擇沒有對跟錯,只有承擔而已。

 

你,缺乏的只是去做的勇氣

 

曾經我也像你,幻想著太多不切實際,整天很煩惱該怎麼為自己找後路,無法往前,更無法倒退,只能死守著現在的牢籠,最終把自己鎖死在原地。

 

你需要的是離開,不是遠行,不用給自己設限時間跟未來,給時間空間好好傾聽內心的聲音。我,已經離開又歸來,歸來又離開,才明白過去的徘徊都只是害怕自己無法承擔而已。

 

人生每個階段有不同的選擇題

 

最終,現在選擇帶著父母去旅行,如果這是家人想要的,我願意當父母的翅膀,帶他飛翔,不會去想我浪費了多少時間,也不會多想這要花多少精神,雖然想到歇斯底里的媽媽會有點煩,這也是一種選擇性的幸福,不是嗎?

 

有時候,人會陷入一種茫然的無知,因為什麼都想要,所以什麼都要不到,或許,當我們只剩下眼前時,就去做你覺得不後悔的選擇就好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葉金川/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50歲後,擁有改變的勇氣,我要活得更精采

撰文 :葉金川 日期:2019年09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當時58歲,完成87座百岳,心想,也許60歲前爬完百岳不是夢,於是我將60歲前完成百岳列為第一優先心願,寫下這目標,心情反而是從憂鬱的谷底爬升,感覺自己就像個年輕人。

卡特和愛德華兩人在癌症末期時住同一病房而相識,有一天,卡特想起大一時哲學教授指派的作業:“The Bucket List”,就是寫下當下想完成的事,也就是你的心願清單,於是病榻上的卡特開始動筆,愛德華知道後決定邀他一塊完成,結果兩人在長城上騎摩托車、攀登金字塔、高空跳傘,最後,愛德華也和女兒和解,真正找到生命中的喜悅。

 

這是電影《The Bucket List》的情節,然而,在真實世界裡,你也可以認真面對自己,不斷寫下當下你想完成的願望,並且努力去實踐它。

 

出自內心永恆的感動

 

爬鯉魚山、在鯉魚潭划獨木舟是我平常的運動休閒,而我的夢想是從七星潭往北划過清水斷崖到花蓮的和平,總長約40公里,大概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從太平洋上看清水大山,以及背後更雄偉的南湖大山山脈,是我的夢想,就想一如16世紀葡萄牙人經過清水斷崖時,驚呼“Ilha Formosa(美麗之島)”一般。

 

我以前的興趣是爬百岳,涉略的運動沒有現在這麼多。1998年2月我離開建保局,當時碰上中年轉業危機,我想,也許這輩子再也沒有能力完成百岳了,當時我總共爬完73座百岳。

 

在慈濟任職期間,曾借調台北市衛生局長及副市長,直到2007年離開台北市副市長一職,我完成了一次永生難忘的高山旅程:

 

我走完能高安東軍縱走並且登上安東軍山山頂,那是方圓40公里內展望最好的一座山,而且那天天氣很好,太平洋、花東縱谷、海岸山脈盡收眼底,看著貨櫃輪在寧靜的太平洋海面上劃出一道細紋,那不只是美,而是出自內心永恆的感動。

 

當時58歲,完成87座百岳,心想,也許60歲前爬完百岳不是夢,於是我將60歲前完成百岳列為第一優先心願,寫下這目標,心情反而是從憂鬱的谷底爬升,感覺自己就像個年輕人。

 

99 things to do

 

從此,我開始不斷更新自己的夢想清單“99 things to do”,學釀酒、做菜、衝浪、划獨木舟;最近,我的夢想是在合歡北峰演奏一首薩克斯風,人家是一首搖滾上月球,我是一首薩克斯風上和歡北峰!

 

夢,只要想久了,堅持去做就會成功。我把各種想像的到的夢寫下來,有正經的,也有搞笑的,夢就是要往前看,一點一滴,長久積累下來,就會做到很多。

 

想我的時候,來合歡北峰看我

 

有一次,我騎自行車摔車,鎖骨、肩胛骨關節脫臼,還好戴安全帽,人沒事,不過這也逼得我開始面對死亡,於是提筆寫下《給兒子的一封信》。

 

我要兒子們:

 

1、要好好照顧媽媽,至少每個禮拜要有一個人回去看媽媽。

 

2、將我的保險金捐給林務局新竹管理處,請他們改善大霸尖山途中的九九山莊,將大霸到雪山的聖稜線縱走打造成國際級登山路線。

 

3、將我的骨灰撒到七星潭外海,一小撮灑在合歡北峰,讓我以大地為枕、以星空為帳,讓我辛苦了一輩子,能得到一項我自認為是最好的安寧。

 

心靈自由是你一生最該去追求的事

 

近日,我應康健的邀請寫下《如果我沒醒來,不要串通醫師凌遲我!》,交代人生的最後一章,人一生要活得精彩、走得帥氣,走的時候不要管子、不須維生治療;死後大體器官要捐贈,不要追思葬禮,也不要墓園墓碑;想我的時候,就到合歡北峰來看我。

 

我也希望生前能夠辦一場告別式,邀來親朋好友,趁我還沒走以前,有仇報仇、有冤報冤,把想說的話講清楚。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這是電影《練習曲》的台詞,也是影響我最重要的一句話,人一輩子,就應該留下一些能感動自己的事,所有人,不管男女、年齡,都應該勇敢築夢,心靈自由是才你一生中最珍貴、最該去追求的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葉金川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讓「但是」限制你!勇敢跨出第一步,什麼事都可能成功!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可以跑馬拉松嗎?」即將出院的某一天,我問我的主治醫生。

文/岸見一郎

 

「你可以試試啊。」主治醫生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令我意外的是,我原本以為自己剛接受完繞道手術,根本不可能跑馬拉松。所以,千萬不要認定自己「應該」不行,「一定」做不到。

 

主治醫生用實際行動告訴我,試著認為「也許可以做到」的想法很重要。

 

 

很多人即使沒有生病,是否因為覺得自己老了,所以放棄了很多事?阿德勒說,「任何人都可以完成任何事」。雖然也會有做不到的事,但任何事都值得挑戰,不要還沒做就放棄。

 

「也許我可以做到」,不妨相信自己的可能性,首先踏出第一步,也許就能夠出乎意料地完成。

 

那些總是把「以後再說」、「改天再試試」掛在嘴上的人,其實和那些說「不不不,我做不到」的人沒什麼兩樣,這兩種人都缺乏勇氣、畏首畏尾。

 

有些人聽到別人提議「要不要試試看?」時,會回答「好啊,但是……」(Yes…but),這並不是在猶豫該不該做,而是在宣布「我不要」。

 

 

無法跨越「但是」的障礙,就無法前進。

 

我曾經在心理諮商時,計算過對方在談話過程中說了幾次「但是」。雖然在「但是」之後說的話──十之八九都是辯解,但我並沒有因為這樣就否定對方,而是提醒對方:「這是你今天第三次說『但是』。」必須讓當事人瞭解,「但是」已經變成他的口頭禪。

 

不妨計算一下今天自己說了幾次「但是」,同時確認一下,自己針對哪些事說「但是」。當發現自己常常把「但是」掛在嘴上後,在「但是」即將脫口而出時,試著把話吞下去。然後,試著付諸行動。於是你會發現,自己竟然能夠做到。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書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